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味冬季

    冬,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南方山青水绿,北国冰清玉洁。 冬,是一年中充满希冀的季节,埋于泥土的黄叶化身草木尽情吮吸的乳汁,待春姑娘来时,必定根肥经粗,枝繁叶茂,一树繁花。 冬,是一年中最成熟的季节,堆堆篝火燃烧的热情,将原本妩媚的大地万物映衬...

    刘刚 发表于 2022-11-05
  • 樱花美

    樱花,我向来不关注,一直以为是舶来品,因此对它情感疏淡。况且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移植到中国的樱花恐怕早失去其本来的特性,变得不伦不类了。可今年春天我看了樱花的几场花事,颠覆了我固有的观念,樱花真美!是的,真美!美得绚丽,美得疯...

    高岳山 发表于 2022-10-21
  • 竹影摇窗

    瘦竹三两枝,立于檐下。 风起时,便悠然摇曳,风情飒飒,甚是令人爱惜。 于是,午后闲暇时分,于檐下置一桌一凳,香茗一杯,闲书一部,兀自赏竹,确是生活中的一大乐事。风轻轻翻过墙院,顺势溜下来,钻进竹丛,这小小竹丛便泛起了旖旎波澜。竹叶飒飒地舞着...

    任随平 发表于 2022-09-16
  • 荷塘之美

    乡下人居家过日子,对环境的要求莫过于依山傍水了;倘若无溪无河,有一眼清泉也可以;而我的老家却要幸运也要奢侈得多,因为房前屋后各有一汪小小的池塘,尽管面积都不算很大,可是四周栽种有青碧的菖蒲,里面秀挺着婀娜的荷莲,这样便有更多的闲情雅致,去...

    钱续坤 发表于 2022-09-10
  • 老宅老树老娘

    老宅的窑洞上方有棵皂荚树,树身须两个成年人方能抱...

    赵宏涛 发表于 2022-08-25
  • “崮乡”行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因为参加一场笔会,我又回到家乡岱崮镇。 岱崮镇位于山东省蒙阴县东北部,地处临沂、莱芜、淄博三市交界处。这里山清水秀、四季分明,是著名的革命老区。有位作家曾说过,他认为的故乡,除了世代传承的那个古老的生命源头,另一个就是生...

    若荷 发表于 2022-08-08
  • 想去草原深处,放一群马

    我想去山丹,放一群马。马放南山,风吹草低,马儿的皮毛像雪山的粼片,闪动着丝绸的光亮,山丹大地如土佛寺里的金佛般安详。 那些马儿,原本就是一群载着骠骑将军霍去病射向祁连的箭矢!那时的它们,在公元前121年的春天里奔跑,马鬃飞扬,棕红如血。那是怎...

    胡美英 发表于 2022-08-01
  • 初夏时节

    夏天最初的萌动就是立夏了,好雨知时而来,气候回暖温情,植物拔节长大。古人云:斗指东南,维为立夏。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并秀。此时,万物皆茂盛也。立夏时节的故乡这个江南水乡小村,虽然芳菲散尽,落红成泥,但绿柳成行,百物葱茏。那濛濛烟雨的谷...

    杜学峰 发表于 2022-07-31
  • 蜀山留恋

    四月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我带上孩子,买了两张往返合肥的高铁票。合肥大蜀山脚下的安徽警察学院是我的母校,离开那里已有十几年了。趁着春光明媚,去看看大蜀山,聊以慰藉我那时时魂牵梦萦的青春时代。 高铁站下车后,手机百度了一下交通线路。大约四十分...

    曹玲莉 发表于 2022-07-31
  • 在灯火里往来

    夕阳下沉,灯火已兴。加班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才发现明月早就高高挂起,已是万家灯火照归途的时候。披着皎洁的月光,沐着路灯的光亮归家,我独自一人穿行在灯火里,形单影只走夜路,心里多少是有些孤寂的。但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与我儿时走夜路的心境有着...

    颜克存 发表于 2022-07-15
  • 春风过处

    没有一种风比春风更令人陶醉。虽看不见,却无处不在。山川丘陵、江河湖海、田野森林、城市村庄,她都用温柔的手抚摸过。春风过处,万物葳蕤,生机勃勃。 北方四季泾渭分明,季节的风吹向大地,让人感受到时令的变迁、植物的荣枯。每当春风到来时,整个大地总...

    王畔政 发表于 2022-07-14
  • 八月乌拉盖

    八月的乌拉盖草原迎来最美的时节。 太阳还没升到中天,我站在草丛里,风在草尖上舞蹈,花香漫上了鼻翼,草漾着涟漪涌向天边,大朵的云浪花一般地从草原边缘涌出。 一座座蒙古包在草原上,像蒙古女子的锦帽,更像白色的格桑花缀在绿色的织锦上。于我,也是亲...

    王玲花 发表于 2022-06-29
  • 我和冬的缘分

    冬天如约而至,我终于盼来了她。 倒不是我喜欢寒冷,而是冬天的到来,代表着春天就离我不远了。 这些年,过得有些步履蹒跚,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所以我一直在期待着人生跟季节不同:季节始于春而终于冬的,而我则希望,人生始于冬终于春。因此,在这些年的长...

    王华松 发表于 2022-06-27
  • 风雨之后有彩虹

    这段时间,最不缺的恐怕就是雨水了。这雨是昨天下、今天下、隔上两天又在下,时而缠绵悱恻,时而倾刻狂暴。中途,偶尔穿插着一波狂风、一阵树木发出的怒吼声。还好,这几天的雨,雨点打在身上,温度不高不低,体感舒适,全然没有措手不及之感。而我,也喜欢...

    卜凯 发表于 2022-06-23
  • 四季花海

    下大别山武英高速后,直走再绕行七八里路,便可抵湖北英山四季花海。此行伴着霏霏细雨,大约是闻到花香,加上脑海里浮掠过花海的模样有些时日,才觉路途并不遥远。 一汪水泊,犹如遮面的罩子,匍匐在四季花海一侧,绕山而居,临水而栖,倒真是个宝地:临水一...

    邹德祥 发表于 2022-05-30
  • 秀秋景

    每到深秋的季节,我都要与秋风一起,去采回一片枫叶。这种情感缘于它,春天,生的翠绿。秋天,红的热烈。 每到深秋的时节,我都要与岁月一起,去采回一片枫叶。它是色彩的更替,还是感情的重叠,我不是拿去作为装饰,将它放进生命的诗章。它是我诗中火红的诗...

    于子锋 发表于 2022-05-27
  • 沐浴阳光

    临近中午,阳光终于穿透雾气,穿过树叶的缝隙把金色的光芒洒在了眼前这条田间小路褐黄色的泥面上。天地瞬间亮堂起来,气温回暖。这是天空在连续阴沉几天后而漫下来的一缕深秋的阳光。 阳光轻轻地覆盖在那些将欲飘零和已经飘落在地的干枯叶片上;轻轻覆盖在小...

    苏容芳 发表于 2022-05-17
  • 大雪降腊月

    腊月里最美的景色,要数弥漫的大雪了。 雪是从晌午开始下的。阴沉沉的天,酝酿了一上午,终于憋不...

    疏泽民 发表于 2022-05-04
  • 歌从黄山来

    黄山村,深藏于秦岭西隅的成县王磨镇,是中国大地上极其普通的小山村。从峡谷往山顶看,穿山越岭的水泥路,盘绕得如一枚回形针,又像攀岩登山的绳索,拖拽着人们上山。两辆三轮车冒着烟奋力爬行,车上是砖头石子,这是山里人家为盖房备料。同行的扶贫队员对...

    牛旭斌 发表于 2022-04-20
  • 初春梧桐

    办公室前有一露台,面积不小,靠着马路。这些年来,马路上的一棵梧桐树将半片树冠渐渐地伸到了露台上空,年年春夏,枝繁叶茂,翠色怡人,触手可及,只是进入秋冬,落叶纷纷,铺满整个露台。打扫卫生的工人一次次地清除,每一次要用掉好几只大型垃圾袋,很辛...

    王鸣光 发表于 2022-03-21
  • 秋叶纷纷

    深秋了,落叶纷纷。 原本的林荫道上,公园的座椅旁,郊外的山坡上,凡有树的地方,都会有着落叶的身影。这些叶儿们,在秋风的吹送下,一片片像纷飞的蝴蝶,像纷落的雪花,像纷舞的精灵整个秋季,都成为了落叶的舞台,整个天空,都回旋着秋叶的旋律。也只有这...

    游刚 发表于 2022-03-20
  • 冬日暖书

    还是在我小的时候,村里有个老私塾,我们都喊他老憨爷,其实他不憨,只是读过私塾,爱书如命,有点愚钝的样子,当地人习惯称这样的人为书愚子。 一到冬天,农活忙清了,老憨爷就拿着他的繁体字书靠在土墙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读着我们听不懂的,之乎者也的...

    张新文 发表于 2022-03-14
  • 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起迷恋上树叶的。在我眼里,树叶是一棵树向蓝天招展的旗帜、向风儿微笑的眼睛、向大地倾诉的心语、向季节寄送的信笺 儿时,穷乡僻壤里精贵物资极其匮乏,而树却多得如天上的繁星。家前屋后、河畔沟边、田垄墩底,甚至屋瓦间、墙缝中、桥桩...

    孙成栋 发表于 2022-03-10
  • 难忘天山那场雪

    大美新疆一直令我心驰神往,今年9月休假,终于成行。回顾匆匆的旅程,一路风景如诗如画,但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天山上的那场雪。 我一路驾车向西北奔去,穿越茫茫戈壁,终于抵达哈密;过吐鲁番,穿库尔勒,游览了库车王府,便开始一路北上,驶上了新疆有名的...

    郁松寒 发表于 2022-03-08
  • 飘着酒香的乡愁

    正月初三,风和日丽。去老家拜年,堂姐照例送给我一大瓶土酒。 今年的土酒是红薯酒,亦是堂姐自己酿的。勤快的堂姐是一名乡村教师,工作之余种菜、养鸡、晒干菜、酿土酒很多年轻人不会干的传统农活,她都熟练得很。 酿酒要先做酒曲(又叫酒药),做酒曲就要...

    刘娟丽 发表于 2022-02-20
  • 请相信自己值得一切美好

    网上有个提问: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吗? 答案各式各样,但是大多数人都说对自己感到不是很满意。 对自己不满意的结果,是自卑、焦虑,感受不到自己的价值,也不知道该怎样去爱自己。 从前,我们把自恋当作一个贬义词,认为只有做到什么样的成绩、达到特定的标准...

    洞见Autumn 发表于 2022-01-20
  • 牵挂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 母亲走后,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我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冬天,凝望一棵树

    冬天,凝望一棵树,你会有别样的收获。 冬季之外的树,树干周围环绕着繁茂的枝叶,枝叶间充斥着莺歌燕舞的欢腾,有花与果的芬芳,有蜜蜂和鸟儿的歌唱,此景此境,让树感受不到寂寞,但也无法真正沉下心来思考。那时,绿意和盎然充盈眼眸,视线也被枝叶遮挡,...

    王岚 发表于 2021-12-25
  • 寒野

    寒野凝朝雾 天亮后看着窗外的大雾,吟诵天寒气不歇,景晦色方深。想起一个问题:除了人类,还有什么动物关注能见度?人类引以为豪的车行速度,在大雾中缓慢下来。高速公路封闭,车不得行也。 慢生活,不是雾所能带来的,因为心在另一个地方。多少人靠隐蔽身...

    何诚斌 发表于 2021-12-18
  • 陕北的秋收

    金秋十月,我特意回了趟陕北老家,看看秋收时节乡亲们的收成状况。 走进田间地头,跃入眼帘的是蔚蓝色的天空下,大自然浓妆艳抹,绘就一幅幅七彩斑斓的图画,地面上赭红色的高粱,紫红色的荞麦,金黄色的谷子,黄色的玉米地下的洋芋好像要主人早点收获,把地...

    王世华 发表于 2021-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