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简介: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展示,支持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投稿。
相关栏目:人生哲学哲理文章搞笑文章生活随笔优美文章日志大全

  • 灵感

    梅老是杰出的摄影大师,她的许多作品堪称经典。 进入耄耋之年,梅老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虽说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是创作上总是找不到灵感 小雪是摄影发烧友,是大师的超级粉丝。小雪将一幅大师叼着烟斗吞云吐雾的肖像挂在房间里,期望以此来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

    李景文 发表于 2022-11-26
  • 注射室的场景

    一不小心,奥密克戎偷偷溜进了江边市。把一个小县城折腾的翻天复地。政府一声令下,居民们乖乖躲在家里,没一个敢在大街上转悠。 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尽是带袖箍的警察、自愿者、公务员送菜小哥哥累得黑汗巴流。 作为市医院门诊注射室的护士长,跟市民一样...

    一缕阳光 发表于 2022-11-11
  • 红叶认母

    漫山遍野的山楂林中,不起眼地座落着三间旧瓦房,那是红叶和爷爷现在的家。10岁的红叶在7岁时父母患病去世,后来就辍学跟着爷爷管理山楂林。 每到收获山楂的季节,上面就一拨一拨地来人,有镇村干部,有政协的,有侨办台办的,送些米油面粉,还有现金。听爷...

    滕敦太 发表于 2022-10-23
  • 八叔买“专机”

    春节我回乡下给父母上坟,在老宅里装上祭奠的东西,用扁担挑着出了门。刚上大街,一辆拖拉机停在了我前边。 爷们,过年来家上坟啊?来,坐我的专机,我送你。来人是我本家的一个叔叔,我家族小,老一辈全按大小排,他排第八,我喊他八叔。 八叔接过我的扁担...

    滕敦太 发表于 2022-10-23
  • 二狗的母亲要回家

    二狗的母亲要回家,这事在村里一时成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因为二狗的母亲嫁出去都三十几年了,怎么突然间就想着回家呢? 村里人不解。 二狗的父亲得癌症死时,二狗才十五岁,可他的母亲当年就狠心地抛下他远嫁他乡了。二狗勉强在政府和村里人的救济下长大成...

    伍美顺 发表于 2022-10-06
  • 被送回的山地车

    昨天早上,妻子在儿子班级的家长群里向大家咨询挑选儿童山地车的注意事项。是的,她打算为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网购一辆山地车。然而,第二天中午,住宅小区的门卫就打来电话,说货运公司送了一辆儿童山地车过来,门卫室已代为签收,让她有空过去看看。 自己都...

    李启远 发表于 2022-10-06
  • 芬姐

    江心岛上,绿树成荫,鸟儿成群。芬姐扶着轮椅,站在岛上远眺,丈夫坐在轮椅上,歪着脖子,眼睛无神。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我是组织同学野炊的时候,认识芬姐的。那天她陪老公在江心岛上散步。我们邀请他们参加我们的活动。她主动要求帮忙炒菜。女...

    梁正 发表于 2022-10-03
  • 错位爱恋之说散就散

    (一) 第一次见到陈竹是在一场展览会上做兼职。缓缓的从人群里走了过来递给韩晶莹一张名片,让她在展会完后给他打电话,说他们公司也需要兼职礼仪。 韩晶莹就读于本地的一所师范学院,大一。她觉得一切都那么的新鲜而富有刺激,已至于把高中的失恋也抛却身...

    赵伟扬 发表于 2022-09-07
  • 回家过年

    刘尕娃和妻子芳芳终于赶回家过年来了。 刘家庄的变化真大!坐在无人售票车上的刘尕娃心里说。 坐在车上,到村口青石湾时,隔着玻璃窗子,看到自己曾经熟悉那一片河湾,纵横交错的地块早已变了样:一条条新修的田间道路,边上是一排排灌溉U型槽水渠,左右两侧...

    毛韶子 发表于 2022-08-30
  • 腊八喜结亲

    山乡的腊月,娶媳嫁女的事情逐渐多起来,这不,腊八节,就是个好日子。 六百多人的乔家庄,传言着一件事:乔家旺的儿子乔梁,与邻乡郭柏严的女儿郭玲结婚,婚事简办,不要一分钱彩礼。这些话传出时,不亚于当初乔梁从省农大毕业后,不去城里,而是在家乡租地...

    毛韶子 发表于 2022-08-30
  • “身入”基层

    上级部署搞深入基层、走群众路线活动,交通局的王局长积极响应,除了在全局上下开展大学习、大讨论,还专门指示局里的两个年轻人小刘和小赵,一起去坐公交车。任务是查找和发现公交领域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以利工作改进。 过了两天,小刘和小赵回来向王局...

    乔志峰 发表于 2022-08-26
  • 看病,瞒病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许久了,但我怎么也不能忘怀第一次坐诊的经历。 那时的我正暗自欢喜二十年后的我终于考过了执业医生可以坐诊了,哪天反复的在镜子边上整理好医院新发的白大褂穿上便向门诊部走去。再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医生介绍,赵某某、中医门诊、周二周四周...

    赵伟扬 发表于 2022-08-24
  • 境遇

    吃完外卖,我走出护办室,准备把塑料盒扔到垃圾桶里。扭头却发现了王大喜,他圪蹴在病房门口,屁股靠在墙上,一口一口地啃着冷馍。那是一块坚硬的农家手工馍,王大喜啃几口,喝一口水,嘴角上沾的馍星,在向他示威,随着他咽喉的蠕动,依然顽强地挂在他粗密...

    徐玉虎 发表于 2022-08-24
  • 话费与废话

    上午11点半,村里刘书记和农经站长正在研究控制电话费的问题,村部电话响起。 刘书记顺手抓起电话:喂,哪位? 王主任:我是乡政府产业办。 刘书记:你是产业办哪位领导? 王主任:我姓三横一竖。 刘书记一边想着三横一竖,一边问到:领导尊称? 王主任:哦...

    一缕阳光 发表于 2022-08-20
  • 盲人故事

    我作为父母的第一个男丁,曾给他们带来短暂的荣耀,农民父亲还给我取了个儒雅的名字,叫卓文。可是七个月后,父母发现我原来是个瞎子,无异于晴天霹雳。 五年后,弟弟降临,父母欢喜再现,管弟弟叫毛弟。 记忆总是在田埂上行走。一个盲童一手抓着绳子,一手...

    范悦春 发表于 2022-08-17
  • 状元赵观文

    话说唐乾宁二年(公元895年),桃花江畔有一村庄,名曰桥头村。村里有一学子赵观文,赴京赶考,高中状元。喜讯传来,桃花江两岸方圆十里,张灯结彩,莺歌燕舞,喜气洋洋。桥头村人更是杀猪宰羊,男女老少,豪饮三日,酒气冲天,村庄酩酊大醉。桂州蛮荒之地,...

    蒋育亮 发表于 2022-08-17
  • 早教

    舞蹈班,孩子在里面跳,家长在外面聊。 有个外婆说,女儿女婿都是医生,忙得没时间管娃,给刚上小班的孩子报了十个班。啊,周围人惊呆,一周只有七天,十个班怎么上? 外婆打开手机让大家看表格:周一到周日,几点到几点,钢琴、舞蹈、主持排得没空当。那得...

    莫小米 发表于 2022-08-13
  • 让梦想继续

    这将是一个梦想的开始。她心里想着,手里的笔也被随之握紧了。 偷偷瞥了一眼坐在讲台上的人,确定她正埋头批改作业,一时半会儿也不会不会注意到自己后,她开始专心地在练习簿上奋笔疾书。很快,密密麻麻的字堆满了一夜,她开心的笑了,透过粗糙的纸,她仿佛...

    程石 发表于 2022-07-31
  • 以老带新

    秦江的户籍地在边疆某市,回内地定居已经六、七年了,除了当年一起入伍的战友和亲朋好友,在社会交往中,他从来不主动提及自己是一名服役二十多年的空军退役中校。 叔叔,在吗?,户籍地社区人员是个小姑娘,在微信里一直这么称呼秦江。 在啊,有啥事?秦江...

    齐岁仓 发表于 2022-07-28
  • 鲜花

    也许是七年之痒的缘故吧,峰最近总和玲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吵得他宁可在单位拖晚,也不愿早点回家。 这不,玲又打来电话:今晚又不回来吃了哈? 嗯,加班,我吃点泡面算了。你自己弄点吃的吧。峰对于自己始终不变的加班谎言都有点腻歪了。 好吧。记得今年...

    五月 发表于 2022-07-22
  • 去老陈店里嗦碗粉

    矮矮胖胖的老陈在河口镇开了家烫粉店。 天还未亮,他和妻子花儿、小姨山桃就在店里忙开了。老陈捅开煤炉,把铁锅里的高汤烧开、调味,温在灶上。再炒一盆海带丝和酸腌菜,供顾客下粉吃。花儿把切碎的葱、姜、芫荽、辣椒摆上餐桌。外面传来三轮摩托车的响声,...

    杜维民 发表于 2022-07-15
  • 慰问

    中秋节前,阳光爱心捐助团体的李副会长打电话给我,说快过节了,有很多爱心人士捐赠了书籍和月饼,他负责慰问几户贫困家庭和一些长期支持他们事业的爱心人士,约我一同前往。我当即答应。 老李开着辆旧面包车来接我。上车后我发现,后车厢的座位已收起,装了...

    王立乾 发表于 2022-07-12
  • 钓鱼

    那还是上高二的事。班上转来一名漂亮女生,一下抓住了男生们的眼球,也抓住了他的眼球。她平时住校,周末都去她姑姑家。她姑姑家与他家隔一条河。 这条河,向南连接柴米河,向北连接善后河,然后往东流向大海。河水清澈,那时的鱼虾很多。每到周天,他总是去...

    苗红军 发表于 2022-07-10
  • 边关泪

    太阳的雅鲁藏布,月亮的日喀则,思念的唐古拉山吼,爱情的狮泉河无意间刷到这条火爆全网的抖音时,营长潘凯盯着手机屏幕足足愣了几十秒,几句歌词,又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曾经战斗过的藏北高原。 那年,部队奉命紧急前推高原驻训,经过四天三夜的远程投送才到...

    杨涛 骆锋涛 发表于 2022-07-09
  • 停车

    王大和王三站在路口聊天。傍晚六点多了,天有些凉。零星的行人提着包,步履匆匆地走在小区回家的路上。 一辆红色的小轿车从前面的路上缓缓驶来,到了路口,犹豫着,拐个弯,又缓缓向前面驶去。老潘在找停车位。王大看着小红车,乐呵呵地说。那是老潘的车?王...

    董军 发表于 2022-07-06
  • 工程

    李盈的车开进了平安小区,稳稳地停在车位上。叔,您下楼吧,我的车到了。李盈拨通了电话。什么破车,上车这么费劲,太高了。一位六十多岁的相貌堂堂,精神矍铄的老人,一边说话一边拉开车门上车。叔,这叫霸道呀,八十多万呢。李盈调皮地辩解着。叔,咋没住...

    刘晔宽 发表于 2022-06-30
  • 一头老黄牛的尊严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 那时,生产队里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是能在牛群中领头的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它被使役得最多,犁地的时候,社员们都争先恐后地去抢着牵号里娃。它对生产队...

    冯积岐 发表于 2022-06-22
  • 阳谋

    点尕村的人长脸啦,全县的高考、中考状元都出自这个山村旮旯,且还是一家兄妹! 这俩孩子,多么的不容易啊!本来大伙满脸的喜庆,却被古稀老人丁大爷这句话弄得骤然变了,悲情地泪花闪闪。 李家兄妹很不幸。父母长年患病,不能外出打工赚钱,致使家境贫困得...

    唐胜一 发表于 2022-06-15
  • 录取通知书

    钱家湾村的微信群里这几天很热闹,大家都在七嘴八舌讨论着栓子考上军校的事,虽然村里这几年出了几个大学生,但考上军校的,栓子还是头一个。就前些年,邻村的青年憨厚高中毕业去当兵,在部队提了干,乡亲们在田间地头都议论了好长时间呢。 自从栓子拿回这录...

    刘志洲 发表于 2022-06-15
  • 相亲

    玲儿聪慧漂亮,遇事有主见。媒婆给她说了许多对象都不中她的意。眼看二十五岁过了,玲子父母急得团团转。 这天,媒婆又踏进玲子家门,给玲子父母说,榆树村的村民俞欢家有两处宅基地和四十多亩果园全部被征用,一下得到赔偿款200多万元,家里盖了两层楼房。...

    王卫权 发表于 2022-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