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安和小安

    在大安眼里,福城村的今天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梦境,而在儿子小安眼里,福城村的今天仅仅是美好明天的一个开始。 搯指一算,大安当村支书整整30年了,福城村在他手里建设得有模有样,曾被誉为西南地区一枝花,大安是市级、县级的老先进。可自从儿子小安接任...

    游刚 发表于 2016-03-04
  • 浓浓侗乡情

    正月里,我到龙胜平等镇龙平侗寨小住,参加了当地首届侗家织布节,深深感受到了侗家的和谐、团结、热情、淳朴、善良。 以侗家织布节冠名,是因为侗寨妇女一直有纺线织土布的传统,农闲时她们用纯棉线织出各式各样的土布轻软舒适,具有冬暖夏凉、透气吸汗、卫...

    秦笛 发表于 2016-03-03
  • 想念老邻居

    工作之余静下心来回想一些往事,有的觉得很好笑,有的觉得还挺可悲,有时又感觉心空落落地不知所以。 我结婚时经济条件不好,是绝对的旅行结婚,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像样地请客。后来有了儿子,经济条件也变好了。人大多一旦经济条件好了工作稳定生活安逸了...

    酒月三山 发表于 2016-03-02
  • 别样的年味

    过了腊八就是年。作为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真情实感,中国人有着传统而又朴素的过年情结,在大家简单而又纯粹的下意识里,只有美味和年味充斥的春节,才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过年。而我们家的这个春节,由于添加了一些意外元素,却是别有一番味道。 腊月二十...

    段国航 发表于 2016-03-02
  • 过年登山一家亲

    以前过年,大家都忙着准备年货,然后准备年饭,后来就准备拜年,短短几天的休息比上班还累人,提起过年还真的是有点儿头疼,大年初一不拜年,时间都用在补瞌睡上了。 现在过年很多的东西都是现成的,人也就轻松多了,特别是大年初一,反而闲了下来,初一有登...

    姚少波 发表于 2016-03-01
  • 那些往事,那些暖

    我已工作了八年,回首往事时,有一些琐碎而细小的事情在心里泛起涟漪,温暖而清晰。 大三那年寒假,我在学校所在的沿海城市,找了一家实习单位,腊月二十八才能回家,那是我第一次体验春运期间坐火车。并且不幸的是,我只能买到一张站票。13个小时的夜车,真...

    雨清泽 发表于 2016-02-28
  • 浓浓的年味

    小时候,年像个裹着小脚的老太太,无论我们盼望得多么热切,她依然是颤颤巍巍地挪着小步走来。成家了,年更像是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督促着我们在忙碌中赶回家,陪爹娘热热闹闹地吃个年饭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年沉淀出了味道,也是在滚滚的时间流里,年焕发出...

    朱彩娟 发表于 2016-02-28
  • 三步暖心

    跟一位做保洁的同事聊天,她向我大倒苦水,说每天工作很辛苦劳累,在单元楼道里爬上爬下打扫卫生,但还是有小区的住户不满意,向公司投诉。公司很注重住户的满意度,一旦遇到投诉,轻则批评,重则扣工资。在我所工作的小区里面,有两千多住户,每个保洁的工...

    张松 发表于 2016-02-27
  • 乔迁,带不走的旧时光

    在新年的第一个吉日,我搬入新家。乔迁是一件喜庆的事,可收拾各种物品,准备搬家的过程,却是一个往事弥漫取舍艰难的过程,想不到小小的蜗居竟容纳了那多的器物,无奈放弃很多旧物。 一根光滑的杜鹃树枝。抚摸这光滑的杜鹃枝干,某一段旅程瞬间鲜活起来。它...

    杨木华 发表于 2016-02-27
  • 三代人的火车票

    春节,吹响了归家的讯号。无数游子星夜兼程、挈妇将雏,风尘仆仆奔向远方的家,为的就是享受那短暂而难得的团圆时刻。一张小小的火车票,牵动着无数中国人的神经,方寸之间,填满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 做了一辈子铁路工人的爷爷,对火车票有着极特殊的感情...

    韦良秀 发表于 2016-02-27
  • 昔日重现

    加了同学微信群,于是,闲暇里,我们会聚会在群里。我们在反复说着那些年轻欢畅的时辰。然而,说着,说着,镜子变暗了。秋天的叶子,在簌簌地落下。大地上,有若有若无的香气。 照片发黄了。而我们永远鲜嫩。鲜嫩的笑。鲜嫩的容颜。鲜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葱绿。...

    边城木木 发表于 2016-02-25
  • 年画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年画是农村过年不可或缺的。农村一般是瓦房,还带有土灶。一年的风尘落下来,烟火熏下来,白墙壁变了色,年画也发暗发黄。因此,每到年关,乡亲都会用石灰水把墙壁粉刷一新。这样,日光照进来,屋子亮堂堂的。老年画自然也是要换一换的。...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2-24
  • 带爸妈回婆家过年

    过年了,别人都欢天喜地采购年货,提前预订火车票,我却早早开始犯愁。老公是家中长子,公婆在乡下含辛茹苦多年,培养他上大学,在城里安家落户。平时工作忙,离家又远,难得回去,大过年的,怎么也应该陪他们一起过年。 可回头再看看我家,老爸老妈只有我这...

    刘改徐 发表于 2016-02-24
  • 那一种声响

    那令人厌恶的钢琴声又响了起来! 周末清晨,正当我打算美美地睡个懒觉时,可恶的钢琴声响起,让我恨不得将天花板打通,飞到楼上,让她无法弹琴。 自从搬到新家,这钢琴声便如同空气一般无处不在。中午午休时,它在;晚上我学习时,它还在;现在甚至连早晨都...

    谢汝旻 发表于 2016-02-23
  • 温暖的记忆

    时光无言,季节轮回。日子匆匆忙忙的走过,不知不觉中,她离开婚姻的围城已三年有余,乙未年的春天,她再次收获爱情,遇到对的人。她又步入围城,此行温暖,惬意,幸福溢满心间。 她和他是媒妁之言,相亲认识的。虽然她一直对相亲这种事情不屑一顾,但是为了...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6-02-22
  • 货郎挑子

    久已不闻了,那咚咚响的货郎鼓子。 我的童年的时候,在鲁南的乡村,平常里最叫孩子们感到格外欢欣的,除却过月一场的公社放映队来村放电影之外,再就要算是货郎挑子来了;只要一听到那熟悉的货郎鼓在街巷里忽儿咚咚的响起,我是立马就撂下手上正做的母亲分派...

    郑德祥 发表于 2016-02-20
  • 无限幻想心

    每每觉得,旅行最兴奋的是车刚刚启动的那一刻,而旅行的魅力却屡屡在于回想。每每要回家以后过一阵子,偶然一个契机,一个触发,旅途的所见所闻,才会一帧一帧重新进入印象,仿佛是氤氲,是蕴积;也是开垦,是堆肥,需要一个来来回回的沉淀与消化 也许,我们...

    徐约维 发表于 2016-02-19
  • 雪夜沉思

    今年,各地的冬天似乎不约而同的宣布了提前的降临。当然,福利也不期而至,在南国还充满着融融夏意、柳青花红勃勃生机的时候,远在北方漂泊的我,有幸邂逅了2015年第一场雪。 那真算的上一场大雪,生在湖北的我,雪天于我并不陌生,除了08年那场印象深刻的雪...

    青春灿烂的日子 发表于 2016-02-18
  • 弟弟的成长

    日子过得真快呀,一转眼,小弟今年都要成年了。 人长大了,自然而然就懂事了许多,现在我也不跟他闹了,也不跟他气了,也不跟他打架了,而是相伴而行,相行而笑,相笑而爱。 其实,我毛弟长大了太多,不仅是身高上的增高,更是心智上的成熟。如果他有女朋友...

    小冉zi 发表于 2016-02-16
  • 初冬的婆婆丁

    石岛的初冬,大片的绿依然占据着山野良田以及街路。 为数不多的树种与野草逐日泛黄,或者透出橘色老红、或者带有褐色的味道。尤其凤凰湖一带的日本十八瓣樱花,以另一种姿态重新绽放,深深浅浅地簇拥,放眼望去,一幅幅成熟写意沉淀在季节之岸,等待隆冬的发...

    妖妖弄文 发表于 2016-02-08
  • 朴素的陈述

    她说:今日立春,愿心也如花朵盛放。而我躲在春的门楣后,暂无悲欢。也无话可说。只安静的蜗居于暖室壁灯下,素衣清颜,翻看旧字。 已有几年的光景,兴致来时,写上几段。或是清冷的布局,或是温情的写意。偶尔找些小欢喜,润润笔锋。或是与雨雪交交手,拾几...

    风吹馨兰 发表于 2016-02-06
  • 装点

    送走了最后一位友人,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是酽茶之故,我辜负了这不冷不热的山乡之夜,全无睡意。我是羡慕同伴的,喝了那么多的茶,身一粘床,四肢伸直,旋即鼾声如雷。我本全无睡意,听着同伴如雷的鼾声,躺在床上数着绵羊,越数头脑越清醒。 风掀着布帘...

    苏小辉 发表于 2016-02-02
  • 岁末,念暖

    我喜欢的一位博主说,每年到了元旦之后春节之前,我都有种人事萧条、生无可恋的感觉我没她感觉那么强烈,却总会在年底不由自主的懒散下来,会不由自主地回忆当年发生的一些事,遇到的一些人,虽然不用写述职报告和年终总结,却愿意用文字来回忆一下一年间的...

    爱苏唐 发表于 2016-02-02
  • 记忆里的年味

    盼望着、盼望着,说着笑着,追着赶着,除夕就近了,春节就来了!那是温馨甜蜜的回忆、天真无邪的童年! 寒假一放,就进入了过年时间。为了过年时开心地玩,小伙伴们会在寒假的前几天时间里飞快地将假期作业做完,这个事情是可以不要大人催促的。会赶在小年(...

    户外阳光 发表于 2016-02-01
  • 那时的年

    早晨起来,听见天空中传来咕咕、咕咕清脆的鸟鸣声,空气中弥漫着油炸的香味,才发觉春节又临近了。春节是春的起点,是人们最为重视的传统佳节。 儿时记得吃过腊八粥后,家家就忙着筹备年货了。打糍粑、做年糕,熬麦芽糖浆做炒米糖、花生糖、芝麻糖,晒好的腊...

    王玲 发表于 2016-01-26
  • 下雪啦,下雪啦,下雪啦!打开手机,屏幕上朋友圈的动态全是家乡亲人、朋友、同学的欢呼声。 南方人就是南方人,不就下个雪,有什么好激动的。我略带厌烦的口气对着另一端拿着手机的妹妹说。就是没见过啊妹妹回道。 我忘记我们第一次遇见雪妹妹才多大,也许...

    四镜先生 发表于 2016-01-24
  • 想念西藏

    是在南京的那一次游玩,听朋友说他一直没结婚的姐姐一个人去了西藏,引起我对西藏的极大的好奇心?还是心中一直对西藏有情结?是高原,还是雪山?是珠峰的星辰?是藏传佛教?是那六字真言?是不停地在手中旋转的经筒?是那婀娜多姿的藏服?是那随眼就可以看...

    雨后彩虹 发表于 2016-01-24
  • 带着心去流浪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飘下了一粒沙,从此就形成了撒哈拉。我喜爱三毛说的话,喜爱她所经历的波澜不惊,喜爱他的不受桎梏与无拘无束。 大概是因为从小一切大小事都被安排得稳稳当当的,所以我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久困樊笼的鸟,我多少次想挣脱牢笼,扑扇着我羽翼...

    林梓瑜 发表于 2016-01-23
  • 暮雪栖风

    有人说,雪花就是,人们心冷了后没有流出来而被冻结在内心深处的眼泪,寒风就是,冰冷的灵魂抽离肉体飞向空中时的叹息。不知当漫天飞雪倾泻下来时那颗没有余温的心该有多冷 这是我未完成的一篇小说的开头。 写这篇小说的时候还是在大学,当时下了我到杭州的...

    散色视角 发表于 2016-01-22
  • 一张贺年卡

    元旦前夕,我收到了一张贺年卡。没有热情洋溢的贺词,只是一句简单的祝老师新年快乐!署名是小军,回想从教二十余年,教过的学生中叫小军的不在少数,我也想不起是哪个小军。再看看名字后面还缀着一句话啃你骨头的人! 顿时,我恍然大悟,回想起了十几年前的...

    曹雪柏 发表于 2016-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