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庭院早秋

    转眼间,夏近尾声,秋天姗姗而来。虽然夏天还很不甘心把那丝溽热带走,可是,只要你留心,却能隐隐地看到些秋的容颜了。 母亲常爱在立秋之后唤我回老家吃饺子,名为贴秋膘。现在的人生活水平高了,膘已够厚,这秋膘贴与不贴,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我还是每唤...

    李晓燕 发表于 2019-10-13
  • 童年的鸡雏

    农历三月,金灿灿的油菜花开得如火如荼,家里的老母鸡却无心欣赏,懒懒地躲在窝里,蛋也不下,食也不想吃。母亲说,它想当妈妈,要抱窝啦。 对孩子而言,母鸡孵蛋是个漫长的等待。但鸡妈妈真有耐心,成天安静地伏在鸡蛋上面,甚至吃食喝水,也只草草地吃喝两...

    朱秀坤 发表于 2019-10-12
  • 古花

    古花,从古代延续而来。一朵花,奔跑千年,它已经改了名字,或者说,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 辛夷,紫红色的广玉兰。某日,当我抬头,一朵紫色广玉兰冲我浅笑。早春时,紫广玉兰,花绽枝头,初苞长半寸许,尖如毛笔头,俗称木笔,及至花开似莲,小如盏,紫苞...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10-11
  • 年例,舌尖上的美丽相遇

    第一次被朋友邀请去吃年例时,我的好奇心远大于对美食本身的欲望。来湛江生活了好几年,也吃过些本地菜,有点不过尔尔的感觉。直到跟年例有了舌尖上的相遇,才知道,真正的粤西菜原来是这等的美妙! 据说,年例是湛江的传统节日,各村举办的时间不尽相同,但...

    苏展 发表于 2019-10-10
  • 打囤

    每当快要过年的时候,我眼前总是晃动着人们忙忙碌碌的身影。忙忙碌碌的人们准备着过年,大街小巷成了一条条奔泻的河流。而此刻对我来说,打囤是头等大事。 农历腊月廿四或廿五日,为了除旧迎新,吉祥纳福,家家户户大搞清洁,俗称打囤。趁着冬阳还暖,我早早...

    何海芳 发表于 2019-10-10
  • 燕子呢喃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每年春天,燕子在屋檐呢喃,我就会哼起这首欢快的歌谣。 燕子每年飞回,筑巢在房屋的大梁下,轻盈优美的燕舞,细软动听的呢喃,溢满在堂前。燕子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活泼机灵很是可爱...

    周广玲 发表于 2019-10-10
  • 与文字 结缘

    我一直坚信,文字是有魔力的。因为它总能在某个特定时刻让人们内心趋于平静,同时找到一种共鸣。对于文字,我一直有很深的情愫,与文字结缘,确是一件相当愉悦的事。 在文字世界里,人们可以寄托或喜或悲的情感,敞开心扉,释放激情,让每个思绪在文字里面跳...

    翁桂涛 发表于 2019-10-10
  • 爱的独白

    你,如风儿,从我身边溜过,那样匆匆忙忙,但是,在我心里留下的痕迹还是那样清晰,亦如彩虹划过天空,一道永远的风景。我虽然看惯了聚散,尽管响响当当的说:分别是为了再相见,但是那颗想你念你的心,仍然在为你跳动。相爱的人,为什么,一起牵过的手,拽...

    傅玉善 发表于 2019-10-10
  • 一碗家乡的油茶粥

    年末回家,顿顿鱼肉,吃得满嘴油腻,就嚷着喝粥。母亲最了解我,说我是想喝油茶粥了吧。我连连点头称是。母亲便开始张罗做油茶粥。 在家乡,油茶粥每家每户不仅会做,还好喝,是每个家庭主妇必会的一道手艺。 到了腊月,年的气息浓了。新榨的茶油入瓮,各色...

    邝美艳 发表于 2019-10-09
  • 雨润桃花万点红

    一场春风,一夜春雨,故乡的桃花开了,房前屋后鲜艳艳地开了一大片。怀着一份童年的记忆,长大读书后,随着知识的日积月累,那份印象更加深刻,那份情愫更加醇厚。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这是王安石笔下宋人过春节的习俗。桃符的传说,春联的起源...

    徐学平 发表于 2019-10-08
  • 年酒飘香

    在我的家乡,正月里来客,进门就是一碗水酒。 水酒不是酒,但它有酒的醇香和韵味。我自小喝着母亲酿的水酒长大,那淡淡的甜甜的味道成为我童年里最美好的回忆。 过年前,母亲再忙,也会抽出时间酿水酒。白天,母亲精选出来七八斤糯米淘洗干净,用清水泡到晚...

    毛君秋 发表于 2019-10-08
  • 腊月年味浓

    腊八过后是小年,越是觉得春寒料峭的时候,年也就愈来愈近了。 小时候总盼着过新年,印象里最深的是:一放了寒假,我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放鞭炮、唱年谣:过新年,真热闹,家家户户放鞭炮;穿新鞋,换花袄,压岁的钱儿少不了。 一到腊月,就让人感到年味越来...

    侯俊利 发表于 2019-10-08
  • 年的情怀

    春运的车票抢到了,心终于安了下来。收拾心情,静盼假期,把爱装进行囊,回家过年。 回家过年是每个人心中不变的信仰。去年春节,因为工作上这样那样的缘故,在烟花绽放、合家团圆的时候,我却独自呆在外地一家星级酒店富丽的标间里,心冷到了极点。与父母通...

    张辉祥 发表于 2019-10-08
  • 养就心中一段春

    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约好友到湖边散步! 好久不见,她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滔滔不绝地诉起苦来:工资低,开销大;买不起车,换不了房;父亲年迈,近乎痴呆;工作琐碎,令人烦心 我不知如何安慰她,似乎她有的烦恼,我一样也不缺。 我们沿着湖边慢慢走,阳...

    闻静 发表于 2019-10-07
  • 惊蛰情书

    惊蛰是春天给大地的情书。 雷动风行惊蛰户,天开地辟转鸿钧。惊蛰,叫醒酣睡的春。三个月的寒冬,生物悄无声息,筑个巢穴,让自己沉睡在地底。惊蛰,惊蛰,故名思议,惊醒蛰虫。一声惊雷,地底下的生灵听到了漫长冬日后第一个闹铃,它们呵一口气,微醒,然后...

    喻智杰 发表于 2019-10-07
  • 永远的本科生

    近些年景,常碰遇客户、熟脸、陌生人打听我的学历,我总是笑眯眯解释,算是本科生学历,若是别人尚有兴趣,我便直言告知,永远的本科在读学历。 2002年夏季,我身为四川某县某高中的应届毕业生,高考临场发挥不佳,考试成绩偏低,一气之下,当年秋天,我跟随...

    吴志强 发表于 2019-10-07
  • 流逝的年味

    每一年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也是在忙碌之间迎来了,一年才有一次的年夜。 记得小时候在除夕那天,大人们也是忙碌的,不过不同的是,那时候他们忙着准备这天所需的东西对联、门神、浆糊、煮熟的腊肉和祭祀祖先用的供品;并且邀请亲戚到自己家来吃早饭,相约一...

    墨缘忆浅 发表于 2019-10-06
  • 晚霞飞花,人生如梦

    不知道什么时候内心总是莫名的发愁,望着窗外的星空,眼角不自觉的发酸。触及灵魂的爱恋。转瞬即逝的过往,相思之苦沧海两茫茫。 回忆往事,笑看今生。处处留情空余恨,了了前世亦无痕。感悟前世今生:有一种缘分叫钟情,有一种感觉叫曾经拥有,有一种结局叫...

    清风细雨 发表于 2019-10-04
  • 两个人的雪

    在这大雪落下来的夜晚,他听到了她诉说的忧伤。 这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雪花漫天飞舞,地上、树上、房顶上全被白色覆盖,像新增加了一层厚厚的棉絮。夜晚,路灯橘黄的光照在白色的积雪上,雪便有了一层虚幻的迷离。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人们都充满着兴奋,有...

    赵宏兴 发表于 2019-10-04
  • 假期来了

    大学的第一个假期终于来了,从温暖的亚热带回到正在经受几十年一遇的寒潮侵袭的上海,竟有一种隔世之感。凛冽的寒风中,同学约我去初中学堂看看。学堂门口的保安大叔居然认得出长高了很多的我,法外开恩让我们进了校园。 看着萧瑟的行道树、枯绿色的草坪和寒...

    贾天择 发表于 2019-09-29
  • 落在小草上的春天

    北方的春天如昙花,一阵阴霾过后,春意便四下逃窜了。短暂的北国之春是被阴冷和萧瑟的劲风所奴役的。当春和景明,万物苏醒时,已是春末,炎热的季节早已消减了人们春的记忆。 高大的泡桐树在历经寒冬后,仍然会狡黠地抖落尽枯黄的叶子,这是借助风的力量,一...

    沈向南 发表于 2019-09-29
  • 初冬

    时光匆匆,就这般不留一丝痕迹地前行着,将其足迹深深地刻划在时空的隧道里。当人们还沉浸在那秋天的夕阳之中,初冬已悄然来到。撩开季节更迭的幕布,初冬已经走过春、夏、秋,却变成了一帧帧凝固着的风景画卷,以庄严肃穆的姿态,缓缓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它...

    樊学亮 发表于 2019-09-28
  • 彼岸花,红颜劫

    恋人絮语,烟霏露结,执迷不悟,朝朝暮暮,凝芸冰澜为情。长相厮守,深深地眷恋,尘埃落定情绝独守,红颜劫不相负,繁华唇语缠绵。 彼岸花落,几度雨恨云愁,唯恋痴男怨女,意笃情深红颜醉,云愁雨怨相思碎,一枕残梦绝迹柔情万缕 孤恋单花泪独美,墨染回首...

    清风细雨 发表于 2019-09-28
  • 远方的远

    几经风雨,一场游戏,两手空空如也谁也留不住年华似水,张开徒臂挥洒淡淡文墨书香,留在我心里的烙...

    xiayuan 发表于 2019-09-26
  • 春天在哪里

    随一场梦,沉到海的底部。逃离红尘,并不是经不住压力或诱惑。当你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你的心还会那么天真吗? 黑暗里呆得太久了,透过小窗的一缕浑濛之光,竟是那么的温暖。一辈子只为一个人,等待。那份消息也是那么的温暖。 让夜压下来吧。以泰山...

    程绿叶 发表于 2019-09-26
  • 秋风起时,我已别过

    滑落在心间的忧伤,仿佛不在疼痛,也许是时间冲淡了曾经的一切。我依然做着一个过客,向着终点前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停下来,忘记所有,竟连灵魂也不记得了,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是我所不知道的事,只有死后,或许死后也不知道。那假使它有,可我不想...

    灯下墨笔 发表于 2019-09-24
  • 夜深,情浓。月依然在夜中漫步,走过宿命,越过相思。沐浴着黯淡的月光,心里又生出一份忧伤几多迷惘。不知那远方,是否也有不眠的伊人,与思念相依,忧伤着落叶与树的别离? 我用百年去追寻,用百年去伤痛,用百年去悔恨,你用一瞬来打碎,我再用千年去忘却...

    赵润镤 发表于 2019-09-18
  • 秋风,唱给田野动听的歌

    秋风用时光的旋律,用桂花的芬芳、苹果的馨香、菊花的灿烂、牵牛花的奔放、一串红的艳丽,把一望无际的田野乡村,演绎得在自然中沉醉,渲染得天地间空旷而又阳刚。 酷热的夏天刚刚过去,秋风吹来,秋牵着一个个节气的手,舞动着长袖,用婀娜多姿的舞姿,用变...

    xiaodingzha 发表于 2019-08-21
  • 你很迷人,但我要回家

    风最近很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频频出状况。牙周病很重,以致于要拔掉3颗牙齿。医院工作的压力已经成为常态,暴躁的脾气无法控制,那个把他当成神一样敬仰着老婆---莲,是他坏脾气的终端出口。 于是他开始焦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他也有过美好的青...

    zhouzhou 发表于 2019-04-25
  • 爸妈的土豆丝

    我做的饭不好吃,以至于老公经常以加班、孩子以期盼外公姥姥回来为由,屡次逃食,以表不满。我也常常回家取经,如何做有家的味道的饭菜。 爸爸最拿手的菜是土豆丝。左手拿起一颗土豆,右手拿着削皮刀。他总是要用削皮刀带锯齿的一面,轻轻的摩去土豆表面的那...

    hao1688 发表于 2019-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