情与理之辩

作者: 邵馨墨 2016年01月19日哲理美文

情与理这个话题,自有史以来,即为人津津乐道。众说而无一辞,观点不尽相同。争论几千年,所能达到的共识是:二者不可偏废,单择其一。

先说情。造物者有情而造天地,于是有星空璀璨,有大河奔流,有森林莽莽,进而有几十亿人类的生命大合唱。人类有情,父母之爱,朋友之谊,以及孟夫子所曰“人皆有恻隐之心”。有此三者,然后有家庭,有社会,有国家,有未来。

有情能感化天地。“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我国是一个渊源流长的文明古国,自古以来就特别讲究“情理”。陆时雍在《古诗镜》里评《古诗十九首》:“深衷浅貌,语短情长。”元朝陈绎则评为:“澄至清,发至情。”5000年煌煌中华历史,最为人称道的是深蕴其中的人情味。无论是感天动地的“二十四孝”,还是凄美哀婉的西厢红楼,一“情”以系之,不因世道轮转、朝代更替而有所削减。

有情能定纷止争。昔年,大禹为解百姓免受兵火之苦,散财物,焚甲兵,施之以德,化干戈为玉帛。叙利亚3岁男孩命丧土耳其海岸的照片,击中全世界人的心,于是西欧各国大开国门接纳难民。

有情能启迪未来。“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人之所以为人,在于情感的丰润晶莹。因此,方能有古希腊的群星闪耀,汉唐的雄伟诗篇,17世纪的文艺复兴,近现代的科技革命。理性在情感的浸润下熠熠生光,人类沿着情感的曲线,不断修正、丰满人性,永远朝向光明。

再说理。如果单凭情感,恐怕世界早如流水汤汤乎而下。情感一旦泛滥,则势如洪水猛兽,冲决堤坝,终成患难。此类事例,从古到今俯拾皆是,幽王烽火戏诸侯,尼禄纵火烧罗马……沉溺于情感的泥淖,理性被蒙蔽,到头来,误人误己,乃至祸乱国家社稷。

俗谚云:“有理走遍天下。”不仅如此,有理还能改造世界。几千年来,正是人类理智的成长,世界才变得如此多姿多彩。也因为理性的力量,让我们在回顾过去时懂得反思,活在当下不致犹豫彷徨,设计未来淡定从容。司马光《资治通鉴》有言:“法者天下之公器,惟善持法者,亲疏如一,无所不行,则人莫敢有所恃而犯之也。”“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

当然,没有所谓的纯粹理性,如果有,世界会多么乏味无趣。不会因为雨打芭蕉而心旌动摇,不会因日升月落而联想浮翩,不会因历史兴替而掩卷沉思……人如蚂蚁,形同机器,处理今天,盘算明天,无暇领略世界的丰富多彩,人性的丰盈美好。

更有一种可能,极端理智带来了人间炼狱。君不闻,德国纳粹搭建集中营,千万生灵惨遭屠戮;君不见,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细菌实验,活生生的人成了“小白鼠”……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生命的路是进步的,总是沿着无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什么都阻止他不得。”先生是乐天派,因为他明白,生命要进步,理智不可少,情感不可缺。

也许,世上没有太多真正属于“情理之中”的事情,面对问题,“于情”“于理”,需要我们不断权衡。做到了,便真的是“什么都阻止他不得”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