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佐厨得尝,佐斗得伤

    大李和大王,一个是我的同事,一个是我的好友。这两家的孩子年纪相仿,都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大李家的孩子很仗义,爱打抱不平,但脾气火爆,一点就着,父母跟着操心,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出点什么事情。大王家的孩子脾气温顺,很听父母的话,学习很好,...

    张念龙 发表于 2020-11-10
  • 一只叫“长长”的猫

    卉姐家一只叫长长的猫给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长长是只泰国布偶猫,黑眼珠子白胡须,拖一根长长的尾巴,除了鼻头、耳尖和长尾巴是黑色的之外,全身都是茸茸的灰毛。长长比较认生。我刚到的时候,它用警惕的眼神冷冷地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入侵者。但时间久...

    杨莹 发表于 2020-11-09
  • 感谢有你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地板显然是刚刚被湿墩布拖过,细细的小水珠仿佛一群尚未从惊吓中回过神儿来的小小鸟儿,或成群拥挤在一起,或被单独晾在一边,一律都呆呆地发着愣。发白的阳光如一位无精打采的舞者,忽然遇到了这些小鸟儿,为躲避它们,惊慌失措地左躲...

    倪俭康 发表于 2020-11-08
  • 两个荷包蛋

    推开门,他一眼看到,白发苍苍的母亲正坐在桌前等他吃饭。桌上摆着一大一小两碗面,大碗是他的,小碗是母亲的。他心头突然一热,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他心里庆幸着,今晚还能吃到母亲做的面。 下午,他在建筑工地上搬砖时,一根又粗又长的螺纹钢突然从天而降...

    佟雨航 发表于 2020-11-08
  • 祖传秘方

    七奶在村里人缘好,口碑也极好,深受大家敬重。乡亲们都知道她有做馍的祖传秘方。 同样的面粉,她做出的馍又软又香甜。村里东家娶媳西家嫁女,明日上梁后天祝寿,总少不了请七奶帮忙做馍。 这不,四姨的孙子明天满月,决定好好操办几桌。这个孙子得来可不容...

    张凤翔 发表于 2020-11-03
  • “狗爷爷”

    那天,我在敬老院意外看到了狗爷爷。他拉着我的手问:四妞,大福那个老疙瘩现在咋样了?四妞是我姑姑,大福是我爷爷,爷爷比狗爷爷大6岁,已经走了十几年了。 狗爷爷是个流浪儿,十一二岁时被生产队里的饲养员捡到,村里就在牲口棚给他腾出一块地方,铺了稻...

    苏艳 发表于 2020-11-02
  • 高手

    近日,公司要推荐一名选手去参加市里组织的象棋比赛,工会张主席要推荐大军,孙经理直摇头:这个大军可打不住炮,别忘了,去市里参赛的可都是些高手呀 张主席一口气说出推荐大军的三大理由:大军这个人我非常了解,用稳准狠三个字形容他恰如其分。稳就是性格...

    董善军 发表于 2020-11-02
  • 花灯轶事

    故乡的黄昏,鲜红的暮色还在天际缠绵,没有陨落。一条如黛的云从东到西缓缓飘过,正月十五的前几日,男孩子拎着一头燃烧的线绳,放开了鞭炮,归巢的鸟群被噼啪的响声惊扰,在天空里展翅飞舞。 初二嫁出的闺女给娘家拜年,初五至正月十五娘家给闺女家送灯笼。...

    申宝珠 发表于 2020-10-21
  • 寓言故事:致抄袭者

    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在动物界影响空前。 听说鸡先生在诗歌界获得了大奖,荣誉证书刚颁发三天,就让蜜蜂大姐发现它的诗歌是抄袭狼哥的。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流言蜚语满街飘,议论纷纷、好的、坏的各说其词。 后来举办方也知道了这件事,举办方为了...

    夜谈天长 发表于 2020-10-19
  • 黄瓜树

    房前的空地上,我带着儿子种了两垄黄瓜。 黄瓜秧长大了,长高了,长长了,我领着儿子为它们竖起黄瓜架。 儿子经常跑到黄瓜架旁玩:捉蝴蝶、捉蜻蜒啦,看开了几朵花、结了几根小黄瓜啦 黄瓜树开花喽! 黄瓜树结果喽! 黄瓜树又长高喽! 他却总把黄瓜架,叫成...

    谢华良 发表于 2020-10-18
  • 另类求婚

    我们单位的小刘和小王,半年前谈起了恋爱。本来,恋爱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是小王私下里总是对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吐槽,说小刘人还不错,就是太抠门,他身上穿的背心都是十几块钱淘来的,鞋子最多不超过50元,自己这样节省倒也罢了,看她花钱买东西,还...

    张晓奔 发表于 2020-10-15
  • 阿婆养金鱼

    迄今为止,阿婆养过的动物不下十种。每一种动物,都让她念念不忘。其中,有一头重达两百斤的黑毛猪,在这头猪的生涯里,它一度曾忘了自己猪的本质,忠心耿耿地帮她看家护院;后来养了狗,没好好啃过两顿骨头,还尽帮着逮耗子;更不要说母鸡们了,每天都下蛋...

    潘敏 发表于 2020-10-14
  • 难忘狗娃救命恩

    乡下的狗没有名字,它们一生下来就被统一地喊作唉儿,所以当唉儿、唉儿的声音飘荡在山村的时候,那是主人在喊自己家的狗狗。狗自能辨别出主人的声音,听到主人唉儿、唉儿的呼唤声,再远,也会一溜烟儿颠儿颠儿地跑回来。 乡下人满村子喊着狗娃的时候,那是在...

    菊心 发表于 2020-10-13
  • 六枝郎岱安乐泉的故事

    安乐泉亦名安乐塘,位于六枝特区境内的郎岱镇安乐村,至今仍是当地居民饮用水源之一。 关于安乐泉的故事,在《三国演义》第八十九回武乡侯四番用计 南蛮王五次遭擒中有详细叙述。 故事是这样的: 孟获被诸葛亮四次擒住之后,心里不服,诸葛亮又再次放他回去...

    翔子 发表于 2020-10-10
  • “绿色”寿宴

    我停了车拉上手刹,推开车门刚探出头,就被老王按了回去:快快,送我去养老院,人家已经到了。他老爹过生日,他请的摄影师先到了。 安排好摄影师,老王去看老爷子。一桌人正在打牌。老爷子见老王进来,说了句:吃个饭就行了,拍啥照。眼睛还继续盯着牌。他老...

    郭德诚 发表于 2020-10-06
  • 我的新邻居

    对门新搬来一对小夫妻,带着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楼房里的邻里关系不比大杂院,除了搬家时见过他们一次,以后再没有打过照面。小两口像是做生意的,每天早出晚归,只听见门响,没见过人影。 一次我加班回去得晚,错过了女儿放学的时间,路上担心女儿回去进不...

    陌上桑 发表于 2020-10-03
  • 佛门大选

    一座寺庙里,住持正在亲自考察每位和尚的功课:背诵经文,阐释佛理。他语重心长告诫众和尚:如今经济繁荣、信仰危机的年代,佛教却能深入人心,都是我佛大发慈悲、造福苍生之功德。我寺香火日盛,每天前来参拜供奉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作为和尚必须深明教义...

    发表于 2020-09-27
  • 带狗狗去上班

    甫一出梅,天腾地就热了,一推开门,热浪铺天盖地扑面而来。大家躲在空调房里,纷纷感慨,这条命是空调给的!空调给力,可电费成了一笔不小的支出,连加班的同事都多了,特别是单身同事,宁愿呆在公司里加班吹空调。 有次大家都在吐槽夏天这几个月电费太贵,...

    王秋女 发表于 2020-09-26
  • 女儿暑假挣钱记

    自从上了大学后,女儿花钱的胃口越来越大了,每月的生活花费已提高到了2000块钱,还嫌不够,这可不行,得让她知道爹妈挣钱的不易。 这不,放暑假了,我便对女儿说不要一天到晚睡在床上玩手机,为了尝试一下挣钱的艰辛,为将来的生活积累经验,从明天起出去打...

    汪志 发表于 2020-09-26
  • 瞧这一家子

    五姑一家老少三代,共9人,都很能干。 姑爹桂先生平时没事,在家就喜欢这里锤锤,那里捣捣,把里里外外整理得井井有条。他可以说是越活越年轻,70岁的人,30岁的心脏:一吃饭就满头大汗,一说话就全身激动。他烟基本不碰,酒也很少沾。为了这个家,他一生俯...

    春晓 发表于 2020-09-26
  • 老汉对骂

    初春回乡小...

    郭震海 发表于 2020-09-19
  • 那双棉手套

    有关冷的记忆,是从童年的那个冬天开始的。 那一年,父母远去外地打工,我跟着半边瘫痪的奶奶和腿有风湿病的爷爷相依为命。冬天来了,其他孩子都围上了暖和的围巾,戴上了暖和的手套,穿上了厚厚的棉袄,唯独我没有。我盼啊盼,盼着妈妈能突然回来,给我带回...

    茹丽菲 发表于 2020-09-18
  • “争吵”

    今年咱们回内蒙古过春节吧!女人说。 回内蒙古?男人若有所思。 中午到小餐馆吃面,刚坐下就听到旁边这两个人的对话。 孩子还没在内蒙古过一回春节呢!咱们今年早点回去给爸妈一个惊喜,他们肯定特高兴!女人手里握着玻璃杯暖着手,眼神里满是憧憬。 还是回...

    张文艳 发表于 2020-09-18
  • 卖水果的老人

    在我们小区门口,常常看到一位卖水果的老人,面前放着几个白色塑料筐,里面摆满了各种时令水果。 他卖的水果,个大、饱满,价格比水果超市便宜许多,也不缺斤短两,因此,吸引了很多顾客前来购买。 老人六七十岁,身材高大,声音洪亮,相貌不俗,我想应是退...

    张伟霞 发表于 2020-09-17
  • 初春絮语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人们规划一年的目标并付诸于行动的开始。上班的回到了工作岗位,读书的背上了书包返回学堂,就连田野间的野菜花也争芬夺艳地怒放。 似乎,只有我还沉迷在春节的气氛中,没缓过神来。还赖在床上,就听见门外的喧闹声,一听便...

    梁龙英 发表于 2020-09-17
  • 奥利佛的救赎

    1 奥利佛早晨一起床就觉得有点儿头晕,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套上了他那件荧光外套。这件外套他穿了很多年了,袖口和下摆有几处已经破了。他想买一件新的,打算在这个周末,就到Shopping center(购物中心)去购买,上次他在那儿看见了一件,质量很...

    樵夫 发表于 2020-09-16
  • 学习鸟语的姨父

    姨父大病初愈,出院回家。去探望他,进屋他只敷衍我们一下就跑去阳台了,只留姨母招呼,半天也不见他进来。我奇,去阳台看。只见他单手叉腰站着,面朝远方,全神贯注。我看了,远方既没什么可看的,除了层层林冠,也没什么可听的,除了雀鸟喧嚣。不知他在发...

    故园风雨前 发表于 2020-09-08
  • 剩布头

    我是剩布头小福字儿,和众多的兄弟姐妹一样,整天躺在塑料袋中闷闷不乐。我们身上已布满灰尘,缝纫师傅光顾着缝制一件件漂亮的时装,裁剪好后就把我们这些剩布头一股脑儿丢在袋袋里,过一段时间就把我们当垃圾丢掉了。 垃圾堆又脏又臭,我才不去那里呢。 剩...

    王素英 发表于 2020-09-04
  • 小城二胡和“青闯”

    最近一段时间,石泉小城两位名人的活动,成为小城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一位是刚刚在全国二胡比赛活动中斩获铜奖的赵石波,另一位是石泉港主创最近自驾踏板摩托骑行到西藏拉萨全程数千公里的沈定才。 小城生活的人能够做出大城市人向往的事情,并且取得了不...

    胡树勇 发表于 2020-08-28
  • 我家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慢慢有了中年危机,现在的我,越来越喜欢回忆往事,尤其是小时候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片段,总是感到回味无穷。记得刚上小学那一年,我们搬家到了一个大院子里...

    陈蓉 发表于 2020-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