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故乡的山

    大年初一,跟姐姐和外甥一起去爬家后方的山。 这座大山正对着家里的院子,每天从屋子出来就能望到,见证了我们的成长,也承载了对故乡的情。每年过年回家远远看到这座山的身影时便是离家最近的时刻,近乡情怯,此山非彼山。 家乡的冬天,满是枯萎荒凉的景象...

    Eagle 发表于 2021-02-18
  • 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

    夏夜。星星也热得乱闪。树叶纹丝不动。房顶被太阳晒了一天,铺上凉席也无法入眠。一家子人都坐在房顶上,摇着大蒲扇,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 那是一个不冷的晚上。我和你二姨刚躺下不久,就听到村子里的狗一阵狂叫。你外婆一骨碌爬起来,站在院子里听了听动静,...

    张清贤 发表于 2021-02-16
  • 浓浓的年味是亲情,是温暖

    腊月二十三小年一过,人们就开始忙碌着如何过年,随着年的一天天临近,年味也一天天的越来越浓。街道两旁,红红的福字、红红的春联、红红的灯笼,陆陆续续走进了千家万户;大街小巷张灯结彩;漫天的微信、电话和视频,句句都是亲切的问候;集市场上呈现出一...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2-06
  • 家里总有年夜饭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里总有年夜饭,每到春节,这首歌总会在耳边萦绕,不知道唱出了多少游子们的心声。 我不由地想起去年除夕的晚上,我们全家早早地赶回乡下,和爷爷奶奶团聚在一起包饺子,当热腾腾的年夜饭端上桌,我数着人头摆放好碗筷时,奶奶却转过身...

    刘改徐 发表于 2021-02-06
  • 麻章春意浓

    四月的麻章,春暖花开,纤云不染,远山含黛。明媚春光在郊野恣意穿梭,扑面而来的是清风缕缕,花香沁脾。 春风轻盈的脚步在大地丈量,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与连绵起伏、翠绿秀美的山峦对话。一阵阵杜鹃花的清香从享有麻章第一岭誉称的交椅岭上徐徐飘来,那清香...

    陈小觅 发表于 2021-02-03
  • 儿时的白木泉

    看见一只白鹿被树枝插穿了前腿,两后脚着地撑着。祖上救了白鹿,继续逃荒。几天后,祖上渴了去找水,前方白光一闪,消失了,是白鹿。急向前,听到了汩汩水声,拨开草丛,显出一眼泉,两尺见方,两条斑星鱼躲在鱼茜草下。由此,有白鹿泉,有溪流,有族人繁衍...

    韩一创 发表于 2021-02-01
  • 又是樱桃红熟时

    小女初长成的那几年,发现老家晒场东边一角落出现了一棵樱桃树,已出落得婷婷袅袅,枝繁叶茂。一年晒稻时,她爷爷怒斥:这棵该死的樱桃,遮了半边太阳,哪天砍了它。我生怕爷爷真的刀起树殇,疾步过去手抚那棵小伞一样的樱桃树说樱桃被誉为水果皇后,几十块...

    李凤仙 发表于 2021-01-31
  • 遇见

    时光飞逝,记忆残存。一张褪色的纸,人与事的交互,透出的不仅仅是岁月的痕迹,还有其乐融融的情意。 时光,在低眉浅笑中渐行渐远,它带走了我们年轻的容颜,也在不经意间书写了伤感别离。光阴的对面,或许没有永远,却还有用经历写下的过往,让我们来怀念,...

    赵武明 发表于 2021-01-29
  • 乡戏醉人心

    柳树柳,槐树槐,槐树底下搭戏台。乡村正月里,离春耕尚早,乡亲们都很悠闲自在,依然沉浸于春节的气氛当中,逛庙会,看乡戏。其中,乡村唱大戏可谓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锣鼓响,脚板痒。锣鼓喇叭一响,就像一块磁铁,四面八方的人都涌了过去,把戏台围了个...

    江初昕 发表于 2021-01-28
  • 一个人的夜

    狂风过后,席卷而来的便是冰冷的寂寞。而有些人,喜欢这样一个人时的寂寞,享受这样一个人时的孤独,因为此时此刻,才是最真实的,悠然的、放松的,卸下一天的面具,不必隐藏、不必伪装。 题记 天穹缓缓拉下云幕,星星接二连三地出现,点缀在夜空,漫长的夜...

    尘烟 发表于 2021-01-24
  • 乡村土炕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孩童时代的我一直享受着农村土炕的温暖,那个岁月让我难忘。 乡村建造一个土炕,首先要做结实的大方土坯。土炕的土坯一定要粘土,用水泡透,和拌长麦秸,为了均匀,大人们往往赤脚高挽裤子,在泥巴里来回踩踏,让麦秸和泥土充分均匀,这是...

    张勇 发表于 2021-01-20
  • 相扶斜阳 人生如诗

    初冬,林风轻歌,斜阳脉脉,微暖的阳光涂满云山野溪。 县城小道,林木葱绿,行路净洁。此时,人在行走,或到市场购买自己所需要的物品,或散步,放牧一份闲情逸致,尽情享受小都市的美丽景色。夕照中,路上走来一对年老夫妻,女的五十多岁左右,她神情坦然,...

    胡天曙 发表于 2021-01-12
  • 老家的念想

    我老家在山东桓台的起凤镇华沟村。在这里,祖辈、父辈待了一辈子,我过了二十多年。在乡下生活时,老家就是老家,但到省城求学、工作后,老家变成了故乡。现在岁数大了,觉得总有一些事过去了,但不能放下;总有一些情,生成了,却无法割舍。老家的那些事、...

    宋丰光 发表于 2021-01-10
  • 从山间小路到精神殿堂

    我出生在燕山深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小足迹印踏在村周围不出十里的几条山间小路上。向村东走一里路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清,河边长满了柳树和芦苇,这是我童年流连忘返的地方。有时,也常常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望着河水缓缓消逝的远方,憧憬外面的世界。村...

    庞井君 发表于 2021-01-05
  • 风吹花露凉

    花露,花上的露水。牡丹、芍药花叶上凝结。 张岱《夜航船》里说:杨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凌晨,至后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润肺。可以想象,贵妃当年以胖为美,在宫中饮酒纵歌,一场游戏,一场宿醉,醉入花丛,以手攀枝,微张樱桃小口,花枝一阵乱颤,以花...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12-30
  • 石磨的记忆

    中秋节回家,看到村里的空地上,有一盘废弃的石磨,便引起了我对石磨的记忆。 石磨这件古老的器具伴随人类走过了几千年,算得上从石器时代沿用时间最长的家用物品之一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它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

    王敬礼 发表于 2020-12-29
  • 心醉在梦里,身醉在雪里

    你那含羞腼腆的样子,总是那么轻声细语,清晨,我打开窗帘,蓦然,窗外雪花如絮。田野弥漫着薄雾,入冬以来的干燥和萧瑟,刹那间仿佛来到了神话般的世界。 满目的玉宇琼阁,晶莹剔透银白色的世界,使我霎时间把满脑子的混沌,换成了一派全新的情绪。 我兴趣...

    赵凤宝 发表于 2020-12-27
  • 她是诗

    家中酒柜里,安静地躺着一只红锦缎包裹的匣子,匣子里是两只小银碗,铃铛一样的外型,莲花似的底座,边缘有细密纹理,是让人爱怜的精巧模样。有时兴起,打一盏灯,对着灯转动银碗,银光打在墙上,一圈圈波纹似的散开去,煞是好看。这是老师寄给我的新婚礼物...

    高艳 发表于 2020-12-26
  • 一场雪温暖了我的乡愁

    这些年,尽管在南方很难看得到一场像样的雪,然而,心里对雪的喜欢却一直有增无减。每年只要到了添加毛衣毛裤的冬天,我就在想快要下雪了,就期许某天早上一觉醒来,打开门或推开窗,一场久违的、旷世的雪会静静地呈现在眼前。然,这样普通的愿望总是难以实...

    剑君 发表于 2020-12-25
  • 老屋

    老屋很老,不知建于何年,墙壁上那布满的青苔和蛛网,似乎在编织着岁月的年轮。老屋坐北朝南,有三间正屋,一间杂屋,约60平方米,上下两层,这在当时,已经相当气派了。门顶之下,砌的是大块青砖,主要是抵御洪水的侵蚀,白衣港临近湘江,经常受洪水袭击;...

    成新平 发表于 2020-12-25
  • 母亲的饺子

    孤身在外,又遇冬至。 多年来的冬至,我都会谢绝朋友的邀请,一个人猫在厨房里,鼓捣出一大碗饺子,然后在淡淡的月光里,就着一小瓶二锅头,度过寒冷的思乡之夜。 大半生里,我爱下厨房,喜欢鼓捣不同特色的美食,但千变万化,饺子却是我的最爱。无论走到天...

    麦浪 发表于 2020-12-21
  • 想起儿时闰月年

    光阴似水,日月如梭,转眼到了新年的早春二月。撕去旧章,揭开新页,赫然发现今岁又是闰月年。这意味着这个农历之年又比往年多一月,生命之旅长一程,缸中大米蚀一斗。 细看日历,却是闰二月。这使我想起远去的乡村岁月,想起乡间古老的民谣:玩正月,混二月...

    夏丹 发表于 2020-12-14
  • 人间值得,你更值得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朔风初起,寒冬骤临。转眼岁末,黄花独带露,红叶已随风,是时候停下来歇口气。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好吃饭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人们整日为生活奔波,常常借口工作忙,匆匆扒拉几口盒饭敷衍自...

    林希言 发表于 2020-12-12
  • 腌酸菜

    过去,北方农村生活贫困,冬季缺乏蔬菜,人们每年秋天都要腌好多酸菜,供冬季食用。收完大秋以后就要准备腌酸菜了。 酸菜的种类,以当地种植的菜类为主。我家主要腌三种酸菜:芥菜、胡萝卜和白萝卜。芥菜为主,腌一大缸,萝卜、胡萝卜为辅,各腌一小缸。白色...

    薛铁所 发表于 2020-12-10
  • 记忆中的冬天

    每逢冬天下雪,雪花就会送来童年冬天的记忆。 那时的雪比现在下得大,经常早上起来挡风的草门子都推不开。记得有一年雪下得特别大,院子里盛不开,家家户户把雪拉到街上,雪堆得很高,从这边看不到那边,太阳出来房檐上的雪边化边冻,垂在房檐上的龙坠有一尺...

    王敬礼 发表于 2020-12-09
  • 远逝的童年游戏

    儿时的乡村是热闹的,太阳落山前最为热闹。孩子们在街道上玩耍,喧闹,尖叫,男孩子滚铁环,弹玻璃球,官兵捉强盗,抢占山头女孩们捉迷藏,跳房子,跳皮筋前街后街,村东村西,每天晚上都是沸腾的。 春秋时节是户外游戏的大好时光。放学了,伙伴们凑在一起弹...

    邢占双 发表于 2020-12-06
  • 渚河拾趣

    陕南山岭俊秀,雨水丰沛。在紫阳和镇巴两县的交界处,一条渚河蜿蜒流淌。河水自星子山而下,经回龙湾,过铁索堰,至尚家坝段豁然开朗。沿岸青山翠竹,梯田盘旋,形成大大小小的自然村落,村名皆为幸福民利正安等,寓意民生安乐。 连接两岸村庄的,是一只木船...

    张强 发表于 2020-12-05
  • 南河道上的晨雾

    晨不是很亮,像罩在牛皮灯笼里。伸手摸摸窗下几盆葱郁的花叶,看不清它们是睡着,还是吵醒了,摸上去有些不大热情。 下楼,慢吞吞走出花院,一打门禁卡,天似乎亮了许多。门外,街道黑直地宽阔着,路灯值了一夜班,微碎的光有些不稳,像是打盹。 走着走着,...

    张佳羽 发表于 2020-12-02
  • 摘尽枇杷一树金

    与璀璨缤纷的春天相比,神奇的大自然将酷夏装扮得生机葳蕤,彰显得绿意盎然,其绵延不绝的壮景,仿佛一幅大写意的泼墨山水,给予视觉以强烈的冲击力;然而我为之欢欣的,却是几点并不显眼的金黄,以及对金黄垂涎欲滴的两只鸟雀。这是画魂,这是诗眼,这是夏...

    钱续坤 发表于 2020-11-24
  • 温暖的乡愁

    王家村坐落在齐石公路边,仅十几户人家,上游一里地是新开桥,下游两百米是公社所在地,背靠着小松山,面对八女峰。白洋河在这里打了个回弯,转身流去。因有粮店、卫生院、道班的缘故,也不显得冷清。少年的我随母亲住在粮店,小学、初中整整八年在这里度过...

    郑拥军 发表于 20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