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果烹蟹

    能征服味蕾的美食,总离不了相得益彰。 就拿吃蟹这事儿来说吧。蟹肉虽美,也得有相衬之物。有什么,能衬托出蟹肉的肥美?在这个问题上,可谓奇思不穷。 蟹肉腥,花儿香。以香去腥,是其一。蟹肉肥美的时节,有菊花,有桂花。在乡间,菊桂漫山遍野。每逢蟹肉...

    郭华悦 发表于 2020-01-20
  • 春雨

    春雨,丝丝缕缕,绵绵不绝。 杜甫在《春夜喜雨》中写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雨,是有灵性的,能感知时节,素有及时雨之雅称。 春雨,细腻,缠绵,不似夏雨的急躁、凌厉,不似秋雨的凄清、落寞,不似冬雨的冷酷、无情。 春雨...

    季宏林 发表于 2020-01-16
  • 苦瓠子

    朋友到家来,带来的礼物,是一只瓠子,白色的。瓠子的形状,和丝瓜相仿。丝瓜开黄花,瓠子开白花。丝瓜表皮暗绿,有竖纹;瓠子外形相对较粗犷,肤色青亮,光滑无纹,有细微的绒毛。 瓠子老了以后,外皮变硬,成了白色或黄色,有点像老熟的黄瓜。人言老黄瓜刷...

    任崇喜 发表于 2020-01-15
  • 久违的吆喝声

    许久没有回老家,周末刚到家,楼下传来了悠长的吆喝声:削刀磨剪刀这是一种地道纯正的乡间老艺人的吆喝声,一个几十年不曾听到的削字,让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浓郁的乡情乡愁陡然涌上心头。 想起在浦南老家的乡间小路上,常有一位磨刀师傅,胡子拉碴、个子瘦弱...

    何伟康 发表于 2020-01-14
  • 山情

    前些天去晒了些照片,那是上年暑期和同学一起去爬山的照片。取照片的时候,老板很惊奇地问了我,这照片里的地方在哪里的。我心里暗暗高兴了一下,那是我的家乡。 家人常说,我们的家乡是被山包围起来的小城镇。的确,在市中心公园的最高处举目远眺,视线的尽...

    林秀坤 发表于 2020-01-12
  • 父母是瞬间变老的

    跟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吐槽起了自己的父母。她说,她的父亲好搞笑,前几天居然花钱去店里维修了微信,是的,不是修手机,而是修微信,说是微信发送不了语音。卸载再重装,这么简单的事,他还特意跑去门店。我说,我的母亲也挺让人无语,她那天打电话跟...

    巫小诗 发表于 2020-01-11
  • 花未眠

    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 我常常不可思议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昨日一来到热海的旅馆,旅馆的人拿来了与壁龛里的花不同的海棠花。我太劳顿,早早就入睡了。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 发现花未眠,我大吃一惊。有葫芦花和夜来香,也有牵牛...

    川端康成 发表于 2020-01-10
  • 月,就这样来临

    我总是看不到周庄的月亮是怎么升起来的。 但每天晚上它都会悬在高高的空中,将一轮银灰洒在屋顶上,洒在树尖上,继而洒在船篷上,洒在水面上。 那种冷色调的灰光洒得有些不动声色,不像早晨的阳光有些兴师动众,总是搅动起一些声响。 月光的洒过,就像洒水车...

    王剑冰 发表于 2020-01-09
  • 莲语无尘

    我一直喜欢荷莲,因为她清凉、禅意、无尘、端然。五年前的一个偶然,跟摄友到苏仙区栖凤渡镇拍了一组荷莲照。天下美女如云,与荷莲相映者不多。而素心姑娘一身素服婷立于风塘荷池,淡雅、宁静、嫣然,清纯脱俗中略带几分桀骜不驯,如莲绽放,所谓的荷仙子不...

    段飞鹏 发表于 2020-01-07
  • 打鸟

    小时候喜欢玩弹弓,打鸟。那时玩的弹弓与正规弹弓不同。正规弹弓是截一段分叉的柳枝,去皮,两边绑上红红的汽车内胎皮条,拉一把满弓,非常有劲,力道极大,唰的一声,弹出去的石子可以打到二十米开外的目标。我的弹弓只是用铁丝拧成的小玩具,手柄拧成麻花...

    黄东成 发表于 2020-01-06
  • 俭·传

    那口老樟木箱,已经在爷爷家静静地躺了几十年,表面的桐油漆早已经斑驳。小时候,我总是会问里面是什么?爷爷总是回答,里面有好东西,将来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转眼间,我已至而立之年,但那口老樟木箱一直没有被打开过。去年夏天,爷爷离开了我们。整理遗物...

    张宇祥 发表于 2020-01-04
  • 江南古镇行吟

    财神湾边的乌镇,小莲庄畔的南浔。莲池禅院的锦溪,溪山清澈的木渎。双桥叠影的周庄,退思绵绣的同里。棵植芳菲的的朱家角,廊棚逶迤的西塘街 水墨的江南,岁月的古镇。留住了乡愁,温暖了红尘。邂逅了世缘,守望了记忆。春季时,桃红柳绿,烟雨迷蒙;夏季时...

    王琪森 发表于 2020-01-02
  • 养草莓

    周日去农贸市场,看见有人在叫卖盆栽的草莓。就近一看,实在不起眼:几片灰淡圆叶,五六条蜷伏纤茎,孱弱无力。越看越难想象它能结出红艳诱人的莓果来。别是忽悠人吧?我心生疑问,但还是架不住好奇,买下一盆,想养养。 时间过得很快,沐浴几场杏花春雨,这...

    耿彦庆 发表于 2019-12-31
  • 走钢丝的小女孩

    一根系在机动车和树上的钢丝绳,是你童年的路吗?欣赏的喝彩是你需要的赞美吗? 这八九岁的年龄,应在朗朗书声的课堂,而命运将你推至街头。 空中的惊险,无视游乐场金灿灿的阳光。你的坚毅,你的武艺,给每人的为什么不是精彩,是心痛与伤感?你的笑容,你...

    毛文轩 发表于 2019-12-29
  • 情商高是怎么一回事

    几个人在一个桌上吃饭,她是我带去的朋友。服务员把菜单给她,她要递给我,我说你先点。结果她噼里啪啦把一桌人的菜都点了,点完也没问我们行不行。菜上来,发现每个菜都辣,一个正在口腔溃疡的老兄吃得龇牙咧嘴。 回去的路上,她问我:我是不是情商低得没救...

    艾小羊 发表于 2019-12-28
  • 与青春无关的日子

    从6岁上小学到18岁高考之前,我最远的一次旅行,是8岁时从黄泛区农场搬家到漯河,距离大概50公里。此后的10年中,没有出过省,没有坐过飞机,没有见过沙漠,没有见过森林,没有见过大海,没有吃过海鲜,没有喝过酒,没有抽过烟,没有打过台球,没有看过录像...

    南飞雁 发表于 2019-12-26
  • 想念花溪

    我的故乡坐落在永兴县的一处山窝里,名字叫石阳村。 村子里有一条溪,从东北向西南蜿蜒而下。在高高低低的山丘盆地里,纽结着十多个星散的自然村落,祖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总是在这条溪流的怀里打转,不停地淘洗着椒红米白的日日夜夜。小溪却信守着亘古...

    刘江安 发表于 2019-12-25
  • 向水借凉

    炎炎夏日,万物皆可借来凉气。 向水借凉,是其一。水声潺潺,沟渠纵横。旧时的夏日,水面上时不时哗啦一声,一个小小的,尖尖的脑袋,拨开水,浮出水面。深深吸一口气,再一个纵身,又沉入水中。伴随着这一浮一沉的,还有阵阵嬉笑声。 孩童戏水,是向水借凉...

    郭华悦 发表于 2019-12-24
  • 爱的习惯

    那年参加报社文友群聚会,偶遇邻县一文友,我们同行了一段路。过马路时,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想拉我一把,我冲他一笑,他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后来,我注意到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由此我想到,一个耳聪目明的人,过马路时他都想伸手拉一把,如果看见一个残...

    冰玉 发表于 2019-12-23
  • 放掉自己

    今夜的梦境太不寻常,父母安详的神情,郑重的嘱托,从未有过。 近一两年,常在梦中见到爸妈,时而泪如泉涌,时而低声啜泣,翌日梦醒,忆起的只有心痛,没有故事。今日略有不同,梦中的我泪流满面,清晰地听到一个温暖的声音:安静,快乐。一清二楚,刻骨铭心...

    霍铮 发表于 2019-12-21
  • 春啖马兰香

    马兰,别名红梗菜、田边菊、俗称马兰头,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江南地区常见的蔬菜。每年的农历二月,马兰头开始发芽,到了阳春三月,是采摘马兰头最佳时机。马兰头是春蔬里的寒门闺秀 ,因为它们在田头垄间都可以采摘到,可以说出身低贱得很。但马兰头功效却众...

    雨林 发表于 2019-12-20
  • 一些温暖的街边人事

    卖蛋挞的女孩 出了长春桥地铁口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出口处于街道拐弯处,总有各式各样的小贩在不同时节叫卖着不同的东西,像夏天卖桑葚、卖莲蓬。在昏黄的灯光下,得掀开盖着的布才知道卖的是什么!也许是今天小贩们也累了,他们的吆喝声减弱了、疲倦了...

    李忆林子 发表于 2019-12-19
  • 童年美食

    母亲节刚过,又即将迎来端午节,我想我是有口福了。每逢端午粽香飘,我却寻找不到儿时特有的味道。 每年此时,最让我忆起的是童年的美食鸭母粽,那永远忘不掉的味道。 鸭母粽,雷州特有的美食,清香可口,造型独特,形似鸭母,儿时非常喜欢。除了它的形状非...

    何海芳 发表于 2019-12-17
  • 大雪纷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意像,这意境,想想都醉了。 漫天飞舞的雪花像一只只美丽的白蝴蝶,纯洁无瑕,晶莹剔透,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从一望无际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它时而像一位俊秀少年,白衣飘飘;时而像一只活泼的小精灵,忽左忽右,琢磨不透...

    深谷幽兰 发表于 2019-12-16
  • 不虚过

    因为准备博士后的出站答辩,前些天连熬了几个通宵,终于在某一个朝阳初上的清晨,把脖子熬拧了。 虽然不算是颈椎病,但脖子痛起来很要命。有一刻,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听了友人的建议,索性去盲人按摩店一试。一位大师模样的按摩师亲自下手,他在...

    郦波 发表于 2019-12-11
  • 乡村的声音

    早年,乡村是安静的。潺潺的流水声,唧唧的虫鸣,还有那四季的风声、雨声这些声音自然天成,不加任何修饰,是天籁,沉积在人的内心深处。 深秋,夜阑时独坐院内,听蟋蟀叫,听秋风掠过枝头,油然生出草木无情,有时飘零的人生况味。每次读到露从今夜白,月是...

    丁纯 发表于 2019-12-11
  • 全世界此时此刻

    世界不会是我们眼中的世界的模样,但我们依旧是生活于世界之中的存在。 美国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K迪克曾说过:现实这东西当你不再相信它时,它也不会消失。 就如同庄周梦蝶,无论庄周是庄周或是蝴蝶,对现实都没影响。在世界面前,他该是庄周就是庄周,该是蝴...

    烟渚近人 发表于 2019-12-08
  • 难忘的元宵节

    元宵节前夕,我拨通部队首长的电话,告诉他我要去探亲的决定。首长沉默了一下才说你订好日期,我派人去接你。当我再三告诫首长要保密时,首长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这么浪漫,总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其实,在决定这次出行之前,我是经过反复思想斗争的...

    张联芹 发表于 2019-12-07
  • 大师的生命里花香满径

    着名作家沈从文,在文革期间,不仅遭到无数次的批斗,每天还要负责打扫历史博物馆的女厕所。随后,古稀之年的他又被下放到湖北咸宁接受劳动改造,境遇更加凄惨。因此,曾有人断言,在那难熬的日子里,沈从文一定会精神崩溃,可能会选择自杀,以求一了百了。...

    钱浩宇 发表于 2019-12-04
  • 腊月的乡村

    仿佛变魔术一般,一向沉寂的村庄里,一到了腊月,冷不丁冒出这么多年经貌美的男人女人,停靠了这么多五颜六色的挂了外省牌照的小车。 在灰褐色的天幕下,沉睡在山坳里的小村庄,在平常的日子里,显得有些寂寞,有些冷清,守望村庄的是99、61队伍。放眼四顾,...

    俞东升 发表于 2019-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