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父亲的记事本

    15年前,父亲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就离我们而去了。只留下了他那个记事本,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是后来才发现的。 那天,我从学校匆忙赶到医院,头发蒙:走廊里全是人,所有亲戚都来了,全村人有一多半都来了。可是,大家最终没有等来好消息。 当年父亲在盖...

    邱利刚 发表于 2016-01-14
  • 父爱不退休

    父亲终于退休了,没有出现我们意料之外的失意或者不适应,倒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退休后的生活,比如去老年大学学国画,邀几个好友一起去踏踏青,甚至在城郊租了一小块地种庄稼。 如此一来,父亲的退休生活比以往更加丰富多彩,早晚还帮我接送一下儿子,这使我...

    王子华 发表于 2016-01-14
  • 多给母亲打电话

    母亲不识字,但那天凌晨,我却给她发了一条让我愧疚不已的短信。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我让她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她却执意不肯。没办法,我只好给她买了一部老人手机,万一有什么事情,可以互通一下信息。 开始,母亲并不同意买手机,她说...

    徐建中 发表于 2016-01-14
  • 婆婆的笑脸

    我第一次出远门去深圳,临行前,婆婆坐在门槛上,拿响竿赶着乱拉屎的一群仔鸡,她不看我也不问我。离开时,我向婆婆告别,她笑着哦一声,算是告诉我她知道了。 婆婆的笑脸让我怀疑亲情,我居然没了离愁别绪。 我第二次外出打工去兰州,我离家时,见婆婆靠在...

    李文全 发表于 2016-01-14
  • 微信聚亲情

    打开微信,忽然被拉进一家亲的朋友圈。正考虑是否删除,又收到信息,说这里都是咱们家族的成员,让我进去看看。 打开一家亲,果然见到侄女、侄女婿和妹夫的微信图像。还有几位,图像照片似曾相识,昵称用了姓名中的一两个字,我猜测一番,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疏泽民 发表于 2016-01-14
  • 亲情

    父亲问不到两岁的小孙女:是爸爸好还是爷爷好?爸爸好。芊芊不假思索地回答。 其实不论是家人还是左邻右舍,但凡知情的人都认为,爷爷更好。 从来只知外出挣钱、家事儿不管不问的父亲,成为村里堪称样板的全职爷爷。 不厌其烦、耐心有加的父亲夜以继日地忙来...

    王凯 发表于 2016-01-14
  • 想起外祖母

    外祖母走了有三年了,三年里每每想起,竟记不得她的模样,只记得过去生活过的细节生活过的场景。人健在的时候,想起来总是生龙活虎,年纪再老,面容身段都是鲜活的。人一旦死了,再想起,面目慢慢模糊了,渐成一片混沌。这是死亡黑暗吞噬的缘故吧,死总是决...

    胡竹峰 发表于 2016-01-14
  • 我的奶奶

    我与奶奶共同生活的时间很短。曾经我以为与奶奶生活了至少有三年,父亲说是一年,我四岁那年。关于幼年的记忆,常常是会出错的。 我一直想把爷爷奶奶的故事写出来,他们一辈子寻常,寻常而很值得写。传奇或许更值得写,可透过传奇的外壳看背后的动机,往往不...

    佘朝洁 发表于 2016-01-12
  • 我的三妹子

    三妹子耳背,但目光敏锐,别人细微的举动也难逃她双眼的扑捉。所以,在她来西安之前,县城里的小妹就打来电话说:哥呀,三姐她自尊心很强,跟她说话一定要真诚,满脸带笑,要不然她转身就走了。果然,三妹子来的时候很高兴,她是侄子开车送来的,她说一路上...

    吴建华 发表于 2016-01-09
  • 大山深处飘出的爱

    曾经的我就像一根无根的稻草,随意的在风中摇晃,灯红酒绿的世界好像不是我最好的归宿,只要那个在大山深处的角落,就算一声叹息都足以给我安慰。 从高中住校开始,我就已经不是家里的常客,同学们总是回家很勤,然而父亲总会一句好好学习,缺什么我给你送到...

    梦颖馨诺 发表于 2016-01-08
  • 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是个善良而又美丽的女人。她非常勤俭,做任何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一生养育了八个孩子,叔伯父亲和三个姑姑们,从小到大的一切生活琐事,都被奶奶拾缀的井井有条。奶奶还做了一手的好针线,我儿时经她手缝制的每件棉衣,都是细细密密的针脚,大小合...

    禹霏 发表于 2016-01-07
  • 陪爸看场电影

    那一段日子,何来真的是太忙了! 一早,爸打来电话时,何来已经到了工地上,在给一帮工人安排今天的活儿。正说到关键处,何来接了电话,说:爸,等我空了再说吧,好吗 中午,爸打来电话时,何来坐在工地上的一处水泥台阶上吃盒饭。阳光洒在何来身上,暖融融...

    崔立 发表于 2016-01-06
  • 母亲和土地

    红的、黄的、蓝的重型卡车嗡嗡嗡轰鸣着拉来一车又一车的泥土,顷刻在田地的一角堆起了座小山。而后,出现了一辆黄色的大型推土机,哇哇耀武扬威地吼着将小山一铲铲推向田地的纵深。很快小山消失,比它出现的速度还快,在绿色田地一侧,一块高海拔的、平整的...

    若水 发表于 2016-01-02
  • 一碗饺子

    冬至前的一天,异常寒冷,我想着中午炖些骨头汤给母亲暖暖身子,早饭后便寻思去超市买食材。不料,街上偶遇一多年不见的老友。两个汉子,四目相对,端详半天,终敢确认,在一阵大笑声中熊抱数分钟之后,老友热情地拉我去他家喝茶。在烟雾与茶香间海阔天空地...

    拒绝1897 发表于 2015-12-31
  • 怀念祖母

    逢年过节,父亲总要在老家拜神的,拜完天神,再拜祖先。 冬至回家,父亲对我说:给你阿婆上柱香吧。 我依言焚香奉烛,躬身而拜,抬头看到祖母的遗像,照片上的老人目光慈祥,双唇微启,像是有许多话来要对我们说。 岁月如梭,何曾停留。祖母离开我们已快二十...

    贪睡的叶子 发表于 2015-12-22
  • 母亲的三次眼泪

    印象中的母亲是一个善良,朴素,干练且坚强的女子。我鲜有见过母亲流过眼泪。日子过的再艰难,母亲也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我以为母亲的字典里没有哭泣,或是眼泪二字。后来才发现,母亲哭时,像一个茫然无措,找不到家却又去不了远方的孩子。 我见过母亲流过...

    七色城 发表于 2015-12-22
  • 那个秋天未走远

    那个秋天已走远,却总是若隐若现,躲在拐角处不时露着脸向我招手,那个招手的留着白花花的胡须,拄着油亮亮的拐杖站在青悠悠的茶山脚下,用慈祥面容对我微笑的,他是我的外公!对于他的模样我已记不清了,有些细节是根本就忘了。其实那个秋天是一个美丽的秋...

    寒池 发表于 2015-12-21
  • 五奶奶

    五奶奶去逝那年,正好九十岁,是李家近代寿命最长的老人。 五奶奶年轻时长的很漂亮,也很灵巧,她18岁时嫁给了五爷爷。五奶奶的嫁妆很简单,一条船,一部水车。 因为村子四面环水,河汊遍布,有了船就等于有了出门的工具,村里人走亲戚赶集场全凭着一条船四...

    李声波 发表于 2015-12-21
  • 永远的梦境

    我思念父亲,然而,我只能在幽远深邃的梦境中与父亲相见了。 梦里,一片似雾似烟的混沌中,清癯瘦高的父亲以终年不变的姿势缓缓向我走来,尽管已有数十年没有见到他了,在梦里,他的面容,还是那么清晰,那么亲切颅脊高高隆起的光头,慈祥的浓眉大眼,满脸茂...

    秋原 发表于 2015-12-20
  • 哑巴老爹

    我旧时住的平房边上的邻居家,有座小院,二层楼的小平房,哑巴老爹就住在那儿。 哑巴老爹跟我并无太多的交集,就连哑巴老爹也是我暗自为他所取,他跟我更多的交流是,我站在楼顶房间的窗户口,窗户打开一道小缝,听着那道小缝窃取来的声音,窥探着老爹时而走...

    枇杷树下有月光 发表于 2015-12-20
  • 空白——我和外公

    昨天是外公的生日。前天妈便提醒我要给外公打电话,事实上,外公的生日我是记不得的,甚至我连外公这个人也知之甚少,我渐渐地了解到我们之间存在许多的空白。 然而接电话的外婆,因为外公已经八十岁了,近几年听力严重下降,几乎已经听不见什么了,每次和他...

    燊海遗舟 发表于 2015-12-20
  • 继父

    正月初三,我的继父因冠心病匆匆西去。继父出身地主家庭,排行第六,族人称为六叔。幼年的他有奶妈伺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少年时送姐出嫁还骑高头大马。解放后,细皮嫩肉的他开始脱胎换骨,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在乡农科所的田间地头淌满了他的汗水,甚...

    陈洪柳 发表于 2015-12-16
  • 我的姥姥

    提起我的童年,最不能忘怀的人就是我亲爱的姥姥了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女人。是她,陪伴我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 我的姥姥育有五个女儿两个儿子,我的妈妈在家排行老大。姥姥是一个勤劳善良的人,虽然她没有上过学,没有文化,但她的孩子们有四个是大学生,其中...

    刘晓红 发表于 2015-12-16
  • 也是我们的母亲

    去年年夜前,我们回海边村的老家,沿着南柘公路走,过金汇港向东一百米是一个买菜的地方。几年前,我的母亲在那里卖过水落小菜,我和我的妹妹曾几次从那里将母亲拽回到家里来。我们告诉母亲:我们不缺钱!母亲笑笑,不是钱的问题,是陪几个姐姐说说话拉拉家...

    高明昌 发表于 2015-12-16
  • 老爸惊我魂

    这次回老家,我落下一件东西。 回到重庆后,我把皮包、裤包、钱包都翻了个底朝天,都不找到,才觉这件东西丢了。结果,我只有在脑细胞里找到了这件东西我的魂。突然,我就傻了,傻到妄想把我的魂从文化河边抓回来。 据说,魂这件东西,只有三,现在我只剩下...

    樊小毛 发表于 2015-12-10
  • 父爱不打烊

    我父亲已经中风偏瘫十八年了,十八年来,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呵护我们,疼爱我们,而且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家人的照顾伺候,可以说活得可怜巴巴。但是俗话说,家有一老,犹有一宝,我觉得,看到父亲每天坐在他那固定的沙发上,就能让人心神踏实,做事稳妥,好...

    冯宗辉 发表于 2015-12-09
  • 追忆母亲,寄托哀思

    各位亲友、各位同事朋友: 今天已是深秋,霜降将至。大家来到城郊参加我母亲、巴中市第二人民医院退休职工张仲似的追悼会,我代表我们四姊妹及全家,深表谢意,你们动了贵步了。 追思母亲的一生,翻检母亲的阅历,多少主题词在脑际中跳跃闪烁,青春、活力、...

    刘天阁 发表于 2015-12-05
  • 感觉

    有一种感觉,总挥之不去,她仿佛就在身边,从没有离开过我,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也许永远也不会相信她真的走了,而且是永远的走了。她走得太匆匆,我没有任何准备,我打心里都不能接受,她与那次电话竟是永别。 周末翻开她的照片,看到她慈祥的笑容,举杯幸福...

    皖西金石-梅春启 发表于 2015-12-02
  • 我的母亲

    几年前,就想写一下我的母亲,苦于多年很少动笔,肚子里本来就装的不多的墨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干涸;还有借口工作的忙碌,无法静下心来。这次因病住院期间,临走随手带了儿子的两本作文阅读。在医院时闲来无聊边听音乐边看中学生的作文,目的是想回家后和儿...

    田筱卉 发表于 2015-11-30
  • 我的外公,我的西北坡

    当我再次站在前刘村的西北坡时,我不能清楚地记得和它别了多少年,淡蓝的天空下,它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一年又一年,庄稼收了一茬又一茬,这片平凡的土地,仿佛永远都不会颓废,永远都孕育着希望和生机。 一大片玉米刚刚收走,被庄稼覆盖了一个季节的土地一...

    刘玉清 发表于 2015-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