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天在故乡

    不记得何时喜欢上秋天,也不曾想起何时对秋天有一种无法诉说的情愫。只是知道,故乡碧蓝的天空,以及在秋风中飘动的树叶,还有那被五彩的颜色染着的树林、原野、村庄,足以让我的头脑、我的胸怀、我的灵魂都跟着敞亮起来。当秋风微步而来时,我总会想起故乡...

    韦良秀 发表于 2020-01-22
  • 像月一样皎洁

    也许,你很久没看月亮了。父母的脸庞已经衰老,月亮的面容依旧,你从孩童变为成人,还有什么不能面对呢?也许,你在营造自己的家,只有每个房间都亮起温馨的灯,才是你所需要的幸福。也许,你觉得月亮太过冷清,会让你泪水盈眶,会让你心中的热情随风飘散。...

    张华梅 发表于 2020-01-20
  • 看见十月的田野

    国庆黄金周,田野一派金黄。首先是玉米,骑行出城进入第一个村子就被我们看见,堆在院子里,那是金黄的一堆,也只有玉米才能担当起金黄二字,因为它的黄透亮。而看见的大片水稻就黄得有点发白,接近枯黄,细看穗头底下的叶子,是绿中泛黄,那黄色要重一点,...

    梁久明 发表于 2020-01-18
  • 严冬里的坚守

    有几年冬天,工作之余,我都会在街头摆摊,卖手套袜子耳暖口罩之类的小商品。 那一年是个暖冬,每当看到太阳灿烂的笑脸,母亲都会愁眉不展。我知道,她是为我担心,两个上学的孩子,两位老人,我们租住在一间狭小的房子里。天气不冷,我们摊位上的商品就卖不...

    菊心 发表于 2020-01-17
  • 倏然而散的书香

    这样的一个傍晚注定是柔和的,秋天的夕阳如橘黄色的雾气,轻轻罩住这个村庄。光线贴着地面慢慢匍匐着,过了院子,顺着门框企图偷偷地拐进屋子里去。姐姐坐在门口,背靠着门框,夕阳没有去路,就顺势趴在了她的肩头。穿着格子花布上衣的姐姐没有注意到她身后...

    王光龙 发表于 2020-01-16
  • 樱桃红

    樱桃好吃树难栽,樱桃好吃更难摘。六月初的一日,开始摘樱桃。差不多两个小时只摘了一篮,掂一下,大约有20斤。还有一半多。 老家的樱桃园,问过,大树的,平均每棵树挂果20斤左右。我园子太小,只有一棵树。那么我家的包括已吃的,挂果在50斤了。种花的朋友...

    玄武 发表于 2020-01-15
  • 纳凉

    纳凉,对于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了。上世纪80年代初的皖南农村,刚刚经历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农民的生活还不富裕,一个六七十户的大村庄里,能买得起电风扇的也就四五户人家,更别提冰箱、空调和电视机了!炎热的夏季一到,整个村...

    发表于 2020-01-14
  • 绿海徜徉

    绿野悠然是荔波人。黔南的荔波总让人觉得神秘而幽深。也许正是那广博的绿才汇聚成了荔波的精神气儿。 向往荔波的青淳。常思谋:荔波的山山水水四季呈绿。犹如宝石,璀璨夺目。由此说,绿韵真正是荔波的人文价值。闪闪离合,汪汪一碧,接天连地,整个世界也爽...

    雨君 发表于 2020-01-12
  • 那一抹墨香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人。可是每当我翻开江城日报,都像是有一种和老朋友午后喝茶聊天的感觉。时光就在随手翻阅中,一明一灭一尺间。 初识日报,我还刚刚识字不久,用老师教的有限的字,磕磕巴巴读着里面的新闻,老爸在一旁拿着竹尺,一边给我纠字,...

    张静 发表于 2020-01-11
  • 回忆吃大酱的日子

    一 说起大酱,我了然于心,因小时候赶上了那个穷年代,每天吃饭抱着饭碗,饭桌上只摆放一大碗酱。我们八个孩子像饿虫一样把筷子伸向酱碗,掘一筷头子大酱放在饭碗里拌和拌和就像抢饭一样狼吞虎咽地吃,个个吃得滚肚圆。 记得母亲经常在做好饭之后,把锅烧热...

    于贵财 发表于 2020-01-11
  • 油菜花开

    在这忽冷忽热的天气里,我患了严重的感冒,咳得两眼金星四溅。直到天气转暖,咳嗽才有所缓减。那天我踱到窗前眺望远处,灰暗的眼睛里,竟出现一片金黄。 天刚放晴,油菜花就抓住了机会,好像一夜之间将自己开得如此灿烂,以致人们忽略了它在冬日里蛰伏的艰辛...

    张峪铭 发表于 2020-01-10
  • 秋阳棒槌声

    常常,我们身边有的事情,总是不经意间,跳出你的心弦。这是深入骨子里的记忆,想起非常的美好。现每次洗被罩,总会想起以前贫穷的岁月,母亲是怎样拆洗被子的。 那是60年代,随父亲下放到农村。每年的9月10月,秋阳朗照,金色的稻浪随风翻滚时,在村子里,...

    罗兰梅子 发表于 2020-01-08
  • 故乡的桥

    年岁越大,乡思越浓,回乡的次数也就与年俱增。每次回去,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到后龙山上听听小鸟的啼鸣,在巷弄里读读古村的幽静,或者去村前的小桥上坐坐,抽上一支烟,慢慢回味愈积愈重的乡愁。 我的故乡取了一个较为另类的名字,叫虎子带。村名的来历已...

    侯识河 发表于 2020-01-07
  • 流年里的书签

    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进来,借阅室里书架林立,站在高高的书架前,我用眼光轻轻掠过一本本书。抽出一本《心如大海》,随意翻看,一枚书签从书页间悠然飘落,静静地躺在了阳光铺满的书架前。 我弯腰捡起它,不由赞了声好雅致!长方形的书签上,左上角竖排着...

    田松玲 发表于 2020-01-04
  • 我心如月

    从喧嚣的酒会中走出来,夜已经很深了,这时怎么也无心睡眠,于是趁着清淡的月光来到足球...

    梁剑潇 发表于 2020-01-03
  • 古镇打更人

    (一) 第一次听到打更,是刚调到濯水工作不久的一个夜晚。一度时期,沉浸于古镇的繁华和工作的忙碌,既欣喜,又忐忑,总睡不好觉。一天晚上,正对着天花板发呆,突然,一声清脆的打更声穿越古镇的上空,传入我的耳鼓有人打更?我有些诧异,好奇心驱使我迅速...

    庞秋波 发表于 2020-01-02
  • 摘一篮秋色回家

    六月里已和朋友约好了回大荔摘枣。 初秋的冬枣已经吃了几拨,总觉得会有更好吃的。 十一长假,我们几个好朋友迎着橘色的阳光向东。 刚一下车,叔叔就热情地迎了出来。几年未见,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一大盆洗得晶莹透亮的冬枣已经上桌,浑圆结实。快...

    胡颖 发表于 2019-12-31
  • 烧荒

    乡下人喜欢在收获后的田野里或山坡下燔火烧荒。于是,到处可见燔火烧过的痕迹烧得焦黑的稻茬,燎过的田埂和田垄,野草残缺,灰烬满地。烧荒之时,火在田野上蔓延,大火熊熊,成为乡村收获后的壮烈舞蹈,带着太阳的热烈和激情,令人兴奋。 农历六月,早造的水...

    刘春柳 发表于 2019-12-30
  • 金陵之花,你最美丽

    金陵市花梅花,每年迎春,呼唤春的来临。中山陵梅花山闻名遐迩,可雨花台梅岗的梅花山,可有谁去过?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虽然这里的梅没有中山陵那般满山遍野地开放,但亭台楼角不经意露出一枝独梅,孤芳自开,傲然蓝天白云下...

    方崇玲 发表于 2019-12-29
  • 窗是故乡明

    窗大概是人类文明的独特创造。古时大户人家的窗与庭院相和谐、与绿水竹树相掩映。诗人的窗则与山、与雪、与花相对。不过对于寻常人家,窗可能只是一件日常生活里稀松平常的物件,也许蒙着风打过的灰尘,也许对着无人打理的小巷。但是,当夜晚来到,窗的那头...

    姚琬昱 发表于 2019-12-27
  • 岁月的纹理

    回了趟老家,几十里路,骑车走得匆忙,进了家门,满身满脸的汗。父亲顺手递给我一条毛巾,用毛巾浸了水,然后拧干,擦一擦,顿觉沁凉。 我开始注意这毛巾,不知道父亲用了多少个年头了,本来的颜色应该是洁白的,用得久了,失去了本色,变成灰白。关键是毛巾...

    刘东华 发表于 2019-12-25
  • 手忙脚乱的爱

    自认为做足了准备,但当二孩来临时,我们还是感觉仓促。每一天都像打仗似的,忙却快乐着。 毛毛出生那天晚上,我们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待着。女儿高兴地说,她就像期盼过年一样激动。当穿着白大褂、像天使一样的护士怀里抱着我们的孩子出来时,那一瞬,我看到了...

    赵自力 发表于 2019-12-24
  • 走着去上学

    新中国刚成立那几年,洛阳各县多不通公路,有马车,偶尔有货车,绝对没有公交车。我初中毕业通过考试被洛一高录取,要想求学,那就要扛起行李,迈开双腿走路到学校。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这叫长途跋涉。 当年洛一高在市区,而学生大都来自各县,近的偃...

    许可权 发表于 2019-12-23
  • 终南秋居

    酷暑难耐中,终于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虽说不是很大,却足以拂尘静心。 很久没有在终南山居住了。中午回家,我对妻子说,我想在终南山住一晚。妻子说,想住就住吧。于是我就住下了。傍晚的时候我们沿着太乙河往翠华山方向走。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史飞翔 发表于 2019-12-19
  • 想起当年的食堂

    十五岁,小小的年纪,正是读书求学的大好时光,却离家外出,蹭饭去了。 我蹭饭的第一站,是在故乡的人民公社。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后期,人民公社,以及直属机构的工作人员,无论男女,都是清一色的单身汉,一人一间屋子,既是宿舍,也是办公室。吃饭...

    笑君 发表于 2019-12-17
  • 海上日出和涨潮

    我一回到东台老家,就想到海边去,尤其想看海上日出和涨潮。 上了海堤公路往南走,走到尽头,便是看日出的最佳点。 海堤边的沙滩上,许多小螃蟹一会儿从洞里钻出来,一会儿又钻进去,不容易抓到它们。近处的黄海滩上有些地方有积水,分布不均匀,像天女散花...

    徐统存 发表于 2019-12-16
  • 养几盆鲜花温暖冬天

    一直以来,总认为冬天是个寂寞的季节。万物萧条,北风呼啸,就像人,慢慢地走向了暮年,谁也无法阻止时光的脚步,不由让人心生怜悯。今年的冬天更是不按常理出牌,该下雪的日子了,却不见一片雪的影子,除了冷,就是冷。这个冬天,我很少出门,蜗居在有暖气...

    文雪梅 发表于 2019-12-11
  • 月光玫瑰

    我的每一幅画儿都发自内心,听凭内心的驱动,从不刻意动笔。如果勉强为之,就非常别扭,往往得不到好的效果。有很多次是心被感动了,才迫不及待地拿起画笔,一气呵成。仿佛聚含着一股勃郁之气,一股超强的能量,必须去托住,必须释放出去。 2013年,我画过一...

    李玉梅 发表于 2019-12-10
  • 梧桐

    老家门前长着一棵梧桐树。爷爷说他小的时候梧桐树就有二十几米高,树冠叉开有十多米。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村民们挖梧桐树根填肚子,树干突然枯萎了,过了几年忽又从根蔸长出两根新枝条。 那时村民耕田喜欢用梧桐树皮制作犁筋,梧桐树的枝条因此年年砍年年生。梧...

    袁剑霖 发表于 2019-12-09
  • 童年的船

    童年最大的愿望是生活在船上,不仅可以自由自在地漂流,还可以捕鱼捉虾,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那时村里只有一艘小船,就是三叔公的小渔船,每天天刚亮,他就下河捕鱼。三叔公是个孤老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却养着四只鱼鹰。不捕鱼时,每只鱼鹰都懒洋洋的,对...

    谢祺相 发表于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