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子日记

    儿子今年13岁,上初二。正处在叛逆期的他脾气越来越暴躁,学习和生活中稍有不顺心的事就乱发脾气。他还处处跟我唱反调,动不动就甩给我一句话:我的事情我做主! 儿子还有一个让我着急上火的地方就是他的作文写得不好,每次语文考试,作文只能得10分左右。...

    幸福一生 发表于 2020-09-18
  • 快乐童年

    国家教育部有个新规定:小学零起点教育,是指规定幼儿园不得提前教小朋友们小学生的学习内容。 国家的规定自然有道理,让我回想起自己幼时学习的记忆。 小孩子认字,一般是从一二三上中下人口手等这些较为简单的字学起。不过,我在学会这些字的同时,也认得...

    罗松 发表于 2020-09-17
  • 童年的摇车

    那一天妈妈问我,童年最难忘的是什么,在朦朦胧胧的记忆中,难忘那小小的摇车。当我听到《童年的小摇车》这首歌,不禁勾起我童年的回忆。记得小时候,乡下多数人家都有摇车。作为东北三大怪之一的养活孩子吊起来,从中不难看出,摇车是东北民情风俗最经典的...

    战玉春 发表于 2020-09-16
  • 大众垸 过“早年”

    在望城区大众垸地区,大年三十的大清早就祭祖吃年饭过年。小时候,每到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晚上,父亲就杀鸡、烧洗猪肘,母亲洗萝卜、蒸菜,他们基本上一通宵没睡。大概4点钟就开始叫我们起床,先是跪拜祖宗,然后洗过脸,就开始吃年饭了。大众垸的鞭炮声声,伴...

    李富强 发表于 2020-09-14
  • 惊喜大礼

    亲,三八节快乐。 蓉正吃晚饭,看到手机上老公发来的短信,忍不住扑哧一笑,把饭都喷了出来。其实,这个短信没什么好笑的,只是,结婚20年,过了20个三八节,老公从没说过一句肉麻的问候语,也没送过一件礼物,哪怕是一束简单的花。蓉也从没怪过老公,她知道...

    坡坡地 发表于 2020-09-12
  • 一封家书

    周末在家整理书房,无意间抖落出一封信。信,夹在一本厚厚的书中,没有信封,纸已发黄,折叠得齐齐整整。我小心地打开,一行又一行熟悉的字迹扑面而来,这是父亲的字迹,是父亲三十多年前写给我的信。 我高中一毕业就去当了兵。军营驻扎在陕西华县的秦岭山下...

    未必 发表于 2020-09-08
  • 春节是部精彩大片

    春节是最为厚重的节日,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有众多传统的习俗,有隆重的祭祀仪式,有广泛的群众基...

    谢汝平 发表于 2020-09-05
  • 最爱你的人叫“不紧张”

    不久前,我去医院生孩子。作为高龄产妇,进产房前,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亲人们都围在我的身边,母亲、婆婆、老公、妹妹,不停安慰我。不经意间,我瞥见母亲的脸色煞白,眉头紧皱。那神情我很熟悉,是她太紧张了。母亲是个心理素质比较差的人,心理活动往往...

    马亚伟 发表于 2020-09-01
  • 礼物

    我自小不在父母身边长大,又因排行老大,听得最多的是要让着点弟弟妹妹,照顾好他们;学得最多的是看事做事,怎样成为一个小大人。久而久之,我有些不甘。为什么我总是挨骂?为什么我一定要将喜欢的东西让出?为什么我不是弟弟妹妹而是姐姐?我是那么地不甘...

    李嘉玲 发表于 2020-09-01
  • 女儿的密码

    自从给女儿申请了QQ号,她便可以通过这个号码与自己的同学和家人联系。女儿的QQ我很想去关注,我想,她会在QQ空间里写些什么?再或者是她会不会无意交上坏朋友呢?每次让女儿加我为好友,她都会说:老妈,你整天管我管上瘾了吧,你就不能给我留一点私密的空...

    朱凌 发表于 2020-09-01
  • 回家过年

    自从到成都上大学之后,对过年时那些传统习俗的兴趣逐渐开始淡化了,但对过年的期盼却有增无减,因为每到过年就意味着终于又可以回到家乡,回到爸妈身边,可以与亲人们团圆,与昔日的同学们相聚。所以,尽管刚放寒假时还在为不知考试成绩到底如何而忧心忡忡...

    张强 发表于 2020-08-25
  • 山中无杂树

    登山晨练,结识一位纯朴的护林人。从祖上起,家就住在坷垃山下。因是老相识,所以从未问他年龄,人家叫他老张,也便这样叫了,听着亲切。 老张爱山如家,熟悉山涧每朵花的名字,每种山果的味道,灌木丛或乱石下每个洞穴的归属,树枝上每种鸟窝的朝向,让我知...

    晓叶 发表于 2020-08-23
  • 当家的女孩

    十多年前,母亲离开了家,那时的张忠花才十岁出头,还只是一个整天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她和弟弟妹妹们都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离开,去了哪里,只知道哭。可怜的弟弟还不到一岁,还没有断奶。 看到孩子们哭,父亲张国正心疼得厉害,到处托人找都没有找到。 母亲就...

    文森 发表于 2020-08-23
  • 过年随想

    六年前的年,我们全家是在云南宣威我爸的老家过的。二十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当时有很多感触。 思乡情 老爸的思乡之情从我哥的名字就可见一斑。我哥叫黄旅黔,寓意老爸从1964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兴义工作的四十多年,那也只不过是到贵州来旅游而已。当时老爸分配...

    黄鹏 发表于 2020-08-23
  • 四十年 师恩难忘

    文化大革命十年给高校带来浩劫,师范院校难逃厄运,城乡教师紧缺。 我1975年6月从联合中学高中毕业,1976年9月被我的初中老师王冠俊推荐为代课教师。在那个无以理想和信念的年代,我似乎感到无处安放的青春找到了一隅栖息之地。对老师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心...

    浮生若梦 发表于 2020-08-20
  • 小灯盏

    小灯盏彻底消失了,我再也找不到它了。 小灯盏就像原野上飞走的一只麻雀,再没有回来。现在,我在新修的高速公路旁,只能回忆小灯盏的过去。 小灯盏一路走来,它安然地走到了我的小屋,走到了我简陋的书桌上。 我家过去的屋,站在樟树旁,很小,很低矮。我过...

    伍中正 发表于 2020-08-19
  • 浓浓中师情

    三年的中师学习毕业后,同学们走出校门,踏上了工作岗位,那时也就20岁上下。毕业10年班级曾聚会一次,也许工作繁忙,也许尚不觉得同学之情有多深,只来了一半。如今一晃30年了,年到半百,见面机会渐少,听说再次聚会,个个兴致很高,都想看看彼此。 聚会地...

    怦然 发表于 2020-08-18
  • 情话

    我曾经租住的房子是旧式的单元房,都住着一些老夫老妻。每次上下楼都能看到很多老头老太太。 有段时间生病在家,刚好那时候经历着一场极其混乱的感情,每天早上起来去医院,打好点滴回家,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那段时间心情是糟糕透了。身体的病弱和精神上过...

    梁云祥 发表于 2020-08-11
  • 从一个随身听到五斤牛肉

    高中补习那年期末考试前的一个早晨,我起床后发现,在呼市读大学的哥哥放假回家了。坐了一整夜的火车硬座,他在房间里睡觉。我还发现,电视机上多了一个随身听,索尼牌的,那是哥哥带给我的礼物。在爸妈既要供哥哥读大学又要供我补习的拮据岁月里,高三复读...

    梁迎 发表于 2020-08-10
  • 逃学记

    是上幼儿园的第二天吧,拉着女儿要送她去幼儿园。可能是第一天的不良影响,让她对去幼儿园有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满脸惊恐伴着歇斯底里的哭喊。瞧着她那副模样,我笑了,松开了手,想起了自己儿时逃学的情形。 那时母亲在村里小学教学,幼儿园就在距离小学不远...

    张亚凌 发表于 2020-08-10
  • 幸福烧饼

    这是一家不显眼的小店铺,在一条小吃街的尽头。 但惹人眼的,是它门口排着的长蛇阵。我和老公一路悠闲而来,感觉好奇,就凑近去看。原来是一家烧饼店。 夫妻俩正在店里紧张地忙着,在门口等的人有的低头抠手机,有的伸长脖子,眼睛跟着夫妻俩的动作滴溜溜转...

    怡然含笑 发表于 2020-08-07
  • 大年三十团年饭

    每年大年三十晚,我都和妻子女儿一同回到乡下老家与母亲、兄弟、大嫂、弟媳、侄儿侄女们一齐吃团年饭。 这个惯例一直多年不改。 为啥每年都要一块回乡下老家吃团年饭?用母亲的话说,大家一年到头,在外面忙忙碌碌工作,难得在一起团聚,趁放假过年的时间回...

    钟文 发表于 2020-08-06
  • 爆米花的诱惑

    小时候,年是慢慢走来的。 通风报信的,往往是爆米花。 在冬日暖阳下,有外村的爆米花的中年男子,挑着爆米花机,来到村上。他挑个避风的屋边,点起小炭火炉,安顿好爆米花机和风箱。而后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专等人来爆米花。那机器是黑色的,鼓着圆滚滚的肚...

    朱雪飞 发表于 2020-08-06
  • 一万块钱

    那年冬天,我去东北旅行,顺路去看望一个大学同学。同学自己有家小公司,下车后他拉着我先去参观一下他的工作单位。 在同学办公室落座没多久,就从外面闯进一位中年男人,棉袄上帽子上的雪花都来不及拍打,成串的话儿百米冲刺般都挤在了喉咙里,上气不接下气...

    马海霞 发表于 2020-08-03
  • 一直在路上

    都说旅游是让人成长最快的一种方式,它带来的不仅是对美丽风景的美好感受,更是一种见识、一种知识、一种眼界,是课本里学不来的体验。今年暑期我随父母和好好姐姐、晶晶姐姐一起去新疆旅游,那里的天空和景色让我至今难忘。 由于飞机晚点,我们到达乌鲁木齐...

    李梓菲 发表于 2020-08-03
  • 与三角梅相伴到老

    在成为一个狂热的花痴前,我是一位正宗的文学女青年,初中时候就读过舒婷的诗《日光岩下的三角梅》:只要阳光长年有/春夏秋冬/都是你的花期/呵,抬头是你/低头是你/闭上眼睛还是你/即使身在异乡/只要想起/日光岩下的三角梅/眼光便柔和如梦/心,不知是悲是喜...

    李军 发表于 2020-08-02
  • 在白马泉喊水

    我想,我们应算是有缘的人。 下午四点,阳光依然炽烈。甫一走近白马泉,沁人心脾的凉爽迅速退去酷热。 心中唯一的遗憾,我们只看到了即将退完的潮。水已趋于平静,四壁留下湿漉漉的水痕,仿若大海退潮后沿海沙滩上层层沙浪。 心有不甘,便盯着水看,像看海一...

    何文 发表于 2020-08-01
  • 身边的美景

    有一段时间,总想往远处跑,向往着诗意和远方。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成为年轻人中的一句时尚话。远方的山,远方的水,吸引着我的脚步,牵动着我的梦想。但不多的薪水,养活着一家老小,真的能潇洒地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许多时候都是梦想很丰满,现实...

    张玉贞 发表于 2020-07-29
  • 对门

    老肖和老易都是刚搬来这个小区,刚好住对门。早晨,老肖或者老易打开房门,就涌进来一屋子的阳光。这个时候,对面的房门一般也恰巧打开了。都起得早。两个老头无言地相视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这一天的日子,就在这笑当中舒展开来。 老肖两口子的日子轻松潇洒...

    董军 发表于 2020-07-25
  • 赴“普罗旺斯”之约

    孟夏之日,晚来风急雨遽,与友赴查比的普罗旺斯之约再被耽搁。于是,改聚在捷栖咖啡喝茶听雨,也是赏心快意。 时间悠长,往事在唇齿的张合里奔涌,脉络忽隐忽现。光阴的故事就这样一经拾掇,便又清晰如昨。有些许沉醉。 雨却住了。我们出门,直奔查比。是的...

    潘巧林 发表于 2020-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