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

亲情文章

简介:请珍惜所拥有的亲情,希望这些关于亲情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友情文章经典散文等。

  • 悼念我的老邻居

    噩耗传来,除了叹息和吃惊还能怎么样呢?对于这样一位已经熟悉了将近三十年的邻居,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我的感情。对他来说,我只是个庄里人,是个两旁世人,可是呀,这将近三十年来,她的音容笑貌早就深深滴印在我的脑海当中了。一个庄里的人,乡亲,...

    站站虎 发表于 2015-09-04
  • 就是这个味

    奶奶去世后,爷爷就独自一人在乡下生活着。爸爸劝过好几次,要他搬进城里跟我们一起住,可爷爷就是不肯,说是自己在农村过惯了,怕过不惯城里的生活。其实,爷爷是怕自己现在老了,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爷爷想一直守着老家的那...

    李玉良 发表于 2015-09-04
  • 淡淡父爱更香醇

    父爱也许静寂无声,只有用心触摸,才能感悟它就是我成长的灯塔,一直在默默地守候远远地引导 小时候,父亲工作繁忙经常出差,我几乎对他没有什么印象。直到有一次妈妈外出旅游时我却得伤寒病了。父亲把我从这个医院背到那个医院,到处找熟人。那时住院的人太...

    绛珠仙草 发表于 2015-09-01
  • 太奶奶

    太奶奶是奶奶的亲妈,在我小的时候经常会在奶奶家看到她,满头稀疏的白发,穿得很朴素、很干净,高高瘦瘦的,人很精神,大概七十来岁的样子吧。她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丈夫在打仗的时候被日本鬼子抓走杀死了,只剩下他们娘儿五个艰难地生存了下来,儿子也...

    暮雨飘萍 发表于 2015-08-30
  • 这不能让人省心的娘啊

    昨天的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心急如焚地为婆婆忙碌,这两天发生的事儿又像是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 事情还要从周五说起。那天下午,三哥打电话说要接婆婆去他们家。接了电话,又惊又喜又有些担忧,说实在的,婆婆在我们家住了两个多月,从未敢想谁能再接走她,多...

    清清-小胖 发表于 2015-08-24
  • 父亲

    几天下来肌肉又见结实许多,每次的差旅总是急忙而充实,或许在很多年前的差旅中只会感叹风景和人,这次想纪录我的父亲,他是一个不合格父亲也是不合格丈夫,细数他缺点有千万,我依然恨不起来,因为他是我父亲,给了我生命,苍老了他身躯。每次碰面总是那么...

    小小游天下 发表于 2015-08-18
  • 家桃

    父亲送桃来了! 他在电话里说,山山去石家庄,给你们捎过去吧。 我说,你也一块儿来吧,正好歇几天。 父亲和所有的父母一样,有好吃的东西都惦记着孩子们。儿女吃不上,他们的心底有一种遗憾,一年里念叨。看到我们吃到嘴里,才觉得心里舒坦释然。 家里有桃...

    阿晔 发表于 2015-08-15
  • 送别岳父

    我的岳父,一个八十七岁高龄的农人,一个闻名方圆数十里的工匠,在热闹喜庆的正月初十,在刚刚过了他的87岁生日的第二天凌晨,在儿子、孙子们的注视下,安详的合上了眼睑,去了传说中的天堂,永别了艰辛的人生之途。 岳父身材瘦削,颧骨高耸,脸色冷峻,一生...

    关山狼刘杰 发表于 2015-08-15
  • 爷爷,我好想你

    浩瀚宇宙,天高月明,星河浩渺,握笔执念,时光如音符从指间潺潺流出。夜空那颗最亮、坚定不移之星,像您,是您!或许,您可以看到我历经人生喜怒哀乐;或许,您可以看到我已经渐渐长大成人。 与您阔别已有十三年之久,不知您在千山万水的那头,日子过得是否...

    南国月影 发表于 2015-08-14
  • 陌上的母亲

    最近,陌上的母亲快过生日了,使我对她的思念更加澎湃。 想到母亲,会想到陌上的蓝天、白云、溪流、牛马和花草,对母亲的思念延伸到对陌生一草一木、一尘一沙的深深眷恋。 陌上的母亲是开启我智慧的河流;是给我勇敢和坚强的大山;是赐予我善良的沃土。 记忆...

    寒月府 发表于 2015-08-07
  • 老爸,我们已长大

    这个世界有一种爱,亘古绵长,无私无求;不因季节更替,不因名利浮沉。 父爱 不知什么时候我习惯了叫你老爸,这么多年了也一直没有改变。 小时候家住农村,你在县城里打工,每天早出晚归我们基本见不到面。那时候家里不宽裕,你为了省钱每天的午饭都要等到晚...

    花非梦的梦 发表于 2015-08-04
  • 妈妈,又让你担心了

    我叫痛的时候,妈妈的眉头皱起来,脸上瞬间变阴云,目光里含着泪花含着疼惜看着我,声音发颤说:这么痛,怎么办才好?受这么大的苦。不能抚摸为你减轻疼痛,只能看着你受罪。 仿佛我把痛传递给妈妈了。我分明看到妈妈的心揪紧了,一丝颤栗划过您的心胸,您的...

    古茶树 发表于 2015-07-31
  • 母亲,我欠你一个拥抱

    母亲的肺病什么时候得的,不记得了,怎么得了,一直记得。母亲说,她的肺病是生气之后喝凉水作下的,惹她生气的人,便是父亲。 母亲这样说,有些武断。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脾气火爆的母亲看不惯父亲,两个人便经常争吵。父亲吵不过母亲,就撅着嘴坐在炕沿...

    大庆李广生 发表于 2015-07-26
  • 想起爷爷

    那张弩子的制作过程,我一直记得:锯一节擀面杖粗细的桐木,约二尺长,后端钻一个眼。桐木中空,前端20公分处刻出一方上下贯通的矩形槽,与后面的眼一条直线,最后找一根细竹,一头穿入后端的孔眼,呈拱形弯进前面的槽子,折去细竹多余部分,一架木头弩子就...

    深之海 发表于 2015-07-19
  • 一床棉被

    昨夜,飕飕凉风钻过纱窗,潜入卧室。我从梦中醒来,感觉身上透骨的凉。原来,盖我身上的这床轻柔的蚕丝被,已不胜晚凉风的侵袭。我决定换上一床棉被,一床厚实温暖的棉被。虽然它经历岁月的洗礼,光华尽褪,但一直母亲般温暖着我。 1992年,我在弥中读书。那...

    田茂友 发表于 2015-07-14
  • 草木情怀

    小的时候,我常听母亲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问母亲,这是什么意思?母亲边用布满老茧的手抚着我的头,边笑着说,人是草木之人,生老病死都是命中注定的。我看着母亲眼角刀刻般的皱纹,说,娘,你老了。母亲听了之后,哈哈大笑,傻孩子,都是你们姊妹几...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15-07-14
  • 唯有一个鸡蛋的美丽生日

    许多年过去后,我无法忘怀母亲为我过的生日没有热闹的生日庆典,也没有心仪的生日礼物。只有母亲和我,一个煮熟的鸡蛋,还有简单而神圣的生日仪式。它,那么温馨,那么美丽。永远地激荡着我的情怀,永远地张扬着青山绿水,永远地沸腾着母爱的一往情深。 小时...

    黎燕 发表于 2015-07-14
  • 我的父亲母亲

    (一) 直到初中毕业后,我才消释了对父亲的成见。 从小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十足的酒鬼,一个浪荡子。他有手艺,但是他没责任感。 细数少年时代,我通常在父亲醉酒后的叱骂声中度过。父亲嗜酒如命,一饮必醉。当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好酒。我只讨厌他满嘴...

    张方明 发表于 2015-07-14
  • 父亲的期望

    想回故乡却又怕回故乡,日思夜想的亲人和青山绿水画面,一直是我离开故乡后的思念。2000年正月在收到父亲病危的快递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每月的书信中只字未提爸爸身体欠佳,他把对文化知识的渴求给予我,一直希望亲眼目睹我生活的环境,年仅57岁...

    桔乡诗雨 发表于 2015-07-08
  • 当父母老了的时候

    窗外,一轮明月爬上了树梢,柔和的月光静静地洒在我的书桌上,我做完了作业,随手翻开了我的相册。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照片,这张是妈妈抱我上公园,那张是爸爸扶我登高峰翻着翻着,我的目光不自觉地被其中的一张照片吸引,画面中太阳将要落山,夕阳的余辉把整...

    橙子 发表于 2015-06-29
  • 母亲的无奈

    母亲是方圆数十里有名的美女,一直坚信着漂亮妈妈生漂亮宝宝。因此,自我来到她腹中的那一刻起,对于我的颜值,她便信心满满。刚满月,因为算命先生一番子丑寅卯推算出来,说了一句:这个伢子蛮漂亮呀!母亲竟多给人家一份算命的钱。 谁知,希望越大,失望越...

    熊燕 发表于 2015-06-29
  • 沉沉的父亲节

    父亲节我一直没有留过心,因为一提起这个节日,就会想到老父亲的身影,尽管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十三年了,母亲也走了三年了。但不经意间,父亲的影象会出现在眼前。 在回忆里,父亲一生不容易,我奶奶去世的时候,刚刚娶了母亲进门,十八岁的父亲就撑起了这个...

    心止如水 发表于 2015-06-21
  • 如歌的行板

    话说母亲过继给寺庙里的师父后,师父就成了她名正言顺的养母,也就是后面文中一直被称为爹爹的人。 爹爹原籍是湖北洪湖县人,由于家里穷,养不活,八岁时就被送到长春观当了道姑。解放后不久,全国掀起了还俗运动,寺庙里的出家人都被安排到各个工厂里上班,...

    一行 发表于 2015-06-21
  • 我的父亲

    初中时就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后来,听过阎维文的《父亲》,再到现在筷子兄弟的《父亲》,慢慢地我长大了,不经意间发现,父亲的头上居然也开始出现了白发,眼角也多出了些许皱纹。因为,父亲是无私的、伟大的。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写写自己的父亲,但...

    幸福的足迹 发表于 2015-06-18
  • 岁月颠倒等待

    记得小时候,当时我大概五、六岁,跟着妈妈去果园干活,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我们一起从果园往家里走。在回家的路上,妈妈和邻居们边走边聊着天,我在他们身后走着,玩着,可走着走着就听不见他们说话了,往前一看,发现自己已经被他们落下四、五十米远了。当...

    南弓楼下人 发表于 2015-06-17
  • 思绣

    哪一段旅途没有终点,哪一个终点没有爱的守候。这世上千千万万的路又有哪一条是归途。 回家的路这样珍贵,想必踏上归途的人也一定是幸福的吧。 飞机划过天空,留下长长的尾线,透过格子窗向外看,云彩上洒满了金色夕阳。黄晕里,有一抹淡淡的暖。靠在飞机座...

    雨落“殇 发表于 2015-06-10
  • 老房子里的姥姥

    外出住在宾馆里,用宾馆的电水壶烧水。 宾馆的窗户朝向后院,一个人,很安静。水壶里的水响起来了。房间里反而显得更安静。 就在这时,那水壶里的水的声音越来越熟悉,越来越好听,它像吸盘一样将我吸附到几十年前的一个场景。 那时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

    海归张若水 发表于 2015-06-08
  • 那段“苦”不堪言的往事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看病吃药比吃饭睡觉还要多。那段日子,母亲含辛茹苦地寻医问药,我则在含辛茹苦中折腾着长大。博大精深的中华医术在我这孱弱的小东西身上更显得高深奥妙了。 那时一生病,我便很服帖地软绵绵地趴在母亲的背上,各处寻找中医,尝遍偏方秘...

    桑田梦影 发表于 2015-06-08
  • 母亲的心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她用甘甜的乳汁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在母亲的身边,我们度过了安闲而温馨的童年。 母亲是个极具慧心的人,她用写过字的笔记本塑料封面做成漂亮的蝴蝶结和旋转的风车,蝴蝶结飘在我的头上,成了小姐妹们羡慕的一道风景。普通的...

    胡秀娥 发表于 2015-06-07
  • 追忆大爹

    大爹是父亲的哥哥,名叫胡仙保,单看名字就有一番故事。 我有一个姑姑,是父辈中惟一的女性,据说姑姑命硬,是一个妨主疙蛋,她要是满不了13岁,下边的孩子一个也活不成。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咒语,总之事实好像应验了这些。姑姑身后,先后一男一女...

    胡秀娥 发表于 2015-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