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

作者: 春月的晓 2016年04月13日散文随笔

这个清明假期,雨水来得特别丰沛。古谚云清明宜明又云清明难得明,记忆中确是在这个日子经常会遇上雨天。节假第一天雨似乎如约而至时大时小淅淅沥沥下了一天,夜来春雨依旧。春雨敲打着窗棂敲打着楼外的车棚雨点声声不歇浅睡里时不时醒转过来盼着雨停,家人约好了第二天去看父亲。

晨起雨歇了,父亲在山的北坡。我沿前湖步行了一段,夜雨将空气洗的很清新花草树木在镜头里也明晰起来,一条春溪演绎了仲春的舞台,溪水边柳绿已浓如烟雨,间或有桃树挑着长长的花枝向对岸抛去媚眼,溪水被一夜的雨淘洗过比往日要洁净些水草青青养人眼目。溪头小径两旁的也盛开着桃花,夜雨惊花魂落红满地点点仿佛离人泪,那片片被风雨肆虐过却还依稀鲜嫩着的花瓣让人想到那些夭折的生灵。走过生机盎然的春溪走过落英缤纷的小径走过开着绣球花的城墙边,绣球花在这个时节盛开倒是蛮合时宜的。

那个傍晚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愿触碰但我知道它一直在那儿今生不会忘却。姐姐对我说:就这样我们两人决定了就这样了!那是一个多么艰难而决绝的决定,省人医那时候还叫工人医院在它对面的乌龙潭公园的桥上,暮霭沉沉姐姐的声音在早春微寒的空气里微颤,两双对望的泪眼两颗无奈的心。桥上的我无心打量四周看不见那儿的风景,多少年过去我也不知道那公园是什么样子的但我记住了那桥:小小的微微曲拱着。

父亲生病了确诊了我的老师带着我带着父亲的片子找了几个有名气的医生,都说靠近大血管不宜手术其中有一个答应给开刀好像还蛮有把握的,去单位开好了支票父亲说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怕也没有用拼了。老师又陪我和姐姐去找一个权威传家级别的征询,这样就有了乌龙潭小桥上的决定。后来看着一些与父亲同样病的人手术后安好的样子,我会痴痴地想:要是我们拼一下呢要是我们舍得为父亲拼一下会不会有好一些的结果?艺高人胆大那个医生既然愿意为父亲开刀自然有他的能耐或许真的能让父亲从手术台上安然地下来?可是那是六比一的比率,我们不敢拿至亲至爱的骨肉生命去赌那七分之一的胜算啊!

家人在山脚下聚齐向半山坡走去,年复一年走过的小路四季色彩当有不同但我们走过的总是这个有时晴朗清明更多时烟雨迷蒙的时节,满目的苍翠欲滴漫坡的勃勃春机也减轻些许思亲的沉郁。一年又一年岁月就在我们重复走过的小路上流逝了,岁月流逝让人惆怅却又渐渐淡化了人们对故亲的回忆。春琪甩开大人的手走在最前面,三年前他加入了这支队伍,那时候他新奇的眼睛望着新绿的乡野问他路边的野花什么颜色的紫色的边说着边小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嘴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珠子。

父亲的家园又见零星开着野草莓花仿佛是主人派来的的花童守望着这个时节守望着常年寂寞中独有的一个热闹的日子,野草莓花是白色的而果子却是红艳艳的暮春初夏时候山野田间小路溪边不经意的遇见它那红宝石般的鲜艳欲滴不禁令人怦然心动。父亲的家园原来是有两棵树的高高的正好给父亲挡风遮雨,我记得那树的叶子有点像我认识的石楠树的叶子深绿和殷红的颜色,或许就是石楠树?但四六叔说那是石棠树并说旧时人们多在逝者的家园种这样的树,我想这是为了守护亡亲的魂灵吧。四六叔把父亲放进树下包着父亲的绸布和父亲最后的日子里小血管里喷出的液体是一个颜色的,那颜色几乎要刺瞎我眼睛。

山风轻拂间或飘来一点两点雨珠山林寂静着只听见时不时响起几声鸟鸣,总是这个时候清明前后那鸟就叫了,我一直把它当成布谷鸟不知道是不是的?它发出的声音就是布谷布谷还带着音乐般的韵律。当春盛之际花开花谢野地里传来这鸟的歌唱时不禁会让人莫名添上一些淡淡的忧伤。稍晚的时节野地里还会有一种鸟叫类似于“小荣小荣”的语音,那音调没有前面说的鸟唱出的音调婉转动听而是短促的显得很有些凄惶仿佛在寻找什么丢失了很久的宝物。我望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四六叔就在不远的山坡那面。石棠树下的父亲后来要被搬迁又是四六叔抱着把他安置在现在的家园,石棠树没有跟来石棠树还在原地吗?石棠树没有来陪父亲四六叔来陪父亲了,勤劳善良心灵手巧的四六叔年级尚轻的四六叔!

哥哥把妈亲手叠的元宝拢成一堆,燃起的火焰给还有些春寒料峭的空气添了一点暖意,那一个个精致的小银锭子在火焰中跳起舞来仿佛一只只翩翩的小蝴蝶。依稀记得父亲说过:春花开秋草黄。意思是指他的病,父亲是个有点幽默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悲伤的痕迹脸上隐约还可见一丝微笑。从乌龙潭小桥上的那个春天的黄昏里到来年黄叶飘零的重阳节的惨淡子夜,我的父亲没有哭丧过脸没有喊过痛该说笑的时候依旧说笑。但我知道那是怎样的几百个日夜,父亲用坚韧和平淡遮掩了那一切。袅袅青烟似往事如烟,不忍细想不忍回眸,心的一角已结成了茧,是最坚硬的地方也是最柔软的地方,唯其坚硬才能挡住无边无沿的思念,因为柔软才不能触动一动就是痛就会流血。

下山的羊肠小径上擦肩遇见几个戴头盔推着山地车的少年我好奇问怎么把车推到这儿来了答曰待会儿从山上骑下来,我回望身后下山小路曲曲弯弯的傍着一条小山涧,小涧的水清清亮亮的水中生长着的杂木郁郁葱葱。古人谓之清明是因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人间四月天恰似那稍后将从山上骑车一跃而下的少年一般的明媚而清朗,满世界绿叶绿草满世界的紫嫣红的花朵啊!清明何止于祭祖也是踏青春游的季节,人们扶老携幼呼朋唤友放飞心情流连忘返,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这首宋诗便是写照。春琪又跑在众人的前面,他在唱着歌竟然能把《同一首歌》完整的唱下来,歌声稚嫩而清亮,不知为何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春天苏北广袤平原上农人扶犁的吆喊声。清明更是播撒种子的季节,那农人唱歌一般的吆喊声是那样高亢悠长那样欢畅不已他在这个时节启航他在希望的田野上扬帆。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水汩汩青山依旧。放眼望去山野空蒙雨色迷离恍若春意更浓绿意更浓,这浓浓的漫天铺地流淌成一支乐音伴着生生不息的岁月流去。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