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致敬!母亲的手

    你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妈妈的手?你又有多久没有好好握过妈妈的手?那双手牵着我们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如今已不再十指纤纤,温润细滑。可这双粗糙而温柔的手,为了子女从来就不曾停歇过。 最近,在网络上疯传着这样一组感人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双再普通不...

    雷碧玉 发表于 2016-03-14
  • 外婆屋檐下的红辣椒

    外婆的家在鄂西山区的一个小山村,淙淙的小河水在村前悠悠地流淌着。小河岸长着很多的柳树枫香树,还有密密的茅草,肥沃的土壤,加上河水的滋润,全都舒展出枝繁叶茂的盎然生机。 记忆中外婆的小山村,是那样地古朴清新,宁静自然。我上小学前的那几年,几乎...

    鲁珉 发表于 2016-03-13
  • 母爱是一滴桃花水

    初春的桃花水,如同美女的眼神,清澈而美丽;用它来洗脸,可以美丽而白皙在我的故乡有这样的习俗。 奶奶是村里的接生婆,她为别人家的媳妇接生,也为她的媳妇我的妈妈接生,所以,我是奶奶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也许,奶奶当时正在拉风箱烧火做晚饭,想是她...

    秦湄毳 发表于 2016-03-13
  • 父母需要陪伴

    老爸近几天血糖、血压持高不下,听医生的建议住院观察治疗。 每天都是些例行的检查、输液、吃药,稳定血糖和血压。 母亲去世的早,就剩老爸一人,每次老爸身体不适,我们姊妹几个都就争相照顾。老爸虽七十好几的年纪,但身体硬朗,尤其是这一次,行动自如,...

    红柳 发表于 2016-03-13
  • 我的舅妈

    舅妈去世已经四年有余,可是每次我走在街上,看到身材矮胖、烫着短发的中年妇女,第一反应还是脱口而出的一声:舅妈!每每走进才发现那人眉眼不对,样貌不对,脑海中又浮现出她生前被病魔折磨,日渐消瘦的样子,心里一紧,鼻子一酸,两眼就热热的,总是忍不...

    狠心的婆娘 发表于 2016-03-11
  • 青菜里的白发

    79岁的母亲,一人寡居在风雨飘摇的土坯房子里,我们动员她到城里居住,一辈子没有走出大山的母亲,总是以我还动得拒绝。好在老家安装了电话,联系也方便。 那是个春困侵犯的下午,我接到母亲的电话:成文啊,这周回来拿点胡豆豌豆去吃。没有等我应答,那边就...

    徐成文 发表于 2016-03-04
  • 陪父亲打牌

    元宵节的晚上,我陪父亲打了一次牌,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另一种幸福。 元宵节的头一天,打电话给父亲说回家陪他过节。父亲说,不回了吧,才离家几天,你们工作也忙,回家陪我吃餐饭,又要匆匆地返回,你们太累了,等到清明节时再回吧。父亲的话充满了关爱...

    胡临雪 发表于 2016-03-03
  • 母亲的春节

    放假七天,好像比平常的七天还要忙、还要累。回老家吃团圆饭、来西安走亲戚、在家接待来客,大概就这么三件事,每年如此。 十年来,吃过的团圆饭有9次,有一年刚动完手术没能回老家,走过的亲戚大抵20多家,接待的客人300多人次。春节过后,所有的记忆似乎被...

    史罕明 发表于 2016-03-02
  • 父亲的年

    年是属于乡村,属于母亲的,那样温暖而又富有人情味。彼时,过年穿的新布鞋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母亲平时再俭省,新年里也要给每个孩子准备一身新衣,这样的年,我们总是盼着。过年才能吃到的食物,也是母亲做的,新年的味道就这样丰富起来了。 而在我的记...

    章铜胜 发表于 2016-03-01
  • 父亲

    父爱如山,这在我父亲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最明显的特点在于,他从来不表达对子女的爱,我亦然如此。 从记事起,几乎很少与父亲交流,一来,他是个严肃之人,二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找不到和父亲共同的话题,这在高中时期表现得尤为明显。 高中,我到县...

    筱维拉拉 发表于 2016-03-01
  • 过年的味道——外婆的爱

    快过年了,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想起过世已经12年的外婆。外婆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因为她的爱,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她只希望你过得好。 外婆一生经历战乱,多子女,3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一生经历坎坷颇多,但凭着从小勤劳,节俭的良好习惯,带大1...

    何何专家 发表于 2016-03-01
  • 想念父亲

    今日,忽然很想念父亲,虽然这不是父亲节,虽然他已离开许多年。 父亲教过几年书,后辗转到外贸单位做会计师,精通珠算掌管财务,骨子里却是个文人,家里所有的报纸杂志反正面皆留下他写过的毛笔字,其中李白的诗颇多,这种练法自然节约了许多的纸张吧。而得...

    柳红霞 发表于 2016-02-28
  • 老爹老妈

    爹娘相扶相伴一起共度71年了。71年来,他们经历了多次战争和灾难,经历了文革的风雨,经历了家庭无数次的变故,熬过了无数个风雨飘摇的日夜所带来的惊悚和无奈。如今虽已子孙满堂,膝下欢乐,但已是苍苍白发,佝偻身躯的90岁高龄的老人了! 71年来,有文化的...

    范淑冬 发表于 2016-02-28
  • 父亲的年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的年和别人的年不同。别人的年是休闲,而父亲的年只有一个字:忙。 父亲忙什么?当然忙全家人的生活。 打我记事起,就知道父亲会做香。但,这活儿,不是我们家的祖传手艺,是从我出生后,父亲从工厂辞职务农,才学会的。 我们长大后,对父...

    武梅 发表于 2016-02-26
  • 那年,那100只汤圆

    6年前,我正在离家附近的一个小公司里做着一份鸡肋似的工作,这份工作工资虽不高,但舒适安闲,以至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自得其乐,不想摆脱。然而,也是那年年前的几天,我的一位好友却突然找到我,说是年后如果可能想和我技术合作共同承包一个项目,说着...

    管洪芬 发表于 2016-02-25
  • 双面母亲

    我的母亲是个农村妇女,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但她的性格还是没有变化,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不同的人格,我称她为双面母亲。不是吗,让我列举一些生活中的琐事与你分享,看看我的母亲是怎样一个双面人。 我的母亲很喜欢帮助人,帮助人的时候她就是一位天使。以前村...

    余炳金 发表于 2016-02-24
  • 父亲是一座雕像

    母亲尚健在,老父已离开我整整五个年头了。虽然岁月在不停地流逝,对父亲的思念却总是越陷越深。某个时刻,在街上或一个场合遇见与父亲相似年龄的,内心就会阵阵的酸痛,眼泪就会不自主地流出来,即刻就要联想起父亲来 父亲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帅,他大眼睛,挺...

    李丽红 发表于 2016-02-24
  • 爷爷

    爷爷站在村口。薄雾中,我看到爷爷佝偻的身影,他的双手时不时放到胸前,用嘴朝手上哈气。 我慢悠悠地从田埂上走过,喊了一声爷爷。在爷爷对我笑的那一瞬间,我心里的冰霜就融化了。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着。那张桌子还是当年的那张桌子,除了岁月积淀下来的尘...

    杨小霜 发表于 2016-02-23
  • 思儿念女想爹妈

    思念是随着年而来的。 放寒假的那天,为了排解父母春节期间的寂寥,我把一双儿女送回了老家。原以为这下可以轻松了,没想到,只过了几天,思儿念女的情感就占据了整个心房。 除夕之夜,我和妻子留在县城过年,心却放飞在回家的路上。家乡是山区,信号不好,...

    王会亮 发表于 2016-02-19
  • 母亲做春饼

    母亲来城里小住,非要给我们做春饼。 母亲动手做春饼。她一挽袖子,我就想到当年她做春饼的模样来。老家在农村,村旁有一处偌大的水湾,祖祖辈辈就在这里过年月。我们姊妹几个我最小,母亲总宠着我。小时候做春饼时我想拿块面团玩,母亲就是不让。母亲说,这...

    董国宾 发表于 2016-02-19
  • 载着爱踏上返程

    作为一个常年漂泊在外的游子,每年接近年关,回家的喜悦之情都难以言表。然而,在家里的日子总感觉是那么短暂。走完所有的亲戚,就又得踏上新一年的打工征程! 今年也不例外,和家人总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苦。尤其是定好车票后,临近出发的几天,二位老人...

    陈亮 发表于 2016-02-19
  • 给爷爷奶奶拜年

    小时候,我们对春节充满了期盼,能对平常难得一见的各种美食大快朵颐,能得到一串八百响的鞭炮,能穿上新衣。最让人憧憬的是,给老辈们拜年,能得到不菲的压岁钱呢!首款而且是数额最多的压岁钱铁定来自奶奶。 除夕夜,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完年饭,我们意犹未...

    刘兵 发表于 2016-02-19
  • 二舅妈

    二舅妈安详地躺在冰棺里,面容和在生的时候完全一样,依然那么瘦,面色蜡黄,小小的眼睛竟然是睁着的,从她的瞳仁里看到了一丝亮光,她脸上的纹沟因为脸色黯淡而比以前浅,除此而外,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是刚刚睡着,我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过世了。我不忍打...

    马蹄疾 发表于 2016-02-19
  • 忆姨夫

    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晴朗的天空下庭院的一角里,姨夫王尚德穿着浅黄色的短袖显得挺年轻,侧身坐在黄色的藤椅里,翻看着大册页,旁边的鸡冠花正热烈地怒放着。当时姨夫年近八秩,精力旺盛,正处于创作的巅峰,常给学生上课,书法和英语,在家或学校。姨...

    华琰 发表于 2016-02-19
  • 我的爷爷

    我爷爷是抗战老兵,在今年冬天最冷的那个周末的早上,走了 爷爷叫郭维仁,山西人。1927年,他出生在山西临县的一个普通家庭,刚满18岁,就参加了八路军。抗战胜利后,爷爷随部队南下,1949年10月到西南军区。爷爷虽然20岁左右就到了四川,但他乡音一直未改,...

    郭可欣 发表于 2016-02-19
  • 我的爸爸

    我有一个爸爸,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爸爸。即使可能已失去,或许不是亲生的,但总有个爸爸。我爸爸病了,好像很严重,好像很难治,需要慢慢来。高血压,冠心病,我爸爸怎么会倒下呢?从来爸爸都是我最坚强的依靠。 我像个男孩子,不乖,很叛逆,很调皮。和爸爸在...

    小路上的泡沫 发表于 2016-02-17
  • 父亲成了万元户

    初冬一个晴朗的周六,我携妻带子去城郊看望父母。父亲说他老了视力越来越差,小字已看不清了。让我帮他把前几日卖玉米、水稻及母亲卖菜凑足的一万元钱存到信用社去。存一年定期。 我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信用社了,原来的信用社已变更为农村商业银行了。父亲说...

    小桥人家 发表于 2016-02-17
  • 失忆的外公

    中午正在做饭,妈妈一个电话,说外公摔了一跤,前额破了口子,流了不少血。心里突然就有些痛。告诉妈妈处理了伤口,听她说的好象也不是很严重,于是便稍心安,等好不容易忙完回家,已经完全不认识人了的外公正在拄着拐杖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说...

    风中的云儿 发表于 2016-02-16
  • 想念您

    爸爸在九月一日永远离开了我们,我现在回家还依然觉得爸爸的存在。留在阳台上的各式盆景,还有我去年去香港时给他买的手表,看着楼道里停着他的破自行车,看着涂给他买的他最爱不释手的手机这一切的一切,看着真让人伤感,想到这些永远他都用不上了,想到我...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2-13
  • 给女儿的一封信

    亲爱的小猫咪: 你好!其实早就想给你写这封信了。平时妈妈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关心你。自从你搬到新家住后,妈妈更是很少看到你了!有时我中午赶回去陪你吃饭就是想多看你一眼,可总是来去匆匆。我承认,是对你的关心不够,你想让我陪你玩时,我老是以不同...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