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死已注定

    既然死是注定的,那么,生命的苦与乐都会走过,无论是怎样的走过,我们历经的路,真实的总是真实的,与栽种相同,根越深越接近地心。土地是生长万物的真实的土地,不言而在,事实无疑。 不要把虚拟的东西看成本真,也不要由于虚拟的影子,把我们的站立做成虚...

    青竹凌云 发表于 2016-06-24
  • 乡愁

    【按】偶然检索起一些家乡的新闻,又恰好因为找资料,翻读到两年前写的关于家乡的文章,彼时刚刚结束高考,结束了一阶段的八股文训练,文字琐碎无神,不过字里行间依稀还有一些惦念,满怀感慨,遂发出来免得啥时候给弄丢了,是为记! 有一些日子,我有思念家...

    石匠 发表于 2016-04-29
  • 为了忘却的纪念

    回首往昔,在那段错落的青春激扬里,我曾用自以为为文字的文字去记录我被时光所碾碎的岁月,把痛苦苍白亦或偏激无知的心视为创作的才华。 在那段兵荒马乱的日子里,一切又都是可以理解的,来自昏暗的灯光隐隐的重压、污浊的空气,在习题与试卷的缝隙中,像巴...

    安享童话 发表于 2016-04-11
  • 相逢何必曾相识

    那一年,你带着一颗失意落寞的心,来到了荒凉偏僻的浔阳城。你说,你始得名于文章,终得罪于文章。你知道,一切罪名都是借口,你只不过是得罪了权贵们,引起他们的嫉恨。那一年,你44岁,惨遭贬谪,成了江州司马。那一次,你心灵留下很深的创伤,任时光流逝...

    李少英 发表于 2016-03-16
  • 岁月是把温柔的刀

    微信朋友圈真是个很强大的东西。 有一天,同学方把我拉进一个班级群里,名称是永远的高三六班。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个群里的人一起经历过高考,一起走过最好的青春,然后各自奔跑在了自己的人生跑道上,现在又以这种方式相聚了。我点开群成员...

    邓琴 发表于 2016-03-13
  • 回忆里的那个人

    都说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人,他并不是你炙热的初恋,也不是与你度过余生的伴侣,可在你心中的某个角落里,始终有他最真实的存在。 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很多时候,并不是努力就能心想事成,有些人,并不是出现了就会永远停留。当...

    茫茫人海遇到你 发表于 2016-02-26
  • 多少浮云随天际,岁月时光任风飘

    时光荏苒,白云苍狗,转眼又是正月期间,从年前到现在,天空作美,一直晴朗,很方便走亲访友。今天正月初二,我在开车去舅舅家时,发现天空很蓝,白云很美,于是随拍了几张,不管是树还是房屋,天空都是绝美的背景,使我们的一路行程中,增添了更多好的心情...

    林中梦 发表于 2016-02-18
  • 从相识相知,到相离

    岁月是把镰刀,将青春的棱角一一磨去,无人知晓爱来过,也不明白它何时走了。曾经她以为他是天造地设的伴侣,如今却只能一笑而过,多少苦难都走过了,如今却抵抗不住时间的打磨。就这样她们慢慢得失去了彼此 还记着那个临冬的秋,在南方说秋倒不如讲夏,一段...

    28陌茶 发表于 2016-02-05
  • 斯人已逝 魂归故里

    一砖一瓦,游子之心。斯人已逝,魂归故里。耳边似乎听见潮起潮落,眼前似乎看到潮人生生不息,如那红树林般,搏击海浪,从此岸出发,终于在彼岸扎根。可又不同于那红树林,潮人侨子把根系深深扎在了穿越时空的故土,把枝叶远远伸展为故乡遮蔽一片阴凉。 重访...

    李蔚 发表于 2016-02-02
  • 让我悄悄告诉你

    风过无痕,雨过无声。抬眼望无语凝噎,在这忽暖忽寒之时,辗转反侧。窗外梧桐飘零,我捧起你遗留的画像,双眸便望穿了深秋。我是多么想生在宋朝,与你赋诗对弈!李清照,请让我悄悄告诉你: 红藕香断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即以深秋,红莲各自退去。...

    侦探KID 发表于 2016-02-01
  • 在世界的哪里看见你

    望着寝室外的灰蒙蒙的天空,偶尔会从空气中沁来一股雨湿润草的味道,气压低的我胸口有些闷,感冒一周消瘦不少,上午出去穿着那双脏了几天的空军一号,吃了好久都没吃的小笼包,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平淡,刚刚接到妈妈的电话:姥爷下午去世了!默然,默然,黯...

    王晋文 发表于 2016-01-27
  • 久自无眠

    大概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肆无忌惮的回忆从前吧。那段被我挥霍掉了的时光,那些陪我走过青涩的人,似乎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被我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某个角落。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心才会悄然的透露一点缝隙,让我回顾我无暇顾及的青春。 其实,我并不那...

    楚青冥 发表于 2016-01-24
  • 风雪夜归人

    风,在继续地吹;寒冷,封锁着渭北的原野。风雪从遥远的蒙古高原纷至沓来,迎合季节的感受,在辞旧迎新的转换中,突如其来掷于人间一幅冷酷,裸露的土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已遭受到致命一击。 夜幕四合,风雪还在无情地肆虐,兵临城下,控制着都市的大街小巷...

    天涯倦客人已老 发表于 2016-01-23
  • 指间年少:刹那芳华

    我沿着蜿蜒的迷途一路走来,驻足在梧桐树下,一缕冷清的秋风吹过,心头只留下一片凉意。片片枯黄的叶子脱离枝头的拥抱去找寻属于它们自己的归宿,而我却不知所措地蹲在树下,不知道下一站会走到哪里?秋风无情地吹打在我身体上的那一刻,我恍然间发现,自己...

    芊末寒 发表于 2016-01-23
  • 时光列车

    我跟老婆一直分开过年,因为岳母早年病故,老婆不能扔下她爸一个人。原本可以接老丈人到我家来过年的,可两位老人在铁路线上共过事,结下过一些梁子。 今年,二老又掐上了。我爸说,今年你得把梅子给我带回来,哪有媳妇老不回家过年的。我岳父之前就给我打了...

    许永礼 发表于 2016-01-20
  • 没有读完你的日记

    远远,远远看到你的父亲推着你出来,我,如约在古城墙边等你们。 轮椅上不仅是微笑着跟我打招呼的你,还有你两腿间放着的四本厚厚的日记。 你仰着笑脸看着我说:老师,我想请您分享我的日记,可以吗? 我没做过你的老师,你的称呼总让我不自在得脸红耳热。...

    邓艳春 发表于 2016-01-15
  • 用一生去怀念您

    新年临近,按照习俗该清理房间了。我翻开堆放在一起的旧衣服,眼前又出现了母亲为我缝制的棉衣,这是一件缎子面的小棉袄,拿出来看看风采依旧,我已有好多年没穿它了,早已瘦得系不上扣了,可是我却舍不得扔掉。这里有母亲的心血,看到它,就好像母亲仍在身...

    李淑芹 发表于 2016-01-14
  • 遗憾着的美丽

    去某个陌生的城市旅游,走着走着,在街头小巷发现了一个美丽的店铺,是售卖工艺品的,我一眼就相中了挂在墙上的一个精美小摆件。喜滋滋地让店主拿下来准备买下它,谁知道一问价钱,竟然是高到我无法接受的价格。我把小摆件放在手心里把玩许久,想了半天,终...

    刘燕 发表于 2016-01-12
  • 那些发着光的过去,曾记否

    见惯了洁白的铺天盖地的白雪,更喜欢沉浸在雨幕中的湿漉漉的哈尔滨。怀念它被洗过的洁白,所有的战争杀戮都一并得到原谅。 俄式的圆顶建筑,青灰的石板拼接的墙面,砖黄色的中央大街上漫步着谈笑风生的人群。年轻的姑娘和挺拔的小伙在历史的长街踏着轻快的步...

    奔跑的圆圆 发表于 2016-01-11
  • 折旧我的光阴,为你安然守候

    夜色阑珊,周围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时光远去的声音。日子周而复始的平淡,也许,我们总是在喧嚣过后,才懂得躲在角落里怀念那些曾经的心情,难舍的时光,许多的记忆,已悄然跃上心头,却总是有些零零落落的断章安静的存在着,就像一首无需想起却永远不会遗忘...

    围城里的我 发表于 2016-01-09
  • 别理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我想静静! 别问我静静是谁! 我也想知道。 其实,其实我是断篇儿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些字,都是老七这个白骨精挟迫的。 张大壮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哭,无声地哭泣,边擦眼泪,边擤鼻涕,哭得面目狼藉,肝胆俱裂。 别问我...

    风中的树 发表于 2016-01-08
  • 年过半百的乡愁

    乡愁似树,也会年年生长,越长乡愁越浓。特别是临近年关,那乡愁犹如耳边吹拂的风,越刮感觉越重。 年幼的孩子是没有乡愁的,他们只有父母宠爱。年轻人的乡愁也不会很厚,他们得为事业为前程奔波,难得有闲暇来撩拨乡愁。人到中年,乡愁的意味可能会浓些,但...

    鲁珉 发表于 2016-01-06
  • 情缘若梦,染指流年

    遇见你是我今生劫难还是命定的情缘?---题记 犹记那年古桥初遇,我自烟花三月的柳巷,衣袂飘飘而来,西子湖畔游人如织,我手执罗伞,伫立于古桥上。箫声四起,笛音回荡,听一首凄婉缠绕的古曲,仿若远古的风吹来思绪悠悠,感动于当年许仙与白娘子人仙两界的...

    雪千寻 发表于 2015-12-29
  • 往事

    夜里醒了,脑海里映出两个人物,都是少年时代的。 一个是小女孩,笑盈盈的,头发乱乱的,头发上似乎有一两根草,而后脸上又泪涟涟的,她坐在粮站的台台上,怅怅的望;她也有高兴的时候,那就是去田野的时候,她带着妹妹去捡柴禾的时候。她们从街里走过,几个...

    阿晔 发表于 2015-12-25
  • 曾经的“卡样年华”

    元旦前夕,很意外地收到了一位久不联系的朋友寄来的新年贺卡。老实说,在书信、卡片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今天,还能收到朋友的祝福贺卡真的让我很感动。卡片虽小,它却让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感到了被关怀的温暖。面对眼前陌生而熟悉的贺卡,我不禁感慨万千。曾...

    蒋光平 发表于 2015-12-25
  • 等你三分钟

    父亲和儿子在一起有一句口头禅:等你3分钟。每次父亲说完,儿子都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他斜瞥着眼,剜父亲一眼,气哼哼地说,老爸,就等3分钟,5分钟不行吗?父亲听了,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开始的时候,儿子把父亲这句话当耳边风,后来就知道不行了。有一次...

    侯拥华 发表于 2015-12-25
  • 牵不住时光的翅膀

    当一串串香肠腊肉挂上居民的院落、阳台,来年的台历摆上书店的柜台,我知道,又年底了。 老去光阴速可惊。鬓华虽改心无改,试把金觥,旧曲重听,犹似当年醉里声。脑海里,一些感叹时光的诗句挥之不去。朋友们聚会,畅饮烈酒,引吭高歌,抒发的不仅仅是壮志凌...

    何一东 发表于 2015-12-21
  • 断肠声里忆平生

    世界上,有条路叫黄泉路,有碗汤叫孟婆汤,有条河叫忘川河,有座桥叫奈何桥。当生命终止,岁月轮回,忆想曾经,发现人生不过是一场充满了悲剧的旅程,我们想要遗忘,奈何前世终究太过悲凉 生命的开始本就悲哀,我们在别人的欢声笑语中呱呱坠地,在自己的哭声...

    侍雅 发表于 2015-12-21
  • 一支钢笔

    岁月远去了,但许多往事还镌刻在记忆深处的长卷上,就像那支褪了色的钢笔,记录着曾经的往昔 那年冬天,我上小学四年级,书包里唯一的一支钢笔,是修了多次的。笔尖有点歪,写字粗细不匀,有时还渗墨水。班里有个叫玉虎的男生,有一支自来水钢笔,书写特别流...

    潘志红 发表于 2015-12-16
  • 流浪

    流浪的人在异乡用流浪这种方式将自己的性格改造的又硬又坚强。 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起,流浪的人就注定要全部的担当起为自己和家人做梦的责任。流浪的人也无可选择的担当起为自己和家人做梦的责任。流浪的人也无可选择的用这种方式鼓励自己与别人去成为可能永...

    顾继万 发表于 2015-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