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顶头上司博佬头

    去年春天,一纸公文,我调到粤西的茂湛扩建项目工作。 我去报到那天,汽车一拐进项目管理处,便看到办公楼里来来往往的同事们个个鲜衣靓容,忙忙碌碌。十几辆小车像被喂饱的马,静卧在小区的道路上,等候出征。 办公楼前,茂湛扩建项目的陈智江主任和一群同...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3
  • 池塘旧事

    老屋门前有一汪小池塘,是我家垫宅基地时开挖出来的。 塘边上有两棵老树,看上去有几十年了,一棵是樟树,一棵是酸枣树,两棵树靠得很近。几棵椿树,离得远些,看上去很粗,其实没有多少年月。树们挺着笔直的脊梁,唯有那棵老樟树,斜着身子向池塘里长,巨大...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0
  • 乡村有故事

    冬日里天黑的早,晚上的时间显得漫长。晚饭后,忙完繁琐家务,圈实了家畜家禽,一家人围着一盆火,守着一盏灯,悠闲自在地享受着炉火的温暖。母亲的脸上呈现着圣母般的、也是观音菩萨般的慈祥,一边忙着她的针线活,一边给我们讲述那些浪漫而温馨的故事。故...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9
  • 给批评加点糖

    今天是考前复习的最后一天,据我的经验,这节课至关重要,临时抱佛脚也好,押题也罢,常常成败在此一举,不可小觑。 这次期末统考的范围是议论纵横单元,我估计考《邹忌讽齐王纳谏》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特意在早晨第一节课上安排一个地毯式的复习。 孩子们...

    陈美 发表于 2022-11-18
  • 冬至黄岭

    为采访最美志愿者侯现中,搜集郑州720水灾救援事迹,经电话预约,下午三点,我骑着电动车从临泉县城北出发,一路向西,目的地黄岭镇。 经过70分钟骑行,到达侯现中居住的黄岭镇农贸市场附近。此时的侯现中,正在镇政府大院同志愿者一起,接受县消防专业人员...

    韩光 发表于 2022-11-15
  • 难忘春节走亲戚

    太和县,在皖北大平原上,地肥物丰,人性宽厚。待人待物,实在热情,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待亲朋好友。春节期间,这一点表现得尤其明显。 大年初一上午吃罢饺子,给家里老人拜过年、给周边邻居问过好之后,就开始走亲戚了。一般初一拜至亲长辈,初...

    潘如年 发表于 2022-11-15
  • 走在拖着尾音的时光里

    人,走在拖着尾音的时光里时,无论如何,总会带着一些伤感的。现在,我就是这样的感觉。 2021年1月8日过生日时,在与家人一起的欢声笑语中,我把内心的那种落寞感掩盖得结结实实:我知道,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生日了;2022年,我就要离开我喜爱的工作...

    赵文汉 发表于 2022-11-15
  • 永不消逝的韵味

    上初中的时候,我已进入青春期了,喜欢读闲书,便多了本能以外的梦幻。读茅盾的《子夜》,读着读着,便倾慕起林佩瑶来;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为冬妮亚的优雅大方而陶醉。甚至悄悄地欣赏电影中的女秘书,隐隐的感觉,她们身上,言行举止,有一种乡村女...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0
  • 草厂胡同

    草厂胡同,就在我家旁边。 过去,这一带多水,三里河、鲜鱼口的名字,传得长久。 水岸长满芦苇、蒲草,百姓以苇织席,以草编履,草厂之名,即由此来。草厂胡同南头,还留着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芦草园。 草厂胡同不止一条,足有十条。 北京的有些地方,起了...

    马力 发表于 2022-11-07
  • 回家的美丽

    我在同学的朋友圈里,看到了一幅很美的画面:葱绿的远山,碧绿的田野上,一条铁路伸向远方,画上写着,看过千万的风景,也比不上回家的美丽。 我突然间有些感慨,遥想铁路延伸的那头,一定是一个小小的村落;蜿蜒的公路旁边,是一栋普通的三间瓦房;屋顶上面...

    刘亚华 发表于 2022-11-04
  • 超支户的尴尬

    大集体时期,队里总是有开不完的会。安排应时农活要开会,布置中心工作要开会,传达上级会议精神要开会,分配物资要开会。每隔十天半月,还要例行开会评工分。会议大都在晚上开,等候各位户主到齐,已经耗去半个时辰。队长讲话拉拉杂杂不得要领,社员们叽叽...

    陆亚利 发表于 2022-10-30
  • 这种付出 值得

    我认识这样一名护士。 18岁那年,她戴上了心中向往的燕尾帽,穿上了圣洁的白大褂,双手接过了前辈手中的蜡烛。从那一刻起,她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做一名好护士,要将践行护士精神作为前行灯塔。 我曾经问过她:什么是护士精神? 她引用了提灯女神南丁格尔1854...

    杨红玲 发表于 2022-10-28
  • 手机

    刘震云是裕后街上第一个用手机的人。 那时候,手机叫大哥大。 但这部大哥大仅用了半天,就没了。那天,他拿着大哥大在一帮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跟前显摆。一兄弟说能摸一把大哥大,哪怕半秒钟,也愿意请刘震云吃三天鱼粉。 刘震云眼一眯说:哪怕鱼粉吃六天...

    王琼华 发表于 2022-10-26
  • 画肖像

    大眼照相馆被砸! 准确说,馆里用了十几年的相机被砸到了地上。有一个说法,动手砸相机的是黑芝麻。 老板姓陈。在下乡照相途中,他一瞪眼,结果把一头迎面而来的水牛牯给瞪怵了,水牛牯只得停步侧身让陈老板过去。这当然是一个传说。但陈老板眼睛硕大,确是...

    王琼华 发表于 2022-10-26
  • 就差一分钱

    1959年7月下旬,剑师放暑假。全校就像一窝散开的大蜂房,到处嗡嗡直响。 我忙着去找熟人借钱作路费,但跑了几趟没找着。同寝室里的同学几乎彻夜不眠,叽叽喳喳地谈论明天如何回家。台江方向的同学说:我要坐车回家,如果没有班车,我爸爸就找别的车来接我。...

    王维森 发表于 2022-10-25
  • 一寸都不能少

    爹拄着镐头,背靠着地头上的一棵杨树,磕了磕鞋里的土,然后眯着眼睛,看着面前一排排笔直的垄沟,延伸到炊烟的最深处。 他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用手在眼前上下比量一番,又在地头来回走了几遍,越走眉头皱得越紧。 我纳闷儿地看着爹,低声问娘:我爹怎么了...

    阎秀丽 发表于 2022-10-24
  • 情留理发店

    山坳里一条小街,原本住着70多户人家,这些年,他们大多在镇上、县城买了房,搬出去了。小街上,就剩下稀稀拉拉几位老人。 上午的太阳很好,暖暖的。早饭后喝了一会儿茶,老张头儿就想去玉爷的理发店坐坐。玉爷的理发店在小街东头,老张头儿踩着光溜溜的青石...

    刘平 发表于 2022-10-24
  • 村主任上门找骂

    当过代课老师的梁兴不仅说话吐音响亮,而且头脑快,出口成章,能在说话间将他人的丑事编成顺口溜,一手打响指,一手拍大腿,像说快板书一样,被骂的人开始没法还口,到后来也和看景的人一样,咧嘴直笑。 梁兴凭着他那让人望而生畏的骂功绝技在村里无人能敌。...

    滕敦太 发表于 2022-10-23
  • 让我如何报答你的恩

    又是一年清明节,阴雨绵绵,如离人的眼泪,我又想起了婆婆和那些往事 那时,我、儿子和婆婆住东西屋,老公常年在外打工。我是个民办教师,一年就挣一千多元钱。 夏天悄悄地来了, 一个学期转眼间要过去了。一天,校长找我谈话,说让我教初三。我犹豫了,我一...

    魏海冬 发表于 2022-10-21
  • “七分饱”家厨上线

    老伴买了新餐具,小碗小盘各买了一摞。我嫌他,家里盘碗那么多,又买这些干吗,想另起炉灶搞独立不成?老伴说,家里的盘碗从现在开始下岗了,以后就用这些新的餐具,小盘盛菜,小碗盛饭,大家吃七分饱就成。 这老头子,又闹什么幺蛾子。老伴说:你看看家里这...

    李秀芹 发表于 2022-10-19
  • 捞渔河

    初夏午后,碧空浮云,盛日璀璨,堂柳衔风,亭花笼烟,雀啼莺啭,喜之不胜,待望远,唯见车行嘈嘈,人语切切,更排楼阻隔,不见水山,遂愤而定意,不若相携以游?众欣然,乃备水饮阳伞,薄履草毯,同往而观。 春城西南,有湖。《水经注》云,上源深广,下流浅...

    赵永恒 发表于 2022-10-18
  • 失算

    假期里,我和儿子因为手机闹得相看两厌,水火不相融,我最生气的是老公竟然还站在儿子一边。说大人都控制不了玩手机,更何况是孩子。只要儿子完成了作业,适当玩会手机没什么关系。 我气得不行,决定来个釜底抽薪:离家出走。让父子俩知道我在家的重要性,以...

    熊燕 发表于 2022-10-18
  • 背书包的清洁工

    临近春节时,发现小区里那个五十来岁的女清洁工不来了,换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我租住的房子在一楼,每当我起床掀开窗帘,就发现他已经在寒风中清扫路面了。他每次看到我,总是腼腆地一笑。令我好奇的是,他橙色的马甲内总是鼓鼓囊囊的。 我家是这个老...

    贾荣勤 发表于 2022-10-18
  • 养蚕琐忆

    天气暖和了,养蚕的季节也就到了。 小蚕快出来了吧?我不记得这是去年蚕蛾产卵后女儿的第几次询问了。但这次我的回答显然让她兴奋异常:就这几天了吧,桑树发芽长叶,小蚕有吃的了,就该爬出来了。女儿喜欢养蚕,这点随我。 我是从小学三年级时开始养蚕的。...

    牛学军 发表于 2022-10-14
  • 我领大娘看牡丹

    前些年牡丹文化节时,我还在孟津工作。一个星期天,我特意领着大娘,到王城公园看牡丹花。 大娘从济源山区老家来。她,七十多岁,长得白白净净,清瘦利落的身段,头顶咖啡色纱巾,身穿黑蓝大襟上衣,宽宽的裤脚打着绑腿,一双精致的三寸金莲,不紧不慢地走在...

    微澜 发表于 2022-10-14
  • 幸福的白金婚

    到过海南的人,都会对木棉留下深刻的印象。木棉因其树形高大阳刚,花朵鲜艳似火,又被誉为英雄树红棉。我面前这两位耄耋老人王本章、刘静杰伉俪,就好似木棉。王本章说话高声,精神矍铄,头脑机敏,如木棉树一样阳刚挺拔;他的老伴儿刘静杰则轻声慢语,慈祥...

    张帆 发表于 2022-10-13
  • 村边有亩“致富桃”

    在去党家村景区旅游路半途的北边,有一个去郭庄砦村的路口,顺着路口朝北一路行驶,下一个小坡,紧挨小坡上面有一块桃树地,这块地的主人叫陈存祥。 这次我又和往常一样,习惯性地一瞥,桃树地又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劳作。天已经很冷了,他在地里忙什么呢...

    袁宝宇 发表于 2022-10-13
  • 听大爷们聊天

    过了夏至,近了小暑,夏天才算坐稳了它的江山。清晨,清风透过窗子一丝丝一阵阵地闯了进来。打开窗子,舒眉展眼间,蓝绿花团交相点染,熠熠生辉,让人不禁喜欢上夏天这个透着一股舒坦劲儿的好词儿。 回忆过往,做了两年大学生村官,自觉自愿地在城乡结合部待...

    王学志 发表于 2022-10-11
  • 下厨的哲学

    几个同事相约着去老汪家喝酒,一进门,老汪穿着围裙、举着锅铲站在门口迎接我们。 老汪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实在让人难以把他和厨娘联系到一起。也许老汪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在大家面前露一手?但很快,老汪就陆续端出来几道菜,大家尝了一口...

    张君燕 发表于 2022-10-11
  • 乐观潇洒老俩口

    海口羊山石山镇道育村有一对高龄夫妇,结婚已73年,丈夫91岁,妻子89岁。老俩口不仅思维清晰,生活自理,而且相爱相敬,乐观潇洒。 三月中旬的一天,熟人引路,笔者来到道育村,拜访老俩口。轻敲大门两下,一位老阿姨迅速将门拉开,并送上憨实笑容。走进屋里...

    陈恩睿 发表于 2022-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