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乡插队第一课

    汽车颠簸了一天,到晚满脑袋还响着引擎的嗡嗡声。虽然身心都很疲惫了,却没有一丝睡意。 1969年的9月初,我们近两百名知青成为老三届集中上山下乡的最后一批,被送往溧阳县的陆笪、永和两个公社插队落户。早晨离开镇江时下着蒙蒙的细雨,晚上置身于陆笪...

    欧阳箐 发表于 2020-07-10
  • 练摊

    一进家门,女儿便大声宣布:找到赚钱的道了。迫不及待地扔下大箱小包,女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各色丝带、布条、发夹什么的,铺满了一茶几。只见她一叠一扎一粘,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就从手中飞了出来。 明天我就练摊去。女儿很兴奋:在网上花一百一十元卖的材...

    沈成武 发表于 2020-07-10
  • 心中有诗

    我打开一张碟。 不是在黑岛上(聂鲁达晚年居住的地方)的岩石旁,也不是海岬上的下海湾(聂鲁达流亡意大利期间居住的地方),甚至不在海边,只是在书房里,一间被我称为兰波轩的书房里。 这是一张名叫《邮差》的碟。 不愿做渔民的马里奥,当上了一名临时邮差...

    发表于 2020-07-08
  • 妈妈的味道

    读大学的时候,印象中闺蜜炜君并不怎么想家。她十分开朗外向,谈起她妈妈做的饭菜也从来是一副不屑的表情:我妈妈做的饭菜可能是世界上最难吃的饭菜呢。说得多了,大家都不敢想像炜君妈妈的饭菜到底是有多难吃。 大学毕业后,没有家人的管束,在外打拼的炜君...

    晓晓 发表于 2020-07-06
  • “娘娘”驾到

    首先大家别误会,这不是在写宫斗穿越剧,没有嬛嬛及各位小主,娘娘是喵星人。 娘娘驾临我家的时间不长,还不到一个月。它的芳龄更小,估计不足两个月。之所以在我家落户,起因于女儿之前一直在我耳边碎碎念:妈妈,咱养一只猫好不好?某某家就有一只猫 好吧...

    陈晓辉 发表于 2020-07-03
  • 其实一切都好

    我不是有故事的人,只是一个喜爱积木拼图的姑娘。如果问我十八年的生命里最喜欢的成语是什么,我说是虚惊一场。再要问我最喜欢的祝福是什么,我说是万事胜意。 长到现在,经历的为数不多的所谓变故之一,就是去年父亲的...

    路琳卉 发表于 2020-07-01
  • 端午读诗忆屈原

    端午将至,午后,独坐,临窗而读。历代贤达笔端的屈原形象坚毅铿锵,读愈深,情更痛,掩卷之余,仿佛看到汨罗江水滚滚,听见滔滔巨浪之声。 恰如唐朝诗人文秀《端午》诗云: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辽茫的诗句,给...

    祝宝玉 发表于 2020-06-30
  • 这岁,那岁

    那一岁,院子里的瓜藤郁郁青青,阳光透过东窗洒进一丝晨曦,窗帘被初夏的晨风轻轻拂起,耳边始终萦绕着夏季的蝉鸣,在那座矮矮的平房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石刻棋盘前坐着,抽着草烟,用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这一副残局。忽然间,他嘴角一笑,抓起一子,再放...

    发表于 2020-06-30
  • 叶子的归来

    叶子的离开,到底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或者,树与叶子都是彼此相爱的,然,叶子不得不离开,因为她希望看到多的世界,不只是树给她的空间。正好有风来,于是,相依相伴的,就必须分开。不存在是否挽留,因为这是叶子与树的决定。虽然,风的追求很...

    发表于 2020-06-30
  • 睡在土炕的最后一夜

    母亲搬家那天,特意给我们姐妹三人打了电话。娘在电话里说,我们搬家了。娘的语气里虽然带着欢喜的微笑,但我能感觉出娘内心里的疼痛。我到了家,看到我的家还在着,墙头门楼好端端的,房屋门窗好端端的,只是院里和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了,家只剩下了一...

    发表于 2020-06-30
  • 清明时节忆纷纷

    四年前清明节的头一天中午,父亲在沙发上坐着去世了,就像睡着了一样安详,也许是太累了,不想再与病魔斗争了,就悄然沉默地给自己的一生画上了句号。 其实,回忆最多的还是小时候,那时父亲年轻,长着一头浓密黑亮的头发,总是笑容满面,虽然身材不算伟岸,...

    松林花枝 发表于 2020-06-29
  • 忆高考

    又到一年一度的高考,莘莘学子奔赴考场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古人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那金榜题名时。而现代,从学前教育到高考,恐怕十年有五。 在中国,谁家有个即将高考的孩子,那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就是天大的事,全家人都围着考生转,只希望他一心迎战高考...

    江宁医院徐磊 发表于 2020-06-26
  • 挂在高半山的村落

    赵家山村是宕昌县甘江头乡自然条件较严酷的一个村,我去这里开展巡察工作时,还真有点心存余悸。 三年前我曾去赵家山村考核验收过扶贫工作,那时刚打通的沙土路只有农用车或大马力越野车才能凑合爬上去。本来狭窄的路面被未清理完的沙土石块占了一部分,猎豹...

    杨建栋 发表于 2020-06-24
  •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曾经

    回忆是一座桥,通往寂寞的牢。之所以回忆,是想缅怀一段感情,一个人???不是,记住曾经,才足以证明当初的那份纯真。当年满怀一份热情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我心中的女神,明亮的眼睛里饱含一丝忧郁,令人心疼,那一刻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寻找的人,...

    天地有容 发表于 2020-06-17
  • 楚雄来信让我感慨万千

    去年3月的一天,单位门房师傅告诉我,说有我一封挂号信,让我去拿。这让我奇怪又惊讶。因为,如今人们多以微信、短信、电子邮箱等等互通信息,动笔写信的人少了,是谁给我写信?而且还是挂号信,可见其郑重其事。拿到信一看,啊,信发自云南楚雄。 说到楚雄...

    刘建武 发表于 2020-06-14
  • 家有高考生

    十年寒窗苦,一朝定命运。高考就像一根敏感的神经,牵动着千家万户的心。再过些天,我家儿子也要走上高考的战...

    钟芳 发表于 2020-06-12
  •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做这4件事

    今天心情不太好,能不能陪我聊聊天呀?常常在后台看到这样的留言,小到没赶上刚走的公交车、外卖里加了不喜欢的配菜,大到策划方案反复被毙、与同事相处困难、和家人闹矛盾我们的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不开心的时刻。心情沮丧又不知如何是好时,就容易陷入情绪的...

    大猫 发表于 2020-06-10
  • 中国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春节,是中国的新年,她从《诗经七月》里轻盈飘过,她从《太初历》中款款走来,载着五千年的祝福,载着五千年的希望,尔后一齐化作焰火升腾,为辞旧迎新而欢呼,为迎春纳福而歌唱。 中国年...

    徐学平 发表于 2020-06-09
  • 献给党的生日

    镰刀 镰刀,华夏五千年民间常用的普通工具,从远古石器时代走来,从战国冶铁技术中走来,经过漫长垦荒与农耕采收,经过封建奴役与帝制压迫,也经过殖民掠夺与革命反抗,深深刻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阶级烙...

    宋伯航 发表于 2020-06-01
  • 棉被

    秋风起,丝丝凉意。拿出母亲为我做的绣花棉被,思绪飘向岁月深处 1973年春,我将走进婚姻的殿堂,母亲拿出了她珍藏多年的缎子被面,找了两个儿女双全夫妻恩爱的邻居,给我缝制结婚被子。想想当时的条件,缎子被面要省吃俭用好久才能买起。被面是真丝绸缎,鲜...

    微澜 发表于 2020-05-29
  • 苍茫清明雨纷纷

    清明时节,为什么天降雨水,那是对逝去亲人们的绵绵思念吗? 有多少雨水纷纷的清明节,都与妈妈有关? 又是一年清明节。妈妈在城里又开始眺望了,她佝偻的身体伏在阳台上,望着朦胧的天空,望着雨水淅沥的大地,她在望什么呢? 妈妈在望故乡。那年,清明还没...

    李晓 发表于 2020-05-27
  • 过清明

    小时候随大人祭祀祖先,看见我的一位姑奶奶,每回都在我太爷太奶的坟前哭得死去活来。那时候不懂事,只惊异于她为什么那么哭,看着她那么大年纪,半跪半趴在地上,拉着长长的哭声喋喋不休地在坟前诉说,总觉得那声音有点像唱戏的,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笑...

    姜林齐 发表于 2020-05-27
  • 梨花烟雨清明

    梨花风起清明,柳絮翻飞烟雨。清明是最词不达意的节气,也是最情深意重的节日。 作为节气,清明只是一个普通的乖乖儿: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清明,节如其名,天清地明,万物生长此时,皆...

    韩星星 发表于 2020-05-27
  • 就这样长大了

    小时候听大人唱儿歌、童谣,似懂非懂,但那些和谐温柔的反复吟唱,给我们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逗我笑,学做公鸡叫。外婆对我好,叫我好宝宝。 月光光,照学堂。学堂后面一口塘,照得学堂亮光光。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

    王涛 发表于 2020-05-24
  • 送儿子上学

    汽车在群山之间穿梭行驶,道路好像一直没有尽头,不停地上坡、下坡,缓缓的坡度延展开去,像是绕在脖颈的一条飘带,飘逸悠长,曼妙神秘。远处的山峰浅浅淡淡藏在云雾里,若隐若现像是戴着面纱的美女,不肯将真容示人,生怕世人贪恋她的美色而非要一探究竟。...

    肖静 发表于 2020-05-10
  • 暑假里的“淘”事

    我在农村长大,乡下的孩子总是那么顽皮。想起儿时的每个暑假来,都浸润着淘气的气息。 捅马蜂窝是最带劲的,几乎每个暑假都要上演几次。树上或者屋檐下总有一些马蜂窝,那飞进飞出的马蜂,不断刺激着我们的神经。于是伙伴们不谋而合,想着法子捅马蜂窝。马蜂...

    赵自力 发表于 2020-05-10
  • “你长得真好看”

    说这句话的,是我那段时间每天都遇到的一个瘦高个老头儿。 这个老头儿是一位住院病人。每天中午11点半左右,是就餐时间,有几次,我看到他手中拿着碗,把一只脚挡在电梯门口,等另外几个老人。或是,电梯门刚关上,他们几个人追过来拍门狂叫。于是,偶然路过...

    李艳民 发表于 2020-05-08
  • 我家的每一块地都有自己的名字

    我家有六块地,每块地都有自己的名字。紧邻村里主路的那块地,是村里最高的地,叫做高五斗,名字里含着乡亲们盼望多收几斗粮食的美好心愿。挨着池塘的那块地,是村里最洼的地,有个夸张的名字,叫做万深坑。万深坑北边那一块地高很多,有个古怪的名字叫做小...

    李季 发表于 2020-05-07
  • 回家的幸福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许多商家早早就关了门,贴出了春节休假的通知,街道比以前冷清了许多。中午要去奶奶家吃饭。已经高三的我好不容易睡个懒觉,奶奶却不停地电话催我,暖暖的被窝,我真舍不得起来。 11点多了,我匆忙下楼,却发现道路上的车辆少了许多。出...

    冯玲东 发表于 2020-05-04
  • 我和我的“小鬼”

    天气晴好,我喜欢骑车上班。走进教室,小鬼秦炎鑫说:老师,你头发乱了哦!好亲切,感觉像我的女儿呢!放学时,常静乐凑过来问我:老师,丁丁好了没?一股子暖气漫过来,摸摸他的头,我开心地说:好多啦! 参加工作20年了,各个年级都带过,屈指一数共教过四...

    梅英 发表于 202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