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爱叫永远

作者: 蓝翎 [文集]2018年06月25日爱情散文

那是一个枫叶被秋风染黄的季节。

那天我正百般无奈地在家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拣落叶。树林里很静,静得只听见落叶簌簌下落的声音。我踏着满地的金黄,远远地看见树林里有个女孩蹲在地上。

“她也在拣落叶么?”我有些兴奋地走上前去询问。这是个年龄比我略小一二岁的女孩子,素素白白的脸,穿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样子很清秀。她点头微微一笑,左颊上轻轻荡漾起一个小酒窝。后来我和她有了交谈,她说她从江南迁来不久,来这里只是为了冶病。说到这,她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她说她在大一时,患了涉临失明边缘的眼疾。她说她看到的世界是一片灰暗,太阳是一个白色的圆圈,没有温暖,没有光明。她说她休学一年来已去了很多家专医眼睛的医院,成把地吃药,均不见效。

面对美丽可爱的她,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坐在她的对面,始终听她诉说,而我有些哽咽,没有说话,只是不时擦去脸上的泪水,我不知道怎样分担她的伤痛。

等秋天过完的时候,我成了她最好的朋友。

以后,我常邀她到小林里拣落叶,而她总是静静地坐在树下听落叶飘零的声音。她说,“当落叶刚刚结束生命时,它是以变化了的色泽和失去的柔软向你展示一个生命那最后阶段的依恋与惆怅。”

听着她如此伤感的话,我的心里总是隐隐地痛。

除了我邀她到树林里拣落叶外,她也常让我陪她散步。偶尔下雨了,她出门时便会带一把江南才有的精致手工伞。她说:“你来撑吧,这样可以更好地护住我。”我爱怜地望望臂弯内的她,没想到这把伞让我们走在了一起。以前也曾和朋友共同走在雨中,只是各撑一把伞,撑出各自的世界,现在却要撑出两个人共同的晴空。

数载光阴,一直都在这种“爱情”的滋润之中忙忙碌碌地不觉寂寞。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下个月的今天我要做最后一次眼科手术了,如果这次手术还不成功,医生说,我可能失明。那时你会把我忘了吗?”

二十岁的她,一脸无助像只爱伤的小动物。

“怎么会呢?”我扳着她的肩膀既怜惜又坚定,“等我毕业后我就娶你……”

她听着听着,嘤嘤而泣,就像所有的悲伤和忧郁都溶化在泪水里。

她做手术的那天,很冷,下起了雨,发出均均的淅沥声。医院里很安静,我很焦急,烦闷,想哭,伏在椅杆上不耐烦,紧闭双眼试图将所有的烦恼抛开。

突然,我听到一阵忙乱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她的父母围绕着医生,他们情声地说话,然后是一阵微微的抽泣。我紧张极了,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怯怯地问她的情况:“她怎么了?”

她的母亲这才回过神来对我说:“手术失败了,她的世界将是一片黑暗……”

泪水成串地滴落在我手上,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愣愣地发呆。

以后的日子里,我想方设法地打发她的寂寞,我把她以前爱看的书一页一页地翻着读给她听:给她讲有趣的故事。有时困了就不知不觉地睡在她的床沿上,这时,她总是心疼地流着泪劝我:“累了就回去,别委屈了自己。”

一种苍茫无边的痛楚让我忍不住泪出眼眶。我说,“为了你,我愿意……”

她转过身去,话语有些哽咽。“我会记得你的好,可我已经……”

我紧紧攥住她的手不让她再说下去,我又虔诚又近似疯狂地叫起来:“你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等我毕业了我就娶你,我会把这句话记一辈子……你虽然失明了,可我愿意做你的眼睛,伴你走过人生;你虽然看不见,可我愿意做你的雨伞,为你挡风遮雨……”

她泣不成声,但我知道,我那番话改变了她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又到了一个树叶被秋风染黄的季节。

小树林里的枫叶一片金黄,一片火红。林后的海湾更加蔚蓝,头顶的天空更加明净。我握着她的小手坐在落叶中,温柔地对她说:“嫁给我,我会爱你到永远!”她面容清纯秀美,流露出少女的柔情。她娇气地对我微笑,然后轻轻地伏在我的怀里对我轻声耳语——“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地爱我!”

作者蓝翎的文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