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聚

    桂长云,我的中学同学。 他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他是那种走到哪里都能给人带来阳光的人,他和你相处,好像他压根就没有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的意欲。相反,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却从他身上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关爱和牵挂。 老桂勤奋好学,...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5
  • 那个人

    前几天,参加一个同学聚会,遇见我少年时代偷偷喜欢过的一个人。 那个人,比我小一两岁吧。 三十八年前,她喜欢穿一套那年正流行的黑色呢子中山装,园脸,白净,有一些丰满,很像当年的刘晓庆。 她,与另外两个和她同样出生于县城的女生坐在我的后排。 在我...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4
  • 夏日晨跑

    我6点起床,趁孩子们还在梦中,洗漱完毕,戴上耳机,出发,跑步去。 我的目标是跑过两个村庄,来回20分钟。新鲜的空气,满眼的绿色,轻快的步子,美妙的音乐,眼前时不时飞来几只觅食的小鸟,乡村的晨跑生活好不惬意!我刚跑起来感觉特别有劲,如一只出笼的...

    茹丽菲 发表于 2022-11-22
  • 花痴

    我正给两岁的儿子喂鸡蛋羹,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响了。于是,我把碗放在茶几上,让儿子边看电视边自己扒拉着吃。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几分钟后她挂断了电话,儿子来到卧室。他仰着小脸对我说:妈妈,花痴,妈妈,花痴。我心想,莫非电视上又出现男人目不转睛看女...

    宁妍妍 发表于 2022-11-22
  • 蜕变

    今年的正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与二哥去看望堂舅。回家的路上,兄弟二人边走边聊。 突然,有人用纯正的普通话尖叫着:九满!这不是九满吗!那声音就来自我们的正后方,引得我们回头张望。我看见一张因为激动而扭曲的脸。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女人,...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2
  • 没来得及的告别

    一纸公告:相逢四十年同学联谊会因新冠疫情取消。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在岳阳工作的熊志平同学留言:九年前,我们失去了王敬军同学。因为当时工作忙,结果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敬军同学的去世让我想了很多:不管我们相距远近,都必须珍惜每一次见面的机会,...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2
  • 娘家房

    为了给儿子入学报名,我向父母要来了娘家的房产证。这套市中心闹中取静的小两房公寓,是上世纪90年代初父亲老宅的回迁房,爷爷奶奶和三个儿子在一幢回字形高楼里的四个楼层各得一套。 听说,选房时父母不谋而合地弃面积而投楼层,只因彼时电梯靠人驾驶的工作...

    小米 发表于 2022-11-18
  • 我的华为手机

    手机已成为当代人的生活必需品,打电话、看新闻、购物、乘车、玩微信、拍照片样样离不开。 手机又十分娇贵,怕高温、怕落水、怕火烧、怕摔打,不好伺候。 三月中旬,我跟随一个表演队到日本旅游,就因为手机遇到了麻烦。 傍晚入住静冈县富士之堡华园酒店,早...

    贾树枚 发表于 2022-11-18
  • 大建波出宫

    一九八四年秋天,服刑期满的大建波怀着羞怯、慌乱的心情,坐在汽车站候车大厅的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等待着开往下柴市的公共汽车。 大厅天花板上的吊灯纯属摆设,只有几盏度数很低的壁灯放着昏黄的光。陈旧的长椅上,躺着一些还未睡醒的青年,喇叭口的大...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6
  • 无惧衰老

    2006年春夏之交,一个偶然的机缘,我跟随几位广东朋友驾驶两部越野车,开启一场说走就走的自驾游。我们从东莞出发,途经梅里雪山,朝圣西藏珠峰,沿滇藏至川藏线,横穿跨越17个省,前后21天。 一路上,艰辛和快乐同行。虽然事前作了详细的旅行预案,具体到每...

    聂学剑 发表于 2022-11-15
  • 这天下午

    下午三点,我坐在教室里,写下这段文字。天气是干燥的。纵然蓝色的窗帘尽力想遮挡外面的阳光,但仍然有一些这样金色的孩子逃窜进来了。它们有的在桌子上(譬如我面前的这块桌面)固执地停留着,时间久了,那块光斑也真的比别处阴暗之地温暖了一些;有的跳跃...

    韩霄 发表于 2022-11-15
  • 日光倾城 盛满温暖

    认识诗泓姐的时候,夏才伊始,躲不开的白日头,开不败的夹竹桃,流不完的渌江水。 我十八岁,才从技校毕业走向工作岗位。她二十四岁,理工科重本毕业在一工厂当技术主管。她说,你真美,像朵白莲花,我害羞得低下头搓着裙摆不敢回应。 再看她,我觉得自己就...

    谢艳君 发表于 2022-11-14
  • 日光倾城 盛满温暖

    认识诗泓姐的时候,夏才伊始,躲不开的白日头,开不败的夹竹桃,流不完的渌江水。 我十八岁,才从技校毕业走向工作岗位。她二十四岁,理工科重本毕业在一工厂当技术主管。她说,你真美,像朵白莲花,我害羞得低下头搓着裙摆不敢回应。 再看她,我觉得自己就...

    谢艳君 发表于 2022-11-14
  • 无言的结局

    那个人,比我小一两岁吧。 提起她,学生时代的青葱时光哐的一声,仿佛一箩金色的豆子,一下子从半空中倾下来。 那时候,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裙,园脸,皮肤白净,很像当年的刘哓庆,丰满、漂亮、迷人。因此,她成了我们男生宿舍寝室文化的焦点,她的各种新闻...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2
  • 网遇雯儿

    2006年春天,在网易博客,我结识了一位来自老家南县的博友。 她叫雯儿,在县一中从事语文课的教学工作。 雯儿是一位勤劳的写手,日志突破百篇,一篇一篇读来,颇感熨贴。她的文字轻轻铺展开来,低唱轻吟,便给琐碎的生活注入了灵性和热情。一首歌、一幅画,...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2
  • 酒仙阿丹

    阿丹喜好饮酒,哪怕桌上只有清水煮白菜,每餐的几杯小酒是必不可少的。 我和阿丹相识二十多年了,也陪着他喝了不少的酒。他把人世之酸甜苦辣混和着那入口即化的烈酒,一口口生生吞下,于是,酒便和着他身上的血液一起流淌。与此同时,他的生活和工作也在一次...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0
  • 长姐

    父母都因病卧床的最后日子里,亲友们来探望父母时,纷纷夸奖我的姐姐为照顾二老付出的辛劳。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你们兄弟三个加起来也不如你姐姐一个人! 长姐为我们的付出和牺牲并不只是在照顾生病的父母上,从少年起,她就用她的言行印证了一句话长姐如母。...

    周武功 发表于 2022-11-09
  • 丽君

    今年五月,在长沙,我见到了久违的老同学丽君。 那天傍晚,我携妻子与老同学熊志平早早地赶到梅溪湖商业广场,去参加长沙的同学小聚。 月亮羞答答、满脸红晕的从长沙城钢筋混凝土丛林中姗姗而来,渐渐地升高,渐渐地退却羞涩,渐渐地亮丽,像少女轻轻揭开了...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清水出芙蓉

    一次与老同学聊天,他说:看着身边这些油腻的女性,让我想起谭文科同学,她真真算得上是清水出芙蓉。我不由感叹这位老同学的用词真是恰当,清水出芙蓉常被新潮的爱情小说或者小鲜肉们用来表达对女生的最高赞美,这么一个抽象的词语落到现实中,唯有谭文科同...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爱的排序

    早上,我和儿子到公园里去晨跑的时候。儿子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前些天他看电视,在一个综艺节目中有这样一个话题,那就是给自己的亲人按重要度排序,电视里的人说,把自己排在第一位,因为他认为,如果连自己不爱的人,哪有能力去爱别人。儿子问我:爸爸,...

    王华 发表于 2022-11-08
  • 他乡过年

    堂弟在外地上班,今年过年不回家乡了。那天我去三叔家串门,三婶一个劲儿念叨,说堂弟过年不回家她不放心,怕他吃不好睡不好,怕他想家,怕他一个人孤单。说到最后,三婶抹起了眼泪:这孩子没在外面过过年,今年孤孤单单在外面,这年过得多冷清! 我见三婶如...

    王国梁 发表于 2022-11-07
  • 火影忍者——宇智波一族的灭亡

    在火影忍者动画篇中,作为实力最强的宇智波一族,居然在一个夜晚就被毁灭,仅存留三位忍者(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宇智波带土),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就算宇智波鼬搞偷袭,也不可能把整个家族屠杀,理论上是行不通的嘛。到底怎么去搞懂这件事情? 其实,宇...

    小贤 发表于 2022-11-04
  • 象棋王

    大家好!我要讲述的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平凡而又精彩的故事。 其实我是一个中国象棋高手。我的外公也是一位象棋高手,而且是一位国民党退伍军人,曾经参加过解放战争之淮海战役,他的战友都牺牲了。但由于部队哗变,他幸免于难。解放后,他如愿回到上海。外公一...

    小贤 发表于 2022-11-04
  • 天使在人间

    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句话,我深信不疑。但是,在以前,我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哦 我是一个各方面很健全的人,成绩也好,品德也好,没有什么问题。但由于到了初中的时候,压力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我渐渐垮了。时光飞逝,转眼来到了2019年。没想到,...

    小贤 发表于 2022-11-04
  • 黎明前的黑暗

    1940年,德国占领巴黎,法国败降。又一个同盟国倒下了。欧洲大陆只剩下大英帝国苦撑危局。 另一方面,日本侵略军占领上海。两个月后,日军由铁路线包抄南京,南京危急。 故事的主人公叫吴光。吴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由于家里穷,读不起书,经常被地主...

    小贤 发表于 2022-11-04
  • 信宜米粉

    水东的鸭粥,机修厂的田螺,公馆的狗肉,化州的牛杂和香油白切鸡,高州的太子盐焗鸡,信宜的米粉茂名风味小吃可谓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作为茂名人,没有几个不熟悉这些地方风味小吃的。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几乎跑遍茂名地区各个城镇,品尝茂名风味小吃的机会...

    张锡庆 发表于 2022-11-04
  • 我叫大姐为妹妹

    有人称呼大姐为妹妹的吗?我就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 解放初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的家庭处境非常艰难。父亲早年毕业于光华医学院本科(后归属中山医科大学),任当时省政府卫生厅技师。日本大举侵华后,粤西疫情暴发。父亲被任命为广东省第三防疫队队...

    高山洋 发表于 2022-11-04
  • 有些男人不能碰

    上网,浏览到一则新闻。有位女孩和男友逛街,在服装店看中一件外套,标价199元。她当即表示非常喜欢它,以为男友会主动掏钱,没想到对方装呆。她干脆厚着脸皮让男友买。 结果,男友极不情愿地付款,却冷冰冰扔下一句话:这次我给你买,以后自己买。女孩非常...

    刘改徐 发表于 2022-11-04
  • 遥远的记忆

    近日,在京城小住的我,从故乡的一位老师口中得知,我早年启蒙求知的母校泸定桥小学(原建设小学)即将迎来建校110周年华诞,由此引起我一段遥远但却依然温馨亲切的记忆。 五十多年前,即1958至1964年,我在泸定桥小学度过六年难忘的时光,从一个蒙昧无知的...

    曾清文 发表于 2022-10-31
  • 那钵开水泡饭

    这个故事,距今有些年头了。 那时我七岁,才入学,正是懵懂贪玩的年纪。有次放晚学回家,路上摘花看鸟,竟然忘了砍两捆柴火交给人民大食堂,当司务长的叔叔把写有我名字的小木牌扔出窗口:你不交柴,还想吃饭?一点也没有平时慈爱的样子。 母亲带着我去求情...

    胡剑英 发表于 2022-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