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亲的“信仰”

    我一直不清楚母亲的信仰是什么,在我们面前,她从不谈及鬼、怪、神、仙,即使偶尔应乡邻之邀一起去寺庙,她也只是象征性地上一炷香。我曾经天真地问母亲为何不求神,她笑笑说:凡事都得靠自己。你看那么多人求神,神能忙得过来吗? 后来,弟弟在他乡遭遇了车...

    关亚晓 发表于 2022-09-30
  •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年中考。看着她每晚学习到深夜,第二天一早赶到学校上课,周末还得东奔西颠赶着去校外补课,委实觉得现在的孩子不易。 父亲与女儿有着天然的情感交融。从女儿哇的一声来到人间,我的血液里便有了她的律动,她的一点响动都会让我牵肠挂肚。犹记得出生没...

    焦荣 发表于 2022-09-26
  • 老妈酸菜滋味长

    去年秋天,母亲买了两个塑料桶,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母亲也没说。过了几天,母亲买回一些白菜和盐,把白菜削好洗净,又用开水炸了一下,让妻把塑料桶刷了两遍,原来母亲想腌酸菜。因为平时在家吃饭少,自己又忙,又怕腌酸菜在屋里散发异味,所以对腌酸菜不...

    刘新宁 发表于 2022-09-19
  • 老妈做义工

    老妈年纪大了,但思想并不老,对一些新潮的词儿和新潮的事,很是感兴趣。 给力、潜水、正能量、驴友、闪客、草根、达人、无厘头,这些新潮的词儿,老妈一应俱知。老妈还时常关心国家大事,中国梦、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都能讲出些见解和感受来。兴致来的时候...

    小山 发表于 2022-09-19
  • 小舅的奋斗史

    前段时间接到小舅的电话邀请,让我们到双流去耍,他家儿子办婚礼。早些年去过一次他家,我还以为他在邹家场,他说早在县城里买房搬进城了。因为疫情的发生,早该举行的婚礼延期,小舅说:邀请匆忙,请你们谅解。 小舅,是母亲的幺弟。因小舅只大我两岁,于是...

    蒋延珍 发表于 2022-09-08
  • 我想和你一起变老

    我,老公,现实,生活,爱情,亲情,这些复杂的元素交织成一首生命交响曲,在我耳边跌宕起伏。 我和老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你追我赶的艰辛,也没有玫瑰百合的浪漫,更没有分分合合的痛楚。走在一起水到渠成,轻松自然。 老公是一个温柔的人,我感动...

    美琴 发表于 2022-09-07
  • 汤碗里的亲情

    周末一早,孩子就催促我:妈妈,我们早点出发,去看外婆吧。 我说:等会,我在炖汤,要带回去给外婆喝。 孩子说:要快一点,我想多陪陪外婆呢。 孩子懂事了。以往每次回家,都是我催促他。 怕母亲在家里等久了不高兴,拨通母亲的电话,告诉母亲:我在炖汤,...

    刘琼 发表于 2022-09-01
  • 母亲的“二面黄”

    谁都知道肉比豆腐好吃,我的青少年时代平时的菜谱里是不可能有肉的,最好吃的菜只有豆腐,尤其是母亲亲手煎炒的二面黄。 我刚出生不久的那个夏天,大我两岁的姐姐因狂泻脱水变得羸弱不堪。母亲一边哄着姐姐,一边带命令的口气跟父亲说:去买几颗土霉素来,都...

    杨跃光 发表于 2022-08-31
  • “茶壶煮饺子”里的幸福

    和老公结婚的第一年,我们是在广东东莞一家灯饰厂打工。一进腊月,同事们都纷纷买票回家了,唯独我和老公,因为手头拮据,打算就在逼仄的租房里,过一个安静的春节。这是我和老公在外面过的第一个春节,我们都决定,要让这个春节过得快乐而幸福。 腊月二十九...

    刘德凤 发表于 2022-08-28
  • 爱捡垃圾的老丈人

    每次来我家,爱干净的丈母娘总会指着捡来小把垃圾的老丈人诉着苦:看啦看啦,又捡垃圾!然后,趁着老丈人不注意,偷偷地把他细心安放好的垃圾一一收走。忘性大的老丈人是发现不了有人对他的宝贝动了手脚的,酒照例饮,烟照例抽 老丈人是个医生,当过乡卫生院...

    王皋子 发表于 2022-08-26
  • 捉迷藏

    外面下着雨,我们仨被困在家里:我、母亲和女儿。 母亲是前几天被我从乡下接来的,她刚刚做了手术,身体很虚弱。我本想趁着明媚春光,带她出去看一看,可天公偏不作美母亲来的第二天,便下起了小雨,至今没有停歇的迹象。 我很快就困了,站起来想去睡觉,女...

    邱素敏 发表于 2022-08-25
  • 送婆婆回老家过年

    三年前女儿出生,婆婆就从农村老家搬来,跟我们同吃同住,老人在帮我照料孩子之余,还把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我和老公每天放心地出门去上班,回家还能吃到热乎饭。 出于对婆婆的感恩,我在生活中尽量考虑她的需求,经常买她喜欢的菜回家,买衣服也都挑选她喜...

    刘改徐 发表于 2022-08-20
  • 给公公洗脚

    公公患脑梗落下偏瘫后遗症已近10年,每次公公来县城小住,我第一件事就是给公公洗脚。 一盆热水放在公公面前,我帮公公脱鞋脱袜,等公公慢慢适应了水温,让公公把双脚泡在热水里浸泡几分钟。 我坐在公公的面前陪着公公唠家常。公公说:老了,脚洗不洗吧,也...

    张红梅 发表于 2022-08-16
  • 给爸妈买零食

    每个周三傍晚,我都会到附近一家超市里逛逛,结完账出来一定收获满满,大部分是买给老爸老妈的零食,这样的习惯我已经保持了很久。女儿学画画两个小时,画画班离老妈家不远,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回趟家,和爸妈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 我从小就喜欢吃零食,那时候...

    张军霞 发表于 2022-08-16
  • 老公的长跑情缘

    不知不觉,老公与长跑已经结缘五年了。 要不是老公单位工会组织长跑健身活动,我都不知道老公耐力如此之好。要知道,人到中年,能跑到终点就很不错了,谁知第一次爬峨城山,老公就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从此,老公的长跑生涯便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参加县里...

    胡高兰 发表于 2022-08-12
  • 伯伯,您要等我回来

    我那台湾舅妈当上养老院的照服员纯粹是管闲事管出来的。照服员等同于护理员,只不过叫法不一样罢了。 一年前,舅舅和舅妈双双住进了一家养老福利院,从舅妈发来的视频看,那里的居住环境真不错,一日三餐也不用舅妈操心,他俩有时间就去散散步,搓搓麻将,炒...

    章慧敏 发表于 2022-08-09
  • 我的父亲

    今年夏天,父亲到我店里小住月余,有他在,店里可谓纤尘不染。年过八旬的父亲早年隶属三十八军,陆战部队出身,是团里唯一的特等射手,也就是现在部队所说的狙击手。严谨自律,精微观察,这是一个精准射手的基本素养。直到现在,父亲依然保持着坐有坐相、站...

    陈小年 发表于 2022-08-07
  • 父亲的公众号

    父亲退休后,时间一下充裕了许多。那天和父亲聊天,听说我的公众号粉丝越来越多,父亲不服气地说:我就是不会做公众号,我要是会做,粉丝保证比你得多!爸,你根本不知道增加粉丝有多难,你没做过,不明白里面水有多深。父亲眼睛一瞪:不信我就做一个公众号...

    付群华 发表于 2022-08-07
  • 甜蜜祖孙情

    爷爷爷爷每每耳旁传来稚嫩甜蜜的童声,我仿佛听到的是天籁之音。 退休了,按人生旅途的既定程序,我步入了老年队伍。随着孙女的问世,爷爷的称谓中又增添了一份甜蜜。 自打从医院产科一位年轻白衣天使的双手隆重地接过襁褓中的孙女,我的人生空间里从此多了...

    王纪民 发表于 2022-08-02
  • 九旬老妈学微信

    老妈这辈子没有参加过工作,一直在家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姊妹6个长大成人,是典型的家庭主妇。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乡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政府对城乡居民养老的补贴也大幅度增加。就拿我老妈来说,她今年96岁,生活尚能自理,一辈子没有挣...

    方仲平 发表于 2022-08-02
  • 父亲拉二胡

    上周末,父亲让我取出他的二胡。我小心翼翼地将二胡外面的布套褪下,父亲缓缓地抚摸着乌色的琴杆与土黄色的两个琴轴,往昔岁月立即在我们面前铺陈开来。 童年的夜晚,劳作了一天的父亲吃罢晚饭,总是喜欢坐在椅子上拉二胡。父亲一手抚弦,另一手拿琴弓,反复...

    刘琪瑞 发表于 2022-08-02
  • 爸妈的“佛系生活”

    祖父去世后,家人商量着分家产。精明的五婶生怕自己吃亏。老爸和老妈却淡定自如,每天种菜养花,根本不操心这事。 有时,我跟爸妈讲起五婶争家产的话。我爸淡淡地说:她想要就随她去吧,不能因为这点事闹矛盾。我一听这话就急了:爸,这些年五婶啥事都占便宜...

    马亚伟 发表于 2022-08-02
  • 帮老爸治“健忘”

    那天晚上,一家人正在看电视,老爸突然大声说:哎呀,今天你李叔的孙子结婚,我忘了去喝喜酒!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老爸的确是越来越健忘,平时忘记喝药、拿钥匙之类的事,几乎每天都发生,如今连大事都容易忘了。老爸忧心地说:听说爱忘事容易得老年痴呆,这...

    王国梁 发表于 2022-07-30
  • 父亲不再管“闲事”

    最近,父亲把三叔写的一幅字挂在墙上。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三叔业余练练书法,父亲请他写了这幅字,装裱并悬挂起来,并且经常对着这幅字吟诵。父亲说,要把这句话当成后半生的座右铭。 父亲曾是一个多么操心的人,家里所有的事都要管。父亲养了...

    马亚伟 发表于 2022-07-30
  • 劝架

    老爸和老妈都是急脾气,两个人年轻时经常吵架,老了依然争端不断。 我调侃他们,真是活到老吵到老。老爸说:天下哪有不吵架的夫妻?老妈说:夫妻本就是上辈子的冤家嘛,谁家都是吵吵闹闹过日子。老爸老妈认为夫妻吵架天经地义,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爸和老妈...

    王国梁 发表于 2022-07-30
  • “健忘症”

    母亲打来电话说,今年以来,外婆记忆力明显下降了很多,很多事都容易健忘,并且伴随着一些帕金森的症状,这也让母亲颇有些担心。不过外婆虽然记忆力有些下降,但身子骨还算硬朗,每逢赶集都喜欢来我家坐坐。 外婆和舅舅他们住在一起,因为舅舅在外地工作,大...

    李育蒙 发表于 2022-07-30
  • 笨妈的生活哲学

    我有个朋友,由于小时候经常打碗,于是就自认是个笨人。所幸的是总能怀有一腔热爱生活的热情,有时候明知有些事不大可能会成功,但还是会勇于尝试,失败了也不会垂头丧气。 她听说自己动手做肉松,既能保证肉质又干净卫生,于是碰到鲅鱼新鲜又便宜,购入并成...

    王莉莉 发表于 2022-07-29
  • 母亲的灯

    那时候,我们家穷,米、油、盐等生活必需品不时断档,但幸运的是唯独煤油没断。 不为别的,就为我家邻居衍春老人。我叫衍春老人外公,他跟我母亲共家祠,与我外公同辈,母亲叫他伯伯。他经常晚上来我们家坐,或外出晚上回家从我家窗下经过,母亲都要为他点一...

    刘立文 发表于 2022-07-28
  • 岳父与酒

    岳父好酒,每餐碗筷和酒杯是要齐上桌的。家父知道亲家翁的嗜好后,每逢过年过节我陪妻子回娘家时,都会让我们提上两瓶五粮液或剑南春。 岳父自然喝得美滋滋的,忘了尘劳烦忧。岳母却看在眼里,不舍在心头:太金贵了,那喝下去的一点一滴都是钱啊!她有次忍不...

    胡剑英 发表于 2022-07-28
  • 母亲记得我

    我妈是你能遇到的人中最体贴、最好心肠的那一种。她生性开朗而口齿清晰,愿意为别人做任何事。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但她的脑部因受到老年痴呆症的摧残,意识也渐渐不清楚了。10年前她就这样慢慢离开我们。对我来说,那是一种持续性的死亡,一种逐渐式的逝去和...

    一明 发表于 2022-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