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失落在鸡汤里的渴望

    小时候,逢年过节吃着不多点的鸡肉却喝着香到骨子里的鸡汤时,心里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甜美幸福。 知子莫若母!我们的心事都被母亲了如指掌。于是在开始炖鸡时,母亲便会用一口足够盛得下够喝的鸡汤的铁锅,将葱花佐料盐巴辣子酱油之类的调味恰到好处地搭配入...

    浪迹天涯 发表于 2021-07-26
  • 似水流年

    一 同事娟是多年的同学。 十二岁那年,我们从不同的地方一同考进现在工作的这所中学,不在一个班。 两年后,我转学到另一所学校,但我们又在同一年考进同一所师范学校,仍不在一个班,可教室门对门。 毕业后,我们又一同分配到这所中学,一待就是十七年,不...

    徐琳 发表于 2021-07-25
  • 掏鸟蛋

    儿时,老家屋后有一片很大的芦苇滩,春天返青,到了夏天,茂盛的芦苇杆长得有手指头那么粗,根根长满了绿油油的芦苇叶,直插云霄。 那时,成片的芦苇成了鸟的海洋,许多不知名的鸟儿,每天都飞到芦苇丛中,站在芦苇头上愉快地歌唱、嬉戏,那婉转的歌喉牵引着...

    陆地 发表于 2021-07-24
  • 清风无力屠得热 绿树荫浓夏日长

    连雨不知春退去,一晴方觉夏已深。七月的到来,整个的夏天进入到了深期,三伏天也就来到眼前。俗话说:小暑大暑紧相连,气温升高热炎炎。三伏天在小暑与处暑之间,今年的7月11号就开始入伏了,到了一年中气温最高的日子,而一年也就过去了一半。 盛夏是万种...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7-22
  • ​棉花盛开

    听说每一位母亲都是大地上盛开的花朵,有人说母爱温馨如康乃馨,有人说母爱圣洁如鲁冰花然而,我那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母亲却从来没见过这些娇贵的花儿。我也一直在寻找,寻找一朵属于母亲的花。 母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她用天底下最无私的爱养育着自己...

    徐学平 发表于 2021-07-21
  • 草帽

    到了戴草帽的日子,自然已是烈日炎炎。 那时的太阳可真毒。早晨起床,睡眼惺忪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太阳光照在墙上已然发红晃眼。额头上,脖子上,后背前胸,爆痱子,一片一片,红红点点,燥热奇痒,双手哗哗抓搔个不停。搞不明白那时是怎么回事,村人都爱生痈...

    黄孝纪 发表于 2021-07-21
  • 夜雨平江路

    初到苏州,便遇上雨。 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空气中,有微微的凉意,混合淡淡的,花草的清香。 那踮着脚走在雨中的清丽女子,透过雨丝隐隐传过来的吴侬软语,站在路边叫卖青团子的薄衣少年,是我对苏州,最初的印象。 石桥漫步,深巷听雨。远离喧嚣都市的浮...

    吴昕丽 发表于 2021-07-21
  • 云下的村庄

    一脉清泉可以滋养多少个村庄?一条河流可以衍生多少种文化?究竟是河流绕着村庄走,还是村庄依着河流建?自古以来,人们聚水而居,多少人类文明就这样在浆洗灌溉中生发、形成、流传。 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我与作家凌翼、日东林场场长杨小毛坐在同一辆车子上...

    朝颜 发表于 2021-07-19
  • 加两的月光

    我突然想加两的月光来。那清幽、空灵的月光,曾温暖我的心灵。 那是世纪之交,我和所有的求职青年一样,因找不到工作内心充满苦闷和彷徨。在家呆着觉得荒废日子,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到加两学校去当代课老师。一去就是六年。 学校在半山腰上,没有运动场地,...

    潘广林 发表于 2021-07-15
  • 愿岁月温柔以待

    母亲的一生经历坎坷,但是她生性乐观,脸上常挂笑容,好像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忧愁二字。 母亲12岁时,外祖父就去世了。家里姊妹4人,她是老大。外祖母性格柔弱,她们又年幼,孤儿寡母的没少受人欺负。出工赚工分、砍柴挑水、带弟妹、做饭、喂鸡,样样事情,年...

    喻晓知 发表于 2021-07-04
  • 故乡很远亦很近

    前行的车拉锁般打开道路的拉链,将望天洞、普乐堡奇石馆、大雅河漂流一一展现在我们面前,好一幅水墨山水画。行至大前岭东坡,岳母说:给亲家打电话没? 喂!那边电话响了七八声,才听到父亲声音,爸,我回来看你,已经快过大前岭了。 母亲还在的时候,我每...

    冯树久 发表于 2021-06-29
  • 石磨

    在八公分村,石磨总是与美味的食品联系在一起。正月的米豆腐,二月的碱水米粑,夏秋之间的烫皮、炒米粉、麦芽糖,临近过年的油豆腐、霉豆腐、豆腐渣。于今想来,样样都令人怀念。 并非每户人家都有石磨。不过,隆书驼子、隆记眯眼、明星点子脚,他们三家是万...

    黄孝纪 发表于 2021-06-27
  • 温暖的火塘

    老家在大山里,儿时一到冬天,家家户户都生起火塘,让冬天变得温暖起来。 火塘一般选在窗户下,光线好,烟容易出。挖个土坑,用青砖砌墙,火塘就完成了。一家人围着火塘转,吃饭、聊天做针线活都可以,火塘从早上一直烧到半夜都行。大人们烤火说话,小孩子坐...

    赵自力 发表于 2021-06-24
  • 记忆中的那山那路

    一直担心功力不足,无法描述久远记忆中那山、那人、那日子。总是害怕写出来的文字无以表达那些泛黄的闪亮的日子。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任由其星罗棋布的散落在记忆的角角落落,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涌出脑海,温暖心田,久久不能消散。 我家在这头,外婆家在...

    背包客 发表于 2021-06-22
  • 水乡咸鸭蛋

    水乡,依水而生,不光盛产鱼、米,也是饲养鸭子的天然牧...

    谢建骅 发表于 2021-06-22
  • 一张珍贵的饭卡

    雨天闲来无事,我收拾抽屉里的杂物,在角落里意外发现一张高中时代食堂里的饭卡。它原来是属于我的一位老师,可最后却成为我囊中之物。 读高中的时候,因为热衷于文学写作,我有幸结识王飙先生。他当时是市里比较知名的作家,畅销期刊的签约作家,同样也是我...

    陈真 发表于 2021-06-20
  • 冬日负暄

    在乡村,冬日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晒太阳了。 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冬日的阳光,没有了夏阳的炙热,没有了秋阳的浓烈,而是又白又轻又柔又暖和,和煦怡人,让人感到周身舒适。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给在严寒季节里煎熬的人们送来温...

    吴建 发表于 2021-06-18
  • 有点“甜”的年

    腊八节一过,春节瞬间来到眼前。虽说随着新时代的迅速发展、物质的极大丰富,冲淡了传统的年味儿,但作为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节日,春节还是当仁不让成为我们一年一度家庭团聚最隆重的节日。特别是对成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过生活困难时期的这一代人...

    任贻升 发表于 2021-06-17
  • 过年的样子

    马上过年了,似乎在为过年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似乎又不知道在准备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们赶上了物质丰富的时代,也许是因为80后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这跨越式的40年,精神与物质丰富了,内心也极大满足。所以,应了那句话,平时的日子像过年。因此,人们对年的...

    王海霞 发表于 2021-06-16
  • 终于流逝的絮叨

    我外婆去世时是大年初一晚上。那年我儿子刚出生,我住在婆婆家,电话得知消息后,辗转的我一夜难眠熬到天亮,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放不下她的音容笑貌。外婆生前性情温和,清秀娴静,寡淡无欲。她身形小巧到轻盈,体重只有七十来斤。称奇的是,直到临终时,八...

    潘姝苗 发表于 2021-06-13
  • 情不知所起

    夜来无事,与妻子回忆初次见面时的场景,甚是温馨。妻子问我当初为什么会看上她其实,这个问题以前别人也有问起过,我给出的最官方的回答是与妻子第一次见面吃饭,她那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深深地吸引了我,因为我喜欢简单,而吃货心机不会深。其实,爱不需要理...

    潘玉毅 发表于 2021-06-13
  • 妈妈的咸菜

    走进妈妈的院子,就看到大大小小的竹匾里晾晒着五彩的萝卜条,还有西兰花的茎。我一看就知道83岁精神矍铄的妈妈又要为我们准备腌制过冬的咸菜了。 妈妈会手工腌制各种咸菜,一年四季花样多变。 春天,秧草、莴苣是大量上市时节。妈妈会将买回的莴苣去皮、洗...

    周树新 发表于 2021-06-10
  • 母亲纳的“白毛底”

    家里藏着两双白毛底,都是母亲年轻时候亲手为我做的布鞋。如今,偶尔翻出来,母亲总会将当年做鞋的故事乐此不疲地讲给我们听。 做布鞋伴了母亲大半生,几十年来,母亲做了多少,恐怕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年轻的时候,凡是家里人要穿,她都会在煤油灯下...

    刘传福 发表于 2021-06-09
  • 寂寞老家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回了老家。还是以前那熟悉的茅草屋,围着篱笆的小院子。院子里,母亲撒下一把把玉米,十多只鸡一下子跑过来。我叫了一声妈,母亲望着我,笑吟吟地应了:回来啦?我还想说什么,却从梦中醒来了。难道是老家在召唤我吗?确实有很长...

    郑传省 发表于 2021-06-07
  • 乡村年味

    新年里,带着对老家亲人的深深牵挂,沿着水泥公路向大山深处的老家行驶,公路两旁时不时看见村民新修建的房子给寂静的乡村增添了风景,偶尔的鸡犬之声让乡间多了几分生机与活力,浓浓的年味在这初春的暖阳里如期而至,弥漫着整个乡村大地。 车行不到一个小时...

    王兴寨 发表于 2021-06-05
  • 立秋琐记

    立秋那天。妻子不经意的一句话提醒了我,秋来了。 江南的节气变化明显,从来不戴着假面跳舞。天气虽然还有些干燥和闷热,但早晚凉了许多。关了空调,窗帘打开,房间亮堂了起来没有了如火的太阳,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街上,行人收起了遮阳伞,素面朝天的,悠...

    章中林 发表于 2021-06-02
  • 怀念钢笔

    退休前清理办公桌时,我从一个抽屉的最里面搜寻出一支钢笔,那钢笔尖上墨痕犹在,但早已写不出字了。拿着这支黑色钢笔,我凝视了很久,也勾起我藏在心底的钢笔情结。 刚上小学那会儿,我们用石板和石笔,为预防摔坏,石板的四周镶有木框。石板是买的,石笔则...

    安秀堂 发表于 2021-05-30
  • 一个“懂”字,痴了多少红尘之心?

    人生漫漫路,看尽流水映落花的寂寥,抬手便是一捋枯瘦与孤傲,细数着光阴的轮回,燃烬了所有喜与悲,静静地欣赏着夏日的明媚,偶尔的忆起那年那月那流逝的光阴。人生短短几十年,有些记忆显得阴沉灰暗,有些追逐已化成烟云,有些醍醐灌顶的经历让人清醒。人...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1-05-29
  • 装禾虫

    禾虫来了,快装网快担桶盛禾虫父亲的急促呼唤,将我从梦中惊醒!父亲去世已十周年,我隔三岔五梦到父亲,梦见他瘦削的身躯,梦到他临终前的梦呓:禾虫,禾虫来了 父亲年轻时因眼疾致视力逐渐减退,最后几乎失明。劳动能力随之下降,一生碌碌无为,甚至觉得自...

    万益 发表于 2021-05-27
  • 致我最爱的人

    1 致父母 年少不知父母心,而今终于懂得了那些唠叨和严肃里藏着的深深爱意。这些年,你们始终不求回报、不计得失,用耐心和爱包容着我的调皮和任性,竭尽所能给我更好的生活。 随口说起的一句话,妈您总当成天大的事去对待。每次回到家,您忙里忙外,满满一...

    一本叔 发表于 2021-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