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感悟文章等。

  • 借米

    我不知多少人借过米,反正我是借过的。那是快30年前的事了,我10岁左右吧,也许不到10岁,记不太清了,但借米的那种感觉,刻骨铭心。 那时可真穷。刚过了年,家中就青黄不接了,年成不好时甚至连过年米也要借。家中是有田的,而且父母总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

    王月冰 发表于 2016-02-27
  • 过年之思乡

    今年炒红了凤凰男的返乡报告这一话题,他们衣锦还乡,却不惜渲染农村落后愚昧的糟糕情况,让人读了愤懑不已,舆论多嘲讽那是贱人多矫情,甚至说自揭其短,是典型的数典忘祖。以前我也写过寒假或暑假的返乡报告之类的东西,自然认为这绝非凤凰男的矫揉造作,...

    奔走的小星星 发表于 2016-02-25
  • 花灯掩映的童年

    似乎一切美好的记忆,都集中在童年,确如冰心所说,童年是真中的梦,梦中的真,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上世纪七十年代,生在农村,没有幼儿园、学前班可上,大人们忙于出工无暇顾及,学龄前的孩子处于一种原生态的放养状态。村里每个小孩,都对过年有强烈的渴...

    杜学峰 发表于 2016-02-24
  • 放风筝

    昨天下午,从老家回来后,妻子去给一个朋友帮忙卖鞭炮,而我和儿子回到家里拿上风筝直接就去了广场,准备放风筝。虽然天气不是很温暖,但广场上的人还是非常多的,放风筝的人(主要还是大人陪着孩子)也不少,看来孩子们是幸福的,在这休闲的时间尽情享受最...

    舍得 发表于 2016-02-23
  • 正月天

    读书累了,她就提着一个蓝子往菜园去。 她喜欢这个篮子。婆婆嫌它碍眼,一次次把它扔进地下室里,她又一次次把它翻出来。这是公公生前用那种白色的硬包装带编的,圆口方底,虽谈不上什么精美,但她偏爱一些不值什么的小物什,如一朵枯椿丫花,一片干木莲果,...

    玉门 发表于 2016-02-22
  • 幸福树

    年前,为了给客厅增添一点绿意,烘托一下新年的气氛,我用稿费购买了几株绿色的植物,其中就有一颗幸福树。 幸福树,许是我孤陋寡闻的缘故,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树。在花卉市场逛时,我就被这株高大且充满绿意的树给迷住了,真是颗好树,这么高,很难得,要...

    作家叶子 发表于 2016-02-21
  • 纸窗记忆

    冬天里,我居住的小城时常起风,疯狂的大风给明净的玻璃窗上留下斑斑污迹。妻子说:快擦擦窗户吧。我也勤快起来,用废报纸擦窗户,擦着擦着,我就想起老家老屋的纸窗来。 小时候,在我的老家,全村百余户人家,青一色的土房,纸糊窗。窗户是木制很规则的长方...

    南星 发表于 2016-02-19
  • 我爱老照片与温暖的青春

    上世纪的黑白照片,不记得是哪年拍的,不是九十年代初就是八十年代末。现在翻看,感觉土得掉碴,当时这样的打扮很平常,很普通,虽然离时髦差几个档次。你看我的围巾有个边都起毛了,围着它不觉得穷酸,更没有掉价的想法。 为什么我会照这样一张照片呢,是一...

    春在拂晓 发表于 2016-02-18
  • 樱桃滋味

    25岁,不知不觉到了这个尴尬的年纪,没有太多的存款,也没有房子、车子,孑然一身出入社会,颇有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味道,相对于善于追逐爱情的猎手来说,后知后觉的他总是会在行动上的慢上那么半拍,不过这并不耽误他追求幸福的脚步。 青涩的果子 爱情...

    Saber 发表于 2016-02-15
  • 风吻青山

    醉心繁华,必定守于都市;品味季节,则须驻足乡野。我和长白山有缘,每年的春天,我都要在长白山里,生活一段时间。长白山的春天,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春天。 我家所在的长白山地域,每年都是在刮过浩荡的春风之后,才会像一个熟睡的孩子一样,慢慢的醒来。沉睡...

    桑如彩虹 发表于 2016-02-05
  • 渴望一双新布鞋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过年能穿一双白边黑灯芯绒面子的千层底布暖鞋,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大人望插田,小孩望过年,这是当时人们经常说的话。大人们希望春耕大生产,丰衣足食;小孩子盼望过年可以买新衣服,穿新鞋,走亲戚。我记忆里的年味儿,则...

    徐赟 发表于 2016-02-04
  • 腊月

    进入农历腊月,天寒地冻,天晴的时候晒晒被子、拾些柴火是可以的,若是下了雪,那就真要闲下来了。男人们相约去下棋,常常忘了吃饭的时间,非要妻子派孩子催喊几次才肯散...

    杜永利 发表于 2016-02-04
  • 从前走亲戚

    从前,走亲戚,是靠双腿走的,连骑自行车都不多见。拖儿带女,不宜远路的人家,会备一辆排子车,车上铺花褥子;穿花衣服的一窝小孩儿,坐车上,脚丫埋在褥子里,由他们的爹,拉着,缓缓行走在乡野的土路上。 大正月,北方的田野里,常见到这样的一幕幕。 遇...

    米丽宏 发表于 2016-02-02
  • 心路

    她和外婆无缘见面。 个儿高挑,大眼睛,脸秀气,外婆是个朴实的俊俏山姑。这些是母亲说给她听的。对于她,外婆,是那张记忆里发黄的照片。 小时候叛逆的她,总是不听话,脾气倔强,现在想想她都觉得自己幼稚至极。每次和母亲犟嘴的时候,母亲总会说起:那一...

    静若芸 发表于 2016-02-01
  • 为你守候天气预报的人

    七点半,我准时坐到电视机前守候着,等天气预报开播。 自从今年儿子考入一所寄宿中学读书以后,我便养成了每天听天气预报的习惯。今年冬天气候变化无常,听天气预报更成了我雷打不动的事,如一遇到天气突变就马上通知儿子。这不,预报说寒流今夜入侵,明天将...

    小敏 发表于 2016-01-28
  •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离开,仿佛永远。 长满荒草的院落,布满灰尘的窗格,红色老旧的土砖围墙,已不见当年那口井,已消失儿时那片菜园,渐渐远去的农家炊烟,渐渐淡去的夏日蝉声站在院外那棵曾伴我左右,给我儿时香甜杏果的老树旁,望向远处山头依然奔流的黄河,思绪,如流水般不...

    IBOTT 发表于 2016-01-26
  • 杏花雨

    杏花雨,肯定是指杏花开放的春天,细雨落在杏花上,也落在人们的衣襟发际。但我说,纷纷扬扬的杏花如雨落下,这美丽的姿态,不也能称作杏花雨吗? 我们兄妹四人回老家的那天,正是杏花飘落的时候,父亲站在后园的杏树下,那如雪的花瓣,洒了父亲一身。大妹脱...

    刘绍义 发表于 2016-01-23
  • 冬安

    冬,没有了春的妩媚,夏的浮躁,秋的沉重,只剩下褪尽浮华,删繁就简的清凉。到了一定年龄的女子,很自然便会喜欢冬天了。 读到一则故事,说从前有个人,每年的冬天,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常出现相同的场景:很多人被关在一个黑房子里,房门上了一把生锈...

    山有嘉卉 发表于 2016-01-22
  • 腊月

    寒冬,不仅是土地和作物休息的时间,也是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回到家中,用和家人团聚犒劳自己的季节。腊月,数以亿计的中国人,从工作地踏上回家的旅程。他们带上简单的家当,借助一切交通工具,横跨千里,归心似箭,为的是一顿象征着团圆的年夜饭。这是农业文...

    李春生 发表于 2016-01-21
  • 不能忘却的岁月

    临窗而立,除了城市里鳞次栉比的高楼外,一切都显得那么单调,偶尔有别家窗台上几盆花草的绿色温暖了我的视线。 走出故乡,这是我一直想要的结果,某一天,我壮起胆子翻过了山的脊梁,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城市的高楼在我的眼前是那么的远而高大,失落的我四...

    汪保生 发表于 2016-01-20
  • 西藏---擦肩而过的距离

    我们不懂得纯洁的世界里单纯的灵魂是怎样的安宁,所以我们不明白藏人匍匐在地上,一步步向心中的圣地叩首时,内心是怎样的充实与喜悦 我想我与西藏的距离,用擦肩而过来形容应该最为恰当。在没有到达西藏的时候,我曾无数次梦想过西藏,也无数次在心中勾勒过...

    碑林路人 发表于 2016-01-19
  • 腊八蒜中滋味长

    在我的家乡,有腌腊八蒜的习俗。每年的腊八这天,家家户户都要准备醋和大蒜,腌腊八蒜。等到除夕晚上吃饺子,就可以把腌好的腊八蒜端上餐桌,饺子就着腊八蒜吃,非常美味。 腌腊八蒜很简单,我觉得是一件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事。准备好醋,然后把蒜瓣剥好备用...

    王国梁 发表于 2016-01-18
  • 那年,月下的母亲

    儿时,最怕冬天,因老家的冬天总是异常寒冷。不知是那个年代缺衣少穿的缘故,又抑或是那里的冬天本身就比我现今居住的这座城市寒冷,一年四季中,我最不喜欢的季节,当属故乡的冬天。 在故乡寂寥漫长的冬日中,雪,会偶尔光顾。然而能取代雪花的,怕是那皑皑...

    飞花逝梦 发表于 2016-01-17
  • 旧衣

    天寒,一件海军蓝的旧棉袄在身,坐于玻璃窗下看书,金黄的阳光照在纸页上,心里也添了暖意。 人过中年后,外在的虚浮越发厌弃了,不想应酬,不要饭局,不逐车水马龙,回到家,外界的喧嚣全被关在门外,只要心灵的清静。换上旧衣,吃最合胃口的饭菜,一盘开洋...

    朱秀坤 发表于 2016-01-15
  • 我的冬天

    南方的冬天没有北方的冬天冷,但不知为什么,在南方的冬天里,我却像冬眠了一样,没有一点生气。听说北方下了一场雪,心里突然活泛起来,打电话回去问母亲,母亲说雪下过去了,天晴了,但还是冷。母亲早就生了火炉子,他和父亲也是整天呆在屋里不出门,说冷...

    倪红艳 发表于 2016-01-15
  • 家乡的莲花姜

    雨水似乎格外眷顾这个冬天,冬阳难得露个小脸,母亲便要准备一家人过冬的腌白菜了。家里硕大的腌菜坛子也被搬了出来,在清理的时候,没曾想坛子底部还留下一小把莲花姜。母亲知道我嗜好这玩意儿,便托人带给了我。 虽然莲花姜在菜坛里泡了两个月,却丝毫没有...

    雨林 发表于 2016-01-14
  • 雪花飘飘,往事悠悠

    2016年1月12日早晨出门,看到了白色的落雪。 彼时,我仰头看天,依旧是微黑的,但有细小的雪花在飞落,它们安静地落在了我的面庞上,像是这个早晨给我的最好亲吻。 伸出手来,想要接到一些雪花,然而,却最多只是有着雪花静落掌心的感动罢了。 雪是在夜里悄...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1-14
  • 农家喜宴

    稻子收割入仓,麦子播种下田,村庄便如秋水一般宁静了。静水中泛起涟漪的,便是那隔三差五的喜宴了。 李家嫁女儿,张家娶媳妇,王家老人过大寿,赵家热锅进宅,乡村的喜事好似压在箱底的棉袄,不约而同地被翻了出来,披挂上阵。秋冬闲时,爆竹、焰火和礼炮犹...

    李明富 发表于 2016-01-14
  • 纯棉冬天

    如今,冬日御寒,大多以羽绒服为主,轻而暖,不是不好;但它却缺少了泥土的味道,缺少了阳光的味道,所以,对于我来说,似乎更怀念从前的那个纯棉时代。 那时侯,家家户户都有棉田,故而冬日盖被着衣,都是纯棉的:纯棉棉被、纯棉棉袄、纯棉棉裤,甚至于袜子...

    钟读花 发表于 2016-01-14
  • 记忆里的布鞋

    小外甥过周岁,老家的三婶辗转请同乡捎来了礼物:一件她亲手缝制的连体棉衣裤和两双布鞋,看到的人对这份礼物都喜欢得不得了,不仅式样古朴别致,而且这一针一线的做工漂亮得让人赞叹。母亲激动地说:你三婶那么大岁数了还亲手给小辈儿做针线活儿,这份情谊...

    李淑菊 发表于 2016-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