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着汉服去旅行

    小时候,有一幅照片令我印象深刻,至今清晰在目。那是一张各民族大团结的照片,五十五个少数民族,都穿着各自富有特色的民族服装,美轮美奂。只有汉族,虽然在第一排居中的位置,但穿的却是中山装,在一片五颜六色中,凸显特别。这种特别,不是美,而是缺少...

    陌陌 发表于 2020-09-16
  • 秧草的前世今生

    草头,是上海的家常菜,普通人家爆炒起锅时,喷点高粱酒,这样一碟酒香草头,在上海的绿波廊抵得过山珍海味。福州路上老正兴的草头圈子,肥润的猪大肠在碧绿生青的草头衬垫下,本来蛮不讲理的油腻一下子变得得理直气壮了。这种学名叫苜蓿的草本植物,太仓常...

    滬蓉公主 发表于 2020-09-12
  • 藏在咸菜里的卑微

    外地出差偶遇一初中室友,正值饭点,两人心照不宣地扫视起道旁的餐馆来。走进饭店,服务员正分身乏术,顺手端上一碟泡菜稳定军心。 还记得你当年的咸菜么? 我耳根不由得发烫。十多年前我俩同在镇里的初中寄读,时值进城务工热潮,我的父亲养病于家,相对于...

    李先军 发表于 2020-09-08
  • 幸福与房子无关

    当初,我和女友佳佳结婚时,岳父岳母是强烈反对的,不为别的,首当其冲的矛盾便是房子问题。 那是2011年国庆节,我刚研究生毕业,如愿留在了省城工作,老家忽然打来电话,说爷爷病危。我是家中的长孙,又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子,为了完成他老人家生前的心愿,家...

    王世虎 发表于 2020-09-04
  • 幸福回家路

    又到一年春节。我站在浩浩荡荡满满当当人流的上海虹桥火车站候车大厅,无数个背着或拖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男男女女们从我的身边走过。突然想问问这些匆忙行走的人,回家的感觉幸福吗? 我看到了一侧,停在那里拨弄手机的一个男孩子,估计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儿。我...

    崔立 发表于 2020-08-25
  • 今年,去做些美好的事

    还是小孩时,总觉得时光慢,总是盼新年。这种心情仿佛还如昨,孰料,就到了身材臃肿、面目模糊的中年。 人到中年,就觉得时光消失得格外快,快得让人无所适从,总是怕过年。可新年就是这么无可遏制地一次次来到,又一次次成为旧年。积累下来的,是一个关乎年...

    布衣 发表于 2020-08-24
  • 水养植物

    那天从一处野地里经过,发现一蓬碧绿的小草,一根根细细的白茎,撑起一枚枚圆圆的叶子。不识,问妻,说是铜钱草。听了这名字,不由地笑了:浑身并无丁点儿铜臭,怎么会叫铜钱草呢?是因为叶圆如铜钱么?觉得这东西水养好,便拔了两丛带回家,拿一个玻璃瓶注...

    吕达余 发表于 2020-08-22
  • 枯叶蝶

    寒风扫高木木叶萧萧下的季节,蝴蝶也尾随叶子,完成了一生的跋涉,完美谢幕。蝴蝶的意象,在古诗词中无处不在,宋诗人谢逸,则把它爱到了极致,曾作《蝴蝶诗》三百首,借物寄情,托蝶言志,人送绰号谢蝴蝶。 而在千姿百态的蝴蝶之中,枯叶蝶是令人触目而心动...

    怡然含笑 发表于 2020-08-20
  • 瓶插梅花一枝春

    寒潮来了,湖南天气一下就冷了。前天,我去拜访一位老师,他从后院剪下一枝梅花送给我。我拿回来,插于案上瓷瓶中,顿感小屋内暗香浮动,满室温馨。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说浪漫,古人是真浪漫。古代的驿使捎去的报春梅枝,是否...

    钟芳 发表于 2020-08-19
  • 迎着秋风

    我将有所保留,在秋风最后的尾际上。 冬天要来了,那些迅驰而又没有返程的虚无,一颗滚落的石子,一粒准备下坠的果实,对我叫喊,小心,下面是空的。 出于一种幻觉,在一棵树的旁边,秋风扫除了它的落叶。飒飒作响的叶子像一个归家的人。明天,所有被时间萧...

    蒋志武 发表于 2020-08-15
  • 水之舞,歌之声

    这里填满了记忆,这里载满了灯影。 去年的这个时节,我静静地伫立河道的栏杆旁,望着河中随着音乐变幻多姿的水柱,触景生情,有了自己的散文短篇《水之舞蹈》。我想那时,是这里缓缓流淌的河水感染了我,或者是惊讶于水柱跳跃的欢乐,不知不觉中就沉醉了,一...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08-12
  • 故乡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故乡不正是那个心里挂念着,却不曾经常回去过的幻想之地,而它对我来说,是我童真的圣地,神圣而又不可侵犯。 我的父母工作忙,只好将我送到姥姥姥爷那里,我的童年便在姥姥姥爷的悉心呵护下成长。而现在却只能回想起零零落落的记忆。至...

    赵浩天 发表于 2020-08-10
  • 绿色生活

    再一次回到了乡下,再一次回到了那个绿色的天地。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这里,正是最美的时节。我在河边散着步,弟弟在岸上跑着步。河水清澈,依稀可见几条小鱼在其中嬉戏打闹。柔软的柳条随着风的吹拂在河面上荡起阵阵涟漪。我突然心血来潮,折...

    王紫琳 发表于 2020-08-06
  • 时光与人

    许多的询问不是询问,许多的话语未说出口。话语流淌在经络和脉络里,是怎样的一种汁水? 习惯用对视交流、用肢体交流,活动的人和从未走动的树,是道路上的风景。枝叶动了动,人也摇头晃脑,簌簌的摩挲声中传来轻声的慨叹。 语言,失去了风采,像小小的蝶儿...

    蒋默 发表于 2020-08-06
  • 校门口见

    还记得一年前我们的约定吗?十年后,我们校门口见。 时光匆匆,往事如昨 当初的我们,太年少。那时,我们可以不顾形象地大哭,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大笑。在学校的草坪上,总会留下我们一起玩耍的身影。当想法达到一致的时候,我们总会同时现出惊喜的表情,然后...

    俞又丹 发表于 2020-08-03
  • 女人的手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一般来说,女人的手都比男人的要小巧、纤细、绵软和细腻。不是常常有人用 纤纤素手十指尖尖如细笋来形容女人的手吗? 旧时代女人的手真正是派上了用...

    迟子建 发表于 2020-08-01
  • 天鹅

    在柴可夫斯基眼里,天鹅是高贵的公主,为了爱和正义、尊严会不惜生命与邪恶斗争;在托尔斯泰笔下,天鹅是勇敢的旅者,即使掉队仍孤独而坚定地向着既定目标飞行;在圣桑的音乐里,天鹅是优雅的天使,在飞翔和游泊之间尽情展现活泼可爱的天性 在中国广阔深邃的...

    徐渭明 发表于 2020-07-29
  • 粽香满天涯

    粽子在我眼里,是个稀罕物儿。这么精致的吃食,含着糯米的甜香,苇叶的清香,还有历史的馨香,一粒粒洁白的糯米,护佑着碧青的汨罗江中屈原的完美。 对粽子的向往追溯到儿时。那个清晨,还没起床,就听见院子里有脚步声,脚步声带来了寒暄声,寒暄声带来了欢...

    千人伊面 发表于 2020-07-25
  • 处处都有“小确幸”

    村上春树在随笔中提到了小确幸这个很暖心的词,意思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林少华将这个词译成中文,也很好地保留了这个三字词语最初的快乐与美好。 毕淑敏说幸福有梯形的切面,它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就看你是否珍惜。只要你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生活中处处...

    杨致源 发表于 2020-07-22
  • 远嫁崇明的姐姐

    我八岁那年,邻居家的女儿远嫁崇明。我管她叫姐姐,她有及腰的长发,披在肩上很好看。走路的时候,那些长发跟着脚步有节奏地律动,像是某种神秘的叫不出名字的舞蹈,我一直特别羡慕。那时候我的全部理想是,将来有一天,自己也有一头像大姐姐一样的长发。但...

    黄柳迪 发表于 2020-07-21
  • 与冬相伴

    折多河岸的杨柳落下了最后的叶子,康定冬季践诺如约到来,缓慢、悠长的冬日开启。 熙来攘往的街市慢慢回复平静,街上行人脚步加快,匆匆而行。享受过了夏日的、秋日的灿烂,人们早已准备好了心情迎接冬天的寒冷。未到八点,天色晦明未定。我和琪先用围巾、口...

    谢辉 发表于 2020-07-20
  • 逛花卉种子市场,买回来矮脚葵种子。我暂且存放橱柜,待来春三月育芽,装盆,让沉寂一冬的阳台开一片金黄,招惹蜂蝶阳光。这么想着,心就吱吱地拔节,涌动着明媚的春光。 过了小雪,天气一反常态,来了个数日回南。厨房暖烘烘,什物湿漉漉,就差那么一点没把...

    吴洪伟 发表于 2020-07-18
  • 活在真实中

    卡夫卡曾在日记中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在真实中。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说:一个人在私生活与在公开生活中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生活在真实之中就意味着推翻私生活与公开生活之间的障碍。 什么是真实?真就是不作假、不虚伪;实就是实在、不做...

    毛本栋 发表于 2020-07-17
  • 苕尖

    眼下这个时节,老家人最爱吃的一道美食便是炒苕尖。何谓苕尖?红薯茎叶最顶端的部位即为苕尖。乍一听,觉得这个名字颇为高大上,其实,它还有一个较为通俗的名字红薯尖。 但,我这里所说的绝不是普通的红薯尖。普通的红薯尖,虽位于红薯茎的顶端,也可食用,...

    董宏芝 发表于 2020-07-16
  • 食物暖时光

    风大,夜凉,遇到一点烦心事,我沮丧到无法形容,只想着赶紧回家,给自己做点什么吃的。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失恋的人会用乱七八糟的食物来填满胃,难道这就是食疗? 厨房里没有食物,只有一包泡面。此刻的厨房,就和我的情绪一样落寞无望。可是那又怎样,就让这...

    夏学军 发表于 2020-07-15
  • 静是怎样的

    什么是真正的静?是饱经风霜的老人谈论自己的遭遇时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是冬日午后泡杯浓茶看着茶叶在水中慢慢舒展时的平和;是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境界。 静,应该是蓝色的。湛蓝广袤的天空,悠悠地飘着几朵白云,时不时微风拂过,几只小鸟以...

    闫笑语 发表于 2020-07-11
  • 腊月醉人

    对于腊月,印象最深的应该还是在故乡的时候。 作为一年中最冷最末的月份,腊月无疑是冷峻的。但冷峻的外表,掩饰不住内心的火热与激情,因为不久新年就要来了。 腊月无疑是牵动乡愁的时节。外面的人从四面八方朝家的方向归来,有务工的,有求学的,有在外闯...

    赵自力 发表于 2020-07-10
  • 茶山村

    茶山村,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很久以前就知道廉江有这样一个地方,在想象中,这里的一切一定与茶有着关联,果不其然,这是一个与茶一样清纯的地方。 走访茶山村,路经的青年运河如一条飘动的绿绸,青山叠叠绿水缠绕,我们的车行驶在河岸上,前方的田野随两边河...

    刘欣 发表于 2020-07-08
  • 西泰山情思

    峰峰皆绿色,浓重地凝着,似乎要泻下来。蓝天上,云朵肆意地涂着张张好画。风拂过肌肤,如水般清凉、柔软。 情人谷,能把人的思绪拉得很长的名字。谷口有水,水聚成潭,树、石、天、云、游人,倒映其中。谷中溪流淙淙,为潭,为瀑,为溪,为湖,如碧玉,如白...

    村姑 发表于 2020-07-06
  • 五月蜀葵遍地开

    农历五月,气温升高,夏收作物渐次成熟,麦收开始。当此之时,墙外地头,一种叶子极似葵花的花正开得如火如荼。 其植株亭亭玉立,高达丈余,花朵硕大,颜色鲜艳,多为单瓣。花色有深红、浅红、粉色、白色,花朵整体圆形,和太阳花相近,向太阳而生。这就是蜀...

    陌上桑 发表于 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