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草原深处的笑声

    很久没去祝桑乡了。周末,我和几个轮休的同事一起去祝桑乡回访帮扶过的贫困户,其实称其为贫困户已不合适,因为他们都在去年集体脱贫了。我们像以往帮扶时那样,说去走亲戚,才最为恰当。 祝桑乡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境内。汽车爬上3800米高的黑石...

    唐均 发表于 2022-09-22
  • 绣光阴

    书非借不能读也。秉持这样的态度,混迹于图书馆多年。借来还去,无形的力在后面催着赶着,慌慌的,书读起来也就不免潦潦草草,走马观花,错过了很多精彩。回顾读过的书,就像回顾走过的人生一样,一幅绣品展现在眼前,粗枝大叶的针脚,乱乱的,没有主题,没...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09-16
  • 母亲的腊味饭

    每到腊月,母亲就从乡下过来,给城里的我们做腊味饭。母亲做的腊味饭有腊肉煲仔饭、蒜香腊肠、风味腊鱼和雪腊菜,这些都是母亲对儿女的呵护和疼爱。 小雪时节,天气变得干燥,这时母亲在乡下就开始做腊肉、腊肠等腊味,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母亲买了五花肉,...

    刘云燕 发表于 2022-09-15
  • 阿妈的守望

    经轮声声,袅袅绕绕,飘过午后慵懒的时光,洒落人间的音符轻轻敲击耳膜,一声声,一声声回响耳畔的清脆也是生活的清幽,在空寂中婉转、在空灵中婉约,阿妈转动经轮,那是生命累积的岁月,日复一日,从一个圆满转向另一个圆满。 经轮声声,风风韵韵,那是心灵...

    周晓宏 发表于 2022-09-14
  • 风筝有约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老是飘起一尾风筝,它于夜深人静之际,飞越湖面,飞越楼市森林,在眼前游曳。 筝绳系于去年的春天,桐花如雪。一群文友相聚在湖畔的渔港,赏湖景,看桐花,相见甚欢。那一树如蘑菇云爆炸的桐花,那一团如白雾蒸腾的桐花,震得文友一惊一...

    疏泽民 发表于 2022-09-10
  • 用真心和热情与这个世界“交手”

    花还是种子的时候,会在黑暗的地底挣扎很久很久。 没人看见它,它也不知离地面还有多远的距离。只是一直鼓起勇气向上,直到破土而出,冒出小小的嫩芽。 毛毛虫在蜕变成蝴蝶之前,要先变成一颗并不美丽的蛹。 它在寂静的光阴里缓慢而决绝地将自己破碎、重组。...

    予萱、墨蓝的雪 发表于 2022-09-06
  • 枫树下的木屋

    昨夜又下雪了,枫树下的木楼屋顶早已裹满了一层厚厚的雪。 山村的清晨十分宁静,在三两声清脆的咯吱声里,我使劲地推开木门,调皮地站上门槛,抬头向四周望去,只见深深浅浅的田地、弯弯曲曲的山路、大大小小的树枝、高高低低的山头,全都白茫茫一片了,就连...

    周重新 发表于 2022-08-31
  • 困在时间里的老房子

    央视主持人朱迅陪同作家冯骥才去看他在天津老城曾经住过的老房子。老房子在一所百年四合院内,宛如绿色瀑布的紫藤萝爬满古色古香的小院,冯骥才深情地望着换了主人的小院,眼里泪光莹莹。冯骥才偶尔也搀扶着已105岁的老母亲去看看老院落,那是老母亲最适合怀...

    李晓 发表于 2022-08-25
  • 忙忙碌碌的腊月

    我的老家在一个并不起眼的河川里,村子背靠大兴安岭,村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村与村之间约有一二公里的距离,附近村子的狗吠鸡鸣都听得一清二楚,就连早晨的炊烟也常混合在一起,如同一大片淡蓝色的薄纱,覆盖在整个河川。那是一个半农半牧的地方,从春...

    沈保才 发表于 2022-08-21
  • 江边童年

    我生于滨江小城紫阳,对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儿时的住所便在汉江岸边,那可是个看江景的好地界。小时候,每一个醒来的清晨都像是大自然赐予的礼物,推开窗户,就能看到那碧青的江水犹如灵动的玉带一样蜿蜒流淌。 江面云蒸霞蔚,隐约中的几页扁舟,是勤劳渔民...

    任雪姣 发表于 2022-08-18
  • 冬天里的温暖

    小时候,在我的老家河南,冬天是十分冷的。冷到何种程度,我们这些小孩子也说不太清楚。大抵是因为那时乡村的天气预报渠道单一只有在挂在堂屋门后头的喇叭匣子里,偶尔能听到因线路接触不良传来的吱吱啦啦、断断续续的天气预报声。主要是,我知道,冬天还没...

    常树辉 发表于 2022-08-15
  • 生日礼物

    每当大雪纷飞的冬季来临,我便想起了我的生日。生日里最难忘的既不是美味的蛋糕,也不是山珍海味的大餐,而是两颗普普通通的煮鸡蛋。 我家住在偏僻的大山上,那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过生日最好的礼物就是煮两颗鸡蛋。记忆里母亲整日操持家务,繁忙琐碎的生活...

    张西武 发表于 2022-08-06
  • 温暖的记忆

    在我们豫西山村,一说到冬至,人们马上就会想起饺子。冬至吃饺子是雷打不动的风俗,有一年的冬至,却让我刻骨铭心。 那一年,我大约五六岁光景,还没上学,早饭后就和小伙伴去村头打麦场滑雪了。回家时,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又冷又饿的我急得哭了起来。这时...

    杨会安 发表于 2022-08-02
  • 村子里的她们

    破败的村庄,整座院子,就住着李伯伯,还有一只狗。那些泥巴墙,和着砖瓦石头,已倒踏在地上,任凭雨水冲刷成更细小的块状,那一段段木桩,在地上,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一场雨水的箭矢,打湿着厚厚的尘埃,一年又一年堆积起的历史,在雨水中,把过去的庭院洗...

    蒋林果 发表于 2022-08-01
  • 小蓝

    一直不知道它的学名,总是蝴蝶花、蝴蝶花的叫了多年。直到有一天,知道鸢尾花有个别名就叫蓝蝴蝶。 蓝紫色的花瓣,上有斑纹,有触须,微风过处,似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鸢字和鸟有关,说它是抖翅欲飞的鸟儿,也不算夸张。 暮春的向晚,香樟小道旁,鹧鸪的阵...

    臧玉华 发表于 2022-07-31
  • 夹竹桃

    奇卉来异境,粲粲敷红英。芳姿受命独,奚假桃竹名。昔来此花前,时闻步屧声。今日花自好,兹人已远行。无与共幽赏,长年锁空庭。昨来一启户,叹息泪纵横。近读归有光的《东房夹竹桃花》,我不禁怀念起厕所前的两棵夹竹桃来。 这两棵夹竹桃是父亲从金寺山林场...

    章中林 发表于 2022-07-31
  • 听水图

    每次在城市里的写字楼,看着远处的河流,我都会进入沉思,一种类似于冥想的寂静状态。仿佛玻璃和钢铁铸就的摩天大楼,就是一片原始森林,我的呼吸暂时停止,时间和光线开始隐没,只有河流在平静地流淌。 我喜欢骑着单车,或者徒步,在成都的街头穿梭往来,寻...

    周语 发表于 2022-07-29
  • 乡村记忆

    那个叫中寨的乡村,总在不经意间潜入我的思绪,荡起一圈圈甜美的回想。 有关中寨的记忆,始于2006年7月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源于一份把我下派到中寨乡任党委副书记的任职文件。7月的乌蒙山,太阳总是热情得让人汗流浃背。由于前些天的一场特大暴雨,为我送行...

    万吉星 发表于 2022-07-27
  • 旧衣里的暖

    对旧衣,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那是年少岁月的旧迹,也是对现实生活的最初理解、接纳与感恩,是值得一辈子珍惜和回味的善意。 我很幸运,在家中排行第二。当然,兄妹四人之中,哥哥是长子,也是父母心里的重中之重。俗话说,爷娘疼的是顺世儿,哥哥天生性情温...

    沾涵 发表于 2022-07-19
  • 母亲的菜园

    一 这个是青菜,这个是小包菜,这个是四叶菜母亲站在菜地里,一一给我介绍菜名,多少有些自豪的样子。我怕记不住,拿了个小本子,一笔一画地记了下来。记下来也不好使,总有两三样长相酷似的菜分不清楚。 一个多月前,我从外地回老家看母亲。外地不近,离家...

    阿若 发表于 2022-07-17
  • 雪岩顶上李子红

    远山层层叠叠,村社或隐或现,道路弯弯曲曲,路旁村民笑颜如山花烂漫一路走,一路看,哪里还有贫穷的踪影? 恩施州建始县茅田乡雪岩顶村,这个曾经有名的贫困村。来自长航的扶贫工作队常年住在山上。白云生处,貌似浪漫多过辛酸。那些大城市生活惯了的队员,...

    刘玉宝 发表于 2022-07-15
  • 花儿悄悄开

    天性爱花,定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 不过,父亲在世时,还真没养过名花。如果非要说像点样的品种,那就属大丽花了,也有人叫它天竺牡丹。不过那时父亲告诉我说,它叫细粉莲。 便一直叫它细粉莲,那时没有电脑,更不知百度。 那时,它是父亲那个大花坛里的花魁...

    鲁雅君 发表于 2022-07-12
  • 红苕糖

    红苕,又名红薯、蕃苕,大江南北皆种植的农作物,一种入土即活、非常好养活的庄稼。 寒露节气一过,为了栽种胡豆、麦子,农人早出晚归地挖红苕腾地。红苕长在苕藤根部的浅土层中,如若是沙地,用手一扯,胖乎乎的红苕便顺手而出。 小时候,跟随母亲去坡地里...

    陈德琴 发表于 2022-07-03
  • 祖母的火炉

    祖母畏寒,我家火炉的肚子一年到头都是胀鼓鼓的,左邻右舍就属我家的火炉最能吃。打我记事起,火炉天一亮就被点燃了,一整天都睁着眼睛,唱着歌儿,夏天也是如此,和祖母的作息高度统一,祖母起床,炉火旺,祖母睡觉,炉火闭眼。于祖母,火炉是她温暖的守护...

    魏坤和 发表于 2022-06-30
  • 母亲

    怀念母亲之一我的母亲 最近,总有一种思念徘徊于心,不知什么时候内心就涌出一股浓烈的思母情节。 其实,早已过了清明,又过了平常祭拜的时间,还避开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产生了去母亲坟前坐坐的想法。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非常平淡的日子,一个人独自开车,...

    东山峰人 发表于 2022-06-28
  • 母亲的味道

    世间有一种冷,叫母亲觉得你冷;世间有一种小,叫母亲觉得你还小;世间更有一种流恋,那就是母亲的味道。无论你身在何方,离家多远,只要嗅到母亲的那一抹醇香,那何处都会有家的味道。 去外县工作的这些年,嘴馋贪吃时,还真没少念叨母亲的拿手好饭。南瓜盖...

    李芙蓉 发表于 2022-06-27
  • 家乡年味浓

    卖甜酒、小汤圆喽!吆喝声由远而近,薄暮时分一辆小三轮车匆匆穿过街口,向小巷深处驰去。如今过年,很少有人在家里酿米酒,图省事,想吃的时候,看见卖米酒的来了买一点,清早起来吃甜酒打鸡蛋,或者甜酒下汤圆,也还是满有滋味的,甜甜的米酒温暖了寒冷的...

    李春生 发表于 2022-06-24
  • 吾家最爱是豆腐

    忙了一上午,到了午餐的时间,拿出热气腾腾的饭菜,办公室里顿时飘出一股川味佳肴的香味。这是妻子早上赶着炒出来的鸡扒豆腐,入味的碎豆腐中混杂着肉末,麻辣鲜香的滋味真是百吃不厌。 豆腐是我们全家的最爱。母亲隔一两周就要做一次鱼头豆腐汤,用拉到家门...

    史俊 发表于 2022-06-23
  • 毕业季:愿此去繁花似锦,再相逢依然如故

    六月,是夏季正当时,也是青春散场,毕业在即。 毕业季,向夏风许愿,在山海相见。愿此去繁花似锦,再相逢依然如故。 致老师:师恩难忘,师情永存 曾经,青春期的我们,有太多叛逆、太多迷茫、太多的不情愿。 那时,总觉得老师太过严厉,偶尔的和蔼,也只是...

    茶诗花 发表于 2022-06-23
  • 年少岁月里的夏天

    夏天、暑假,是孩子们编织梦想的美好时光。因为当着教师,所以每个夏天都有暑假。又因为已经上了年纪,所以尤其容易怀旧。当梦幻般美丽迷人的夏天到来的时候,我时常会回想四十多年前自己儿时的暑假,回味儿时夏天里的种种生活情趣 在我的记忆中,从小学四年...

    轻风流水程维 发表于 202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