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简介:情感美文为必读社重点打造栏目,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个人收藏与分享。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伤感日志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感悟文章等。

  • 竹象记

    设想一下,当一头大象与一只竹象狭路相遇,会发生什么? 大象宛若垂天之云,旁若无虫地走过去;竹象则浑然无觉,因为它根本看不见山的移动。谁是模仿者呢?模仿是对一个形象产生喜好并且想证明自己也可以做到甚至有些方面能更超出,让自己产生共鸣而触发了模...

    蒋蓝 发表于 2016-01-14
  • 等我

    一 雨敲打着屋顶,敲打着那拉提草原辽阔而空寂的夜。 雨雾,把整个草原拢在一片空蒙中。我的热情扑在窗上,直到夜的黑暗吞没了远处最后一星灯火。顶着七月的骄阳,经过一天的颠簸,我来到这里,只为传说中的美丽,你却静卧天边,听雨的闲语。那拉提,我多么...

    爬格子的羊 发表于 2016-01-12
  • 清梦悠悠

    夜幕,隐去了你的笑容,你的身影却更清晰地出现了。我在这飘雨的夜里深深地把你想起,夜雨,打湿了双眼,潮湿了思念的心田。四季轮回,红尘沧桑,始终忘不掉你,忘不了你给予的一切,今夜,今夜是否能走进你的梦里? 题记 窗外细雨纷飞,今夜我焚香素手,把...

    叶子 发表于 2016-01-11
  • 折旧我的光阴,为你安然守候

    夜色阑珊,周围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时光远去的声音。日子周而复始的平淡,也许,我们总是在喧嚣过后,才懂得躲在角落里怀念那些曾经的心情,难舍的时光,许多的记忆,已悄然跃上心头,却总是有些零零落落的断章安静的存在着,就像一首无需想起却永远不会遗忘...

    围城里的我 发表于 2016-01-09
  • 恋花人

    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百朵花,千朵花,万朵花,花花朵朵相连,朵朵花花相开,花花朵朵互牵,朵朵花花辉映,于是,满山遍野,山花烂漫,姹紫嫣红,百花争艳,在阳光下摇曳,在风中劲舞。 这样的景象出现在女人眼中,除了惊呼欢颜,就是欢歌舞蹈。 每个女...

    冷水泡面 发表于 2016-01-08
  • 温暖

    又到岁末,竟然想不起来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纪念或者回忆。岁月的点点滴滴渐渐磨平了我的性格和内心的激情,因而更愿意将自己放在简单的日子里。 灰蒙蒙的天空满是厚厚的阴霾。已经过8点了,天才蒙蒙亮。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低着头一步一步向办公室走去...

    周淑芳 发表于 2016-01-05
  • 渴望雪塬里的故乡

    离开故乡的日子是寂寞的,特别是在这落雪的季节里,久居塞北的这座古城,生命中那份对山塬的向往,让我背负一份沉重,那是故乡的雪塬,那是落雪的西海固。 也许是出生于山塬,也许是一种故乡的情结,让我对大山怀有一份默默的敬仰,让我在城市的繁华里找不到...

    云衡秦岭 发表于 2016-01-03
  • 流淌在村庄旁的小河

    江苏自古就是鱼米之乡,鱼和米,都离不开水,大河小沟在苏北平原随处可见。在我家的西边不远处,二百米左右吧,有一条小河静静地依偎在村庄旁边。小河没有名字,它的源头是长江,途经南官河、蔡圩中沟等水道,曲折回旋,缓缓穿过庄子。河水清澈见底,干净可...

    都市农夫 发表于 2016-01-02
  • 远去的旧物

    一些旧物,比如老屋、水井、石碾,甚至一个陶罐,一盏油灯,一只陀螺,于乡村而言,都是乡村忠实的守护者,而它们本身也承载着一段记忆,像是乡村历史变迁的见证者。只是,如今的乡村,旧物越来越少,甚至有很多旧物早已不见了踪影,乡村似乎也在一夜之间光...

    卢永 发表于 2015-12-25
  • 红泥暖手炉

    天气转冷的时候,暖手炉就派上了用...

    疏泽民 发表于 2015-12-25
  • 平安夜絮语

    一 连日来,风没了踪影,太阳也懒得爬出来晒笑脸。霾,这个原本生疏的家伙,忘记从哪一天开始俘获了天空。若每一天都有新生的太阳,就会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新鲜感,日子也会变得鲜活,鲜亮,无谓冷暖。 又是一整天的雾霭漫天。晨起,向着窗外眺望,感觉自己住...

    陌上花开 发表于 2015-12-25
  • 冬至

    冬至日,一年中夜最长、日最短的日子。这么长的夜,是用来思念的吗? 绍兴历史悠久,文化深厚,这样的背景所带来的副作用是这里的民俗丰富,没有对与错、没有好与坏。 比如冬至,按照绍兴人的习俗,三年内的新坟必须在当日进行祭拜,不能提前,也不能退后。...

    一品轩主人 发表于 2015-12-22
  • 飘雪的春

    深冬的早晨,南方的室内呵气冒出白雾,眷恋温暖的被窝,思念起春风肆意吹拂的季节,恍惚间想起了一位小学语文老师。 老师的名?雪春,我想应该是一个飘着小雪的春天降生而命名。 小学,在穷乡僻壤的村小学混过,直到毕业才愕然发现离中学录取分数线差之毫厘...

    雪山故事咖啡 发表于 2015-12-21
  • 残荷冬韵

    早晨,心情烦躁,无法入眠。去荷塘走走如何?一株株残荷上堆着寒霜,或兀立,或匍匐,带着阴冷,裹着颓败,水色黯然间流泻着风华流逝的忧伤。凭栏处,有谁会想到这凋零的残叶也曾绿叶婀娜,红花如霞呢?我不知道古人为何礼赞留得残荷听雨声,单是它留下的寥...

    章中林 发表于 2015-12-21
  • 冬至,我们还在回家的路上

    冬冬换了QQ签名:冬至已至,春节还会远吗?我愕然,先是惊喜,接着惊慌。春节,每个人都有一条回家的路,都有各自的路程和算法,但或远或近,我们都在路上。 翻开日历,我想计算出春节的路程。现在是冬至!刹那间,时间恍惚了。我想起父亲冬至大如年的话,想...

    洛水 发表于 2015-12-21
  • 回家

    小时候,我家在一个叫瓦房的村庄。出生在豫皖交界处,成长在瓦房的大舅家。似乎,从来到这个世界,家就给了我无限烦恼。从满月到6周岁,瓦房像胎记一样印刻在我的记忆里。那个院落,那几间房子,那几个人,那些泥巴路,那些庄稼地,成为我对家最原始的认识。...

    朱自力 发表于 2015-12-21
  • 又见启明星

    前几天雾霾少,起得早。趁着空气清新,起早溜达一圈。 路灯已经熄灭了,正是月朗星稀的时候,一个人独自走在寂静的马路上,心神洞明。偶然抬头看到东方的天空上,一颗星星格外明亮。也许是好久不见星星了,脚步停顿了一下:哪里来的这么明亮的星星?随即哑然...

    左书忠 发表于 2015-12-21
  • 故乡,故乡

    我想我从未有过像现在一样的感受,独自一人在江南的细密的小雨中踱着步,这曾是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场景,在南方温润的空气中,踏着青石板的小路,走过一条条红砖绿瓦的小巷,轻快的脚步溅起微小的水花,似一支温婉的歌 这对于我,一个从小在新疆长大的孩子...

    王玥敏 发表于 2015-12-21
  • 麦地所见

    出去逛,实在是找不到地方吃饭,无奈走进了麦爷爷的地域。 推门进去,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是进错了地方,误打误撞跑进了幼儿园。因为里面的全都是儿童,不是蹦来跳去就是满嘴油腻,而周围的大人们坐在座位上,紧紧地盯着跳蚤一样的孩子们,一脸的耐...

    竹雨清灵 发表于 2015-12-20
  • 在海边

    我们站在大海边。 这是大堡的海。跟鼓浪屿的海完全不同,鼓浪屿的海是个海湾,而大堡的海是一条海峡,我们站立在岸边的岩石上,远远望去,那是无边无际,波澜壮阔的大海,海的对岸就是台湾,只是我们的目力有限看不到。 远远的海面上有几条打渔船在起伏颠簸...

    文子 发表于 2015-12-18
  • 冬至的“雪花饺”

    少不谙事,贪玩、馋嘴,关于冬至的记忆,除了白茫茫的雪花,就是白花花的饺子。 雪花可供玩耍,装饰萧瑟的快乐;饺子可供饕餮,慰藉寡淡的胃肠。在那清贫的时光,冬至和雪一样,都来自天堂。不过,由于家贫,我更多的是吸溜鼻子的份儿。我站在屋檐下,就着邻...

    寒星 发表于 2015-12-16
  • 最明亮的心

    故乡村东,有一口老井。村里最老的人,也说不清它建于何时。它终年清澈、明亮,催生着朝朝暮暮的炊烟,滋养着一村来来去去的人。 井台是圆形,由碎石垒起,略高于地面,周围是石砌的围栏;井筒约1米深、1米宽,井壁也由碎石垒成。从井口望下去,水质洁净,水...

    宋修虹 发表于 2015-12-16
  • 枣香浓浓甜味来

    七月十五红腚眼,八月十五枣上屋。 枣红时节,正是豆荚鼓起,地瓜撑垄,玉米粒黄,棉花吐白,高粱如霞,果儿着艳,蟹儿满膘,鱼儿长肥,牛羊精壮,姑娘准备嫁妆,小伙梦娶娇娥,和农人睡觉笑醒的金秋时分。 进入农历八月。走在街上,满眼是各家院墙里外的枣...

    流浪流浪去吧 发表于 2015-12-16
  • 回家,哪怕是暴风雪

    山东半岛的气象其实是有些怪的。 青岛极少有雪,而烟台、威海就是个大雪窝子。细心的人看看电视、读读报,都会发现这一异殊气象。多少年了,都是这样的。 于是,让我想起了1962年50多年啦。时光如梭!我去读书的那间劳动大学就在威海,在离我的老家不到八里...

    万树摇风 发表于 2015-12-15
  • 唯念君安

    记得你曾说过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你断绝友情。惊羡了满地的繁花。 题记。 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那种淡淡的感觉,如早春新绿的纯净,又如晚秋枫红的厚重,足以让我们用一生去陪伴,携手走过这以梦为马、繁华似锦的青春岁月。 你常说,我们之间的那种关系...

    潇湘 发表于 2015-12-13
  • 生命的河流

    导读 绿色的河流 穿越村庄的河流 趟过那条干涸的生命河流 绿色的河流 七月,应朋友邀请前往柳河村。柳河村于我并不陌生,很多年前我在那儿教过书。走进这座熟悉的村庄,翠绿的树木迎面从车窗口轻盈划过,路边偶尔掠过曾熟悉面孔,感到格外亲切。到了柳叶村后...

    冷凝 发表于 2015-12-11
  • 赶泥鳅

    小时候的我,对捉鱼赶泥鳅,就像当今的孩子玩手机电脑一样无师自通。平日里在放牛砍柴之余,就拿着筲箕和碗桶,打着赤脚,不是到距村前两三百米的浯溪河里去捉鱼捞虾就是去村东头的老屋畈上沟沟缺缺里去捞虾赶泥鳅。只要去了一般都不会空手而归,只是多少而...

    方再能 发表于 2015-12-11
  • 梅雪季节

    梅花疏影,唯有暗香袭人。曾有朋友请我喝酒,我问:在哪家?答曰:不在饭店,在自己家中。到了朋友家后,发现菜碟早已摆在梅花丛中了。那天天气很好,暖阳高照,梅花丛中炭火通红,酒香扑鼻,别有一番情趣。在朋友家的后院,数十株硕大的梅树,正盛开着数不...

    王征桦 发表于 2015-12-11
  • 君子兰和向日葵

    前些时,到阳台观赏我精心养植的君子兰,突然发现,在它的旁边长出了一棵绿油油的小苗,仔细辨认,发现是一棵向日葵,这估计是我前几天在阳台吃生瓜子时,随手放入花盆中一粒向日葵籽所致。 不足10厘米高的向日葵,在近半米高的君子兰面前,显得异常娇小,毛...

    牛金涛 发表于 2015-12-11
  • 野菊花

    路旁,田埂,山坡,野菊花哗啦啦地疯长盛开,像一群少男少女互相追逐。一团团、一簇簇,被清风围绕,它们偎靠着,多么像姐妹在谈心呀! 野菊花的丛生与萌动,让小径迷失了方向。一个无法停止行走的人,不知不觉就会被她的明亮的色彩与淡淡的清香吸引,那花瓣...

    俞云杰 发表于 2015-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