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姜黄米

    风烟一晃入仲秋,山野间的谷物一马金黄,顶着穗子的腰杆似乎顶着了千钧重担,被压得弯曲,无法直起。 老农们拿着镰刀,进入谷地,把一穗穗谷子切下,用驴车拉回,在自家窑顶的打谷场上,使唤骡子和驴子拉着碾子,碾碎谷穗,再用簸箕簸出谷秸,留下谷子,再去...

    雨君 发表于 2020-07-10
  • 母亲的菜园

    秋天一到,母亲菜园的篱笆墙告急,关不住满园秋色。 最先探出头的是墙角的红石榴,一片碧绿叶中,一酡酡醉人的红,被风轻轻托着,把一段热火朝天、汗流浃背的岁月,摇曳成一坛芬芳的美酒,醉了行人的脚步。 一个个大冬瓜,拖着丰满性感的绿身子,压弯了母亲...

    吴晓波 发表于 2020-07-09
  • 岁月是一杯清酒,静静地去品酌

    岁月是一杯清酒,静静地去品酌,你会发现,在它的眼中,没有化不开的思念,没有解不开的情愁,没有冲不淡的眷恋,没有抹不去的烦忧。在岁月这杯清酒中,你细细的品酌,在里面,酸甜苦辣辛样样都有,那是人生路上留下来的一幅幅风景,那全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最...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7-08
  • 童年的村庄

    1 这条村子很大。 大到它的名字就叫大村。大到一直到了入学的年龄,我都未能走出村的边界。 浮山岭大概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了。云在山中浮着,山在云中浮着,我看不到它的顶。 浮山岭用它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南下的寒流,抱得村子终年的温暖。 暖和得鞋子没能...

    蔡旭 发表于 2020-07-08
  • 外面下起了雨,一场秋雨一层凉,我正蜷缩着,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着窗外的雨出神。最近老腰酸背痛,希望身体不会有什么事。忽然一对老夫妇蹒跚着走过来,默默在我旁边的座位坐下来。那对老夫妇,静静地坐着,看着进进出出的人。 排在我前面拍片的阿姨跑过来...

    陶晓杏 发表于 2020-07-08
  • 四十,你好

    一步步走近,一点点清晰。四十嫣然而至,悄无声息。 走到了这里,一路颠簸一路风尘,人生的关隘,一生一世的分界岭,于我曾是多么遥不可及。如今坦坦荡荡来到身旁,却半是欣喜半是彷徨,半是慨叹半是担当。什么流光溢彩,什么利禄功名,终究抵不过一抔黄土,...

    樊丽萍 发表于 2020-07-07
  • 坡池

    有人叫它泊池,可我觉得坡池更贴切一些。村子里,高处的雨水顺坡流下来,在低洼开阔处汇聚成一汪不是每个村庄都会有一条河流,但也许,每个村庄都会有这么一汪又一汪的坡池。 坡池就像一个村庄的眼睛,给村庄平添了一抹柔软。 坡池也不是时时都有水,冬季,...

    菊心 发表于 2020-07-06
  • 轻叩柴门

    旧时的村庄,家家户户是柴门简陋得由薄薄的几块木板钉成,左右两扇。 和今人沉重坚硬的防盗门相比,柴门柔软又温情,有客远至,轻叩即开稍稍往上一提,轻轻往外一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像极了一首绵软的歌,把清贫的日子转得悠远漫长。 柴门,由光线、鸟...

    杨崇演 发表于 2020-07-06
  • 春风再度玉门关

    五月的敦煌,是晶莹不染的鸣沙山下那一泓月牙泉,是环佩铿鸣、衣袂飘扬的一窟飞天梦。 秦时明月汉时关。我梦中的敦煌,还有一直氤氲在古诗词中的玉门关。 玉门关,在敦煌市区西北90公里处,一条刚修成没几年的不宽的柏油路通往那里。奔驰在荒无人烟的公路上...

    郁松寒 发表于 2020-07-06
  • 儿时的夏夜

    忽地想起了儿时的夏夜,顿感彼时的光景又悠然回荡在心间了。 五月中,我的故乡已经进入夏天了。在初夏的日子里,依然能感受到空气中的丝丝凉意。于是,儿时,每每晚饭后,天气良好时,我家门前的那块空地就成了乡亲们必然报到的地方了。 凉席铺开,话题亮开...

    剑东 发表于 2020-07-02
  • 我家的“百草园”

    你们家是最适宜人居住的,一位毕业于林学院、在园林部门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学最近这样对我说。老同学的话,引起了我无尽的回忆。 想当初,父亲辛苦了大半辈子,以微薄的薪水,维持全家生活。终于靠多年嘴边积攒下来的一点钱,加上亲友的资助,购下了一座廉价...

    吴大霓 发表于 2020-07-01
  • 孟夏四月 麦粒渐满

    农历四月是夏季的开端。按农历算,四月、五月、六月是夏季,所以四月也称初夏孟夏。在洛阳,四月因为槐花、桐花盛开,小麦成熟,也被叫作槐月桐月和麦月;在南方,因为梅雨季节来临,四月还有梅月等雅称。 每年四月初八,宜阳、栾川等县总是格外热闹,因为这...

    寇玺 发表于 2020-06-30
  • 守得国色分外香

    曲中闻折柳,春色未及看。下午漫步在街头巷尾,花圃里牡丹的枝叶正翠绿地舒展着,可洛阳红、二乔等早开品种已盛装谢幕。和煦的十里春风,吹落了片片花瓣,落英缤纷,彩蝶飞舞,铺就了一地花雨,也写满了洛城人的几许惆怅与无奈。 我伫立在花坛边,脑海里涌出...

    松松 发表于 2020-06-29
  • 一个老北瓜

    星期天上午我有事出门,老爸打电话说他来潞城了我爸来潞城,很少在儿子家吃饭。于是,我取消了和朋友一起吃饭的计划,办完事赶紧回家。偏偏电动车又没电了,我人力配电力使劲蹬着,老爸一遍一遍电话催着。好急人!十二点二十,终于到了!远远的,我看见老爸...

    梅英 发表于 2020-06-28
  • 寒腊即近又迎春

    临近腊月,大哥打电话叫母亲去大同过年。母亲就心急了,每天催我压粉、卖肉炸丸子、烧肉,准备故乡过年准备的那一套老年货。 遂想及幼时,每到大寒节,乡人们就开始忙着除旧布新,准备年货。 那时候人们大都去崞阳或原平城里扯布料。天不亮就起来,吃过饭,...

    雨君 发表于 2020-06-28
  • 腊八粥、腊八蒜,还有我的童年

    腊七、腊八,冻掉下巴。总觉得现在的冬天没有我们这代人童年的时候冷!那时候,真是北风呼啸、滴水成冰!四合院的屋檐下垂着冰柱、烟囱口不时滴下黑色的冰坨;胡同里的路灯被风吹的摇摇欲坠、路面上时常出现片片污水冰面。我们的双手被冻的布满皴(cun)皮,...

    郭再平 发表于 2020-06-28
  • 他从小就沉默寡言,他学习不好,人性又十分老实,少不了有同学玩伴欺负他。但他受了委屈更是一声儿不吭。每天回来,他的脸上身上都带着伤,问他,总是憨憨地一笑,妈妈心疼得总掉泪。 幼小的我气不过,心里暗想要替他报仇。 所以,第二天瞅准那些和他一起玩...

    方元 发表于 2020-06-28
  • 感谢遇见,不负不欠

    这个世界很小,我们就这样遇见。这个世界很大,分开就很难再见。 相信你一定听过这句话。 这世间,万事皆有因果,万物皆有缘由。 人与人之间的遇见,有着必然,也带着偶然。 人与人的离别,有情理之中,也有意料之外。 他们有的陪伴你一程,匆匆离去,有的始...

    北叔 发表于 2020-06-26
  • 春天近了

    不知从何时起,对过年没有了儿时的喜悦,取代的是一种对时光流逝的感叹,对往事的咀嚼与感悟。我有一本相册,每逢过年,都要添上几页,那里就深藏着一些遥远的记忆。 这是一张已泛黄的黑白照片。一位老人,戴着老花镜,坐在小火炉旁,正低头往树枝上镶嵌梅花...

    郭德诚 发表于 2020-06-25
  • 小山的风格

    早听说县城南部有座小山,可惜我以前没去过。上周六,我参加了一个社会团体的活动,才有幸到山上一游。 进入山区,先看到的是石头山,无树无草,不高不险,山沟无水,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横陈其中。耐着性子往里走,绕过几个山头,才看到有树的山,山沟里也有...

    赵利勤 发表于 2020-06-20
  • 心有千千竹

    生与竹同,意与竹通。自小生活在竹林中的我,总是对竹怀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仿佛心灵深处生有千千竹。 故乡老屋后有一片毛竹林,青翠欲滴,如诗如画。自幼,我就常听乡里的老人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当地人在房前屋后种上一些竹子,不仅可以美化环境,...

    朱文杰 发表于 2020-06-17
  • 故乡的救济粮

    在故乡,救济粮又叫救命粮,是火棘的乳名,就像大二佬二华华是我的乳名一样。乳名常常能唤起人的情感回归,一想起救济粮这个名字,我就感觉到了故乡的心跳,感受到了故乡的味道,那心跳和味道虽说遥远,却挥之不去,因为我和千千万万个曾经历过漫长饥饿岁月...

    茶乡组织(向卫华) 发表于 2020-06-16
  • 父亲的小农场

    父亲的小农场,在绿树环抱的小山岭中,其为一片风光秀丽之地,是一处小型的农家乐园。 小农场,春回,林木葱茏,泉清云香,山鸟竞歌;冬至,绿林依旧,野鼠出没,原鸡寻食。 那时,父亲用一个月时间,搭起一间茅草屋。草屋中间两隔,北侧为卧室,屋间搭有两...

    胡天曙 发表于 2020-06-13
  • 打个盹儿

    春困,是需要打盹儿的。我在春天的中午恹恹欲睡,这时候从远处传来庞大的声响,这种声响似铁锤敲打一只空铁桶,或者一大块洋铁皮,显得空旷而岑寂。 有时,声响并不那么刺耳、让人生嫌,反而有某种催眠作用,从河对岸的一个旧仓库里传出,敲几下,停顿一会儿...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6-12
  • 愿你,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

    1 你有没有那样的时刻,觉得工作有点辛苦,生活有点无趣?早上永远是被闹钟叫醒,上班永远都是发邮件、打电话、参加会议,回家永远都是刷手机、看剧、打游戏。这样程式化的生活,你过了多久了? 你可能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太枯燥乏味,你可能也想要换一种全新的...

    宋清辞 发表于 2020-06-10
  • 睡前不想事,醒来不记事

    1 这一年里,因为宝宝的到来,让我这个习惯了按自己节奏生活的人,一下子坠入黑白颠倒的慌乱之中。我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一言不合就开怼,见不得身边人不按自己的意愿来,无端伤心落泪,光是每天听着宝宝的哭声就能彻底崩溃。 在外人眼里,我依然是那个每天...

    小鱼叔 发表于 2020-06-10
  • 有一种家风,叫遇事不责备

    1 前些天,看到一条新闻。有一对夫妻开车回老家,妻子是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开车,老公几次指责,后来干脆就让她停车换自己来开。妻子顿时觉得很委屈,执意要开,于是两人便吵了起来。最后,妻子无助地坐在车中哭,而她的丈夫下了车在高速路上暴走。 分明就是...

    两忘机 发表于 2020-06-10
  • 童年的夏天

    儿子今年5岁,放暑假想让我把他送回老家。我问他为什么要回去,他说回老家可以逮知了、养小兔子。他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 我的家在农村,屋子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园子里树木参天,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来,照在大树下到处长满的不知名的小花...

    张瑞生 发表于 2020-06-08
  • 遥远的篦子

    很久没有见到梳头用的篦子了,突然很怀念篦子。在我们老家农村,根据篦子的功能共分为两种:一种是传统意义上的梳头工具,另一种是用来蒸馒头用的工具。蒸馒头用的箅子,主要是用竹子或高粱秆做成平铺的底架,其下面放置锅梁子,上面放置笼布。关于蒸馒头用...

    吴万夫 发表于 2020-06-07
  • 够得着的幸福才是你的幸福

    现实的生活中,我们经常会看见这种现象,一些人总觉得那些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总觉得那些够不着的东西才是最想要的。在这种错误的左右下,这种人往往生活的很累,他们总是在不停地仰望,不停地寻找,仰望那些看似离自己很近,但实际上却是非常遥远,难...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20-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