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学历险记

    每当看到小学生上学、放学时家长接送的情景,总会想起自己读小学时上学、放学路上的艰辛。 上小学时,家在农村,学校离家有2里之遥。那时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狗防盗,我上学必经之路上有两户人家的狗经常挣脱拴它们的铁链出来伤人,我们小学生更易成为攻击的对...

    索建光 发表于 2017-07-24
  • 素质哪去了

    我拖着行李箱来到站牌处,一会儿便有一辆公交车来到,一对小恋人在我前头上了车。 此时,车厢里的人相对还比较少一些,每一站都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不一会儿他们竟是幸运的捡了两个空位子,女孩连忙高兴地坐了下来。我站在他们旁边,听得男的叫金,女孩名悦。...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5-08
  • 小麻雀、大拇指汤姆和没头脑

    有一天,大拇指汤姆经过一座森林,看见一只小麻雀在树上哭,便关切地问道:小麻雀,怎么啦?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呢?小麻雀抽抽噎噎地说:我的妈妈被野猫叼走了。大拇指汤姆思考了一会儿说:小麻雀,请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的妈妈。说完,便把银光四射的银剑...

    寒风 发表于 2017-05-03
  • 妙龄女子微传

    有一个妙龄女子深夜要回家,走在路上惊觉有一个男人在后面紧跟着她。她走一步,他也走一步,跑,他也跟着跑。由于回家的路实在太偏僻了,没路灯又无半个行人,妙龄女子深觉情况不妙 最后经过一个墓园时,女子加快脚步,往坟墓堆里走去。那男的也跟了过去,女...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4-19
  • 盲人传义

    传义姓王,是W村的一位盲人,据说这个名字是师父为他起的,说是在盲人中只要提起名字就知道他是哪个辈分的人。最初认识传义是在一次村民代表会上,当镇上干部为大家解读上级文件时,很多人就开始哈欠连天了,有几个居然悄悄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候传义来...

    李若东 发表于 2017-03-23
  • 降措的新学校

    阿妈,我不去学校了。王伍金降措进了门,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气呼呼的说。 那怎么行,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拿我的名字取笑,说我藏不藏,汉不汉。我也不喜欢这里的同学。 这不是降措第一次发脾气了。自从搬家到这里以后,他便常常发牢骚,一会说学校饭吃...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生病

    咳咳,咳咳咳,不时的从帐篷内传来一声声的咳嗽,这声音虚软无力,偶尔平缓,偶尔剧烈。平缓时断断续续,剧烈时病人似乎要将自己的肺也一起咳出来。 背水回来的青措赶了进来,走近其麦身边,端水喂了她,拍了拍背。待病人咳的稍微轻松了,便拿了根柴,挑了挑...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落花情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你说,三生石畔,风月琳琅。后来,妆台镜前,泪拆两行。 你说,青山落日,映水东流。后来,残月偏西,空谷幽幽。 这是最好的江湖,因为六派统一,侠士...

    愿风随尘 发表于 2017-02-12
  • “上善若水”的意思

    一位年轻的商人被搭档出卖,人财两空,痛不欲生,想跳湖自...

    普旭 发表于 2017-01-10
  • 花田喜事

    犀牛村的千亩油菜花开了,可全村老小却因此愁眉苦脸。去年秋天,村委会挨家挨户动员大家种植油菜,说是来年春天依靠油菜花搞乡村旅游。今年油菜花开了,游客却寥寥无几。邻近的几个村也都种了成片的油菜,相比犀牛村,那几个村地势更平坦,路途更方便,所以...

    杨明安 发表于 2016-12-18
  • 意外收获

    那天我刚进办公室,科长就把我叫了去,严肃地说:小许呀,这回你可能闯下大祸了! 我如坠雾中:科长,我闯了啥子大祸? 科长斜我一眼:你是记性不大好哈,那我就提醒提醒你。昨天下午你是啥态度,啥意思?张主任跟我都很生气,会有啥子后果,你自己掂量! 我...

    徐玉成 发表于 2016-12-18
  • 宿命

    吃过午饭,慵懒的躺在随年代久远的缘故而发黄的凳子上,百无聊懒的看着落满灰层的《骆驼祥子》。阳光温暖的洒在院子里,让人没有任何精神,睁着半闭的双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庭院里躺着一个老猫,无精打采的闲转着,发出喵喵的声音。 咚咚咚急切的敲门声,惊醒...

    15893007299 发表于 2016-12-08
  • 憨墩当保安

    后山坡村的憨墩四肢发达,满脸的肥肉把双眼挤得小小的,一笑起来,只留下两条缝,活像一尊弥勒佛。 那年,憨墩跟村里同龄人一起南下谋职,有的进了工厂,有的去了建筑队。一家服装公司老板见憨墩牛高马大,膀粗腰圆,就招聘他做了保安。虽然工资不高,但憨墩...

    付洪权 发表于 2016-11-19
  • 栽秧架

    过去,栽秧子是一件大事,有钱人家都是请人来栽。家里穷的人家,每年都要外出帮人栽秧子,挣点盐巴钱补贴家用,人们称放活路。栽秧子动作快,栽得好的人,很容易找到活路干。 一位姓郭的财主四处打听栽秧子快的人。他在张家村听到一群等放活路的人在议论,有...

    杜春成 发表于 2016-10-26
  • 故地

    离别54年的 桂岭镇,是母亲54年前工作过的地方。 今天是国庆的第三天。我和大妹妹带着她回到阔别已久的工作单位――桂岭医院。这里街道一切都变了。变得没留下一丝的记忆。母亲走在街上说,地方是老地方,就是新建许多房子,比过去大了好几倍。过去医院的老...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10-22
  • 卖松

    文局长要在院内搭一车棚,新任股长刘流,率部前往。 这松砍了吧。局长把股长带到搭棚子的地方,指着棵米把高的松说。 别砍!局长。你看这叶,这桩,好品种呀!我大爷在林场,一把手,卖给他们,少说也得给个两千五!股长把眼抵到树根上。 说办就办,两小时后...

    程汝明 发表于 2016-09-13
  • 古镇故事

    有人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们有阅历,有经验,饱经风霜,对人生有着更为深刻的领悟,所以我很喜欢和上了年纪的老人聊天,多听听老人的话,终归没有害处。这次回家,听村里长辈闲聊时我听说了我们村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时过境迁,过去的事已经过去...

    南雪北阳 发表于 2016-09-10
  • 先救你的妻子

    他是独子,更是母亲守寡多年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母亲在他心里是个神圣的字眼。对母亲而言,他更是她的全部。 当然,他也有自己深爱的妻子。只是,妻子看到他和母亲感情那么好,甚至常常为了顺着母亲的心意而委屈她时,她便开始问他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我和你...

    乐启颜 发表于 2016-09-02
  • 买猪肉

    农贸市场上,一个女人来到一个猪肉摊前。 我不是针对你大姐,买肉啊?瞧我这肉多新鲜!肉摊老板招揽顾客。 就怕买到注水肉,女人说,半斤肉里能炒出二两水来。老板提起猪肉,露出案板让女人看,注水肉搁着就往外流血水,您瞧我这案板上有水没水? 师傅,女人...

    佚名 发表于 2016-07-13
  • 王老太

    王老太在街口开一小店,我无意间成了她的回头客。 买把蜡烛。我给她十块钱。她递给我一支,找九块。买一把子。我重复道。她说,这里,不经常停电,一年,不知遇上遇不上一次。说话间,她从头到脚,把我看了一遍。我知道,她在看,看我是不是从乡下来的。第二...

    程汝明 发表于 2016-06-27
  • 鹊桥仙人鸟之恋

    弟言:交通费,越来越贵,骑毛驴玩复古,宇宙神猴苦练瑜伽,姐姐梦多米诺一边倒;无穷花相思泪映山红,自学做梦三点爱情,苦行声闻独觉,大头和尚,农转非,户口。 一首唐诗,见证兴衰。一段宋词,见证南北。一条天经,见证历史。一只喜鹊,世纪灵媒。一朵樱...

    伊莱月亮 发表于 2016-03-26
  • 竹山神

    从我家东行百余里,有一山名曰竹山,此山婉转盘旋,清齐秀丽,树木参天,山间云雾缭绕山下溪水叮铃,鸟语花香颇有福地洞天之感,鲜有人来,偶有樵夫上山打柴,唱着歌谣,很是惬意。 山顶有一洞府,名叫竹山府,府外有一片竹林,很是苍翠。三百年前,在这片竹...

    野渡无痕 发表于 2016-03-26
  • “撞”出来的女儿

    猴年的腊月29,我们全家排除千难万险终于按时抵达奶奶家,陪奶奶过春节,自从爷爷去世后,奶奶好像就盼望着过节,因为过节全家人都能在一起,奶奶就十分开心。春季联欢晚会开始了,正在用手机抢红包的我,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会是谁呢,打开大门一看,竟然是...

    fiedian 发表于 2016-03-20
  • 反腐酒

    段亚飞是k市一家酿酒厂的工程师,他的爸爸老段是一位法医。为了对付那些狡猾的犯罪份子,老段在研制一种实话药,其原理就是阻断那些想象神经的神经元细胞的活动,迫使服药人减少联想,从而能实话是说 经过历时6年的研究老段终于从280种物质中提取到了一小瓶...

    fiedian 发表于 2016-03-16
  • 扶贫

    距离县城100多公里的贫困村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全村一下子炸开了锅,村里男女老少全都跑出来打量这批客人,有人猜准是下乡推销产品的,有人准要上当受骗了;有人猜准是走亲戚的,说走亲戚看上去有点不对头,村里没有哪家请客摆酒;有人猜准是一帮看风水的,...

    陈安嗣 发表于 2016-03-11
  • 面子

    周老太爷70多岁了,这天忽然心血来潮,拨通了周幺毛的手机,告诉儿子自己想到城里去住,还叫周幺毛回老家来接他。周幺毛在电话里满口答应,挂上电话后却犯了难。 周幺毛心里想,如果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那我只能认命,可父亲有三个儿子,三个都在城里买房安...

    付洪权 发表于 2016-03-04
  • 春运冏事

    父母在,不远游,父母在哪,哪儿就是家,这是咱中国人固守的理儿。腊月以后,在外打拼的儿女们便身不由已往售票窗口挤,盘算着无论如何得在年三十前赶回家中团年。春运年复一年的人口大挪移,如浪潮一般,从南国到北疆,从东海到西部高原,铺天盖地,席卷而...

    罗毅 发表于 2016-03-04
  • 长寿秘方

    柳家湾的柳老汉九十有三了,耳朵不聋,眼睛不花,天天跟四五十岁的壮年男子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柳家湾的人惊叹羡慕之余,私下里说柳老汉家肯定有祖传的长寿秘方。 八月的一天下午,柳老汉在省城打工的孙子柳三娃儿突然回到柳家湾,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

    海清涓 发表于 2016-03-04
  • 态度

    老许10年前就把家搬到了城里,但乡下还有叔伯姑表众多亲戚。上个月,堂哥满七十,老许前去祝贺,顺便在堂哥家住下准备耍几天。 天气变化快,一连下了两天鹅毛大雪,银装素裹如北国世界。老许很兴奋,等雪一停便出门去观赏雪景。 这场雪真大,不但压断许多竹...

    蔡勇 发表于 2016-03-04
  • 童年的老布鞋

    母亲不会女红。 母亲姊妹四人,母亲老小,有三个姐姐。 母亲不会女红,当然就不会做鞋,不会做鞋,少不了缝缝补补,家里总摆放着一个针线箩,里面除了针头线脑,还有顶针,剪子,锥子,鞋扒,鞋楦。针线箩里放鞋样的纸夹子,是过去繁体字的《大公报》,折叠...

    章小兵 发表于 2016-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