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外

    课堂上,孩子们埋头写作业时,我常常远望窗外。站在窗前,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平整的玉米地。寒来暑往,我看着这片地里的庄稼播种萌芽生长收获,已有三个轮回。隆冬时节,裸露的黄土地残留的回忆也被烧成黑色,却还记得夏天里的绿叶沙沙,满目清凉。 田边有一排...

    梅英 发表于 2020-04-07
  • 被幸福淹没

    那天在灯下,看他正读着杨绛的书《我们仨》。他忽然抬头:我们的爱情能如钱钟书与杨绛吗?那样的爱情有着贴心棉袄一样的温暖,不张扬,却是丝丝入扣。我笑,那样的爱情,很难遇到吧。 我们是凡俗的男女,每天要过琐碎的生活,像一只蚂蚁一样,慢慢积累着生活...

    雪小禅 发表于 2020-04-04
  • 且把拙景细入文

    丙申暮秋暮晚,来到中牟静泊园,几天来习惯看遍了林立高楼,高新产区,此刻且静且泊,如观诗别裁,大有时光穿越之感。 我是首次来园,一时如置身江南。惊奇中原中牟竟有这样一方园子,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画意诗情,一如养在深闺人未识,恍惚又熟悉。一问,...

    冯杰 发表于 2020-03-31
  • 向鞭炮说再见

    坐车去乡镇的时候,发现农村主干道的马路上方有一个色彩鲜艳的广告牌:蓝天白云下,一汪碧水,雄伟的人民大礼堂、肃穆的解放碑、像三峡大坝的博物馆、皇冠似的大剧院、金碧辉煌的双子楼、彩虹般的大桥很多建筑组合在一幅画面上,满满的都是重庆元素,中间一...

    钱昀 发表于 2020-03-29
  • 池塘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女人的丈夫失去了一条腿,成了一个残疾人。他们有两个双胞胎儿子,已上三年级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下后,生活就变得异常窘迫。 看着已然衰败的家,女人的丈夫似乎也绝望了,时常自言自语,自己下半生走路都得拄拐杖,还有啥奔头呢。他才...

    孙长乐 发表于 2020-03-27
  • 食藕记

    头刀韭,花香藕,在乡俗俚语里之所以相提并论,大约是由于它们的嫩。 拐入小巷中的菜市,空气里弥散着水生草木特有的气息:野菱的藤子乱麻似的纠缠不清,论堆卖;鸡头梗子淡朱砂色,细软管般,用水盆盛着;藕并不美,粗细长短不一,虽已清洗过,可外表粗拉拉...

    张梅 发表于 2020-03-26
  • 当爆竹声逐渐远去

    听到窗外传来啾啾鸟鸣,我恍然抬头,停下奋笔疾书的手,才意识到,今天已经是除夕了。往年的这个时候,早有爆竹带春声。之后,吃罢团圆饭,看过春晚,伴随着难忘今宵的歌声,外面仍旧是更吹落、星如雨,家人交流着无奈的眼神,也只好坐听爆竹浑无寐。然而今...

    王钰莹 发表于 2020-03-25
  • 收获的田野

    深秋时节的康定折东地区,气候干燥。大地气息微喘,跌宕起伏间,早已散发出成熟的讯息。栖息在大渡河两岸的村落,深藏于高山峡谷的寂寥中,沿着山势次第而上,每到进食时光,炊烟袅袅,给这一片静默的土地,增添了无限的生机。这是区别于折西游牧生活的另一...

    潘敏 发表于 2020-03-23
  • 菊花何以美

    阳光转过遮阳蓬,从落地窗玻璃钻进来。在享受阳光大胆爱抚时,一股淡雅的香,悠悠然飘进了我的鼻孔。 目光忍不住追随这股香风而去,发现阳台边缘的两盆菊花,正开得热火朝天。看她们倾情张放的架势,想必灿烂如此已非一两天。但此前,每天与她们相距不过三五...

    汪洋 发表于 2020-03-22
  • 石头记

    我有一块石头,看起来斑驳诡奇:不但满是苍辣虬老的皱皱,而且还有许多处被蚀镂成空洞,姿态奇磔。 我常常拿在灯下,细看它的纹理。小小一块顽石,线条的流走牵连却如惊涛骇浪,仿佛依稀可以听见水声回旋,拍岸而起,浪花在空中迸散是被风浪狂涛爱过,爱到遍...

    蒋勋 发表于 2020-03-20
  • 年之下

    一 下了火车走了没多远,天色便暗了下来。那暗却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天地瞬间被一块黑布蒙...

    邵丽 发表于 2020-03-19
  • 醉是秋天最美的动词

    秋天说来就来了,来得没有半点征兆和预期。踏上故乡泥土,站在季节深处,尽情领略无限秋色,天醉了,地醉了,人醉了。 醉,是秋天最美的动词。 庄稼醉了,像一位待嫁的女子。此时,每一株庄稼都在招展饱满的身姿。无论站到哪里,只要有风吹过,你都会听到一...

    白俊华 发表于 2020-03-18
  • 我开着车。母亲坐在车上。 今年夏天,气温特别高,持续时间特别久。母亲说,她要回圣灯山下的老屋住一段时间。 车驶出圣灯山场镇,经过正在修建的高洞子水库。水库即将淹没以前的巴县九中。母亲在这里读了两年初中,我在这里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回来又当了8年...

    艾晓林 发表于 2020-03-17
  • 温润而美妙的事

    虫鸣夜,翻张岱《夜行船》,有郭林宗友人夜至,冒雨剪韭作炊饼之语。夜雨剪春韭,寥寥数笔,把个二人关系,亲疏远近,交代呈现得像虎皮西瓜,纹路清晰,温润而美妙: 下雨天,家中来了人,又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就想到屋后有一畦韭,长势喜人,便撑一把伞,或...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3-15
  • 盼年

    小孩爱过年,这话是一点都不假的,因为时至今日,在我脑海里关于年的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小时候过年的情景 记得天气一转冷,我就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多少天过年,盼着盼着就盼到了腊月。终于,在喝过腊八粥后,年的气息就渐浓了。 母亲会选一个晴好的日子,指使父...

    郭福全 发表于 2020-03-14
  • 我的教师情结

    穿过流年的尘埃,驻足人生的渡口,每一次别离都会在我心里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于是怀念过往就像沉淀在心中的一本老书,每一次翻阅都会留下淡淡的伤感。 我是一个极其重感情的人,无论和我相处久了的人;还是在家里养过的猫猫狗狗;或者只是一本翻阅很久的...

    田燕 发表于 2020-03-13
  • 剪一段月光

    月白天青,我一个人,乘火车从远方回程。 等车时,择了候车厅靠窗的地方倚着月光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各式面庞幻入我的眼中,不由想起庞德的《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black bough.我也好...

    洪艳 发表于 2020-03-12
  • 热气腾腾的厨房

    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爱去当地的乡野转转,感受一下当地的风俗民情,看一看陌生的大地带来的亲切感。 尤其是站在高处,远眺那些有烟囱的农舍,遇上饭点儿,袅袅炊烟从各家的烟囱口升腾起,弥漫开,和云朵融合在一起,再飘过参天的大树,去...

    王婉清 发表于 2020-03-10
  • 樱花

    在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百花之中,我最喜欢的,当属樱花了。 最喜欢樱花,不为别的,只因她开得早。通常在立春后,樱花就会迫不及待地绽放娇艳,摇曳多姿、风情万种,说她是春天的使者也不为过。樱花开得艳,红的,白的,粉的,紫的,绿的一团团灿烂在高高低...

    欣然 发表于 2020-03-09
  • 成长的滋味

    人生百味,酸甜苦辣样样俱全。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经历的是成长。在成长中,我们读懂了生活;在成长中,我们从懵懂变得成熟;在成长中,我们不仅经历了风雨,还享受了快乐与幸福;在成长中,我们尝遍了人生的滋味,看遍了我们的花样年华在成长的旅途上,我...

    吴雨荷 发表于 2020-03-08
  • 白沙如梦

    月光、灶火和呼嗒呼嗒的风箱声,30年过去了,仍清晰地影印在我的心幕上,流淌在我的血流里,响彻在我身前身后的空气中。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深秋,我从郑州回老家杞县接母亲来郑州定居,顺便把给在家中做事的弟弟买的一辆飞鸽自行车骑回去。上午八点...

    单占生 发表于 2020-03-07
  • 美好的夜晚

    那天晚上很奇妙。一队作家在厦门之夜聚到一起。白天我们在书店做马原的新书发布会,然后一起吃海鲜晚餐。我和马原是旧识,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了,他大谈他在黑糯山开辟的一个新家园。好像在云南版纳那边,风光好,有山有水。 饭后就去了鼓浪屿轮渡,照旧是很...

    赵波 发表于 2020-03-07
  • 寒冬花事

    花,给人印象是百媚千娇,是春天里浓墨重彩的装饰。文人墨客的诗词里,冬天专属的花好像除了雪花、冰花就是霜花。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诗中梨花只是雪花的幻影;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枝头白花,只是雪花的替身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

    唐雅冰 发表于 2020-03-03
  • 回首故乡九龙口

    在人们的感官中,视觉与距离是成正比,距离越远视觉中物象越模糊。可是你注意过没有,在意向思维里,距离与感觉却成反比,距离越远,时间越久,往事在头脑中反映越清晰。故乡对我就是这样。 随着时间推移,脑海常时不时想起故乡那些陈年往事,过眼烟云,而且...

    包国卿 发表于 2020-03-02
  • 古韵幽幽

    带着来自灵魂深处的那份对古诗词的喜爱,我走进了这条平平仄仄的千年古巷,这里有唐宋的青砖,明清的红墙,弥漫着古朴淡雅的清香,让我不由得沉醉其中,流连回望。 日复一日的奔波忙碌,暗淡了曾经的灿烂时光。人到中年的无奈忧伤,覆盖了豆蔻年华的追求梦想...

    梅英 发表于 2020-02-29
  • 乡村小暑

    天空用纯净和幽远书写着一阙辽阔的蓝。几朵白云娴静而又恬淡,窃窃私语,用天空的语言,拉着绵绵的情话。 烈日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渲泄着没完没了的热情和奔放,在大地上蹚出一道道金色的履痕。 众鸟归于林荫。偶有一只白鹭从林间划出,在田野上空一排排滚烫...

    吴晓波 发表于 2020-02-27
  • 唯春不语

    清晨,读一首南宋词人辛弃疾的《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在这早春时节,感受一下晚春的悲凉,感觉这悲凉还是早点较好,这样才能让我珍惜这春天。 现在还是无花的时节,但是迎春花应该开放了,二月二是一个...

    男孩贝贝 发表于 2020-02-26
  • 春光里来叶亦繁

    有天皆丽日,无地不春风。 在自家阳台,沐浴春阳,趁着花香,煮水吃茶,也算是和春天真情拥抱。 刷屏的时候,我惊讶地读到一位学生家长发来的一句话我找到了和一张乡野图片。图片上是小片洼地,一棵小植物异常的醒目。我懵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几分钟后...

    吴奋勇 发表于 2020-02-24
  • 星之路

    星月浩亮,青天远旷,离离之草,阡陌小路,愁思影伴,绿茶清风,独倚栏杆,仰月夜漫。 寒冬冷月挂中天,心寒炭热路何方?茫茫白雪寻春绿,白路何时渡尽头?那一夜,伊人舞动似蛟影,紫玉清辉撒明珠。路漫漫,风声寂,暗夜孤,行者悲,独倚一杖跨风雪,身寒指...

    中仲马 发表于 2020-02-22
  • 滨江醉春

    虽是乍暖还寒,但依然能从窗外柳丝的拂动中读到春的信息。那一缕飘来的暗香,一阵枝头嫩芽的清风,一滴凝住花颜笑靥的霜露都让我怦然心动,如接到一封情书,欣然赴会滨江公园。 或许是周末的缘故,公园里比以往热闹许多。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老人、孩子的脸...

    杜吉利 发表于 2020-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