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遇到很多人

    我家表妹去省城实习一个月回来,委屈地哭诉:我再也不想离开家了,以后找工作也要找本地的,工资不高没关系,只要人际关系简单,我吃咸菜都愿意。 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个还没出象牙塔的丫头受了委屈:被邻桌的大姐嫌弃衣服款式老土,影射她是小城市走出来的小...

    陶思 发表于 2020-01-27
  • 重阳秋梦

    最近,梦中常出现那两棵枣树的影子。 那是儿时,院子里种的两棵枣树。何时种下,已不得而知。只记得从我记事起,那两棵枣树就已经在院子里,静静伫立着。平日里,不起眼的枣树往往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唯有到了重阳,树枝上挂满了果实的枣树,终于成了孩子们的...

    郭华悦 发表于 2020-01-20
  • 少时爱读书

    小时候,我特別爱读书,可那时只有在离家很远的街上,才有一个新华书店。因为离街远,一年也去不了几次。况且家里窘困,哪有闲钱给我买书,偶尔看到一本书就像得了宝贝一样,爱不释手。 那时代小孩子八九岁,就要帮大人做事了。一天我好不容易借了一本书,很...

    张玉贞 发表于 2020-01-17
  • 蝉鸣声里忆童年

    今年的夏天热死人了!无奈,关上门窗开了空调,指望着安享一份清净和凉快,不想那声嘶力竭的蝉鸣声还是破窗而入。刘禹锡有诗云:蝉声未发前,已自感流年。一入凄凉耳,如闻断续弦。司空曙更有今朝蝉忽鸣,迁客若为情?便觉一年老,能令万感生的感叹。不过老...

    朱正安 发表于 2020-01-14
  • 快乐的“送喜使者”

    由于职业的原因,年逾七旬的母亲与高考有种割不断的情愫。 今年高考刚过,母亲又开始豁着没几颗牙的嘴,念叨起她在职时给学子们送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情景。母亲原本在县一中管图书,兼做收发报刊等杂事。虽然不在教书的岗位上,因为管理着珍贵的考试辅导资料,...

    刘卫 发表于 2020-01-12
  • 经营婚姻

    有人曾把婚姻分为四种:可恶的婚姻、可忍的婚姻、可过的婚姻和可意的婚姻。第一种因为其质量的低劣让人忍无可忍,肯定是要解散的,而最后一种则是一种理想,我们常用一个词来形容:神仙眷属。 经营婚姻就像操纵机器一样,也有操作规程,一定要按照说明书操作...

    鲁庸兴 发表于 2020-01-11
  • 快时代 慢生活

    忙是为了生活,慢是为了享受生活。忙从来都不是生活的目的,忙碌带给我们的是匆忙,还有凌乱,会让我们的生活充满窒息感。我们可以在一个快的时代里,快乐地感受慢生活的艺术。 慢食:每天忙碌的工作,让我们很难做到细嚼慢咽地吃早餐,但我们可以慢慢地享用...

    姚儒 发表于 2020-01-11
  • 当善良遇见善良

    我曾经被一个问题困惑: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善良离我们越来越近还是渐行渐远。直到看到一则令人感慨的新闻,终于找到了答案。 今年盛夏,离我们北方遥远的杭州,遭遇了一年中极热的40度的高温酷暑,一台摆放在某街道旁的摄影机,拍下了...

    王贵宏 发表于 2020-01-05
  • 书架上的时光

    望着凌乱不堪的书架,我决定整理一下。 我把所有的书籍报刊都搬出来,抚摩着它们,当时阅读的情景又浮现眼前。 大约二十年前吧,我把一本《简爱》抱回了家,从此《简爱》就成了我一生的好友。无数个冬夜,拥被而坐,在暖暖的灯光下,走进她的生活,与她一起...

    张亚玲 发表于 2020-01-04
  • 街角里的驼皮匠

    上世纪90年代,我时常路过秣陵老街司门桥对面的农业银行,都会情不自禁地抬眼看向街角的巷口,因为那里有个摆修鞋摊子的驼皮匠。 在我的印象里,老街上几乎没有人能说得清楚驼皮匠姓甚名谁,每次我到他的摊子前补鞋修拉链,或是到银行办理业务时,听到最多的...

    霜剑 发表于 2019-12-29
  • 居家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家,家是安全的避风港、是安乐窝,尽管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回到家中,都会有回家的感觉真好的幸福感。但是,也有的人认为居家像牢狱一般,因为人事不和,或是知见不一,感觉不自由,所以他们成天总想往外跑。 居家,对多数人而言,因为家里...

    星云 发表于 2019-12-27
  • 拜年琐忆

    人年过古稀,就爱回忆旧事,偏是对那孩提时经历的事儿,记得极为清楚。新年已至,脑海中于是忆起小时候拜年贺岁的情景。 小时候,我记得有这样一句民谚:老子回头,不觉重添一岁;孩童拍手,喜得又遇新年。过年不仅老人喜欢,儿童们更为喜欢。我们小时候,把...

    张敦田 发表于 2019-12-26
  • 吃瓜小笺

    溽暑不堪热,薄汗生香的时日早与春一道去了,再美的女子也沤出一股馊味儿,不讨喜了。夏天最好做一个西瓜,人人爱。 西瓜外形是极性感的滚圆,亦有椭圆,敦实的,浑沉。抱着便好,凉沁沁的,比如一个年轻貌美村姑才从灌风的穿堂里进来,紧致健康的肌肤上都生...

    王亚 发表于 2019-12-25
  • 让碎片般的时间里,仍然充满阅读的乐趣

    我们的生活总是繁忙而琐碎的,总是由于各种原因而度过了每分每秒。工作、家务、做饭、孩子、学习所有的琐碎都填充着每一段美好的光阴,光阴如梭,流逝的总是那么的快。但是,总是能挤出时间吧?总不能因为生活在琐碎的繁忙里,就忽略了阅读。读书总是让我痴...

    思微 发表于 2019-12-22
  • 春天的引力波

    一枝红杏出墙来,春天的情愫潜滋暗长,恰似两颗懵懂的心激烈相撞,击荡出微弱的引力波,流布整个心田,溢出尘世的烦扰,长出新裁的绿叶。 严冬悄逝,东南而来的春风沿着平坦的原野潜入每一个角落,河里的薄冰融化成东去的春水,泛着艳阳的涟漪,述说着时光的...

    祝宝玉 发表于 2019-12-18
  • 让一切更有条理

    转眼间,2018年快过了一半。感觉有必要整理心绪,抛弃一些沉重的东西,就像外出旅行,最担心的不是买票或进站,而是随身的行李物品。常用的得准备周全,额外的都得放弃。 爱人打扫卫生,清除家中杂物,又是一大包旧衣物装袋后堆在门口。我看了看,那里面有10...

    汪职坤 发表于 2019-12-08
  • 踩藕

    踩藕去喽!村子里的人们相互提醒着。男人们各自带着铁锹与篾箩朝村口的三亩塘走去,跟在后面看热闹的多半是些汲着鼻涕的孩子,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三亩塘里的泥好几年没有清理了,我看到挖泥的人脚深陷泥中,每走一步都很费劲的样子;一锹下去,挖起来的泥黑...

    熊仕喜 发表于 2019-12-03
  • 西固木雕

    有一种民间工艺,在形式上不言不语,但在骨子里却流淌着曼妙的诉说,这种诉说总能弹奏出人们内心深处的素静流年,时而激越,时而婉转,任凭你将无数遐想反反复复地加载其中,或褒或贬,但它丰富的内涵却不因外界因素受到丝毫干扰,这种民间工艺就是。 由来已...

    孙菊英 发表于 2019-11-25
  • 行动,就是最好的机遇

    经常听到朋友们说现在工作难找,找来找去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合适,总是感觉前程一片迷茫。俗话说想干总有办法,不想干总有理由。我们来看看同是失业人的另一种状态。 美国佛罗里达州男子格伦伯杰,他失业后想到一个疯狂的主意,就是在各高尔夫球场邻近的湖中潜...

    盘叶纯 发表于 2019-11-21
  • 遵谭的老井

    地球上,一切生命活动都起源于水。 井,承载着历史,见证着历史。乡愁勾起人们对乡井的思念,因此产生了 乡井之说。 井水一般来自地表下,它的主要特点是清澈、甘甜。遵谭在海口之南约二十公里处,羊山地貌,历史上干旱少水,凿石取水是遵谭人一生甚至数代人...

    钟捷东 发表于 2019-11-18
  • 成功就在转弯处

    大学毕业后,我去一家大型网络公司应聘。这家公司选人很严格,经过面试、笔试后,我顺利地进入了最后的考核环节。考试那天,应聘者们被带到了该公司的郊外培训基地,主考官说:最后的考试其实很简单,大家听到发令声后,从这里出发,沿路都有方向指示标志,...

    张宏宇 发表于 2019-11-15
  • 生活如同“打地鼠”

    那段时间应该是欢子最难熬的日子。因一次工作失误被老板炒了鱿鱼,和她相恋三年多的男朋友也离她而去,母亲偏巧又被查出患了肿瘤。欢子一边打着零工,一边到处投简历、找工作,还要带母亲一趟趟地去医院检查。那段时间,欢子忙得不可开交,我们几乎一周也难...

    张君燕 发表于 2019-11-13
  • 中国人是有木头情怀的

    或是因为太常见了,没人把木头当回事。在城市里生活久了,见多了钢筋水泥、玻璃幕墙以及多种材质的办公用具,木头越来越少,心里竟有一点点恐慌,如同农夫失去了手里的农具,耕夫失去了拉牛的缰绳。 对木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我小时候,二叔是个木匠,一把...

    韩浩月 发表于 2019-11-12
  • 夜捕黄鳝

    黄鳝,曾经是家乡农田里的特色水产。用黄鳝烹饪的菜肴有红烧鳝筒、清炒鳝片、洋葱鳝丝、腌笃鲜几乎道道都是江南名菜。年轻的时候,我最喜欢捕捉黄鳝,清贫的家庭生活也因此有所改善。印象中最深的要数在夜晚用鳝夹捕鳝,至今想来还甚感其乐无穷。 用鳝夹捕捉...

    张林琪 发表于 2019-11-09
  • 地皮菜

    清代王磐的《野菜谱》,曾收录滑浩一首歌词《地踏菜》曰:地踏菜,生雨中,晴日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须臾采得青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这里地踏菜是地皮菜别称。歌谣记述的正是地皮菜生长、充饥救荒的情景。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一到...

    雨君 发表于 2019-11-08
  • 别给幸福 定标准

    幸福是人人所追求的。而幸福什么时候会来,谁也不知道,因为幸福是不会提前通知的。现实生活中,有的人给幸福设定了一个标准。朋友小薇就是这样的。 小薇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好多人羡慕她工作稳定、有福气。她却不以为然,没干几年,就一心想辞职...

    孙志昌 发表于 2019-11-05
  • 加班也是我的本职工作

    四十岁一过,渐渐多了一些人到中年的感悟,别的不说,就说那一年一度的生日吧,不再是青春的驿站,而是亲情的港湾;不再是对于未来的憧憬,而是关于往事的怀念。悠扬的门铃被亲情之手一次次按响,诚挚的情感在祝福之中哗啦啦流淌;觥筹交错,笑语喧天,不需...

    揭娟 发表于 2019-11-04
  • 寂寞乡村深处的一眼古泉

    每年过了十一到供暖前这段时间,总有一些好天气,阳光灿烂,和风煦暖,天地清明,适合登高望远。我对爸妈说,要不咱们去南部山区转转吧,听说那里霜染枫叶,色彩斑斓,溪水潺潺,风景独好,中午还可以找个农家乐小酌一番。 爸说,年龄大爬不了山了,要想出去...

    独自行走 发表于 2019-11-03
  • 家与中堂

    家是什么?中堂是什么?这个不是话题的话题,在今天还是需要说一说的。 我们今天把家都当成计划生育后的三口之家了。这没有错,的确是我们今天普遍所有的家。这样的家似乎少了些不可少的东西,譬如中堂,我们今天的家,就很少有了。不过,我倒是想要先说一说...

    吴克敬 发表于 2019-10-31
  • 风景这里独好

    住在高楼,可一览街景。与以往的一楼相比,开阔了视野。窗前就是一个繁华的秀山门广...

    钱萍 发表于 2019-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