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味道

作者: 冯天军 2017年03月10日唯美文章

立冬以后,乡野的味道立时就不同了。

走在乡间田野,土腥味不见了,那枯黄落叶的清香,各种草籽的熟香,以及村口烟囱里冒出来的草木灰的香,饭菜的淡淡幽香,是乡村特有的味道。这味道比繁花似锦的春日清淡,比浓荫匝地的夏日爽口,比萧瑟冷清的秋日绵长。还是初冬好,它多了一份沉稳,少了一份火气,多了一份思考,少了一份毛躁。深深呼吸,满鼻腔都是清冷的味道。

那田间的小路也变得开阔,没了障碍,更没了“湿露沾我衣” 的拥挤,两边的枯草瑟缩于小路的两边,仿佛对自己曾有的傲慢带有了一点忏悔。那洒满了一路的草籽,在不断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不知被风儿吹向何方,来年又在何处落户生长?

旭日升起的清晨,踱步到小河边,河水也不像春日那样哗哗地宣泄自己的心事,内敛了许多,文静了许多,像一个人走到了暮年,经验更加丰富,步态更加沉稳,目光愈加清澈。河水微微地散发着热气。伸手去摸初冬的河水,初感是冷的,再摩挲,已然有了温温的感觉,这样的慢热,不那么容易接近,却又是那样的耐处。

田野的麦苗,一田田、一畦畦,成为初冬苍黄天地中的一道风景,鹅黄带绿,在微风中摇摆着、微笑着、顾盼着,装点着丰腴的大地,与枯草比美,秀出自己苗条的身段;与家雀争宠,比试着自己的点击率。老农在地头吸着烟,查看着苗情,那苗全苗旺的片片绿意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农人希望的心窝。像一汪无际的湖水,浇灌得老农如痴如醉。

想起早年,还是种地瓜为生的年代,在初冬,农人们夜里冒着寒气,在保险灯昏暗的光下,把刚刚分下来的地瓜切成瓜片,直至深夜。第二天的早晨,冒着寒冷,把切好的瓜片镶满了一垄垄的田埂,摆满了朝阳的山岭沟坡,放眼望去像块块的马赛克,很是美观,那瓜片的味道也随之恣意地充溢于天地之间。四五天之后,瓜片晒干了,又一块块地捡拾起来,冬天里便用这些瓜片做粥,或者煮红薯吃,这些来自土地深处的味道,最能带给人营养,也最能带给人力量。

如今不再有这样的劳作,农人在这个初冬里也走进了城市,目睹城市法桐的伟岸,耳闻城市喧哗的余音,触摸城市交通的拥挤,嗅闻城市飘逸的各种美味,品尝城市的各种小吃。

暮色四合的初冬,村口的树梢上会挂上一层轻纱状的云雾,若是在这时候从外面返家,会嗅到一股村庄的气息,清冽中透着干爽,似乎可以闻到树木枝条的味道,静默的村庄,飘逸而出的饭菜清香,偶尔传出的狗叫声,都隐在初冬的暮霭里。

立冬以后,农作物都归于收藏,天地之间尘埃落定,世界一下子静谧了许多,这时候,何不腾出时间,犒劳自己的味蕾,尽享这时令的味道呢!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