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树新绿

    树之新绿,始于雨水。 雨水时节,窗外的香樟树,每根枝条的梢上都长着一个月牙形的芽苞。几天后,柔嫩的樟树叶纷纷挣脱芽苞的包裹,破壁而出。这些浅浅的新绿,明亮、新鲜、娇嫩,又如婴儿的手,玲珑剔透,让人见了就有想捧在手心亲吻的冲动。一夜春雨,推动...

    赵玉明 发表于 2021-10-26
  • 窗花照眼又一年

    扫尘后,明瓦亮,青瓦净,木格窗上糊白纸;窗外雪,墙角梅,白纸上面红喜鹊。一方素白,贴一剪大红:喜鹊登梅、八仙过海,年味呼之欲出。 老祖母坐着太师椅,慈眉善目,看孙辈媳妇们剪窗花。大嫂河北人,稳重大方,眯着眼,神态安详,不疾不徐,不温不火,左...

    董改正 发表于 2021-10-26
  • 槐树花儿香

    早晨,刚走出楼梯口,我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它萦绕在鼻间,是那么的熟悉,但又不像是桂花的芬芳。我忍不住使劲吸了几下鼻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槐花的味道!因为在我家不远处栽种着一些槐树,而现在恰又到了谷雨时节,是槐花开放的时候,所以肯定就...

    李远见 发表于 2021-10-25
  • 三千年的等待

    生活在天下之中的我,曾经无数次在祖国的版图上注视过西北边陲的这个点内蒙古额济纳旗,因为这里的胡杨林久负盛名。 国庆长假,穿陕北,越银川,跨过阿拉善高原,长途奔袭,我终于站到了这片令人心驰神往的沙漠上,等到了与胡杨林亲密接触的那一刻。 额济纳...

    郁松寒 发表于 2021-10-24
  • 怀念一片油菜花

    南风如北回的燕子,从江南一直飞向漠北。那些获暖的油菜就如唢呐手似的,鼓起腮帮吹起了一个个小喇叭。虽然它们胖瘦不一、身高不等,但大地回暖的信息,已经让它们顾不了这些。它们站在河岸边、川道里、山塬上,迎着太阳,高调地吹奏着。如火炬的阳光,碰着...

    秦延安 发表于 2021-10-23
  • 垄耕之乐

    母亲是农村户囗, 在队上分有一份责任田, 还附带一口小鱼塘, 退休后,我就承担起耕作这份责任田的任务。几年下来, 我品味了多彩的乡村生活, 重温了醇厚的乡情, 收获了垄耕的快乐。 那份责任田约一亩面积, 旁边还有小片荒地, 我把它们连起来, 辟出一...

    何友平 发表于 2021-10-22
  • 陕南的田坎

    用泥土夯实的,石头砌成的,撑起一块块田地的坎子,陕南人称之为田坎。 这些坎子,长短不一,随弯就弯;这些坎子,高低不等,随山势而立。这些坎子,总是把坡地变成平地,把沟边、河岸、山梁变成水田。一条坎子链接着另一条坎子,一面山坡筑成一层层坎子,一...

    陈绪伟 发表于 2021-10-21
  • 在母亲的世界里

    母亲这辈子活得不易但她很快乐,她的快乐与她容易满足的心态有关。母亲十五岁就嫁给了父亲,嫁给父亲的时候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理由,只记得父亲是干部,但没有享受过一丝的尊贵。相反,受尽了有着地主身份的奶奶的无情折磨,不会做家务活就得挨奶奶的打骂,...

    赵继平 发表于 2021-10-21
  • 家的物语

    每天下班,我心里都不由地长吸一口气,抖落积压于心的沉闷,搭上西行的公交,一路狂奔向家向爱和温暖的方向飞驰而去。 当钥匙转动早己熟悉的房门,不知怎么每次都让我无限期待和惊喜:客厅那最惹眼绿萝的秀发真的多了几丝几缕,像瀑布般倾流而下的长长短短的...

    陈志鸿 发表于 2021-10-19
  • 夏夜萤舞

    蛙鸣在池塘浮起的时候,夏夜便在狂热的帷幔下浮躁起来。辣辣的太阳隐去,酷暑却不肯如影随形,空气闷热而潮湿,似乎能拧出水来。暮霭下,树梢踮起脚尖,伸长脖子,试图挣脱炎热的裹挟。蛙鼓阵阵,百虫声声,敲打着苦夏的贝壳,砰然溅出丝丝幽叹。一粒粒星光...

    卜庆萍 发表于 2021-10-18
  • 扁豆

    在菜场闲转,看到有摊贩在卖扁豆,突然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在我的记忆里,扁豆是野生野长的家常蔬菜,不需要刻意照顾。我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着母亲和姐姐在自留地里种植各种蔬菜,以供我们日常生活所需。那时的田里,很隆重地种着各种蔬菜,这些蔬菜都...

    孙建平 发表于 2021-10-18
  • 品绿

    最难忘那年去湘西,到古丈正是午饭时候,随意走进一路边小店,见厨房里摆着刚从山上采来的竹笋和薇菜,堂屋里则是一筐筐新摘的嫩绿的茶叶。 拣几片茶叶细细咀嚼,似是把春天含在了嘴里,绿色的汁液徐徐沁出,一丝清香,一丝寒凉,这就是绿色的味道吗? 店家...

    陆曼玲 发表于 2021-10-17
  • 又是一年粽飘香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首民谣,我在孩提时代就已经烂熟于心,而对端午的记忆,也是从粽子的香味开始的。 小时候,奶奶是家里包粽子的好手。端午节的前一天,奶奶总会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荷叶。那湛绿的荷叶,带着一...

    李惠 发表于 2021-10-17
  • 双清湾畔歌声起

    马上就要到国庆了,上周日闲来无事,一个人就溜达到了双清湾公园。 公园里的人还是不少的,但双清湾太大了,三三两两、群群落落地分散到了各个角落里,就不见了人头攒动的情形,也听不到人声鼎沸的喧闹。周围,不少楼盘正在施工,只能看到高高吊车在不停地移...

    赵文汉 发表于 2021-10-15
  • 一树桂花开

    从学校归来,离自家院门还有百步远,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愈走近,愈浓。待进了院门,淡香变得更厚,浓浓地涌进我的鼻息。哦,一日不见,我家的桂花竟绽放了。 这是一棵金桂,前年栽下的,如今已然出落亭亭。走近细观,花朵很小,管状的,可爱至极。其香...

    祝宝玉 发表于 2021-10-15
  • 别梦依稀忆童年

    启蒙 6岁那年,父亲对我说:二娃子,你个子不小了,该进学堂了。母亲在头几天就用一块朱红布给我缝了一个口袋,袋口处暗缝着一根没有断头的布绳子,绳子活动自如,只要轻轻地将绳子往紧一收,袋子的口就严严实实地紧闭了,大巴山里俗称它为牛屁眼口袋。 父亲...

    徐宇 发表于 2021-10-14
  • 腊月

    小时候,农村一年中最忙的时候是春秋两季,再就是准备过年的日子。那时,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说法过了腊八便是年。自此,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齐上阵,开始忙碌起来,全力以赴地迎接春节。每当此时,我便加入忙年的队伍。除了完成家长交办的工作外,作为一名学生,...

    战福君 发表于 2021-10-10
  • 印象江南

    老子骑牛过青阳。牧童遥指杏花村。杏花春雨江南。这些都是我对于江南最初,最直观的印象。缘自一代代文人墨客对于江南山水的青眛,生花之妙笔。八月的江南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带着疑问与向往,我们驱车前往九华山,那个莲花佛国的人间圣境。 车过殷家汇,...

    吴鲜 发表于 2021-10-08
  • 秋风浩荡

    秋风浩荡,乡村的田野一派金黄。 秋风浩荡,一路越过田野,爬上山岗。我站在山峦之巅,遥望梦想出发的故乡。风萧萧兮易水寒,悲壮!无边落木萧萧下,落寞!萧瑟秋风今又是,凝重!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伤感!秋风浩荡而至,站在季节的边缘,万物皆由繁茂的夏...

    吴鲜 发表于 2021-10-08
  • 苦苣度春荒

    我的家乡地处晋中东部,属丘陵地带,地势高寒,气温低,俗有冷寿阳,春晚无花秋早霜之称。春天来得很迟,直到温暖的春天到来之后,家乡大地上的草木才能返青,田野里才会慢慢长出新绿。在这野生丛草中,有一种野菜的叶子为锯齿形,根茎部有奶液,味道微苦,...

    韩琇 发表于 2021-10-08
  • 故乡的竹园

    故乡的竹园在老屋左侧,青溜溜、齐展展的,一丛连着一丛,碧色参天,像绿色海洋荡漾在山坡。我在这儿度过了开心的童年,与伙伴们玩过游戏、打过雀儿、掏过鸟窝、捉过松鼠,还领悟过生命的玄妙。 那时每逢寒暑假,竹林里便会平添些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景...

    白忠德 发表于 2021-10-03
  • 远去的古圆窑

    那座支离破碎的古圆窑,早已不再作为人们赖以生存的工具使用了。曾作为陶瓷生产的主要工具的古圆窑,在陶镇的地面上看到的也确实不多了。零星地站在古窑旁的老窑工,与老窑一样被时代遗忘的院落里的人儿,正日渐地奔向外边的繁华,留下满院的空宅让日暮的老...

    冯彦伟 发表于 2021-09-30
  • 令人陶醉的农博园

    春节过后,天气依然寒冷,土默川上几乎还看不到勃勃生机的景象;而农业博览园内却是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欣慰之余,并为之赞叹不已。 初八下午,我和爱人一起到农业博览园内赏花。在3万多平方米的智能温室内,鲜花盛开、瓜果飘香,相比室外低温...

    贾亮 发表于 2021-09-29
  • 远传冬笋味

    梁实秋先生在《雅舍谈吃》中写道:冬笋最美。过年的时候,若是以一蒲包的冬笋一蒲包的黄瓜送人,这份礼不轻,而且也投老饕之所好。我从小最爱吃的一道菜,就是冬笋炒肉丝,加一点韭黄木耳,临起锅浇一勺绍兴酒,认为那是无上妙品 但是一定要我母亲亲自掌勺。...

    钟芳 发表于 2021-09-26
  • 泡桐树花开

    泡桐树在我老家的田间地头随处可见。这些桐树高大粗壮,展开的树冠像一个巨大的遮阳...

    李永海 发表于 2021-09-24
  • 残缺之美与惜物之心

    听长辈们讲,从前跌碎的瓷碗、漏口的汤盆,他们都会小心收起,等着挑担的匠人经过门前,叫住了,修修补补、涂涂抹抹,还能用。 这门修补技艺,我们叫锔活。日本也有类似手艺,使用朱合漆直接粘补,加上金粉,叫金缮。金缮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室町时代(1336年)...

    林颐 发表于 2021-09-24
  • 秋钓

    一场秋雨一层凉,双休日与朋友骑上单车在乡间小路上飞驰,望着秋天寂静的旷野,心中充满惬意。 平日垂钓,选择的鱼塘,人声鼎沸,鱼竿此起彼落,人比鱼多,说不出的心烦,全然没有休闲的韵味。一天下来,钓得盆满钵满,过秤掏腰包时,心里直发虚,毕竟20元一...

    丁朝晖 发表于 2021-09-24
  • 童年的翅膀

    明媚的春天如约而至,又到了草长莺飞二月天,风筝飞满天的季节。周末和家人踏青,看见很多人在广场上放风筝。那漫天飞舞的风筝,好似一朵朵盛开的鲜花。 记得孩提时代,我家住在绿草荡畔的村庄里。很小,我就学会了上树掏鸟,下河摸鱼,但是,最让我情有独钟...

    张欣瑞 发表于 2021-09-20
  • 挨家挨户送水果

    年过半百了,时时魂牵梦绕坐落在大巴山深处、离巴河河床有三个台阶的遥远小山村我的故乡。那里山峦重叠,层层梯田,三十多户人家约400口,东边几户,南边几户,西边几户,北边几户,毫无规则地散住在大山深处的小平坝。那里杨家院子几排高高的梨子树,殷家院...

    邹清平 发表于 2021-09-17
  • 猪草沟巡行

    许是因为这里百草丰茂,且多是上好的猪草,老辈人就给它取了这个形象的名字。猪草沟也因此备受专家关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探究这里的生物多样性,发现了三十多种兰科植物、4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并建议在此设立小保护区,2009年最终划入化龙山国家级自然...

    严共昭 发表于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