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远去的寒假

    门外数九寒天,我想起了儿时的寒假。那时西北风呼呼地吹着,外面冰天雪地,但也挡不住我们玩耍的兴致。 冬天,男孩子们的活动主要有撞拐拐、骑马打仗、拍元宝、滚铁环。撞拐拐就是一条腿支撑着,一条盘起来,两人对抗,相互撞,盘着的腿先落地的一方就输了,...

    梁建军 发表于 2022-05-21
  • 择楼而居

    单位要从市中心整体搬迁至市郊,为了上班方便,我们团购了商品房,这些商品房有高层、小高层、复式楼等。 我打电话给乡下的母亲,向她征询选房建议。母亲没有就户型、楼层、朝向等给我出谋划策,竟问我,原来的邻居都有哪些?相处得咋样?如果关系融洽,又对...

    王东峰 发表于 2022-05-21
  • 初夏

    对一个女文青来说,如果有足够情怀,初夏最相宜的事,莫过于插一朵石榴花招...

    梁凌 发表于 2022-05-21
  • 忘得了 放得下

    朋友曾是一个单位的中层领导,他很懂得养生知识,也很讲究养生。如何锻炼,怎样保健,饭要吃少,觉得睡好,早起喝杯水,睡前泡泡脚,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比谁都明白,就是心眼太小,对过去的一些陈年往事总放不下。怨这个,怪那个,总觉得谁也对不起他。由于...

    雨凡 发表于 2022-05-20
  • 拉拉和菲菲

    拉拉和菲菲是我家的两只小狗,它们是亲兄妹。因为两只小狗各有特色,我就厚着脸皮从朋友那里一起抱来,美其名曰让两个小朋友互相作伴。 哥哥拉拉,黑色的皮毛油光发亮,长得很结实,身姿灵敏矫健,机警可爱。妹妹菲菲,披一身淡黄色外衣,身材娇小,有点弱不...

    单淑芹 发表于 2022-05-19
  • 我的微幸福

    在老人聊天时,有好心的老年朋友见我每天从早忙到晚,就对我说:辛苦了一辈子啦,该享受享受生活,歇一歇啦!我笑着回答说咱就是个劳碌命,闲着就难受。 老伴去世后,我从痛苦中逐渐恢复过来。一辈子相濡以沫的夫妻,也总要有一个人会先走。生老病死是人之常...

    王易 发表于 2022-05-19
  • 网上卖枣忙

    这阵子可把我忙坏了,忙着给父母网上卖红枣。父母亲岁数大了,把几亩耕地转给别人种,留下了房前屋后的几十棵枣树。别小看这几十棵枣树,它每年能收获几千斤红枣,几乎够父母亲一年的花费了。 两个多月前,父亲给我打来电话,说红枣已经晒干了,可以上网卖了...

    汪志 发表于 2022-05-19
  • 幸福的团聚

    孩子们常回家看看,是我们老两口晚年生活的一个亮点。12月2日是星期天,孩子们发微信告诉我们,他们要回家吃饭。 星期六我专程去超市,买了五花肉馅、新鲜胡萝卜、五香豆腐干、粉丝、鸡蛋、大葱、包心白菜,准备做包子。星期天一大早,老伴泡上了木耳、香菇...

    李汝骠 发表于 2022-05-19
  • 中秋话圆

    小时候,每到中秋,全家人都要欢聚一堂吃顿团圆饭。爷爷奶奶拿来一个圆圆的米筛,放上几个圆圆的苹果,几块圆而大的月饼,放三只小小的酒杯,倒点白酒,点上蜡烛,让全家人轮流面对明月,依次磕头拜月,期盼家人团团圆圆,和睦美好。然后,家人们便一边赏月...

    鲍明成 发表于 2022-05-19
  • 对自己恭敬

    每次在微信群里讲课,我都要着装整齐虽然明知道没人看得见我,但也要沐浴更衣,以示恭敬。我不是在恭敬别人,而是在恭敬自己。人只有对自己恭敬,才可以对别人恭敬。如若不然,我们就会时有恭敬,时有鄙视见到权势、财富,则恭敬;见到低贱、贫穷,则鄙视。...

    张建云 发表于 2022-05-16
  • 温暖的语言

    经常去菜市场,认识了一位老乡。她在那儿卖豆制品。可能是工作辛苦忙碌,她的头发简单扎成一束,穿着泛旧的衣服上带着微微的皱褶。一开始接触时,她的表情很严肃,给人一种不乐观的感觉。接触久了,得知他们夫妻二人在这里打拼,老公进货、送货,她负责守摊...

    彩虹 发表于 2022-05-15
  • 干净

    9岁时,我从县城转学,跟随父亲去了一个陌生的乡镇,并在当地一所小学里读书。 镇上的孩子喜欢欺生,我当时又瘦小,于是便经常被他们欺负,其中有个高个子、脸上有疤痕的高年级学生,最爱找茬儿,带着一群同类戏弄我。 一天下午,全校大扫除,我正在扫地,疤...

    徐竞草 发表于 2022-05-15
  • 家有小儿初长成

    放寒假前,读大一的儿子计划利用假期参与社会实践活动,可没想到回阜阳后,之前联系的公益活动因疫情防控的需要取消了。 春节前,儿子白天忙着同学聚会,利用晚上的时间,凭着原有的书法基础,不仅把自家的春联写好,还给几家邻居也准备了春联和福字,看到邻...

    张帆 发表于 2022-05-15
  • 有闲有忙又一年

    去年年初一,天还没亮,回老家去上坟,拜年。中午回城。晚上,在表弟媳妇发的朋友圈里看到由于疫情严重,今年各位亲戚之间就不要走动了,各吃各的吧。以前年初二必到姥姥家,去年打破了惯例。开始窝在家里,各吃各的。小区限制出行,隔几天到超市购物一次。...

    郑传省 发表于 2022-05-15
  • 你在哪里看大门

    小区的外面有一家地锅馍早餐店,原来的主人把馍做得很地道,颇受周围居民的欢迎。我也是早餐店的老主顾。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暑假店主人换了,馍似乎做得也不如以前好吃。但是,跑顺了腿,我还是时不时去光顾。 每天我都是六点钟以前起床,到早餐店时,顾客...

    赵文汉 发表于 2022-05-15
  • 我也不差钱

    周末,我带母亲去逛超市。超市里人山人海,大家推着满满的购物车,收银处排起了长龙。 一位化着浓妆,满头卷发的美女从钱袋取钱时,一枚硬币叮当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可这位美女寻声望去,却又若无其事地转过身,丝毫没有捡起钱的意思。过往的人络...

    罗凤霜 发表于 2022-05-14
  • 我家的袜楦

    细数我家的老物件,件件都有故事,个个历经沧桑,都是有着百年历史的宝贝。说起袜楦,相信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见过,也不知是做什么的。我家有个袜楦,它见证了我们几代人的生活历程。 袜楦由木头制成,形似鞋子,作用就是用来缝补袜子。把袜子套在袜楦上,把...

    康秀虹 发表于 2022-05-13
  • 自学自悟精神足

    我的大外孙阿喆今年秋天如愿进入省实验中学高一学习。开学送孩子入校园那一刻,我很替外孙高兴,也心生好些感慨。 我从小家境贫寒,学习也一般,未能进入初中就过早地工作了,那时望着县里初中的校园,看到同龄的孩子在校园打闹的情景,幼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王国峰 发表于 2022-05-13
  • 萝卜条

    母亲去世已经11年了。每逢立冬时节腌菜时,就不由得想起小时候母亲给我们腌萝卜条的情景。 那时候,农村家家户户一到立冬节气就腌咸菜。什么腌酸菜啦、腌雪里蕻啦、腌苤蓝啦我家也不例外,母亲腌的萝卜条却是独一无二的,非常好吃。 母亲把刚从地里起回来的...

    段金仙 发表于 2022-05-12
  • 我给花儿当伴娘

    1957年清明刚刚过去,一天,我的好友花儿着急地跑到我家,急急忙忙告诉我:明天我结婚,你送送我,还得借你的毛衣穿几天这消息让我有点惊讶。我俩不仅是形影不离的玩伴,又是高小的同学,平时特别要好,情同姐妹,1955年高小毕业后,都被选进高级社当统计员...

    王安芬 发表于 2022-05-12
  • 听奶奶“说古”

    解放初期,农村文化生活十分贫乏,没有电视,没有广播,书报也很少见,遇上庙会,村里偶尔会唱一台戏,一些人家许愿还愿偶尔会请盲人说书先生说一场书。平时人们闲暇无事,只能听老人们讲故事来消磨时间。而由于文化水平较低,会讲故事的人不多,谁家老人会...

    薛铁所 发表于 2022-05-12
  • 踢毽乐无穷

    父亲80多岁了,几十年来,父亲一直坚持体育锻炼,他健身的方式就是踢毽。 毽子是父亲自己做的。底座用两块铜钱缝合起来,毽身用的是农家大公鸡的鸡毛,这种毽子厚实、飘逸,同时还可以根据腿感对鸡毛进行适当增减,直到毽子踢起来轻松自如,腿感合适。 开始...

    卫玉 发表于 2022-05-12
  • 跳舞让我更年轻

    在单位当了多年领导,刚退休那会儿,我特别失落,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干什么都没有心劲,邻居刘姐看到我萎靡不振的样子,极力邀我一起去学中老年健身操。 来到广场上,跳操的老人可真不少,有200多人,年龄最大的75岁,最小的和我年龄差不多。刚开始,我还...

    秋思 发表于 2022-05-12
  • 跟麻雀打交道

    上世纪50年代初,我在老家上小学,常帮奶奶干农活。庄稼快收获时,无数麻雀来享用农夫的劳动果实,为应对它们不劳而获,沿袭祖辈所传,拿麦秸、谷秸、木棍扎上若干草人竖在田间。草人力求有人样:木棍不能干巴巴地踔着,围圈得绑上秸草,才像人的腿;胳臂要...

    杜浙泉 发表于 2022-05-12
  • 我们家的微信群

    我家有11口人,我和老伴两个人,三个儿女各有一个三口之家,平时各住各家,儿子经常出差,女儿还在外地,为了联系方便就建了一个微信群,取名老李一家人,群员一共12名。这第12名是我老伴的妹妹、孩子们的亲二姑。她远在天津,心却离我们很近。大前年暑假,...

    安淑媛 发表于 2022-05-11
  • 重阳糕

    每年重阳,母亲便会将家里的蒸锅洗干净,将发好的面拿出来,铺在纱布上,然后放在锅里开始蒸发糕。每次蒸的时候,母亲嘴里总在不停地念叨着:吃过重阳糕,步步都升高。母亲很重视重阳,她认为在这天吃发糕,有着不同的意义,不仅有高升之意,更会保平安。 天...

    朱凌 发表于 2022-05-11
  • 我与老伴的“领地战”

    几年前,我和老伴曾大吵了一架,当时两人都还没退休。 吵架的原因,是因为工作。当时,我们的单位很相似,工作内容也大同小异。所以,有时候一个人忙,一个人闲,互相帮忙也是有的。没想到,却发生了一件引发我们争吵的事儿。 有一次,在路上碰到老伴的领导...

    郭华悦 发表于 2022-05-11
  • 孙女教我学电脑

    几十年来一直用笔码汉字,认知已深入骨髓,习惯成自然了。所以,刚开始听说电脑可以代笔写文章,除了感到不可思议不可理解外,还颇有不屑之意,认为那是对中华瑰宝的背叛和亵渎,压根儿就不想沾惹。 后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颠覆传统之列,而且诸多的好处...

    韩长绵 发表于 2022-05-11
  • 高效快乐游天津

    老同事、朋友永红随儿女赴天津居住有十来年了,她时常约我去天津玩。盛情难却,我购票赴津,怎奈时临中秋、国庆两节,动车票难求,几经思忖买了来回共三天的行程票。时间很有限,但在永红精心安排下,我俩不但老友重逢,得以畅聊,还高效而快乐地游了几处天...

    王国峰 发表于 2022-05-11
  • 谁说六十不学艺

    人过四十不学艺,中国民间这句古老而陈腐的俗话,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寿命的延长,如今已被许多六七十岁的退休老年人彻底翻转了。 远的不说,我身边共过事的几位老同志,自学或通过上老年大学,在计算机、写作、外语、书画、摄影等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

    陶然 发表于 2022-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