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人物

    磨剪子,磨菜刀咧。浓重的口音,却极具穿透力,远远地传进巷子里的每一户人家,不一会儿,受家长之命的孩子们便拎着刀,拿着剪,蹦蹦跳跳地来到巷口的槐树下,那里,有一位孤独的磨刀人。 磨刀人似乎无名也无姓,邻里间也都只管他叫磨刀的磨剪的,只有年长的...

    乔一鸣 发表于 2021-05-13
  • 乐为文友服务

    以文会友群新年联谊会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大家仍沉浸在欢聚时的愉悦气氛中,不时地在QQ群里回忆当时的情景。 作为这次联谊会的主持人之一,我再次感受到大家对聚会的热情,对友谊的珍视。白天要上班,我只能在晚上起草主持稿,连续三个晚上加班到半夜,在主持...

    薛贵芳 发表于 2021-05-11
  • 家乡的变化

    时代在变化着,周围的一切也在变化着。我也曾憧憬着家乡美好的未来,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也没看到任何变化,这让我一度沮丧无比。幸运的是,它终究还是变了。 记忆中,长辈们总喜欢用他们那惨淡的过去与我们多彩的现在相比较。以激励我们好好学习,出人头...

    谢鹏飞 发表于 2021-05-09
  • 月亮

    月光透过云层,朦朦胧胧地洒了下来,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洁白。 圆月穿行在云层之中,以千百万年来始终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地面。洁白的脸带着光斑,正如我无数次注视它一样,那么熟悉,却又因所处天空的不同,反倒有些陌生起来。 这片天空下被月光笼罩的土地,这...

    姚和欣 发表于 2021-05-02
  • 我的理想 我的梦

    二十年后的一个清晨,我坐在一间设备齐全、装饰简单的工作室里,桌上的台式电脑和一台巨大的超级计算机连接着,正在使用它超强的计算能力来实现我的程序命令。哒、哒、哒,防护系统终于建成了。认真检查几遍后,我带着满意的神情按下了回车键。没有任何异常...

    袁若峰 发表于 2021-04-28
  • 月,是浪漫、诗意的象征,她纯洁,灵动,可亲近。 如果今天是满月,那你可以细细品味她的美。你看,满月的旁边往往有云雾相伴,这层云雾给月增添了一丝淡雅的华贵和一种微妙的灵性。 如果今天是上弦月或弯刀似的下弦月,没关系,毕竟谁也不是天天穿着盛装的...

    王为之 发表于 2021-04-24
  • “佛系”的正确打开方式

    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让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像是上了发条,每天24小时如机器流水线一样运转。有的人拼出了一番事业,拥有了辉煌而万众瞩目的人生,但更多的是那些平凡的人和平凡的生活,于是佛系这个词语便出现了。有人因为实力配不上自己的理想,却自以为幽默...

    张怡讴 发表于 2021-04-24
  • 梦中的树

    看着马路上一棵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我不由回想起我和小记者们在斯林村拍照留影的画面,还有那天下午参加植树时的情景。 星期五下午,我们坐上公交车赶往斯林村,斯林村真是美丽极了,小路旁、楼房下、陡陂上长着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山坡下面有着一个大池塘...

    韩汶珂 发表于 2021-04-21
  • 放烟花

    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妈妈一起去广场里放烟花。一来到广场,我就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从妈妈的手中抢来一个烟花筒,跑去草地,然后用打火机点着火。那小小的火苗一直烧,烧到尽头。突然,那个烟花筒动了起来,像一个火箭似的飞向了天空,只听见啪的一声,烟花...

    陈珏全 发表于 2021-04-20
  • 书店的小男孩

    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从我们呱呱落地时,规矩就似繁星那般多铺在我 们的人生道路之上。又似一块块石头,若非要硬碰硬地以身试法必落得摔跤的结果。 记得那次,我到书店看书。书桌上摆着一个牌子,印着几个醒目的大字请勿边看书边吃零食、喝饮料。我暗暗...

    谭诗瑶 发表于 2021-04-20
  • 怀揣过去,把握未来

    李嘉诚之子李泽楷在接受访问时,曾有记者问他的父亲赠送他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李泽楷只回答了记者两个词语:过去和未来。 过去是指他所经历的事情,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李泽楷都一一放在心上,难过时有过去的美好回忆做伴,受挫时有过去惨痛的教训让他重...

    丁璐 发表于 2021-04-18
  • 美的瞬间

    耳边传来了机器工作的轰响声,仿佛是从家旁边那块荒芜空地上传来的,我急忙走过去看看,小房子真的不见了。一小片积土,却依然能在我眼中展现出小房子的轮廓,那些小花小草的残骸被灰尘蒙住,挖土机由远及近地驶过,吞噬了最后一点新绿,使这小片地有了与周...

    吕琦 发表于 2021-04-17
  • 啪嗒,深夜两点半,王明点击鼠标,打开屏幕上的一个窗口。 那是关于一名女性在地铁上遭到骚扰的新闻。屏幕变为白底黑字,变亮的光让在黑暗中的王明不禁眯了下眼,连续盯着电脑十小时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王明感到了眼睛的干涩,他总是时不时地眨眼。正值国庆...

    孙秋悦 发表于 2021-04-17
  • 家有萌妹

    咳咳妈妈一回家,便倒在沙发上不停地咳起嗽来。妹妹从阳台跑过来,一把拉住妈妈的手,撒着娇地喊道:妈妈,我要喝牛奶!妈妈感冒了,叫姐姐帮你冲牛奶吧! 妹妹看了看我满桌的书本,默不作声地走向餐桌,手脚并用地爬上那张对她来说高高的凳子。她踮起脚尖,...

    贺钰涵 发表于 2021-04-16
  • 狗是人类的朋友

    大自然中有成百上千的动物,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习性和特点。其中狗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也是最聪明的动物之一。狗的用处可真多,警犬可以帮助警察破案,抓坏人;导盲犬可以给盲人带路;牧羊犬可以帮助牧民放羊。狗最普遍的用处是看家。 狗是人类的朋友。可是...

    宏锴 发表于 2021-04-13
  • 蚂蚁大军战青虫

    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独自坐在石头上,欣赏着山上的风景。突然,一只毫不起眼的小蚂蚁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只小巧玲珑的黑蚂蚁,它正在全神贯注的寻找着一些重要的东西食物!它东张西望了一会,就发现了一块充满诱惑力的糖!小蚂蚁并不着急去拖,它只是...

    韩旭东 发表于 2021-04-13
  • 笔耕园

    当第一股清泉从冰封的山谷跃然流出,当第一朵迎春悄然绽放在你我的心田,当第一声鸟鸣吟出激荡的诗篇,当这诗篇展开又一页华美的和弦春天。 冰雪消融 ,阳春三月,走在略带寒意的春风里,让人不免觉得神清气爽,欣欣向荣。远远望去,嘴上不经意间吟出天街小...

    尚书丞 发表于 2021-04-13
  • 看见自己的心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些人,觉着自己是最好的。俗话说:别人头上虫子跑看得清楚,自己头上马跑看不见。 以前的我,也是这样的。 11岁那年,我参加了一个期望已久的钢琴大赛,三个月的时间,我刻苦练习,一遍又一遍,可是我并不觉得累,那时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

    薛璇 发表于 2021-04-10
  • 亭亭如盖

    席慕蓉曾说过:岁月深埋在土中便成琥珀,在我的记忆里,就有这样一颗令我终生难忘的琥珀。童年时,我最爱去的地方便是田园边的外婆家,那方有着小桥流水人家、被我深深眷恋的故土。在一个绿树成荫的盛夏,带着对故乡的思念,我动了身,希望再闻闻麦香,陶醉...

    杨抒凡 发表于 2021-04-10
  • 外卖

    走出大学校门,突然意识到自己已是半个社会人了,而寒假打工的经历,让我体悟最深。 寒假从外地归来,一下火车就倍感亲切,熟悉的道路,熟悉的店铺,车来车往,行色匆匆,一切还是老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路上多了一辆辆飞奔的外卖电动车,在车水马龙中来回穿...

    魏文杰 发表于 2021-04-09
  • 妈妈是遥控器

    女儿经常说:在我们家,她是太阳,她妈妈是地球,而我则是月亮。身为一个时时刻刻都不但要自转,而且还要围着她们公转的角色,很自然地,所有家务活都归我一个人承包。 本来干点家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权当活动活动筋骨,但我平时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在网上看...

    于永海 发表于 2021-04-05
  • 看戏及其他

    假期快结束时,父亲邀我一起去看戏,他也是受邀于朋友,便想带我这个从未看过戏的去长长见识。我一口否决了,理由是假期快结束了,我还想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呢。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自己会在戏园的椅子上呼呼大睡。但最终我还是败在了父亲的嘴皮子...

    吕卓芯 发表于 2021-03-31
  • 春是千变万化的。她有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的色彩明丽,也有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缤纷热闹,更有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春意盎然。 春是活泼的。她像只花蝴蝶,时而跳在鲜草上,时而落在娇花上;柳芽儿悄悄探出头来,小草儿...

    伍倩汶 发表于 2021-03-28
  • 远方

    我是一个心怀远方的人。我很喜欢最近流行的一首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但我不喜欢那些人,那些把歌词改成还有下一辈子的苟且的人。在我心中,远方是神圣的,是一个人对他生活的世界最美好的憧憬,是艺术的起源,是一个人心中最隐秘的永恒的希冀。而那...

    陈章 发表于 2021-03-26
  • 演讲者与倾听者

    空灵幽谷中,两翩翩少年相对而坐,一人慷慨激昂,发表雄才大略;一人微笑倾听,时而赞叹不已。数年后,倾听者官至六国国相,合纵连横;演讲者远交近攻,助秦王一统天下。这就是勇敢与宽容的智慧。 当今社会,真的有敢于发出自己声音的少年郎吗?或许很少。因...

    陈恺 发表于 2021-03-24
  • 不该错过的风景

    风景美丽,风景有的孤寂,有的华美,各自具有独特的美。风景再好,没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怎能发现美的风景。我想去乞力马扎罗的方形山巅上呐喊,想去领略佛罗伦萨的浪漫,想去欣赏马里亚纳海沟深处的神奇世界。然而,除了我们儿童,还有几个大人没有被蒙蔽了...

    叶宇翀 发表于 2021-03-23
  • 我与星星失联了

    城市繁华,不见星光,只见灯火。 星星离我们实在太远了,它也许只能用来观测、许愿,和治颈椎...

    陈思函 发表于 2021-03-17
  • 家乡的雪

    寒冷的冬天,我最爱有雪的日子。一夜的北风呼啸,清晨,妈妈推醒还在睡梦中的我,高兴地说:快起来,下雪啦。我一骨碌爬起来,跑到窗边一看:果然,窗外已是洁白的一片,纷纷扬扬的雪花还在不断地往下落,就像一只只蝴蝶在跳舞。 正赶上星期天,我饭也顾不上...

    尹奕博 发表于 2021-03-02
  • 植树活动

    周五的时候,听说周六可以参加由市场星报小记者举办的植树活动,我的心立刻沸腾了。但是我周六有英语课,正担心自己去不了时,爸爸电话打过来,说给我报的是周日的,我欢呼雀跃! 周六晚,我开始准备周日的零食、水等出行物品,但意想不到的是夜里我发烧了。...

    于昊宇 发表于 2021-02-26
  • 不再留长发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他不修边幅:头发长长的、胡须长长的、指甲长长的于是,就有人这样或那样地猜测说:他失恋了他失业了他在追求潮流 可现在,他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每天早上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胡须剃得干干净净的;每隔两三天,他就要洗一次头;...

    胡正美 发表于 202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