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秋最忆故乡月

    中秋最忆故乡月,月是故乡明。 故乡和月是连在一起的,看到了月,也就看到了家,看到了家中守望的亲人。故乡的那轮明月,依旧散发着银色的光辉,淡淡地洒在小小的山岗上。乡间的小路上是否还有辛勤的农人披星戴月的影子?至今,故乡还传唱着一首古老的童谣:...

    张辉祥 发表于 2020-01-20
  • 雪后寄语

    蓦然回首,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星期天,家园门前的 积雪已经被盛开的冬梅吸吮,温暖的冬阳风干了山前的 草坪,远处的山头虽然还顶着银白色的蓓蕾,但满山的 翠绿已经成为一道美丽的背景。来吧,直达《高楼茅草 屋》的高速公路已经开通,带上你的好友还有你的...

    滴墨斋主 发表于 2020-01-17
  • 暖人的热豆腐

    临近岁末,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重起来。大红的对联和年画,喜庆的鞭炮,五颜六色的糖果,一街两行摆得满满当当。马路变得狭窄而拥挤,小城里熙熙攘攘,天天都热闹得像赶会一样。 在我的家乡,过年是一件大事。尤其是腊月二十三以后,家家户户都要置年货、做豆...

    张小丽 发表于 2020-01-17
  • 我们都爱大自然

    早晨到露台,看到柔嫩、干爽、明亮的朝阳在江面上打出一片深红的光圈,而一艘白色的漂亮的船正从这光圈里驶过,那真叫一个美。我决定今晨放下一切,沿江来一次长途的漫步。江堤公路现在是一条半废弃的、落寞的公路,现在的主要用途是防汛时短时间地用一用,...

    余毛毛 发表于 2020-01-16
  • 灵田红枫惹人醉

    北京香山红叶闻名遐迩。而经过秋霜冬寒洗礼的灵川县灵田镇红枫也是那样绚丽醉人,漫山遍野,人称红枫长廊。 灵田镇位于桂林市区北面,灵川县城东面,气候温和宜人,年均气温18.6℃,极端最低温度-1℃,年降雨量1614毫米。也许正是这样的气候环境让这里的红枫...

    廖梓杰 发表于 2020-01-15
  • 消夏啖瓜

    青铜花落满地香,黄梅雨歇彩云亮。盛夏申城街头,水果店内溢满了夏日的色彩,粉桃黄杏,黄金瓜翠莲蓬,还有西瓜紫葡萄行走瓜果飘香的街头,心中不由漾起在新疆消夏啖瓜的甜蜜回忆。 几乎在入伏的同时,在早穿皮袄,午穿纱的新疆,瓜果粉墨登场,唱主角的当然...

    王尚桐 发表于 2020-01-14
  • 四季果养成记

    还记得那天,我是想在小院里散散步,却无意中发现了那鲜橙色的小果实。我真的好兴奋啊!家里除了仙人掌之外,没能再养活过什么植物,但我难以抗拒这诱人的橙色果实,还是鼓起勇气,捧着这盆名叫四季果的植物,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这样冒失地抱着一棵植物回去...

    马溪悦 发表于 2020-01-13
  • 茉莉朵朵香

    五月,茉莉花闹了心事,卵圆形的花骨朵儿刚缀满了枝头,眨下眼,洁白的花朵又次第绽放,飘溢缕缕芬芳。 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没有玫瑰的娇艳华丽,也没有水仙的凌波舞步,但你气质高雅,超凡脱俗,不与群芳争艳斗丽,只想静静绽开内心的圣洁,守候着心中那份...

    吴洪伟 发表于 2020-01-12
  • 不过是一碗人间烟火

    是夜。炖了一小锅鲫鱼汤,盛一碗,低头趴在碗上闻一闻,弥漫的热气扑到了眼镜上,摘下眼镜,用木质小勺舀一点,慢慢入口,竟然出奇的鲜。 汤里只有鲫鱼、豆腐、水和盐,简简单单,清清爽爽,味美,大抵是因为熬久了一些。熬得久,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词,于菜品...

    郭慕清 发表于 2020-01-11
  • 我家住在文学世界

    世上有两种相反的情感:一种情感体现美好、清纯、深爱和深情、真诚和信任、关心和帮助。另一种情感体现不美好、只顾自己而不爱她人、爱把事情往坏的方面猜疑、复杂的防范心、虚伪、利用他人。前者称作好人,后者称作坏人。 有些人觉得世上坏人少:一方面,坏...

    云上晴空 发表于 2020-01-08
  • 七夕漫笔

    农历的七月,在家乡是个忙里偷闲的时节。繁忙的中耕夏锄已经过去,秋收大忙还没有到来,满地的庄稼即将成熟了,人们已经看到丰收的希望,心里那股喜悦劲儿自然洋溢在每个庄稼人的脸上。在这充满希望和喜悦的七月里,有一个颇为特别的节日牵动着人们的情思,...

    徐学平 发表于 2020-01-05
  • 哈巴狗

    你或许认为,我这里要写的,是那叫哈巴狗的巴哥犬。不,错了。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鱼,它们从水里跳起时,身子随时可牢牢贴住物体,竖立向上,两只黑眼,张圆直望,形体活像蹲着的哈巴狗,故而得名。哈巴狗在水里有一绝技,不管水多急,浪多大,贴住石头,就...

    蒋育亮 发表于 2020-01-03
  • 童年的出操号

    从小生长在军营,那滑过绿油油草地的军号声犹如父母为我蹒跚学步给予的掌声和鼓励,我在军号声中一天天长大。 爸爸告诉我,军号可神奇了,由古代的号角演变而来,有一百多种。我们时常听到的军号声中虽然只有哆、咪、嗦三个音符,可它能通过节拍快慢及高低音...

    陈国莉 发表于 2020-01-02
  • 雨中随想

    绵绵细雨,仿佛还只出现在幼时穿上薄棉裤踩着积水一路啪嗒水声的记忆里。 不会再去踩水,耳边只剩雨滴打在伞面的声音。走在路上,路边零星几个暮色时分出来摆水果摊的小贩,旁边寥寥围了些讨问水果价钱的人。青灰色天际衬得剖开的西瓜瓤明艳得有些过时,倒是...

    姜维嘉 发表于 2019-12-31
  • 春天里

    那场雨过后,大地成为一张灵感的诗笺,所有嫩绿的诗句,在阳光下拔节生长。 燃烧在掌心的往事,淌着岁月的泥泞而来,深情地出现在春日轻吟浅唱的琴弦上,让所有的梦都变得青翠欲滴。 每一朵花儿的绽放,都凝聚着真情的流露,就像曾经的诺言,在潮湿的沙滩上...

    丁太如 发表于 2019-12-29
  • 做一个温和的人

    理发师细心地打量我这一头枯萎的稻草,极其温柔地一根根理顺那些打了结的发团。每次来这里,都让他为我做头发,因为他足够安静,可以让我舒服地在那里待一会儿。他从不劝人办卡消费,工作时不多言语。你若与他交流,他会认真地听你的意见。关于造型,他也会...

    周小北 发表于 2019-12-28
  • 极花

    贾平凹在最新小说《极花》里写道:产极花的那个地方,有近十年的疯狂的挖极花热,几乎所有人都在挖,地里的庄稼没心思种了。周围的坡梁上挖得到处是坑,挖完了,远处的沟壑峁台也挖得到处是坑黑亮他娘去挖极花,在南梢子梁上挖到了一棵极花,天空上正飞过一...

    碎碎 发表于 2019-12-26
  • 羊鸟寨记

    芙蓉乡的羊鸟寨,在梨树下的麻梨湾脚下。未登峰,先访民。麻梨湾仅百年历史,以何氏为主,祖上从鲁塘迁徙于此。麻梨湾村民风纯朴,山里人心地善良,仍过着一个世纪前牛耕锄种,肩挑手提,半日辛苦半日闲的生活。 岭南有梨。梨树生长于田...

    段飞鹏 发表于 2019-12-25
  • 田园的交响

    千年的村庄站在时光舞台的中央,沐浴着如乳的春光,手持一根无形的指挥捧,优雅地指挥着一曲亘古不变的田园交响。 鸡鸣是交响上最为准时的音阶,最早用一声清脆,划破了黎明的红肚兜,露出一线曙色。 吱呀吱呀的门闩声,喀吱喀吱的扁担忽悠声,零零碎碎的咳...

    吴晓波 发表于 2019-12-24
  • 父亲的春耕

    一场清明雨把故乡的天空擦洗得一尘不染,铺开一页洁白透明的诗稿。母亲的炊烟挥舞着如椽狼毫,狂草着乡村田园的诗情。 满山被映山红染红的笑声从坡上滚下来,与田垄里的油菜花香、麦香及远嫁而来的桃梨芬芳靠拢,聚合;聚合,靠拢。空气中流出蜂蜜的味道。...

    吴晓波 发表于 2019-12-24
  • 金秋的赞歌

    沿着岁月的河床,踏着青春的节律,迎来了新中国的第六十七个十月,又是一个金灿灿的日子向我们走来。十月炎黄子孙,将个个怀揣祝福的喜悦;十月神州大地,会满眼披裹丰硕的盛装;十月华夏天宇,会处处翱翔红歌的翅膀。那注定是一个激动万分的日子,一个无比...

    李佳佳 发表于 2019-12-22
  • 一念

    一念,或感性,或灵动,或私欲,或邪恶。它总在刹那之间呈现出来,或如星光乍现,灯花绽开;或似雷鸣电闪,骇浪惊涛。 一念,可以产生智慧火花,可以燃成欲望焰火;可以决定成败,可以左右善恶;可以改变人生,可以创造奇迹。 浮泛于脑海中的一念,可以让人...

    程应峰 发表于 2019-12-21
  • 卷个春如醉

    拜读朋友送来的一篇文章,发现其中卷个春如醉这句颇有诗意,于是反复吟咏,不想口齿竟然情不自禁地生津了。好在农贸市场近在咫尺,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买来了饼皮以及韭菜、香椿、豆芽、酱干等,在厨房里开始手忙脚乱地煎炸起来。 在皖西南地区,人们管这煎炸...

    钱续坤 发表于 2019-12-20
  • 麦田上的星空

    人在骨子里都是乐山爱水的。 所以,闲暇的时间开车出城,走进山水间,就是很自然的了。 周末孩子上完英语课,和家人一起去长安的某个山庄。车窗外金色的麦田在蓝天下沿着黛色的秦岭无穷舒展,孩子们唱着夏天夜晚陪你一起看星星眨眼,秋天黄昏与你徜徉在金色...

    张彦梅 发表于 2019-12-19
  • 警花更鲜艳

    春天来了,田野里、山坡上各类花卉正在盛开,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各显神态,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鲜艳。 然而,站立在城市十字街头岗台上指挥交通的一个个女交警,她们的脸上不时地露出灿烂的笑容,白色的警帽,白色的腰带,白色的手套在深蓝色警服的衬托...

    李来和 发表于 2019-12-18
  • 草木亲人

    无意在街道边上的阅报栏里看到一篇文章《草木亲人》,感觉写得极好,看着舒服,读起来也顺,赋予人很多美感。临了还未感尽兴,二返身又走过去看了几遍。 文章就写了一棵橘子树,并赋予了很多人生的哲理在里面。看完后我就想到了我与树的关系,又有哪颗树是真...

    不要杀龙 发表于 2019-12-16
  • 林深时见鹿

    我在暗夜里穿行,手里提着一盏明灯,我不会走错路。 二零一七年九月份,满怀憧憬与对未来的迷茫无知,孤身一人来到长沙。这个胶片框里灯火阑珊的城市。我来自宁夏山区,大山深处的我背靠粗壮的白杨树,掘起一锹泥巴搅拌黄河水,捏成一个个小泥人。大山深处的...

    不要杀龙 发表于 2019-12-16
  • 开水白菜

    有一道菜开水白菜,貌似简单,就是清水里泡着几棵白菜心,并不能激起人们的食欲。其实,开水白菜美味的秘诀在于开水。这看似白开水的清汤,是用老母鸡、老母鸭、火腿、排骨、干贝等放入汤锅内,加入足量清水、姜、葱,烧开后撇去浮沫,加料酒,改用小火保持...

    王纯 发表于 2019-12-16
  • 繁缕

    母亲喜欢金丝雀,我小时候家里就养过一只。因为叫声动听,那年头有很多人养。母亲是声乐家,尤其爱听萝娜金丝雀那珠落玉盘般婉转的啾鸣。 我家是给金丝雀喂圆粒鸟食,每次还会加一点青菜之类的绿色饲料,它特别爱吃。院子里有的是繁缕,我就摘来喂它。可以说...

    柳宗民 发表于 2019-12-12
  • 红薯粉

    坊间有一阵子流行湖南土菜,红薯粉也随之走红,成为许多女孩子喜欢的食物。原因无它,在每天都需要减肥的挣扎中,最理想就是有一种既好吃又能果腹的粗粮,可以满足日常的能量需求,又能以低热低脂的配餐,助人保持窈窕体态除了红薯粉,很难再找到匹配度如此...

    青丝 发表于 2019-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