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里的疤痕

    时间像月光,广博又清冷,笼住了红尘中的每个人。在人群中,在时间的洪流里,我们一直向前,如同香气入了肺腑,终有些往事会沉淀入骨。 1 见过晨哥的人都会被他的大气儒雅风度所吸引。在晨哥的右侧脸颊紧挨着眼睛的地方,有两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因为晨哥很...

    李微 发表于 2022-11-06
  • 做生命的朗读者

    很喜欢中央电视台的《朗读者》节目。不同的朗读者,用声音讲述悠悠岁月里的故事,表达着内心深处的情感。濮存昕、张梓琳、徐静蕾、麦家一个个朗读者为我们展现了生命中最动情的时刻,让情感在某一个瞬间凝固。 我以为,朗读的妙处在于把故事和情感用真情演绎...

    亚伟 发表于 2022-10-10
  • 活出属于自我生命的精彩

    很多时候,有的人纠结的原因在于:要么无法理解别人的一些选择做法,为此感觉受伤难过;要么因为得不到别人的理解支持,从而心生孤独与落寞。 时间久了,那些想不通看不透的事,就会在心里缠成一团乱麻,直到成为自己无法化解的心结。 纠结的人不明白,为什...

    念念 发表于 2022-09-06
  • 生命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多年以后,当我以姑姑曾经的年纪站在讲台上时,不由地想起了那个薄雾浓云的冬日。关于那本薄薄的《格林童话...

    邱湘 发表于 2022-08-14
  • 生命挺拔

    单位门口修地铁,已经一年多了。道路中间被挖开,路边的河也被填堵起来,于是宽阔的主干道收窄、拐弯又拓宽,照样是早晚车流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河道边的原有绿廊已被水泥覆盖,或成了新的人行道,或成了工地围墙外灰秃秃的斜坡。有时走在便道上,会看见有...

    阿蒙 发表于 2022-07-22
  • 活着的维度

    人生在世,活在三个维度里,即家庭、单位、社会,随之产生家人、同事、朋友三种密切关系。同事不及朋友,但在一起的时间通常比朋友长;朋友不及家人,有时亲密程度却赛过家人,鲁迅先生曾引用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有几个家人...

    姚文冬 发表于 2022-07-22
  • 生命历程里的一个下午

    至今依旧准确无误地记着,写完《白鹿原》书稿的最后一行文字并画上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时间,是农历1991年腊月二十五日的下午。在原下祖居的屋院专业写作生活过了接近十年,不知不觉间,我已经习惯了和乡村人一样用农历计数时日,倒不记得公历的这一天是几月...

    陈忠实 发表于 2022-07-14
  • 生命是一场花开

    老妻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养花。阳台上几十盆花从春开到夏,从秋开到冬,总也开不败。每每有花欲开的时候,她都会让我第一个去欣赏。当我惊喜地赞美那含苞欲放的花时,她的脸上也会开满菊花。虽然沟壑纵横,但却不失光彩;虽然饱经沧桑,却仍颇有活力。有时我...

    孙景琦 发表于 2022-07-11
  • 活着,真好

    任凭世事沧桑,岁月依旧流淌。距离512汶川大地震已整整12年了,回首过往,这道割破我们命脉的巨大伤口,仍让生者心痛缅怀。在灾难面前,最脆弱的是生命;在灾难面前,最坚韧的同样也是生命。灾难面前生命的脆弱,灾难面前生命的坚韧,让我明白,不管生活有多...

    王晓林 发表于 2022-05-27
  • 死如秋叶之静美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死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但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人人都清楚,有生就有死,人生只是一个生命的过程,一辈子或长或短,总要结束,这也是世间万物的发展规律。 古往今来,人们对待死亡有着不同的态度,我比较喜欢庄子、苏东坡、陶渊明对待...

    杨靳葆 发表于 2022-05-26
  • 生命中总有些仪式不能省略

    在一个事物越来越容易被随意改写的时代,一个追求简化、便捷的时代,什么东西都可以被嘲弄,严肃的行为遭遇尴尬的时代。生活在广西西北部九万大山南麓的毛南族人用他们古老的还愿仪式向我宣示他们不易被更改的孤独。按照习俗,获得子嗣的毛南族男子,都要请...

    何述强 发表于 2022-05-01
  • 生命的姿态

    基因定格的枝叶,风雨雕琢的根茎,一旦惊艳世俗,世间人便多了意识幻觉,红尘梦便多了奇思妙想。 天物神赐,天理昭彰。谁的审美竟如此乖张?这无与伦比的别出心裁,竟委屈着自然生命的理直气壮。一半是精心绸缪,一半是顽强生长,相映出遗世独立、风华卓绝的...

    杨仁明 发表于 2022-04-11
  • 生命过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年年岁岁,朝朝暮暮。季节无限轮回,生命却不能周而复始。 生命只有一次,来了,便是来了,欢欢喜喜;走了,便是永远地去了,杳无踪迹。可是这来去之间,有着太多的故事与情愫,还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境遇与经历。 我常常想,人生就像一辆...

    发表于 2022-02-22
  • 白杨树的生命力

    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一位画家曾告诉他,没有人能画好一棵树,除非他先变成一棵树。可见画树之难。我不会画画,然我还是要写写老家的那棵白杨树。在我看来,它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命运。 我去上大学的那年春天,邻居家的大白杨树走根走到我家后屋,冷不丁地从...

    常跃强 发表于 2022-02-15
  • 生命的速度

    荒芜的大漠,一只鹰在低空盘旋搜寻。当搜寻到地面一只地鼠时,那只鹰立刻朝地面俯冲下来,地鼠敏捷地反应,并用四十分之一秒的速度躲进了地洞,赢得了时间,挽救了自己的生命。鹰无获拍翅而返,只能承受自己慢于四十分之一秒的速度所带来的继续饥饿。 同样在...

    杜学峰 发表于 2022-01-22
  • 生命的咏叹

    无论中外,无论古今,但凡生息于这方天地,最值得礼赞和珍惜的,无过于生命!这道理,平俗浅显,人皆知之,但真的人皆悟得而体行之吗? 姑且不言曾经亲身经历过的种种,即以此番忽闻九十多岁的老父亲病势危重而急返故里,恭侍榻前,月余经历生发出的深沉感受...

    陈寒鸣 发表于 2022-01-07
  • 一个关于死亡的问题

    每每看到亲人临终前的样子,我就不敢设想自己临死前的惨状,我真的承受不了那惨不忍堵的痛苦,忍受不了那令人绝望的无奈。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思想深处那根深蒂固、郁郁葱葱的自杀情结也在迅速膨胀,激励我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选择义无反顾地投向死亡...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生命的力量

    生命的力量,来自于你本身的执着信念和强大的心理能力。不管你在哪里,都要敢于面试、敢于冲锋、敢于出击,勇往无前。 生命如流水,只有在他的急流与奔向前去的时候,才美丽,才有意义。生命在闪耀中现出绚烂,在平凡中现出真实。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种能量...

    艺佳 发表于 2021-12-31
  • 生命的源头

    未曾再向上探寻,只知碧波悠悠、穿城而过的螳螂河,就是沂河之源。第一次听说时,竟有莫名的激动,因为老家的那条小河竟与它一脉相承,儿时的我就是在她的怀抱中长大的。她在我生命的源头流淌。儿时的她,是那样的丰腴。儿时的记忆,也因与她朝夕相处而丰盈...

    王丽 发表于 2021-12-31
  • 缄默的生命

    噤声无言时候我会立马对人类漠然,视而不见,然后很快在默然无语的另一类生命那里找到交流对话的玩...

    半夏 发表于 2021-12-26
  • 拓宽生命的弧度

    最近朋友圈被网红作家姜淑梅奶奶的事迹刷屏了。60岁学识字,75岁学写作,80岁学画画。到了82岁,她已写下近60万字的作品,画了上百幅画,出版了5本书。 从文盲到作家的跨越,这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或者说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但姜淑梅奶奶却做到了!让...

    何志坚 发表于 2021-12-23
  • 生命的清唱

    午后,清浅时光,静谧安然,没有一丝声响,忽然觉得,应该打破这份沉寂。我下意识地随意哼唱起一首最近才学的歌曲。没有伴奏,没有修饰,我就这样肆意地清唱着,却有种酣畅淋漓的痛快感。我听到了心灵的声音,那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仿佛沉寂已久,纯粹自...

    姚春华 发表于 2021-12-19
  • 生命无价

    危难时刻,总有人挺身而出,但这一次站出来的人,谁都料想不到。 初冬早晨,太湖上的风,冷飕飕的。苏州湾大桥下,一男子佝偻着身体抱着桥墩,离岸近百米。 民警和消防人员赶往现场时,被困男子已非常疲惫。男子是半夜过桥,不慎从桥上跌落的,幸好学过一点...

    莫小米 发表于 2021-12-19
  • 看生命云卷云舒

    今年八月下旬,一则亚马孙雨林被大火肆虐的消息席卷全球各大媒体。尽管旱季本易诱发火灾,但据说此次大火的人为因素偏大。这不得不使人内心发紧,也使一些人提出亚马孙雨林的再生速度有多快和雨林还能存活多久的尖锐问题。 饱受灾难的地球因这次火灾引起全球...

    远人 发表于 2021-11-23
  • 生命如此坚强

    前不久从镇江回了趟苏北老家,特地去看望我的大妈,也就是我的伯母。 大妈已经103岁了,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稀疏的头发,骨瘦如柴。我怕惊动大妈,轻轻搬个方凳坐在床边,大姐大声叫醒了她:立田来看你啦!大妈努努嘴问:哪个呀?大姐俯身对着她的耳朵继...

    姜立田 发表于 2021-11-22
  • 柔韧的生命

    两年前,好像是5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推着三轮车、满脸皱纹的干瘦老太太。见我走过来,她小声地对我说:姑娘,买棵花吧!我停住了脚步。她对我的称呼和我的年龄严重不符,也许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也许是这样称呼显得亲近点,也许她有...

    孟庆梅 发表于 2021-10-15
  • 敬畏生命

    我小的时候特别胆小,死亡在我脑海里往往有一种可怕的定义,为此我很畏惧死人,甚至连亲人去世我都很谨慎地参加他们的葬礼。 上小学时,班里有个同学到河里游泳不慎溺亡,我和班里的同学都匆匆赶去,当我们看到他那张蜡黄的面孔时,一种恐惧油然而生。那天晚...

    呼庆法 发表于 2021-09-27
  • 生命的力量

    除夕夜,庚子鼠年即将来临之际,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对每一个人来说,这注定是一个终生难忘的除夕,也注定迎来一个终生难忘的新年。愿可敬可爱的医护人员和所有人都安好!此时,电视里,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没有能够吸引我的目光,我从手机上看到在这...

    董雪丹 发表于 2021-09-26
  • 谈生命

    我不敢说生命是什么,我只能说生命像什么。 生命像向东流的一江春水,他从最高处发源,冰雪是他的前身。他聚集起许多细流,合成一股有力的洪涛,向下奔注,他曲折地穿过了悬崖峭壁,冲倒了层沙积土,挟卷着滚滚的沙石,快乐勇敢地流走,一路上他享受着他所遭...

    冰心 发表于 2021-09-22
  • 生命中的爱

    102岁的张充和女士走了。 她是张家四姐妹中的老四,也是四姐妹中最晚一个离开世界的生命。 这几天,各类媒体围绕她的生命故事,接踵刊登追忆文章,美丽纷呈。 依我看,什么样的评价加在她身上,都合适,又都不合适。她是一代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她是...

    张光武 发表于 2021-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