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饰品

    那一年,他四十岁,婚龄十五载,结婚纪念日的那天,他问老婆:想让我给你买点啥?老婆想了想,竟然还是要了金手链。这句话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都记不得她有多少条金项链,多少条金手链,多少个金戒子了,反正只要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要的准是那些黄乎乎的...

    黑娃 发表于 2020-12-04
  • 妈妈,请你也为我留盏灯

    桉崽10岁那年,我下岗了,他11岁那年,我离婚了。失去经济收入,家庭破碎,一个女人能经历的命运三劫我一下就品尝到两样。 但我不愿认命,至少为了儿子我不能让生活从此破败沉沦。搬离了陈旧不堪的平房,租了一套两居室,我们开始母子相依为命的生活。 保险...

    发表于 2020-11-14
  • 流放的老国王

    欧洲人有句谚语说,每对老父母都是我们潜在的屋顶。他们离去,我们就像被掀掉屋顶坐在废墟中。 奥地利作家阿尔诺盖格尔曾写了一本《流放的老国王》。他的父亲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就饱受阿尔茨海默病的折磨,子女们不得不请看护日夜照料他。应该怎样与这...

    明前茶 发表于 2020-11-10
  • 老妈刷卡

    老妈过日子精打细算,出门时钱包里放多少钱都是预算好了的,回来时剩余多少,也是一清二楚的。她的钱包里每一张钞票都平平整整,面额从小到大,排列得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硬币则用一个小药瓶盛装,绝不会散落一个。 看到老妈每天辛苦地摆弄她的钱包,我不止...

    周琦 发表于 2020-11-08
  • 红薯油条

    浩,甭耍手机了。快过来帮我下锅!母亲在灶房吼道。我极不情愿地放下手机,气冲冲地进了灶房。 母亲和着面,瞥了我一眼道:你怪啥怪,下那油货,你是不吃?哎!你来灶房也干不了啥,去把三芯蜂窝煤炉子生着吧!母亲的话让我顿时没了脾气,只得照做。 三芯蜂...

    于浩 发表于 2020-09-18
  • 怀念父亲

    正月十四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不仅是元宵节的头一天,按当地习俗,许多人家在这一天就过上了大年春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是传统的四大节日之一,祭祖宗、吃汤圆、看灯展,很是喜庆和热闹。而这一天于我而言,却是父亲的祭日,节日的喜庆氛围,已在心底激起了我...

    罗迦玮 发表于 2020-09-17
  • 父亲与老屋

    父亲是个孤儿,三岁就没了父母。 从小,父亲多数时间都是睡在集体公社里,受饿挨冻是家常便饭,后来,被幺爷幺太收养。 因为生计,父亲十六七岁就进工程队干苦力。先后修过安顺花江公路,还有册(亨)望(谟)、兴(义)安(龙)等公路,任劳任怨、吃苦耐劳...

    胡雨 发表于 2020-09-17
  • 大哥,我好想你!

    我的大哥是一名普通警察,二十六岁时不幸因病去世,距今已有二十五个年头。 我家住在望谟县大观乡大观村,大哥离开我们那年,我才十三岁,但我一直记得大哥病逝的日期: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五日,那天是我从小学升初中考试的日子。 说来也有点奇怪,考试头一天...

    岑英榕 发表于 2020-09-17
  • 弯腰拉车的父亲

    父亲弯腰拉着沉重的煤车,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着距坡顶不远处,也正是坡路的最陡处,我跟在后面远远看见两个车轮几乎停了下来,并且有往后下退的趋势,就索性丢掉手中牵牛的绳子跑了上去。还有两三步我就靠近车了,这时两个车轮又开始向前缓慢地转动起来。我...

    永宁我心 发表于 2020-08-24
  • 母亲,该歇歇了

    母亲六十多岁了,两鬓已花白,可总是闲不住! 母亲每天总起个大早去摆摊子,卖些内衣袜子衣服之类的小百货,花色款式不大入流,比较老套,再加上满街都是这种小百货摊子,生意注定是大不如前,有时折本已咬牙卖掉! 母亲却每天都去摆摊子,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彭忠阳 发表于 2020-08-23
  • 初为人父

    随着妻子临产期的一天天到来,我期待的心一如悬在半空中的气球,既渴望又担心。那段日子,伴着几许焦急,几许企盼,时光便在美丽的向往和理智的担忧中流逝。当电话那头终于传来妻子产后疲惫的声音:一切都好,是个白白胖胖的女儿,有七斤八两重,像我也像你...

    胡巨勇 发表于 2020-08-13
  • 老爸的大度

    中午,刚到单位就接到老爸的电话,他让我下班回家拿幅字。提起这事儿,前两个月给老爸打了招呼,我要装修书房,让他给我写一幅字裱好等我来...

    淡然沉静 发表于 2020-05-29
  • 钟爱粉蒸肉

    所有的美味佳肴中,我独爱粉蒸肉,我不仅喜欢吃,也喜欢做。 前段时间,以文会友群六年庆生,要求每人带一个菜,我做了最拿手的粉蒸肉。 中午大会餐,当我打开冒着热气、香味四溢的粉蒸肉时,老师们都惊呆了。你尝一口我尝一口,又软又韧,还不油腻,色香味...

    张晓丽 发表于 2020-05-29
  • 大姐

    我有三个姐姐和两个小妹,1969年父亲去世,大姐才刚满17岁,最小的妹妹还不到2岁,母亲说我们家的天塌了。 70年代,农村是集体劳动,凭工分吃饭,大姐为了帮助母亲撑起家里的那片天,天天和队里的壮劳力一起到伊河滩担大坝,肩被扁担压破了皮,到了晚上肿得...

    张建根 发表于 2020-05-08
  • 陪你过节

    刚出公司大门我就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晚上不要做饭,带着孩子一起到外面去吃。 去外面吃?在家里好好的,干嘛要到外面去吃啊?听到我的话,老婆就问。 你忘了?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啊!我在电话这头告诉老婆。 三八'?那是妇女过的节日,我一个小姑娘过什么节啊...

    熊兴国 发表于 2020-03-29
  • 爱怨两不忘

    母亲不识字,课本上的东西她不会。她能做的就两件事:不让我们下地劳动,督促我们读书。在农村,孩子放学放假,都要做些插秧、割稻、锄草这些不伤力的手边活儿。但我和弟弟极少干这些,仅有的几次劳动也是因为顽劣逃学,母亲命我们去地头尝苦头。 我上小学四...

    何钱文 发表于 2020-03-20
  • 爷爷爱读书

    小时候,常常看到爷爷坐在书桌旁戴着老花镜伏案读书。我总是会问,书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爷爷总是说: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好好读书了!那时,我渴望长大,因为长大就可以像爷爷一样读书了。 读小学时,我终于发到了新书。我匆忙赶回家让爸爸把书包上书皮,并...

    林战迎 发表于 2020-03-16
  • 杏核之乐

    五月,正是熟杏暖香梨叶老的时节。又是周末。住校一个星期的孩子也该回来了。下班路过菜市场,看见一位老汉卖杏,黄澄澄的,就买了二斤。 晚上孩子一进门,看见桌子上洗好的黄杏,高兴地给我一个拥抱:真是亲妈!她懂事地给我和老公一人一个,然后就津津有味...

    张清贤 发表于 2020-03-16
  • 母亲的习惯

    叮铃铃手机响了,是独居在乡下的母亲打来的,我正要去上课,便说:妈,什么事?我要上课呢。 母亲说:也没什么事,我今天杀鸡,大家今晚回家吃饭吧。 现在只要想吃鸡,谁还没有钱买来吃!何必走十几公里,回到村里吃一点鸡!我便说:我没空回去,你自己吃吧...

    梁平 发表于 2020-01-30
  • 母亲的格局

    印象中,我乡下的母亲始终有一副菩萨心肠。而她处事的格局,更是令我叹服。 老家的村庄,山高位偏。过去的年月,时常有挑担子张罗的手艺人走街串巷。母亲把这类人称为出门人。每每遇到这样的出门人,母亲往往格外热情。看到他们风尘疲惫,口干舌燥,不等开口...

    陈重阳 发表于 2020-01-17
  • 妈妈送我菜

    周一早晨上班,刚到单位门口,传达室大爷就叫住我,说是妈妈又托人给我带了菜。 你妈可真是细心呀,你看着野菊花多嫩,挑得干净,还洗好了!这蒜苗和韭菜也是择得干干净净的!我接过满满一袋子的菜说:她总是这样,怕我忙顾不上买菜择菜,什么都替我考虑到!...

    王会利 发表于 2019-12-23
  • 不识字的母亲

    母亲幼时家贫,姊妹又多,她没有上过学,除了几个阿拉伯数字,啥字也不认识。生活在农村还好说,后来我们全家随父亲在城里安了家,光是母亲外出上厕所就成了大难题,她根本分不清男、女二字。于是,母亲一般不在外上厕所,真到万不得已时,她就在一旁等,等...

    董凤霞 发表于 2019-12-06
  • 儿要展翅飞

    那天,儿子终于发来了报平安的微信:我对城市、住宿、行业、领导、待遇都很满意,下个月发工资就能自给自足,爸妈勿念。 寥寥数字,却让我长长出了一口气。 去年秋,儿子大四,我们想让他考研他却偏不,在校园招聘中过关斩将,顺利应聘上南方一家不错的单位...

    洛水无痕 发表于 2019-12-06
  • 被遗忘的半枝莲

    昨天早上父亲给我打电话,问我:犬牙半枝莲长势咋样?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那是父亲托人从杭州捎回的药材,叶子像狗牙,可入药,特别是对母亲的气管炎有疗效,可泡茶,可生吃。捎回来时,它们簇拥在塑料袋里,叶片嫩绿,微带露水,根包湿泥,虽经千里,...

    陈俊峰 发表于 2019-12-06
  • 倔二舅

    二舅是母亲的弟弟,六十出头,去年春天被查出患了病,已到晚期。二舅勤俭孝顺,最大的缺点是性格倔强。检查结果出来后,他比大家都乐观,以前不爱笑的他,见人都笑。对去看望他的亲戚,一个劲儿说:我不坐电梯,上楼梯到五楼,气都不喘,吃饭一顿俩蒸馍。大...

    西风 发表于 2019-10-07
  • 父亲的“魔爪”

    父亲从凳子上跳下来,拍拍手,用力推了推衣柜门,那门严丝合缝。好了,父亲说,朝我得意地咧嘴一笑。父亲告诉我,是门的螺丝松动了。那个螺丝小得肉眼几乎看不见。父亲没用任何工具,就以他粗厚的手指,不可思议地将它重新拧紧,门就乖乖地归位,不会一碰就...

    董军 发表于 2019-10-04
  • 行走的燕子

    王燕没想到妈妈会有...

    李吟 发表于 2016-12-18
  • 我的伯父-唐升厚

    我这个伯父是我奶奶带养的,和我父亲是叔伯兄弟,他几岁时父母双亡,我奶奶有五个儿子再加上一个,四几年中国内战,大家想象一下多艰难,我奶奶从来没有讲过有多难,只告诉过我们,他们赤身露体,她带着他们用木水车车水浇田,调皮打水仗,扔泥巴。 解放后江...

    唐晓健 发表于 2016-12-01
  • 真爱!

    家乡城里有一条河,婉然穿城而过,清澈的水面,泛起粼粼光波。站在河畔望得很深很深,但尝试着都盯不到河底。鱼儿在水中穿梭撒欢。河水很亲切。可是也好害怕,水坝下的水流缓湲变浅,一到盛夏到那游泳的孩子如蝌蚪嬉水,沙滩上满是光赤赤的人。就那坝头水浅...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10-28
  • 留个猪脚杆

    在重庆很多农村,农民喜欢在腊月把肥猪宰杀后熏成腊肉,把腊肉悬挂在灶头上方,一是方便食用时取下,二是可以继续让浓烟将其熏香。 到了腊月,个别好吃懒做的强盗就见不得别人家肥滚滚的腊肉,总想来个不劳而获。于是,每逢冬腊月间,农民们就会加倍小心,不...

    徐成文 发表于 2016-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