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韵如歌

    立冬过后,就迎来了真正的冬天。冬天给人的印象,是寒冷的,单调的,乏味的,枯燥的。但细细品味,却能感受到那份深沉,那份宁静,那份婉约,令人回味无穷。 冬天的街道,是安谧的萧条,也是寂寥的活泼。路上静悄悄的,看不到多的行人,却时时可以看见黄叶飘...

    荆墨 发表于 2017-03-10
  • 墙角的春天

    单位重组搬迁到另一个地方,我一边收拾打包整理,一边又要收款跑银行做报表,忙得焦头烂额。 新的办公地点在城郊一个加油站对面,尽管办公楼进行了重新装修,但看上去依然有些陈旧。旁边紧邻着一家汽车修理厂,废气漫天满地油污。办公室狭窄、拥挤,空气中散...

    徐光惠 发表于 2016-10-26
  • 写意秋韵

    再过半个月,酷夏的背影便会渐渐淡褪。看窗外的秋与往年并无二致,还是不紧不慢地将各种树木的枝叶由绿变淡、变黄、变枯。天空显得愈发高远,没有飞鸽的哨音。阳光静静地,缓缓地,划过阔远的高空,不留一丝痕迹。北方的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赏秋,在城市...

    李瑞华 发表于 2016-09-03
  • 稻田游记

    怪自己没有坚持,于是终于拾起了很久以前的爱好,跑步。机缘巧合的是,因为对环境的不熟悉,所以只能改成走路了,毕竟熟悉环境之后再开始行动会比较好。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外出的同事,给我指了一条看起来比较安全的乡间小道。无奈我向来有探险精神,于是绕...

    伊叶飘灵 发表于 2016-07-12
  • 七月流火的长春

    七月流火的时节回到长春。说来很奇怪,长春的夏天温度实在是不稳定。前一天还是二十多度,第二天就三十度了。回长春那天动车车厢里的温度是23℃,室外温度也是23℃,可是第二天温度就攀升到30℃以上,因为室外的温度太高了,以至于很多人不愿离开屋里...

    人生如水 发表于 2016-07-08
  • 金银湖赏荷

    进入七月中旬,连着几天的大雨,让湿热的城市变得凉爽舒适。周日的清晨,打开窗户透透气,竟发现雨停了,头天低矮灰蒙的云雾散去,阳光分外明媚,空气格外清新。这样的好天气,令我和家人顿生雅兴,我们决定驾车去郊外的金银湖公园游玩。 进得雨后初霁的公园...

    花韵墨添香--伊恋 发表于 2016-05-23
  • 徽州古道

    五一,小凡同学在黄山西递写生,我俩去看她。白天,小凡和同学一起写生,我和她爸爸在附近转悠,只有两天的时间,我俩先去远一点的石台县古徽道。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盘山路和坍方路,我们在中午进入安徽省石台县仙寓山景区,古徽道就藏在这深山里。 古徽道被上...

    whlxw 发表于 2016-05-19
  • 冬林之美

    我眼中挤满了大地旳空旷,寂寞! 不见长河霞云奇,不见柳色燕声新,不见追春闪亮的蝴蝶,不见小草与清风一块儿嬉闹的大地。只有霜风中冻裂的小路,引我的脚步钻进这片空林。寒云。苦鸦,死藤,枯叶。狂风摧毁了美!我变成了一棵挣扎的小树?感受严冬锥心的冷...

    恩典 发表于 2016-04-20
  • 石炭井记

    在宁夏与内蒙交接的贺兰山深处,有一山城,名曰石炭井。城不大,海拔却高,约为1400米左右。它的物产正如同它的名字,以产煤而着称,如果停止了产煤,山城也将不复存在。 一个冬日的傍晚,坐了班车进山。车到沟口,天就黑了,可进山的路才刚刚开始。一路上,...

    凯凯 发表于 2016-04-13
  • 山下,那一湖春水

    如果说这个城市风景美丽,那么这个地方是最能体现这种美丽的风貌特征的,山水城林寺院皆有之。是北方来的劲风吹皱一湖春水,水波荡漾像一面硕大的旗帜在风中飘扬,水色碧绿青青似草原让人联想起风吹草低见牛羊,见不到牛羊鱼儿凫在水底。水边草地已是茂盛,...

    春月的晓 发表于 2016-03-30
  • 第一次与傩相约

    元宵节的前一天,友人从QQ上发来了一张截图,是池州人网关于举办2016年度青山庙会暨首届池州傩精品展演的帖子,我激动了半晌,并决定亲赴一场傩文化的盛宴。 第一次接触傩这个有点生僻的字眼,是二十多年前看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时。里面有一篇《贵池傩...

    施志芳 发表于 2016-03-23
  • 秋日的公园

    秋日的公园总觉得少了几分生气,干瘪得像生完孩子的孕妇,少了几分孕味,更少了几分妩媚和惊艳。看那稀稀疏疏的游客,就略能知晓世上的情郎有几个是真的?夏天,公园是那么的热闹,爱得人声鼎沸,爱得前呼后拥,爱得甜言蜜语,爱得受宠若惊。秋天又是那么的...

    禾苗 发表于 2016-03-18
  • 曾经的雪

    今天清晨,天亮得似乎比往日早些,拉开窗帘,哇,下雪啦!极想去亲近这冬天的第一场雪,看一看久违的雪景。 我快速地走出家门。公路上无数车轮拖着白烟、溅着泥水呼啸碾过;人行道上送孩子上学的人们脚步匆匆,撞得我时时侧过身子;空地上雪痕污渍斑驳,鞋里...

    向阳三叶草 发表于 2016-03-18
  • 凤凰山听雾

    最惬意的,莫过于夙愿实现了。我们在京潮州人返乡经济文化考察团一行上了凤凰山! 不料,迎接我们的是一山大雾。几乎伸手看不清五指,只有不断变幻的路边护栏,像淡淡的一抹水墨引领着我们。到了山顶,还是一片浓雾。天池看不见了,只能看到近处池边一溜影影...

    林道远 发表于 2016-03-16
  • 走进春天

    年是岁序轮回的一扇窗户,如今,这扇窗已顺时掩上,把那个臃肿冷峻的冬天,关在昨天和彼岸。春天,穿红着绿摇曳生姿地走来,和悦的轻柔的,甚至让陶醉年味的人还没及时察觉。 春光乍泄,岁月静好,让人体会到生命的美好。碧绿的青草,呢喃的紫燕,轻轻欢跳的...

    储北平 发表于 2016-03-14
  • 花之绽放

    火桃树 风,擦过桃树林的枝头,点燃起一簇簇红火,倒影在小河水里,暖洋洋地流。流过青山,流过麦苗,流过村庄,流进人心。 眸子,于桃树林中寻觅,是想捡拾三月的心情,却不想撞见一座桃花掩映的小院。 眸子滑过一火桃树落于树下一位席地而坐的穿着红风衣、...

    章校中 发表于 2016-03-14
  • 海德公园的春天

    借着出差的机会,在这个春天我来到了伦敦的海德公园,青青的绿草,鲜艳的花卉,让公园春意盎然。当春风吹过海德公园,灵魂在这里被春天拥抱,美渗透到人们的心里。 海德公园占地160万平方米,是英国皇家园林之一,也是伦敦最大的公园。瑟潘汀湖把公园分成两...

    朱文杰 发表于 2016-03-13
  • 桂林的印象

    桂林我去过两次,第一次是97年去订购设备。第二次是04年去参加全国弹簧学术会,每次都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回忆。 从两江机场乘机场大巴到市内,沿途看到的山景水景,活脱脱就是一副最美的水彩画,美不胜收。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那是一点也不假。美术写生还要选...

    清河继世 发表于 2016-03-11
  • 惊蛰,奏响春天的乐章

    在春天六个节气中,我最喜欢惊蛰。立春虽然预示着春天的到来,但是数九天里的立春,在严寒的冰冻风雪中实在犹如微尘般的渺小,它散发不出春的魅力。雨水就像不懂事的小孩儿,有时还牵着雪花妹妹的手,在乍暖还寒的早春嬉闹一阵。 而惊蛰彻底将春天羞赧的面纱...

    吴建 发表于 2016-03-07
  • 小樽之雪

    冬天到日本北海道,实际上就是一次雪之旅的冰原之行。当我们的飞机在北海道的首府札幌千岁机场徐徐降落时,透过机上的舷窗,极目所见就是一片冰雪覆盖的景观,犹如童话中白雪公主的琼楼玉宇、田园山林。 由于受厄尔尼诺影响所出现的暖冬,使我们生活的江南与...

    王琪森 发表于 2016-02-19
  • 苏堤漫想

    炙烤的七月,走近西湖,实在不算明智。然,我还是来了,在曾经的错过后,更因了别的因素,在这个七月,在烈日的灼烤下,我加入了看西湖的人流。 揣着那些美丽的传说,那些关于湖山胜景的诗句,还有张岱的关于西湖的一枕梦寻,走在西湖的白堤、苏堤上,和着人...

    安静时光 发表于 2016-02-16
  • 蓬莱仙去

    摘一片苇叶,叠一只小船,撑一竿瘦竹,顺秋浦河支流而上,入荀鹤之故里。我欲仙去,何往?自当蓬莱仙境。 不学秦皇,不寻那长生之物。不是徐福,不带五百童男女。所能携的,唯有这颗对仙境的慕想之心矣。 九千万载时光镂刻雕饰的蓬莱溶洞,袒露着它的绝妙容...

    雨林 发表于 2016-02-04
  • 走进范家峡

    只要提到峡,大家都知道这是个象形字,山和夹在一起就是一个峡字。所以范家峡自然少不了山。而范家峡的山并不像江南的山那样独枝一秀,委婉俊美。这里的山和西海固所有的山脉是一样的。它们的山头虽然各自凸显,可它们的山体基本都是脉脉连为一个整体。范家...

    陈晓霞 发表于 2016-02-02
  • 雨街

    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雾气,小城氤氲,宛若仙境。随着汽笛声渐起,雨街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已经记不清楚这是我第几次撑着伞,踽踽独行在这悠长的雨街上了。凝望远处,高大的路树、整齐的楼阁、古朴的牌坊,仿佛就是蒙上了一层轻纱。骑楼的屋檐下,雨...

    黄沂 发表于 2016-02-02
  • 冬日的美与奇

    一阵雨过后,空气中的春夏秋的味道都离开了。弥漫的是冬的气息,让这一年中最壮丽的季节出现了。 我们那瓦片房筑半山腰上,跟着一条新建的水泥路就进入了旧址的院子,那里有着一株银边翠,在冬风的吹拂下就已经结了霜,表面像是铺了一层薄薄的冰纱,给银边翠...

    吴铭昭 发表于 2016-02-01
  • 冬日乡村

    一 枝头飘零的秋,覆盖最后一声虫吟。鸟鸣栖落,在小小的窝居里收藏温暖。 天空被雁羽打扫干净,大地空旷,山川肃穆,万物敛息等待,一个驭风而临的古老岁月。 朔风之下,枫叶把激情与血性撒满山坡。一枝白菊,在萧杀之中,为秋天作最后的坚守。 穿白衣的大...

    方华 发表于 2016-01-29
  • 千岛湖边

    千岛湖是一个梦,这个梦投影在岁月的浮光里晃动了几十年。如今亲历其境,我不知其在多大程度上印证了我的梦境?我无法设定千岛湖该是这样或那样,但有一种感觉告诉我,我一定会再来,在年华向老的某个时候,携着老伴,再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 到千岛湖镇时...

    木林 发表于 2016-01-27
  • 寒梅斗雪迎春来

    今年暖冬持续了很久,大寒前后,气象预报将会迎来三天大雪,气温会下降到零下十多度。20日傍晚,天刚黑,天空便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雪整整下了一夜,次日晨,朝窗外看去,屋顶上白雪皑皑、树木上披琼挂玉,满世界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南少见雪的大地...

    王玲 发表于 2016-01-26
  • 最美月亮湖

    2016新年伊始,笔者有幸以志愿者身份,参加了市科技馆组织的青少年首次户外观鸟活动,最后一站我们到达齐山北麓的月亮湖湿地。 月亮湖湿地就在城区,也是我们经常来的地方,我们以前来也就是观赏下山水之色、湿地景观,倒是没怎么留意过鸟类。可是今天过来的...

    春风桃李 发表于 2016-01-21
  • 印象南陵湖

    作为土生土长的南陵人,没听说过南陵湖,没到过南陵湖,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可我自己也只去过两回。第一次去时丫山尚养在深闺,还不叫花海石林,丫山镇也还没和何湾镇合并。我那时被抽出来到丫山镇检查验收水利兴修。在车上颠簸了好长时间,我们来到了一处...

    龙少 发表于 2016-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