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世界此时此刻

    世界不会是我们眼中的世界的模样,但我们依旧是生活于世界之中的存在。 美国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K迪克曾说过:现实这东西当你不再相信它时,它也不会消失。 就如同庄周梦蝶,无论庄周是庄周或是蝴蝶,对现实都没影响。在世界面前,他该是庄周就是庄周,该是蝴...

    烟渚近人 发表于 2019-12-08
  • 难忘的元宵节

    元宵节前夕,我拨通部队首长的电话,告诉他我要去探亲的决定。首长沉默了一下才说你订好日期,我派人去接你。当我再三告诫首长要保密时,首长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这么浪漫,总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其实,在决定这次出行之前,我是经过反复思想斗争的...

    张联芹 发表于 2019-12-07
  • 大师的生命里花香满径

    着名作家沈从文,在文革期间,不仅遭到无数次的批斗,每天还要负责打扫历史博物馆的女厕所。随后,古稀之年的他又被下放到湖北咸宁接受劳动改造,境遇更加凄惨。因此,曾有人断言,在那难熬的日子里,沈从文一定会精神崩溃,可能会选择自杀,以求一了百了。...

    钱浩宇 发表于 2019-12-04
  • 腊月的乡村

    仿佛变魔术一般,一向沉寂的村庄里,一到了腊月,冷不丁冒出这么多年经貌美的男人女人,停靠了这么多五颜六色的挂了外省牌照的小车。 在灰褐色的天幕下,沉睡在山坳里的小村庄,在平常的日子里,显得有些寂寞,有些冷清,守望村庄的是99、61队伍。放眼四顾,...

    俞东升 发表于 2019-12-03
  • 我的“闲趣”

    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同样在这个世界也找不到两个性格相同的人,每个人各有各自的爱好,性格各异,喜欢的东西也不尽相同。自认为自己是比较喜欢静的,喜欢静静的独坐一角,呆呆的发愣,或是思索,如果随手拿起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便会一口气读...

    刘唐成 发表于 2019-12-02
  • 葡萄架下的“偷听”

    因为牛郎织女七夕鹊桥相会的传说,人们就把这一天作为中国人的情人节。虽然,一些小年轻流行过2月14日的西方情人节,可在中国每年农历七月初七那天,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在葡萄树下卿卿我我、如泣如诉的凄婉爱情,依然让人无限遐想。 一直以来,感慨着牛郎织...

    庞秋波 发表于 2019-12-01
  • 只有远离才能真正的靠近

    从古到今,在人类无数的聚散离合当中,只有参军与离乡的情感钩沉,将会是无法割舍地伴随每个人的生命过程。我曾经是一名军人,所以,我的一生注定会为自己的情感释放和温暖记忆而奔跑和吟唱。 提起部队,就会想到亲密的战友。我是山西武乡人,好友于永江孟繁...

    曹志宏 发表于 2019-11-30
  • 十月,怀念一个人

    一 这世上有一种声音,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在天安门城楼上高声一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如一道霹雳闪电,所向披靡,摧枯拉朽,把百年中国黑色穹顶戳了大大的窟窿,把一个世纪以来萦绕心头的辛酸风云撕成猎猎碎片。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天...

    吴晓波 发表于 2019-11-29
  • 太多的来不及

    我们总有太多的来不及。 我们总以为时间会等我们,容许我们从头再来,弥补缺憾。岂不知撒旦如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噬的人。灾难永远在我们猝不及防的时候当头砸下,你无从躲避,无能怯惧,心胆俱碎,招架无力。我们唯一能做的,只不过在还来得及的...

    杏林子 发表于 2019-11-27
  • 兰州·玉溪 双城之恋

    为了诗的理想,我曾把西北作为此生必须到达的地方,于是报考志愿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的选择去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兰州,毕业后又呆了一年,对于兰州我有着某种特殊而又复杂的情感,周作人在他的散文《故乡的野菜》里这样写道: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

    陈伟 发表于 2019-11-25
  • 三春鸟为何变多了

    3月惊蛰,农历丙申还未出正月,早上大院里却有李子树的花与杏花同步绽放。玉兰和梅花一周前已大开,这慢了半拍的李子树不是紫叶李而是果树李,此物花叶齐发,油亮的绿芽簇拥着一团一疙瘩的白色花蕾才开了一点,而五六只比麻雀小得多的鸟儿,双双飞飞,环绕争...

    何频 发表于 2019-11-24
  • 沈婆婆米粉

    常听儿子说,离我们小区大概20分钟路程,有一家沈婆婆米粉,已经开了十几年了,味道那才叫霸道。 沈婆婆米粉店面不大,里面摆了4张桌子,外面摆了3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我点了一两,儿子点了二两,等了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臊子米粉端上来了。 我细细品尝,米...

    阳莉 发表于 2019-11-23
  • 寂寞的朋友圈

    有时跟朋友聊天,我很得意地说,我有325位微信朋友。于是朋友就投来了羡慕的目光。然而,在深夜里,细想这些朋友,我却感到有些寂寞,甚至孤独。因为,这些朋友大都认识,但在微信里真的没有什么话要说,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这些朋友,我细分起来,大致可以...

    胡临雪 发表于 2019-11-21
  • 时髦老妈

    说来也许您不信,我65岁的没上过一天学的老妈居然会玩微信! 妈虽没上过学,但当年上过扫盲班,并且,妈并不满足于扫盲班,她在农活间隙读报识字,所以没上过学的妈识字不少。弟弟把智能机给妈妈后,妈妈就对手机上网产生了浓烈兴趣。我帮妈申请了微信号,妈...

    月方 发表于 2019-11-20
  • 感恩有你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有幸遇到这样一位领导,她就像知心姐姐一样善解人意,像中学老师一样循循善诱,像可亲的长辈一样悉心教诲,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那时刚大学毕业,为了找到一份安定的工作,我逢考必参。尽管历尽艰辛,最后还是考到了离家百里之...

    袁巧玲 发表于 2019-11-19
  • 藏在节气里的爱

    一大早,母亲就打电话来,说是初八了,要记得煮面条吃,要记得放水龟叶(雷州半岛的一种野菜)在里面一起煮。我连说,好的,好的,她才放下电话。要不是她提醒,我都不知道已是农历四月初八了。放下电话的时候,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四月初八吃饼汤、吃面条的情...

    刘春柳 发表于 2019-11-18
  • 职业尊严

    十年来,我们家一直用同一个保姆。前几天,她第一次跟我请假一周。回家之后我发现,她给厨房的垃圾桶认真地套上了七层垃圾袋。我以为,这是职业尊严。 去年到外地旅行,包车时认识一个司机。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是每天都穿着整洁的白衬衣,永远提前十分钟...

    邹海霞 发表于 2019-11-17
  • 月光下的“看度”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朴塘村,男婚女嫁算是大事件。 男娃女娃,只要婚嫁年龄一到,就意味着要进入这道程序。四邻八乡的媒婆鼻子仿佛有着特殊的敏锐感,她能嗅到这种成熟的气息。她们热衷于吃百家饭,打听百家的消息。东南西北的村子里,哪家哪户底子薄厚,...

    谭旭日 发表于 2019-11-15
  • 柿香

    重阳时节,最令人迷恋的,是空气中弥漫着的甜香。 这甜香,来自于柿子。重阳前后,走在乡间的路上,秋风拂过,带来了凉意,还有淡淡的柿子甜香。这香,深深吸一口,沁入心扉。 重阳到了,柿子熟了。 其实早在重阳前,柿子树下就开始闹腾了。这时的柿子,还不...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1-13
  • 润心之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怀着对甲天下的洛阳牡丹的向往,我们旅行社于今年4月底组团来观赏牡丹。看过品种繁多的洛阳牡丹,按照行程安排,我们赶到了龙潭大峡谷。先不说景区内的奇观多么令人流连忘返,单说发生在景区售票处附近润来酒店的一件事,足...

    王勇 发表于 2019-11-13
  • 我的一天

    一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无云,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上,金黄色的阳光撒下来,大地穿上了黄色的衣裳。 阳光下,我和妈妈走进花鸟市...

    莫平凡 发表于 2019-11-12
  • 高速路上的农家小院

    听别人说,现在最流行的一种疾病叫做孤独,就像是一个水池里只有一条鱼,周围除了水别无他物,明明是被这个世界紧紧围绕着,却依旧抹不去内心的荒芜。 于是我们常常想家。 家,是每个人的情感归宿,是南飞雁来年的檐下巢穴,是落叶等待一秋的芳香泥土,无论...

    王蒙 发表于 2019-11-10
  • 玩具箱

    小时候,我有一个装着各种玩具的玩具箱,里面盛着各色各样的小玩具:有烟标、弹弓、木头手枪等等,满满一箱,可谓是百宝箱,这些都是我心爱的宝贝,小小的玩具箱承载了我童年无尽的欢乐。 在这些玩具当中,玻璃弹子最为珍贵了。那时的玩具基本上都是自制的,...

    江初昕 发表于 2019-11-09
  • 宝石面

    授完一堂夜课,肠中已辘辘作响。妈妈准备为我下一碗宝石面。这面是妈妈的独门手艺,名字是我起的,因为面汤呈红、黄、绿三种主色外,又隐现橙、白、青三调,汤汁微起涟漪,色泽随之闪耀。可食材并不奇特,无非青菜、番茄和鸡蛋,再加个蒜头。 在我周岁时,父...

    江泽涵 发表于 2019-11-08
  • 艾草青青

    艾草,像自然里得了宠的孩子,有着许多昵称,如艾、艾蓬、艾蒿、蕲艾、医草、灸草、黄草、遏草、冰台、萧茅等等,每一个名字都不禁牵引我去思索这艾草的内心,到底深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先且不去深究名字的来路吧,单说艾草还是鲜有人会弄错的了。在我,艾草...

    洪艳 发表于 2019-11-07
  • 行走在春风荡漾的瑶镇

    在白毛茶庄,看一株白茶在清水中修行 三月,雪花已化,所有待嫁的向阳花均已化好新娘的彩妆。 对一路灼灼桃花火热的心事视而不见,我必须赶在雾霾尚未侵蚀我的肺腑、世俗的尘埃尚在我的皮肤外游离之时,快马加鞭,抵达一座茶庄。 一株白茶来自深山,将色彩一...

    朱金萍 发表于 2019-11-05
  • 成长中的枷锁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题记 养儿防老这是大多人最初养育孩子的目的。于是在偏僻的农村,以种植土地为生的人们,就把生孩子作为增加劳动力的一种方式,且深谙此理,代代相传。 孩子是爱情的结晶这是生活在繁华都市里的人升华了养育孩子的结论。他...

    陌上洛桑 发表于 2019-11-03
  • 卖猪

    三十五年前的那天上午,我早早来到阿坤家,阿坤正忙着喂猪。说来也怪,猪颇合人意,吃得肚皮圆滚滚,全身肉鼓鼓,摇头摆尾的。稍后,我和阿坤摩拳擦掌,跨栏捉拿,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分量不轻的家伙捆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捆绑的猪猡一旦上肩必将一鼓作气,...

    孙瑞辉 发表于 2019-10-31
  • 面汤泡馍

    初秋时节,阴雨霏霏。我独自坐在书房里,窗外天空灰蒙蒙的,淅淅沥沥的雨声唤醒我如丝的思绪。五十多年前的尘封往事再次涌上来,鼻子一酸,心头泛起一阵阵苦涩 那时我在县城上中学,家距学校四十多华里。每逢周六放学,我们就回家去背馍,次日下午,每人扛一...

    韩养民 发表于 2019-10-31
  • 爱上摄影不言悔

    我喜欢摄影已有近二十个年头,时常有摄影作品被报刊采用。每次手捧刊登自己作品的报刊时,心里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刚踏上这条路时的坎坷境遇。 那是我当兵入伍后的第三年,由于工作需要进入了机关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带领我的宣传股长爱好摄影,经常有摄影作品...

    汪职坤 发表于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