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香水记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会迷恋一些表象的东西,譬如,谈恋爱时,容易以貌取人,女孩子总是更中意帅帅的俊美男孩,而忽略实则更重要的内在;对于自身也是如此,在追求外表的美丽上不惜下本钱下功夫,而对于修炼内在素养却是怕吃苦缺耐心。 我年轻的时候,亦不能免...

    吴金兰 发表于 2023-01-25
  • 瓦浪下的家雀儿

    在故乡,遇到个雨天,一定是件开心事。一是可以欣赏细雨纷纷,还有透过窗子看到各色花花绿绿的雨伞;另一是可以看到鱼鳞瓦下,那或振翅或探头的家雀儿。 还是北京人说话好听,在北京人的口中,雀不读[ qu ],而是读[qiǎo]。读起来,仿佛有我家有巧儿的意思...

    李丹崖 发表于 2023-01-19
  • 风中的芭茅

    我一直看着那些倔强的芭茅草,在风中,在漫山遍野的孤独里。每一簇都直直挺立,向着天和无数往来无穷的季节。 芭茅,酷似芦苇。只是芦苇是那么美丽的意象,静立水边,站成了一个低眉含羞的女子。在水一方的温柔,从《诗经》的字里行间缓缓流淌了千年。似乎与...

    张昕 发表于 2023-01-19
  • 刷出来的快乐

    每次去超市购物,我都会在洗化区流连一段时间,目视各种品牌的牙膏,注重牙膏的配方和功效,针对全家的需求,选择适合自家的那一款。 刷牙是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一环,讲究个人卫生离不开早晚刷牙。 小时候,在乡村生活的那些年,我还没养成刷牙的习惯。清苦的...

    陈裕 发表于 2022-12-14
  • 家在心中

    或许是因为只有十几岁就入伍离开家的缘由,数十年了,在我心中,家一直是一个亲切又遥远,充满眷恋却又回不去的地方。是我心中最隽永的山峦,也是天底下最温暖的地方。 我的家乡是鄂北山区大悟,也是革命老区,我从小就受到红色文化的熏陶和洗礼。穿上军装时...

    胡鹏 发表于 2022-12-01
  • 灯火阑珊,却是红尘牵挂

    我在外地上班,时常深夜才回到家。 今夜,我又像往常一样,一个人走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柏油路上,心中颇有几分凄寒。长街空旷,车辆和行人稀少。偶有车辆从身边飞驰而过,带来一股更深的凉意。 远处建筑工地渣土车趁着夜色在不停地工作,声音增加了夜的魑魅...

    九满 发表于 2022-12-01
  • 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藕池河东岸的一个小乡村度过的。 小时候家里穷,穿打着补丁的衣裳,喝照得见人影的稀饭,每日里却活得快快乐乐的。 春天,水稻插完了,大人收住了腿,我们却忙开了。趁着夜色提着马灯在田埂边、小沟里寻找黄鳝。夜色笼罩着整个大地,万籁俱静,...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5
  • 温暖的火塘

    火塘于冬天俨然标配,天寒地冻怎能少得了火塘呢? 家乡的火塘极其简陋,一块大石头上挖两三个孔放置铁锅、鼎罐,下面用石头或砖头支撑,即成为火塘;火塘旁边的空地堆柴,称其为柴旮旯。我们喜欢将树枝、木棒、树格篼等称为好柴,因为此类柴禾燃烧时间长、发...

    陈德琴 发表于 2022-11-24
  • 梦回老街

    相对而言,我对古旧的东西比较深情一些,比如旧瓷,比如古桥,比如陈年的往事和物件;更比如生命历程中曾走过的那些长短不同、大小有别、各具人文的老街等等。 在华丽、堂皇的现代都市中,如果真要寻一处苍凉、丰饶而有质感的地方,那就是老街。 老街有多老...

    巴山 发表于 2022-11-24
  • 慢生活,慢光阴

    不知是哪一天,也不知是在哪一年,生物钟不像以前那样准了,节奏也慢了许多,姿态也是收的,像暮色轻笼之下的睡莲,一瓣一瓣地收回盛开的花瓣;无谓的期盼渐渐地少了,更在意过好每一个今天,哪怕素色,哪怕无惊无险。 生活的内容里,新意渐少,慢慢地将柴米...

    九满 发表于 2022-11-20
  • 从容看人间,安静做自我

    我喜欢安静。 一个人,安静地走着,安静地看着,安静地听着,安静地想着。听不到路人说话的声音,听不到汽车的鸣叫,在安静中涤掉心中的躁,于安静中觅得闲适安逸,让我接近最本真的自己。 不愿意再走下去,静静地溪边一坐,看粼粼波光,听渔舟唱晚,观鱼游...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7
  • 燕子、故乡与父母

    当房前屋后的树枝冒出几多芽头的时候,燕子便踏着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韵律,跨越万水千山,掠过无数城市的高楼大厦,迫不及待地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并蒂花开在河边戏水,无忧无虑地洗涤南归旅途的风尘,重拾起回到故乡的那种安全舒适的感觉。 随后,燕子带着春...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6
  • 平凡的世界里,平凡的去生活

    最近看了路遥写的一本书《平凡的世界》,让人陷入了一种沉思:我们的世界是平凡的,我们的生活是平凡的,我们的人生也很平凡,平凡之人如何平凡的去生活? 光阴潜行,花落无声,一季一季的到来,又一季一季地离去。所谓四季人生,也就是春生,夏长,秋收,冬...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2-11-10
  • 相见不如怀念

    说实话,吴映辉不是那种天生丽质,千娇百媚,让人一见倾心的女生。个子矮小,姿色平平,初看起来似乎还有点丑,不过,吴映辉学习成绩好、有气质、有涵养。她也好像不在乎自己容貌似的,爱说爱笑,活泼开朗,风趣俏皮,时间长了,就会慢慢品味出她的美来。人...

    九满 发表于 2022-11-10
  • 故乡的炊烟

    许多年前,在故乡的每一座瓦房或茅草房的前边,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 站在防洪堤上,将目光凝聚在我的村庄,就会看到几十根甚至上百根烟囱里冒出来的青烟,这样的景象,比任何一幅山水风景画都壮观十倍。 那时候,故乡的土地上长满了庄稼,有水稻、棉花、油...

    九满 发表于 2022-11-08
  • 不负“雪缘”

    与雪有缘,似乎是我们冥冥中注定的。 自懂事起,我和弟弟就知道了雪:洁白,飘飘洒洒的为雪花,落地后堆积而成的是茫茫雪世界,消融后就是雪水,此乃冬天特有的天气现象和迷人的景观。 这是父亲告诉我们的雪的常识,他说得很认真,希望我们好好看、赏、玩雪...

    何龙飞 发表于 2022-11-05
  • 美而不自知

    美到无邪,是美,却不自知。 一两岁的孩童美,咿呀咿呀,露出雪白的乳牙。人见人爱,他们懵懂不知。他们玩,笑,找人说话,人家也不懂。人家不懂他们也不管,依旧乐着或哭着。他们干净美好如天地之初。 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是美好的,不知道自己是宝贝。他...

    许冬林 发表于 2022-11-02
  • 一只绒线团

    母亲的针线筐里放着一只绒线团,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是粉嘟嘟的鸭蛋绿,母亲给我织线衫剩下的。剩下的绒线团依旧光明洁净,傍依在针线筐里,含羞待放。还记得那一回,母亲坐在门边做针线活,我蹲在针线筐边无所事事只好掰脚趾头,数来数去还是十个。那是初...

    许冬林 发表于 2022-11-02
  • 茶米时光

    一段湿滑、犬牙齿互的青苔小径,错薪掩道,如儿时掰折的山芋藤条手链悬挂在山腰。清明后,一场山雨渐息,厌浥行露,早起的行人,扶荆拨棘,花色凉鞋已被路旁牵衣扯缕的野草打湿,凉彻脚心。云雾盘绕在黄泥湾的山头,滑落一角,晨曦便微露而出。 背起小竹篓,...

    王光龙 发表于 2022-11-02
  • 你从不说

    小时候,你像园子里那棵杏树,一直默默撑起一方阴凉,也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你总是温暖地笑,总是把最甜美的留给我们,从不说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你从不说,只把那一切还原成我们眼中心底的美好,任流年匆匆,想起你,我们就不会沧桑苍凉。 每一次回想成长...

    包利民 发表于 2022-10-27
  • 灯光里的妈妈

    记得很小的时候,农村没电,家里点的都是煤油灯。晚上,哥哥趴在小炕桌上做功课,妈妈坐在炕头上,哧溜哧溜地纳鞋底。煤油灯的光线很暗,为了省油,妈妈还把灯芯剪得很短,那点昏黄如豆的灯光,只够哥哥一个人享用,妈妈借着那点弱弱的光线,把鞋底子一次次...

    于菊花 发表于 2022-10-23
  • 院中风景

    我在白山工作生活的院落,坐落在星泰桥东,浑江南岸,150米长,90米宽。我越来越喜欢这座院落,因为这里有都市里少有的别样风景,如诗如画。 大葡萄藤 院子里有棵大葡萄藤,听老同志讲,是1988年栽种的。葡萄藤向南北方向延伸,有20多米长,结的葡萄粒比山葡...

    赵连伟 发表于 2022-10-13
  • 母亲的元宵

    每年元宵节前,是娘最忙碌的时候,她又要精挑细选地备料,忙忙碌碌地做汤圆了。 娘做汤圆备料极为细致,先是把糯米一遍遍淘洗,而后浸泡在水盆里,一粒粒膨胀得又白又胖,然后按照水和米的适当比例,倒入石磨打浆。随着磨盘转动,白色的米浆便从石磨的缝隙间...

    魏益君 发表于 2022-10-12
  • 中秋夜月

    是夜,当我洗尽一天疲惫,走向阳台,便见一轮皎洁圆月挂在苍穹。初秋的风,穿楼越野而来,带着丝丝凉意,轻抚脸颊,我享受着这月光的洗礼。 如水的月光倾泻万物之上,清光融融,浸透大地。远处的树影、原野淡如青烟,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晕。万籁寂静,城...

    田克华 发表于 2022-10-08
  • 母亲的年节

    假期对我的概念是:我的充电器从来没闲过。 林帝浣 绘 我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如今的小朋友盼望的是过年好好玩耍,而我那会儿盼望的则是过年可以放开了吃喝,还能穿新衣裳。 记忆中,一进入腊月,母亲便开始筹划过年吃什么。什么时候杀年猪,蒸不蒸年糕,打...

    朱军 发表于 2022-10-05
  • 花拆

    向来喜欢花,也喜欢一个词花拆。花拆,初看不知所指,其实是指花开。张晓风把花蕾初绽谓之花拆,仿佛拆开一份礼物,仿佛猜中一个灯谜。我曾想,这个词用得何其恰当满心的期待、满心的喜悦似乎都要溢出书页来了。 如果将花拟人,那么结蕾时该是蓬头稚子,青涩...

    陈海韵 发表于 2022-10-02
  • 中年如秋

    当黄叶纷飞回归大地,季节已然溢满秋的韵味了。原野虽然变得空旷起来,纷扬的清风却将秋天打扮得多姿多彩。经过春的耕耘、夏的浇灌,层林尽染的秋,尽现硕果累累的丰硕。 走进秋天,万物不再张扬,太阳少了蓬勃的威势,世界却多了一份沉稳和安详。 季节的变...

    巴山 发表于 2022-10-01
  • 草原深处的笑声

    很久没去祝桑乡了。周末,我和几个轮休的同事一起去祝桑乡回访帮扶过的贫困户,其实称其为贫困户已不合适,因为他们都在去年集体脱贫了。我们像以往帮扶时那样,说去走亲戚,才最为恰当。 祝桑乡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境内。汽车爬上3800米高的黑石...

    唐均 发表于 2022-09-22
  • 绣光阴

    书非借不能读也。秉持这样的态度,混迹于图书馆多年。借来还去,无形的力在后面催着赶着,慌慌的,书读起来也就不免潦潦草草,走马观花,错过了很多精彩。回顾读过的书,就像回顾走过的人生一样,一幅绣品展现在眼前,粗枝大叶的针脚,乱乱的,没有主题,没...

    耿艳菊 发表于 2022-09-16
  • 母亲的腊味饭

    每到腊月,母亲就从乡下过来,给城里的我们做腊味饭。母亲做的腊味饭有腊肉煲仔饭、蒜香腊肠、风味腊鱼和雪腊菜,这些都是母亲对儿女的呵护和疼爱。 小雪时节,天气变得干燥,这时母亲在乡下就开始做腊肉、腊肠等腊味,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母亲买了五花肉,...

    刘云燕 发表于 2022-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