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莲

    楼下的院子有个水池,弧边围裹,形如花朵。池中有水,水中有鱼,水面漂浮着睡莲。 这天心里烦闷,我就下到院子,看鱼儿争食,看睡莲展叶,看池水泛波,看树的倒影。 住在院子十年了,我还是首次静心观莲。因为平时总是马不停蹄,步履匆匆,无心他顾。 池中的...

    赵攀强 发表于 2020-08-12
  • 和风雨同行

    晚上和同事散完步返回家的路上,正遇着高中时的老同学刘,刘拉着我的手到他家坐坐,他家就在附近一个小巷子里,那次同学聚会发邀请函时,我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住处。 他家是一栋两层的小楼房,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所建,青砖楼房,里面装修得很新潮,他妻子为我...

    刘庆明 发表于 2020-08-10
  • 披肩上的幸福

    已故台湾女作家三毛的《滚滚红尘》,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每次看到章能才感伤地对沈韶华说:你没有披肩,我没有灵魂。眼泪在那一刻便倾涌而下。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里,一曲忧伤的恋歌,也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披肩,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位俊朗的男子,在浓...

    陈华娟 发表于 2020-08-08
  • 爱的沐浴

    寒风萧瑟,鸟儿们躲进了温暖的角落。在一幢小楼里,窗口冒着白哈哈的水汽,水汽在室内升腾。 朦朦胧胧中,她坐在高凳上,闭着眼,双手交叉,很惬意的样子。我的手指,在她的白发间穿梭。泡沫跳起欢乐的舞蹈,温泉化作丝丝细流,亲吻她苍老的肌肤。 这几乎是...

    梁凌 发表于 2020-08-07
  • 牵牛花

    露台上的花盆里长出一棵牵牛花,我发现时,它已有一尺来高,刚刚攀爬上露台的栏杆。花盆里的土是我从老家的田间带回来的,这棵牵牛花一定是遗落在泥土中的种子长出的。一想到它来自故乡的土地,亲切和熟悉的感觉便立刻扑面而来,眼前便荡漾起故乡土地上盛开...

    王娅民 发表于 2020-08-05
  • 我是红砖楼下的一棵银杏

    我是红砖楼下的一棵银杏树。 伴随着第一缕明媚的朝阳,第一阵温柔的春风,我从睡梦中苏醒,充满希望地伸出今年第一枝嫩绿的新芽。 春风和煦的三月天,很快我的枝头上已经绿意盎然,冒出密密麻麻糖豆大小的小叶子。春雨悄然而至,像牛毛、像花针,密密地斜织...

    施好音 发表于 2020-08-03
  • 爆米花

    写下这三个字,不禁口舌生津,一股久违的香气仿佛钻入肺腑,接着脑海里就是春雷般嘣的一声巨响,掀起乡村欢乐的高潮。在物质稀缺的年代,爆米花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美食,粮食的芬芳,甜甜的口味,和童年的欢乐紧紧维系在一起。 可能是长期烟熏火烤的缘故,爆...

    屏子 发表于 2020-07-31
  • 大树

    广州黄华路四号大院里,大约有十多棵一百年以上的大树,二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学习和生活了四年。现在偶尔回去看望老师时,那些树还在那里,感觉不到它是长大了还是苍老了,它依然蓬勃地生长着,根深叶茂。 站在这样的参天大树底下,没有一点沧桑的伤感。尽管...

    陈文 发表于 2020-07-30
  • 春天里的 “小花”

    春回大地,满世界都涌动着缤纷的色彩,处处洋溢着喜悦和温暖。走在春天的大道上,欣赏着一幅幅美妙的画卷,心弦不禁被春天的美景悠然拔开。 走过一段田园,迎面看到一株高大挺拔的松树,枝桠间有一个纤秀小巧的鸟窝。令人惊叹的是,鸟窝是被人用透明胶固定在...

    刘昌宇 发表于 2020-07-27
  • 草原夏日

    在草原上,更多的时间,我和阿尔姗娜都是待在院子里,看着凤霞养的鸡们飞来跑去,又到房间里拉上几泡屎,将凤霞采摘下来的青菜啄上几口,而后便虎虎生威地飞上了栅栏,并将我刚刚洗好的阿尔姗娜的衣服,给弄脏了。阿妈看着心烦,追赶着将它们全都捉到羊圈里...

    安宁 发表于 2020-07-25
  • 打扫心灵的庭院

    年龄越大就越容易怀旧,心底疯长的往往是儿时的回忆,我常常梦到儿时的自己在打扫庭院。 记忆中的我,几乎每天都会把我家院子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扫得干干净净,把窗台、玻璃都擦得一尘不染,把农具和石台上的东西都归拢得整整齐齐。农家后院是庭院里最难打...

    雷穿云 发表于 2020-07-24
  • 马喇的夏日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走到哪里常常都能听到人们发出热、真热的叹息声。聪明的城里人呢,大多在空调房里度过他们的夏天。可是在乡间的马喇度过夏天,却别有一番风味呢! 黔江区马喇镇,因为海拔较高,植被茂密,成为天然的避暑胜地。一到傍晚时分,三三两两的...

    莫美云 发表于 2020-07-23
  • 古城夜韵

    喜爱盛唐大家王维笔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自然空灵,那种静中取动、空灵而不失人间烟火的画面与意境,让我深深迷恋。追随古人神韵,在夜深人静时分,借朦胧月色做古城夜韵之遐想。 热闹喧嚣悄然离去,驿动的心情缓缓平静,极目...

    秦瑜谦 发表于 2020-07-22
  • 秋雨(外二章)

    那一丝丝凉爽与坦然降落,不知不觉就与夏末的余热交接了。 秋雨其实是一种处事的态度与人生经验,不亢不卑,不急不躁,稳稳当当,踏踏实实。在每一条道路中,在每一个村庄里,在每一朵花蕊间,在每一棵草尖上,在每一缕炊烟下,曾经的汗水与辛劳历历可数,曾...

    季川 发表于 2020-07-19
  • 中秋望月

    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时。 中秋月,思乡月。此刻,多少思乡的人或倚窗凭栏,或倚桥而立望月。 望月,遥寄一份深切的念想。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宋代词人辛弃疾面对中秋月夜,举杯待月,不由想起经年置身芳...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7-19
  • 铜鼓记

    一直往西北走。 他们说那里有一面巨型的铜鼓,其实是一块大石头的长相,成了很有意思的地域名词。 时值凉雨连绵的冬天,江西省政协选择了铜鼓,安排艺术家们去访问。同行的大都是老友,与合适的人一起去看风景是件重要的事,大家谈得来,一路欢声笑语。正是...

    邓涛 发表于 2020-07-18
  • 一切都在静静等待

    冬尽,春来,无声无息中,一切都在静静等待。 种子在等待发芽。一粒种子,孕育着生命的伟大与神奇,是希望,是生的动力,是一切能量之源。当一粒种子静静地躺在土壤里,就像一位娇弱的母亲躺在了温暖的产床上,激动而兴奋。它会冲破重重阻挠,会克制裂变的疼...

    程中学 发表于 2020-07-15
  • 沱沱河,这一夜

    七点多了,沱沱河的天光却还是亮的。老子叫我们虚静无为,到了这样的地方,不用老子教导,你不虚静无为还能怎么样呢? 静听一下自己的身体,脑袋里还是痛,胃里还是恶心。我的自信心终于被摧毁了。我终于老实地向自己承认:我很难受,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李美皆 发表于 2020-07-14
  • 草原

    这次我看到了草原。那里的天比别处的更可爱。空气是那么清鲜,天空是那么明朗,使我总想高歌一曲,表示我满心的愉快。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地是绿的,小丘也是绿的。羊群一会儿上了小丘,一会儿又下来,走到哪里都像给无边的绿...

    老舍 发表于 2020-07-10
  • 喜欢登山

    喜欢登山,喜欢沿曲折缠绕于山际的小径放松身心,舒开双腿,随意漫步,悠然而行。喜欢摘一朵山花,或折一枝绿绿长长的茅草梗拎于指间,随意舞弄,久久把玩。喜欢摘一把野果,采几颗草霉,托于掌心,观其色泽,感其温馨,品其灵性,然后,一颗颗丢进嘴里,一...

    徐新建 发表于 2020-07-10
  • 玉兰花事

    早晨,我送女儿去上学。刚到楼下,女儿一声欢呼:好香啊!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清清的、幽幽的花香,若有若无,飘飘袅袅,清纯而又悠远。 小区门口那两棵在春光中尽情张扬满树缤纷的白玉兰正是香味之源。一树的繁花,不见半点绿叶,枝条横斜曲折,清香古雅。...

    赵定顺 发表于 2020-07-09
  • 星空

    自从举家搬迁到镇上居住,除了种菜,养鸡鸭,老家的房子基本就丢空了。一晃眼二十多年过去,由于常年失修,瓦顶漏水,成了危房。母亲岁数大了,怀念故居,执意要回去住,于是决定拆掉重建。 第一层竣工后,稍加装修,母亲就搬进去...

    钟百超 发表于 2020-07-08
  • 说猫

    猫是一种孤傲的动物。 我原本对猫不甚了了,因儿子在家养了一只,我才有机会偶尔与它亲密接触。 其实猫并不讨人喜欢。它常常对你的招呼听而不见,从它微微扇动的耳朵,你知道它听见了,可就是不理你。 猫并不好接近。你摸摸它是可以的,如果你想把它抱在怀里...

    万国伟 发表于 2020-07-08
  • 雨天蜗居

    天气灰蒙蒙的,飘落着几滴小雨,微风拂过,虽是初夏,却有些冷。大概只有这样的天气,才能将我这个极尽贪玩之人,留在家里,享受寂寞和清静。 回想这几年,除了写写毛笔字,我竟然很少读过几本完整的书。作为一名老师,我经常给同学们讲,要勤笃行,真善美;...

    张克步 发表于 2020-07-07
  • 早春“小爱宠”

    母亲爱吃萝卜,享用了它的美味,那萝卜顶却也不舍得丢弃,随手把它按在一个花盆里,浇了几次水后,萝卜顶上便有小芽儿蠢蠢欲动。不出几日,芽儿由黄转绿,如一个个娉婷的绿衣仙子在阳光下舒展起腰肢。在偌大的房间里,它只是嫩绿一点点,可这一点嫩绿,却像...

    李金印 发表于 2020-07-06
  • 春天是个形容词

    在红梅悄然吐蕊的那一刻,春天从沉睡中醒来,爬上枝头,想着已经发芽的心事。春天的眼睛一睁开,世界就变得明媚起来。 春天的色彩,虽然算不上缤纷,却是一天一个样。看惯了冬日的枯黄,那河畔垂柳的一抹绿色,突然间不知惊喜了多少人的眼睛。从嫩黄浅绿,到...

    赵自力 发表于 2020-07-06
  • 思雨

    雨天注定是思念温馨的时光。拉开窗帘,泡一杯清茶,选一首轻音乐,让思绪随音乐和茶香在书房中慢慢地弥漫。时间也随雨丝慢慢地抽来,那一定是在宇宙深处,从某个点发出,跨过广袤的空间,给我的灵魂带来的一个问候。 窗外的细雨如纱般在轻风中卷起、落下,远...

    周明礼 发表于 2020-07-05
  • 记忆深处“送五月”

    我们家乡有个风俗,每年农历五月,出嫁的闺女要给娘家送六个六两重的大馒头。如果爹娘都过世,那就要给兄弟送。这叫送五月。 送五月的那天中午,要吃面条。 父亲不在家,哥哥也不在家,母亲在家里忙活,轧面条的活是我的。母亲按人头算下,要用多少面,然后...

    赵献军 发表于 2020-07-04
  • 胜过萝卜白菜

    他是做过文学梦的,后来成了农民工。 晚上工友们窝在工棚里打牌,他到公园闲逛。每次都能看到一个卖冰赤豆汤的女孩。灯火阑珊里,像公主一样美。饭可以不吃,赤豆汤每天一碗。 几十碗赤豆汤吃过以后,女孩爱上了他,跟他回家过年。女孩父母闻讯大年三十追来...

    莫小米 发表于 2020-07-04
  • 过年的灯笼

    电灯是好东西,使我们在夜晚也能享受如同白昼的光明。但我认为,至少有两种场合,电灯不如蜡烛更有味儿。这两种场合,第一是洞房;第二就是大年夜。灯笼的味儿首先是蜡烛的味儿,但蜡烛的味儿并不只是它燃烧时产生的气息,更在于它的闪烁,它的晃动,它那让...

    李云门 发表于 2020-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