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仲与烧锅柴

    一开始,我不知道它是杜仲。它被人那么随便的扔在地上,四分五裂,黄褐色的外皮里裹着紫色的心。是淡淡的紫,如烟,如雾,如丝如缕。我看着它,觉得它有点眼熟,它的姿态它的模样,在那一瞬间唤起我一些久远的记忆,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是一...

    倪国先 发表于 2016-02-04
  • 乡村杀猪饭

    进入腊月,远远地就能听见猪们撕心裂肺的哀嚎声充盈在村庄的前后。杀年猪,是山乡人家迎接新春盛宴必不可少的前奏,再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杀猪饭,年就近在眼前了。 邻村的杀猪匠老德叔带着他新收的小徒弟,挑着一担子家伙哐当哐当地进了村。最惹眼的莫过于担...

    雨林 发表于 2016-02-04
  • 永无坦途

    为了赶看最后一天国家美术馆双年展,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匆匆赶去。三个半小时在一路急行军般的路途上转瞬而过,之后再赶回教室上课。 我还来不及为自己的奔波而感动、来不及慢慢回味,第二天就病了,上火疖肿,淋巴结发炎,心情糟糕无比。我猜大概是因为一路...

    发表于 2016-02-02
  • 鞭子选择静默

    一截绳子打上几个结,系在一根短小的竹竿上,这就是父亲用过的叱牛的鞭子。如今,它同生锈的犁耙一起,斜靠在老屋的墙角,任日夜湿度不一的空气轻轻抚摸。拂去鞭子上的灰尘,我们能清楚看到那些斑驳的岁月,还有牛耕时代劳作的场景。 村庄熟悉鞭子,牛熟悉鞭...

    石泽丰 发表于 2016-02-02
  • 一张温暖的火车票

    那年冬天,父亲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母亲在建筑工地帮人挑砖时闪了腰,家里田里的活都忙不过来,让我赶紧买火车票回家照顾母亲。 无奈之下,我只好一边向工厂老板请假,一边又赶紧到火车站排队买票。 天还蒙蒙亮,我就到了火车站,只见到处都是人山人海。我顾...

    刘燕 发表于 2016-01-28
  • 一餐之缘

    大概是两个人的缘分太短,短到只有一顿饭的功夫,饭吃完了,就该分道扬镳了,从此再无瓜葛。 冬日的夜晚,寒风凛凛,我和小荷刚加完班,抖抖嗦嗦拐到一个胡同里吃牛肉面。小荷吸溜吸溜喝了几口汤,开始给我讲往事:一吃拉面,我就想起我第一个相亲对象来了...

    米娅 发表于 2016-01-27
  • 过年焋糕

    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春节传统美食各地都有不同,但不管东南西北,似乎在每个地方都有吃年糕这一传统习俗,因为年糕寓意着年年高,讨好口彩。在我的家乡同样有吃年糕的习俗,不过我们把年糕叫焋[zhung]糕,制作焋糕叫焋焋糕。 在我小时候,在农历过年前...

    黄炜 发表于 2016-01-21
  • 暖在 尘间

    汉字里,暖的字形义音,称得上最美,最令人喜悦的。左边是日,日是太阳,金色的毛茸茸的阳光。右边是缓去掉了偏旁,爰字在缓缓地、慢悠悠地沐浴着阳光。这便是暖了。轻轻吐出,像秋日明净的天空下一朵朵棉花在心田上次第绽放。 物候转换,暖在冬天显得尤为美...

    耿艳菊 发表于 2016-01-19
  • 糖纸里的缤纷童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属于我们小孩子的玩具少得可怜。那时男孩喜欢玩各种牌子的香烟盒纸,我们女孩子则喜欢收集糖纸,花花绿绿、五彩斑斓的糖纸,缤纷了我清贫的童年,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那时,糖果对于孩子们来说还是一种奢侈品,难得吃上一块糖,满嘴都是...

    陈洪娟 发表于 2016-01-18
  • 灵魂岛走笔

    雄伟壮丽、险峻幽深的玛琳峡谷,是加拿大洛基山脉中最狭长、最奇谲的峡谷。 当我们驱车从洛基山深处的嘉士伯小镇来到玛琳峡谷时,眼前的景色使人震撼,那起伏逶迤的峡谷岩壁,如刀削斧劈般垂直陡峭。据导游介绍,其纵深处达5.5公里,犹如在天地间树起了一排...

    王琪森 发表于 2016-01-15
  • 珍藏至今的两支钢笔

    我上小学时,同学中使用钢笔的极少。上初中后,才逐渐多起来,他们大多家境富裕。当时要是有谁使用一支好一点的钢笔,那可是件很时髦的事。 都上高中了,我还使用着一支廉价钢笔。为此,我曾向父亲抱怨过,可是父亲却说:铅笔也能写出好文章。这个浅显的道理...

    李竹伟 发表于 2016-01-14
  • 且行且悟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年又悄悄走完了。一天一天,钟摆在不停地走,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把日子掐得准准的,每一下摆动都不错乱。每日重复着单调生活,在烟火中混混沌沌度过,不再把珍惜光阴念在嘴上,心老的同时人也老了。而就在这不觉间,四季的年轮滚动而过,...

    鲁桂明 发表于 2016-01-13
  • 那片绿

    我渴望到山路旁的那片绿处。在那边,有群山的环抱,那茶树在它们的怀抱中茁壮成长。 每当清晨来临之时,云雾环绕着这满山的翠绿,那茶树就在这柔雾中若隐若现,透出那片诱人的绿。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我是你身旁的一株,与你在云雾群山中长久地相拥。 到了...

    蓝鸟 发表于 2016-01-11
  • 藏冬

    冬天是个聪睿智慧的素颜女子,看似寡淡寻常毫无姿色可言,其实却是韬光养晦繁华尽掩,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和韵味。 儿时的记忆中,每年入冬前,父母都要忙一阵子:父亲要把玉米一袋袋装起来放在阁楼里,要把红薯放在深深的红薯窖里,萝卜白菜埋在后院的土坑里...

    雷媛媛 发表于 2016-01-06
  • 窗外

    稍有闲暇,就会隔着玻璃看看窗外。楼底汽车穿行的声息,仿佛怒吼的洪水,日复一日,丝毫没有停歇的时候。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好像雨后春笋般竞长,矗立许久的塔吊始终停留在一个位置,没有丝毫想要挪动的意思,悬在楼顶,就像一杆杆秤杆,仿佛被主人忘却。...

    张坚 发表于 2016-01-06
  • 2015,也为自己点个赞

    岁月如梭,一眨眼的工夫,一年即将过去。一年又一年,为了下一年能有更大进步,总在这一年行将画圆之际,作一番总结。今年也不能例外,回首即将过去的一年,其实自己的成绩还是蛮多的。不敢说一箩筐,大半筐总是有的。就凭这大半箩筐的业绩,自己也该为自己...

    宋延明 发表于 2016-01-05
  • 雪花与女孩

    一朵雪花,长时间跋涉,加速飞扬,几经努力终究没有踏上节奏,跟上步伐。她,掉队了。 可悲的是,谁也没有主动出手相助,携拉她一把,谁也没有掏心窝子说句激励话,鼓舞她一句,甚至于连手足之情竟然如此的淡漠,令人痛心。 团结就是力量,大家都能解读,也...

    红色记忆 发表于 2015-12-31
  • 温暖冬至

    又到冬至。冬至这天是要吃上几个饺子的,这是习俗,马虎不得。北方人把冬至吃饺子说成是安耳朵。 前几天母亲就打电话让冬至过去吃饺子。时光过得真快,仿佛昨儿才吃过去年冬至的饺子,甚至连童年冬至吃饺子的情景依然那么清晰,如梦似幻中仿佛时间从未流逝过...

    翟冬梅 发表于 2015-12-25
  • 拾暖,藏冬

    立冬过后,天气一日日冷下来。如果说霜降还是试探,有条不紊地把丝丝寒气变成片片白霜,那么小雪的冷就开始明目张胆,尤其是夜里,北风呼呼地刮过,让人睡不安稳。这时候,我总爱裹上冬装,出去捡拾一些小温暖,回家后藏起来,抵挡一个冬天。 我最喜欢去的是...

    陈晓辉 发表于 2015-12-21
  • 遇见那些平凡和美好

    大学毕业时,身边人都告诫我:步入社会便不同于学校了,要多长个心眼儿,社会上人员复杂,小心被骗。现在,我已步入社会多年,虽然也经历过很多不美好的事情,但是从心底里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是充满温情的,因为,我总是遇见那些平凡而美好的人。 刚参加工作...

    李洁 发表于 2015-12-21
  • 心景

    久没出去走走了。不单是远行,就是近郊也没得到机会看看。今天难得是个晴天,于是到家附近的护城河转了一圈。 在冬天,那条S弯型的护城河两岸,临水的柳树虽然换上了黄色外套,仍不失风韵。微风拂过,柳枝款款飘荡,倒映在水面上的树影婆娑,如动感的水彩画...

    古逸 发表于 2015-12-20
  • 羊骨头汤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苏北小镇,普通人家大都是一天两餐:早上八九点是稀饭,条件好能吃上玉米饼之类的干粮;下午三四点是米饭,下饭的是大头疙瘩、萝卜干这样的咸菜,偶尔吃上青菜豆腐或者萝卜条,孩子们就像是过节一样欢喜。 太阳照着小小院落,外公、外婆和...

    马丽华 发表于 2015-12-16
  • 暖煤

    在温暖的暖气屋里,室外雾霾遮天蔽日。我忽然怀念起烧煤的岁月,就是家家户户烧煤的时候,烟气大,也没见这么大的雾霾!如今,工厂都搬出去了,煤炉都改造了,烟囱也倒了,怎么还不晴明? 煤曾经温暖岁月和生活,让寒冷的冬天变得温暖。在物资贫乏的时候,烧...

    陈晔 发表于 2015-12-16
  • 一月寒假匆匆走到尾声,不到100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要去奔赴我离校以后的第一个竞技场了。 太多励志的话语已经不能如往常打动我了,我真切的知道实践对于我的意义,纵使理论知识掌握的再好,但这时,我还是得承认实践重于理论。 今天是回家的日子,原本昨天就要...

    杨晨芙 发表于 2015-12-15
  • 等你一秋

    如何不念想?十月将尽,秋虫唧唧,晨霜夜露沾湿了归人的衣襟。你托秋风送来了信笺,一笔一画都是熟悉的字样。我轻推小窗,与一座山对视。远山含烟默带羞,近水无言自东流。我知道,你在山那边,既遥远又触手可及。伸手可掬一捧白云,却无法挽住你的双臂。洁...

    雨林 发表于 2015-12-11
  • 怀念我的母亲

    秋天老了,是冬天;母亲走了,是炊烟。 我是一个不孝的游子,母亲走得时候,我没有回去,因为,因为我在实验有一种无法逾越的定势! 在我记忆的相框里,母亲就是相框里的一幅水墨画,抑或是一帧老去的照片,她寂寂地遥远的躲在一朵苍老的浮云下面,静静地守...

    顾继万先生 发表于 2015-12-11
  • 父爱不打烊

    我父亲已经中风偏瘫十八年了,十八年来,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呵护我们,疼爱我们,而且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家人的照顾伺候,可以说活得可怜巴巴。但是俗话说,家有一老,犹有一宝,我觉得,看到父亲每天坐在他那固定的沙发上,就能让人心神踏实,做事稳妥,好...

    冯宗辉 发表于 2015-12-09
  • 冬记

    这是我在重庆过的第一个冬季,一个人在异乡求学生活。这一年,我19岁半。 我不恋家,从来的第一天起。我读中学也读的是寄宿学校,觉得差别也不大,只是由每个月回去一次,变为了半年两次。大学城离主城区很远,重庆本就是多核心城市模式,这里比郊区的郊外,...

    鹿_浔 发表于 2015-12-06
  • 走过冬天

    冬天里,人都变得很不大方,缩手缩脚的。 冬天里,人们都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冬天该开心的应该是胖子,因为身材都大同小异了。 冬天的空气,除了冷还是冷。 下雪了,飘飘洒洒的雪花在空中飞舞,时而稀疏、时而稠密。 树上的叶子落了一层又一层,环卫工人怎...

    梁秋红 发表于 2015-12-04
  • 心底的那片绿

    冬天里,什么是最让你感动的?有人说是腊梅,有人说是苍松,有人说是翠柏但是,要我说,我认为应该是绵延在心底的那片绿。 不知什么时候起,妻子开始在家里捣鼓起绿植来。开始,只是在阳台上摆一两盆文竹和芦荟,说是清新空气。渐渐的,一丛丛的绿色挤进了屋...

    章中林 发表于 2015-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