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乡的小吃

    我的家乡在豫东宁陵县。离开家乡来洛多年了,但家乡的几种小吃一直叫我牵肠挂肚。 豆沫、水煎包。豆沫是用小米做的。先将小米用水泡好了,再用小石磨磨成细细的面糊,配以花生(黄豆)、杏仁、粉条兑水熬制而成。葱、姜是不可少的,再放些油炸豆腐泡儿,撒层...

    陈训蒙 发表于 2019-11-13
  • 邻居

    楼下的老关去世了,再也闻不到灌满整个楼道那股刺鼻的尿骚味儿。 第一眼看到老关的时候,他就坐在轮椅上。老伴推着他,偶尔他也下来走几步,颤颤巍巍的,好像迈出每一步都下了不小的决心。有时,他在老伴的护佑下自己上楼,他死死抓着楼梯扶手,就像抓住了救...

    张猛 发表于 2019-11-12
  • 大源渡的故事

    一个初冬的傍晚,忽闻有朋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说是朋友其实就是同学,只是我们一起高中毕业,下放,到他考上大学,我们参加工作后,就一直相聚甚少,联系也不多,这次他远道回来,我们该好好聚聚,好好地款待他。早就听说大源渡的野生河鱼味道不错,极其...

    周可迦 发表于 2019-11-06
  • 铁打的欢欢流水的妹

    台里新来的见习生张欢欢同学,被分到一个新闻评论类节目组里做统筹,统筹是这个职位的官方描述,或者说是每次在节目结束前一闪而过的拉滚字幕表里打上去的头衔名称,而在组里老大们和同事们的眼里,其实就是个打杂的。 张欢欢同学的日常工作实在是再琐碎不过...

    王秋女 发表于 2019-11-03
  • 人累不死

    几天来,张猛不愿跟同事交流,郁郁寡欢。他吃不香睡不宁,眼看人瘦了一圈,眼里布满血丝。 一日他跟好友王玉珏说:玉珏,我想了几天了,要离开这个公司,我恨这家公司。 王玉珏猛地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状,问:你为什么要离开? 张猛把烟蒂从嘴里拔出来,嘴...

    李立泰 发表于 2019-11-03
  • 学会夸张

    从前,有一个媒婆,她觉得自己老了,做媒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于是,她出钱雇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做自己的助手。但是,她得从头教小伙子。 小伙子,媒婆教他说:给别人做媒,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学会夸大其词,你一定要多多练习。等到你真正地学会夸张...

    赵荣霞 发表于 2019-10-26
  • 小王夫妻

    小王夫妻是浙江台州人。20年前,小夫妻俩刚刚结婚,还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之中,就毅然决定离开老家的新房,来到了松江。在朋友的介绍下,小两口租了谷阳北路路边的一间简易屋,开了一爿夫妻老婆店:干洗店。也就在那一年,我们一家三口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小...

    古鉴 发表于 2019-10-20
  • 竞选

    马林对这次竞选村主任还是蛮有信心的。 马林是上一届的村主任,这次竞选的对手,是那个承包了村子蚕桑基地的刘一民。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老实,一天都在蚕房和桑苗地头旋的人,这次敢于站出来和马林竞选,真是好笑。不过,选举也不是一件掉以轻心的事,虽说拿村...

    吴锡光 发表于 2019-10-16
  • 梅菉姑姐

    一年一度的元宵节,阿芬又从外地赶来逛游被称为吴川三绝之一的梅菉花桥。梅菉花桥闻名遐迩,那优美的传说故事更是令人神往。阿芬虽不是吴川人,但每年都慕名前来,不仅是为了欣赏梅菉花桥巧夺天工的造型艺术,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在花桥上再一次遇上当年那位梅...

    肖冠明 发表于 2019-10-10
  • 女鞋匠

    在我们小区门口,有一个修鞋的摊位,它的主人是一名中年妇女。我每天上下班路过她的摊位,总能看到她笑眯眯地坐在凳子上,面前放着各式各样的鞋,旁边的木箱上有一台小收音机。她一边听着流行歌曲,一边不停地敲敲打打,忙得不亦乐乎。 第一次走近女鞋匠是因...

    幸福一生 发表于 2019-10-07
  • 正午的驴子

    驴子在乡下是一种沉默的存在。 它们拉车走在路上,常常低着头,一声不吭。倒是赶车的人,拿着鞭子,逢人便得意洋洋地在驴子屁股上,响亮地甩上一鞭,施展他作为主人的威风。那驴子也不争辩,快跑几步,讨好着地排车上的主人。如果主人高兴,驴子在这寂寞的旅...

    安宁 发表于 2019-10-04
  • 上学历险记

    每当看到小学生上学、放学时家长接送的情景,总会想起自己读小学时上学、放学路上的艰辛。 上小学时,家在农村,学校离家有2里之遥。那时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狗防盗,我上学必经之路上有两户人家的狗经常挣脱拴它们的铁链出来伤人,我们小学生更易成为攻击的对...

    索建光 发表于 2017-07-24
  • 素质哪去了

    我拖着行李箱来到站牌处,一会儿便有一辆公交车来到,一对小恋人在我前头上了车。 此时,车厢里的人相对还比较少一些,每一站都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不一会儿他们竟是幸运的捡了两个空位子,女孩连忙高兴地坐了下来。我站在他们旁边,听得男的叫金,女孩名悦。...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5-08
  • 小麻雀、大拇指汤姆和没头脑

    有一天,大拇指汤姆经过一座森林,看见一只小麻雀在树上哭,便关切地问道:小麻雀,怎么啦?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呢?小麻雀抽抽噎噎地说:我的妈妈被野猫叼走了。大拇指汤姆思考了一会儿说:小麻雀,请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的妈妈。说完,便把银光四射的银剑...

    寒风 发表于 2017-05-03
  • 妙龄女子微传

    有一个妙龄女子深夜要回家,走在路上惊觉有一个男人在后面紧跟着她。她走一步,他也走一步,跑,他也跟着跑。由于回家的路实在太偏僻了,没路灯又无半个行人,妙龄女子深觉情况不妙 最后经过一个墓园时,女子加快脚步,往坟墓堆里走去。那男的也跟了过去,女...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4-19
  • 盲人传义

    传义姓王,是W村的一位盲人,据说这个名字是师父为他起的,说是在盲人中只要提起名字就知道他是哪个辈分的人。最初认识传义是在一次村民代表会上,当镇上干部为大家解读上级文件时,很多人就开始哈欠连天了,有几个居然悄悄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候传义来...

    李若东 发表于 2017-03-23
  • 降措的新学校

    阿妈,我不去学校了。王伍金降措进了门,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气呼呼的说。 那怎么行,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拿我的名字取笑,说我藏不藏,汉不汉。我也不喜欢这里的同学。 这不是降措第一次发脾气了。自从搬家到这里以后,他便常常发牢骚,一会说学校饭吃...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生病

    咳咳,咳咳咳,不时的从帐篷内传来一声声的咳嗽,这声音虚软无力,偶尔平缓,偶尔剧烈。平缓时断断续续,剧烈时病人似乎要将自己的肺也一起咳出来。 背水回来的青措赶了进来,走近其麦身边,端水喂了她,拍了拍背。待病人咳的稍微轻松了,便拿了根柴,挑了挑...

    bxj1984 发表于 2017-02-14
  • 落花情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你说,三生石畔,风月琳琅。后来,妆台镜前,泪拆两行。 你说,青山落日,映水东流。后来,残月偏西,空谷幽幽。 这是最好的江湖,因为六派统一,侠士...

    愿风随尘 发表于 2017-02-12
  • “上善若水”的意思

    一位年轻的商人被搭档出卖,人财两空,痛不欲生,想跳湖自...

    普旭 发表于 2017-01-10
  • 花田喜事

    犀牛村的千亩油菜花开了,可全村老小却因此愁眉苦脸。去年秋天,村委会挨家挨户动员大家种植油菜,说是来年春天依靠油菜花搞乡村旅游。今年油菜花开了,游客却寥寥无几。邻近的几个村也都种了成片的油菜,相比犀牛村,那几个村地势更平坦,路途更方便,所以...

    杨明安 发表于 2016-12-18
  • 意外收获

    那天我刚进办公室,科长就把我叫了去,严肃地说:小许呀,这回你可能闯下大祸了! 我如坠雾中:科长,我闯了啥子大祸? 科长斜我一眼:你是记性不大好哈,那我就提醒提醒你。昨天下午你是啥态度,啥意思?张主任跟我都很生气,会有啥子后果,你自己掂量! 我...

    徐玉成 发表于 2016-12-18
  • 宿命

    吃过午饭,慵懒的躺在随年代久远的缘故而发黄的凳子上,百无聊懒的看着落满灰层的《骆驼祥子》。阳光温暖的洒在院子里,让人没有任何精神,睁着半闭的双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庭院里躺着一个老猫,无精打采的闲转着,发出喵喵的声音。 咚咚咚急切的敲门声,惊醒...

    15893007299 发表于 2016-12-08
  • 憨墩当保安

    后山坡村的憨墩四肢发达,满脸的肥肉把双眼挤得小小的,一笑起来,只留下两条缝,活像一尊弥勒佛。 那年,憨墩跟村里同龄人一起南下谋职,有的进了工厂,有的去了建筑队。一家服装公司老板见憨墩牛高马大,膀粗腰圆,就招聘他做了保安。虽然工资不高,但憨墩...

    付洪权 发表于 2016-11-19
  • 栽秧架

    过去,栽秧子是一件大事,有钱人家都是请人来栽。家里穷的人家,每年都要外出帮人栽秧子,挣点盐巴钱补贴家用,人们称放活路。栽秧子动作快,栽得好的人,很容易找到活路干。 一位姓郭的财主四处打听栽秧子快的人。他在张家村听到一群等放活路的人在议论,有...

    杜春成 发表于 2016-10-26
  • 故地

    离别54年的 桂岭镇,是母亲54年前工作过的地方。 今天是国庆的第三天。我和大妹妹带着她回到阔别已久的工作单位――桂岭医院。这里街道一切都变了。变得没留下一丝的记忆。母亲走在街上说,地方是老地方,就是新建许多房子,比过去大了好几倍。过去医院的老...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10-22
  • 卖松

    文局长要在院内搭一车棚,新任股长刘流,率部前往。 这松砍了吧。局长把股长带到搭棚子的地方,指着棵米把高的松说。 别砍!局长。你看这叶,这桩,好品种呀!我大爷在林场,一把手,卖给他们,少说也得给个两千五!股长把眼抵到树根上。 说办就办,两小时后...

    程汝明 发表于 2016-09-13
  • 古镇故事

    有人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们有阅历,有经验,饱经风霜,对人生有着更为深刻的领悟,所以我很喜欢和上了年纪的老人聊天,多听听老人的话,终归没有害处。这次回家,听村里长辈闲聊时我听说了我们村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时过境迁,过去的事已经过去...

    南雪北阳 发表于 2016-09-10
  • 先救你的妻子

    他是独子,更是母亲守寡多年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母亲在他心里是个神圣的字眼。对母亲而言,他更是她的全部。 当然,他也有自己深爱的妻子。只是,妻子看到他和母亲感情那么好,甚至常常为了顺着母亲的心意而委屈她时,她便开始问他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我和你...

    乐启颜 发表于 2016-09-02
  • 买猪肉

    农贸市场上,一个女人来到一个猪肉摊前。 我不是针对你大姐,买肉啊?瞧我这肉多新鲜!肉摊老板招揽顾客。 就怕买到注水肉,女人说,半斤肉里能炒出二两水来。老板提起猪肉,露出案板让女人看,注水肉搁着就往外流血水,您瞧我这案板上有水没水? 师傅,女人...

    佚名 发表于 2016-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