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的节日

    我正在外地出差,爸爸打来电话:你不是说过节放假回家来看看吗?什么时间回啊? 我赶紧说:明天回沈阳后就去兴城看你。 爸爸说:那好,太好了,我等着你。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口吻跟我说话,轻柔中充盈着渴求与期盼!爸爸在我的心目中一直...

    刘文艳 发表于 2023-01-09
  • 最好的礼物

    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他连夜登上了赶往老家的火车。 他没有告诉妻子,他们已经冷战了一个星期。他的心思已飞到了母亲的病榻前,同时想起的还有父亲和那匹枣红马 那时,父亲在镇上的兽医站工作,经常骑着枣红马四处出诊。父亲回家是一家人最大的喜事。马蹄声...

    叶星 发表于 2022-12-29
  • 父亲的“喝酒哲学”

    父亲一辈子喜欢喝酒,却从来没有误过事,这还要归功于他的一套喝酒哲学. 在父亲的酒经中,适可而止是他念得最多的一个词。说起来,他的酒兴还真蛮浓的,几乎天天喝酒,而且每天至少两次,有时候竟达到三次。可令人称奇的是,父亲每次喝酒都能控制住自己,绝...

    孙成栋 发表于 2022-12-25
  • “老亲爹”的豁达

    父亲生前为人仗义,喜欢结朋交友。记忆中,父亲结拜过几个干亲家,我们兄妹称呼他们为老亲爹。我曾问,为何叫老亲爹?父亲说,老是对长辈的尊称,亲,叫着亲热。 我的一个老亲爹叫张德金,家住宣威务德镇宏爱大队何家村。他老人家虽然去世多年了,但他博大的...

    叶瑞刚 发表于 2022-12-14
  • 我陪爸妈看牡丹

    一大早,父亲打电话说已经到了,我忙去车站接,找不到人,一问,才知父母坐错了站,在兴洛东街下了车。 我赶过去,父亲正在站台上朝路口张望,肩上扛着重重的编织袋,不用说里面装满了自家种的蔬菜。父亲看到我,显出不好意思:老了老了,总记不住站名。难怪...

    张伟霞 发表于 2022-12-12
  • 父亲的信

    自从父亲不和我们同住后,他的信又隔三岔五以微信的形式传到了我的手机上。 父亲听力不太好,七八年前,我给他配了一部老年机。父亲七十多岁了,能看能写,唯独对电子产品一窍不通。嫌发短信麻烦,有事,我们爷儿俩通常直接打电话。 半年前,父亲去了妹妹家...

    宋扬 发表于 2022-12-09
  • 父亲的朋友圈

    儿子还小,正在上小学,没有办法,只能把父亲留在农村老家,让母亲进城来帮我照看孩子。有好几次,我劝父亲和母亲一块进城来,都被他拒绝了。父亲说,他不喜欢高楼大厦,他离不开老家的田地和鸡鸭。 父亲的脾气倔,我知道很难改变他,只好顺了他。父亲一个人...

    鲍海英 发表于 2022-12-09
  • 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生于一八八四年,弟兄姐妹七个,他排行第三。年少时,他随父辈从益阳到下柴市来谋生。婚后育有两儿两女,他的大女儿就是我的母亲。 外公与那个年代很多的地主一样,从小就接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类的教育,让心地善良、济贫帮困的儒家思想不停地...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4
  • 关注母亲的订阅号

    母亲说她的手机反应很慢,拨个电话都要等好久,我估计是装的软件过多,产生了很多垃圾,便自告奋勇帮她处理。我装了一款垃圾清理软件后,手机上网速度果然快多了。我发现她的微信设定了后台自动启动,这会很耗流量,便想着删除掉,重装会好些。便跟她建议:...

    刘希 发表于 2022-10-19
  • 为你笑的人

    前段时间,我,父亲,妻子和两个孩子一起看电视。看的是一档真人秀节目,两个儿子看得哈哈大笑,我也沉浸其中,时而大笑,时而微笑。父亲也笑,妻子也笑。 笑了一会儿,我忽然回头,父亲正张着嘴巴看着我们,而妻子也看着我们笑。满屋子的笑,满屋子笑的人,...

    冯海鹏 发表于 2022-10-14
  • 假如外婆还在

    我常常想,假如外婆还活着,她应该是这个样子:一个人坐在寂寞的庭院里,满头白发凌乱,随风飘拂 外婆七十一岁那年得了偏瘫,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睡就由独身的大舅一人负责照管。外婆原本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平常特别在意衣着打扮,可自从得了偏瘫之后,头...

    王东峰 发表于 2022-10-14
  • 给老妈 发“压岁钱”

    在我国,流传着春节长辈要给晚辈压岁钱的习俗,而在我们家刚好相反,是我们兄妹给老妈敬老压岁钱! 老妈今年91岁,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老妈生在农村,长在乡下,一辈子生养了5个子女,一生土里刨食,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哥妹抚养成人,一生吃的苦、受的罪,几...

    钱国宏 发表于 2022-10-12
  • 父亲拔牙记

    最近两三年,父亲身体有恙不愿意给我说了,总是自己就近解决。事后我发现了便找父亲麻烦,他总笑着说,小问题自己去看下就好了,让我安心上班,不要耽搁工作。我记得以前父亲身体不舒服总会第一时间通过电话跟我絮叨絮叨,然后陪着他一起去医院。也许是离家...

    何杰 发表于 2022-10-09
  • 母亲的“信仰”

    我一直不清楚母亲的信仰是什么,在我们面前,她从不谈及鬼、怪、神、仙,即使偶尔应乡邻之邀一起去寺庙,她也只是象征性地上一炷香。我曾经天真地问母亲为何不求神,她笑笑说:凡事都得靠自己。你看那么多人求神,神能忙得过来吗? 后来,弟弟在他乡遭遇了车...

    关亚晓 发表于 2022-09-30
  •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年中考。看着她每晚学习到深夜,第二天一早赶到学校上课,周末还得东奔西颠赶着去校外补课,委实觉得现在的孩子不易。 父亲与女儿有着天然的情感交融。从女儿哇的一声来到人间,我的血液里便有了她的律动,她的一点响动都会让我牵肠挂肚。犹记得出生没...

    焦荣 发表于 2022-09-26
  • 老妈做义工

    老妈年纪大了,但思想并不老,对一些新潮的词儿和新潮的事,很是感兴趣。 给力、潜水、正能量、驴友、闪客、草根、达人、无厘头,这些新潮的词儿,老妈一应俱知。老妈还时常关心国家大事,中国梦、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都能讲出些见解和感受来。兴致来的时候...

    小山 发表于 2022-09-19
  • 小舅的奋斗史

    前段时间接到小舅的电话邀请,让我们到双流去耍,他家儿子办婚礼。早些年去过一次他家,我还以为他在邹家场,他说早在县城里买房搬进城了。因为疫情的发生,早该举行的婚礼延期,小舅说:邀请匆忙,请你们谅解。 小舅,是母亲的幺弟。因小舅只大我两岁,于是...

    蒋延珍 发表于 2022-09-08
  • 我想和你一起变老

    我,老公,现实,生活,爱情,亲情,这些复杂的元素交织成一首生命交响曲,在我耳边跌宕起伏。 我和老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你追我赶的艰辛,也没有玫瑰百合的浪漫,更没有分分合合的痛楚。走在一起水到渠成,轻松自然。 老公是一个温柔的人,我感动...

    美琴 发表于 2022-09-07
  • 汤碗里的亲情

    周末一早,孩子就催促我:妈妈,我们早点出发,去看外婆吧。 我说:等会,我在炖汤,要带回去给外婆喝。 孩子说:要快一点,我想多陪陪外婆呢。 孩子懂事了。以往每次回家,都是我催促他。 怕母亲在家里等久了不高兴,拨通母亲的电话,告诉母亲:我在炖汤,...

    刘琼 发表于 2022-09-01
  • 母亲的“二面黄”

    谁都知道肉比豆腐好吃,我的青少年时代平时的菜谱里是不可能有肉的,最好吃的菜只有豆腐,尤其是母亲亲手煎炒的二面黄。 我刚出生不久的那个夏天,大我两岁的姐姐因狂泻脱水变得羸弱不堪。母亲一边哄着姐姐,一边带命令的口气跟父亲说:去买几颗土霉素来,都...

    杨跃光 发表于 2022-08-31
  • “茶壶煮饺子”里的幸福

    和老公结婚的第一年,我们是在广东东莞一家灯饰厂打工。一进腊月,同事们都纷纷买票回家了,唯独我和老公,因为手头拮据,打算就在逼仄的租房里,过一个安静的春节。这是我和老公在外面过的第一个春节,我们都决定,要让这个春节过得快乐而幸福。 腊月二十九...

    刘德凤 发表于 2022-08-28
  • 爱捡垃圾的老丈人

    每次来我家,爱干净的丈母娘总会指着捡来小把垃圾的老丈人诉着苦:看啦看啦,又捡垃圾!然后,趁着老丈人不注意,偷偷地把他细心安放好的垃圾一一收走。忘性大的老丈人是发现不了有人对他的宝贝动了手脚的,酒照例饮,烟照例抽 老丈人是个医生,当过乡卫生院...

    王皋子 发表于 2022-08-26
  • 捉迷藏

    外面下着雨,我们仨被困在家里:我、母亲和女儿。 母亲是前几天被我从乡下接来的,她刚刚做了手术,身体很虚弱。我本想趁着明媚春光,带她出去看一看,可天公偏不作美母亲来的第二天,便下起了小雨,至今没有停歇的迹象。 我很快就困了,站起来想去睡觉,女...

    邱素敏 发表于 2022-08-25
  • 送婆婆回老家过年

    三年前女儿出生,婆婆就从农村老家搬来,跟我们同吃同住,老人在帮我照料孩子之余,还把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我和老公每天放心地出门去上班,回家还能吃到热乎饭。 出于对婆婆的感恩,我在生活中尽量考虑她的需求,经常买她喜欢的菜回家,买衣服也都挑选她喜...

    刘改徐 发表于 2022-08-20
  • 给公公洗脚

    公公患脑梗落下偏瘫后遗症已近10年,每次公公来县城小住,我第一件事就是给公公洗脚。 一盆热水放在公公面前,我帮公公脱鞋脱袜,等公公慢慢适应了水温,让公公把双脚泡在热水里浸泡几分钟。 我坐在公公的面前陪着公公唠家常。公公说:老了,脚洗不洗吧,也...

    张红梅 发表于 2022-08-16
  • 给爸妈买零食

    每个周三傍晚,我都会到附近一家超市里逛逛,结完账出来一定收获满满,大部分是买给老爸老妈的零食,这样的习惯我已经保持了很久。女儿学画画两个小时,画画班离老妈家不远,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回趟家,和爸妈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 我从小就喜欢吃零食,那时候...

    张军霞 发表于 2022-08-16
  • 老公的长跑情缘

    不知不觉,老公与长跑已经结缘五年了。 要不是老公单位工会组织长跑健身活动,我都不知道老公耐力如此之好。要知道,人到中年,能跑到终点就很不错了,谁知第一次爬峨城山,老公就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从此,老公的长跑生涯便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参加县里...

    胡高兰 发表于 2022-08-12
  • 伯伯,您要等我回来

    我那台湾舅妈当上养老院的照服员纯粹是管闲事管出来的。照服员等同于护理员,只不过叫法不一样罢了。 一年前,舅舅和舅妈双双住进了一家养老福利院,从舅妈发来的视频看,那里的居住环境真不错,一日三餐也不用舅妈操心,他俩有时间就去散散步,搓搓麻将,炒...

    章慧敏 发表于 2022-08-09
  • 我的父亲

    今年夏天,父亲到我店里小住月余,有他在,店里可谓纤尘不染。年过八旬的父亲早年隶属三十八军,陆战部队出身,是团里唯一的特等射手,也就是现在部队所说的狙击手。严谨自律,精微观察,这是一个精准射手的基本素养。直到现在,父亲依然保持着坐有坐相、站...

    陈小年 发表于 2022-08-07
  • 父亲的公众号

    父亲退休后,时间一下充裕了许多。那天和父亲聊天,听说我的公众号粉丝越来越多,父亲不服气地说:我就是不会做公众号,我要是会做,粉丝保证比你得多!爸,你根本不知道增加粉丝有多难,你没做过,不明白里面水有多深。父亲眼睛一瞪:不信我就做一个公众号...

    付群华 发表于 202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