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简介: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展示,支持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投稿。
相关栏目:人生哲学哲理文章搞笑文章生活随笔优美文章日志大全

  • 兄弟

    胡老三进门时,胡老大正在灶上忙活,为第二天的早市做准备。他看见兄弟进了门,手里没停,脸黑沉下去。 胡老三叫了声哥,抬脚就坐在了门口的小板凳上。 他们的娘听到声响,三步并两步从里间出来,关切地问幺儿,没吃吧? 胡老三闻着灶上飘出的香味,正在咽唾...

    杨莹 发表于 2020-05-27
  • 画风筝的男孩

    老师,邓榴寿把秦老师的手咬了一口。 我看到秦老师的手出血了。 他又在上课画风筝。 这些山里的孩子像一群麻雀扑棱棱挤进门框,涌到我办公桌前,小嘴叽叽喳喳,红唇白牙晃花了我的眼睛。这次队伍来得这么庞大,如此兴师动众群情鼎沸,事情肯定小不了。 好不...

    卢子 发表于 2020-05-27
  • 影子

    小曼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拉着老公往回走:我还是不放心,这么冷的天气,会冻死人,回去看看! 他们刚才经过地下通道的时候,看见椅子上蜷缩躺着一个人,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小曼放慢了脚步,想凑过去看看。老公紧紧拉着她:别多管...

    苏岱香 发表于 2020-05-27
  • 异乡人

    男人是外省的,三十左右,进城建筑大军中普普通通的一员。他来我店里买电缆,我这没有,指给他朝北走大约四百米那儿有个店,有卖,我们的总店。他去了,回来时,电缆盘成圈在手里挎着,又在我这买了头盔、线坠、锯,都是木工用的。 大约三天后,他又来了,吞...

    蔚新敏 发表于 2020-05-27
  • 意想不到

    我这人喜欢看书,特别喜欢看故事书。像《故事会》、《故事林》、《故事家》的我隔三岔五总要买上那么几本,茶余饭后拿出来翻翻,既调剂了心情,又增长了见识。 单位的同事们都知道我这个爱好,便经常让我讲故事给他们听。我也就当仁不让,把故事书上面看到的...

    郭福全 发表于 2020-05-27
  • 名字

    路上遇到杨林,寒暄之后,他忽然说,陈涛,祝贺你被评为先进!杨林和我是同乡,又是高中同学,我们在一个集团,但不在一个公司。我莫名地回答,没有啊! 杨林指着我笑说,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又不要你请客。杨林摇着头走了。 后来我一琢磨,明白了,我们公司...

    方敬杰 发表于 2020-05-27
  • 选择

    在部队工作的宁宇轩年底就要转业了。而转业的去向,就是夫妻俩矛盾的焦点。 宁宇轩是湖南人。在他看来,叶落归根是不容置疑的。这么些年来,他梦里梦外都荡漾着浓浓的乡愁。 他的理由是:我在湛江生活了30年,是出于工作原因。我的根在湖南,你就得嫁鸡随鸡...

    苏展 发表于 2020-05-21
  • 最美一课

    郝美丽常常感念她的父亲给了她一个美丽而又响亮的名字,只是郝美丽再美,她也在一日日地老去。 在离退休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郝美丽越来越频繁地去设想那最后一课的情景。她当然是想如何以最美的形象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最圆满的句号。记得年初她的第一...

    周葵英 发表于 2020-05-21
  • 瞬间的定格

    在某种环境中,有时,有才和有梦想一样,是件很没用的事,甚至很可笑。这是邵涤飞和朋友们调侃时常说的一句话。 也难怪,邵涤飞是因为爱好写作和摄影才被招进这个单位的。临时工,工资少得可怜不说,那个天天固定在脸上的谦卑的微笑,已经快让他窒息了。即使...

    王新艳 发表于 2020-05-07
  • 玉白菜

    杨石头南山采石,采了半辈子,偶得一彩石,青白相间,纯净天然,状若白菜,稍经打磨便光泽鲜亮。杨石头携带回家,视若珍宝,闲暇时常拿出把玩,取名玉白菜。 有一日,杨石头老伴身体不舒服,到县城医院检查,医生说心脏异常,必须做一个大手术。手术费和医药...

    李世营 发表于 2020-05-07
  • 山坳上的铃声

    弯弯的山路上,风尘仆仆的程老师,正疾步走向学校。 这个被称为学校的地方,仅有的几间教室,因年久失修,屋顶已裂开了口子;斑驳的墙面,总能让孩子们想象出各式各样的画面;桌子和长条凳虽有些凹凸不平,但还算齐整,没有少腿。那张讲台,更是历史悠久,代...

    付树霞 发表于 2020-05-07
  • 一毛钱生意

    朱丽是一个笨笨的,白白胖胖的女孩,非常腼腆。她的数学成绩从来就没及格过,高中一毕业,就被父母逼着自谋生路,却仅给了三百元本钱。这年,她才19岁。 三百元,当时虽然不算小数目,但要做生意,顶多也是摆个摊儿。最要命的是,朱丽原本就很害羞,再说一个...

    苏淑 发表于 2020-05-07
  • 故乡,我回来了

    几年时间,对!短短几年时间,湛江变化真大,变得让土生土长的朱伟道难以置信。 啪啪啪、噼噼啪啪、噼里啪啦 离大年夜还早,可鞭炮已开始响个不停。 往事像一只蝴蝶在朱伟道的记忆里乱撞。有一首童谣现在他还会唱:春节到,人人笑,姑娘要朵花,孩子要鞭炮想...

    钱海 发表于 2020-04-30
  • 味儿

    刘浪一早被叫进局长办公室,刚到门口处,就闻到了那味儿,局长身上的味儿,很刺鼻,搞不懂局长怎么会有这种味儿呢,而且才到门口就能闻到这味儿。刘浪不自觉地就皱了皱眉,但很快,刘浪就恢复了微笑的表情,敲了敲门说,局长,您找我? 局长一抬头,居然是一...

    张艳霞 发表于 2020-04-19
  • 随机应变

    文化馆商主席写着小说。 忽有人敲门。哟,闾问门啊!来来来。 商馆长,您在写啊?商主席给小闾倒水,小闾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是的。我在写部中篇。 商馆长兼县作协主席,所以喊馆长也有称呼主席的。商馆长有个要求:要是文工团、文化站甚至文化局的同志,...

    李立泰 发表于 2020-03-27
  • 戏弄

    她脸上总有一块很难看的胎记,因为这块胎记,从小到大没少受同学欺负。 她长得不难看,如果去掉胎记,那么可以算作楚楚动人。 高中时,有一个男生在追她,她自己还不知道,是她同桌告诉她的。 她喜欢独自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聆听来自窗外的风吹在树叶上飒飒...

    将夜夜 发表于 2020-03-19
  • 35号

    公交车很挤,车刚到站牌前停稳,门一开,车下的一群人争先恐后地上车,生怕自己抢不到座位。身子肥胖的韦姨挤在最前面,她右手提一个小花布袋和一只亮晶晶的透明水瓶,瓶里的水在阳光反射下白熠熠地晃动,使人难忍口渴之感。韦姨急,挤在她身后的老女人比她...

    侯志锋 发表于 2020-03-16
  • 放生

    中午时分,螺仔放学回来,双脚还未踏上船板,妈妈见儿子回来了,便从船舱里爬了出来,一边笑口吟吟地对儿子说,今天她网了一只大水鱼,一边拉着儿子的手来到船头的一个小格仓揭开一块木块。 儿子猫着腰,朝里看了看,一只金黄色的大水鱼在里面趴着,伸出的头...

    肖冠明 发表于 2020-03-12
  • 春风沿河吹

    一个电话,让德宽和老婆的心中燃起了希望。区民防办的领导要来考察他们的泡菜作坊。 一周前,德宽到民防办交了申请,想租下江州路的防空洞。他们去看过,也反反复复算了,至少可以放五六千个坛子。 眼下,他们才二十个,赚的钱都还信用社了。 他们知道,还有...

    涂宏兵 发表于 2020-03-05
  • 心向边防

    别看小兰才六岁,却长得文文静静的,真像个小姑娘了。她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得工工整整、利利索索。 孩子岁数不大,可却不像一般孩子那样喜欢看动画片。今天做完作业,她被电视里的画面深深吸引冰天雪地里,一队边防骑兵在国境线巡逻。寒风凛...

    毕寿柏 发表于 2020-01-20
  • 寻找

    他这次回来,包了一辆车,车费贵了点,要好几百元,有点心疼,但自己多省下点烟钱就够了。公车是不能用的,假期一律封存。 他要回乡下老家走一走。虽然老家已经没有很亲近的人了,但他还是想回去,父母不在世了,可他们生活的痕迹还留在那里,自己年少时的时...

    曹春雷 发表于 2020-01-10
  • 得来全不费工夫

    作为群主,要想确保你的群充满活力增添人气,你要时不时发心灵鸡汤,让群友们见证你的存在领略你的魅力盛赞你的为人,同时还要多组织各类活动。建群容易维群难,当一名好的群主难上加难。 张朝,微信名起得还算有水平,叫涨潮了,可能跟他生在海边有关。张朝...

    刘峥嵘 发表于 2019-12-30
  • 小心愿里有大情怀

    小区里有个名人,大家都叫他老李头。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嗓门大,尤其是笑起来,哈哈哈几声,夸张点说,能把旁边的树叶都震落一地。他又特别爱笑,所以大家说起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笑声。 说老李头是个名人,一点不假,不仅我们小区男女老少都认识他,小城里大...

    王国梁 发表于 2019-12-27
  • 风景

    镇中学门口有棵老槐树,树上挂着梧桐镇中学白底红字的牌子,从里面传出孩子们整齐的读书声。这书声,被秋风吹得一时高一时低,显得这小镇更加宁静、安详和可爱了。 老人的补鞋摊在老槐树下有些年头了,好像自打有了这所中学就有了。老人矮...

    侯发山 发表于 2019-12-26
  • 偷杏

    村子周围几座山,半圆状相连。 向西过了沂河,虎山和凤凰山之间有条沟,叫柴干沟,顺沟而上四五里,有一个村落,十几户人家,叫柴干村,很别扭的名字。但是我们都愿意来。为什么?有杏树。 五月红六月黄,说的是摘杏的月份。五月红,红透在五月中旬,个头中...

    宋以柱 发表于 2019-12-10
  • 风景

    1 凌风越来越喜欢这里的风景了。大学毕业后,他从老家安徽合肥来到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扎根在红土地一个名叫风沙的风电场,从事与他专业对口的风电设备维护工作。从驻扎在菠萝的海那天起,除了工作,似乎看风景成了他每天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初夏...

    李明刚 发表于 2019-11-18
  • 回家

    晚霞满天,晚风吹拂。贵叔坐在岸上,怔怔地望着那滔滔江水像一条巨龙般游向大海。他不停地吸着烟,散落一地的烟头。昨天,他又听到村里人在背地里说他儿子在外面出事了。 儿子春生自打上大学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以前上大学时说要读书没空,现在出来工作了又...

    戚锦泉 发表于 2019-11-07
  • 那个雨季已经不再

    也许是花季多梦,无心无意间,那个叫虹的女孩子竟然走进了我的世界。一切都没有理由,一切也都没有理由可以说明。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高考落榜让我一下子没了魂魄,我把自己囚禁了一个暑假。开学后,我去了离家百十余里的阜城,进了一个方圆很有名气的高...

    王子文 发表于 2019-11-05
  • 我爱你,却给不了你结果

    那年,我进入了而立之年,可我一无所有,为了生计好友让我和他一道去一家私学教书。好友告诉我那所私学正在准备招聘一批新的教师,现在可以把那所私学作为训练营地,作为一块跳板。我无可奈何,只好随着好友去了那所私学。 初去那所私学,印象并不如意。我已...

    王子文 发表于 2019-11-05
  • 雨夜

    下午,天气骤变,下起雨后,温度急极下降。就在这个时候,街口来了一个五十开外的人,他的肩上扛着一条扁担,扁担的两头挂满大包小包,头上戴着一顶蓝布帽,身上只穿一套单薄的秋衣,脸上留有几处污垢。 他一路走着,四处张望,担子上的包包被风吹得左右摇摆...

    肖冠明 发表于 2019-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