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间剃头匠

    我一个同学,初中毕业学了剃头手艺,成了乡间剃头匠。记得有一回跟他师父到我们村剃头,那时他刚学不久,看见我时,很兴奋地笑了,没有半点难为情。剃头匠是体面的,毕竟是门手艺,乡村人除了种田,大多会学门手艺,木匠、泥瓦匠、石匠、铁匠、漆匠、厨子、...

    谢观荣 发表于 2020-01-22
  • 老张的哲学

    老张今年95岁,这辈子没结过婚,没怎么上过班,你或许觉得他很孤苦,白活了。恰恰相反,仅看他的模样,红光满面,霸气侧漏,记忆力极佳。 老张乃名人张之洞之后,到他爷爷辈,仍家大业大,大四合院套小四合院,有长工八名。高中毕业来了日本佬。 按他的英文...

    莫小米 发表于 2020-01-21
  • 读报的老头

    我的办公室临街,正对面就是幼儿园。每天临近放学,总能看到接孩子的家长排成长龙。在这些人中,一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头发花白,衣衫朴素,每天都会在放学前30分钟准时出现。这时,幼儿园传达室的老头会递出一份报纸。他接过后,立刻走向校...

    李兰芳 发表于 2020-01-17
  • 门卫老赵

    老赵是我们单位的门卫之一,年届五旬的他,肚不发福,背不佝偻,高高的个子,穿着保安服,往门口一站,颇为神气。 单位的大门年久失修,规划好的新大门在原址上也已动工,安全是头等大事,所以周围十来米都围上了防护墙,禁止过往。为了出行方便,只好在另一...

    绮岸 发表于 2020-01-17
  • 城市守夜人

    一天半夜,我在腹部的阵阵痉挛中惊醒,随之恶心呕吐不止,几番折腾之后,决定去医院。 秋风瑟瑟,夜凉如水,我不由得裹紧外套,虚弱地朝小区的停车场走去。你这是要出去啊?夜色中,循着声音,我看到小区保安在守夜。我惊讶地问:咦,你怎么还不睡觉啊?保安...

    娄丽萍 发表于 2020-01-04
  • 神医

    肖泽想起附近不远处,有个草医诊所。草医六十余岁,长髯飘飘,仙风道骨,传说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在这一带颇有名气。他想着去试试看,能不能治好他的头痛怪...

    董军 发表于 2020-01-03
  • 阿莲

    那是清水河边,一把木板吉它。青春流年,芙蕖花开。荷香伴着民谣,在夕阳里轻轻唱。 我曾经长发飘逸,身边围一群赤膊小伙。和弦流淌之时,烟卷夹在琴颈上,伙伴们扯起公鸭嗓,大家一起唱《过火》、《太傻》、《用心良苦》。有一天,我们开始唱戴军的那首《阿...

    许永礼 发表于 2019-12-25
  • 不再重来

    好男儿志在四方,可我是女人,女人追求的是安定感和归属感,然而事与愿违,20年来,我在南郊的城中村经历了数次搬家,基本都是因为房东要加盖楼房或政府决定拆迁。每次搬家,我都默默祈祷:但愿这是结婚前的最后一次,甚至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 害怕搬家,不...

    刘云 发表于 2019-11-30
  • 老舅的幸福时代

    几日前,突然接到小舅妈的电话,说我的老舅生病了,正在县医院接受治疗。舅妈说,他非常想我,希望我能够抽出时间回家看他一次。 我的舅舅很多,亲舅和堂舅加起来有好几十个,老舅是我的堂舅,我俩同年同月出生,他还比我小半个月,和我一样,都是家里最受宠...

    黄宏宣 发表于 2019-11-29
  • 美女的婚事

    她的母亲是城里人,当年稀里糊涂地爱上了驻在当地的一个军人。爱情至上,军人退伍回乡,城里姑娘跟着来到了大山里。等儿女出世,爱情的浪漫褪去,方觉山里的日子实在是太单调冷清了。 好在女儿渐渐长大,出落得如花似玉,村里的每一个小伙子都有意无意地到她...

    莫小米 发表于 2019-11-23
  • 曾外祖父的抗战

    李憨头,一个极其普通的旧中国农民名字,甚至显得很土气,但在我心目中,却是无比伟大,更是我们家族的荣耀。 李憨头是我奶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曾外祖父,1912年出生在潞城窑上村的一户贫苦农家。家里姐弟三人,他是独子,更是老...

    王正哲 发表于 2019-11-19
  • 水电工小陈

    电工小陈,是俺本家的高颜值兄弟,目如点漆,威猛帅气,仪表不俗,透着一股灵气! 一套房,经小陈一过目,几乎不假思索,妥了,电路图在心里已经勾勒成功。面对那种错综复杂的分路、交叉、共用、并联,小陈布起来毫不含糊。 小陈说,走线要横平、竖直,这是...

    布衣 发表于 2019-11-13
  • 桃红

    去市场的那条巷子里,一个墙角边冒然多出了一棵绿色小植物,细细瘦瘦的模样。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狗尾巴草,也就没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经过时,无意中的一瞥,吃了一惊。像一个面黄肌瘦的人突然间变得白白胖胖,让人十分讶异。不由得蹲下去细看,叶子不再...

    耿艳菊 发表于 2019-10-04
  • 旧梦不须记

    抓住它,抓住它,别让这小畜生跑了。 忽见那厢闪出来一只黑影。不知何故,刚好撞在一块大石上。瞬间,只留下一行血似的液体,流曳着。看得真切点,不过是只猫,那是一只极品的猫,全身漆黑,无一丝杂毛,毗牙咧嘴,死不瞑目。 人们迷信,认为黑猫是不祥之物...

    蓝衫倦客 发表于 2017-06-02
  • 朱门残梦

    一扇古老的大门缓缓的推开,院内颓败的景象让人有些神伤。断壁残垣,满目荒凉。庭前柱上对联的字迹已模糊不清,屋里处处结满了蛛丝。 他回来了,二十年了。他又回到了这个他熟悉的地方。只是昔日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他是朱家的少爷。朱家,堆金积玉,世代...

    蓝衫倦客 发表于 2017-05-29
  • 转经

    拥金已经年届七十岁了,却仍然坚持要去绒布寺。自从年轻的时候去过几次,就再也没有上去转过。那时候,腿脚利落,爬山很轻松。有了子女后,就更腾不出时间,细细算下来,大概有二十年了吧。现在临近老,再去山上的愿望便越强烈。 几个子女没有劝她,他们也支...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南下干部

    老周南下干部,性情刚烈,好打抱不平。城里要整顿市容市貌综合治理。调了老周管理街道市...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10-31
  • 喜欢啥子拿啥子

    早年间,铜梁、璧山一带流传着一个带点传奇色彩的民间故事。 县城外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父亲种田编竹器卖,女儿刺绣操持家务,父女俩过着清贫宁静的生活。 那一年,女儿翠英满20岁,她做了一对帽子,上面分别绣着龙和凤,她把帽子交给父亲说:老汉,你把帽...

    未羊 发表于 2016-10-26
  • 好人邮差

    为了还清家里的欠债,18岁的文梦来到了镇上服装厂打工。晁天全是文梦的师傅,晁师傅高高的个子,人看起来面善,听说他十几岁就学会了缝纫活。晁师傅教的很认真,文梦也很努力,很快她就可以上手工作了。 文梦和一起进厂的李红住进了一个宿舍,两个人熟了经常...

    编剧赵嫣 发表于 2016-04-01
  • 闲适的刘宏

    刘宏是个养鱼的老板。我们都这样称呼他。可他却不以为然,以为他远远够不上老板的格,是个地道的养鱼人。其实在时下,称老板,还有别一层意思,便是对对方的客气和尊重,不全是以钱来计量的。刘宏是有正式工作的,还是一个集体渔场的场长。和大多数企业一样...

    周锦宏 发表于 2016-03-14
  • 鲤鱼跳龙门

    明正德年间,风水先生钱一贯云游四方,行至梁平县屏锦镇境内一石桥。此处竹树繁茂,河水清澈,桥下有一石坎,上下落差三米多,形成一个漂亮的瀑布,桥旁一棵千年黄桷树遮天蔽日,他遂在此歇息。正闭目养神间,突闻涛声阵阵,他睁眼一看,瀑下深潭中,一条近...

    汪建波 发表于 2016-03-04
  • 常大妈的婚事

    妈,您消停一下吧! 我,我常大妈话还没出口,电话已经变成盲音,嘟嘟的声音炸痛了耳膜。常大妈的手颤抖着,缓缓地放下电话,抹一把眼泪,一张凄苦的老脸浮在镜子上。她拿过镜子,并不看镜子里的自己,而是翻过来端详镜面背后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含笑望着...

    黄宁兰 发表于 2016-03-04
  • 学会忍耐

    前几年,后山坡村很多人到广东打工挣钱,朱建强也按捺不住,把家里养的一头肥猪卖掉,买了一张到广州的火车票。 几经辗转,朱建强进入一家机械加工厂当学徒。每天要上班10来个小时,他都得在机床前站着,等到下班时,腿都站硬了。一天,他瞅见主管不在车间,...

    付洪权 发表于 2016-02-23
  • 回购

    老冯是教授,也是画家,而且是一位有名的画家。 画家也有画家的烦恼。老冯近年来越来越觉得自己早年的画虽然有灵感,但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有机会,他想回购自己早期的作品。 他现在的作品,往往经过反复的构思,深思熟虑后,一挥而就,一看就是老道的佳品...

    邓成日 发表于 2016-02-19
  • 有梦的阿英

    阿英四十多岁,心如外表,没有光泽,她让我心心相念,时时牵挂。 有人说,人的一生,享多少福挣多少钱都是有定数的。这话应在阿英身上再合适不过。 时间像一把无情剑,把阿英的人生一挥两半。三十五岁以前,阿英北漂,挣了不少钱,见过大世面,她想有朝一日...

    云儿 发表于 2016-02-02
  • 羊滚

    羊滚和他娘,他哥哥,住在村子东头的土坡上。 从右数,羊滚家排第二。土坯垒起来的三间矮平房,黄泥墙上挂着葫芦瓢、镰刀、布袋之类的物件儿。屋檐被炊烟熏得黑乎乎。房顶上竖着个歪歪扭扭的破粮仓。 羊滚的娘是个瘦小枯干的老太太,盘传统发髻,一年四季穿...

    曹淑风 发表于 2016-02-02
  • 表率的力量

    公司的产品包装袋经常出现员工打印牌号错误的现象,给客户造成了不好影响,处罚了员工几次,也没有收到实效。为此,总经理修改了处罚条款,今后凡是出现有员工打印牌号错误的,总经理、经理、主管与当事者员工一起受处罚。许多管理人员对此不理解,认为这个...

    余炳金 发表于 2016-01-26
  • 有梦的女人

    我的一位邻居,她写得一手好字,有着知识女性的清雅。 我经常见她忙碌的身影,不是提着满满一篮菜,从菜市归来,就是弯腰晾晒一阳台衣服,那身影总是匆忙的。她四十刚出头,下岗在家,幸而写得一手好字,在家办了个书法班,周末、假期开课。 我带侄子去练书...

    孙荔 发表于 2016-01-25
  • 宋词情缘

    我从小就喜欢读书,是因为舅舅喜欢读书,耳濡目染,养成了爱阅读的习惯。后来长大了,更加钟爱古典文学,不仅喜爱它淡雅脱俗的词句,而且喜爱它博大精深的内涵。诗词曲赋中,唐诗大气磅礴,汉赋精雕细琢,元曲激烈惨淡,宋词清丽缠绵。在我,对宋词的偏爱更...

    徐小粉 发表于 2016-01-20
  • 哑巴婶

    回到大土湾,碰到第一个给我打招呼的人,竟是哑巴婶。 正是晌午时候,田野早不见人。冬日的阳光,暖洋洋地照着一沟上下,淡淡炊烟缭起在坡头林间的农家小院,一派明亮温馨。远近的几声鸡鸣狗吠,更显出山村的宁静安详来。 走近沟头新起的小楼,呜-喂,大声武...

    康康康几户 发表于 2016-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