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

名家散文

简介:众多名家散文在线欣赏,著名散文集收录,注意收藏。
更多散文: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经典散文散文摘抄

  • 人过中年

    一个人年轻时,外在因素包括所遇到的人、事情和机会对他的生活信念和生活道路会发生较大的影响。 但是,在达到一定年龄以后,外在因素的影响就会大大减弱。那时候,如果他已经形成自己的生活信念,外在因素就很难再使之改变,如果仍未形成,外在因素也就很难...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11-18
  • 唯美

    我不太喜欢别人说我是一个唯美主义者。 因为,在一般人对唯美的解释里,通常会带有一种逃避的意味。好像是如果有一个人常常只凭幻想来创作,或者他创作的东西与现实太不相合。我们在要原谅他的时候,就会替他找一些借口,譬如说他是个唯美主义者等等。 而我...

    席慕蓉 发表于 2020-11-18
  • 母亲百岁记

    留在昔时中国人记忆里的,总有一个挂在脖子上小小而好看的长命锁,那锁上边刻着四个字:长命百岁。这四个字是世世代代以来对一个新生儿最美好的祝福,一种极致的吉祥话语,一种遥不可及的人间向往,然而从来没想到它能在我亲人的身上实现。天竟赐我这样的洪...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11-14
  • 酒婆

    酒馆也分三六九等。首善街那家小酒馆得算顶末尾的一等。不插幌子,不挂字号,屋里连座位也没有;柜台上不卖菜,单摆一缸酒。来喝酒的,都是扛活拉车卖苦力的底层人。有的手捏一块酱肠头,有的衣兜里装着一把五香花生,进门要上二三两,倚着墙角窗台独饮。逢...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11-10
  • 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

    郁达夫 发表于 2020-11-10
  • 秋天的况味

    向来诗文上秋的含义,并不是这样的,使人联想的是肃杀,是凄凉,是秋扇,是红叶,是荒林,是萋草。然而秋确有另一意味,没有春天的阳气勃勃,也没有夏天的炎烈迫人,也不像冬天之全入于枯槁凋零。我所爱的是秋林古气磅礴气象。有人以老气横秋骂人,可见是不...

    林语堂 发表于 2020-11-10
  • 说话的艺术

    不知道我们这一生究竟要讲多少句话?如果有一种电脑可以统计,像日行万步的人所带的计步器那样,我相信其结果必定是天文数字,其长,可以绕地球几周,其密,可以下大雨几...

    余光中 发表于 2020-08-14
  • 弹性和灵性

    我所欣赏的女人,有弹性,有灵性。弹性是性格的张力。有弹性的女人,性格柔韧,伸缩自如。她善于妥协,也善于在妥协中巧妙地坚持。她不固执己见,但在不固执中自有一种主见。 都说男性的优点是力,女性的优点是美。其实,力也是好女人的优点。区别只在于,男...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8-14
  • 笔墨童年

    在山水萧瑟、岁月荒寒的家乡,我度过了非常美丽的童年。千般美丽中,有一半,竟与笔墨有关。 那个冬天太冷了,河结了冰,湖结了冰,连家里的水缸也结了冰。就在这样的日子,小学要进行期末考试了。 破旧的教室里,每个孩子都在用心磨墨。磨得快的,已经把毛...

    余秋雨 发表于 2020-07-28
  • 说美容

    女人是赤裸的,女人却最善藏。藏着的部分以藏显露,如特别讲究服装要体现出线条;露着的那片脸上因为有五官,五官像阿拉伯数字,组合了就是号码,脸还要化妆,亦藏欲更露。 我们把画画叫美术,爱美,也就是爱画,于是女人将脸当了画布。动物皆有以美羽美纹美...

    贾平凹 发表于 2020-07-17
  • 一心一境

    小时候我时常寄住在外祖母家,有许多表兄弟姐妹,每次相约饭后要一起去玩,吃饭时就不能安心,总是胡乱地扒到嘴里咽下,心里尽想着玩乐。这时,外祖母就会用她的拐杖敲我们的头说:你们吃那么快,要去赴死吗?这句话令我一时呆住了,然后她就会慢条斯理地说...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6-24
  • 提醒幸福

    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天气刚有一丝风吹草动,妈妈就说,别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识了一个朋友,爸爸就说,小心他是个骗子。你取得了一点成功,还没容得乐出声来,所有关切着你的人一起说,别骄傲!你沉浸在欢快中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

    毕淑敏 发表于 2020-06-20
  • 如水的时光

    时光,己然走过;岁月,几多惆怅。如水的光阴里,总会有一些心心念念,是窗前一树的花香,摇曳着风月情长,美丽了心情,温柔了时光。无论是相遇的辗转,还是别离的惆怅,都会浸润于逐渐化开的尘心里,只留下一个眼神的温馨,一朵浅浅的笑魇,在心底凝成暖暖...

    席慕容 发表于 2020-06-06
  • 端午的鸭蛋

    家乡的端午,很多风俗和外地一样。系百索子:五色的丝线拧成小绳,系在手腕上。丝线是掉色的,洗脸时沾了水,手腕上就印得红一道绿一道的;做香角子:丝丝缠成小粽子,里头装了香面,一个一个串起来,挂在帐钩上;贴五毒:红纸剪成五毒,贴在门槛上;贴符:...

    汪曾祺 发表于 2020-06-05
  • 最好的美容

    你想美好吗?就请抓紧一切时间悉心读书吧。不需要花费很多的金钱,但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坚持下去,持之以恒,正气便濡养你的身心,让你由内及外,光彩照人。好的阅读会引起一系列变化,让我们感觉神清气爽。而不良的读物,便是饲喂灵魂以垃圾。要从挑选书开...

    毕淑敏 发表于 2020-06-05
  • 总有新的花要开起

    四十岁生日那天,我独自开车去台北近郊。路上有一段种了许多杜鹃花,生得零乱错综,不像是人有意种上去的。每次我路过这里,总是把车速放慢。杜鹃是有色无香的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车子经过时会从车窗飘进来一阵淡淡的香气。原来,目见的美色也会刺激我们...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4-28
  • 简单生活

    一 在五光十色的现代世界中,让我们记住一个古老的真理: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 自古以来,一切贤哲都主张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便不为物役,保持精神的自由。事实上,一个人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物品并不多,超乎此的属于奢侈品。它们固然提供享受,但...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4-27
  • 时到时担当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俗语: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这是一句乐观的、顺其自然的话,大约相当于船到桥头自然直,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我离开家乡后,每次遇到困难时,这句话就悄悄地爬出来,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想着,...

    林清玄 发表于 2020-04-04
  • 半浦村记

    半浦在宁波江北,依江傍海,土沃草肥,人又勤快,是个古老的鱼米之乡,至今依然恬静地躺在这块土地上。由于历时久远,模样苍老了一些,但浙江的村子都很洁净。看上来像一个南方的老婆婆,满脸细细弯曲的皱纹,慈眉善目,一身干干净净的衣衫,鬓发梳得整齐,...

    冯骥才 发表于 2020-03-30
  • 初冬浴日漫感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归来,坐到南窗下的书桌旁时,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原来满书桌的阳光缩减成小半书桌。原来,夏已去,秋已尽,初冬已到。 把椅子靠在窗边上,背着窗坐了看书,太阳光笼罩了我的上半身。它不像一两月前那样让我讨厌,反使我觉得暖烘烘的,很舒适...

    丰子恺 发表于 2020-03-20
  • 中年人最怕失去方寸

    谁也不要躲避和掩盖一些最质朴、最自然的人生课题,如年龄的问题。 中年是对青年的延伸,又是对青年的告别,这种告别不仅仅是一系列观念的变异,更是一个终于自立的成熟者,对于能够沉稳克制地处置各种问题的自信。 中年人的当家体验是最后一次精神断奶。你...

    余秋雨 发表于 2020-03-20
  • 我的母亲

    我是一个最爱母亲的人,却又是一个享受母爱最少的人。我六岁离开母亲,以后有两次短暂的会面,都是由于回家奔丧。最后一次是分离八年以后,又回家奔丧。这次奔的却是母亲的丧。回到老家,母亲已经躺在棺材里,连遗容都没能见上。从此,人天永隔,连回忆里母...

    季羡林 发表于 2020-03-20
  • 做人和教人

    在幼儿面前,聪明的父母要具备两种本领。一是不懂装懂,孩子咿呀学语,说一些不成语言的音节,你听不明白他的意思,也要装作懂了,鼓励他多说话。二是懂装不懂,你听懂了孩子的词不达意的表达,不妨装作不懂,适当地提问,引导他寻找更准确的表达。 看到欧美...

    周国平 发表于 2020-03-14
  • 胰皂泡

    小的时候,游戏的种类很多,其中我最爱玩的是吹胰皂泡。 下雨的时节,不能到山上海边去玩,母亲总教我们在廊子上吹胰皂泡,她说是阴雨时节天气潮湿,胰皂泡不容易破裂。法子是将用剩的碎胰皂,放在一只小木碗里,加上点水,和弄和弄,使它融化,然后用一支竹...

    冰心 发表于 2020-03-09
  • 我的书斋

    我确实有个书斋,我十分喜爱我的书斋。这个书斋是相当大的,大小房间,加上过厅、厨房,还有封了顶的阳台,大大小小,共有八个单元。藏书册数从来没有统计过,总有几万册吧。在北大教授中,藏书状元我恐怕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在梵文和西文书籍中,有一些堪称...

    季羡林 发表于 2020-03-09
  • 写给母亲

    从前我妈坐在右边那个房间的床头上,我一伏案写作,她就不再走动,也不出声,却要一眼一眼看着我。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

    贾平凹 发表于 2020-01-27
  • 废园外

    晚饭后出去散步,走着走着又到了这里来了。 从墙的缺口望见园内的景物,还是一大片欣欣向荣的绿叶。在一个角落里,一簇深红色的花盛开,旁边是一座毁了的楼房的空架子。屋瓦全震落了,但是楼前一排绿栏杆还摇摇晃晃地悬在架子上。 我看看花,花开得正好,大...

    巴金 发表于 2020-01-18
  • 目送

    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

    龙应台 发表于 2019-12-21
  • 夹竹桃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她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 不知道由于什么缘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我故乡的那个城市里,几乎家家都种上几盆夹竹桃,而且都摆在大门内影壁墙下,正对着大门口。客人一走进大门,扑鼻的...

    季羡林 发表于 2019-12-17
  • 每一粒米都充满幸福的香气

    贫困的岁月里,人也能感受到某些深刻的幸福。我常常记得,盛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浇一匙猪油、一匙酱油,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细细地品味猪油拌饭的芳香,那每一粒米都充满了幸福的香气。 有时候,这种幸福不是来自食物。我记得,当时我们镇上住了一位卖酱菜的...

    林清玄 发表于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