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值班轶事

    12月15日。今晚轮我值夜班。 8月份,我们重庆一中院的办公地点从南纪门整体搬迁到了黄泥磅。 新的办公楼面向北,背后是四幢呈W字形分布的干警住宿楼。新的办公楼还未竣工,四幢住宿楼也刚刚验收,除几名装修动作迅速的干警外,其余绝大多数干警都还未入...

    星期天 发表于 2020-06-01
  • 夜。 我翻着手机,看到满屏浙江滚出中国,没忍住,便已泪流满面。 你们浙江人真自私! 武汉人是浙江人的妈! 浙江滚出中国! 我终于看不下去,狠狠扔下手机,又将手机拿起,拨通了一个号码。 巍柳?对方的声音透着不可置信。 你看到网上那些东西了吗? 什么...

    春风八英尺 发表于 2020-05-30
  • 隔壁老王在我家

    一家人正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吃着晚饭,忽然,门铃响了。妻子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隔壁邻居老王。老王爽朗地笑道:我没什么事,过来串串门! 我忙笑道:欢迎!欢迎! 老王刚坐下,就将头往桌上一伸,惊讶地说道:你们晚餐就吃这几个菜?也太寒酸啦!哎,这是什...

    李良旭 发表于 2020-05-27
  • 当年一元钱

    我老家的一个老板,是我发小,前不久患癌症死了,他给亲人最后留下的遗言是,58这不是电话号码,这是他那些银行存折的密码。 这个老板,当年也是穷得叮当响,少年时就出门闯荡,挣下了数千万的家产。没料人到中年,一场埋伏的大病夺走了他的命。我去病房探望...

    李晓 发表于 2020-05-24
  • 玫瑰的根

    我们要有一片玫瑰园、要有一片梅园、要有一片果园、要有一排樱花、要有两棵大桂花先生计划着,并付诸实践。 先生做事往往有迫不及待之感。除了他自己的写作外。先生说,写作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慌。而眼下的小事,则不能拖,必须立马解决。先生说,他想要赏...

    王朝书 发表于 2020-05-23
  • 安排奖励一下

    王董事长亲临夹皮沟乡考察,贾乡长陪着到处转转。 刚走出政府大门,就见一壮汉提着两块肉向乡政府走来。壮汉见了贾乡长,亲热地跑上来握手:贾乡长,今年猪肉价格高,我家可赚大了,这猪肉就是拿来感谢您的呢! 贾乡长听了很高兴,但却摆摆手说:你的心意我...

    殷贤华 发表于 2020-05-23
  • 油豆腐塞着的青春

    要不是二狗在微信里突然发了一个西门油豆腐塞肉亲探,我可能不会再记起来那些事。 十多年前,我们五个光棍同事合租在城西的一个房子里。生活是月月光。大家极少去潇洒吃喝。一日,一个兄弟说西门菜场斜对面有一个很小的门面,吃的人特多,店名叫油豆腐塞肉。...

    姚崎锋 发表于 2020-05-13
  • 老人

    有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我刚考完试,随便找了一家店吃饭。那家店十分破旧,昏暗的灯光勉强把整个店铺照亮:墙壁上出现了几道裂痕,地板也布满了尘埃,但桌子却被擦得一尘不染,有几个人正在津津有味地咽着面,大快朵颐。我踱步走进了店,紧攥着自己的二十块...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5-09
  • 握手

    见到他,是在一个冬天。那时,我刚到那个乡镇工作,任镇上的宣传委员,他是当地桃花峪村的支部书记。临近春节,我带着宣传干事小王和小李去走访慰问困难户。 刚下过雪,路很窄,很滑,两旁是陡峭的深沟,我坐在面包车上,一路颠簸,始终提心吊胆。在离桃花峪...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05-07
  • 记海

    他告诉家人,自己要到秦皇岛出差一个月。 爸,你真幸运,在秦皇岛能看见大海呢!你回来一定把海讲给我听!女儿兴奋地叫着。 你可以把看到的海记下来,咱山里人看海不容易,以后要是想看海了,就读读你的日记!妻子提醒他。 他佩服妻子的机智,特意挑了一个厚...

    杨晓帆 发表于 2020-05-07
  • 怪老头二三事

    我一想起他,就想笑,因为他是一个怪老头我的姥爷。 又到了看望姥爷、姥姥的星期天。砰砰砰,我敲了门,然后倒数:五,四,三,二,一。因为我知道,姥姥去买菜了,姥爷早就坐在了客厅,只为给我开门。一字一出口,门竟然没打开。咦!这人到哪里去了?紧跟在...

    杨越友 发表于 2020-05-04
  • 进城

    一周后,我必须要进趟城了。消毒碗柜、醋、橄榄油、蒸锅、菜种、罩菜的罩子、吸水拖把、碟子、小琴的杯子以及拖鞋、枕套、 被套等等日常用品,尤其先生心心念念的花苗需要立即购买。于是,我、小琴以及母亲、弟弟,在村子里包了车,郑重其事地上泸定城。 从...

    王朝书 发表于 2020-05-02
  • 野菊花的葬礼

    她,走来。 她忧郁的眼睛望着远方, 她踏着轻盈的步伐走来, 她纤弱的脚,沾满清凉的露水,踏过了铺满玫瑰花瓣的石阶,走向了田园中的那张石桌旁,她用双手分开乌黑亮丽的头发,轻叹 桌上,一支野菊花斜插着,女孩低头不语。另一支给了谁, 从没人问起。 春...

    暮雪 发表于 2020-04-28
  • 人生嘛,一定要任性些才对

    昨天成都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街边的狭窄小区门口还是一早就摆满了摊位。 已经扎根成都的小粥今年二十七了,北方姑娘,没有女生该有的样子,齐耳的短发,染成了一头橘子皮色。再加上她那一张严肃有些帅气的脸,活活儿的像是哪个韩国的欧巴去摆了地摊。 七...

    漫长の白日梦⌒ 发表于 2020-04-26
  • 幻想之森

    小引 在这片森林里,有我的欢乐和梦想 那是他日记里的最后一句话。写完后,他便永远的闭上了眼,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去看看他亲自种的树了;他再也无法和林中一切愉快的相处了,这永远都不可能了这座存在于内心的幻想之森永远成为幻想了。 1.父亲的死 2010年...

    且听风吟 发表于 2020-04-25
  • 发小的心事

    我有个发小,他在深圳发家,几年前回到老家投资,承包了一百多亩荒山,种植经济林。 一天,他找到我,想跟我吐吐苦水。 兄弟,你是机关干部,帮我合计合计。一杯茶没喝完,发小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求助,我那个经济林快要验收了,按照在外跑生意的套路,我找到...

    赵自力 发表于 2020-04-22
  • 常回家看看

    闺女,我今天包水饺,你最爱吃的韭菜肉馅的,下班来吃吧。 是吗?太好了! 一想到马上又要吃到妈妈做的正宗美食,我的口水馋得快流出来了。妈妈包的水饺皮薄馅多,用料讲究。自家菜园的新鲜韭菜,再配上肥美的野猪肉,蘸点蒜泥酱,吃一口,真叫一个美! 我一...

    顾慧萍 发表于 2020-04-22
  • 谢谢你,女儿的小姐姐

    去年,我带女儿回了趟老家。到了那里,小小的她觉得一切都很新奇,却又嫌那里脏乱,她说:早知道这里这么破,我就不来了。一句话说得我目瞪口呆。 连续几天,女儿都不好好吃饭,我只好将从城里带来的零食拿给她吃。母亲见状,一个劲地摇头,这城里的孩子怎么...

    朱凌 发表于 2020-04-21
  • 拔牙记

    那颗坏牙,折磨我好多日子了。虽不是特别疼痛,但它总会时时刷它的存在感,尤其在我吃得津津有味时,它便不知时务地跳出来一下,弄得我食欲全无。 它已活动得厉害,一有空,我就用舌尖拨动那颗牙齿,它碰上两侧的邻居,发出呼啦啦的响声。爱人早已不耐烦,张...

    君弹天下 发表于 2020-04-20
  • 送餐小哥

    这几年,摁摁手机,足不出户就能满足口腹之欲,这得益于送餐小哥。 我所认识的送餐员小莫,肩上挑着蓝马甲,骑个小电摩,带一大保鲜箱,突突突,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一天到晚奔波,如同疾速的鹏鸟。 小莫通常在早上11点多出门,他的身影像一阵风,一会儿出现...

    宜苏子 发表于 2020-04-20
  • 八哥的诉说

    我是八哥,一只全身黑色羽毛的鸟,你们人类的朋友。 在我刚学会飞出窝觅食的时候,就被你们人类给抓住了。我记得那天晚上很黑,我和弟弟睡得真香,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把我压住,气都喘不过来,接着传来了一声:逮着了!两个。我睁眼一看一只粗壮...

    红河谷 发表于 2020-04-18
  • 美味的牛排

    提到牛排,大家肯定在脑海中浮现的,一定就是那深褐色外焦里嫩的东西了吧。大家现在肯定正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而被隔离在家里,不能去大饱口福了吧;肯定目不转睛地望着牛排的图片,本想望梅止渴,但让自己始料未及的是却越看越馋了吧。我也感同身受,那...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快乐和幸福

    去年,我们学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运动会的前一天,学校的工作人员把主席台装扮得十分美丽,彩旗与气球遍布在整个校园,顿时,整个校园生机勃勃,仿佛一个窈窕淑女。 运动会那一天,早上八点半,就有班级入场了。不一会儿,操场便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心惊胆战

    此时此刻,我们班上正进行着副班长的竞选,让我全程坐立难安。开始时,同学们纷纷跃跃欲试,上去发了言。我坐在下面,那颗小心脏已经在七上八下地排练着了。但是,我看他们讲得绘声绘色、字正腔圆,便十分惶惶不安,生怕自己被落选了。我顿时犹豫了一下,深...

    谭明旭 发表于 2020-04-17
  • 炒花生

    小时候年前很重要的一件事是炒花生。 过年了!我耳边响起了爷爷的叫声,飘着花生、瓜子的香味儿。他的叫声一停,我们立刻跑出来,举着手上的干树枝、稻草、废纸和木头条,蹦蹦跳跳地欢唱着:过年了,炒花生!过年了,炒瓜子!炒不熟,翻跟头 爷爷乐滋滋地在...

    道道 发表于 2020-04-16
  • 老宅的故事

    今天邂逅一位老邻居,聊起旧房子拆迁的事宜,心中感慨万千。那曾是多少人羡慕的小型别墅,现如今要落下帷幕了。老宅的人生,就像一本古朴典雅的书籍,记载着近百年的历史故事。那饱经沧桑,风雨飘渺的岁月,仿佛就在眼前浮现。老辈说,母亲年轻时,是一位标...

    123456梦家园 发表于 2020-04-15
  • 相互疼爱的瓶子

    因为徐戈,我终于学会了沉默地承担,学会了为一个人的心事守口如瓶,就像他始终对我的那样。而正是因为这种承担,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疼爱。 一 徐戈是在我十六岁那年搬来的,开学的时候,徐戈转校分在了我哥的班级。那时,我哥高二,我高一,他们的教室就在我...

    芷若清尘 发表于 2020-04-08
  • 柳君

    毕业快一年,闲来无事,翻开毕业照,班上超多多的女生居然偏偏又记起柳君,所有还得从大二说起。 大一结束一段匆忙无知可笑的恋情,结果挂了可用乍来衡量的科目,放荡一年,大二终于准备收心好好学习,一部分是为了证明给某些人看,一部分是为了自己为了想尽...

    陌相思 发表于 2020-04-07
  • 创造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旋涡中待了多久,没了生命,也没了时间。 这是哪?他问自己,是虚无吗? 自己为什么还存在?他四处看了看。 白色的,他看向四周,全是白色的。自己呢?他心想。但是他却没有看见自己。 他没有形态,只是一团意识。 这是哪?他的意识飞快飞向...

    楚州 发表于 2020-04-04
  • 彩色糯米饭

    3月27日,我原本是值下午班,因临时有事需外出办理,便与同事调整班次,回来就看见邓奶奶坐在办证大厅。 因之前为邓奶奶办理过证件,对她印像比较深,刚看到,还以为她又有什么事需要派出所帮忙。 邓奶奶今天穿得比较时尚,头戴红色帽子,身穿花纹衬衫。奶奶...

    *酒杯里的枪* 发表于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