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

名家散文

简介:众多名家散文在线欣赏,著名散文集收录,注意收藏。
更多散文: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经典散文散文摘抄

  • 祭父

    父亲贾彦春,一生于乡间教书,退休在丹凤县棣花;年初胃癌复发,七个月后便卧床不起,饥饿疼痛,疼痛饥饿,受罪至第二十六天的傍晚,突然一个微笑而去世了。其时中秋将近,天降大雨,我还远在四百里之外,正预备着翌日赶回。 我并没有想到父亲的最后离去竟这...

    贾平凹 发表于 2021-09-30
  • 年意

    年意一如春意或秋意,时深时浅时有时无。然而,春意是随同和风、绿色、花气和嗡嗡飞虫而来,秋意是乘载黄叶、凉雨、瑟瑟天气和凋残的风景而至,那么年意呢? 年意不像节气那样宇宙的规律,大自然的变化,都是外加给人的它很奇妙!比如伏天挥汗时,你去看那张...

    冯骥才 发表于 2021-08-09
  • 人生的掌声

    对太阳雨的第一印象是这样子的。 幼年随母亲到芋田里采芋梗,母亲用半月形的小刀把芋梗采下,我蹲在一旁看着,想起芋梗油焖豆瓣酱的美味。 突然,被一阵巨大震耳的雷声所惊动,那雷声来自远方的山上。 我站起来,望向雷声的来处,发现天空那头的乌云好似听到...

    林清玄 发表于 2021-05-04
  • 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唯一能证...

    林清玄 发表于 2021-04-26
  • 没有赢

    今天你参加市演讲比赛,没能进入决赛,我和你的母亲一起去地铁接你,不是为了安慰,而是为了鼓励。记得你上车时我问你的第一句话吗?我问:你是真输了,还是没有赢?你当时不解地说:这有什么区别?我没回答,只是再问你:下周的另一场比赛你还打算参加吗?...

    刘墉 发表于 2021-04-12
  • 是日已过,明日再会

    每天旭日初升的时刻,一对白头翁就会飞来阳台的朱槿花上唱歌,或者在花上吃花蜜,或者在水盆里洗澡。它们的歌声清雅嘹亮,不像鸽子那么喑哑,也不像麻雀那样吵闹。它们也不怕人,总是自顾自地唱歌,一声大过一声,有时细眯着眼,看着在旁边喝茶的我,仿佛在...

    林清玄 发表于 2021-03-21
  • 情感按钮

    情感有按钮吗? 常常想,却没有答案。 人们很爱说,你不要感情用事,那神情像是在上书一个君主,不要起用一个坏武将。因为情感出马的时候,是莽撞的、不经思考的、没有胜算的,甚至是一败涂地的。情感在这里成了不折不扣的贬义词。 情感真的是贬义的吗?如果...

    毕淑敏 发表于 2021-03-21
  • 永恒

    有一次,她告诉他一个故事。 说是有一对情侣一起去登喜马拉雅山,恰好遇到雪崩,他被滚落的雪卷走,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而她则站在那滚 去的雪堆旁边,呆在当地。 她回家以后,常常在梦里出现他在雪中呼喊的影像,她决心去找埋在雪中的他。每一年,她都去喜...

    林清玄 发表于 2021-02-08
  • 生命的化妆

    我认识一位化妆师。她是真正懂得化妆,而又以化妆闻名的。对于这生活在与我完全不同领域的人,我增添了几分好奇,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化妆再有学问,也只是在皮相上用功,实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应追求的。 因此,我忍不住问她: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样...

    林清玄 发表于 2021-01-29
  • 爱是没有理由的心疼

    爱是一份伴随着付出的关切,我们往往最爱我们倾注了最多心血的对象。 爱,就是没有理由的心疼和不设前提的宽容。 人在爱时都太容易在乎被爱,视为权利,在被爱时又都太容易看轻被爱,受之当然。如果反过来,有爱心而不求回报,对被爱知珍惜却不计较,人就爱...

    周国平 发表于 2021-01-10
  • 人过中年

    一个人年轻时,外在因素包括所遇到的人、事情和机会对他的生活信念和生活道路会发生较大的影响。 但是,在达到一定年龄以后,外在因素的影响就会大大减弱。那时候,如果他已经形成自己的生活信念,外在因素就很难再使之改变,如果仍未形成,外在因素也就很难...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11-18
  • 唯美

    我不太喜欢别人说我是一个唯美主义者。 因为,在一般人对唯美的解释里,通常会带有一种逃避的意味。好像是如果有一个人常常只凭幻想来创作,或者他创作的东西与现实太不相合。我们在要原谅他的时候,就会替他找一些借口,譬如说他是个唯美主义者等等。 而我...

    席慕蓉 发表于 2020-11-18
  • 母亲百岁记

    留在昔时中国人记忆里的,总有一个挂在脖子上小小而好看的长命锁,那锁上边刻着四个字:长命百岁。这四个字是世世代代以来对一个新生儿最美好的祝福,一种极致的吉祥话语,一种遥不可及的人间向往,然而从来没想到它能在我亲人的身上实现。天竟赐我这样的洪...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11-14
  • 酒婆

    酒馆也分三六九等。首善街那家小酒馆得算顶末尾的一等。不插幌子,不挂字号,屋里连座位也没有;柜台上不卖菜,单摆一缸酒。来喝酒的,都是扛活拉车卖苦力的底层人。有的手捏一块酱肠头,有的衣兜里装着一把五香花生,进门要上二三两,倚着墙角窗台独饮。逢...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11-10
  • 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

    郁达夫 发表于 2020-11-10
  • 秋天的况味

    向来诗文上秋的含义,并不是这样的,使人联想的是肃杀,是凄凉,是秋扇,是红叶,是荒林,是萋草。然而秋确有另一意味,没有春天的阳气勃勃,也没有夏天的炎烈迫人,也不像冬天之全入于枯槁凋零。我所爱的是秋林古气磅礴气象。有人以老气横秋骂人,可见是不...

    林语堂 发表于 2020-11-10
  • 说话的艺术

    不知道我们这一生究竟要讲多少句话?如果有一种电脑可以统计,像日行万步的人所带的计步器那样,我相信其结果必定是天文数字,其长,可以绕地球几周,其密,可以下大雨几...

    余光中 发表于 2020-08-14
  • 弹性和灵性

    我所欣赏的女人,有弹性,有灵性。弹性是性格的张力。有弹性的女人,性格柔韧,伸缩自如。她善于妥协,也善于在妥协中巧妙地坚持。她不固执己见,但在不固执中自有一种主见。 都说男性的优点是力,女性的优点是美。其实,力也是好女人的优点。区别只在于,男...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8-14
  • 笔墨童年

    在山水萧瑟、岁月荒寒的家乡,我度过了非常美丽的童年。千般美丽中,有一半,竟与笔墨有关。 那个冬天太冷了,河结了冰,湖结了冰,连家里的水缸也结了冰。就在这样的日子,小学要进行期末考试了。 破旧的教室里,每个孩子都在用心磨墨。磨得快的,已经把毛...

    余秋雨 发表于 2020-07-28
  • 说美容

    女人是赤裸的,女人却最善藏。藏着的部分以藏显露,如特别讲究服装要体现出线条;露着的那片脸上因为有五官,五官像阿拉伯数字,组合了就是号码,脸还要化妆,亦藏欲更露。 我们把画画叫美术,爱美,也就是爱画,于是女人将脸当了画布。动物皆有以美羽美纹美...

    贾平凹 发表于 2020-07-17
  • 一心一境

    小时候我时常寄住在外祖母家,有许多表兄弟姐妹,每次相约饭后要一起去玩,吃饭时就不能安心,总是胡乱地扒到嘴里咽下,心里尽想着玩乐。这时,外祖母就会用她的拐杖敲我们的头说:你们吃那么快,要去赴死吗?这句话令我一时呆住了,然后她就会慢条斯理地说...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6-24
  • 提醒幸福

    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天气刚有一丝风吹草动,妈妈就说,别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识了一个朋友,爸爸就说,小心他是个骗子。你取得了一点成功,还没容得乐出声来,所有关切着你的人一起说,别骄傲!你沉浸在欢快中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

    毕淑敏 发表于 2020-06-20
  • 如水的时光

    时光,己然走过;岁月,几多惆怅。如水的光阴里,总会有一些心心念念,是窗前一树的花香,摇曳着风月情长,美丽了心情,温柔了时光。无论是相遇的辗转,还是别离的惆怅,都会浸润于逐渐化开的尘心里,只留下一个眼神的温馨,一朵浅浅的笑魇,在心底凝成暖暖...

    席慕容 发表于 2020-06-06
  • 端午的鸭蛋

    家乡的端午,很多风俗和外地一样。系百索子:五色的丝线拧成小绳,系在手腕上。丝线是掉色的,洗脸时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红一道绿一道的;做香角子:丝丝缠成小粽子,里头装了香面,一个一个串起来,挂在帐钩上;贴五毒:红纸剪成五毒,贴在门槛上;贴符:...

    汪曾祺 发表于 2020-06-05
  • 最好的美容

    你想美好吗?就请抓紧一切时间悉心读书吧。不需要花费很多的金钱,但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坚持下去,持之以恒,正气便濡养你的身心,让你由内及外,光彩照人。好的阅读会引起一系列变化,让我们感觉神清气爽。而不良的读物,便是饲喂灵魂以垃圾。要从挑选书开...

    毕淑敏 发表于 2020-06-05
  • 总有新的花要开起

    四十岁生日那天,我独自开车去台北近郊。路上有一段种了许多杜鹃花,生得零乱错综,不像是人有意种上去的。每次我路过这里,总是把车速放慢。杜鹃是有色无香的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车子经过时会从车窗飘进来一阵淡淡的香气。原来,目见的美色也会刺激我们...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4-28
  • 简单生活

    一 在五光十色的现代世界中,让我们记住一个古老的真理: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 自古以来,一切贤哲都主张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便不为物役,保持精神的自由。事实上,一个人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物品并不多,超乎此的属于奢侈品。它们固然提供享受,但...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4-27
  • 时到时担当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语: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这是一句乐观的、顺其自然的话,大约相当于船到桥头自然直,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我离开家乡后,每次遇到困难时,这句话就悄悄地爬出来,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想着,...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4-04
  • 半浦村记

    半浦在宁波江北,依江傍海,土沃草肥,人又勤快,是个古老的鱼米之乡,至今依然恬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由于历时久远,模样苍老了一些,但浙江的村子都很洁净。看上来像一个南方的老婆婆,满脸细细弯曲的皱纹,慈眉善目,一身干干净净的衣衫,鬓发梳得整齐,...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03-30
  • 初冬浴日漫感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归来,坐到南窗下的书桌旁时,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原来满书桌的阳光缩减成小半书桌。原来,夏已去,秋已尽,初冬已到。 把椅子靠在窗边上,背着窗坐了看书,太阳光笼罩了我的上半身。它不像一两月前那样让我讨厌,反使我觉得暖烘烘的,很舒适...

    丰子恺 发表于 202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