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

名家散文

简介:众多名家散文在线欣赏,著名散文集收录,注意收藏。
更多散文: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经典散文散文摘抄

  • 时到时担当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语: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这是一句乐观的、顺其自然的话,大约相当于船到桥头自然直,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我离开家乡后,每次遇到困难时,这句话就悄悄地爬出来,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想着,...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4-04
  • 半浦村记

    半浦在宁波江北,依江傍海,土沃草肥,人又勤快,是个古老的鱼米之乡,至今依然恬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由于历时久远,模样苍老了一些,但浙江的村子都很洁净。看上来像一个南方的老婆婆,满脸细细弯曲的皱纹,慈眉善目,一身干干净净的衣衫,鬓发梳得整齐,...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03-30
  • 初冬浴日漫感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归来,坐到南窗下的书桌旁时,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原来满书桌的阳光缩减成小半书桌。原来,夏已去,秋已尽,初冬已到。 把椅子靠在窗边上,背着窗坐了看书,太阳光笼罩了我的上半身。它不像一两月前那样让我讨厌,反使我觉得暖烘烘的,很舒适...

    丰子恺 发表于 2020-03-20
  • 中年人最怕失去方寸

    谁也不要躲避和掩盖一些最质朴、最自然的人生课题,如年龄的问题。 中年是对青年的延伸,又是对青年的告别,这种告别不仅仅是一系列观念的变异,更是一个终于自立的成熟者,对于能够沉稳克制地处置各种问题的自信。 中年人的当家体验是最后一次精神断奶。你...

    余秋雨 发表于 2020-03-20
  • 我的母亲

    我是一个最爱母亲的人,却又是一个享受母爱最少的人。我六岁离开母亲,以后有两次短暂的会面,都是由于回家奔丧。最后一次是分离八年以后,又回家奔丧。这次奔的却是母亲的丧。回到老家,母亲已经躺在棺材里,连遗容都没能见上。从此,人天永隔,连回忆里母...

    季羡林 发表于 2020-03-20
  • 做人和教人

    在幼儿面前,聪明的父母要具备两种本领。一是不懂装懂,孩子咿呀学语,说一些不成语言的音节,你听不明白他的意思,也要装作懂了,鼓励他多说话。二是懂装不懂,你听懂了孩子的词不达意的表达,不妨装作不懂,适当地提问,引导他寻找更准确的表达。 看到欧美...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3-14
  • 胰皂泡

    小的时候,游戏的种类很多,其中我最爱玩的是吹胰皂泡。 下雨的时节,不能到山上海边去玩,母亲总教我们在廊子上吹胰皂泡,她说是阴雨时节天气潮湿,胰皂泡不容易破裂。法子是将用剩的碎胰皂,放在一只小木碗里,加上点水,和弄和弄,使它融化,然后用一支竹...

    冰心 发表于 2020-03-09
  • 我的书斋

    我确实有个书斋,我十分喜爱我的书斋。这个书斋是相当大的,大小房间,加上过厅、厨房,还有封了顶的阳台,大大小小,共有八个单元。藏书册数从来没有统计过,总有几万册吧。在北大教授中,藏书状元我恐怕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在梵文和西文书籍中,有一些堪称...

    季羡林 发表于 2020-03-09
  • 写给母亲

    从前我妈坐在右边那个房间的床头上,我一伏案写作,她就不再走动,也不出声,却要一眼一眼看着我。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

    贾平凹 发表于 2020-01-27
  • 废园外

    晚饭后出去散步,走着走着又到了这里来了。 从墙的缺口望见园内的景物,还是一大片欣欣向荣的绿叶。在一个角落里,一簇深红色的花盛开,旁边是一座毁了的楼房的空架子。屋瓦全震落了,但是楼前一排绿栏杆还摇摇晃晃地悬在架子上。 我看看花,花开得正好,大...

    巴金 发表于 2020-01-18
  • 目送

    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

    龙应台 发表于 2019-12-21
  • 夹竹桃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她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 不知道由于什么缘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我故乡的那个城市里,几乎家家都种上几盆夹竹桃,而且都摆在大门内影壁墙下,正对着大门口。客人一走进大门,扑鼻的...

    季羡林 发表于 2019-12-17
  • 每一粒米都充满幸福的香气

    贫困的岁月里,人也能感受到某些深刻的幸福。我常常记得,盛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浇一匙猪油、一匙酱油,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细细地品味猪油拌饭的芳香,那每一粒米都充满了幸福的香气。 有时候,这种幸福不是来自食物。我记得,当时我们镇上住了一位卖酱菜的...

    林清玄 发表于 2019-12-16
  • 昆明的雨

    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枝叶里的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于夸张的旺盛。 昆明菌子极多。雨季逛菜市场,随时可以看到各种菌子。最多,也最便宜的是牛肝菌。牛肝菌下来的时...

    汪曾祺 发表于 2019-12-11
  • 美丽的约定

    人与人之间,到底是否有一种无形的约定?朋友之间、亲人之间、情侣之间、夫妻之间、上司与下属之间,是否都应该有一种不需要言明的约定? 朋友之间的真诚是不需约定的。既然是朋友,就要彼此信任,互相关心。这是不需多说的了。出卖朋友,就是破坏约定。 亲...

    张小娴 发表于 2019-11-16
  • 黄金雨,灯笼树

    一跌入秋天,临河的路,就渐渐色彩丰富栾树开花了。栾树的花米黄色,小小的像桂花,一大簇一大簇地挤着。有风雨的日子,树下落一层细碎黄,像下了一阵黄金雨。 虽然都是开花,节奏却不一样,慢性子的才绽,急脾气早已结籽。它的蒴果像一嘟噜一嘟噜的小灯笼。...

    梁凌 发表于 2019-11-16
  • 吃面

    小区边有家面馆,生意火爆。我也常去吃。 店里的桌子,都是那种四人座的,两两相对。因为食客多,常常一座难求,陌生人不得不拼桌。这使我在吃面的同时,有机会看到各种有趣的吃面画面。 有一次,对面是一对青年男女,男的是香辣牛杂面,女的是鸡汤面。两人...

    孙道荣 发表于 2019-11-16
  • 平凡的魅力

    我不会蔑视平凡,因为我是平凡中的一员。我的心上印着普通人的愿望,眼睛里印着普通人的悲欢,我所探求的也是人们都在探求着的答案。 是的,我平凡,但却无需以你的深沉俯视我,即便我仰视什么,要看的也不是你尊贵的容颜,而是山的雄奇天的高远;是的,我平...

    汪国真 发表于 2019-11-16
  • 冬天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干净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适,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床上拆了帐子,铺了稻草。洗帐子要捡一个晴朗的好天,...

    汪曾祺 发表于 2019-11-16
  • 树的美感

    在风中,远处近处的树,都向我们打着友好的手势。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树的手语真是太丰富了。我们内心的许多情感,即使我们自己也未必能找到妥帖表达的语言,而树,它会用微妙的手语帮助我们表达出来。 那用力地挥动,是表示拒绝吗?那轻轻一颤,又向怀里收...

    李汉荣 发表于 2019-11-16
  • 林清玄:把时间花在心灵上

    朋友带我去看一位收藏家的收藏,据说他收藏的都是顶级的东西,随便拿一件来都是价逾千万。 我们穿过一条条的巷子,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公寓前面,我心中正自纳闷,顶级的古董怎么会收藏在这种地方呢? 收藏家来开门了,连续打开三扇不锈钢门,才走进屋内。室内...

    林清玄 发表于 2019-11-05
  • 冰心散文:山中杂感

    溶溶的水月,螭头上只有她和我。树影里对面水边,隐隐的听见水声和笑语。我们微微的谈着,恐怕惊醒了这浓睡的世界。─万籁无声,月光下只有深碧的池水,玲珑雪白的衣裳。这也只是无限之生中的一刹那顷!然而无限之生中,哪里容易得这样的一刹那顷! 夕照里,...

    冰心 发表于 2019-11-05
  • 余秋雨散文:莫高窟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子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让这么一座三危...

    余秋雨 发表于 2019-09-21
  • 余秋雨散文:道士塔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砖。历来住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从这里也可找见证明。夕阳西下,朔风凛冽,这个破落...

    余秋雨 发表于 2019-09-21
  • 余秋雨散文:一个王朝的背影

    一 我们这些人,对清代总有一种复杂的情感阻隔。记得很小的时候,历史老师讲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时眼含泪花,这是清代的开始;而讲到火烧圆明园、戊戌变法时又有泪花了,这是清代的尾声。年迈的老师一哭,孩子们也跟着哭,清代历史,是小学中唯一用眼泪浸润...

    余秋雨 发表于 2019-09-21
  • 1 25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