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父亲崔德宽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认识的人除了和他在一起劳动的人以外,没几个人能认识他,他是那么的渺小,微不足道! 但是父亲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高大,我承载着的浓浓父爱,我永远不会忘记! 父亲,生于1937年腊...

    yzbyccm 发表于 2019-02-06
  • 最会说谎的人

    小时候,放学回家,看到桌上突然出现的糖果或者零食,总是欢呼雀跃,那个贫穷的年代,这样的稀罕物对我是最高的奖赏。 蹦跳着到母亲跟前,想要跟她分享,她总是说:我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你吃吧。兴冲冲地在她面前吃得津津有味,她总是很宠溺地笑:我说了...

    苗君甫 发表于 2017-03-10
  • 醒来

    三毛说:爱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 初读心里微微一动。果真是这样子么? 我并不知道一份长久的爱究竟是怎样的面目,我只知道,当你累了,你病了,你心烦了,有一双手能及时的伸过来,然后给你最舒服的释...

    邢志浩 发表于 2017-02-14
  • 过年烀猪下货往事

    三四十年前,人们生活穷苦,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半顿猪肉。那时候的农村人、特别是小孩子,望眼欲穿地盼望过年能烀上一幅猪下货,香一香嘴,给肚子增加点油水。 六七十年代农村过年,凡是有点能力的家庭,头拱地也要买幅猪头烀一锅,让家人真正吃一顿过过年...

    桃李传来 发表于 2017-02-11
  • 陪着走这一段路

    下午三点多,图书馆的闭馆音乐响了一半,我下意识地从蹲着的状态站起来,音乐刚好关闭。顺势站到了窗台前,窗外的天气很冷清,没有太阳,没有风也没有雨。底下是一个小停车坪,偶有车辆进出,我曾站在这个地点无数次,也看过这个场景无数次,这一天,我心中...

    魏子儿 发表于 2017-01-23
  • 请善待你的父母

    首先我想说,今天写这篇文章,其实也是说给我自己的。 晚7点,我正在吃完饭,大姑打来电话说我爸妈比较着急我的个人问题,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我明明刚从家来郑州没几天,我在家不曾听他们提到过这事。想到这里,我立刻懂了,父母是不想给我压力,但是又实...

    无敌小豆包 发表于 2017-01-06
  • 旧事重提

    我父母前几年为了生计,和能时常看看我姐,我父母搬到了漯河。我姐是在我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家都漯河的,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懂爱情,也不懂为什么父母就是不答应她嫁到漯河,有些事也是后来听我妈提到的。我知道有一次放假回家,看到我爸妈都在,还有奶奶,我并...

    15893007299 发表于 2016-11-24
  • 幼稚 自传

    最冰冷的不过人心,最肤浅的不过幼稚。 总是以为在最清醒的年纪,最深沉的积淀,会遇见最美好的人。可惜幼稚始终是挥去不散的阴影。如果有可能,多希望世间的人都有自知之明。其实,最美的不是娇艳的脸庞和特立独行的装扮。可惜,总是会有太多的人幼稚的以为...

    洛绾 发表于 2016-11-21
  • 只想做自己

    我们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会有多少幸福的人,也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会有多少善良的人,更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会有多少真正对自己好的人,每当看到其他的努力,看到别人在为自己的前程拼搏奋斗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你在煲剧?赖床?看小说?还是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君心坊 发表于 2016-11-21
  • 送女儿上大学

    当接到女儿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当妈妈的心中不知是喜还是忧女儿18岁还不曾离开过我的身边,可现在要离开我们到很远的城市去上大学。 本来填写高考志愿时想把女儿留在省内大学,可女儿偏不听,一个省内大学都没有填写,在女儿看来,学校不重要,只要能离开...

    秋思 发表于 2016-10-13
  • 唯愿爱

    时间越紧张,时间便也过得越快,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来华师快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中我好像什么都没学到,又好像学到了些什么。和三大比起来,生活里再也没有那么多不眠之夜了,也没有那么多对未来生活的忧心忡忡,现在越来越学会了一件事,想做什么你就去...

    清芬溢乾坤 发表于 2016-09-24
  • 记忆中的中秋节

    那个中秋,我盼了好久。 沙缸的麦子里埋着红红的苹果,金黄的梨,房梁上悬挂的竹篮里盛放着香甜的月饼,火红的石榴。我一次又一次抚摸苹果,无数次对着竹篮流口水,可是母亲说,现在不能动,要到过中秋的时候才能吃。 再有几天过中秋,成了我每天必问的话题...

    潩水散人 发表于 2016-09-18
  • 丝瓜架下的美好

    盛夏,邻家的那一架丝瓜又布满了长短不一的垂挂。看到它,我总会想起儿时老家门前的那架丝瓜,和丝瓜架下度过的美好时光。 记忆中,家乡的老宅在村子最南端,房前是一个光滑的打谷场,旁边就是奶奶用木桩搭起的一架瓜棚,每年夏季奶奶都点种着蓊蓊郁郁的丝瓜...

    魏益君 发表于 2016-09-02
  • 你我都要好好的

    一个很要好的同事,暑假近一个多月时间没联系,微信朋友圈也不见她发鸡汤的踪影了,每每想私信或电话一个,就觉得她总是很忙的。和她搭档四年,她平日忙班主任和教学工作,周末忙给奥数班上课,为的是想尽一切办法多挣钱,好供她最引以为傲的闺女上北大考美...

    韦伊妈妈 发表于 2016-08-14
  • 今天我跟父母的温馨生活

    今天,我来到我父母家,带了我的几样作品,其中包括纸巾盒。 因为前天我对母亲说,该给擦玻璃的那个人送点东西,人家一分钱也不要,咱们不能亏欠人家的。母亲也同意,不过,怕我没有什么可送的,就说,她那里还有两个纸巾盒呢,我就说,没事的,我可以再做的...

    我与父母的生活记录 发表于 2016-08-02
  • 请分手的彻底一点

    01 昨天后台收到一条留言,问我分手后还可以做朋友吗? 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我并没有直接回复她。 顺着对方的问题,我先好奇地去了解了一点故事。留言的是一个姑娘,大学四年的感情,却在毕业那年结束了。那个人和另一个女生去了同一座城市奋斗,只留下她傻傻...

    福临 发表于 2016-06-17
  • 亲爱的孩子们

    这是我作为特岗教师第一学期的回忆,学校很小,人很温暖,老师和学生越来越多。无论是学校,还是老师学生,一直都在发展。这里的土路被修平,工资也一直在涨虽然我已经不在这里,但心里有一份逃走的歉意,更多的是希望它越来越好的祝福。让人欣慰的是老师的...

    云梦泽想飞 发表于 2016-06-04
  • 童年旧时光

    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竞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时光过去三四十年,儿童节的记忆却铭刻在心。时光越久远,显得越清晰。 小学一年级的儿童节快要来到的时候,全校要从班里推选四名同学加入少年先锋队。到现在我也没明白为什么,经过大家一...

    关山长月 发表于 2016-06-02
  • 女儿不上学了

    昨天下午,我从新乡刚回来,就接到小语班主任的电话,说她下午逃课了。刚开了一百多公里的车,身体非常累,听到这话,怒火攻心,气急败坏地给她打电话,听到她的声音后就让她马上滚回学校呆着,我马上就去学校接她。路上演绎了好几种见面的方式,最后变成最...

    紫玲珑 发表于 2016-05-29
  • 我们都要幸福

    今天是2016年5月10号,时间快的让我抓不住尾巴的影子。日子这么的忧伤,我该怎么说说我的近况呢?突然不知从何说起了! 去年这个时候的我,怕是最忧伤最难熬最煎熬的时候吧!我与那个爱我至极的人的分开了,分开的那么决绝。然而分开后,当我知道了分开的理...

    抒抒 发表于 2016-05-11
  • 不正经的汤

    好像从小到大,我的记忆里就没有汤的身影存在,更吃不出古人那股子宁可一日食无肉,不可一日餐无汤的崇高境界。 小时候的美味记忆实属太少,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汤,倒是吃过几样,白菜汤泡饭,茶泡饭等等。前者无须细说,只要是小屁孩都曾吃过。而至于茶泡饭...

    廖美丽 发表于 2016-05-10
  • 我想长大

    小时候,我们总是羡慕大人的生活,经常梦想着自己第二天醒来就长大了。 我们羡慕大人不用做沉重的作业,不用背那么多单词,不用面临没完没了的考试。我们下意识的认为,大人们的生活就是美好的。至少我们眼中看到的是很美好的,很让我们羡慕的。 其实,我们...

    一笑悦己 发表于 2016-05-07
  • 我不过安静而已

    我自知自己是个性格很烂的人,因为我总是安安静静地自己一个人做事,安静得超越了这个时代,有时可以说简直糟透了,所以L难得给我第一次电话来竟然问我是不是和宿舍的人闹矛盾了。 我的性格很不好,我一直就知道,经常因为过于安静而忽略了与他人的必要交往...

    廿九 发表于 2016-05-04
  • 身边人,身边景

    昨天晚上因为一件事问了问好久没有联系的老同学,qq之间的距离仿佛将我们的心隔了好远好远,说话越来越尴尬。每一句话都要带一个表情来掩饰,逃避。我也分不清这是第几个朋友,第几次这样了。曾经的知心朋友,现在断了联系,曾经的发小,现在如同陌路,曾经...

    路过的人都是风景 发表于 2016-05-02
  • 赤子

    暴风从南刮到北,从草原刮到沙漠,从黎明刮到深夜。吹走了希望,吹走了念想,吹走了我执着追随的春天。我在这里僵尸一样的徘徊,走不出钢丝的围栏,走不出厚重的黑夜。 在无数的月光的夜里,无数次的叩问自己,我来自哪里,我终将归于哪里?我是大地的赤子,...

    东林炫子 发表于 2016-04-23
  • 赴同学会,有感

    忙碌的都市生活,总不乏些夜晚的灯红酒绿,我不是指那些过激的娱乐与消遣,我想说的是同事、亲友等,在一整天疲惫的工作后,三五成群的小酌于餐,亦或者,是一场同学聚会,哪怕时间很仓促、内容很简单。 很多人都说,若及学生时期的友谊,莫属高中时代为最。...

    泫沄 发表于 2016-04-12
  • 我心依旧

    曾经无耻的关照,这时都已经落幕,我们在散场后的街道缓慢行走,迎面吹来的冷风吹散了那些人群,不再关心他们是否还能组成一支军队,随同我们一起爬过,那些新时代的雪山和草地。 道路渐行渐远,而你的墓地越来越近,我们不得不在这时停住,因为家已经到了,...

    沉烽 发表于 2016-04-11
  • 时间

    三月桃花开,唯闻花不香。时间过的真快,5年的时间就真的过去了。仿佛昨日还是那个青涩少年,今天已是那个儒雅风度的青年。想象是这样,但真的事实却是怎样呢?不得而知,我不愿意知道,宁愿一切都在想象中。就好像我自己知道我期待自己变得得体大方,但现在...

    heijiayou 发表于 2016-04-09
  • 忆经年,树寂、花残

    寒风渐尽,暖意初醒,在这柳絮纷飞的三月里。于我不甚繁复的记忆中,没有太多的三月,至少在逐渐恋上那诗情画意之前,它似乎仅代表着寒意的结束,亦或许,有些遥远的、支离破碎的片段,若即若离,难以捕捉。 若提及那烟花三月、莺飞草长,便立刻染上了些情调...

    泫沄 发表于 2016-04-03
  • 春天来了

    早春,我带上自己的行李,走在去学校的路上。 阳光从东边的楼宇间照过来,一片明媚。路旁的冬青树似乎都张着小嘴儿,在晨光的指挥下歌唱着春天。我想停下脚步,怀着欣喜之情好好瞧瞧他们,可是,我要上班,只得和他们匆匆别离。 那水塘边,高擎在空中的深红...

    陶承良 发表于 2016-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