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回味腊八鸡

    过了腊八就是年,这是儿时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曾记得,每年的腊八那天,隔壁伯母家都会熬香喷喷的腊八粥,我在远处望得直流口水,回到家便拗住母亲和外婆。 外婆说,家里只有绿豆,我们煮锅绿豆粥也一样的,也是腊八粥。我不要,赌气不喝,也不跟外婆和母亲说...

    陈罡元 发表于 2022-05-20
  • 有情明月属故乡

    中秋节前的头天晚上,老家的堂兄来了电话,邀我全家第二天去参加侄儿的婚礼,我当即满口应允。 侄儿的婚礼是在故乡的小镇上举行的。 傍晚时分,街道两旁的路灯,因浓密树叶的遮挡,发出微弱的光,像瞌睡人的眼,迷迷糊糊的。酒席上,人们觥筹交错之间欢谈畅...

    王晓林 发表于 2022-05-17
  • 大理,慢调生活

    大理的鸟儿会唱歌,很近,就在贴着窗户的那棵大树。 时间尚早,阳光也还懒懒散散,同我一般,嗜睡的样子。看来,这清晨欢快早起的还是鸟儿们。树的淡淡剪影,起伏在婉婉轻烟,一抹斑驳,许是这晨的趣描。鸟儿的唧啾唤醒了我,也唤醒了梦中的花儿朵儿,看它,...

    邱锦娣 发表于 2022-05-15
  • 唯有儿歌最动人

    他们说刚出生七八个月的小宝贝最可爱了,我也是这样认为,我的小宝贝刚刚八个月,他刚刚学会了爬行,他那甜柔可爱的样子刚好装满了我的心。 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晓羽,也就是早晨的羽毛的意思。 应该说婴儿才是这世界上最笨拙也是最出色的明星,他每一个稚嫩...

    张忠报 发表于 2022-05-13
  • 母亲在,天天都是母亲节

    当我们懂得感恩时,才对母亲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更深刻的爱;当我们知道回报时,母亲已经老了,成了一种岁月。 母亲是一棵大树,一半青绿,为我们遮风挡雨;一半扎根在我们心里,是我们的依靠。 母亲是一盏灯,成长时,提灯相送;难时累时,为我们留着一盏灯...

    麦兴平 发表于 2022-05-13
  • 母亲的甜酒

    甜酒,也叫醪糟,故乡的人在夏冬季节爱做、爱吃,尤其是临近年关,做甜酒的家庭便更多了。母亲作为典型的农家妇女,除备齐腊肉、汤圆、米子、红糖、白糖等年货外,与其他农妇一样,不忘做甜酒来过年。 记得小时候,母亲就向邻居请教、观摩做甜酒,回家后开始...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05-04
  • 回乡的路

    我的老家在淮北平原的农村,距县城三十多里路。北淝河从村子南面由西向东流过,一条大路从村中穿过。这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公路,也是我回乡的必由之路,几十年来,在这条路上有着我满满的回忆。 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我十岁的那一年秋天,父亲、叔...

    刘晓林 发表于 2022-04-28
  • 杏花深处有人家

    最先从表妹的微信上看到大山里杏花盛开的消息,那是她转场放蜂的第二天上午。她在微信上发了一段抖音视频,在开满杏花的山谷,他们选择一个横向的沟岔,蜂箱一字排开,蜜蜂嗡嗡地飞,一个支起的帐篷掩在杏花丛中,那是他们临时的家。小黑狗在帐篷边上悠闲地...

    张福艳 发表于 2022-04-27
  • 品冬

    当瑟瑟的秋风捋走最后一颗果实,当滴滴秋雨祭奠完那季节的悲怆,自然就踏着绵软的落叶飘然入冬了。 一切都是宁静的,一切都被笼罩着,没有一点刺目的青草,没有任何新的年轻的东西打破这整个结构,打破这曲音调浑厚而深沉的歌。在如此繁茂的青草和如此丰盛的...

    韩慧彬 发表于 2022-04-26
  • 凤凰花园四月天

    走进人间四月天,家又搬回了凤凰花园。 原打算7号回来,因祁门出了疫情,休宁屯溪均严阵以待,我们便不慌走,观察一下再看。那几天,家居所在的屯溪天都江苑,入口处把关很严,刷脸设备停用;欲入大门,须经保安审核,而后视情开门放入。遵社区安排,9号又做...

    轻风流水程维 发表于 2022-04-25
  • 故乡的河流

    水是人的审美对象和文化标尺,最美好的事情、食物和爱情,都出现在河里水边。许辉《淮河读本》 河流,是风土人情的网。中国先民有倚山而筑、逐水而居的生活传统。在很多城市,穿城而过的城市内河以及沿河的建筑,往往成为最富特色的自然人文景观。当代作家之...

    董飞 发表于 2022-04-25
  • 春节返程载满爱

    冬天在一年一度的春节欢聚中,驮着爆竹炸响的欢声笑语悄然远去。游子们又背着沉甸甸的家乡特产和沉沉的爱,背着亲人的殷殷期望和切切挂念,乘着爱的春风奔赴春天,奔向全国各地的工作岗位和勤学苦读的校园,奔向人生的坐标和起跑线,奔向新的一年,新的起点...

    宋莺 发表于 2022-04-22
  • 家乡的年集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喝完腊八粥,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乡人们也开始陆续置办年货了。 我的家乡位于豫西一个小镇。集会这天,天未亮,商贩们便开着农用车,载着满满一车货物朝集市上驶去。春节前最后几个集会,大得很!去晚了,好位置就没了。 商...

    张伟霞 发表于 2022-04-21
  • 过年蒸枣山

    想起过年就想起蒸馍。 以前乡下主食平日多以杂粮为主,但过年是必须吃白面馍的。年关每家都会提前磨比平时多的面,过年时的风俗是什么都不做。每家都会把要吃的馍给蒸足了,人来客往的慢慢享用。 家家户户蒸馍的气氛是热烈的。冬天温度低,得提前一天大盆小...

    王学艺 发表于 2022-04-21
  • 老水田

    记忆中,村子西头是一大片稻田,大人们把它叫做老水田。老水田也叫烂泥田,一年四季都有尺把深的水,水上有浮萍,水中有青苔。田里最多的是泥鳅和黄鳝。大拇指粗、一拃长、肥嘟嘟的泥鳅到处都是。田中这一个窟窿、那一个洞洞都是黄鳝藏身的地方。当飞蛾不慎...

    李永明 郭文斌 发表于 2022-04-16
  • 静待花开

    曾经,我有一个梦想:等我有钱了,就成天呆在家里,好好看看书、写写字、养养花。没想到,就在这个春天,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个梦想竟然轻而易举便实现了。 都说,实现梦想的人,是幸运的。然而,这突然到来的幸福,却一直让我的心疼痛着。当我看到那...

    刘俊杰 发表于 2022-04-11
  • 虫吟是一串乡村的露珠

    那天,我正从书橱里捧出一本书,静静地读着。倏忽间,一只虫儿若有若无地吟唱在某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开始时有些零星、柔弱、慌乱、胆怯,仿佛试探似的,慢慢地,见周围没有动静,虫儿的胆就大了起来,叫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清凉,越来越响亮,如一串露珠...

    张浩宗 发表于 2022-03-27
  • 春天的气息

    清明过后,春天的气息更浓了。花红柳绿,草长莺飞,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与生机。我突然想起一首网红歌曲: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没错,春光正好,只有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创造美好的明天。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宅家抗疫,市民多日不下楼...

    孙嘉诚 发表于 2022-03-26
  • 记忆中的小人书店

    记得上小学时,我常常会在星期天跟父亲逢街赶集,街上有家小书店。房间不是很大,泥土墙,房顶也不是很高,里面地上铺了红砖。土墙上留了一扇窗,光线有些暗。屋里三面靠墙边摆了几排木棍做的简陋框架,每个框架上放了两条合并的窄木板,板上放着一排排小人...

    颜书菊 发表于 2022-03-19
  • 纸灯笼

    梦里常飞过一只纸灯笼,那是一只可爱的、漂亮的纸灯笼,我知道它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留在那遥远的童年岁月里,忘不了童年的新年夜,忘不了童年的纸灯笼。 记得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过年了。我们小的时候过年可不能和现在的孩子比,现在的孩子平时的生活比我...

    史太群 发表于 2022-03-19
  • 明亮的温暖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是明朝诗人于谦著名的《石灰吟》。其实烧石灰的材料除了石灰石还有很多种,石炭就是其中一种。或者浙江杭州有石灰石而少石炭,才用石灰石去烧制石灰。在秦巴山区,石炭居多,烧石灰的...

    殷金来 发表于 2022-03-17
  • 永久的记忆

    有时一个闪念,一个惊诧,会叫人刻骨铭心,留下永久的记忆。而让我丢不开、放不下的是一位军属老人,村里人称田大娘。尽管记忆已经渐渐远去,可没有远去的却是心灵的哭泣,因为那弥足珍贵的感情存折中凝结着一个凄美而动人的故事。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

    屈银安 发表于 2022-03-15
  • 写在落叶上的诗行

    我拾起一枚落叶,忽然间地转天旋,风刮起来带我到另一个世界。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这首歌,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不由地,拾起一枚落叶,把它当作冬日的便签,准备在上面写下斑斓的诗行。 它应是一片霜叶,深深的红色从苍黄与残绿中泛了出来。翻过来一看,它...

    仇进才 发表于 2022-03-14
  • 缝纫机,弥平补巴的日子

    父母的勤劳简朴明理让我们姐弟挣足了面子。 少时,爷爷、奶奶、父母加上我们六姐弟组成了十口大家庭。家庭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一年四季难得穿上一件新衣服,姐穿不得的衣物妹穿,哥穿不了的弟穿,我没有哥,只能捡父亲的旧衣物。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

    罗安圣 发表于 2022-03-12
  • 父亲教我正衣冠

    小时候,每到冬天,就要戴帽子,先戴的是单帽,到下雪天,再换上皮帽、棉绒帽。上岁数的人则是黑色的窝窝头,两边各有一片扇脸,缀着黑色的帽带。 父亲黑衣黑帽,半截黑塔似的,常常捧着水烟袋蹲在门口,我们出来进去,他总是上下打量一番,用他的目光对我们...

    赵文忠 发表于 2022-03-08
  • 同桌

    每天清晨,我会风雨无阻地在绿树成荫的沅水江畔漫步,凝视着碧绿的江水,轻风吹佛的依依杨柳,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十年前紫荆山下那段刻骨铭心的痛,那个梦中的美丽女孩。虽然说现在对当初的明智举动无怨无悔,但那冰清玉洁的靓丽倩影,使我永远难以忘怀!...

    沅江樵夫 发表于 2022-03-06
  • 红薯饸饹

    周末,午后的阳光洒了一地,暖暖的。 母亲念叨了许久,想去公园转转。我推着她,道路旁的电动三轮车上,有个老头吆喝着红薯饸饹,母亲盯着那个瘦削的老人看了一会,说,你爸爸要是还在,一定会趁着天气好,压一床子红薯饸饹,把你们兄妹叫到一起,热热闹闹吃...

    雨萧 发表于 2022-03-06
  • 梦里故乡

    我思恋故乡的小河,还有河边吱吱唱歌的水磨我思恋故乡的炊烟,还有小路上赶集的牛车多少次,这首《那就是我》带我回到梦里故乡。 蓦然回首,离开故乡已四十余年。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尊卑贵贱,故乡始终都在心间。儿时妈妈的声声呼唤,依然回响在耳畔,历经世...

    蒋浩辉 发表于 2022-03-05
  • 我们是在一次次出逃和碰壁后才明白,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影响将伴随一生,那些美好力和破坏力,会以不同的面貌一次次出现在生活里,丢给我们去接受,最终我们是否与原生家庭和解,将决定我们是否能真正直面自己,从而获得幸福与安宁。题记 在我的印象中,那是...

    罗一 发表于 2022-03-03
  • 遥远的鱼

    清晨,路遇一鱼贩,便问:哪的鱼?答:东沟。遂买了条,鱼不大,也不贵,一斤左右,十元钱。兴致勃勃拎回家,收拾洗净,佐以葱、姜、蒜等,慢炖入口方知上当,鱼还是鱼,缺的是那种遥远的味道。 吃鱼是个人嗜好,盖因本人生于水乡,得地利之便,于是童年的所...

    郭军 发表于 202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