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粤语相声——车大炮游广东

    甲:我系牛车叔 乙:我系大炮公 合:我地系牛皮叔公车大炮 甲:近排我中左七星彩大奖,请你去旅游 乙:好啊 甲:先去吃早餐 乙:食咩野啊 甲:阳春面啊 乙:真孤寒啊 甲:有加料啊 乙:加咩料 甲:阳江豆鼓、开瓶腐乳 乙:好咸 甲:仲有成堆辣果 乙:蕉岭 甲...

    牛车叔 发表于 2021-02-27
  • 快乐没有附加值

    去操场上散步,看到我的老师蹲在篮球场上用粉笔画画。我好奇地问:您在干啥?老师笑着说:画画啊!我依然疑惑:画在篮球场上,又保留不了多久,干吗还要画?老师看看我说:孩子,画画是快乐的,还管它保留多久呢? 我还是不解:既然保留不了多久,您不是白画...

    苗君甫 发表于 2021-02-16
  • 有勇气者胜

    曾读过一篇文章《虚掩的门》,讲述的是一个人在雨天回家,当他看到家门是关闭着时,就在门外等家人回来。其实,家人就在家里,门只是虚掩着的,但他没有上前推一把,他认为门是锁着的,是打不开的。 小学上体育课,有项跳鞍马的运动,看同学们两手一按,飞身...

    赵文忠 发表于 2021-02-16
  • 流浪汉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就在那里睡觉?北风呼号,松涛阵阵,日本皇宫外大片的草坪,是日本人拜谒天皇的地方;在那些松林中间,三三两两卧着一些包裹,像裹尸布一样在风景中显得特别扎眼。导游说,那是日本流浪汉的窝。 在这样一马平川的地方睡觉,这和...

    严山人 发表于 2021-02-15
  • 鼠与我

    咯吱咯吱吱 哎哇,谁啊,好吵睁开眼睛,十二月的冷气让手臂的存在更为明显,忘记脸上的寒气,灯还关着,大致望去,身边空无一那奇怪的一物。当身体的某一个地方在潜意识下不知地移动,比如手指,突然摸到一个怪物!当时的我特别害怕其会猛的搞突然袭击。我的...

    艾荞 发表于 2021-02-09
  • 醉了

    劝酒的人儿太殷勤,把厂长灌醉了。他脸儿潮红如霞,舌头僵硬似铁,可思维却异乎寻常地活跃起来,话儿也特别的多起来,下属们恭敬的笑脸一个接着一个在面前东倒西歪,他由内心里升起激动的笑容,他热情地跟每个人握手,跟每一个人友善地笑。 往常,他不愿到科...

    微型小说 发表于 2021-02-08
  • 右手,左手

    从哥们的廉租房出来后,你在中央大街上徘徊,后来在一张欧式风格的铁艺长椅上坐立不安。 原先在南方辛苦干了一年,年底把工资一结,你就带着一年的积蓄,还有妈妈及小妹的礼物提前半个月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可只打一个盹的工夫,藏在胸口袋子里的一万多块全没...

    张俏明 发表于 2021-02-07
  • 似曾相识燕归来

    周末来到乡村,正在长堤柳岸欣赏着杨柳吐絮发芽,品味着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诗句。忽然,几只燕子飞了过来,灵巧的身姿穿过柳枝,向树下的河面飞去。我心头一惊,燕子来了?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是的,在这个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季节...

    范诚 发表于 2021-02-03
  • 种田小记

    假日里,没去游山玩水,而是回乡下,帮母亲种红薯。 用镢头,一个个刨坑,浇水,然后栽苗。品种是黄瓤的,就是在城市街头上,用铁炉烤了卖的那种。一边栽苗,一边想起冬日里,在家偎着火炉,抱一刚烤熟的红薯,左右手颠来颠去太烫,咬开一块皮,热气腾腾,香...

    曹春雷 发表于 2021-02-03
  • 龙凤瓶

    朋友阿刘生意做得大,还爱好收藏。闲暇时,阿刘经常开越野车,带我去乡下寻宝。 这天,我们去四百公里外的阿沿沟,那是阿刘当年下乡的知青点。一路上,阿刘絮叨房东赵大爷待他的种种好,说到动情处,热泪盈眶。 来到阿沿沟,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白胡须的赵...

    蔡永平 发表于 2021-02-03
  • 跑向幸福

    2018年11月11日,伴随着热闹的开场舞和清脆的起跑鸣枪,三万多名跑者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一齐向前跑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坚毅,勇气与信心。这,就是合肥,一座腾飞中的大湖名城,举办的第五届国际马拉松比赛。 这天,合肥万众瞩目;这天,街头热血沸腾,...

    赖晓寒 发表于 2021-01-24
  • 我家的高考故事

    2018年6月7日,我的小侄子参加高考了。 高考,现在已不再被视为成功的唯一标识,但21世纪的新一代们,并没有松懈,他们要我的高考我做主,他们以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们可以同前辈一样,在高考的路上走得更潇洒、更漂亮。 时光穿越。1993年7月7日这一天,我在...

    宋莹 发表于 2021-01-24
  • 梦的疑惑

    梦这个字,注定与我这一生都会有所痴缠!不仅仅是我的名字里有这个字,更是因为我认为我这一生更是为了这个字而活着的。 我喜欢做梦,因为在梦中可以实现我不曾实现的愿望,世人都说那是白日梦,我不反对世人对我的嘲讽,我坦然接受自己是一个爱做梦的小妮子...

    幼师 发表于 2021-01-22
  • 晕车记

    我这人会晕车。 出生在湖荡水乡,从小便晕船。经不住一块烧饼的诱惑,黏着父亲要去几里路外的沙沟小镇。可上船行不了多远,小胃子即翻江倒海,吐不欲生。好在,那当儿,只是家里呆的孩童一个,不用多出门。渐渐,人长大了,要外出读书了,到城里工作了,这乘...

    王洪武 发表于 2021-01-21
  • 雨季随想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经紧紧拥抱在一起;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成长已慢慢接近哼着歌,我满怀欣喜的重温了《暮光之城:暮色》这部欧美校园电影,不害怕啪啪打脸的前年的立誓永不再看欧美校园电影的幼稚举动,...

    幼师 发表于 2021-01-20
  • 老师,我是认真的

    离面试考试过去才仅有一周的时间,可我感觉像过去了一个月似的,这就表明我终于变成了一位喜欢忙碌感的人。但是,就是这样拥有充实感的我,却很意外地在备考期间做错了事:在面试考试前有两个多月的准备时间,我却浪费了三周的时间不学习、20天的时间不背东...

    幼师 发表于 2021-01-18
  • 正确看待那条性感的裙子

    我一直以我们家赵小曼同学朴实,节俭,不讲吃不讲穿为荣。可是她生日那天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把我给打懵了。女儿生日前夕,我带着要自己选生日礼物的她来到商...

    陈柏清 发表于 2021-01-13
  • 难忘军旅野营

    去年冬至那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工兵团2015冬季野营训练拉开了序幕。铁马冰河,鼓角争鸣,我以一名预备役战斗员的身份参与其中。 嘟嘟嘟早晨6点,工兵团营区突然响起急促的集合哨音。起床穿衣打背包,装载,然后快速奔向集合...

    宿金明 发表于 2021-01-10
  • 小菜店的大变化

    姐,你去雪琴菜店买菜吗? 雪琴菜店?就咱巷口那个乱糟糟、脏兮兮、臭烘烘的雪琴菜店!不能换一家吗?我去了都没食欲啦! 姐,你是真不知道吗?雪琴菜店可是今非昔比啦!不信你去看看吧! 多年都是一个样的人和店,会有巨变?我半信半疑,走出家门,快到店门...

    王效芳 发表于 2021-01-09
  • 痛,但快乐着

    一年内经历两次大手术,半年多的时间,我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和体会的痛苦之后,我用乐观和坚强打开了生命的另一扇窗,重新看到了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2014年6月,通车仅半年的市政工程发生挡土墙垮塌,砸毁了途经那里的我家的车...

    查吉秀 发表于 2021-01-02
  • 缘起北江

    清晰记得,四年前的阳春三月,也是在这样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日子,我离开了素有西南屏障、天然温箱之称的西南故乡,来到了这座香清溢远的小城。白天,看整齐的车流从凤城大桥缓缓驶过;夜晚,北江两岸的林立高楼灯光璀璨,现代化气息充盈着这座年轻而富有朝气...

    刘崇波 发表于 2021-01-02
  • 心灵的召唤

    一只虾钳住了S女士的脚趾,她哎哟地叫起来。我掉头看,虾毫不松懈,我抓住虾,斥责道,虾也会与时俱进,谈情说爱,吻紧了美白的富腿! S女士刚从美国回来。她去美国大约十多年了,回来不超过四次,每次回来都约我陪她玩,这一次是陪她到乡下,阔别已久的老家...

    唐荣寿 发表于 2020-12-31
  • 启英的房子

    启英是我乡下老家的邻居。 启英的房子年久失修,那还是公婆留给她的容身之所。全村的人都走光了,她和她的丈夫还住在那里。原本那还是一个小小院子,住着四家人。其余三家人死的死走的走,只有启英两口子留了下来。 夫妻俩既还没有死,也没有地方可以走。 时...

    大柱 发表于 2020-12-30
  • 护身宝贝

    一下班车,哈哈,大家都笑了。看到石渠县汽车站就一个木牌子,一个空荡荡泥泞院子。售票处就一个关闭的木窗子,售票员在街上拿着手机卖票。在县城也能看到山坡上牦牛黑点移动。 到石渠第一晚,我准备领受比在甘孜更严重的高反。幸好在两次头痛醒后,我都能安...

    陈美英 发表于 2020-12-28
  • 半生遇到爱

    五十岁时,远在北方工作的阿青在一次小学同学会上遇到了青梅竹马的朋友阿丽,一种久违的爱感觉从天而降了。经过多方打探,获知阿丽已离婚多年,而且她对自己也有好感,于是阿青决定在结束自己多年已形同虚设的婚姻关系之后,向阿丽正式求婚。 阿青与阿丽的订...

    毛桃 发表于 2020-12-28
  • 思追

    一 咚我抬眼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哦,已经十二点了。 这个时间并不算太晚,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 但我没像上班族一样在电脑前打字,也没像学生党一样在书桌前写字,而是靠在椅子上,慵懒地读着一封信。冰冷的路灯透过窗户照在我的桌上,我抬头看了眼那冷漠...

    一个椰子耶 发表于 2020-12-27
  • 恶意

    像往常一样锁好门后,我转身向巷口走去。 我家住在这条人烟稀少的深巷中,巷口是我出行的必经之路。 一路上除了我自己的脚步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了。一扇扇紧闭的大门从我身边掠过,说起来自我搬到这里起,它们就一直像这样上着锁。邻居什么的,好像从来都...

    一个椰子耶 发表于 2020-12-26
  • 我家军人梦

    我家兄弟姐妹五个,我上有两哥两姐。我们哥三个从小都有着当兵的情怀,想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 1966年,那年大哥上高二。部队到学校征兵,品学兼优的大哥顺利地通过了体检,可是因为我父亲的一个舅舅,大哥被刷下来了。我大哥的参军梦也就此破灭了。 两...

    张瑞 发表于 2020-12-26
  • 父亲的心思

    小林自己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辞职了,他总觉得工作不如意。父亲打来电话,得知他又辞职了。沉默片刻,父亲说:家里的柿子熟了,反正你现在还没找到中意的工作,不如回来帮着摘柿子做柿饼吧。 回家第二天,父亲就带小林去摘柿子。桔红色的柿子看上去如一盏盏小...

    龚细鹰 发表于 2020-12-26
  • 爱的平衡点

    她走进我的店里,将所有的桃酥都看了个遍后,问她身旁的小女孩:宝贝,告诉妈妈,你想吃什么颜色的桃酥?那个小女孩约四、五岁的样子,还不懂得选择桃酥的味道,只知道桃酥包装的颜色好看就行。小女孩用手指着一种粉红色包装的桃酥,嫩声嫩气地说:妈妈,我...

    汪永丽 发表于 2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