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爸的大度

    中午,刚到单位就接到老爸的电话,他让我下班回家拿幅字。提起这事儿,前两个月给老爸打了招呼,我要装修书房,让他给我写一幅字裱好等我来...

    淡然沉静 发表于 2020-05-29
  • 钟爱粉蒸肉

    所有的美味佳肴中,我独爱粉蒸肉,我不仅喜欢吃,也喜欢做。 前段时间,以文会友群六年庆生,要求每人带一个菜,我做了最拿手的粉蒸肉。 中午大会餐,当我打开冒着热气、香味四溢的粉蒸肉时,老师们都惊呆了。你尝一口我尝一口,又软又韧,还不油腻,色香味...

    张晓丽 发表于 2020-05-29
  • 大姐

    我有三个姐姐和两个小妹,1969年父亲去世,大姐才刚满17岁,最小的妹妹还不到2岁,母亲说我们家的天塌了。 70年代,农村是集体劳动,凭工分吃饭,大姐为了帮助母亲撑起家里的那片天,天天和队里的壮劳力一起到伊河滩担大坝,肩被扁担压破了皮,到了晚上肿得...

    张建根 发表于 2020-05-08
  • 陪你过节

    刚出公司大门我就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晚上不要做饭,带着孩子一起到外面去吃。 去外面吃?在家里好好的,干嘛要到外面去吃啊?听到我的话,老婆就问。 你忘了?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啊!我在电话这头告诉老婆。 三八'?那是妇女过的节日,我一个小姑娘过什么节啊...

    熊兴国 发表于 2020-03-29
  • 爱怨两不忘

    母亲不识字,课本上的东西她不会。她能做的就两件事:不让我们下地劳动,督促我们读书。在农村,孩子放学放假,都要做些插秧、割稻、锄草这些不伤力的手边活儿。但我和弟弟极少干这些,仅有的几次劳动也是因为顽劣逃学,母亲命我们去地头尝苦头。 我上小学四...

    何钱文 发表于 2020-03-20
  • 爷爷爱读书

    小时候,常常看到爷爷坐在书桌旁戴着老花镜伏案读书。我总是会问,书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爷爷总是说: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好好读书了!那时,我渴望长大,因为长大就可以像爷爷一样读书了。 读小学时,我终于发到了新书。我匆忙赶回家让爸爸把书包上书皮,并...

    林战迎 发表于 2020-03-16
  • 杏核之乐

    五月,正是熟杏暖香梨叶老的时节。又是周末。住校一个星期的孩子也该回来了。下班路过菜市场,看见一位老汉卖杏,黄澄澄的,就买了二斤。 晚上孩子一进门,看见桌子上洗好的黄杏,高兴地给我一个拥抱:真是亲妈!她懂事地给我和老公一人一个,然后就津津有味...

    张清贤 发表于 2020-03-16
  • 母亲的习惯

    叮铃铃手机响了,是独居在乡下的母亲打来的,我正要去上课,便说:妈,什么事?我要上课呢。 母亲说:也没什么事,我今天杀鸡,大家今晚回家吃饭吧。 现在只要想吃鸡,谁还没有钱买来吃!何必走十几公里,回到村里吃一点鸡!我便说:我没空回去,你自己吃吧...

    梁平 发表于 2020-01-30
  • 母亲的格局

    印象中,我乡下的母亲始终有一副菩萨心肠。而她处事的格局,更是令我叹服。 老家的村庄,山高位偏。过去的年月,时常有挑担子张罗的手艺人走街串巷。母亲把这类人称为出门人。每每遇到这样的出门人,母亲往往格外热情。看到他们风尘疲惫,口干舌燥,不等开口...

    陈重阳 发表于 2020-01-17
  • 妈妈送我菜

    周一早晨上班,刚到单位门口,传达室大爷就叫住我,说是妈妈又托人给我带了菜。 你妈可真是细心呀,你看着野菊花多嫩,挑得干净,还洗好了!这蒜苗和韭菜也是择得干干净净的!我接过满满一袋子的菜说:她总是这样,怕我忙顾不上买菜择菜,什么都替我考虑到!...

    王会利 发表于 2019-12-23
  • 不识字的母亲

    母亲幼时家贫,姊妹又多,她没有上过学,除了几个阿拉伯数字,啥字也不认识。生活在农村还好说,后来我们全家随父亲在城里安了家,光是母亲外出上厕所就成了大难题,她根本分不清男、女二字。于是,母亲一般不在外上厕所,真到万不得已时,她就在一旁等,等...

    董凤霞 发表于 2019-12-06
  • 儿要展翅飞

    那天,儿子终于发来了报平安的微信:我对城市、住宿、行业、领导、待遇都很满意,下个月发工资就能自给自足,爸妈勿念。 寥寥数字,却让我长长出了一口气。 去年秋,儿子大四,我们想让他考研他却偏不,在校园招聘中过关斩将,顺利应聘上南方一家不错的单位...

    洛水无痕 发表于 2019-12-06
  • 被遗忘的半枝莲

    昨天早上父亲给我打电话,问我:犬牙半枝莲长势咋样?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那是父亲托人从杭州捎回的药材,叶子像狗牙,可入药,特别是对母亲的气管炎有疗效,可泡茶,可生吃。捎回来时,它们簇拥在塑料袋里,叶片嫩绿,微带露水,根包湿泥,虽经千里,...

    陈俊峰 发表于 2019-12-06
  • 倔二舅

    二舅是母亲的弟弟,六十出头,去年春天被查出患了病,已到晚期。二舅勤俭孝顺,最大的缺点是性格倔强。检查结果出来后,他比大家都乐观,以前不爱笑的他,见人都笑。对去看望他的亲戚,一个劲儿说:我不坐电梯,上楼梯到五楼,气都不喘,吃饭一顿俩蒸馍。大...

    西风 发表于 2019-10-07
  • 父亲的“魔爪”

    父亲从凳子上跳下来,拍拍手,用力推了推衣柜门,那门严丝合缝。好了,父亲说,朝我得意地咧嘴一笑。父亲告诉我,是门的螺丝松动了。那个螺丝小得肉眼几乎看不见。父亲没用任何工具,就以他粗厚的手指,不可思议地将它重新拧紧,门就乖乖地归位,不会一碰就...

    董军 发表于 2019-10-04
  • 行走的燕子

    王燕没想到妈妈会有...

    李吟 发表于 2016-12-18
  • 我的伯父-唐升厚

    我这个伯父是我奶奶带养的,和我父亲是叔伯兄弟,他几岁时父母双亡,我奶奶有五个儿子再加上一个,四几年中国内战,大家想象一下多艰难,我奶奶从来没有讲过有多难,只告诉过我们,他们赤身露体,她带着他们用木水车车水浇田,调皮打水仗,扔泥巴。 解放后江...

    唐晓健 发表于 2016-12-01
  • 真爱!

    家乡城里有一条河,婉然穿城而过,清澈的水面,泛起粼粼光波。站在河畔望得很深很深,但尝试着都盯不到河底。鱼儿在水中穿梭撒欢。河水很亲切。可是也好害怕,水坝下的水流缓湲变浅,一到盛夏到那游泳的孩子如蝌蚪嬉水,沙滩上满是光赤赤的人。就那坝头水浅...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10-28
  • 留个猪脚杆

    在重庆很多农村,农民喜欢在腊月把肥猪宰杀后熏成腊肉,把腊肉悬挂在灶头上方,一是方便食用时取下,二是可以继续让浓烟将其熏香。 到了腊月,个别好吃懒做的强盗就见不得别人家肥滚滚的腊肉,总想来个不劳而获。于是,每逢冬腊月间,农民们就会加倍小心,不...

    徐成文 发表于 2016-10-26
  • 下雨了

    天气稍微变凉了点,外面下起了雨,打的窗滴答滴答地响。一阵凉风吹来,我急忙起来,关上窗户,可却发现一位老人在雨中行走,没有拿伞,这时雨下地很急了,我赶紧拿了把伞下了楼去。 我匆忙地跑去,冷冷的空气随着急雨在周围肆虐。在雨中,借助微弱的灯光逐渐...

    灬小饭 发表于 2016-06-16
  • 另类的父爱

    18岁那年,情窦初开的我和一个男生相爱了,放寒假了,我们鸿雁传书,那天收到他的来信时,我接了一个电话,看了一遍后放在书桌上,急匆匆就出去了。 回来时已是十一点,刚好父亲在吃夜宵。见我进门,父亲放下筷子,对我说:小希,来,陪我喝两杯?一向严肃的...

    刘希 发表于 2016-02-25
  • 凤凰于飞双飞燕

    我奶奶出生在清朝时候光绪帝在位的1895年,她的家在一个叫榆树岭的村子。 我奶奶家祖辈是银匠,日子过得还算殷实。 我奶奶18岁的那年胶东半岛大旱,后来又闹了蝗灾,粮食严重欠收不说,还闹了瘟疫。好多村庄都饿殍遍野,景象悲惨。就在那时我太奶奶也病倒了...

    编剧赵嫣 发表于 2016-02-16
  • 一碗“红烧肉”

    母亲做得一手好饭菜,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她总能变着花样做给我们吃。记忆中,红烧肉是母亲的拿手好菜,每年的年夜饭吃着母亲做的红烧肉是我最幸福的事。记得我8岁那年,母亲做了一碗红烧肉,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那年,老天一个夏天只落了几场零星小雨,...

    童谨袤 发表于 2016-02-02
  • 父亲给我烙大饼

    大饼是北方一种常见的普通面食,就是这普通的大饼于我却有着特殊的情结。差不多整个中学时代我都是吃着父亲的大饼度过的。那时候,我母亲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和风湿性关节炎,每天晚上除了腿疼,还睡不着觉,直到后半夜,才昏然入睡。我和弟弟正上初中,无论...

    冯庆茹 发表于 2016-01-20
  • 满院辉煌

    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爸爸和新阿姨生了个女儿,妈妈和新叔叔生了个儿子,我呢,距离家乡千里之外,在一个美容院实习美容师。 两年没有回家了,家已经是个空房子,爸爸的新家在县城,妈妈的新家在邻村。我们原来的家,院内春天一层野草,秋天一层黄叶,屋...

    张文香 发表于 2016-01-15
  • 父亲的心

    今年再次见到父亲时,已是岁末。父亲略微卷曲的头发中白发明显增多,脸上皱纹弥满而渐深,穿着服饰也没有了以前的讲究。我仔细打量了父亲一番,父亲看起来真的老了。 见到父亲是星期五,其实父亲早就算好了时间。父亲与母亲一起来看我,他们坐车时间长,我赶...

    未雨绸缪 发表于 2016-01-15
  • 除了爱情,还有亲情

    被爱伤的遍体鳞伤的人,最希望亲情了吧! 我无聊的时候最喜欢看日历,看看自己建的日程,特别是快要放假回家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要翻几下日历,看看还有几门考试,看看距离考试还有多久,再看看,自己再过多久就能回家了,就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看着离回...

    青春用来留恋过去 发表于 2016-01-15
  • 伫望

    每天早晨去盯早自习,在校南门口总能看到一位骑着电动三轮送孩子上学的母亲。时值隆冬,加之天气雾霾严重,这位母亲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口罩,看不清她的面容,也看不出她的年龄。 她送的是个男孩子,从校服看是高一的学生。三轮车就停在南门外东侧的路灯...

    吴延彩 发表于 2016-01-15
  • 重影的父亲

    1 父亲似乎老了。 总是逮着时间就跟我说往事。 2011年,父亲过生日,我回了一趟家。吃完饭,他心血来潮邀我去走走。我记得一路上都是他在说话。 但时间久远,记不大清他与我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他说,十年了。 他说不知不觉你也长这么大了。 十年,这一时间...

    陈喜粤 发表于 2016-01-15
  • 爱的回应

    爸爸给我打电话,我在四楼洗衣服没接到,回到宿舍拿上手机看到四个未接来电,我不存爸妈的电话号码,因为烂熟于心。他似乎很急,一分钟一个接连着打。我边晾衣服边回他的电话,电话一通他也不责怪我这么久不接他的电话,以往他总是脾气暴躁对我发火干什么去...

    噜噜 发表于 2016-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