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小路去买书

作者: 刘恒菊 2018年07月10日现代散文

稍稍微有点阅读的本领,我就喜欢上了读“野书”,这“野书”指课本之外的书籍。那时,大人们不喜欢孩子读“野书”,他们总爱说:“读这些闲书有什么用!眼瞅坏了不说,还影响学习!”

我是叛逆的,我偏爱读那些光怪陆离、趣味横生的“野书”。从别人蹭书读不过瘾,我就私下攒钱去买书。钱的来源是省下的菜津钱,还有奶奶偷偷揣给我的零钱。书的来源是街上一个老人的小书摊。

买书的时间,一般我都选择在星期日的清晨,要起来的早,集是露水集,阳光正式倾洒时,赶集的人散去,老人的书摊也就不知去向。

我总是撇开大路,专走小路。大路上走的都是熟识的乡亲,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也去上集。大路上还蹦蹦跳跳走着我认识的同学,他们多半是跟随大人,想去混点心吃。我和那些赶集的人多么的不同,我只是想用微薄的钱去兑换我中意的,廉价的书籍。这在有些人的眼里是不可理解的。

我和上集的人目的不同,我不愿走进他们的群体去。我愿意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就挑选了别人不愿走,也极不好走的小路,去迂回着靠近集市,靠近那老人小小书摊。

小路大多是杂草丛生的田埂,杂草旺旺,几乎遮住我瘦弱的身影,可以说我多半是在杂草中穿行,像一条小狗在草丛里,低着脑袋快速前进。小路还要穿过一片杨树林和一小片桐子树林,走在这两片林子里,我能听见大路上赶集人的欢声笑语,他们却不知道静寂的林子里,一个孩子正在沉默着赶路,速度比他们都要快。我的心里充满着期待。我想尽快见到新的书。小路走着走着,就断了,被人家的庄稼隔断了,我就下到田里,在浅浅的垄沟里疾走。

老人的书摊,是集市最冷清的一角。我的经常浮现,一遍一遍加深着老人的印象,他终于认得我了。他不急,袖着手蹲在一边,把那些书交给了我。我要是个大磁铁,那些书就是碎铁屑,我想把它们都吸附在身上啊!在书摊前磨磨蹭蹭,舍不得下手去买,买下一本,就意味着其它我喜欢的书,就要和我分别了。这是让人多么不情愿的事情!我多次想,我要是能变成那个卖书老人多好,变不成他,我变成他的亲戚也好啊!

我总是喜欢把买到的薄薄新书,揣在自己的怀里,用衣服遮住它,再用双手环抱在胸前,压实它,脚步欢快地踏上来时的小路。就这样秘密地出现,秘密地消失,回到家,就从怀里掏出一本热乎乎的新书。就像趁热吃一块味美的烧饼那样,趁热偷偷享用书中精彩的内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