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心情随笔

简介:这是心情的家园,您可以看到不同的心情作品,还可以发布您的随笔心情。
情感栏目:情感美文伤感日志爱情文章感人故事情感日记句子大全等。

  • 美旺

    一直想写我家美旺,大概是受一些作家的影响。但作家们笔下的猫猫狗狗要么乖巧可爱,要么古灵精怪,每每读罢,对美旺便有种怒其不争的怨愤,你怎么就不能表现得稍稍出众一点呢?手头最新一期《读者》里刚好有个女作家描写一只流浪狗转为家犬的故事,俨然小人...

    李亚坤 发表于 2021-06-07
  • 年味儿渐淡福愈浓

    正值春节,远在他乡的我情不自禁地翻出那首忆江南小令来暗自吟咏:思故里,岁末正隆冬。掠树西风声肖虎,围村雪岭玉雕龙。户户对联红。似乎闻到了那寒风与冰雪中浓浓的年味,红红火火的年景就在眼前。 回想花甲岁月里年复一年的春节,我从乡村偏僻小屯迁到了...

    发表于 2021-06-07
  • 东北过年

    过年,大红灯笼高高挂。 大灯笼,骨架是铁的,在仓库里面闲得起锈,这会儿用在一时了,糨糊用面粉打,半粥半浆,红纸裁成一瓣一瓣的,一个灯笼要小半天才能糊好。灯笼里面接上灯泡,电线拉得长长的,直挂到院子里的高处。年三十的夜晚,家家户户红灯闪烁,喜...

    金仁顺 发表于 2021-06-07
  • 年猪

    从老院子搬到新居已有四十多年,但我的记忆中还保留着当时杀年猪的热闹场面。 出了正月,年味儿渐渐淡了。为了准备来年的年猪,一过农历二月初二,母亲便打发父亲走村串户,购买仔猪。那个年代仔猪价格很低,三五十元就能买回一头。父亲根据母亲的建议精挑细...

    发表于 2021-06-07
  • 老宅门上贴挂钱儿

    临近腊月,年味愈浓,这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在老宅里贴挂钱儿的情景。那些红的、粉的、黄的、绿的挂钱,色彩艳丽,把那土坯的农家小院装点得格外耀眼,喜气洋洋,年味儿十足。 我剪挂钱儿的手艺是跟奶奶学的。记得那时乡下有这样一首童谣:小孩儿小孩儿...

    发表于 2021-06-07
  • 漫忆儿时过春节

    在北方,进入腊月门儿之后,家家户户开始忙活起来。赶集逛街,准备年货。到了腊月二十几,开始扫房擦玻璃。照我们当地的风俗,扫房还得挑个吉日,星期四或星期五都是好日子。把家什被褥等等都搬到当院之后,父亲蒙上头脸,戴上风镜,举着大扫帚,划拉顶棚屋...

    发表于 2021-06-07
  • 寂寞花开时

    人真的不能总是忙忙碌碌的,事再多,也要偶然地闲一下。哪怕是寂寞,也能让人体味到很多东西,让人在匆忙中读一下自己。在夏日的房间里品一壶浓茶,在秋日的阳光里翻一本旧书,让心有一段歇气儿的时间。于是,粗糙的岁月被磨细了,风化的生活被泡软了,终于...

    发表于 2021-06-07
  • 用“人说山西好风光”谱填词

    说说海南好地方 山青水绿热情旺 频频招手五指山 尖峰吊罗伴霸王 骑上单车绕岛一圈 领略那海风椰韵陶醉你乐不思蜀忘家乡 旅游岛建自贸港 海南成为购物天堂 脉脉含情黎母岭 昌化万泉南渡江 博敖论坛高谈阔论 你看亚州航船勇往直前乘风破浪 要来海南好通畅 北飞...

    牛车叔 发表于 2021-06-06
  • 我就是不可或缺的那一份子

    最近单位要求大家学习《善待你的单位》一文,并且要求写出读后感。一开始我对这种流于形式的东西很是反感,我并不是不爱学习,因为学习使人进步,况且这是一篇很有文采很有诗意的文章,如果文学不沾染政治方面的习气,读之,感之颇为享受,或许心灵受益面积...

    麦芒 发表于 2021-06-05
  • 我的未来

    未来是一个抽象的名词,很多人都畅想过自己美好的未来,但是却没有信心把自己畅想的未来变成现实,因为他们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遇到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克服所遇到的困难。因此,我们在畅想未来的同时思考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及其解决方法是很重要...

    袁惠莹 发表于 2021-06-05
  • 回家的路

    大姐先开口讲述:还记你上小学的时侯,因为长得小总是被黄**欺负。有一天放学,我就在咱家门前那条路上堵着他,当时,我心里想你还敢欺负我弟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就把黄**书包和书本、文具什么的书包里的东西,都扔到前院下满大雪的菜园子里,只见这...

    平常心 发表于 2021-06-05
  • 等待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 在我的记忆中,我永远是那个等待的人,而不是被等待的人,说不清这是我的性格所至,还是生活所迫。 就我而言,等待有时候很幸福,有时候很无奈,有时间很焦虑,有时候以至于有时候我自己都会恍惚,是在等待美好的未来,还是期待等待后的...

    孔雪梅 发表于 2021-06-04
  • 女儿的猫

    女儿留学回国提出养狗被我们否决了。我们都是上班族,早出晚归,哪还有精力早晚遛狗,但是,女儿不死心:养只猫吧!猫不像狗,不需要遛,这总可以吧?这个想法我们一致认可。 隔天,女儿便从小区门口的宠物店里买回一只体长十几厘米,通体灰色的英国蓝猫,女...

    胡海明 发表于 2021-06-04
  • 世间万物皆可入画

    唐云是上海画坛的领军人物之一,居江苏路中一村,我工作单位与中一村相近,故时有觌面求教之幸,每至大石斋,总伴随着品茗、观壶、赏画、喝酒、啖珍、把玩、听趣诸乐。 前些时,听唐云哲嗣逸览先生在静安文化馆作唐云绘画专题讲座,言及目前收集到最早的是唐...

    冯寿侃 发表于 2021-06-04
  • 噢?原来你也在这里

    走在早晨阳光正好的路上,穿梭在上海老房子之间,头顶上是阿姨们早上刚刚洗好的衣服,阳光穿透纤维,满鼻子是肥皂泡沫的味道。身边穿过形形色色的人们,步伐匆匆西装革履。这样的日子,其实很好。未来还没到,过去已走远,遇见的还在身边,未遇见的仍在前方...

    倪彰若 发表于 2021-06-04
  • 别人的生活

    别人的生活。 这几个字在脑袋里盘旋得实在太久了。 最初,我想它适合做一首诗的题目,可不管如何翻来覆去,也写不出这首诗来。又觉得写成无法归类的闲散文章,或许更好,但这文章也是越拖越艰难。直到有一天我想到,也许,它在我心里的漫长和重要,不只是一...

    刘汀 发表于 2021-06-04
  • 婚姻里的情绪价值

    可以这么说,所有舒服的婚姻,都提供了足够的情绪价值,而所有糟糕的婚姻,一定是缺乏了情绪价值。 前几天,一位朋友给我发微信说:你快跟我聊聊吧,我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原来,她经手的一个项目,因为下属的工作疏漏,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前期的付出可能都要...

    罗近月 发表于 2021-06-04
  • 开心是一种习惯

    微信朋友圈里有一个外地的女友,在一家公益基金会工作。从微信朋友圈里她推荐的书、推送的文字可以看出来,这位友人是个生活有品质、有趣味的人。友人对工作很有热情,50多岁了,却一点没有颓废的痕迹,每天都很忙碌且快乐、开心。她的快乐和开心也常常感染...

    邹天兵 发表于 2021-06-04
  • 师生情

    在第36个教师节到来之际,已经年过七旬的我打心底里想念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市师范学校读书时的班主任王宏达老师。 王老师担任班主任,同时教我们语文课。说起来事情就是巧安排,从小学到初中,我的班主任老师徐老师、刘老师、常老师和张老师等,都是教语文的...

    电15838321411 发表于 2021-06-03
  • 天佑外婆

    卯时黎明,当天边第一道霞光,透过新桥河镇,牛头坝村的上空,红,橙,黄,绿,青,蓝,紫,朝印着东方。那不正是天与地之间,大自然所给到我们,万物、最好的馈赠了吗? 提笔,文旎,心情,其实也都是无比沉重的,在面对着近些年,身边这些亲人们的相继离世...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翩红白影,她如风而去。 他回头立住,拉住了一片寂凉。 告诉我你的声音。 他抬着手,独自怅惘。 红影晃动,低头又止,她静静地半侧着脸庞,折下了一枝蔷薇,咬在了唇中。 泪犹落,风未止,他们站在月的影子里,寂静相望。 孤独,在眼的海里,翻滚涌浪,云雾...

    风君子 发表于 2021-06-03
  • 铁山那条弯弯的路

    前不久,一位上世纪六十年代从露天矿调到大西南工作的友人,偕老伴回本溪探亲,我和老伴陪他俩到铁山观光,一览几十年这里的巨大变化。早晨风清气爽,旭日从东方山上腾起,映照得几十里矿区煞是壮观。我们漫步登上一处高坡,放眼铁山采矿场,友人情不自禁地...

    刘世玉 发表于 2021-06-03
  • 诗意地活在文字里

    晚上儿子看我写的诗,对我说:老妈,你的诗太文艺范儿了。就像《舌尖上的中国》里,去市场挑选新鲜时令食材,不就是买菜吗?至于那么文艺吗?我笑笑,很无奈。说实话,我一直喜欢看这样的文艺片:一遍又一遍听叶嘉莹《小词中的境界》。电视剧也以这类为主,...

    丹日 发表于 2021-06-03
  • 我也爱上了足球

    寒冬降临申城时,当人们在为申花、上港错过的冠军而惋惜时,忽然传来捷报,大同中学足球队以十战全胜的骄人战绩捧得2015年全国中学生足球挑战赛的冠军! 激动之余,不由得想,我是怎样喜欢上足球的呢?从小文静不好动的我,所有学科成绩都好,唯独对体育不感...

    盛亚萍 发表于 2021-06-03
  • 霾的联想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上海度过真正的冬天。这令真正悄然而至时,略有些奇妙的惊异。事实上,在更早一点的时候,人们尚不知道霾为何物,日复一日的冬季清晨,与陌生的集体飘进无始无终的迷雾里是常见的。自行车的铃声足以清脆地打破它,或是人们口中哈出的热气自...

    张怡微 发表于 2021-06-03
  • 你今年几岁?

    常听老年人说自己活一天少一天,110岁的中国著名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周有光先生却说:老不老我不管,我是活一天多一天。他从80岁开始从头算起,在他92岁的时候,一个小朋友送他贺年卡,上面写着祝贺12岁的老爷爷新春快乐!今年他应该是30岁的老爷爷...

    林青霞 发表于 2021-06-03
  • 一山枯荣阅人界

    这是荒无人烟的美国西部茫浩的大沙漠,这里只有蓬散的骆驼草与低矮瘦小的烁树,此等景象恍如新疆戈壁滩。我行程两日,尽见这般干枯死寂的苦漠,美国西部的荒凉让人吃惊。待我见到这片连绵的莽原山林时,我的眼前有了绿意,心情也为绿色滋润好畅了许多。 这山...

    张锦江 发表于 2021-06-03
  • 经营风水

    弟弟的儿子、儿媳伦敦大学博士毕业后,在老家举行婚礼,我借机会回了趟老家。 隔壁世交王叔家的黑漆铁大门已经锈迹斑斑,半扇门歪斜着,只有一个铰链挂在门框上,大门没有上锁。院子里杂草丛生,野生的树长得很高,房顶瓦片间挤满了杂乱的随风摇曳的枯黄的野...

    牧歌 发表于 2021-06-02
  • 花海汉坪

    人在花中走,犹如画中游。用来形容汉中油菜花最贴切不过了。 眼下正是汉中油菜花的最佳观赏期。黄灿灿的油菜花,在三百里的汉中盆地肆意泼洒,或田垄,或低洼,或高坡,或河滩,只要是有小块的土,就看见一朵或一片的黄,笑迎阳光。那一望无际的花海,直抵天...

    杜延军 发表于 2021-06-02
  • 阳坡奶奶

    在陕南商洛及豫西地区,海拔千米左右的山坡上,零星地生长着一种山果果――阳坡奶奶。如果不是商洛人,这名字恐怕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这是它的乳名――商洛本地人的叫法。由于它鲜红的果实呈八字形分叉,形如母乳,又多长在向阳之处,故而得此十分亲切的...

    王国忠 发表于 2021-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