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简介:短篇小说优秀作品展示,支持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投稿。
相关栏目:人生哲学哲理文章搞笑文章生活随笔优美文章日志大全

  • 一场梦

    女孩宅在家感觉无聊,又没有一个可以跟自己谈心的人,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上网。 社交比较窄的她无趣地捞起一个漂流瓶: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女孩:你好! 男孩:你好! 女孩:你是? 男孩:我叫** ,你呢? 女孩:我叫*** 。 男孩:可以交个朋友吗? 女...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4-15
  • 畅想外遇

    和老婆上街,到了晚饭时间,我说就在外边吃点吧,老婆不肯,非得回家做饭。可当她在一家酒楼门前看到婚礼大红招牌后,改了注意,斩钉截铁地说:吃烧烤去。 原来,老婆想起,今天是我们结婚17周年纪念日。老婆问我:结婚17年叫什么婚?我说,这上不着村下不着...

    凝冰 发表于 2017-03-23
  • 玉兰

    玉兰花在严冬里盛开,洁白得像瓷。 男人家里有个叫玉兰的女人,他在外打工,回村时听到了很多骚言杂语。有人说,玉兰和村主任好了,两人去开会,同住几天。还有人说,玉兰接待上面的检查,给那个红鼻子的主任陪了酒还陪了睡。 玉兰的老公叫三扯,扯经、扯皮...

    马卫 发表于 2016-11-19
  • 杨二的结局

    在葫芦坝村,人们时常摆起杨二的那些事儿。 杨二原名叫什么,很多人都说不上来,只知道他家弟兄四个,他排行第二,所以人们都叫他杨二。杨二从小对读书没兴趣,小学还没毕业就死活不进学校门了。无奈,父母就只好给他准备了一把锄头,不分天晴落雨对他实行劳...

    冉小平 发表于 2016-11-19
  • 老来伴

    肖大妈有一儿一女,女儿嫁在衡阳,离家远,一年半载难得回几次,儿子他爸是矿里的采煤工,挖了三十多年煤。六年前因身患肺病去世了。儿子20岁就下井当掘进工,连续十年来先后被评为矿先进生产工作者、矿劳模、省劳模,又是矿里出了名的孝子,三年前讨了个媳...

    ZOZAXION乘源 发表于 2016-08-02
  • 父亲的来信

    我家里的书柜里收藏了许多信,都是从小学到高中、大学,参加工作期间各个时段父亲给我写的信。家书抵万金,在这个网络邮件,电话,短信,微信渐渐取代传统信件的时代,偶尔读读父亲曾经写给我的信,顿时心里暖和和的。其中,我收到父亲的第一封信,给我的印...

    严冬 发表于 2016-06-15
  • 无可厚非

    记忆就像一坛酒,时间越长越醇香。 一 夜已经很深了,罗非站在窗前,左手端着红酒杯,右手努力的往外伸,像是要抓住什么,可外面除了茫茫的黑夜、呼呼地风声,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了的缘故。 床头墙上那一幅画,一看就知道是小孩子的作品...

    林岩 发表于 2016-04-06
  • 我能跑到哪里去

    阿三是个小包工头,从老家领了一帮人来城里做工。大家起早贪黑干活,到了年底,本以为可以领到工钱回家过年,哪想到了结账的前几天,老板突然消失了,工地上乱成了一锅粥,大家吵吵嚷嚷围着阿三要工钱。 阿三也不知道老板去了哪里,他身上没钱,无法答应工友...

    秋人 发表于 2016-03-03
  • 阳光

    他有点讨厌她。 她衣冠不整,背个背篓在小区收破烂。有一次进电梯,她的背篓把他的衣服挂了,他正要生气,她笑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他气又消了。 她不怕被人歧视,也不怕别人笑话,每天一大早就准时到小区来报到,这里瞅瞅,那里看看,人家在散步打太极...

    周汝国 发表于 2016-02-23
  • 办大事

    吃了早饭,李先前拿把锄头准备去菜地锄草,刚出院门,就见李老庚担一挑蔬菜从院门口经过。李老庚打招呼:大明星,出门了...

    蔡勇 发表于 2016-02-23
  • 那个被我丢弃的家伙

    那个被我丢弃的家伙叫狐狸,如你所知,它是一条狗。它至少被我丢弃了两次。 初春的一个周末,我睡了一个懒觉起来,拉开门,蜷伏在檐下我鞋子上的它坐直了身子,很无辜地看着我。一身黄毛脏兮兮的,还带着一点婴儿肥。哪里来的小狗呢?我用扫帚赶它,它坐着身...

    何荣芳 发表于 2016-01-28
  • 冒大了

    那天,林业站新来的站长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从县城开会回来,半路上遇到一辆拉木料的运输车。 站长将那辆车拦了下来,车里就驾驶员一人,站长问:这车木料哪儿来的? 我自己砍的。驾驶员说得理所当然。 在哪儿砍的?有砍伐证吗?站长问。 那驾驶员蛮横不讲理...

    刘椿山 发表于 2016-01-25
  • 穿越

    午夜,男人又一次醉酒,倒在了自家门前,女人从家门的猫眼里看到了瘫倒的男人,连忙想出门扶起倒下的男人,可家门是朝外开的,体重二百多斤的男人挡着,门只开了一道缝就再也打不开了。 女人在门内干着急,男人在门外呼呼大睡,在这个寂静的午夜,一扇门隔开...

    石兵 发表于 2016-01-23
  • 桃色新闻

    那件事之后,林桃花就再也没有出院子一步。 她把自己窝在家里,不吃不喝,也不动。 一连三天,那些该做的洗的衣服,该打扫的卫生,该喂养的鸡鸭,她什么也没做。 林桃花命苦,命苦的林桃花刚结婚三月,一场车祸就让她守了活寡。 她的丈夫李大顺,瞬间成了植...

    红精灵 发表于 2016-01-22
  • 没脑子

    某单位通知,庞主任将主持召开一次总结会议,特别强调,办公室全体成员务必参加,不许请假。 会议就要召开。庞主任的目光沿着会场前后,扫视一下,发现少了一位。要是往常,遇到了这种情况,庞主任会对着会场点名道姓地发火,大声说:怎么还没有到,快去叫来...

    卞长生 发表于 2016-01-21
  • 童年趣事

    世间万物本无差别,文明或自认为成熟的人类,擅自将一切划分为三六九等,这一划分,便成为了人类痛苦的根源。 人,只有在童年时,欢乐开朗、幸福无忧,那是真正的、实在的快乐,快乐的没有性别之分,更无物质或其他的计算,一切随自己开心便是阳光普照。 四...

    寒月府 发表于 2016-01-18
  • 恰若惊鸿

    时间是一汪沧浪之水,浇灭了心头愤怒的火苗,盗取了所有关于那个叫做理智的神经。有时我宁可相信那只是时间开的一个小玩笑而已,不必太在意,不必太紧张。 像石进的一曲《恍若如梦》,一年的时光就这样悄然的离去,不给我喘息的机会,俯仰一夕间,宁静时,曲...

    十四月-筱A 发表于 2016-01-15
  • 豆腐西施

    不由想到那个圆规一样的女人,多少有点心酸心叹,时间和现实的改变是残忍的,然而,我还是要把这个名头加在巷尾那家豆腐店的老板娘身上。 卖豆腐实在是很辛苦的营生,尤其是对一个寡妇,还带着个半大儿子,没有对生活足够的韧性和善念,很难支撑起诺大一家店...

    刘腊梅 发表于 2016-01-15
  • 干佬儿石

    干佬儿石是个石头,它是我堂弟的干佬儿。 干佬儿是我们方斗山的方言,就是干爹的意思。山里习俗,八字不好的孩子要拜干佬儿,八字不好而且多病的孩子要拜石干佬儿。方斗山上石头多,但还是不能随便拜,要根据孩子的八字,先选择合适的位置,再选择合适的石头...

    村夫 发表于 2016-01-15
  • 青山青

    根子接到娘的电话,说爹生病了。 娘说得火急急的,还带着哭腔,那样子好像爹快不行了。根子的身子当时就软了,像泥鳅一样嗤地往地上滑。当时头顶的太阳很毒,能把人烤成咸鱼干。两个工友见他脸色苍白,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以为他生病了,一左一右把他从十五...

    刘学兵 发表于 2016-01-15
  • 酒逢知己

    赵奎在广东佛山的建筑工地干活,夜里想家了就喝二两老白干,然后倒头一觉睡到大天亮。 南方的夏季闷热,赵奎独自坐在工棚外的空坝上,一边喝酒一边数天上的星星。有天晚上,他发现空坝上多了一个人。那人面前放着一坛酒,正自斟自饮,见赵奎在看,就招呼道:...

    付洪权 发表于 2016-01-15
  • 讨工钱

    李家大湾有一个李家大院,住着大财主李铁公鸡。李铁公鸡不仅铁得一毛不拔,简直铁得连鸡毛都能挤出水,远亲近邻都叫他李老铁。 李老铁儿女们长大了,要新修住房,四处找工匠都没有人愿意干,因为给李老铁干活是拿不到工钱的。李老铁没有办法,只有拍安世敏的...

    赵华荣 发表于 2016-01-15
  • 伯乐

    那年,蒋晓梅独自去广东一家电子厂求职。接待她的是个漂亮女子,看上去二十四五岁,头一句话就问她有没有大学文凭。 蒋晓梅说自己只是高中学历,后来参加过成人自学考试,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女子嘴一撇,说:就你这样的学历,满大街都是,上个厕所也能碰到...

    李达元 发表于 2016-01-15
  • 隐身衣

    很久以前,深山里住着祖孙二人,奶奶姓刘,孙子叫刘娃。 一天,刘娃在山上打柴,突然跑来一只慌慌张张的狐狸,蹲在地上,可怜巴巴地哀求:救救我吧!猎人追来了!刘娃看着浑身打颤的狐狸,赶忙用树枝柴草把它掩盖起来。 猎人追来了,对刘娃大声喝道:喂,打...

    徐成文 发表于 2016-01-15
  • 冷漠的报复

    漂泊在南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久了,见惯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原本热血沸腾,疾恶如仇,深具爱心和正义感的我渐渐变得麻木了。直到有一天,这无情冷漠不仅击伤了别人,也害了自己,我才如梦初醒。 那天夜里,我去火车站接人。两天前,岳母带着我的女儿...

    春江水 发表于 2016-01-14
  • 等你回家

    强子是名司机,结婚后,只要出车晚归,妻子总在家守着电话,等他回家。刚结婚那会儿,他觉得挺幸福,每次晚归,抬头看看自己家窗户里透出暖暖的灯光,就觉得好幸福。打开房门,妻子便像只小燕子一样迎了上来,问他冷不冷、饿不饿,给他打来洗漱用的热水。等...

    白银玲 发表于 2016-01-14
  • 富豪是这样炼成的

    高举业平时读书不多,却喜欢看报纸上的文章,他对国内外新鲜事都感兴趣,尤其是关于企业改革方面的内容,不仅特别留心,而且要仔细琢磨,并能结合尧山水泥公司的实际情况,不断进行改革探索。侯得山则比较务实,多年来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生产与技术创新方面了...

    吕纹果 发表于 2016-01-14
  • 同学一场

    霍从来三番五次地打来电话,发来短信,明人心就有些软了。真如霍从来反复说的毕竟我们同学一场是呀,毕竟同学一场,明人答应和他一聚。 霍从来走进星巴克的一瞬间,已提前到达的明人感觉他比20年前精神了许多,米色的夹克衫,蓝靛色的休闲裤,倒也显得随意和...

    安谅 发表于 2016-01-14
  • 只要你足够坚持,一切都还来得及

    小艾今年27岁。外企工作,虽然经常沦落成加班狗,但好在收入不错,养活自己足够用。男友小谷是家合资公司的职员,两人不咸不淡的相处了快四年。倒不是一直不咸不淡,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也有一段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的甜蜜阶段。 哎,你记得吗?那年下大雪,...

    卿楮 发表于 2016-01-09
  • 残阳如血

    残阳如血。 血红的光芒罩着宋大爷。 宋大爷从医院挪到大宁河街,力气快没了。他努力擦擦眼,街上仿佛也变红了。宋大爷问自己,死老头,手机丢哪里了?要给孙女打电话,没了手机咋办呢? 宋大爷找人借手机,路人翻白眼,以为遇到了疯老头。 突然,宋大爷眼前...

    李吟 发表于 2016-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