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简介: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展示,支持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投稿。
相关栏目:人生哲学哲理文章搞笑文章生活随笔优美文章日志大全

  • “二驴子”抗洪记

    浓黑的雨云遮住了青云山的大半个身躯,滚滚雷声在李家堡子村的上空炸响,密集的雨点向李家堡子扑来。天开始放亮了,又一场开门的暴雨不请自来。 小名叫二驴子的李家堡子村民兵连长李大壮,看着黑锅底一样的天空和密密的雨丝在想着心事。 这二驴子是前几年参...

    关加强 发表于 2021-06-03
  • 欣欣向荣

    东明村新来了第一书记赵欣欣,名字秀气,人却壮实。一米八多的大个加上近二百斤的体重往那儿一站,村委大院里哪间屋子都嫌...

    陈战东 发表于 2021-05-24
  • 寂静的高原

    下午我们在德钦县汽车站见到巴桑旺久的时候,他正撅着屁股修理面包车,他侧身扭头看着我们说,谁? 他说,格桑。 哦巴桑旺久直腰转身,一边去掉满是油腻的手套一边回身看着我们说,去雨崩神瀑,是吗?巴桑旺久看我们朝他点头,侧脸看一下头顶的太阳说,今天...

    墨白 发表于 2021-05-24
  • 酒味儿

    秀玉决绝地领着女儿小雪离开了家,离开了那个被称作丈夫或老公的男人。 完全因为酒。秀玉的老公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酒瓶子如影随形。在他的生活里,酒的地位至高无上,不可撼动。他可以无视荒芜的责任田,也可以无视自己的家庭沦为建档立卡贫困户。酒,时时...

    杨志伟 发表于 2021-04-24
  • 邓孝贤的一场恋爱

    对门王大妈给邓孝贤介绍了个对象。 女孩名叫刘倩倩,大学毕业,人长得好,家庭条件也好。女孩要求也不高,有眼缘就行,唯一的一项硬指标:男孩必须喜欢狗。 这个硬指标,对于邓孝贤,很软,邓孝贤自己就养着两只萨摩耶,都是男性。 至于钱,邓家也不缺,邓孝...

    胡正彬 发表于 2021-04-21
  • 借用

    同事老张最近忙着装修新房子,这房子的首付是老张工作20来年的积蓄,所以在装修上,老张很是用心,听说光是吊顶就几易其稿,终于设计师弄了一个老张满意的造型,设计师还说这造型风水上很有讲究,老张更开心了。 吊顶的框架刚做完,新房子的邻居过来参观,邻...

    崔丽 发表于 2021-04-21
  • 皮影神功

    阿六那年十九岁,只是名普通的镖师。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当上如今这家镖局的总镖头,能娶上北街卖豆腐老王家的女儿荷花,能生上一大堆的男娃女娃,能和家人平平安安一直到老。但是愿望遥不可及:阿六家里太穷,又不会吃巧食,唯有依靠自身的几分牛力...

    赵航 发表于 2021-03-31
  • 落跑新郎

    结婚那天,我爷跑了。我奶是娘家人送来的,陪嫁丰厚,梧桐木大箱子一对,枣红马一匹,地十亩。入洞房我爷也没回来,后来,有人说在东北战场上见过我爷,三年后我爷跟着一个将军到天津当秘书,我奶知道准信后坐火车奔到天津,她要把我爷薅回来。 我爷上过私塾...

    蔚新敏 发表于 2021-03-31
  • 爱如玉

    老刘,再给我做一对。一个穿着考究,三十多岁模样的男人跨进玉器店。步子显得沉重,语气里字字透着哀伤。正在做活的老刘没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上了岁数的他已记不清给这个男人做过多少次了。 小伙子,怎么回事?又碎了?一向不爱多嘴的老刘终于忍不住发问...

    耿艳菊 发表于 2021-03-31
  • 邂逅

    那天,老余正在公园一角给人伴奏,有个女角正唱《龙凤呈祥》里的昔日梁鸿配孟光。正拉得如醉如痴,突然觉得有人在背后摩娑他的脑袋。这是个很不礼貌的动作,不是和自己至熟无猜,就是恶意挑衅。停下琴来,回头一看,这人不认识。老余就有些恼了:你谁啊? 那...

    徐宁 发表于 2021-03-31
  • 座位

    坐公司大巴上下班,我总是习惯坐在后排,最好是靠窗,这样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应酬。奇怪的是,都二十年了,从小董到老董,我的习惯没被外力破坏。 今天上车后,我照例向后走,一直到底都坐满了人。公司没有招工,前个月还裁员十多个,怎么反而满了呢?我扶...

    董改正 发表于 2021-03-31
  • 谁干的?

    美女宋薇出车祸了,将一位跳完广场舞后,匆匆赶去买菜的老大妈撞进了医院。宋薇真想打自己几下:上午去老公的4S店,看到这辆车,听老公说让人把车子开去维修做个保养,顺便给车子年审,自己才拿到驾照没几天,想过过车瘾,就自告奋勇去了,不料竟把人给撞进...

    李学英 发表于 2021-03-26
  • 脸红

    深夜,车从酒店驶出,路口不远的拐弯处,几个交警挥舞着指挥棒示意我停车。 我早知道,这个路口,年前的这段时间,经常查酒驾。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稳稳地将车子靠边停下,摇下车窗玻璃。一个高个子交警穿着反光背心走过来,向我敬了个礼。他盯着车...

    伍月凤 发表于 2021-03-26
  • 街坊

    老街的小巷窄窄的,长长的,廊檐接着廊檐。家家院落,起起伏伏,错落有致。 巷子的深处有这么两户人家,一家是胖婶,一家是老焉。 胖婶在巷子口东侧搭个帘篷,铁桶煨个火炉,置办了一个烧饼铺,做起了烧饼。胖婶做出来的烧饼,又薄又脆,焦香爽口,小巷的老...

    李世营 发表于 2021-03-26
  • 一杯清水

    我去周副局长办公室时,犹豫好久。手上一盒承办单位送的礼品,周副局长会收吗?够呛的! 前不久中秋节,单位发月饼票。一人两张。办公室的小赵进了周副局长办公室,好一会,才出来。 小赵说,周副局长竟然说不要。 我说,为什么?不是单位按规定发的吗? 小...

    崔立 发表于 2021-03-26
  • 飞落的玻璃窗

    刚入春儿,大风把桃树梨树上新开的花儿吹得漫天飞舞,花瓣轻抚着行人的脸。 砰!一声巨响,一扇玻璃窗从天而降轰然落地,玻璃碎片四处迸溅。马路对面修自行车的师傅,眼看这扇窗户从七楼的阳台上直落而下,暗想要是砸到人,就出大事了。不远处一个年轻人边走...

    佟掌柜 发表于 2021-03-26
  • 红包

    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出站口,他突然被两个民警拦住,民警告诉他,有人指认他背的双肩包与其丢失的双肩包相同,因此他要接受检查。 为了不妨碍交通,他不情愿地跟着民警来到一间办公室,那个丢失双肩包的小伙子也来了,留着很长的头发,上身是松松垮垮的西装,...

    王明新 发表于 2021-03-26
  • 到哪一边过年

    快过年了,眼看着这座南方的城市渐渐空了,项北和李楠的车票还没有买。不是他们不着急,而是因为他们又遇到了那个难题:今年,到哪一边过年?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有了,只是公布出来有点难。去年是在项北家过的年,今年必然就是李楠家了。一路上,李楠...

    周进平 发表于 2021-03-26
  • 父亲是律师

    父亲回来了,一副疲惫和失落的样子。 母亲起身给父亲热饭。我和父亲问好,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瘫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目光空洞无神。 吃饭吧!母亲说。 父亲低头不语。 案子输了?母亲问。 他们真让我心寒!父亲走向阳台,望着黑夜叹息道。 父亲是一名...

    张康 发表于 2021-03-26
  • 今天偏不让

    马六心里很憋屈。 他工作兢兢业业,加班加点没有一句怨言,可有啥好事都没有他,年终评先进,也没他的份。 下班后,马六憋屈地上了地铁回家。 人很多,像蚂蚁炸了窝。平常,马六几乎从未享受过座位,都是站着。今天也不知咋的,居然还有一个座位在等着他,马...

    刘平 发表于 2021-03-26
  • 生命

    王坡村的丁添结婚多年一直未育,更不用说添...

    梁柏文 发表于 2021-03-26
  • 不舍

    大年初六,春节庙会。 一家三口。女儿白、胖,六七岁的样子;父亲四十出头,黑、瘦,身材矮小单...

    王东峰 发表于 2021-03-26
  • 重大决定

    一连几天的雨雪天气终于熬到了头。 村头的黄嫂一大早就发现了今天如期而至的大太阳,心里舒服了老半截。她赶紧喊来黄叔帮手,在屋子前面的枣树上、苦楝树上系了一条又一条大麻绳。 路过的邻居笑了:黄嫂,又要晒呀。 黄嫂知道邻居又在挖苦她,她不恼:再晒晒...

    肖佑启 发表于 2021-03-26
  • 晒幸福

    宋子楚在手机上扒拉半天,手指头开始抽筋了,右手食指最上面一节,像眼镜蛇一样梗着脖子,动弹不得。丈夫劝她,休息会儿吧,总看手机,手指头都提抗议了。 宋子楚 嘁了一声。是对丈夫的劝告不满?是长时间潜水憋得慌?是宅在家里难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秦景棉 发表于 2021-03-26
  • 乔迁

    冤家路窄! 在电梯口,何雯意外地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三张脸同时僵在那里,空气骤然凝固。 男人的那张脸何雯太熟悉了,即使烧成灰,她也能一眼认出。女人的那张脸,是在男人变脸以后出现在何雯面前的。何雯看着那张嫩如豆腐、形若瓜子的脸,恨不得咬上几口...

    朱红娜 发表于 2021-03-26
  • 无字条幅

    真怪!左看右看,墙上的条幅根本就是空无一字。 孙主任想说点什么,又咽了回去。 办公室里不是还搁着两幅么,书协石主席的书法,多好小丁小声嘟囔,孙主任便瞪了他一眼。领导正埋头阅看着一叠文件,好像没听见。 来到领导办公室的人都觉得很惊诧,不知这葫芦...

    非非鸟 发表于 2021-03-26
  • 惊醒

    临近春节,笑容不由分说地绽放在人们的脸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像是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不知疲倦地在大街小巷穿行,忙着为合家团圆办年货,搞卫生,赶火车,整个城市洋溢着紧张欢快的节日氛围。 李科长夹着公文包,哼着小曲轻快地打开家门,刚想跨进去,突然触...

    陈淮贵 发表于 2021-03-26
  • 焊接原则

    壹 老柯在汉飞五金有限公司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只要有活计做,他总是笑嘻嘻的,好像疲劳永远与他无关。当然,他的工资在所有焊工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每月总在一万二三千左右,这让其他班组的员工羡慕不已。 最近这一两个月,汉飞公司的生意出奇的好,每天的货...

    肖佑启 发表于 2021-03-26
  • 我是他爸爸

    那天正信步在街上,迎面跑还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子,抱住我大腿喊:爸爸!爸爸!我还没有结婚,哪来这么大的儿子,如果遇到熟人,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急忙火燎地扒开小男孩的手,想说:谁是你爸爸?话还没有出口,小男孩突然指着从他后面跑来的一个...

    尚庆海 发表于 2021-03-26
  • 春节慰问

    老李接到电话,明天单位来慰问。 放下电话,老李莫名地兴奋起来,又可以见到老同事了,虽然自己退休不过十个月,由儿子顶了岗,但感觉好像过了好几年。都说退休是人生自由的第二个春天,但老李心里就像这个冬天一样,孤寂清冷。 他开始忙碌起来。 分管的副局...

    云儿 发表于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