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汉对骂

    初春回乡小...

    郭震海 发表于 2020-09-19
  • 那双棉手套

    有关冷的记忆,是从童年的那个冬天开始的。 那一年,父母远去外地打工,我跟着半边瘫痪的奶奶和腿有风湿病的爷爷相依为命。冬天来了,其他孩子都围上了暖和的围巾,戴上了暖和的手套,穿上了厚厚的棉袄,唯独我没有。我盼啊盼,盼着妈妈能突然回来,给我带回...

    茹丽菲 发表于 2020-09-18
  • “争吵”

    今年咱们回内蒙古过春节吧!女人说。 回内蒙古?男人若有所思。 中午到小餐馆吃面,刚坐下就听到旁边这两个人的对话。 孩子还没在内蒙古过一回春节呢!咱们今年早点回去给爸妈一个惊喜,他们肯定特高兴!女人手里握着玻璃杯暖着手,眼神里满是憧憬。 还是回...

    张文艳 发表于 2020-09-18
  • 卖水果的老人

    在我们小区门口,常常看到一位卖水果的老人,面前放着几个白色塑料筐,里面摆满了各种时令水果。 他卖的水果,个大、饱满,价格比水果超市便宜许多,也不缺斤短两,因此,吸引了很多顾客前来购买。 老人六七十岁,身材高大,声音洪亮,相貌不俗,我想应是退...

    张伟霞 发表于 2020-09-17
  • 初春絮语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人们规划一年的目标并付诸于行动的开始。上班的回到了工作岗位,读书的背上了书包返回学堂,就连田野间的野菜花也争芬夺艳地怒放。 似乎,只有我还沉迷在春节的气氛中,没缓过神来。还赖在床上,就听见门外的喧闹声,一听便...

    梁龙英 发表于 2020-09-17
  • 奥利佛的救赎

    1 奥利佛早晨一起床就觉得有点儿头晕,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套上了他那件荧光外套。这件外套他穿了很多年了,袖口和下摆有几处已经破了。他想买一件新的,打算在这个周末,就到Shopping center(购物中心)去购买,上次他在那儿看见了一件,质量很...

    樵夫 发表于 2020-09-16
  • 学习鸟语的姨父

    姨父大病初愈,出院回家。去探望他,进屋他只敷衍我们一下就跑去阳台了,只留姨母招呼,半天也不见他进来。我奇,去阳台看。只见他单手叉腰站着,面朝远方,全神贯注。我看了,远方既没什么可看的,除了层层林冠,也没什么可听的,除了雀鸟喧嚣。不知他在发...

    故园风雨前 发表于 2020-09-08
  • 剩布头

    我是剩布头小福字儿,和众多的兄弟姐妹一样,整天躺在塑料袋中闷闷不乐。我们身上已布满灰尘,缝纫师傅光顾着缝制一件件漂亮的时装,裁剪好后就把我们这些剩布头一股脑儿丢在袋袋里,过一段时间就把我们当垃圾丢掉了。 垃圾堆又脏又臭,我才不去那里呢。 剩...

    王素英 发表于 2020-09-04
  • 小城二胡和“青闯”

    最近一段时间,石泉小城两位名人的活动,成为小城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一位是刚刚在全国二胡比赛活动中斩获铜奖的赵石波,另一位是石泉港主创最近自驾踏板摩托骑行到西藏拉萨全程数千公里的沈定才。 小城生活的人能够做出大城市人向往的事情,并且取得了不...

    胡树勇 发表于 2020-08-28
  • 我家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慢慢有了中年危机,现在的我,越来越喜欢回忆往事,尤其是小时候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片段,总是感到回味无穷。记得刚上小学那一年,我们搬家到了一个大院子里...

    陈蓉 发表于 2020-08-25
  • 报警

    不知何时,村里刮起了一股赌博的不良风气,很多村民沉迷于其中,庄稼不种了,也不外出打工了,整天就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赌博。有些家庭,因为输光了家底,两口子还闹起了离婚。 秀兰的男人春生也被这股不良风气熏染了,一有空就跑到村西头的二愣子家。这几年...

    王世虎 发表于 2020-08-25
  • 外面的世界

    一 兵想,这老大的确不是个好人,自己应该激流勇退了。 你让开,我去办点事。兵翻身坐起来,拍拍老婆的肩头,对她说。 你起来干嘛?老婆揉揉睡眼问。 杏子,我们不能再跟老大干了。他低下头,附在她耳边悄悄说。你看嘛,老大把三老表支到干沟去烧窑子,却天...

    方卿 发表于 2020-08-23
  • 迎来生日的寅时

    一 伴随寅时的闹钟骤然响起,悠扬的生日祝福歌也飘然而至。 四十五岁的生日,准时到来。 记住自己的生日,不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如何珍贵,而是因为要提醒自己时刻不忘母亲的恩情。 四十五年前的这个时刻,在母亲分娩的阵痛中,我呱呱坠地。我降生之前,母亲还...

    王沾云 发表于 2020-08-23
  • 他被命运将了一军

    我认识杨八斤时,他三十来岁。那时他远不止八斤重,至少是二十个八斤。八斤应该是他出生时的体重。从这个名字来看,在出生之前,他的父亲显然是临时抱佛脚,来不及准备一个好名字。很可能是儿子出生时的灵机一动。村里还有几个以斤两命名的人,比如田八斤、...

    牟沧浪 发表于 2020-08-18
  • 狗年与狗的故事

    话说中国生肖里那12只虚虚实实的动物,每12年要各自轮番表演一次。转眼之间,又一狗年来到。 天人共一,人畜和谐。狗最大的特点是忠诚主人。好狗还护三家呢。 狗是从狼史里驯化而来,进化到现在造成双方势不两立。一个翘尾,一个不翘。 狗驯化后和人相处的历...

    冯杰 发表于 2020-08-14
  • 老姚和小姚

    中年人姓姚,我一直称呼他老姚,是我们企业一个不起眼的临时工,在上海高校读书的娃儿就是老姚的儿子小姚。我未曾见过小姚,但是与他的父亲相熟,知道小姚那时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 老姚是个高个子,但是身板单薄,就像一棵看起来很高的树,却很单调...

    程奎星 发表于 2020-08-13
  • 多一物,少一物

    周日下午,女儿要返校了。按惯例,她每周的生活费是五十元。我拿出六十递给她,说,这周多给你点,想吃什么自己买点儿。她连忙摆手:不用恁多,五十就够了。又笑着说,上周还有五块没花完哩。 十五岁的女儿,很懂事,从不乱花钱,还很体贴人。这一切都得益于...

    王玉红 发表于 2020-08-07
  • 老有所聚

    下午两三点,背街小巷,中档饭店门口,常见一堆白发人在那儿依依惜别。刚刚在一起吃过饭喝过酒,兴犹未尽,每个人脸上红扑扑一片。有的人显然是喝高了,话语已无遮拦,嗓门冲天,嘴巴说一句,其他人便哄笑一阵儿。有的人看来还没有喝好,急不可耐,一遍遍落...

    草籽 发表于 2020-08-03
  • 卖核桃的女人

    没记住那个景点。 倒记住了景点外公路边卖核桃的女人,一辆马车,车上堆满了箩筐,筐里除了核桃,还有各种山货 没记住其他山货。 倒记住了核桃。因为我只买了核桃。三筐全买了,反正马车上没剩下一个核桃。 没记住为什么要买她的核桃。 倒记住了本来好奇地往...

    蒋寒 发表于 2020-07-28
  • 君心似明月

    一早起床,发现家里燃气用完了,来不及吃早餐,便匆匆赶到单位。正巧她给我打电话,我无意说出家里没燃气了。临近中午,她说在单位门口等我,说要给我充燃气卡。我有点惊讶:她可是我学生的妈妈,孩子都毕业大半年了,她怎么会来?我赶到大门口,她果然在。...

    林战迎 发表于 2020-07-24
  • 傻子和傻子的阿姨

    我有点怕下楼,怕遇见一个人,每次和他的相遇都是那么猝不及防。我带了好吃的,心里很笃定的四顾寻觅,却不见他的踪影,恰巧没带,只是下楼丢个垃圾买个菜什么的,他的声音必定会从楼房拐角、我的后脑勺、甚至腰的位置响起来他正在弓着身子扫地。阿姨,好吃...

    王春鸣 发表于 2020-07-21
  • “留守老人”的幸福生活

    提起留守老人,一般人都会把他们跟孤苦无依和暮气沉沉这些词联系在一起。直到在坡头大岭脚村亲眼见到那群老人,我才知道,留守并不凄凉,向阳晚景也是可以那般的美好。 周末到了,朋友说,乡下的稻子熟了,不如去看看吧!想着很久不曾欣赏过的田园风光,我便...

    苏展 发表于 2020-07-18
  • 给“小偷”一份工作

    近日,笔者读到这样一则小故事:今年45岁的瑞迪安圣是马来西亚吉隆坡乐购超市的一个经理。2017年2月初的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正在超市里巡视工作,留意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顾客,他在逛了一个小时后才从食品区货架上拿了一些梨子、苹果和几瓶饮料,然后从收银员...

    陈亦权 发表于 2020-07-15
  • 有事没事,给爸妈打个电话

    上周五下午开会的时候,老妈突然来了个电话,把我吓坏了。因为前段时间,她老人家刚住了一次院。该不是老病又犯了吧,抑或上次住院的治疗还不彻底?我心里一阵嘀咕。等领导做完重要指示后,我便赶忙移步到会议室门口,给老妈回电话,问她老人家有何情况。老...

    留春园 发表于 2020-07-13
  • 发人深省的鸟故事

    在诗人眼里,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不过,小鸟带给人的,不光有喜悦、友好,也有灾祸、麻烦。有人因贪食野味中毒身亡,有人因捕猎国家保护的鸟类而锒铛入狱,还有人因愚昧迷信而被鸟牵着鼻子走。 古人在这方面也留下了很多教训。 公元前286年,宋...

    淮南子 发表于 2020-07-04
  • 卖米

    一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

    张培祥 发表于 2020-07-02
  • 骗局

    这个不安分的清晨,谁都知道张拐子上当受骗了。 张拐子上当受骗的声音,颤抖着,悬空空的响在村子的上方。 晨风,一阵一阵的吹,鸟儿一阵一阵的叫。张拐子颤抖的声音,时而被风吹断了,时而又被鸟声叫了回来。 老子张拐子,虽然站不直,但行得端,打在娘胎里...

    雍措 发表于 2020-06-30
  • 记性儿

    王大爷要去村上开个证明,临出门儿子走了过来,递给他两包好烟,对他说:把这两包好烟装上,到时候塞给人家,你身上的烟,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抽。 王大爷推了回去,去去去,我这又不是开啥违反政策的假证明,还用得上这些,就我这孬烟我都不想给他抽!我才不想...

    刘卫涛 发表于 2020-06-15
  • 之子于归

    老朱这几天总是心不在焉,像丢了魂似的。 老朱自己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这道坎就迈不过去?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如今,他的贴心小棉袄被别人穿走了,他想,这个冬天他会很冷。 女儿出嫁那天风和日丽。老朱妻子把家里和院子精心装扮了一番。家里囍气浓郁,...

    未必 发表于 2020-06-10
  • 村干部陈主任

    村干部陈主任不是别人,而是我的父亲。父亲当了一辈子老实巴交的农民,老了居然竞聘成功,当了村主任。每当在路上有人喊他陈主任,我都能看见他一脸的满足与得意。 陈主任不得了,在竞聘演讲中说要给村里修水泥路。在崇山峻岭间修水泥路,而且是给五个自然村...

    陈战东 发表于 2020-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