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日志

伤感日志

简介:每个人都有伤感的时候,来这儿写写伤感的日志,看看伤感的文字吧。
情感栏目:心情随笔情感美文爱情文章美文欣赏日志大全句子大全等。

  • 致我敬爱的父亲

    又是一年清明时,倍加思念故人。时间过得真快,父亲离开我已24个年头。24年来我一直想写篇短文以解思父之情,缅怀之心。可是一直未敢动笔,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前几天和爱人聊到此事,在他的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倾诉出这么多年来对父亲的思念。 父亲19岁...

    高飞 发表于 2022-09-27
  • 总是难忘

    每到清明节,我就会想起外婆。 15年前的夏天,我接到通知去北京公安大学培训一个月,行前未及去看外婆。回来后,颇感疲惫,想好好睡睡弥补一下。未料,清晨6点多,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听到话筒里传过来小姨哭泣的声音:外婆在抢救,看来不行了,你...

    胡兰 发表于 2022-09-26
  • 玉兰姑娘

    又一次来山城开会,上次来时还是满山红叶的秋季,这次正好赶上阳春四月。嘀铃铃,嘀铃铃,手机闹铃打扰了我黎明的梦,拉开窗帘,东边的天际刚亮起来,能隐隐约约看到远处笼罩在薄雾中的山峦。 人忙的时候总觉时间过得快。天刚还是鱼肚白,眨个眼就泛红了,慢...

    刘福明 发表于 2022-09-05
  • 节后的离别

    过年回兴义上班没几日,父亲电话频传,问寒问暖。我并不感到意外,才分别,团圆的余温尚在。只是慢慢的,我从父亲每日一个电话里,觉察出更深层次的意蕴父亲已渐衰老,知道与儿子交谈的日子会越来越少,所以,趁着现在还年轻,趁着现在口齿还清晰,多和自己...

    龙君昊 发表于 2022-08-14
  • 那一天,离别的车站

    绿皮火车,呼啸穿过, 穿过山林,穿过村落, 车上坐着孤独的我, 去寻找曾经的青春之歌。 绿皮火车,开进隧道, 隧道黑暗,没有尽头, 蓦然一切,回到从前, 遥远的往事,让我泪落 2021年1月19日23时27分,最后一趟K274次列车驶出呼和浩特站。这趟已运行40年...

    荠麦青青 发表于 2022-07-12
  • 流泪的蓑衣

    父亲走了,陪伴他一生的蓑衣一直挂在老屋的墙上。 去年九月,父亲因病医治无效撒手人寰,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蓑衣挂在墙上,落满了灰尘。它,一定感觉到特别孤独,于是,每逢下雨天,它开始回忆起自己与父亲相伴的一生。 蓑衣出身贫寒,但它陪伴父亲走过了...

    张盼 发表于 2022-07-08
  • 一柱清香思不尽

    妈妈,这是您走后的第一个生日,我想了很多很多 儿时的我天天盼生日,因为您即使工作再忙,也总会在那天给我买来新衣服、花裙子、学习用具、有趣的图书、跳棋、军棋和一些开发思维的玩具,还有许多平日少见的糖果糕点。我很满足且珍惜您对我的这份爱。 随着...

    王健丽 发表于 2022-06-15
  • 想起母亲就难受

    我小时候,不怎么看得起我的母亲。她的漂亮,当年没有察觉;她的贤惠,更没有体会。只觉得她太糊涂,甚至可以说是愚蠢。再就是,嘴太笨。不说跟外人说话了,就是跟我说话,也像是理短似的,嗫嗫嚅嚅,没个痛快的时候。母亲晚年得了失语症,一面心疼,一面又...

    韩石山 发表于 2022-05-13
  • 独自一个人玩

    没玩具玩,没伙伴玩,独自一个人玩。把碎布条扎成软不拉几的人,在我眼里,软耷耷无力如面条的是四臂,扎的疙瘩是人的头颅,那时流行动画片《忍者神龟》,这布条拦腰重叠扎起厚厚的疙瘩成了坟起的龟壳。他成了我眼里的忍者神龟,他需要一把兵刃。 那时夏夜闷...

    张锐 发表于 2022-05-06
  • 父亲说

    父亲说:一角钱改变了我的命运。 父亲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年少时,家里穷,我阿公是教书先生,精通古诗词,会写对联诉状,会制谜猜谜,但为人太老实,总是赚不到什么钱,郁郁不得志,英年早逝。我阿嫲则精明能干,做点小本生意,一人挑起了一头家,养活带...

    巫晓玲 发表于 2022-04-12
  • 又是一年坟上草

    清明前后,照例是要为已故亲人扫墓和祭祀的。我的曾祖父母和祖父是在1949年前过世的,所以坟在老家的乡下;祖母和父母的坟在城郊的山林里。每年到清明,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都要去为亲人上坟。我的儿子在3岁多时离开我们,如今算来竟逾十六年,我很少在清明去看...

    海棠依旧 发表于 2022-03-23
  • 离别

    世间百态,唯离别是永恒的主题,人与人之间,尤其是亲人之间,不管经历了多少次的生离,最后等着你的肯定是死别。 自16年前送别了我的母亲,我的生命里就开始了这个无法绕开的主题,这个冬天,90岁老父闭上了他疲惫的双眼。又一次,这离别如钝刀一般刺得人心...

    杜会琴 发表于 2022-03-20
  • 清明的雨

    这个长长的假期,女儿上网课之余,忽然迷上了刺绣。她用的是我多年前的竹撑子,上面还撑着一块我搁置好多年没有绣完的手绢。 她不太会绣,针法就是简单的链接。那天,我看着她专注认真的样子,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绣花的样子。于是,我坐下来开始教她各种针...

    魏亚丽 发表于 2022-03-09
  • 怀念我的萍姐

    清明节前夕,睛空万里。按照惯例,我要回家乡祭扫祖坟。自参工至今,这样的往返已有近三十年。不知怎的,今年,深藏我灵魂深处的影子总是浮现眼前。 我的姐姐萍,四十四年前正是花季般的年龄。17岁的她天生丽质,漂亮的脸蛋,苗条的身材,连我这6岁小男孩都...

    阮江 发表于 2022-02-26
  • 清明时节忆慈母

    那年,母亲52岁,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时,在子辈本该反哺跪乳之时,就离开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母亲走了,如一颗星星陨落天际,舍下了她操劳一辈子的家,舍下了她相伴几十年的儿女,留给我们的是挥之不去的痛。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凝视天空,望着春雨,细雨纷...

    王晓林 发表于 2022-02-26
  • 忧伤的君子兰

    十年前,母亲去世后,住在附近的弟弟和妹妹,看见不愿到儿女家同住的父亲,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自己家里,形单影只,就买了几盆花草送过去,想让父亲在寂寞的时间里,通过这些花花草草来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遗忘过去,尽快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出来,恢复正...

    吴立学 发表于 2022-02-21
  • 军营,那抹绿色的乡愁

    他健在,或早已作古,我并不知晓,时光已流走了三十多个春秋,南北之遥,相隔百里,我也无从打听。然而,那一片温暖的绿色却常常飘进我的梦里。 1987年冬,我怀着对绿色军营的美好向往,报名参军。新兵集训完我们开始分到各个部队。黎明时分,车抵火车站。下...

    魏益君 发表于 2022-02-18
  • 人渐老,友渐少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身边可以说话的朋友特多,有心事可以诉说,有想法一起斟酌,有烦恼找个景点去流浪,有快乐一起喝酒洒脱那时候,我为自己的朋友遍天下而骄傲,也为自己对朋友讲义气而感到问心无愧。 后来,我们化整为零,先后去了不同的环境学习或工作,还...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没来得及的告别

    一纸公告:相逢四十年同学联谊会因新冠疫情取消。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在岳阳工作的熊志平同学留言:九年前,我们失去了王敬军同学。因为当时工作忙,结果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敬军同学的去世让我想了很多:不管我们相距远近,都必须珍惜每一次见面的机会,...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五哥,天堂的雨是九弟的泪

    今年七月,我接到侄女的电话:九叔,父亲今天早上六点走了 当我得知五哥已经去世那一刻,我的悲伤情绪突然喷发出来,哇的一声,竟当着许多同事的面嚎啕大哭起来,悲痛欲绝的我,心急火撩地从往老家赶。 一路上,我对五哥的记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闪现着,泪...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告别

    出生在八仙,生长在八仙,又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多年。虽然,我在安康有了新的房子,老家就我上班时居住,在城里时不想回去,回去后又不想下去,但从未有过离别的感觉。 调令下来了,我都没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是八仙的人了。回到家里,我默默地收拾老房子,从楼上...

    严共昭 发表于 2021-12-26
  • 最后的爱

    致最后的爱的一封信 亲爱的! 请允许我再这样称呼你!也许你会感到可笑或恶心。不知道以后还有可能?我知道我近段的打扰不合适,真的也不太礼貌,或者说,我说的一切,你根本就不想听,但还是忍不...

    那天那地那月亮 发表于 2021-12-23
  • 再见 青春

    那一夜,在河边度过。 几个相知的朋友乘着夜色来到河边,点燃一堆篝火,然后就那么围着火光席地而坐,没什么像样的美食,好在酒很多。大家开怀畅饮,就着滔滔河水,就着灿烂星辉,就着浓郁的青草芬芳,几乎忘记了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彻底放松自己,让自己融入...

    蒋振宇 发表于 2021-11-27
  • 有一种伤它不疼

    那日,4岁的儿子在客厅玩耍,一不小心把茶几上的玻璃杯打碎了。看他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责怪他,因为怕碰伤他的小手,于是我立马去整理地上的碎片。因为太心急,竟然被玻璃渣伤到了手,当时我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手被玻璃划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儿...

    张海贞 发表于 2021-11-26
  • 离乡

    这两天,母亲一直在打电话,询问搬家的日期。我听得出,母亲的语气里既有对来到我这里生活的憧憬,也有离乡的感伤。这个小村庄,母亲生于斯长于斯,大半生光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远处的老哈河,近处的莲花山,似乎都是她的亲人。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可能不会...

    陆继成 发表于 2021-10-23
  • 泪别离

    人生自古伤别离,泪眼婆娑为哪般? 年少时离别的伤感滋味不曾体会,等到自己长大成人,经历过与家人的离别,那景、那情、那泪眼,就会深深地刻进脑海,经年不忘。 高中毕业那年,我要到黑龙江当兵。至今,我清晰地记着当兵走的那天家人送我时的情景。早上,...

    刘传科 发表于 2021-09-27
  • 怀念婶娘

    又是一个深夜,我从睡梦中惊醒,一个模糊而又清晰的影像突然浮现脑际,那一张和善可亲的笑脸,那一抹充盈温情的笑意,如暖流激荡在心头。她,就是我已故多年的婶娘,刹那间,我思绪的点滴飘回到了和她一起生活的难忘岁月。 1979年8月30日清晨,我跟往常一样...

    王晓林 发表于 2021-09-04
  •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爸爸被查出身患肺癌那天,妈妈并没有表现得过度伤心,她只是怔了好久,然后悄悄抹掉了眼角的泪花。 爸爸也很冷静。在详细咨询了医生、得知化疗的过程和结果后,他独自在房间待了一天,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宣布,他拒绝治疗。在我和妻子的劝说和反对声中,妈妈始...

    巫凉 发表于 2021-08-25
  • 崩溃的夜晚

    白天,她看起来和学校里任何一个老师都没什么两样。 512汶川大地震后,北川中学的师生迁徙到了绵阳,在长虹培训中心,建起了他们的临时学校,几十顶帐篷下面,住着刚从惊恐中挣扎着走来的学生,白天,她和老师们会一遍遍在帐篷与帐篷之间穿行,看看孩子们好...

    何竞 发表于 2021-08-24
  • 清明 追思

    父母去世早,每年清明节,在外地工作的大哥三哥两家人都要回凯里挂青,这也成为我们兄弟团聚的节气。我家兄弟四人两个在凯里工作,两个在平坝县工作。 父亲是镇远人,母亲是平坝县人。民国时期,父亲在平坝结识母亲,并带回镇远成了家。此后几十年,由于交通...

    杨光新 发表于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