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个字微信名

    清纯的四个字微信名 旧梦如烟 理想三旬 往复随安 花街菇凉 醉挽清风 陌寒凋零 长街听风 笙歌挽梦 栀晚鸢乱 琉璃娃娃 死神的吻 猪猪女孩 阳光倾城 四个字的古韵微信名 夕颜如玉 青龙偃月 听我挽风 残花落泪 无关风月 醉尽长梦 白茶清欢 清酒无隐 普羅旺斯 一...

    发表于 2019-11-05
  • 轻轻地,走过秋天

    当风温和地拂过脸庞,当落叶铺满草地时,南方的秋,就恰恰的好了。 不冷,也不热,再是清爽怡人。 没有北方的万紫千红,层林尽染,只是少少的不多的红叶黄叶点缀着一树的绿叶,满目的,依然是苍苍翠翠,只是,凭着风,凭着天空,凭着阳光,就知道这是属于秋...

    素之念 发表于 2019-11-05
  • 一树桃花临水开

    桃花灼灼,在河边。只有一棵,不,是两棵如果水中它的倒影也算一棵的话。水中的这棵,被河水紧紧抱在怀里,把水都染成粉红的了,一阵风来,河水微澜,这棵树便花枝乱颤,鲜亮了一河春水。 岸上还有几棵树,是垂柳,羞羞答答的,披着绿色的发,低眉顺眼。只有...

    曹春雷 发表于 2019-11-05
  • 情寄教师节

    讲台 从走上教室三尺小讲台的那天起,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了教书育人的大舞台。春夏秋冬,你在讲台上度过生活的知冷知热;风霜雪雨,你用生命的激情点燃学生们求知的欲望;寂寞的讲台,留下你辛勤的劳动,也留下你灿烂的笑容;幸福的讲台,让你对学生倾注了全部...

    宋伯航 发表于 2019-11-04
  • 半米阴凉

    在炎夏的正午,阳光是有重量和声响的,让人无处可躲。但即使再广阔的广场上,也会有半米阴凉,让人不至于绝望。 这样的阴凉,经常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2000年,我失业下岗,找事情四处碰壁,就跟一个贩旧书的朋友做起了卖书的行当。清晨我骑着自行车,到各个...

    董改正 发表于 2019-11-03
  • “煲”出来的幸福

    她有一手煲汤的绝活。猪肺青菜汤、鲫鱼奶白汤,金针菇鸡汤,莲藕排骨汤,样样拿手。将新鲜食材汆水后,放到砂锅里。小火轻撩锅底,他陪她围在灶旁,不疾不徐地等。 七年前,他们相识于一个朋友的家宴。她主动下厨,煲了一锅浓郁纯正的排骨冬瓜汤。第一口汤下...

    沈惠子 发表于 2019-11-02
  • 茶上瘾

    喝茶会上瘾,茶瘾上来就像萌生了生生不息的爱恋,百般滋味,心间索饶。 记得小时候有一种叫人头的茶,我称它为大众情人,那个年代村子里有个婚丧嫁娶它的位置就变得最为重要,主家用它来招待客人,一般由三五个人一组支起炉子点火,炉子上放三五个水壶,壶里...

    雷娜 发表于 2019-11-01
  • 吃青岁月

    父亲从田里回来的时候,揪了几棵青麦穗儿放在了桌角上,对正在做饭的母亲说道,现在正是吃青的好时候啊! 吃青,是指麦子还没有完全成熟就收下来吃,吃青的时令性强,只有大约半个月时间,吃青时麦穗必须灌浆饱满,时间若是早了,麦子还在冒浆,吃到嘴里只是...

    范丽飞 发表于 2019-10-31
  • 闲话冬储

    刚入冬,母亲再三叮嘱:看到卖葱的,早些买,要么没买的了。我不在意道:怕什么,超市,小区小摊啥会都有。母亲说,这时候成捆只要六七毛一斤。超市菜摊两三元一斤,趁便宜,储存两三捆,免得到腊月涨到两块五。怕母亲说我手脚大,不会过日子便噢,噢应了。...

    雨君 发表于 2019-10-30
  • 骑楼旧街

    家乡的小城有一条骑楼旧街,像一位睿智沧桑的老人,走过百年的风雨,见证着小城的繁华与变迁。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骑楼街是小城最热闹繁华的一条街,街道两边是仿欧风格的骑楼,一律弯弯的门、镂空的窗,门口立着两条四方的门柱,门柱连着长长的回廊,各...

    梁惠娣 发表于 2019-10-29
  • 静静听雨

    雨不紧不慢地下着,自早晨至黄昏,风一阵急一阵缓,偶尔几滴雨珠叩击窗棂,声音如珠落玉盘般的美妙空灵,又仿佛是从天籁传来的缥缈梵音。 静静听雨,愿身化为菩提树,不念过往,不惧将来,守着这份安宁;不争不抢,不急不躁,珍惜这份平静;解开心锁,释放内...

    朱海琼 发表于 2019-10-28
  • 成长

    该从什么地方说起,这不长不短的三年。岁月流年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再回首曾经的梦和谁述说?相聚伴着分离,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哪怕这离别来的总是这么的不由自主。其实我还想陪你们走走,像Eason歌词里唱的一样。我对你们还有不少话、再等等,等我...

    王莎莎 发表于 2019-10-25
  • 故乡的草滩

    我猛一睁眼,身边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好象谁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这花儿便从故事里冒了出来。 我狠狠地睡了一觉,从太阳初生到太阳西斜。我躺在坡上,便迷醉在了温柔的梦里。梦如笛律,飘渺而神怡。我把梦放在手里掂一掂,又厚重得像是要脱手。我不能恰当...

    董国宾 发表于 2019-10-21
  • 希望在这里升起

    告别昨夜的星辰,而今我又投入到充满希望和生机的,葱郁而明丽的平利。青山逶迤,白雾缭绕,安平高速犹如一条充满魔力的丝带,贯通秦巴,直向荆楚,使我觉得行将迎接的工作更加神奇诱人。平利,平安而顺利。仅凭这贴切而吉利的名字,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

    康礼芬 发表于 2019-10-20
  • 油菜花之恋

    春天的花园、街衢路边,各种花卉次第竞开,万紫千红,美不胜收。 退休了,时间于我不再紧绷,有了闲暇。春天里,我喜欢与妻子一起外出踏青、赏花。桃花、郁金香、樱花、李花和梨花娇艳美丽;郊野金黄的油菜花更是蓬勃灿烂。作为昔日的农场知青,看到满地盛开...

    周云海 发表于 2019-10-20
  • 提到冬字,不由人想起冬的冷:灰突突的山岭,干枝子们任由北风歇斯底里地摇摆;躺在暖和和的被窝里听着窗棂被拍打、门帘被掀的声音,若不是硬着头皮,谁都不想起;而大街上的人们虽说穿着厚厚的棉衣,头戴帽子,脚踏靴子,脸捂口罩,手带手套,却仍然一阵不...

    雨君 发表于 2019-10-18
  • 给父母买玩具

    父亲的生日快到了,我一如既往地准备着给父亲过生日。以往都是订个大蛋糕,再张罗一桌美味佳肴,家里人借此团聚一下。可今年是父亲七十大寿,不可马虎的,我想送一份别样的礼物玩具! 听说在国外,赋闲的老年人都有相宜的玩具,商场也有老年玩具专柜,休闲的...

    夏学军 发表于 2019-10-17
  • 停电的夜晚

    一场突然而至的狂风暴雨导致小区电力供应中断,家里的电灯和电器都不能正常工作了,我不得不走进街边的一家小饭馆解决吃饭的问题。餐厅同样是停电,店主在饭桌上点起了白色的大蜡烛,昏黄的火光微微照亮了室内每一个人的脸。停电了,餐厅的生意反而更加的好...

    木木 发表于 2019-10-15
  • 宝盖山上遍开杜鹃花

    早就听说灌阳县宝盖山上风光秀丽,特别是在四月底五月中旬,正值杜鹃花开,山头烂漫。而藏在深闺未人识的宝盖山,无疑是此时赏花的最佳地点。于是,我们应当地朋友盛情邀请,到宝盖山顶采风赏花。 我们从灌阳西山瑶族乡政府所在地出发,驱车沿山路盘旋而上,...

    四月风 发表于 2019-10-15
  • 老家

    在皖南的群山间,有许多像老家那样坐落在山腰或者山顶的小村落,粉墙青瓦的屋舍明灭在怱翠的山色间,从山脚下远远望去,直让人要疑心是不是邂逅了太虚幻境或者海市蜃楼。当你明白了那确乎也是浮世众生的居宅,你想必会不会知道它有了一千多年的历史,因为据...

    李曙生 发表于 2019-10-13
  • 故乡的夏

    小的时候,暑假总是在老家度过的。那会儿爷爷奶奶刚刚退休,两个人在乡下盼着我暑假能过去多陪他们些时日。于是往往暑假才开始一周左右,我便带上暑假作业乘着汽车从县城赶往老家,开始我的乡村生活。 大概是因为爷爷奶奶是退休小学老师的缘故,早上睡懒觉是...

    张磊 发表于 2019-10-13
  • 打秋枣儿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我们总想跟着轻轻的和;有没有这么一首情景诗,我们总想和着轻轻的歌。走过夏,迎来了秋。走过翠绿,迎来了金黄。秋儿在四季之神的庇护下,姗姗来临,大家闺秀般神采奕奕迷人端庄引领着丰收的硕果。瞧,这朱红的秋枣儿,她更是一副袭人的...

    王福光 发表于 2019-10-10
  • 书香润心天地宽

    茶汤碧绿,品之可以清心;草木青翠,观之可以舒心;而书香悠悠,读之则可以润心。 对于读书,莎士比亚曾有精辟的论述: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日积月累地服用书籍这种营养品,我们的内...

    廖华玲 发表于 2019-10-08
  • 我的秋天

    是你吗?秋。你清浅的来到人间成为最美,把温润与美丽埋藏在岁月的风骨里,在繁华尽处的殷实里坦然着静美,虽然没有春的阳气勃勃、明媚娇艳,没有夏的炎烈迫人、茂密浓深,也不像冬之全入于枯槁凋零,但独有一种古气磅礴的气象,在生与老的转圈中,将审美引...

    长江之水 发表于 2019-10-07
  • 很抱歉,我以为你会懂我

    在这个世界上,遇见一个人的概率是亿万分之一,那么两个人相遇的概率也就是亿万分之一。喜欢一个人的概率是二分之一,那么两个人相遇并相爱的概率是亿万分之一乘以二分之一的平方。 这是我在网易云热评中无意间看到的一个评论,当时心想,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

    余梓 发表于 2019-10-04
  • 青草依依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电视机里传出一阵熟悉的旋律。母亲坐在沙发上,埋头捧着iPad浏览网页,突然抬头看了一会儿电视里的节目,对我说:你小时候呀,老是唱这首《小草》。思索半刻,我...

    吴安 发表于 2019-09-29
  • 烟雨清明种瓜豆

    一场透雨,送来清明。一是节日,二是风景。 从早晨起,雨一直下,伴有阵阵闷雷,像从山那边吭哧吭哧爬上来,又像是走了三百六十五里路。或许,雨是从杜牧诗里下起,前来赶赴千年之约,于是时光有了诗的滋味。 在古人笔下,清明是踏青的佳日。杜牧诗里,就有...

    徐斌 发表于 2019-09-26
  • 乡村腊月

    进入腊月,那些曾经将村庄笼罩在一片葱茏中的树木繁华落...

    方华 发表于 2017-03-23
  • 在心里画一个春天

    老屋中的墙上挂着一只粉红的蝴蝶风筝和一幅淡淡的油墨画。 风筝和画已黯淡无光,可因它们,整个老屋却增添了一丝生气,不曾老去。每每有空,我都会去看它们。打开老屋门,让阳光进入,我帮它们掸掸身上的灰尘,让它们享受下阳光的沐...

    徐梦 发表于 2017-03-13
  • 那被木窗棂分割的阳光

    童年的村庄是暗淡和贫瘠的,记忆像默片时代的电影总在我眼前缓缓铺展。然而阳光的色调在我童年时代是灿烂、明媚如春的。从老屋的木窗棂里流泻下来被分割成方格的阳光,撩起我缕缕思念之情,在我记忆深处熠熠生辉。 一座院落,被古朴镂花的木窗棂点缀着。横着...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