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把

    我的眼前,始终有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 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过自己聪慧,我甚至认为自己比一般人还要愚笨。可是,我有梦想,所以我就把自己交给时间。我对自己说:我要终生长久地负轭前行!我坚信,只要我孜孜不倦,道路自然就会在我面前展开。中年以后,...

    鲁先圣 发表于 2017-07-11
  • 将快乐写在手心

    岁月流逝,生活中不快的事自然也就多了。每逢遇到不快乐的事情,总会让人懊恼很长时间,伤了自己,也怠慢了家人。我这个人心里藏不住事,因为不开心,常常是进家后也拉着个脸,郁郁寡欢的,弄得一家人也没有了情绪。 我时常为之而烦恼,一日将这些讲给一位朋...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
  • 村“灯”

    月亮是乡村的月亮,也是乡村的灯儿。 月亮是乡村的月亮,也是乡村的灯儿。 她把圆圆的胖脸,展露给乡村,喜笑颜开、和颜悦色而又满面亲切;温润润、月白白的光茫,漫漫地洒向万籁俱寂的座座村落,让乡村在她光的温柔的怀抱里,恬静地睡去。反之,喧嚣的城市...

    张光恒 发表于 2017-03-10
  • 享受闲适

    我喜欢在风清月白的夜晚,关了灯,独自坐于窗前,燃一支香烟,听院中虫声唧唧,看月亮在竹枝间漂泊,几杆秀竹的倩影摇曳在窗玻璃上,宛如郑板桥笔下的水墨。兴之所至,我会随手拿起一管竹箫,吹响一串串熟稔的音符,让箫声裹挟着情感在月光下竹枝间缭绕。 我...

    洪德斌 发表于 2016-10-26
  • 不必与 岁月为敌

    随着年龄的慢慢增加,身边很多朋友都在感叹岁月不饶人,遗憾自己终究敌不过岁月。日渐松弛的皮肤、爬上眼角的皱纹、两鬓惊现的白发、不再挺拔的腰身是的,种种迹象似乎都在告诉我们:在与岁月的这场争斗中,我们输了。 何必要与岁月为敌呢?我从来没有觉得与...

    张君燕 发表于 2016-10-02
  • 爱上简约的生活方式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简约的生活,不仅让生活变得轻松,而且更高效。 记得有一回,一个客户买了我的红糖姜茶,需要我在上班时间送过去。客户在商场工作,九点半开门,到了九点十分我起身换外出的衣服,然后打的送货,到的时候商场刚好开门。 此事...

    蔡源霞 发表于 2016-09-30
  • 书香润家

    古代爱读书的人,一般都是家藏万卷书。受纸张及潮湿的影响,那时的书易出现霉变、虫蛀等问题。为此,人们便放些芸香草和樟木片在书箱里,让书籍得到一定的保护。时间久了,当书的主人打开书箱,翻动书页,一股香气便扑面而来,此乃书香。家中能飘出书香的,...

    廖华玲 发表于 2016-09-20
  • 夏日心语

    难忘在驻村的日日夜夜里我读到的夏日阳光。 晨曦初露的时候,我便早早起来,走出户外,看那欲出的朝阳。一天的希望就从渴望的目光中荡起。 一样的红日,给人不一样的光芒。满天的霞光,铺满我激动的心房。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心情的日子,我知道这一天中会给我...

    李瑞华 发表于 2016-09-02
  • 一碗面

    每年的生日,母亲都要给我煮一碗面,哪怕是我不在身边,她也一直记着。 从小就喜欢吃面,记得小时候,母亲总是出差,父亲也很忙,我经常自力更生。我最拿手的就是煮面,水开下面,加上葱花,蔬菜,调味出锅。尽管是很简单的一碗清汤面,我和父亲却都吃得津津...

    菲年流转 发表于 2016-07-09
  • 雪花知我

    美丽的雪花冉冉而落,如同母亲温柔的双手,轻柔抚摩我儿时的肩膀,想要说生命是否完美,不需要任何言语,就在宁静的时刻,雪精灵在不经意间光临我的生活,使我悠然自得,憧憬着我生活里的一切美好,我非常感激现在的我何等的幸运享有和拥有的如此美好的生活...

    云朵 发表于 2016-05-18
  • 初夏的日子

    总觉着时间太快,不经意间,又走进了一季初夏。这是谷雨过后的日子,从最后的春天里走来。尽管还略略带有几分晚春的气息,然而,在我们黔中腹地,这一片群山的褶皱里,多半却已让人领略到了同样旖旎迷人的风光。在这里,初夏的阳光,没有春日的温柔,也没有...

    高应平 发表于 2016-05-07
  • 聆听樱花

    早年,去武汉大学珞珈山北麓看樱花,游园的人比枝头上的樱花还多。这些年,在黄坪山,野生的白樱花漫山遍野;在团城山公园,种植的粉樱花璀璨如霞。 在横塘,是还地桥镇的横塘,有一块浅浅地凹下去的坡地。中间有一口水塘,水塘的水柔而清,柔而清的水中生长...

    曹茂海 发表于 2016-04-13
  • 冷季的心思

    日子走到很冷的时候,河也瘦了。我站在她的身旁,成为瘦弱者同盟。风很冷,有点硬,如砾石直接地打击骨头,咚咚地逼进血肉,二月的风应是一点一点浸润,如一位娴雅的女子在你耳边轻轻地述说,轻巧小剪裁剪细叶啊,而现在是一位骨感的汉子为你亮出坚硬的拳头...

    李凤林 发表于 2016-04-13
  • 那年的鞭炮

    小时候,就盼着过年,能长大一岁,而且,有鱼有肉吃,有新衣穿,还有零食。尤其喜欢的,是能放各种爆竹、烟花。 那时候的爆竹,品种单调,有独响的;有二踢脚,地上听一响,冲到天上再听一响;有冲天炮,嗤,像火箭一样,冲到天上,啪一声;再有,就是俗名叫...

    沈俊峰 发表于 2016-03-23
  • 海下五米 爱在飞

    要是这次没考好,你还带我去三亚玩吗?期末考试前夕,儿子担心地问。当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还告诉他,分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努力了。一周后成绩揭晓,儿子三科全A。我们母子愉快地踏上了三亚之旅。 一路上,儿子抢着扛行李,还很绅士地让我走在马路里...

    邢洁 发表于 2016-03-21
  • 那年三月,生日

    那年三月,我出生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花虽好看,可我的生日,却与桃花无缘,与春天无关。 我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受欢迎,爱与我远离,情与我擦边,因为小,不知道情和爱比金子还贵重,叶家生了个儿子又如何?上面已经有两个哥哥,姐姐,我无足轻重,有个乳...

    快乐的寅叶子 发表于 2016-03-18
  • 咀嚼春天

    惊蛰前后,一场雷雨,终于惊醒了蛰伏的春。雨过天晴,走上原野,就会看见满山坡的地衣,在松软的土地上泛着玛瑙般的光泽。如果你是提着篮子有备而来,不消多大时程,就会有满登登的收获。 地衣,因其形状像一只只小小的耳朵,又以雷雨过后的山野居多,在我们...

    方华 发表于 2016-03-14
  • 预支春天

    时令已是正月,时序已步入春天。但冬天像是恋家的游子,东瞅瞅西看看,犹犹豫豫,磨磨蹭蹭,始终不愿迈出门槛。料峭寒气,还在砭人肌骨,棉衣也赖在身上不肯退...

    董修宁 发表于 2016-02-28
  • 乡村还需守护吗

    今年春节,深圳的文友老许在博客里这样写道:这个都市在经历了一场霸王寒流后,天空突然变得清澈了,白日里的蓝天白云、夜晚的月亮星星都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那么明媚妖娆地出现在头顶上,真如久违的童年伙伴再度意外地相逢。 春节里的这个都市怎么啦?这座...

    李晓 发表于 2016-02-28
  • 正月之韵

    正月,犹如一坛醇香的美酒,韵味悠长。 初一的清晨,在城市、在乡村,除夕之夜爆竹的硝烟似乎还未散尽,但伴随着耳边声声过年好、给您拜年了、金猴迎春,前程似锦的新春祝福,面带喜色的人们早已迫不及待地拉开了正月火红的帷幕。 正月,无论是走在繁华闹市...

    张春波 发表于 2016-02-27
  • 年的滋味

    春节假期一晃而过,热闹的微信群里每天都有去哪走亲访友的动向,朋友圈里到处是晒吃吃喝喝,更有人以一个累字给年一个总结。 年有各种过法,我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我羡慕作家冬子一个人在终南山上脱俗的年,但是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来讲,我恐怕很难做到。我...

    刘兰根 发表于 2016-02-24
  • 怀念小时候过年

    藏着钢镚的饺子 小时候过大年,最喜欢除夕。除夕吃饺子,最喜欢夹着饺子里的硬币。也许是我年年过年很顺利,藏着钢镚的饺子,总跑进我嘴里。小时候总以为,那是我有好运气。长大后才知道,那是父母为了哄我高兴,故意藏在我碗底。压岁钱 新年到,新年到,父...

    姜红伟 发表于 2016-02-19
  • 小镇的繁华

    回家这么久了,第一次坐车去县城,在坐车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城里上学,暑假也忙着兼职,旅游,也没有抽时间回一趟家乡。这不,过年回乡,才幡然领悟到家乡的繁华。家乡的两个重要交通塞地十字路口都安上了红绿灯。过年从外地开回来的...

    小冉zi 发表于 2016-02-16
  • 盼过年

    每进腊月,我的心总会莫名地激动,有些急不可待已经三十多年了,年年如此。 十五岁那年夏天,因求学离开家乡。临行,妈妈说:路这么远,乘车又不方便,只有到过年才能回来了。那一刻,我的眼泪下来了,没了第一次出远门的欢悦,也忘了第一次离家的胆怯,唯有...

    方桂红 发表于 2016-02-04
  • 隆冬挖藕

    小时候,我家屋后有一方藕塘。父亲固执地选择在每年冬季挖藕,他说,天气越冷,吃藕的人就越多,藕的价钱也就越高。挖藕的时候,藕塘里已结了霜,白白的像涂了一层粉。父亲脱掉鞋子,挽起裤腿,一脚踩进淤泥里,扑哧一声响,冷得他打了个寒战。 挖藕绝没有荡...

    乔兆军 发表于 2016-02-02
  • 过年之后是来年

    车驶入老家熟悉的水泥路,他的视线穿过行道树扫向那片麦田。麦子一筷子高了,绿得像一片海。都要过年了,还不见雪花的影子。这要是在十几年前,早就是大雪纷飞,四野茫茫了。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寒冬里,洁白温润的雪花,才是麦苗的滋养品呀。...

    张丽 发表于 2016-01-29
  • 那个猴年我当兵

    又遇猴年,笔者自然想起四十八年前的那个猴年,那年,1968年,我当兵去了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那一年刚刚过完春节,大队里就传出消息,部队要征兵了。笔者的同龄人都知道,当时国家处在特殊情况,在此之前的一年没有征兵。想想虽然高中毕业一年多了,却考...

    清风徐徐 发表于 2016-01-27
  • 下一站,家

    那年,我的工作一直不顺,总想着去外面的世界打拼。母亲劝我留在家乡,我却执意要离开,并且对母亲说,一定要做出个样子再回家。 春节前夕,母亲一遍遍打电话来。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早回家。我用工作忙搪塞着,迟迟不愿回去。快到年底了,母亲急了,打...

    马亚伟 发表于 2016-01-26
  • 雪;遐想

    题:雪 今年是暖冬,雨水也不多。似乎从秋季开始就没有好好冷过。只是前几天报道说强冷空气南下,终于像个冬天了,也下了点雪,不大,透过窗户玻璃,对面屋顶被白色掩盖,右侧的农田也被白雪覆盖,远处的房舍,树木,沉浸在白蒙蒙的雾霭中,不甚清晰。 我伫...

    汉斯 发表于 2016-01-22
  • 一盏灯

    我并不是那种对什么都能泰然处之的人。我内心里常常有许多莫名的恐惧。我害怕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夜里,黑夜像一条巨大的奔腾不息的河流,它覆盖着我单薄的身影和寂寞的心思。它随时都会可能吞噬我,令我束手无策。面对黑夜,我感到窒息。我不知道还有谁会有我...

    光普 发表于 2016-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