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那月那时的你

    人到中年,时常会回忆往事。那些过往的岁月里有苦有乐有泪,有多少难忘的记忆啊!人的一生会遇见很多人,但和你真正能成为朋友的也那么两三个。我和陆婷婷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成为好朋友的,我们彼此见证了各自的青春岁月以及那些狼狈的过往。 我和婷婷都是19...

    grace7258 发表于 2018-12-09
  • 别人送来一台二手电脑显示器

    显示器,是07年明基G900WA型。老的很了,17英寸。别人退下来,送给了我。 我很高兴,因为是意外之财。 挂接上我的电脑主机,哦,它有点问题,怪不得他这人今天这么大方。 电脑点亮后,老半天才显数据。过一段时间,就黑了。要亮,得重新关掉显示器,再开一次...

    yjs193 发表于 2018-10-10
  • 此情必可成追忆

    三月,惰了身心;三月,落了深情。高考后的三月对于很多的人来说并没有让自己更进一步,反而让人乱了心神。所以我们才有了大学第一课的军训,我认为这叫做回炉重做,目的是让自己更好的适应大学生活。 大家都知道,不苦不累,军训白费,没有人生来坚强。军训...

    491253027 发表于 2018-07-17
  • 感恩,1978

    1978年4月14日,是我终身不能忘记的日子。这一天,22岁的我华丽转身,从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拿着新生报到通知,成为常德师范学校的一名新生,重新坐在了久违的教室,开始新的学生生活,从此,开始了我全新的人生篇章。 1973年1月乡中学高中毕业后,作为回乡...

    常易建设 发表于 2018-06-07
  • 我的诉说

    我叫张远山,我来自农村,同样我也是一个残疾人。虽然上天对我不公,但是我认为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因为每一个人他生下来都是一无所有的,只是不过我的身体跟他们的有所不便,我有一颗上进的心,追求美好的生活。当然命运对我是残酷的,我在找工作的时候,就...

    搏斗中的苍鹰 发表于 2018-04-04
  • 心路历程

    我,30岁的未婚女子。 一路走来,积压在心底的伤心的,痛苦的,内疚的,悔恨的种种,已将自己弄得不知道未来的路将如何行走下去。 21大三,一个晴天霹雳将处在幸福中的我惊醒。当时感觉天都塌了。我亲爱的爸爸出轨了。妈妈接受不了这一切,每天给我打电话,...

    yudian 发表于 2018-03-30
  • 我的家乡鲁地

    我的家乡鲁地。 家里有女孩儿的,不论是姐姐还是妹妹,家里的兄弟有没结婚的,姐妹们就不会嫁人。 有人或许会疑惑兄弟不结婚,姐妹就不嫁人是什么习俗? 其实,也不是什么习俗。 而是在那女子地位低下时留下来的残酷陋习。 过去人贫穷的多些,家里儿子多的找...

    幻海主人 发表于 2018-03-12
  • 小区里的故事

    前几天某某小区物业经理接到小区业主的投诉电话,说小区2号楼两部电梯都不能正常使用。物业经理打电话联系电梯维保部门,反映该小区电梯出现故障,只听对方辩驳,不会吧、我们刚从你们那里回来还不到二十分钟哩,怎么可又坏了。真的 ,你们快过来看看吧。 十...

    木子姑娘 发表于 2018-03-05
  • 犀牛角

    有一位老太太宣称会看鬼怪邪魔之...

    幻海主人 发表于 2018-03-03
  • 继父这样对我

    我5岁时,还是朦胧的年龄,母亲与继父牵手,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因为我是母亲最爱,她把我视为掌上明珠,母亲再婚,自然把我带到她的身边。就这样,我随母亲从自己熟悉的家,来到一个陌生的家,与一个陌生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起初,我对发生的这一切,感到不适...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7-12-13
  • 吵架背后

    请你不要烦我,离我远点。让我好好地静一静,想一想,我们之间的相处是不是一场误会?我错了,还是你错了?你走吧,听见了没有?我的老天,你是个木头?告诉你,今后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请马上离开!我开始数数了,数到3时如果还不走,我就从桥上跳下去 你...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7-11-30
  • 愿来世,我还做一朵为你引路的彼岸花

    题记--我想,我是你路过红尘的一株曼珠沙华,在你必经的路口,化身一树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的苍凉,带着想念的伏笔,为你,绽放绝代的芳华,为你,笑靥如花_彼岸花 《孙婉儿》 我,孙婉儿,地府冥王随身侍女。生前是孙府二小姐。 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自...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07-24
  • 答案在风中飘荡

    似乎没有哪一年的秋天可以比得上一九五四年的那个秋天了,他这么回想着。那个萧瑟的、留个仅有着自己的一点记忆的秋天,亦是自己离开所生活了二十七年的华盛顿、与自己生活了近六年的妻子和五岁的小儿子,前往战争一线的那个带有悲伤气息的秋天。 还记得当初...

    yyh0108 发表于 2017-07-15
  • 曾经 现在 将来

    曾经 曾经的我年少轻狂,从来不为自己以后着想。上大学时心里面永远都想着今天去那玩,明天去哪玩,要不然就是每天对着电脑一坐就是一天,每天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 舍友问我以后想干什么,我没有回答,突然发现我是一个没有理想没有追求的一个人,呵呵,真...

    asd3015746 发表于 2017-06-25
  • 昨夜星辰昨夜梦

    人生如此, 浮生若斯。 他,陈十二少。南北三间中药海味铺的少东家。 她,如花。倚红楼的红牌阿姑。 他,若月,如梦如幻。 她,似花,若即若离。 也许是前世的姻,也许是来生的缘。只消一眼,他们便彼此心许了。 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情深。 山无棱,天地合,...

    蓝衫倦客 发表于 2017-05-29
  • 许仙自白书

    寂寞,让我蠢蠢欲动。寂寞,让我诸多回忆。寂寞,让我孜孜不倦得写着我的自白。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寂寞。 记得那是一个烦闷的午后,我睡了一觉,突然醒来,发觉素贞不在她房内。我步到小庭院,一个曼妙的舞者,正疯狂地扭动着她的腰肢。 素贞! 老实人 ,是...

    蓝衫倦客 发表于 2017-05-28
  • 人生没有真正的绝境

    压抑的青春,如花的的年华,他人的才华似锦。经过不懈的努力成绩依旧没有前进。但有句话说不进则退,我是否有退步呢?此刻空洞的眼神,空白的大脑,蜷缩在窗边,从日出看到日落。 从未想过还有一刻自己会一无所有。没有家人,没有恋人,没有朋友,没有金钱,...

    YIYI 发表于 2017-03-24
  • 无知中的爱

    还在懵懂无知时 遇到了画室的她 那天女孩不舒服没有去画室 男孩利用休息时间跑到了女孩宿舍 (我们寝室在画室楼上 女生的在宾馆离得很远) 问她怎么了 女孩说很不舒服 男孩跑到外面去给女孩买粥 回到宿舍为女孩泡了一杯茶 男孩气喘吁吁的赶了过去 喂女孩吃...

    夜凝空 发表于 2017-03-14
  • 非天害 而人败

    天亡我,非战之罪也。这是项羽乌江自刎前对自己战败的解释。对于孤傲自大,有着天命观的项羽,这样的解释无疑是最合情合理的。但我却不以为然,兵败的原因并不是天亡,而是他性格使然。可惜他到最后还没有明白。一如司马迁所说:身死东城,尚不觉悟,而不自...

    他如梦 皆落空 发表于 2017-03-10
  • 校训

    (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英才高级中学上任两个月的朱校长站在正对学校大门的教学楼旁边,看着大楼墙上的两行校训严谨求实 ,励志图强 ,轻皱眉头思考着。 英才高中是南州市一所重点高中,教学设施师资力量教学质量全市一流。家长想方设法送自己的孩...

    雨雯 发表于 2017-01-04
  • 福满的苹果红了

    下午,秋天的暖阳普照关中平原。福满蹲在自家苹果地的田埂边,看着满园满树又大又红的苹果,眯上了眼睛。 福满是个关中汉子,今年四十六,家里世代和黄土地打交道,几代都是农民。九十年代初,他家也和其他农民一样改种苹果,成了果农。福满已经种了二十多年...

    雨雯 发表于 2016-12-28
  • 二班长与哑女

    部队营房门东,三十米处,有棵大柳树,树下,一夜间,冒出个售货亭。售货亭的主人,是个哑巴姑娘,二十一二岁,人长得很...

    程汝明 发表于 2016-12-06
  • 顽疾

    那天发现街上口戴的人真多,汽车尾气如织梭排放着污气。文明卫生的女孩戴着薄薄蓝色口戴。像肌肤涂了防层防晒霜。保护自己清洁鼻子。我对朋友说这事。朋友,嗤之以鼻说,那会是防阴霾尾气。那些好多人都患了过敏鼻炎。呵呵!还有这...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09-29
  • 治顽疾

    治顽疾 ― 过敏鼻炎痊愈 记 那天发现街上口戴的人真多,汽车尾气如织梭排放着污气。文明卫生的女孩戴着薄薄蓝色口戴。像肌肤涂了防层防晒霜。保护自己清洁鼻子。我对朋友说这事。朋友,嗤之以鼻说,那会是防阴霾尾气。那些好多人都患了过敏鼻炎。呵呵!还有...

    云松山水 发表于 2016-09-28
  • 年轻人与长者

    一位年轻人,结识了一位长者,也许是注定的缘分,长者成为了年轻人,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位引导者!长者教会了年轻人很多的东西,年轻人对这位长者自然是敬重! 有一天年轻人去拜访这位长者 在午后的阳光中畅聊着现在,谈论起未来年轻人问长者:怎样才能改掉...

    雨仁为善 发表于 2016-09-11
  • 调手机骗饭吃

    在纺专学了一个月Basic,敲了几下键盘,学了几句ifgoto语句,也算是电脑扫了盲,在深圳每年买本电脑报翻翻,一不小心被人喊作专家,有时也不要脸应着,为对着住这个称号,也义务作些科谱教育,曾无数次向人解释,dos,网站,网址,IP,网关,局域网,服务器...

    唐晓健 发表于 2016-08-24
  • 插画少女有点懵

    切掉吧!江语晨贴着门,景勋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No!No!江语晨用腿横扫身后拿着切割机的师傅,潸然泪下,终于,一旁沉默的景勋开口说话,江小姐,不切掉,你的手要一直卡在门里面吗?江语晨语塞,弱弱地回答道:我以后还要画画,手切掉难道要用脚吗? 话毕,...

    奥安 发表于 2016-08-04
  • 第三只眼

    烟雾缭绕的古城小巷错综交错,时不时有背着杂货的老人穿梭其中,嘭!散落一地的酥饼,驼背老人尖叫的声音震醒了睡梦中的人们。 巷口拐弯处的一滩血迹惹人心惊,死者趴在了一堆垃圾上,周围的苍蝇围绕在一角似乎等着远处枝头的乌鸦来盘踞。小巷的人们停在各自...

    奥安 发表于 2016-08-04
  • 工程部郭振华帅小伙

    郭振华是在我手下做工程样板的四川帅小伙,二十几岁,大慨高中毕业,人长得精神,爱搽点头油,身高一米七0多一点,身材匀称,篮球打得好,绝对是吸引女孩子眼光的那种。 他平时手巧,干活细心,只要你说不好,马上重干,大家都喜欢他,只是平时聊天,从不讲...

    唐晓健 发表于 2016-07-30
  • 台湾人印象

    某日我拿着我那破文凭到深圳德爱电子有限公司应聘机械工程师,把简历由门卫递上去了,一起有7,8号人,忽然听到叫外面的那个胖子上来,我四周一打量,怎么都盯着我看,我靠!在广东我这身材变胖子了,去上班才知道这是家台资厂。 与这些美女文员斯混熟了,才...

    唐晓健 发表于 2016-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