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煠春

    寒峭的冬日慢慢地退出了我们的视野,连雪带风地折腾了好些天,终于也累了;尽管一场场铺天盖地的雾霾不期而至,却也并不影响早春悄然的行程。这不,市场上的春季时蔬也争俏儿似的亮相 让人在微尘中看到了绿色的生机。 为了一尝绿色时蔬的美味,母亲起了个大...

    姚刚 发表于 2020-05-07
  • 我的微朋友

    是微朋友,不是微信朋友。它们小得可怜,却又逗人喜欢。 枋子虫 书面语叫促织,蟋蟀的别称,属于蟋蟀科,北方人也叫它蛐蛐儿。因其能鸣善斗,自古便为人饲养,平民百姓闲暇之余都喜欢带上自己的宝贝,聚会一争高下。 我们黑水凼把它叫作枋子虫。 差不多的男...

    马卫 发表于 2020-05-04
  • 不速之客

    村子里有不少猫,还有一条野狗。这些猫,虽然有主人,实际和野猫差不多。它们几乎不在家进食,四处乱跑,在田地里寻找食物。因为,收留了阿黄的原因,我给阿黄准备了猫碗,并保证猫碗里的一日三餐。这些食物,引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这是一条黑色的野狗。据村...

    王朝书 发表于 2020-05-02
  • 一双鞋

    秋去冬来,西北风带走了窗外那棵高大的梧桐树上最后一片落叶,催我收拾那些不合时令的衣物鞋帽。整理鞋柜时,一双黑色的蜘蛛王皮鞋,像一个迟暮的女人,静静地看着我,我又听到了她幽怨的叹息 她是三年前我在蜘蛛王鞋店看上的,适合春夏交替时穿,鞋面上点缀...

    梅英 发表于 2020-05-01
  • 世间最美是心安

    和好友一家自驾游。刚到目的地,好友的老公就接到老板的电话,说他前几天寄给客户的合同里,忘了标注付款日期,万一客户恶意拖延支付,麻烦就大了。好友的老公立刻不欢乐了,晚饭也不吃,窝在酒店房间里查合同原件,咨询律师,又给客户打电话,绞尽脑汁找理...

    李月亮 发表于 2020-04-28
  • 泥土沉默的性格、时不时发作的犟头脾气、盛夏之时渴得龇牙咧嘴的欲望,犁最清楚不过。犁头切入泥土,虽然不很深,但也够狠泥土在犁的作用下,吱吱有声,片片泥土,如翻转过来的一张张亲切的尖新脸孔。这泥土,睡梦里突然被叫醒过来,迷惘了一忽儿,随即被大...

    邹汉明 发表于 2020-04-27
  • 毕业纪念册里的暖意

    整理旧物,在衣柜顶上翻出一本高中毕业纪念册。看着这本尘封了整整15年的小册子,我的思绪像潮水一样翻涌。 记得当时我捧着这本粉红色封面、用丝带系着的毕业纪念册走进教室时,同桌叶子迅速地将它抢了去,说这是她见过的最美的纪念册。然后,她咬牙切齿地决...

    刘亚华 发表于 2020-04-22
  • 总有人会看懂你的朋友圈

    那天问一位销声匿迹了许久的朋友,为什么现在都不发朋友圈了? 他的回答是:不知道能发什么。 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那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正面的积极的都是故事,负面的忧伤的都是事故。故事总有人喜欢听,而事故往往伴随着伤痕 我想,那些...

    李意外 发表于 2020-04-21
  • 蛋炒饭

    有一次,问一位亲戚家的女儿会不会做饭,她笑着说:会蛋炒饭。 蛋炒饭看似普通,做好也不容易。美食家唐鲁孙家从前招厨子,题目就是做一碗蛋炒饭,手艺如何,全在一碗饭里。 小时候农村物质条件贫乏,吃蛋炒饭是一件奢侈的事。柴火烧烤着铁锅,母亲放半勺猪...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4-18
  • 母亲忙年

    在我的眼里,母亲一辈子是辛劳的,而腊月尤甚。时光一到腊月,母亲就开始忙碌,张罗着为过年做准备。 年猪杀好后,母亲就会忙着熏制腊肉,接着灌香肠腌猪腿,腌腊鱼腊鸡,阳台上、屋檐下挂满一长溜,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油油的光。 忙完这些,母亲会选个晴好...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4-17
  • 心中最忆还是“杀年猪”

    小时候最喜欢杀年猪了。一个大院子,只要有哪家杀年猪,都会跑去看热闹,自己家杀年猪,更会兴奋不已。 杀年猪那天,父亲会早早起床,在屋外的地坝边上挖上一口土灶,再在上面支上一口大锅;锅里掺满水,用柴火烧着;屠夫一到,就去请左邻右舍的叔叔伯伯们前...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04-17
  • 还有多少人在守护一个村庄

    年底,我身边有好多人,唠叨着要回故乡去。 故乡在哪里,我还有故乡可回吗?但我还得回去,起码得为我的面子回去一趟,我平时在人前的一些吹嘘,说我是有故乡的人,我在这个城市,只是客居。如果这时候不回去,在大街上碰到他们,一定会露出尾巴显了原形。...

    李晓 发表于 2020-04-16
  • 懂你的人,才配得上你的余生

    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人,大部分人都会擦肩而过,能够走进你心里,懂你的人, 只有那么几人。 日常生活中,能够和你甜言蜜语,谈笑风声的人很多,可当你遇到困难时,雪中送炭的人有几个?人这一辈子,最珍贵的,不是你在风光的时候和你一起分享的人,而是在...

    春暖花开文 发表于 2020-04-15
  • 小草赞

    自然风光的点缀离不开绿色馈赠,小草也不例外,它也是绿色家族的一员,山清水秀少不了它的贡献。每当冬去春至时,春雨洒地,山上、地上的花草树木像刚睡醒的娃娃一样,睁开了他那紧闭的双眼。这时,可爱的小草,偷偷地破土钻了出来,露出嫩绿的脸蛋,挺直了...

    何宗林 发表于 2020-04-12
  • 芒果树

    办公大楼门前不到两米处,生长着一棵葱绿欲滴的芒果树,树干一人不能环抱,树梢高过第三层楼顶。它扎根泥土,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为市府大院擎起一个天然的绿色凉棚。 芒果树沐浴阳光雨露,汲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生机勃勃。成群结队的小鸟向着小山般...

    黄明彩 发表于 2020-04-05
  • 缘豆儿

    在一本书上,我惊奇地读到这样的简单记载: 旧俗四月初八那日煮青豆黄豆遍施人以结缘,称缘豆儿。 读完了,想象力就开始忙碌起来,究竟是怎么一种风俗?一个人到了那天是该煮一把豆子还是一升或一斗豆子?清煮还是加酱卤?怎么个送法呢?站在街口还是市集上...

    张晓风 发表于 2020-04-03
  • 如故

    窗外,玉兰开了,风有些轻,吹着花朵。鸽子树,我说。 你从瓦影里转过头,望向窗外,一束光随之飞来,我看见你的侧影。很熟悉的影子,是从前吗?曾经有过吗? 在你扭头的瞬间,我看见一条铺满青苔的小路,刚刚下过小雨,青石的路面有些水泊,从水泊里可以看...

    赵跟喜 发表于 2020-03-31
  • 特殊的生日礼物

    我不看重生日,毕竟生日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天,不过是我来到人间的纪念日。因此,对于生日礼物,从未想过。 一早起床,习惯性打开手机,猛然看见一条生日祝福短信。祝福者不是亲朋好友,而是一位病友宽容淡然,出乎意外。我与他至今不曾谋面,只在网络相识。因...

    戚万凯 发表于 2020-03-29
  • 小雪

    小雪是我的邻居。小雪很热心。左邻右舍难免有个要帮忙的事,若喊一声,小雪,小雪,小雪就笑眯眯地出现了,一排齐垛垛的牙齿,雪一样白。 小雪到底是姓李?姓王?还是姓赵?大家似乎也不关心,倒不是冷漠。邻居们很疼小雪的,谁家做了好吃的,必多做一份给小...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03-27
  • 留在心底的风景

    进了大门,便是一片还算宽敞的停车场,穿过停车场,一路向前,道便变窄了,却一直延伸,这是个悠长的院子。 候在弯道口,看窄道上骑着那辆二八自行车,慢悠悠地,一路吼着秦腔的身影。两旁老旧的矮房被抛到身后去,夕阳给他浸染出一幕似是凯旋的赤色背景,伴...

    南姝羽 发表于 2020-03-25
  • 卓舞

    沿尼乃河逆着水流的方向行进,一直行进,眼前豁然展开一片闪亮的麦地就是母亲远嫁的村庄了。我背着行囊穿过一户户瓦板房,随行的影子像行乞的孩子,我们躲闪着那些长满青苔的墙垣内偶尔抛出的几声犬吠,没有人声。母亲的院门半掩,推门进入,她正专注编织一...

    南泽仁 发表于 2020-03-23
  • 诗意初夏

    一缕轻风,裹挟着野蔷薇花的香在大地上飘过,姑娘们的小碎花长裙开始在风中摇曳。有点温暖,有点微凉,有点落花的忧伤,有点热烈的向往。惜春暮落的花瓣,不如爱初夏。 这时的阳光有点微微的羞怯,人们也习惯从头顶的树叶间偷偷去看它斑驳的光。同时阳光正在...

    李艳霞 发表于 2020-03-20
  • 淇水汤汤

    我的童年是在淇河畔度过的。 游水,摸鱼,嬉戏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总喜欢把听来的、看到的故事赋予淇河,总幻想着淇河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或唯美浪漫,或感天动地,或平凡温馨。千年流淌的淇河水,那一波,那一浪,无处不散发着浓浓的诗情画意...

    张婧予 发表于 2020-03-19
  • 静寂之美

    她喜欢在很多城市发现各种小街小店,最好是老老的,旧旧的。那样的街和马路通常都是有故事的地方。 她经常一个人推开一家新开小店的门,品尝一顿口味有所变化的饭菜,大概是她多年旅居生活里在异乡街头保存下来的爱好。 偶然一天,走进一家新开的餐馆,它位...

    赵波 发表于 2020-03-18
  • 梅香清韵

    幼时,我就喜欢梅花,缘于父亲。平日里,父亲非常喜欢画画,尤其是国画写意梅花,有清雅素颜的风韵,有简有繁,简练不单调,繁则丰富而不杂乱,枝枝朵朵的梅花,竞相吐蕊绽放,富有韵味,我好奇地问父亲这幅画叫什么名字?他想了想说:红梅报春图。朵朵红梅...

    珲春 发表于 2020-03-17
  • 盘花扣

    布条裁得细细长长的,从两边往中间折,再对折,把毛边折到了内里,对折后的缺口用线走斜针缝上,缝成了一根比布条圆润的布绳条,瞬间宽度减成了四分之一。那绳条母亲用左手的食指挑起,绳条的两端在母亲的手中翻飞,穿过来绕过去,翩翩起舞,像蝴蝶,又像会...

    苏小妮 发表于 2020-03-16
  • 爱的种子

    同事小万在朋友圈里发了消息,吸引宝贝每天坚持读英文单词的最大动力,就是老师的肯定与鼓励。她居然可爱到要数老师给了几个棒。 曾是学生、今为家长的我们,深知老师在学生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权威,更多的是信赖。因此,内心充满爱的老师,很容易激发...

    霍铮 发表于 2020-03-15
  • 山城的雪

    睡梦里有一种潮湿,在深沉的黑暗里起伏。 拉开厚重的落地窗帘,眼前一片纷扬晶莹的雪花,在昏黄的灯火下摇曳。 一场蓄谋已久的大雪,悄悄地潜入山城的冬夜。打开一扇窗户,雪的味道随风而入,干涸的心底,自有一层湿润,随即渗入每一根血管之中。 无雪的冬天...

    马卫民 发表于 2020-03-14
  • 同学陈小莉

    上小学时,我个头小,每当我绑鞋带,或捡拾掉落的橡皮,便会有人从我头上跨骑过去。我听说被人跨骑将来长不高,但却胆小得像兔子一样,不敢还口,只是赶紧站起来,防止再有人跨过去。欺负我的,除了班上的一些男生,还有住我家斜对面和我奶奶关系极好的那个...

    陈欢 发表于 2020-03-14
  • 回家

    不管快乐不快乐,无论伤心不伤心,时间一天天飞逝而过。离开母亲的日子竟然已满七年! 七年里,发生了很多事,离散了很多人。母亲走了,小侄女家燕也从这里飞走了,那个一把大锁把我母亲操劳一生的厨房锁住,不让我们再进去的人也走了。 七年后,物换星移,...

    梅英 发表于 2020-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