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很迷人,但我要回家

    风最近很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频频出状况。牙周病很重,以致于要拔掉3颗牙齿。医院工作的压力已经成为常态,暴躁的脾气无法控制,那个把他当成神一样敬仰着老婆---莲,是他坏脾气的终端出口。 于是他开始焦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他也有过美好的青...

    zhouzhou 发表于 2019-04-25
  • 爸妈的土豆丝

    我做的饭不好吃,以至于老公经常以加班、孩子以期盼外公姥姥回来为由,屡次逃食,以表不满。我也常常回家取经,如何做有家的味道的饭菜。 爸爸最拿手的菜是土豆丝。左手拿起一颗土豆,右手拿着削皮刀。他总是要用削皮刀带锯齿的一面,轻轻的摩去土豆表面的那...

    hao1688 发表于 2019-03-07
  • 你的模样

    六年过去了,对着仅有的两三张照片,能回忆起来的只有那片操场,那身迷彩,那当年一张张稚嫩的脸庞娇嫩,却黝黑;青涩,但坚毅。 高一那年的军训,阳光炙热。 年少的爱情总是来的那样快,进班的匆匆一瞥,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竟瞥到了谈笑风生的你。那一刻...

    LSCawei 发表于 2018-07-15
  • 我以为,我弄丢了你

    我有过这样一段感情,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无关风月。 只因我修行不够,我亲手毁了它,那个人,无以面对,那段情,无法忘记。 永远忘不了我印象中第一次深刻认识她的场景,比这世上所有让人刻骨铭心的事物都让我刻骨铭心。十几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记...

    高高 发表于 2018-01-22
  • 昨夜没有入睡

    昨天,多年不见的好友来我家做客,自然冲泡上等好茶招待。处于面子,几乎不饮茶水的我,破例陪同好友一同饮茶。送走朋友,洗漱上床,却难以入眠。午夜已过,我感觉昏昏沉沉,就是进入不了甜蜜的梦想。平时,我是倒头就睡,堪称睡眠高手,今天的现象是不多见...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7-11-28
  • 没想到见到她

    再一次朋友的儿子婚宴上,偶然见到高中时的女同学张,当我们的眼睛相对的那一刻,我惊喜的同时还有几分激动,内心澎湃的浪潮,不停的翻滚着,在口中憋成一句话:你也来喝喜酒。她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回答我:嗯。然后就随着人流入座就餐。 这次喜酒,因为...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7-11-27
  • 这段心碎流离,谁又能赐我一曲忧歌独奏

    独自散步在街头,看着路过情侣的身影,莫名的羡慕。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从他们身边走过,不屑的自言自语:这么亲热不就是热恋吗走了几步心里突然就这么空空落落的,看着投射出一个人忧伤的影子,孤单寂寞瞬间奇袭而来,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11-25
  • 谢谢你是我的初恋

    在我答应你消失的第二天,我就差点忍不住去找你了,我写好了要发给你的信息,却迟迟不敢按下发送,我怕你认为我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可事实上我也真的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其实我忍受不了一天不跟你联系,我已经习惯每天跟你聊天,每天听着你的声音,直到后...

    路过的骑士 发表于 2017-10-11
  •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有时候感觉生活很累,仔细想过原因吗?若没有,那我告诉你,是因为太在意别人。比如他们对你的闲言碎语,他们对你的指手画脚,他们对你的冷嘲热讽这时候你一定不要慌乱,不要试图去解释。假如你能解释清楚,他就不会那样去做。 前一段时间网上流传其实你没...

    黎辕 发表于 2017-09-28
  • 蒲公英

    起初,我还是挺喜欢坐飞机的;后来,竟渐渐地不喜欢起来;现在,但凡有得选,我就尽量不坐。不幸的是,对于国际或洲际长途,尤其对于这种穿越赤道、距离超过赤道长度四分之一的行程来说,我还有得选吗?我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双翅膀,即便有,又能飞多高、飞多...

    袁海厅 发表于 2017-07-11
  • 岁月,如梦一般,装点着人生

    不思量,自难忘,相约在飘雪的严冬,凭借上一世看不见的牵绊,我与你相会在这纷乱俗世,从此千里寄相思,两两不相离。 肃然回首,流云星影,清风扶月,一场细雪纷飞,一次闲走偶遇,至此相识,深情 两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般般沉醉,于是执着相思在一...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07-03
  • 雨梦

    清晨,在悉悉索索的雨声里半醒,却又在这雨声里,沉沉的,又遁入另外的一个空间。 这场景依然是雨,不急不缓的下着,外婆家老式房子的木制的屋檐被挂着长长的珠帘,门前的水桶积水已经满,在水桶的边缘表演一种张力,又有几滴调皮的雨坠入,声音,被水桶里的...

    树说 发表于 2017-06-09
  • 此生只为你一人提笔

    一度的在深夜无寐,在心里觅着过去的痕迹漫游,或翻阅以往的墨迹字痕,看着那些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文字和留言,总有一种孤芳自赏的感觉。可谁有知道,当夜深人静时,我,为何还在记忆中寻找着曾经,寻找着自我。 生命中的感动,莫过于同依窗前,心心相惜,将这...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06-01
  • 遇见喜欢的自己

    爱上一个奋不顾身的自己,每天走在陌生的路上,孤独又畅快,天黑的时候,抬头望着远远的灯火,我相信我要遇见的就在远方。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我一路寻你,越过一座座城池,与无数人擦肩而过。没有停留。许是没有遇见那个人,所以没有在一座城里停留。...

    雨菲 发表于 2017-05-15
  • 槐花蜜

    我喜欢喝蜂蜜,也喜欢最甜的生活,却从来没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贫穷的日子,没有条件喝蜂蜜,半穷不富的日子,我喝过蜂蜜。离开乡土,经常从商场里购买蜂蜜,也从北部山区的小商贩手里买蜂蜜,商贩总是津津乐道他的蜂蜜不参假,喝起来味道还可以,但那...

    轻轻一丝风 发表于 2017-04-22
  • 孟婆汤,情未忘

    人从十月怀胎开始,出生后的一切经历皆在自己的眼里,心里,记忆里。据说人死后会进入另一个世界,称为冥界。 相传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叫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

    浅墨书清语 发表于 2017-04-16
  • 走在成长的路上

    我深谙,现在的我,不能再回望童年,唯有将梦想与现实并行,本想成年, 童年是七彩蚕丝织就的梦,是梦中的真,真中的梦。无忧无虑是她的明信片,自由快乐是个性签名。而告别青涩的喔,正在通往成长的路上,刻苦奋斗是我的明信片,坚韧前行是我的个性签名。...

    微笑 发表于 2017-03-16
  • 春,终于站上了枝头

    天气是日见其暖了,风也不再料峭与凛冽,亲切如粘人的小情人。阳光有些灼热,棉袄已然穿不住,换上了夹衣。逡巡于院中,已经颇有些可看处。柿子树与葡萄架似乎愚钝的很,仍然无动于衷,而山楂树却已跃跃欲试了:铁青的枝条颜色变浅,冒出了星星点点的黄。那...

    肖泰 发表于 2017-03-13
  • 清脆爽口地瓜秧

    童年的记忆中,地瓜就是家乡一普通农作物,也是老百姓餐桌上常用的主副食。地瓜可以煮、烤、晒成干或磨成面吃,地瓜叶、秧拌上玉米面蒸着吃,或做成菜吃,又是当年乡间一道佳肴,别有一番滋味。 暮春时节,经犁翻锄刨,地里拢起长长的地垄。乡亲们把地瓜秧剪...

    陈树庆 发表于 2017-03-10
  • 菜窖里的菜

    北方,几乎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一个菜窖。里面储存了一冬季的白菜、萝卜,还有红薯,成为农家院落里最质朴的一道地下风景。 霜降之前,父亲开始在院里挖菜窖。挖菜窖,是个力气活,也特有讲究,菜窖呈长方形,一般选在房子南面的空地上,为的是西北风吹不到还...

    陈树庆 发表于 2017-03-10
  • 静看尘烟缕缕飘散

    尘烟在风中盘旋,雾霭中看不清对岸恍然的变幻,不知忽隐忽现的霓虹嘲笑谁的肤浅,我看不清旅人戴着面具的容颜,也不知道谁围在壁炉前侃侃而谈,谁在寒冷中抱团取暖。我,总是在静夜敲打键盘,让文字在时间的光影里蹒跚。 我不记得自己曾有梦;我不记得生活中...

    轻轻一丝风 发表于 2017-02-21
  • 回不去的故乡,看不到的童年

    说起来故乡,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小时候住过的小院,如今变成了河岸边拓宽的大马路,已经没有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小时候玩过的伙伴,已经久未联络,恐怕走在街头也无法相识。 地理位置上的故乡,已经消失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洪流里,淹没在华北平原的雾霾里,...

    喜乐的满足 发表于 2017-02-16
  • 心植春天

    春,美好的字眼,语意希望,代表新生,新的开始,生命的繁衍。当春风又绿江南岸,一切便会满园春色关不...

    闲看鸥鹭听管弦 发表于 2017-02-14
  • 西风入帘冬相伴

    绣帘半掩,垂起的波纹仿若S形的美人浅伸着懒腰,清冷的风就从帘边缓缓而来,便觉得身上衣衫有些单薄,是冬了。 秋总是在期盼中来,却又在落寞中去,任凭一地的黄叶卷缩在来来去去的行人脚下底吟。 渴望一场雪,一场铺天盖地的大学,掩埋了一切,没有踏碎的落...

    田荩 发表于 2017-01-23
  • 儿时年味浓

    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乡村俚语: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小孩望过年,两眼都望穿。为了迎接新年,常被大人派遣着干这干那,乐此不疲,心里美滋滋的。 腊八过后,大人便开始筹划年事。晴朗天气,首要的任务是清洗床单、被褥和蚊帐。因为蚊帐大多是用家纺棉...

    风筝 发表于 2017-01-12
  • 春山鸟鸣

    春天,我喜欢到山林里,不仅看花开,还为听鸟鸣。深山密林里,那些声音被山里的清泉水润泽过,还带着草叶露水的清新,犹如天籁之音,悠扬悦耳,不染人世一点尘埃,这是生命的欢唱,是春天交响乐的一部分。 走在山林,安静地穿行在树木间,只有安静的时候,才...

    钱昀 发表于 2016-12-18
  • 母亲的野小蒜

    前天,年近八旬的母亲托人从老家带给我一盒野小蒜。 野小蒜用不锈钢饭盒装着,压得满满的。盒盖还没打开,香味就飘满了一屋,妻子和女儿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多少年了,母亲还没有忘记儿子小时的嗜好。我陡然觉得手里掂的那盒野小蒜,是母...

    徐成文 发表于 2016-11-19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晴朗的日子,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闲看云卷云舒,倾听倦鸟归巢,一份怡然自得在心底蔓延。 初冬的乡村,青山依然如黛,树林依然葱茏,山花依然烂漫,季节的令牌,似乎被谁偷走了。宁静的山村,像极了深闺里的待嫁女子,有着欲语还羞的妩媚与靓丽。 若干年以后...

    傲雪之梅 发表于 2016-11-14
  • 秋深柿子红

    秋风一阵紧似一阵,柿子挂满了枝头。深秋柿子红了,一个个红艳艳的柿子如同热恋的恋人,亲密地相拥在一起,压弯了笔直的枝条。 农谚里语:立秋胡桃白露梨,寒露柿子红了皮。不入秋时柿子还是绿色的,这时柿味苦涩,难以下咽。入秋以后柿子开始发红,在你不经...

    汪君 发表于 2016-10-26
  • 如果非要将秋天分成阶段来感悟,我们就把她分为:初秋、仲秋和深秋。 初秋,广茅的原野依旧彰显着盛夏的蓬勃,庄稼油绿,树木滴翠,野草繁茂,整个原野被一块不着边际、浓得化不开的碧玉覆盖着。 仲秋是秋天的最得意之作。玉米、高粱等各种庄稼,经过春的顽...

    李瑞华 发表于 2016-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