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游踪之醉美太行

作者: 孔伟建 2017年03月10日游记散文

所谓山中日月长。

我终于在太行大峡谷里沉醉了,在这个美丽的初冬。气温刚好,太阳也好,天空碧蓝,大山苍茫,泉流不止,移步皆景。

这样的太行山,真是美醉了。我宁肯掉队,也要多转一转,多看一看。

天公作美,空气能见度很高。行走于峡谷之中,更见太行山之高大雄奇。

这是我无数次梦见的太行,是我心仪已久的太行,我抬头看,山的峭拔让我惊叹不已,山的连绵让我惊叹不已。

车行走在盘山公路上,司机师傅驾驶经验丰富,车子开得速度不慢却感觉很稳,车窗外面就是绵延不绝的大峡谷,就是万丈深渊。

初冬的太行美丽如画,宛如一幅色彩斑斓的巨型油画,草木仍未完全凋谢,红色的柿子小灯笼般挂满枝头,不时闪过,同行者说,要是能下车来摘些该有多好,可仔细一看,这柿子树长在山谷之中,树身挺拔高大,要采摘柿子怕是不容易呢。

到大峡谷必经太行平湖,行于盘山路上,常有目不暇接之感。

正惊叹太行大美之时,忽听同行者说:“快看,前面太行平湖到了!”果然看见路旁一块大牌子,上写“太行平湖”几个大字。驾驶员也提醒大家说:“前面就是平湖了,我开慢点,大家注意看看。”

我紧盯车窗外,果然,司机话音刚落,一片碧水就映入眼帘。开始水面不太大,越走越见水面阔达。但见盘山路之下,群山环抱之中,平湖一座,水平如镜,水天一色,蔚为壮观。

有水之处,就有人家。三家五家,三三两两,傍水而居,那样闲适从容。水聚在一起,携手成湖。山聚在一起,携手成林,树木聚在一起,携手成林。一片湖,一座山,一片树,便支撑起一个村子。

立冬以后,空气里的味道不同了。天地之间尘埃落定,湖水愈显清澈。我知道这湖水肯定来自巍巍太行,是众多山泉聚集而成,他们肯定走了很远的路,最后在此汇集成湖,滋润着茫茫群山,滋润着淳朴山民。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群山之中如此美丽的湖,我连忙拿出手机和相机,透过车窗开始寻找合适的角度,我要将这样的美景带回去,甚至要找出一张最为满意的照片作为我的电脑桌面,每天只要打开电脑,就看见这方美丽的世界。

车过平湖,不远即到了大峡谷入口。

下得车来,置身群山之中,顿觉人之渺小。初冬的太行,空气清爽宜人,周围群山环绕。峡谷之中,但见泉流淙淙。

山势或缓或急,依山势信步而行。或走石路,或走峭壁之上开凿出的栈道。一路拿着手机,挎着相机,随拍,处处美景,处处画图。这样的美,是纯粹的自然之美,是难得的野趣。留恋其间,常常升起一种知鱼之乐的忘我情怀来。

水,太行山的水,清冽可鉴。或缓流,或疾驰,或成小溪,或成瀑布。二龙戏珠,日月流泉,黄龙潭,九连瀑,碧溪,琴台,三步一景,五步一景,林林总总,让人目不暇接。碧水或在身边,或在眼前,或在高处,或在远方。山因水秀,水因山活。山水太行,是灵秀太行,是诗意太行。

太阳,太行山的太阳,行进之中,色彩变换,带给群山的是一种神秘光影。这情景,让我想起古人那些苍凉的诗句。初冬时节,落叶缤纷。芦花开放,菖蒲枯黄。有生命的芦苇,有生命的群山,有生命的溪流,有生命的瀑布,有生命的万树。寒风来了,它们稀疏了,难见昔日轰轰烈烈的气势。然而,那股清气依旧。

我觉得山间万物自有一股不凡之气,自有一股清气。那些生长于群山之上的每棵树,每根草,每块山石,都让我升起一股难言的激动之情。尤其是那些长在悬崖绝壁上的草木,更让我对生命心生敬畏。我看见大峡谷里那些朴素的山民,在路边摆起小摊点,兜售自己于悬崖间采伐的崖柏手把件,看着那些美丽的花纹和细密的年轮,闻着那种自然的清香之情,不由得有些爱不释手了。

我买了一件,一头翘起,手可盈握,形似仙人靴。翘起的一头上有美丽的斑点,朴素的山民用蹩脚的普通话跟我介绍说,这是树瘤留下的痕迹,有树瘤正是崖柏的主要特征之一。这东西生长于悬崖绝壁之上,没有泥土,生长非常缓慢,不信你看看这一圈圈的年轮,你数数看,长这么粗要多少年。我慢慢数了起来,果然,一圈圈,一道道,细细排列着,足有五六十圈呢。我拿在手里,觉得心里多了一种念想,多了一份记忆,关于太行山的记忆。

中巴行走于太行天路上,司机都是景区工作人员,常年开车,技术娴熟得很。山路崎岖盘旋,在巍巍太行之间、在白云峭壁之间穿梭。天路,真是名副其实的天路。三三两两的山里人间,或在山坳处,或在天路边。野柿子、野山枣,山货丰收时节,房顶上、院子里,到处红彤彤的一片。

石头房,板房,楼房。黄的叶,红的叶,又到初冬。

在玻璃栈道景区、在天境景区,司机专门停车,让游客下来拍照留念。双脚踏在玻璃栈道之上,透过透明玻璃,眼睛往下看,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不觉有点目眩。稍停,站定,待激动之情渐渐平静下来,再往下看,但见峡谷之内溪流与各式建筑都变得与来时迥异了。不禁再次为太行之高、之险、之秀叹服。在天境景区,俯瞰峡谷,回首来路,整个峡谷景区尽收眼底,此时,云雾缥缈,万壑从容,恍如仙境。每个景区,都有朴素的山民在兜售当地土特产,崖柏、野生柿子、野生苹果、鸡血藤……服务热情,要价不高,地道的方言,蹩脚的普通话,处处透着山里人的实诚。在天境景区,买煮熟的玉米一只,颗粒金黄,咀之甘甜生津,想是太行本地所产。在这样的地方,面对这样的人,我无法不去写他们,无法不去写太行。

我跟一班来自宝岛台湾的游客恰好同乘一车。一路之上,常听他们惊叹不已,深深折服于太行美景。问及台湾阿里山、玉山,答曰风格完全不同,太行之美美在彪悍、美在雄奇,像极了北方汉子的性格。台湾境内的山美在清秀婉约,实在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人文造就一方山水。跟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的先生交谈,他说其原籍山东济南,祖父一辈迁居台湾,对于当年在济南的住所他一直记得,说起来依然如数家珍,铭刻于心的感觉溢于言表。人生轮回,细细听来,其乡音依稀可辨。

路上,遇一队韩国游客,会说简单的汉语,打过招呼,方知他们来自仁川。一路之上,他们同样兴奋不已,到处拍照,显然,这里对他们而言,是一方充满神秘感的美丽洞天。

我知道,在太行大峡谷,每天来自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游客很多,他们来了,走了,会将太行山的壮美风光带回去,会把中国形象带回去。旅游期间,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他们同样会带回去。让他们的同胞知道,在同一个地球上,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有山唤作巍巍太行,有谷唤作太行大峡谷,那里风景绝美,是今生不可错过的相遇。

我羡慕着大峡谷里的一切。

我经历相遇的一切,心仪而不占有,欣赏然后交出。我从一切中走过,相信,一切也都会从我这里获得记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