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里的“大闹部”

    大闹部是村里人的喊法,它原是人民公社所在地,后来又成了村部办公场地。儿时的村庄很安静,没几个闹的地方,人们便给块公共场地,戴上了个大闹的帽子。其实,大闹部要是叫做大脑部,更妥帖些。因为它坐在村庄的核心,就是在它头皮上拔根寒毛,也会一下子感...

    刘正茂 发表于 2020-01-22
  • 公交车上

    中午坐公交车出去办点儿事儿,车上人不多,我身旁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衣着朴实,看起来憨厚老实,但眉宇间透着一股倔强的神气。 也许是闲着无聊,那个孩子开始嗑瓜子,只见他丢进嘴里一个瓜子,立刻吐出一个空壳,动作娴熟。不一会儿,他身边的...

    王太和 发表于 2020-01-17
  • 扁垛飘香

    听文学讲座回来,一进家门,满厅饭菜香。我感激地瞅着老公,笑道:谢谢喽!老公不屑地说:得了,甭卖乖,赶紧趁热吃吧! 我先来一块红烧肉,又吃几口炒白菜,老公指指另一盘菜:尝尝这个。说完,用期待的目光瞅着我。咦,口感筋道,蒜香浓郁,跟红烧肉有一拼...

    娄丽萍 发表于 2020-01-17
  • 儿时暑假

    儿时的暑假,可以下河游泳、斗浪或站在大石桥上接二连三扑通扑通直往凉意沁人的大河里跳,浮出水面时或许手里就举起了一只大青鱼!人人都嘻嘻笑着仰泳蛙泳蝶泳自由泳,最不济也会狗刨。可以上树,摘桃摘梨捉知了看露天电影,调皮的甚至想着摘天上的星星。可...

    发表于 2020-01-14
  • 好日子

    今天是个好日子爸爸领薪水。 我说它是好日子,因为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亟待实现的愿望寄予今天。 早晨妈妈去买菜,刚迈出房门又退回来,望着墙上的美女日历问:今天是几号? 1号!我和大哥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对于这个日子有特别的警觉。妈妈听了,若有所悟地点...

    林海音 发表于 2020-01-10
  • 桥上自在人

    出小区门,隔条路,是大渠。渠上有桥,桥不宽,但因为高出路面许多,鲜有车来车往,最多也是电动车光顾一下,还要推着走。过了桥,就是城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桥上有一块空地,这绝佳的风水宝地被一对夫妇霸占了。这对夫妇,六十开外,气色都蛮好。男的黑红的...

    闻静 发表于 2020-01-04
  • 好梦成真

    周日逛超市时偶遇小倩,我差点儿没认出她:一条长裙裹着窈窕身材,三寸高跟鞋叩出美妙的音乐。 初识小倩是在一个春天的早晨,我骑电动车准备送孩子上学时,才发现车后胎不知什么时候瘪下来了。担心女儿迟到,我想打的去学校,正好坐上小倩停在小区广场的出租...

    夏凡 发表于 2020-01-04
  • 老爸乐炒健康股

    老爸今年75岁,每天清晨和一帮老人们在公园里打太极拳,切磋技艺,教人学拳,身心健康,自得其乐。 有一阵子,老爸发现拳友们锻炼积极性不高,到了公园里,不忙打拳,有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眉飞色舞地谈论;有人打开手机不停地刷屏;还有人干脆不见人影了...

    杨春云 发表于 2019-12-30
  • 假钞

    阿伦不知从谁的手中收到了一张百元假钞,对于阿伦来说,一百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它可以买八十斤粗大米,足够阿伦一家人吃半个月;它还可以买二十斤猪下水,也能够让阿伦一家人过二十餐荤腥瘾,它更可以买一百斤食盐,让阿伦一家人一年都吃不完哪 但是,这毕...

    刘吾福 发表于 2019-12-25
  • 医药费

    老郑觉得,自己受了伤,讨要医药费是理所当然的,但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这事得从王婶养的狗说起。 儿女不在身边,王婶就养了一条金毛犬,取名叫多多。有事没事,王婶会带多多出去遛遛。街坊邻居看到都会忍不住调侃几句。 不久前,多多下了三只小狗,一只只...

    侯镛 发表于 2019-12-24
  • 爱心不毕业

    教学楼前,白发苍苍、退休的张老师坐在轮椅上,班长、我和另外3位同学围在她的身旁。 张老师转过头来问大家:是不是少了一个人?我记得你们一共6个人。我试探性地问:是老大吧?班长马上插口:他不是爱心小组的。张老师噢了一声不言语了。不远处是一架支着三...

    邵茹波 发表于 2019-12-24
  • 补丁与时尚

    如今走在街上,随处可见青春靓丽、衣着光鲜的时尚青年,但有些人的衣服上面不是露着窟窿就是打着五颜六色的补...

    江爱红 发表于 2019-12-23
  • 陪父母看菊展

    三年前,母亲做了心脏手术,恢复得不错,之后只需每一两个月去医院抽血化验一次,以决定每天的药量就行了。和住院时的心情已完全不同,每次从山村老家到市里医院,我们都当成一次三人游。 最近一次化验后,我们在医院北门外吃灌汤包。我提议,时间挺充足,我...

    村姑 发表于 2019-12-23
  • 小城修鞋人

    小城虽小,修鞋人却颇多。繁华的市场,偏僻的小巷,有简陋的修鞋摊,也有高档的修鞋店,万千之中,独爱一家! 最初也是慕名而来,穿街走巷,终于觅得芳踪,竟有小小的欣喜漫上心头:窄窄、小小的一间房,房前安放着主人修鞋的全部家当。方寸之地,放着一条长...

    闻静 发表于 2019-12-23
  • 一位老军人的情怀

    我姑爹廖田生,原籍临桂六塘镇。上世纪六十年代参军入伍,在桂林奇峰镇李家村部队摸爬滚打,营房就在罗盛教烈士陵园附近;曾参与市郊瓦窑工业区的地方建设。 七十年代,姑爹所在的41军695部队奉命调防湖南洞庭湖区,姑姑秦淑英也随军前往长沙。 姑爹今天回忆...

    春晓 发表于 2019-12-21
  • 乡情暖暖

    前些天,抽空回了趟乡下,见到了几位发小,我们沐浴着徐徐清风,围坐庭院,畅叙别情。皓月当空,见证着这久违的温馨场面。 发小相见,异常热乎,无拘无束地闲谈乱聊,成景成趣。说起儿时爬梯子掏鸟窝,光着屁股摸泥鳅,上树摘枣,割草偷瓜,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屈天智 发表于 2019-12-06
  • 怀念那些年

    一直以为,回忆是所谓老去的人们才会去做的事情,而忘记,是时间赋予我们的与生俱来的能力。直到后来慢慢发现,太多绝决的想法是一时兴起或一厢情愿。人生总是充满很多的无奈,于是渐渐适应很多的事情。因为它不是一部电影,不能快进,也不能重播。人生只是...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9-11-29
  • 爹的信誉

    我的老家在豫东项城一偏僻乡村,家乡一带称父母为爹娘。前不久回老家,不经意间看到爹在世时使牲口、说牲口用的鞭子,使我想起过去他老人家教育我和姐姐哥哥时常讲的那句话做人要守信誉。 爹1940年生于贫农家庭,大名叫张义堂,小时候只念过半年私塾,十一二...

    张锦 发表于 2019-11-24
  • 儿子的游戏

    那天,我和老婆因家庭琐事你一句我一句地争吵了起来。正在一旁写作业的儿子大声说:爸!妈!你们别吵了,再吵我可没法写作业了,到时候考试成绩差你们可别怨我!听到这里,我和老婆停止了战斗。老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转身进了卧室,我也扭头进了书...

    张少刚 发表于 2019-11-22
  • 自己退休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夏日,疲惫不堪的老吴老师下楼梯在转角处意外地遇到了老李局长,当时老李局长正勾着头上楼,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 老李局长抬起头正想发火,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心里一动,试探问道:吴桐,是你吗? 老吴老师抬起头,眼前...

    梁安早 发表于 2019-11-21
  • 去意大利卖凉皮

    母亲节回家,遇见妗子也来看望母亲。如今村里几乎没有人了,可是父母不愿意搬离。 看我回家,母亲不顾年迈去擀面,父亲吃着旱烟拉着风箱烧水,妗子要去帮忙插不上手,和我在外边拣小蒜。妗子年轻时也算十里八乡一枝花,比起做事邋遢的老舅要干练麻利许多,除...

    杨广虎 发表于 2019-11-19
  • 家乡的小吃

    我的家乡在豫东宁陵县。离开家乡来洛多年了,但家乡的几种小吃一直叫我牵肠挂肚。 豆沫、水煎包。豆沫是用小米做的。先将小米用水泡好了,再用小石磨磨成细细的面糊,配以花生(黄豆)、杏仁、粉条兑水熬制而成。葱、姜是不可少的,再放些油炸豆腐泡儿,撒层...

    陈训蒙 发表于 2019-11-13
  • 邻居

    楼下的老关去世了,再也闻不到灌满整个楼道那股刺鼻的尿骚味儿。 第一眼看到老关的时候,他就坐在轮椅上。老伴推着他,偶尔他也下来走几步,颤颤巍巍的,好像迈出每一步都下了不小的决心。有时,他在老伴的护佑下自己上楼,他死死抓着楼梯扶手,就像抓住了救...

    张猛 发表于 2019-11-12
  • 大源渡的故事

    一个初冬的傍晚,忽闻有朋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说是朋友其实就是同学,只是我们一起高中毕业,下放,到他考上大学,我们参加工作后,就一直相聚甚少,联系也不多,这次他远道回来,我们该好好聚聚,好好地款待他。早就听说大源渡的野生河鱼味道不错,极其...

    周可迦 发表于 2019-11-06
  • 铁打的欢欢流水的妹

    台里新来的见习生张欢欢同学,被分到一个新闻评论类节目组里做统筹,统筹是这个职位的官方描述,或者说是每次在节目结束前一闪而过的拉滚字幕表里打上去的头衔名称,而在组里老大们和同事们的眼里,其实就是个打杂的。 张欢欢同学的日常工作实在是再琐碎不过...

    王秋女 发表于 2019-11-03
  • 人累不死

    几天来,张猛不愿跟同事交流,郁郁寡欢。他吃不香睡不宁,眼看人瘦了一圈,眼里布满血丝。 一日他跟好友王玉珏说:玉珏,我想了几天了,要离开这个公司,我恨这家公司。 王玉珏猛地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状,问:你为什么要离开? 张猛把烟蒂从嘴里拔出来,嘴...

    李立泰 发表于 2019-11-03
  • 学会夸张

    从前,有一个媒婆,她觉得自己老了,做媒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于是,她出钱雇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做自己的助手。但是,她得从头教小伙子。 小伙子,媒婆教他说:给别人做媒,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学会夸大其词,你一定要多多练习。等到你真正地学会夸张...

    赵荣霞 发表于 2019-10-26
  • 小王夫妻

    小王夫妻是浙江台州人。20年前,小夫妻俩刚刚结婚,还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之中,就毅然决定离开老家的新房,来到了松江。在朋友的介绍下,小两口租了谷阳北路路边的一间简易屋,开了一爿夫妻老婆店:干洗店。也就在那一年,我们一家三口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小...

    古鉴 发表于 2019-10-20
  • 竞选

    马林对这次竞选村主任还是蛮有信心的。 马林是上一届的村主任,这次竞选的对手,是那个承包了村子蚕桑基地的刘一民。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老实,一天都在蚕房和桑苗地头旋的人,这次敢于站出来和马林竞选,真是好笑。不过,选举也不是一件掉以轻心的事,虽说拿村...

    吴锡光 发表于 2019-10-16
  • 梅菉姑姐

    一年一度的元宵节,阿芬又从外地赶来逛游被称为吴川三绝之一的梅菉花桥。梅菉花桥闻名遐迩,那优美的传说故事更是令人神往。阿芬虽不是吴川人,但每年都慕名前来,不仅是为了欣赏梅菉花桥巧夺天工的造型艺术,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在花桥上再一次遇上当年那位梅...

    肖冠明 发表于 2019-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