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四十年的往事

作者: 秋天的随笔 [文集]2019年09月05日心情文章

时光飞逝,一愰,从正式离开中学到现在已有40个年头了。当年的少男少女如今已是老男老女了。虽然时间不饶人,虽然40年没见面了,有幸现代技术,可及时沟通,照片传递,虽不能当面握手,拥抱,但也可天天交流。在这里我要首先感谢虞同学,是他通过多种搜索,终于把我这个搬过无数次家的,也不在中国的人找到,带入班群。在这里,说声谢谢!让沉默了40年的往事又回到了脑海面上,勾起了种种回忆。

中学生了

我们是中学生了。第一天是多么的兴奋,自然几个弄堂里的原小学同班的几个男生一大早约着,斜挎着书包,一同去中学了,华东师大一附中。一路上个个都自豪地喊“我们是中学生啦!!!“ 觉得自己长大了。可到了学校,看到高年级的同学,哇,自己还是小不点!

四条汉子

毕竟是中学生了,上课不用像小学生时要集体排队去学校。我们可以三三二二自己去,自己回。久而久之,我们住在一个弄堂里的四个男生自然就一同去学校,也一同回家。我们这四个男生小调皮就得名“四条汉子“。

说我们调皮,其实我们是很听话的。记得有一次,四人早早吃完午饭就到了学校。教室的门是关着的,我们进不去,发现有一扇窗是开着,我们就爬了进去,四个人像木鸡一样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傻呆了几十秒钟,觉得无聊,又爬了出来。开始捉迷藏,二个藏,二个找,我和另一“汉子“先藏,当然是去乱,脏的地方。一会儿来了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师傅向我们喊道:“你们在干什么?““师傅,我们在捉迷藏“, 我回答,“这里是校办工厂和仓库,危险你们不能过来“。听了这话我们立马出来了,而且一直遵守了这个规则。

毕竟还是孩子

学农,这对我们这些大城市的孩子来讲太新鲜,太好玩了。我们几个男生的任务是割草,每人一把刀和一个篮子。第一天很新鲜,个个非常认真,每个人都割了好几篮子的草。可第二天,就无聊了。记得那是春天,风和日丽,让人懒样样,我们几个看到一块草坪,就躺下了,傻呆地望着蓝天白云。

“有癞蛤蟆!“ 突然有人叫起来,“有小蝌蚪“,这下全部都跳起来了。哇,边上的小河里黑呀呀的一片,不下百万个(有点夸张了)。这下大家劲头来了,个个拿着篮子往河里撩,哇一蓝子蝌蚪。

向班主任马老师鞠躬敬礼!

做老师的不容易。学农,二星期在外,50个半大不懂的孩子,每天24小时都要对这些孩子们负责,为他们的吃住,冷暖,安全,是否生病……而操心。马老师向你敬礼!

向我们的老师们敬礼!

我们77届有18个班,900位同学,每个都不同,都是半大不小,似懂非懂。我们的老师们要对付这么多不同性格,不同脾气的半大不小,太不容易了。

在那个年代,全民不重视读书的年代,我们的各位老师,都尽心尽力给我们传递知识。数学,马老师教我们解答方程;物理,张老师给我们做电磁感应试验;化学,李老师“嘣“的一声氢氧结合;语文,姜老师带我们朗读课文和诗;历史,李老师当讲到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时,非常气氛,落后竟如此被打,被欺,感到窝囊;英语,周老师,清澈的嗓音,大家都喜欢跟她一起读英语课文。 还有一位,不知是哪位老师(对不起)。那时我们每周五下午是全校读报和学习文件的时间。这位老师通过学校广播给我们读文件和新闻。一般来讲,这是很枯操的课时,但这位老师读报的艺术,没让我们打瞌睡,反而精神灌注。最让我不忘的是他那半普通,半上海话“不要急慢慢来,你办事我放心“。如今每当我遇到难题时就会对自己学那半普通,半上海话说:“不要急慢慢来,你办事我放心“。

时间是加速度地流逝,40年过去了,但中学时代却牢牢记印在脑海里。老师们,你们是伟大的,向你们敬礼!同学们,我们之间的友谊是纯正的,向各位拥抱握手。让那美好的时光永远永远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常常浮现在脑海里。

(写于2017年9月8日)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