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情深

作者: 秋月无限 [文集]2018年10月01日现代散文

在老家村后有一条弯曲的小河,小河的名字叫烟袋河,烟袋河发源于息陬镇小峪村一带山区,它从东南折向北,再向西南缓缓汇入白马河。小河与村庄相互依靠在一起。每天早晨她们共同迎来旭日彩霞,傍晚又一起送走余辉落地。小河深情地呵护着家乡,她见证着家乡的过去,注目着家乡的现在,期盼着家乡的未来,小河与家乡同呼吸共命运。

小时候,我自己或与小伙伴一起,经常来小河里玩耍,小河陪伴我由童年到少年快乐成长。每年夏季,河水上涨,洪流直下,波浪翻滚,气势雄伟。村子里有胆大的汉子,专门跳入河内搏击洪流,其头部时而露出水面,时而被巨浪吞没,旁观的人提心吊胆,为他默默祝福。当遇到旋涡有危险时,岸边的人会向他大声喊话注意安全,并把长长的竿杆伸向他,汉子用力抓住竹竿,使劲蹬住河岸,在众人帮助下安全着陆。汉子的这种行为,我们当地人称之为溜洪,是一种敢于挑战,敢于冒险的危险游戏。村子里若有小男孩胆小怕事,大人们会说让他溜洪去炼炼胆子,将来好顶天立地做事情。

到了秋天,清清的小河,温柔多情。从山上冲刷下来的硅砂石,光光滑滑,泛着古铜颜色。水中的河草,就像绿色的地毯一样,铺设在河底或砂丘上。小鱼小虾无拘无束在水中游来游去。小伙伴们在河里打水仗,滴沙猴,欢欢笑笑。大人们泡在河里,把一天的苦和累冲洗的无影无踪。

河岸两旁树林浓荫,花香草绿,经常会有野兔出没,也是割猪草、放牛羊的好地方。在河岸附近劳作的人们,如果是累了,他们就会到这里休息,如果是渴了,就会到河里掬一捧河水喝。

小河滩地,沙土肥沃,适宜栽种,勤劳的乡亲们,在河滩上开荒种地,一年四季收获不断,荒芜的河滩地变成了丰收的粮仓。

说起河滩开荒,我们邻居老杨嫂还有不少故事呢。老杨嫂的老公排行老三,他们与我的父母属于同龄人,按照乡邻关系,我们称之为三哥三嫂。三哥三嫂共有4个孩子,其中儿子最大,其余的为三朵金花。三嫂经常来我家串门,她与我母亲私交甚好,无话不谈,所以,我对她家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改革开放之后,年过半百的三嫂闲不住,她看着大片河滩地荒废可惜,不顾家人劝阻,自己开荒种田,这一干就是二十年,直到自己走不动了为止。三嫂的这种开荒精神,给乡亲们留下了宝贵的印象。

三嫂开荒种田,三哥为集体看护河里的树木,夫妻俩一前一后,早出晚归,天天与小河为伴。有一年,铁道兵来家乡修建铁路,兵营安扎在她开荒不远的地方,其中有位姓刘的战士,个头不高,非常机灵。他看到二位老人在小河里忙忙碌碌,有时主动前来帮助打理农活,或者剪修树杈,一来二往,大家彼此熟悉。为了表示感谢,二位老人经常邀请小刘战士来家里做客,表面上风平浪静,这样相处了大约有半年时间。突然有一天,她家的三姑娘不见了。三姑娘与我同岁,我俩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校同学,高中之后我继续求学深造,她回家务农。原来,小刘战士的出现,让她眼前一亮,两人暗地里谈起了恋爱。父母发现女儿不见了,马上意识到是小刘“拐跑”了女儿。家人来到兵营寻找,战士们告诉说小刘已退伍回家,身边有位女孩帮助他提携行李。家人听到这个消息,脑袋顿时炸开了,他们从天边上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家人牵挂身在他乡的三姑娘,不久,派人去了南方小刘的老家看望她,劝说让她回家,她坚决不从,家人也只好作罢。

女儿的离去,三哥显得有些郁闷,始终觉得女儿没有明媒正娶,在心里不好受,在街面上不光彩。三嫂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在新社会里婚恋自由,女儿与她喜欢的人远走高飞,算不上什么丢人的事情,她在默默地为女儿祝福。她对我母亲说过,女儿比起自己是幸运的,她感叹自己的命苦,父母走的早,狠心的婶婶为了甩掉负担,强行把自己嫁了出去,她与丈夫只有婚姻没有感情,每当想起年轻时丈夫对她的种种不好,她都会暗地落泪。其实,从我们邻居的角度看待三哥,他也是一个老实本份之人,可人的情感问题外人无法评判,只有两人之间才能有切身的感受。

三哥先于三嫂离开了人间。几年后,从没有看过医生的三嫂,突然病倒了,没有几天也离开了人世。她在临终前,把埋在心中一辈子的苦闷讲给儿子听,表示下辈子不愿与丈夫继续做夫妻了,要求儿子把自己安葬在开荒田里。儿子体谅母亲内心的苦,感谢母亲的善良与忍耐,依从了母亲的遗愿,把她的骨灰埋在了开荒田里,这里是她劳动收获的地方,是她充实安宁的地方,是她内心感觉自由与快乐的地方。每当我回老家经过小河的时候,三嫂这位故去老人的形象,就会闪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作者秋月无限的文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关文章

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