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书画展的老人

    市里举办了一次书画展览,展出的都是本市著名书画家的作品。那些山水画作,那些书法作品或细腻逼真,或苍劲有力,或大气磅礴,或行云流水。前来观赏的人络绎不绝。 展览的最后一天,天阴沉沉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心想,这样的天气,应该不会有人前来观...

    张燕峰 发表于 2021-09-28
  • 邮递员老七

    邮递员老七是我们村的,每天开一辆绿色邮递面包车,送报纸信件,来去匆匆,平淡如风。唯一不同的是,他那高高的个子,着一套工作服,平易近人的面孔上永远挂着微笑的表情。 说他是我们村的,因为他家住我们那里的水库上。他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七,村民就叫他...

    李存梅 发表于 2021-09-24
  • 国庆其人

    那些年出生在国庆节的人,叫国庆的多,冯国庆就是其中一个。不过他在厂里,我们都叫他冯大拿。他是机械加工车间主任,这把椅子,他一坐就是20年。他对设备,比对孩子还熟。设备运行,单听声音,他就能判断出是哪个地方的螺丝松了。本来厂里签合同不关他的事...

    郭德诚 发表于 2021-09-24
  • 彩莲

    彩莲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二时转到我们班,就坐在我的斜上方的位置,她性格开朗,经常可以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很快就融入了这个班级。彩莲皮肤黝黑,个子不高,身材瘦小,五官立体,总体上称得上是个美女。 彩莲非常爱笑,总能听见她哈哈的笑声,与人说话时她总...

    罗天琪 发表于 2021-09-13
  • 生命无常

    夜晚,一辆120停在楼下,灯光闪烁。除了那躺在担架上的人以外,所有的人都一脸焦急。我不知道那躺着的人是否还有感知,是否知道大家都在替他(她)担心;我不知道他(她)住在几楼,那局促的电梯是怎么放得下这副担架的,抑或采用了其他办法;我也不知道此刻...

    李想 发表于 2021-09-05
  • 实在人老崔

    老崔年轻时候的身份是农民,现在在我们公司做门卫。 含山县城内外,湖泊河塘不少。我和公司里几位喜欢钓鱼的同事经常一起钓鱼。听他们说,门卫老崔家有鱼塘,他主要是养鱼苗,等鱼苗长大了,再卖给人家。养鱼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一直记着。 通常是我们...

    龚伟明 发表于 2021-08-30
  • 读书的流年

    每当我走进老干部大学,自由地选择学习各种知识,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非常地珍惜。有时往返于老干大学的上学路上,原途看到大街小巷穿着整齐的校服,新潮的运动鞋,背着漂亮书包上学的中小学生,走进亮堂花园似的学校读书是多么的幸福。他们有这么好的学习...

    杨少校 发表于 2021-08-28
  • 赏稻去

    2016年9月13日,湖南省农科院老科协全体会员在会长周坤炉、副会长、余崇祥、赵政文等领导的带领下,参观了宁乡县双凫铺镇万亩超级杂交稻丰产工程示范基地。 我们距宁乡示范基地百余公里,隔着无数的山山水水。这次宁乡之行,绿野、蓝天、白云一路相随,交互...

    杨少校 发表于 2021-08-28
  • 卓越追梦人

    有这样一个人,偏偏爱上一种极普通、极易被大众忽视,诗人画家笔下淡忘的花稻花。40多年来,从风华正茂到皓首穷经,他与稻花似乎语言相通,情感相契,梦中常闻稻花香。痴迷、沉醉于稻花里,浑身散发出稻花的清香,并把这种清香传到大江南北、天崖海角、非洲...

    杨少校 发表于 2021-08-26
  • 武大爷的幸福生活

    每次我回老家看见武大爷,都要向他打招呼:武大爷,你好啊! 好好!武大爷总是笑容满面地回我。 武大爷今年80岁,上有2个姐姐、1个哥哥,下有2个妹妹。当年他家只有几间茅草房,生活艰辛可想而知。有人调侃他不高的个子,他说,从小到大缺少营养,哪里长得高...

    陈吉林 发表于 2021-08-23
  • 一代枭雄何应钦 ——兴义大山里走出来的民国将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贵州风水孕育一代枭雄何应钦 。一部贵州近代史,半部都是兴义人。 贵州兴义城南部45公里,位于峰林、石林之中的泥凼小集镇,但因是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和军事委员会参谋长、军政部长、陆军总司令、台湾总统府战略顾问...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张之洞 ——从兴义深山里走出来的清朝重臣

    兴义市,是贵州省黔西南自治州辖县级市, 地处贵州、云南、广西三省区结合部。南盘江横贯市境,历来就是三省交汇区的商业集散地和通衢要塞,有三省通衢之称,中国西南出海大通道上的重要节点城市。因其境内山水风光秀丽,资源丰富,被称为山水长卷,水墨金州...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徐霞客游走万峰林 ——追寻徐霞客的步伐

    当我在稿纸上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心里感到有些惶惑和不安,以我疏浅的文学功力,能穿透山水的脊梁和历史的厚墙还原出这被誉为磅礴数千里,为西南奇胜的万峰林固有的灵性和魂魄么? 在贵州黔西南兴义地区的群山苍翠中,隐藏着一片用群山塑造的万亩峰林,名叫...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我的大学时代 ——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的尴尬和无奈

    岁月轻轻地滑过指尖,许多往事渐渐弥散在如沙漏般的光阴里面。在生命的长河中,总有些东西,让我们刻骨铭心难以忘怀。这种记忆有时是美丽的,芬芳的,让人心情愉悦的,能够温暖人心的。但有时是压抑难受,难以释怀,挥之不去,终身难忘的。 王金昌的长篇小说...

    小不点儿 发表于 2021-08-16
  • 锁匠

    早年间,家门中有个堂叔无法养活一家老小七八口,举家逃荒到中原。落脚之后,常有书信往来,信封上留下的地址好像是个什么铺什么集。沟里人都说,人家是走到好地方了,落脚的那地方听起来咋和这信封一样平展展的呢,不比我们沟里,小地名尽是寨呀坡呀沟呀梁...

    吴昌勇 李阳龙 发表于 2021-07-25
  • 成二狗

    每到三华李花开的季节,我们就会想起成二狗。 成二狗出生在云开大山脚下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父亲身残,母亲多...

    黄康生 发表于 2021-07-12
  • 老年人生

    老年,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从一头青丝到满头华发,从曲曲弯弯、坎坎坷坷走到岗位工作尽头,真是不容易呵。这其中,风风雨雨,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有声有色地扮演了多种角色,阅尽了人间春色,看透了沉浮变迁,经历了人生沧桑,饱尝了酸甜苦辣。 老年,是人生最...

    裴国华 发表于 2021-07-10
  • 门卫小记

    很清楚地记得20年前的某一天,我到城里的新单位报到时,首先迎接我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门卫。这个守门老人姓古,矮个子,六十岁上下,我叫他古师傅,别人叫他老古。他除了负责看守大门之外,还要负责单位的信件收发。由于我的来往信件较多,因此几乎每天都要...

    杨泽文 发表于 2021-07-10
  • 村长福叔

    福叔是在前年村民小组民主换届选举中以绝对优势击败另外两位候选人当选为村长的,由于福叔的家族势力比较庞大,人丁兴旺,这让他占了投票人数的比较优势。他觊觎村长这个职位已经多年了,作为村里常住(相对于那些经常外出打零工的村民)的老村民,他一直都...

    符敦健 发表于 2021-07-08
  • 阿三哥

    阿三哥在家里排行老三,五兄妹当中他算最聪明,读过两年书,却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十里八乡外,只要提起阿三,大家都说晓得有这个人。 二十多年前,山旮旯里的小寨是没有办法拉上自来水管的。村里人办喜事、丧事等,都得请人到十里外去挑水。而挑水这样的...

    何成刚 发表于 2021-07-05
  • 最美李大娘

    李大娘是我们的老街坊。她是个闲不住的人,退休第二年就开始义务打扫小区的卫生,乐此不疲。 今年春节刚过,小区里便拉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新年里,最美李大娘的字样。我很好奇,便向邻居们打听这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李大娘在今年元旦那天一大早打扫卫生...

    郭红勤 发表于 2021-07-03
  • 老威的奋斗人生

    我的同学老威小学毕业后便外出打工,这些年一直在南京发展,平时很少回家。前几年,他的父母去世后,老家的几间砖瓦房都倒塌了,这次回来准备盖新房。我回老家这天,正好遇见他,便约他到镇上的小饭馆吃饭。席间,他讲起了这些年的奋斗史。 小学毕业后,老威...

    郑传省 发表于 2021-07-02
  • 季妈妈

    我读高中那会儿有三个数学老师。他们教什么我肯定记不住了,不要讲现在,当年他们上课的时候,我就记不牢。好像分别是代数立体几何解析几何,天晓得,提起几何就想喝酒,曹阿瞒诗为证: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三个数学老师,两个好人,一个男老师是我本家,也姓...

    郁俊 发表于 2021-06-29
  • 煤油灯陪伴的岁月故事

    在我的记忆里,煤油灯大都是用正方体的墨水瓶或圆柱体的墨汁瓶做成的,其制作工艺特别简单,我上二年级时就可以独自完成制作了。找一个用过的墨水瓶或墨汁瓶,将瓶盖取下来,用火钳在瓶盖正中央烫出一个洞来,再找一片薄的铝片或铁片,缠绕在筷子或竹子上,...

    高国宴 发表于 2021-06-27
  • 表妹

    回家前,手里攥着几张已被揉破皱的钞票,花了两个小时给老家的所有亲人打电话,逐一问询各自想要的新年礼物,并厉言叮嘱对方一定要毫不顾忌地道出愿望,如果客气了,有损我们血浓于水的神圣关系。但多半会一句回绝,表示只要我能回家过年,比什么礼物都要珍...

    此称 发表于 2021-06-27
  • 花大姐

    花大姐是我们园区住户,也是我们园区名人她头上包红围巾,拉一辆小平板车,每天在园区里捡拾废品、旧物,能卖钱的积攒起来送到园区大门口的回收车。我们这里是新园区,装修房子的包装纸壳不少,卖废品有人嫌麻烦,花大姐张一回嘴,就给她了。除了收纸壳,花...

    女真 发表于 2021-06-23
  • 古镇铁匠铺

    在滇西杉阳古镇仅存的铁匠铺里见到和跃昌老人时,他正靠在一把陈旧的竹篾椅子上,眼睛半睁半闭而显得似睡非睡,双耳似乎正在认真聆听着铁锤不断敲打一件铁农具的声音;要是感觉到某一个叮当声不对了,他就会立即睁开双眼,扫视眼前正在挥汗打铁的两个儿子,...

    杨泽文 发表于 2021-06-19
  • 莫静

    莫静是我校老师,老师们很少称她莫老师,都直呼其谐音墨镜,也有人叫磨叽。莫老师脾气极其温和,无论老教师还是年轻教师叫,她从不生气。 莫静名如其人,和她共事三十年,她一直安安静静,寡言少语,我从未听见她大声说过话,发过脾气。集体出游是她安静的,...

    杨素凤 发表于 2021-06-14
  • 收废品的老人

    年底家里大扫除,我整理出一堆废旧书报、纸箱,想叫一个收废品的上门来处理掉。 中午,我正在吃饭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收破烂儿,我急忙趴在窗台上向下找寻,见一辆装废品的三轮车前站着一个衣着破旧的老人。我示意他上来,他仰脸看看我站的六楼,大概嫌楼层...

    冷月 发表于 2021-06-08
  • 肖司机种果记

    肖俊是嘉禾县行廊镇肖家村二组村民。1992年就开始当司机,跑运输,湖南、广东、江西、贵州全国各地到处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萝拉崽(小伙子)跑成了一个40多岁的大男人,苦...

    李水德 发表于 2021-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