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件难忘的事

    时光飞逝,如同白驹过隙。在我的记忆中,有些事已经模糊不清,但有一件事却让我难以忘怀,就像一颗明亮的星星,在璀璨的夜空中不时地闪烁着。 那是暑假的一天,我和妹妹到公园的游乐场玩耍。我们玩了青蛙跳、旋转木马、赛车,唯独高空飞椅,妹妹说什么也不玩...

    何灏辰 发表于 2020-08-10
  • 我想对父母说

    古语有言:万爱干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是啊!父爱如山,母爱似海,人生一世,只有父母的爱永远相伴着我们! 亲爱的妈妈,人们都说母爱大于天,因为母亲是伟大的!从您生下我的那一天起,就操碎了心。不仅要管家,还要管我,不仅要照顾好我,还要兼顾工作。...

    张翰玉 发表于 2020-08-10
  • 麻雀的悲剧

    1958年,我还只是个学龄前的儿童。那天,是个星期日。天还没亮,我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街道主任孟娘告诉我:今天是除四害行动日,赶快参加消灭麻雀的全市统一活动,要带上脸盆等一切可敲出声响的东西。于是,我抄起一只铜盆就出了家门。外面的情形让我...

    王禹 发表于 2020-08-09
  • 钟情古典

    最爱古典的唐诗和宋词,无论豪放,无论婉约,都能展示出心灵深处的真性情,我觉得那才是最有质感最有光泽的文字。 少年时,读苏轼的词,虽然难以真正解得其中味,但是,依然被一个男人对亡妻的缱绻深情而打动。苏轼和妻子阴阳相隔已经十年,思念之情,总是萦...

    王吴军 发表于 2020-08-08
  • 十月万物藏

    似乎在十月的第一天,朔风一刮,冬天的门豁然就打开了。 天气骤然变冷,棉衣是必须穿的。记得小时候,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总是忍着冻不穿棉衣,奶奶疾言厉色地训斥:都过了十月一了,还不穿棉袄,想冻死啊?听到十月一三个字,我知道冬天已经到了,浑身一哆嗦...

    陌上桑 发表于 2020-08-07
  • 十月炒货香

    过了农历十月初一,先前收获的玉米已经晒干了,村子里也就多了爆米花师傅的身影。他虽衣着陈旧,满面灰尘,但用大铁疙瘩炒出的爆米花,实在是诱人。 在儿时的记忆里,整个村子都弥散着炒货香。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空气中总会有爆米花香味飘散。饥饿的人鼻子...

    李易农 发表于 2020-08-07
  • 给妈妈的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您好! 雨露把自己奉献给了树木,因为树木可以净化空气;花儿把自己奉献给了蜜蜂,因为蜜蜂可以酿出可口的蜂蜜。妈妈,您把无私的爱给了我,将我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拉扯大,希望我长大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妈妈,当我提笔给您写这封信的时候...

    江翰书 发表于 2020-08-04
  • 春天美

    春天来啦!春天来啦! 地上那一只只穿着毛衣的小绵羊咩咩的叫着,好像在高兴地说:春天终于来了! 小草刚在地下吃了饭,顽皮的从地下钻出来,看着这世界。小花告诉他春天来了! 小溪叮咚叮咚地说:我把我 最美的琴声带给大家,我真开心! 鱼儿都游上来了,用...

    孙楚彤 发表于 2020-08-04
  • 南京囧事

    我三年级的时候,姐姐在合肥读书。一天,妈妈说要带我出去玩。到底要去哪里玩呢?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哈哈! 我们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总算到达目的地南京果壳里了,欧耶! 我们玩了青蛙跳、当了医生、当了警察不过,我觉得这些游戏建筑都不刺激。妈,这些玩...

    鲍安欣 发表于 2020-08-04
  • 秋收乐

    去年,在我的学校八小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其中让我最难忘的事就是秋收乐活动了! 在金秋时节,我校举行了秋收乐活动。我们的目的地﹕黄外村!走,咱们过去瞧瞧,好香啊,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鼻而来。当老师下令说﹕全体解散时,我迫不及待地走到田梗上,放...

    林祖民 发表于 2020-08-04
  • 买面条

    平常,工作时间不确定,为了生活方便,面条成了我们家必备的食品。 我习惯在城南十字路口买面条,晚上下班途经那里,隔三岔五称一两块钱就行。 城南十字路口有三个卖面条的,一男一女分别用小三轮车架着小竹匾卖,另一个女的,用一张旧木桌搁着小竹匾卖。他...

    张正 发表于 2020-08-03
  • 夏天的告别

    六一,陪儿子去省城,第七次游科技馆。 从那个需要我牵手走的胖小子,到眼前这个已经蹿到我肩头高的大男孩,成长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以前来这里,所有东西都压在我肩头,如今,满载吃喝的双肩包由他扛着。在拥挤的公交车里,他一双大手紧握最高处的拉环,稳...

    张猛 发表于 2020-07-25
  • 那些年,我们这样过六一

    六月的阳光,分外灿烂;六月的鲜花,格外艳丽。 六月的第一天,是全世界儿童都欢天喜地的日子。我虽早已成年,但每到六一儿童节,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因为单单是沉浸在无尽的美好回忆中,就足以让我心旌摇荡而激动不已。 小时候,一进入五月,就开始翘首期...

    吴建 发表于 2020-07-25
  • 第一个交党费

    早上刚到单位,就看见同事李姐拿着手机在交党费。新一季度的党费标准出来了吗?我问道。是啊,书记在微信群里催促大家尽快交呢!李姐一边操作一边回答我,不过没看见你的! 没我的?怎么回事?我心里犯起了嘀咕,认真把书记发的缴费名单看了好几遍,还真没有...

    谢梦思 发表于 2020-07-24
  • 扁豆花

    西风渐寒,小区庭院四周的铁栅栏上,扁豆依旧斗篷一样匍匐在围栏上,葳蕤的枝叶间,一簇簇扁豆花,淡淡的粉,莹莹的紫,蛱蝶一样。 小区里大多数人家都是从农村搬迁而来,对土地怀有深厚的感情。小区里土地珍贵,不少人家便见缝插针地在院墙边种些花草,夏秋...

    吴建 发表于 2020-07-22
  • 吃砂锅的人

    一份砂锅纯菜,老板。 哎,好嘞,您里边儿坐。 瞧了瞧四周,仅剩下一张空桌了,便径直坐了下来。店面并不大,几张方桌与十来把椅子占了大半的地方,店门口四五个炉灶上淡蓝色的火焰怀中抱着一口口肥硕的砂锅,锅中乳白色的蒸汽向外蹦跳着想要掀起锅盖,老板...

    贾宇鲲 发表于 2020-07-22
  • 登上秦岭之巅

    我们一家来到了秦岭深处的朱雀国家森林公园。 站在山脚下,望着山腰的云雾,真如一条条温润澄净的玉带缠绕在山间。为了节省体力,我们坐着缆车到达了半山腰的地方,看了鹃花海、双龟石、望夫嘴每一处都有一番独特的景色。但最使我感觉神奇的地方是石海。这里...

    谢佳瑄 发表于 2020-07-22
  • 包得深藏功与名

    莉姐回国,给我带来一瓶酵素。包装极精简,没有外盒,大肚小嘴儿的白色2号塑料瓶,细脖颈儿上扣一顶透明的直筒帽子。瓶上的包装纸印刷也素淡:亚光的蓝灰和暗紫,传统手工土布上经典不衰的颜色。因为渐变,蓝紫过渡处的颜色略显陈旧,很有一种荆钗布衣的感觉...

    阿简 发表于 2020-07-22
  • 一棵树

    我需要到山下走走。 在一片空旷中,我注意到了一棵树,象位不退伍的老兵光荣地为一座山站岗。坑坑洼洼的躯干凛然地扎在大地上,伸出不服老的苍枝,还是那么有力。不知什么时候,被命运安排在这里,它就一直在无龄感中呆着,安于命,乐于命。 我见到这棵树时...

    发表于 2020-07-18
  • 月之殇

    月华如霜,想你的时候我就会看看月亮,因为我知道你与我看到的是同样的月亮。那时,坐在院子里可以就那样傻傻的望着月亮发呆,那时候群星闪耀,连月亮也会跟着眨眼睛。但现在月亮只会孤独的照着,连群星也走了,留下孤独的月亮和我。天上有多少星光,世间有...

    逍遥 发表于 2020-07-13
  • 我的一点心事

    我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手上拎着一个大袋子走进了家门。推开房间门,坐在自己的床上,我解开袋子,取出一个希米丽娅的大抱枕扔在床上。接着开始倒背包里的东西手办、海报、挂画、周边没错,我是一个二次元爱好者。 也许是自认为在三次元的世界里活得太糟...

    史媛媛 发表于 2020-07-11
  • 与读书有关的那些事

    我喜欢读书,书的新旧、内容都不计较,只要有书,我就高兴,读书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的身边有许多同学都说他们讨厌读书,但我从不把读书当作一种负担。每天晚上,当我做完作业,洗漱完毕,我就进入书的海洋,在书中尽情享受生活的乐趣。 妈妈说...

    王圣希 发表于 2020-07-11
  • 无畏的勇气

    今天,我读完了《鲁滨逊漂流记》的最后一章,合上书,一艘大船在无边的大海里行驶的画面在我眼前浮现,久久不能散去 鲁滨逊是一位英国人,他从小喜欢航海,也航海过几次,但每次都不顺利,不是遭遇风暴,就是发生事故,经历了很多磨难。在他最后一次航行中,...

    熊庭睿 发表于 2020-07-06
  • 特别的小年

    农历二十四南方小年,一大早我就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了,因为我要去参加小记者寻年味的活动。 八点我们准时到达集合的地点,等我签完到往后一看,车子都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而且每台车还贴了顺序号。十分钟左右我们的车开始出发了,车像一条长龙在马路上飞...

    朱莺 发表于 2020-07-06
  • 天地空得令人绝望

    去格尔木前,我把很多东西去掉了,但闪亮的炫彩指甲油带上了。我想起一位女作家在高原哨所看到战士们的目光时所说的,我们要是再漂亮点儿就好了。我的指甲油已经脱落得斑驳了,我想有空时补起来,我不愿给战士们看见如此不完美的指甲,如果因为他们对女性并...

    李美皆 发表于 2020-07-04
  • 乡愁

    我出生在江南常州这个小城。地方不大,但历史上走出过很多现在依然叫得出名字的文化名人。从小我上下学就穿梭在青果巷、十子街等有着名人故居的巷弄中。江南的往事像梅雨,如烟似雾,让人惆怅或者向往。 我在十八岁的时候,第一次独自远行离家去了深圳。后来...

    赵波 发表于 2020-07-04
  • 父亲节,表达爱的契机

    父爱是大雨中为你撑伞,自己却全身湿透的自我牺牲;父爱是日渐蹒跚却依然坚强的背影;父爱 与母亲的言语情深相比,父亲显得深沉隐喻了些,他们的爱更多是默默的行动与付出;和母爱的无微不至来看,父爱显得粗犷,他们的爱更多是关键时刻的力量与依靠。所心人...

    王晓燕 发表于 2020-07-03
  • 哥哥,谢谢你

    你是我的哥哥,是我想感谢的人。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榜样,你指引我向前走,我努力向你看齐。 你在北京上大学,却经常住在我的心里。你去美国留学,我每年过年都一如既往地想着你。 还记得,我从小就是你的跟屁虫,每次你回到姥姥家看我们,我便像根藤似的...

    裴艺云 发表于 2020-07-03
  • 尘封的记忆

    回忆总是那么美好,大四那年的一天晚上,突然梦见了高中时候的同桌,当醒来时发现他好像在我的记忆深处埋藏了好久,只是高中毕业后很少去触发那段记忆,梦醒后好像变得一发不可收了。 高二分班,我和他分到了一个班级,当时一个花痴好朋友说哇,那个男生好帅...

    吴德凤 发表于 2020-06-30
  • 水深而无声,情真而无语

    总有一些人,不是不想忘,而是忘不了;总有一些情,不是不想放,而是放不下。伤疤之所以会疼,是没办法彻底抚平;表面装着没心没肺,其实曾经是掏心掏肺。爱太真,伤太深,也许得不到的永远是最美;有所谓,也无所谓,也许谁也不是谁的谁。人生,说不完是是...

    发表于 2020-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