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的高三没有梦

    夜晚,站在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的一所高中,有一层楼的教室依旧灯火通明。不用说,这是高三的学子。此情此景,作为过来人,真想发发感慨,但不敢高声语,恐惊读书人。 高三,就像一座高山,让人敬畏,可翻过它,人生就有出彩的机会。 记得刚上高三时,有位学...

    廖华玲 发表于 2019-12-08
  • 乡村拜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漂泊在外的村里人不管挣钱多少,都要从异地他乡千里迢迢地赶回家过年,他们肩扛手提,带一些外地的土特产或烟酒之类的东西孝敬父母和送给亲朋好友。我们也不例外,每年都要回农村陪公公婆婆过年,遇到叔叔大伯大婶热情嘘寒问暖,敬上香...

    唐常春 发表于 2019-12-07
  • 同聚团圆之夜

    四季轮流,时间滴溜溜地转,转着转着,不经意就转到了一年一度的中秋节。 中秋节拾着夏的岁末,迎着秋的惬意潸然而至,似时钟滴答、滴答送走了夏的繁忙炙热,迎来了秋的清新凉爽,也迎来中秋节。 中秋节是中国传统节日,至今流传多少年,我不大清楚。只知道...

    浅色微笑 发表于 2019-12-06
  • 在怀旧的树阴里摇着蒲扇

    酷暑难忍,清代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这时候,他哪儿都不去,什么人也不见,不用戴头巾,就连衣服也不穿,躺在杂乱的荷叶中野凉。 在这个古代老头儿眼里,荷花之异馥,避暑而暑为之退,纳凉而凉逐之生。有荷花的地方,就有凉,荷叶叶片肥硕,叶面筋络清晰...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11-30
  • 那片山韭菜

    清明节一个人回老家的三天时间里,母亲一直在念叨着走的时候给我带点啥东西,我知道说啥也不用带没有用,于是看着山坡上浅浅的一层绿,问母亲:这时候有野菜吗? 母亲说:有倒是有,带个野菜咋中? 咋不中。别人送了些山韭菜,我们在家里包饺子,你孙女吃了...

    陈战东 发表于 2019-11-24
  • 再遇我的老师

    一次偶然的机会,学校派我和几个同事到本县的另一个学校交流学习。还记得那天,我刚走近教室,一阵深沉沙哑而又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我,见教室后门开着,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找了一个靠后的空位置坐下。当我抬头注视讲台时,我惊呆了,此时正在给学生们上课的居...

    梁龙英 发表于 2019-11-21
  • 家有臭美妞

    某晚迷糊中灯一亮,豆仔蹦进来:麻麻麻麻,我不想打扰你可是忍不住你快看我的眉毛。我勉强张开眼睛一看:右眉毛生生少了半截,左右不对称了,脸都怪怪的了。我瞌睡虫跑光了,忍不住哈哈哈哈起来。原来她半夜三更成精学化妆剃眉毛,结果没想到刀那么快,嚓一...

    峰岭 发表于 2019-11-19
  • 钟姨的鸡屎藤籺仔

    钟姨做鸡屎藤籺已经有24个年头了。 钟姨全名叫钟建清,今年58岁,廉江石城镇东莲塘村人。从1993年开始,她就在廉江龙塘路周边的乡村集市叫卖鸡屎藤籺仔,寒来暑往,24年弹指一挥间,她愣是把一个沿街叫卖的廉江特色糖水做成了老字号的美食。 据闻,鸡屎藤是...

    张永幸 发表于 2019-11-18
  • 秋天的况味

    松柏之质,经霜弥茂;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柳,是不属于秋天的。秋天看柳,于柳是种残忍。一树柳绿还残存几片,不过已不是那种油油的绿了,是憔悴、昏暗而老迈的绿,如浊水藏月,美人迟暮。那风情万种的柳枝,成为瘦瘦的影子,倒挂在树上,没有了如烟如梦的...

    左克飞 发表于 2019-11-11
  • 蕹菜的夏天

    认识蕹菜是在1959年。人民公社成立后发展养猪事业需要青饲料,在引进水浮莲、水葫芦的同时,也引进了蕹菜。那时是把它们串在草绳上,放养在河里,等长大长多了捞起来喂猪的,因此又叫它水蕹菜。蕹菜生长速度比不上水浮莲、水葫芦,印象中只在一个年头里见到...

    褚半农 发表于 2019-11-09
  • 铸乡过大年小忆

    在铸乡嘉禾,春节尊称为过大年。送旧迎新,村里十分热闹喜庆。 记得解放前过大年,十二月初下湖广倒犁头的父辈都会先后回家,他们带回外地年货,还给小孩买了玩具。从此,唢呐仔和小喇叭声一天比一天响,祠堂里习武的、踢鸡毛球和打旋儿的一天比一天多。村里...

    雷晋副 发表于 2019-11-05
  • 母亲的童年

    小时候,我常听母亲讲述她的童年。上世纪30年代初,母亲生活在山海关地区,城门下站满了日本哨兵,巡逻兵则24小时不间断地监视城市的每个角落,整个城市笼罩着恐怖灰暗的气氛。有一次,母亲正和小伙伴在街边玩耍,日本宪兵骑着马,故意发坏从小孩身边急速驰...

    李玉林 发表于 2019-11-04
  • 川北人,说川菜

    提起川菜,我想很多人闪过脑子的是火锅,紧接着就该轮到酸菜鱼了,然后大概就是辣子鸡...

    清粥小菜 发表于 2019-11-04
  • 那一年 我是一名收费员

    走出学校,独守自己的小世界,不关心这个社会的公众生活,热衷于用音乐与文学进行诗意的表达;步入收费员岗位之初,琐碎、单调、枯燥成为贯穿始终的旋律;然而 红蓝闪灯下的急救呼号,急切而揪心地呼喊快-些-,车上有病人,无法抓拍到的车牌号,顿时让我不知...

    付宜珊 发表于 2019-11-01
  • 城墙纪行

    寒假回家,同样在北京念书的好朋友突然跟我说:走一圈城墙吧,试试看。我立即答应了。的确,一番远游后,我也想再好好看看这城。 我们是从南门,即永宁门,也就是今年春晚西安分会场的所在地出发的。 登临远望,城内城外风景人情一览无余。 城墙内建筑低矮,...

    蔺诗芮 发表于 2019-10-31
  • 祖国的歌唱

    中华魂 唱一首歌,在七月里守望,七月是你的生日。 岁月无垠,与万物长相厮守。夜无眠,与季节遥遥相望。走不出阳光的恩泽,如同走不出波光粼粼的南湖。 许是13名汉子的铮铮诺言,点燃华夏久违的梦,才使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有了光明正确的航向。迎着这铺天盖...

    丁太如 发表于 2019-10-26
  • 那些热爱文字的女子

    题记:不是每个人都要当作家才去写字的,每个人的爱好和生活方式都不同,我想要写些东西作为人生的纪念,不极端,不强迫,只是热爱。希望文字,也能成为你焦躁一天后心灵的慰藉,成为人生沮丧或快乐时的静谧出口。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不能口头顺利表达自己情...

    李美玲 发表于 2019-10-20
  • 旧时光里的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朱明瑛的《童年》陪伴我成长,与我一起成长的还有我那憨憨的弟弟。 弟弟打小聪明,聪明到什么他一...

    刘爱武 发表于 2019-10-15
  • 在雨中

    那天,刚走出教室的门,就被迎面的雨点淋了个正着。下得也太突然了吧!我没带伞,四下望了望,只好硬着头皮闯进了雨中。 我在雨中跑了很久,最后终于看见那道期盼已久的铁门出现在面前,我伸手使劲拍了拍那门,可没动静,又使劲用脚踢了踢,还没动静。不会吧...

    樊淼 发表于 2019-10-11
  • 父母的新年愿望

    前几天,我跟父母通电话,商量春节怎么过。父亲提出了新年愿望: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二,每天晚上六点至九点,尽量都别串门了,一家人聚在客厅里看看电视、聊聊天。 初听父母的新年愿望,我感觉非常可笑。这算什么愿望,太平常了,平常得几乎和吃饭呼吸一样简单...

    郝长青 发表于 2019-10-09
  • 回老家陪婆婆过年

    朋友问我今年在哪里过年,我说,还是和以前一样,回老家去陪婆婆过年。朋友感叹,你怎么年年都去那里过年啊? 是啊,结婚18个年头来,我们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年是和婆婆一起过的。婆婆住在比较偏远、交通不便的东江湖库区,公公已经去世近20年了,因此这些年,...

    刘娟丽 发表于 2019-10-09
  • 母亲的年炸货

    上世纪七十年代,虽然生活比较清苦,过年的时候母亲还是比较慷慨的。因为平时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一堆儿攒到过年,所以过年还是比较丰盛的。 尤其是母亲做的年炸货,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炸耦盒。将莲藕洗净,切薄片(4毫米左右),两两相连,中间夹肉馅,裹...

    刘春香 发表于 2019-10-08
  • 春天的感言

    春江水暖鸭先知,但我想,对季节变化最敏感的莫过于人了,尤其是那些文人,他们写过多少春花秋月的语句啊,也许是因为时令的变化就是岁月的流逝吧,因此,古今中外许多人都对季节很敏感。 几乎每年的春天总是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悄悄来临的,细数我自己经历的...

    刘伯毅 发表于 2019-09-26
  • 一座城,一个人,一餐饭

    木棉花又开了,花开美艳。一朵朵红得耀眼,在阳光的照射下,似火的木棉泛出红色光环,将三月的天空浸染。 高铁上,女孩百无聊赖,痴痴的看着窗外,发呆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这座城市了,这个城市仍然没有太大的改变,草碧树绿,繁花似锦,新老建筑混合,充满城市...

    山月踪迹 发表于 2019-08-21
  • 我的父亲崔德宽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认识的人除了和他在一起劳动的人以外,没几个人能认识他,他是那么的渺小,微不足道! 但是父亲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高大,我承载着的浓浓父爱,我永远不会忘记! 父亲,生于1937年腊...

    yzbyccm 发表于 2019-02-06
  • 最会说谎的人

    小时候,放学回家,看到桌上突然出现的糖果或者零食,总是欢呼雀跃,那个贫穷的年代,这样的稀罕物对我是最高的奖赏。 蹦跳着到母亲跟前,想要跟她分享,她总是说:我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你吃吧。兴冲冲地在她面前吃得津津有味,她总是很宠溺地笑:我说了...

    苗君甫 发表于 2017-03-10
  • 醒来

    三毛说:爱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 初读心里微微一动。果真是这样子么? 我并不知道一份长久的爱究竟是怎样的面目,我只知道,当你累了,你病了,你心烦了,有一双手能及时的伸过来,然后给你最舒服的释...

    邢志浩 发表于 2017-02-14
  • 过年烀猪下货往事

    三四十年前,人们生活穷苦,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半顿猪肉。那时候的农村人、特别是小孩子,望眼欲穿地盼望过年能烀上一幅猪下货,香一香嘴,给肚子增加点油水。 六七十年代农村过年,凡是有点能力的家庭,头拱地也要买幅猪头烀一锅,让家人真正吃一顿过过年...

    桃李传来 发表于 2017-02-11
  • 陪着走这一段路

    下午三点多,图书馆的闭馆音乐响了一半,我下意识地从蹲着的状态站起来,音乐刚好关闭。顺势站到了窗台前,窗外的天气很冷清,没有太阳,没有风也没有雨。底下是一个小停车坪,偶有车辆进出,我曾站在这个地点无数次,也看过这个场景无数次,这一天,我心中...

    魏子儿 发表于 2017-01-23
  • 请善待你的父母

    首先我想说,今天写这篇文章,其实也是说给我自己的。 晚7点,我正在吃完饭,大姑打来电话说我爸妈比较着急我的个人问题,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我明明刚从家来郑州没几天,我在家不曾听他们提到过这事。想到这里,我立刻懂了,父母是不想给我压力,但是又实...

    无敌小豆包 发表于 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