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儿时的元宵节

    过完大年,没有几天,元宵节就到了。对于孩子来说,元宵节比大年更热闹。小时候的家乡农村,电灯还没有普及,就是安了电灯也经常是没有电。一到晚上,漆黑一片,所以孩子们对灯是非常渴望的。由于当时比较贫穷,过元宵节,父母一般不给买灯笼和烟花,孩子们...

    魏明年 发表于 2019-11-17
  • 冬日冻豆腐

    我的家乡,每到冬天,家家户户都会做冻豆腐。做冻豆腐是有讲究的,太嫩的豆腐不容易冻实,相比之下,老豆腐更适合做冻豆腐。家乡的冬天天寒地冻,温度在摄氏零下十几度。母亲会把老豆腐切成小块,放在篮子里,挂在室外过夜。期间,为了豆腐能冻得更实,母亲...

    何礼仁 发表于 2019-11-17
  • 婚姻如碗

    女人和男人结婚后,每逢看见别人住豪宅、开名车时,总抱怨说自己过得不幸福。 一个周末,她回到娘家,女人又在母亲面前抱怨日子过得不如意。吃饭了,母亲从碗柜里拿出几个碗,有不锈钢的,有细瓷的,还有几个是粗瓷的。 一共四个人吃饭,女人选了四个很漂亮...

    冬梅 发表于 2019-11-17
  • 流年春光美

    第一次听到张德兰演唱的那首《春光美》时,我大概十来岁吧。我清晰地记得那种心动的感觉,当悠扬轻快的前奏响起来之时,心上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痒痒的,之后是按捺不住的喜悦和激动,忍不住轻轻跟着唱和,心也跟着轻舞飞扬。 那种感觉,应该是邂逅有美一...

    马亚伟 发表于 2019-11-15
  • 你是谁的风景

    我一直很自卑,认为没有朋友们过得好。遇上周围的同事欢天喜地地宣布搬进了大房子,或者询问买哪款空调更省电,甚至大家围在一起对谁穿的一件新衣服品头论足,我都会面红耳赤,借故闪开。因为我至今蜗居在13平方米的小屋里,且屋里挂着呼呼作响的旧风扇,为...

    郭红勤 发表于 2019-11-13
  • 给女儿的信

    认识丫头的时候,我二十二,她刚被医生从我的肚子里抱出来,不知道具体时间,我想:大概十分钟吧。这个在我肚子里只待了三十三周的小姑娘被医生包裹得仅露出小脸,整个小圆脸发白,好像在水里浸泡了很长时间。我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庆幸见到了这个从怀孕三...

    清粥小菜 发表于 2019-11-13
  • 吃窑饭

    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每当秋收后农闲时,各生产队便组织年富力强的劳动力上山采石、砍柴、挖窑,然后烧石灰用来撒在来年耕种的稻田里驱虫除害。那一天,凡是要烧窑的生产队都要杀一头猪热闹一番,共进一餐以示庆祝。那顿饭,我们就叫吃窑饭。 那时候,挖窑烧...

    何伟昌 发表于 2019-11-12
  • 老兵情怀

    那天晚饭后散步至解放桥头,正等红绿灯时,劳驾,请问七星公园怎么走?耳边响起一口纯正的京腔。是几位外地游客问路,有人也正用手机导航。 我指了指方向。很奇怪这都晚上八点钟了,外地人进公园还能看到什么呢。他们说下午刚到桂林,就住在栖霞桥附近的酒店...

    李梅 发表于 2019-11-12
  • 老街

    一张褪色的照片,好像带给我一点点怀念。巷尾老爷爷卖的热汤面,味道弥漫过旧旧的后院最近,我迷恋上听《老街》这首歌,不禁让我又想起老家那条熟悉的老街。闭上眼睛,我陷入深深的回忆中,脑海里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清晰可见。 我记忆中的老街,犹如一首...

    赵微 张博 发表于 2019-11-10
  • 美丽的天目湖

    天目湖位于溧阳市郊8公里处,风景秀丽,素有江南明珠的美称。 进了景区大门,沿台阶拾级而上,由硕大的竹简围成的慈孝园映入眼帘。竹简上用不同的笔体书写了一百个孝字,有的苍劲有力,有的刚柔并济,正中是一尊独具匠心的雕像,像上一对母子双手环抱成同心...

    张洛瑜 发表于 2019-11-10
  • 顾恺之吃甘蔗

    顾恺之是东晋时期的着名画家,每到一地,他都不放过观察山川美景、人情风貌的机会。有一年,他以参军的身份跟随大司马桓温到江陵视察部队,当地的官员前来拜见桓温,并送来许多当地特产甘蔗。 桓温非常高兴,让所有部下都来品尝甘蔗。部下们每人拿了一根吃起...

    赵盛基 发表于 2019-11-09
  • 战友万岁

    当年有首颇为流行的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时有口无心,以为二十年还早着呢。没想到四十年转眼就过去了,分别了几十年的战友终于相聚了。 兴致勃勃地走进宾馆报到时,见到三十多年未曾谋面的战友,当年都是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如今已是满脸皱纹、身体发...

    李动 发表于 2019-11-09
  • 裸机仓题记

    所谓的裸机仓应该没做过的人都不晓得是啥意思吧!说通俗点就是摆放未包装好的手机库存称裸机仓。初来者当然不懂里面的一切流程,经过几天的学习之后便懂略之一二,任务流程:首先交接班时库存里有多少产品作好记录,其次、收到的料(手机)多少作好记录,再...

    冰风岁月 发表于 2019-11-08
  • 吃的意趣

    吃,也是一种文化,食物背后所投射出的人文情怀,更是一种别样的雅致。 在台湾,曾欣赏过垦丁的海水、沙滩和日光,也曾站在能隐约感到因风呼啸带来晃动的101大楼顶端,但着实令我眼前一亮的,还是平价夜市里一对夫妇在夜市一角竖起的招牌棺材板。那天,我浑...

    聂汝阳 发表于 2019-11-08
  • 阳江蚝饭

    阳江是一座海滨城市,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在这片土地上,有染上海风和阳光而来的浪漫缠绵。腥咸的海风从东南方缓缓吹来,感受着鱼鳞因反射阳光而带来的光芒万丈,渔网在水面划出完美的曲线,启动开渔节万舸争流的宏伟壮观。这片海域就是阳江人的魂,...

    洪文婷 发表于 2019-11-07
  • 稻田渔趣

    如今,中小学校一放暑假,孩子们或者被家长花钱送进了各类培训班,或者就蜷在屋头手击键盘,整日里在网上冲浪寻乐。我们小时候没有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但一放署假快乐生活就开始了,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去稻田里摸鱼。 我的家乡在江南地区。仲夏时节,田里的稻子...

    海涛 发表于 2019-11-04
  • 夏日中的一股清风

    我有一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阿姨,我跟她的感情很好,她就像我的半个妈妈。她有一头长发,还有留海;有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像是夜空中的一颗星星;有一个不算高的鼻梁,一个大小适中的嘴巴,喜欢穿休闲装,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她温柔可亲,对每个人都是...

    杨嘉琪 发表于 2019-11-04
  • 一个人的菜园

    一个人的的表达方式,比如一个人的舞蹈一个人的行走一个人的城市一个人的武林一个人的春晚一个人的忧伤等等,如今大行其道,其影响力不亚于互联网+。它可以+时间+地点+行为+物品,也可以+心情,虚实皆可,凡是能够想到的几乎都能组合。这表明人越来越私人化...

    徐斌 发表于 2019-11-03
  • 第一份工资怎么花

    晚上下了班,几个朋友一起去喝酒。酒喝得多,话更多了。不知是谁先说起的,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大家是怎么花的? 一个叫王五的,喝得满脸通红,轻轻一笑,说,你们知道吗?我的第一份工资,我在发钱的当天就全都花掉了。花的什么?很简单,我给我最最最爱的...

    张艳霞 发表于 2019-11-03
  • 走进春天,走进家乡

    伴着鸟儿的歌声,我们踏上了去青枫公园的路。到了园区,一眼望去,绿荫葱葱,给人一种舒坦的感觉。湖面上波光粼粼,波涛滚滚,一阵风吹来,掺杂着鲜花的气味,让人心旷神怡,湖面上还时不时还有几条小鱼跳起来与你打招呼呢! 继续往前走,来到一片花林。瞧,...

    王璐 发表于 2019-10-31
  • 面包上的黄油

    早餐有两件事绝不能等:麦片冲进牛奶就必须立刻开始吃,焦黄酥脆刚从吐司炉里跳出来还有点烫手的面包必须分秒必争抹上黄油刀尖挑着的一小块黄油抹过热面包时应手融化的手感和扑鼻而来的香气,足以疗愈刚刚被闹钟伤害到的心灵。 有好几年时间,冰箱里总存着块...

    阿眉 发表于 2019-10-31
  • 青青河边草

    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 题记 清明时节,我回家乡拜山扫墓。印象中,已经有好几个清明不曾下雨了,也早已不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意境。老家拜山的仪式倒不是很多,无外乎摆上祭品,烧冥纸,点香,跪拜,放鞭炮只是从一个岭到另一个山头的路...

    黄秋燕 发表于 2019-10-29
  • 简单的事 更要认真做

    我原先对简单的事是不大认真的,认为简单的事,简单做一下就行了。比如做我爱吃的凉拌菜,我就是到农贸市场买几根嫩黄瓜,在砧板上拍几下,放点调味品就做成了,真是简单。 后来,经历的事多了,我发现简单的事也需要认真去做。一次,我去一个朋友家里吃饭,...

    张聪蓉 发表于 2019-10-28
  • 高考,只是再“试”一次

    我会的,别人可能不会! 我不会的,别人一定不会! 别人会的,我一定会! 以上是高考最后阶段,某校老师给出的决胜秘籍。同学们自然牢记老师的教导。走在路上念叨,放下饭碗念叨,临睡觉前念叨,睡觉醒来念叨,反复默念几遍,给自己减压,给自己宽心,给自己...

    李格珂 发表于 2019-10-23
  • 蛾子蛾子,采葫芦花

    远山先是衔着太阳,稍后又吞了太阳。乡下的黄昏来临了,炊烟升起来了。一群麻鸭子从河边赶回家,它们踱着方步它们才不懂得让路。羊群总是最温顺的,它们咩咩的叫声让人生出两分疼惜。立秋过了好多天了,七夕节就要到了。 葡萄架下的水井清凌凌的,有些传说那...

    简枫 发表于 2019-10-21
  • 有一种境界

    近来,我两个肩胛痛得厉害,就去了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针灸科,挂的就是张教授的号。去之前,朋友介绍说,如果时间与上班有冲突,可以在七点钟之前去,这样八点钟之前就可以做完针灸,不影响上班。据我了解,除了急诊外,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法定每天八点钟才开始...

    王斌 发表于 2019-10-20
  • 来我家“做客”的“喵星人”

    前三个星期的一天,我和奶奶走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买了不少菜,我和奶奶喜不胜收,而这,远远只是一个开始 正当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五雷轰顶、雷声贯耳,像有几个鼓手在天上大打出手,又像有神仙在天上施法念咒。整个天空似乎像黑炭,既昏暗又令人更加...

    朱伟达 发表于 2019-10-15
  • 见证你生命中每个重要的时刻

    十年前,我的一位女上司,有日聊天说到自己在参加女儿的成人礼时,忍不住哭花了妆。我和另两位未育女同事暗换眼神,各种不解,不就是个走过场的仪式嘛,平日我们下属眼中杀伐决断的女强人,居然能在女儿成人礼上哭成狗,也太夸张矫情了吧? 而今我也成了一个...

    王秋女 发表于 2019-10-15
  • 飞越大洋的美食

    去年末,孩子来电告知:他获得国家留学生基金委资助到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化学工程学院完成毕业 设计的资格。高兴之余担心也由然而生,美国枪击案众多,能不害怕吗!我说:不能放弃吗?不放心! 他答:干吗要放弃?放心吧!没事,去读书不会有危险的。我说:还...

    张勤 发表于 2019-10-13
  • 我们认识吗

    早上在公交上,身边站着的女生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我诧异地望向她,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同样在路口等红灯的另一辆公交车上,有个小伙也在笑。这样的巧合下碰见熟识的人,满腹的欢欣憋不住要冒出来,冲淡了车内的拥挤。 下了车,迎面走来了一个姑娘,拿着鸡蛋...

    闫晗 发表于 201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