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散文

伤感散文

简介:必读社的伤感散文,会不会让您有一丝忧伤从心中流淌而过呢。
散文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写景散文经典散文

  • 再回首恍然如梦

    以前在家乡工作时,几乎每个月都回去,县城虽小,却很少碰到同学,除非主动联系。几个同学有一官半职,有签单权,每年回去至少请我们聚一次。每次问我想见哪些同学,就尽量把他们都叫来。这份情谊一直让我十分感念。后来大家各自忙碌,成家生子,住房也不宽...

    胡海容 发表于 2022-04-17
  • 桂花树下的外婆远去了

    又一次回到老家,推开老屋的窗子,一阵桂花的幽香扑面。而老屋场高大的桂花树上,在光影里摇曳着一片迷离的金黄。恍惚间,我看到瘦小的外婆正在桂花树下,驼着背,一手撒着谷糠,一边吆喝着鸡群,一边喃喃自语。我亲爱的外婆,仍然在老屋,仍然在菜园子里忙...

    陈湘 发表于 2022-03-09
  • 飞逝的美丽

    一朝风雨,满地残红,湿了天空,散了落叶,奈何世间无常。朝朝暮暮,又是一季风雨,又是一地残红,飞逝的时间褪去了我们稚嫩的面庞,奈何!可是,又有谁会望着转瞬即逝的落叶想到,那无声的飞逝会如此美丽。 人啊,总是在失去中寻找,寻找中失去。我们总是在...

    卢玉婷 发表于 2022-01-31
  • 送别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和母亲从广州挤上了傍晚五点开往长沙的列车。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陪母亲坐火车,我让她坐在窗边上。 这是南国的夏天,大雨密不透风,弥漫了前方的路,弥漫了我的眼睛。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硬汉,可事实证明...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纪念逝去的光阴

    最初听到光阴这个词,出自母亲口中。 小时候,懵懂无知,贪恋打闹嬉戏,母亲为了督促我的学业,时常叫我搬来木凳,在屋檐下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母亲坐在我的旁边,手摇蒲叶扇,见我停下来,便会提醒我:别磨光阴了,写完了就出去玩。于是,我伸伸懒腰,振作...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丁香花开

    人间四月芳菲尽,五月丁香满枝头。丁香花层层叠叠小巧纤细,却浓香馥郁,微风一吹,那幽香便飘得很远很远 夜收星消,舒帘漫卷,推开窗,举目望去,一丛丛、一簇簇的丁香花开正艳。馨香迫不及待地挤进屋来,香风拂面,溢满心扉,仿佛整个身心都被洗礼了。闭上...

    若水 发表于 2021-12-26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很多年以后,当我拿起笔来想写点什么的时候,那个被叫做爷爷的人,却已经成为大地上的坟堆,也埋在了记忆的深处。而且很多时候,是被我们遗忘的。 我确实已经忘记了叫做爷爷的那个人,当一道光照进记忆里,他像一个灰暗的影子,确切地说,只是一个灰暗的影子...

    梁亚军 发表于 2021-12-26
  • 槐花飘香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年的四月底、五月初总捎话来让我回去,说故乡的槐花开了。我也总是找个周末匆匆坐上回故乡的班车,一走进村子,远远地总能看到坐在院子里的母亲。 妈我的喉咙哽咽了。 母亲抬起头,摘下老花镜,满眼惊喜,放下手中的活,像个孩子似的拉着...

    潇潇 发表于 2021-09-30
  • 消失的剃头匠

    你听说过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句歇后语吗?这其中的剃头挑子,说的就是剃头匠的重要工具了。 时至今日,再给小孩子们说这些,他们大都当成了故事听,可对于我们这些生长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来说,这可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随着时间的推移及社会的发展,剃...

    路志宽 发表于 2021-09-24
  • 不曾忘却的记忆

    前几日春节的时候,表妹不知从哪翻出一张二十多年前的老照片发到了家庭群里,群里顿时又增添了一份节日的欢腾,唏嘘、猜测、调侃,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就这样,一段已逝的岁月好似又被大家捡回来一般,在群里重放,我的思绪也渐渐在这回忆荡漾起来的涟漪...

    李晨 发表于 2021-09-20
  •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回到了高中教室。数学老师正发放期中试卷,同学们都很满意看着自己的卷子,而唯独我却被老师严厉的斥责:张丫同学,这次考试只有6分。老师严厉的声音和教鞭的声音将我从梦中惊醒。回想起刚才的梦,我笑了,可笑着笑着泪水已经打湿...

    张丫丫 发表于 2021-08-26
  • 清明深处是何方

    一 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北宋词人晏殊的《踏莎行小径红...

    杨建华 发表于 2021-05-12
  • 岁月匆匆如过客

    前几日,忙着打扫屋子,清洗衣服和窗帘,而眨眼间,这个忙碌而疲倦的春节又过去了。 生活如常。不变的是时光,依然不紧不慢。不同的是年轮,过了一年又多了一圈。感叹的是人生,今日不知明日事!尽管今天很努力,很用心,很卖劲。而当黄昏惜别,夜幕悄悄降临...

    亢恒学 发表于 2021-04-27
  • 小丫

    小丫的行李并不多,两个包包而已,再加上她平时爱背的挎包,这基本上就是她在这座城市生活两年的全部。衣物不多却是我和她,一起收好的,因为她曾经说过她要走的时候要我一定帮她收拾和送别。小丫的名字并不。叫小丫,是因为她总爱把头发扎成两根粗粗的麻花...

    余传光 发表于 2021-04-18
  • 没有忧伤的爱

    女儿去美国之前,我问她,你会想我吗?她说,不会。尽管不悦,但我知道,除了母爱,世界上一定有更好的东西在向她招手。 人生自古伤别离。分别时,她满脸喜悦,我却泪眼婆娑。她不让我去机场,她怕我哭。她觉得分别没什么好哭的。 我心想,别嘴硬,还不到时...

    刘迪 发表于 2021-04-12
  • 迁徙

    一个人的迁徙,大概总与故乡有关。我固执地认为,所谓颠沛流离,也是离开故乡之后迫不得已的事情。而在故乡,即便你住茅草屋,睡瓜棚,在猪圈里蜷缩一晚,躺在草垛上看星星,在四面漏风的小院里听雨,不见得有多幸福,但至少心安,不担惊受怕和诚惶诚恐。故...

    许锋 发表于 2021-02-02
  • 小丙和他的悲剧

    我们身边的很多人物如同野花野草,在时光的碾轧下悄无声息地泯灭。多年过后,从人们的谈话及记忆中剥落,好像他们未曾存在,未曾在太阳下呼吸。接下来,我要谈及的小丙就是这样一位人物。 让时光回溯到二十多年前。当时我八九岁,小丙比我大五岁,他是一个瘦...

    曹含清. 发表于 2020-10-30
  • 毕业季,想起了校歌

    四周都是高山,太阳八点多钟才从山坳里出来。最先照着的是那块平地,在平地上,有一排平房。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土操...

    游黄河 发表于 2020-10-14
  • 落叶之秋

    不可否认,秋季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天高云淡,色彩斑斓,不冷不热,所以人们通常喜欢在晴朗的午后徜徉山间,观赏艳丽的秋景。我一直不喜欢秋天,因为每到此时就或多或少地生出阴郁。 这是从我10岁那年开始的。1990年深秋,我家里在原下盖新房,乡党们自发地前...

    刘云 发表于 2020-07-22
  • 爱的离别之殇

    离别,每个人都会遇到,也是无法避免的,人生路漫漫,你我相遇之后又分离。相聚总是短暂的,分别却是久长的,唯愿彼此的心儿能紧紧相随;永远不分离,离别太痛了。也曾想过不认识你,也许不会有我今天的痛,可我却从未后悔;我们走过多少风雨飘摇,有过多少...

    逍遥 发表于 2020-07-13
  • 远去的故乡

    故乡是一个人心里永远抹不去的记忆。虽然现在大多数人忙于生计,常年奔波在外,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故乡的模样,但在内心深处,还有一块地方,是留给故乡的,也不管故乡是不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现在能读到的关于故乡的文字,多是抒发回不到从前的惆怅。这种惆...

    薛伟泽 发表于 2020-07-07
  • 残荷

    踏着冬日暖阳,慵懒游走在郴州西河风光带,夕阳西下,影子越拉越长。暮色中,苏仙区栖凤渡镇那十里荷田,退却往日盛大、妖媚、荷风飞舞,一片萧瑟、颓丧,已无人眷顾。 入目一派残荷的美,是不言而喻的。它由夏入秋、由盛转衰,最具悲剧美的特质。我们可以从...

    段飞鹏 发表于 2020-07-06
  • 消失的果园

    那个果园,离开我已经七年了吧。 之于我,那近两亩的小果园有着特殊的意义。我们几乎是同时来到这个大地的。可当我越过第二个本命年之后,那些几经嫁接的果树,终究逃不脱垂垂老矣的命运。无法保证挂果率,被砍伐似乎是必然的宿命。 仍能想起过去,苹果花开...

    墨寒 发表于 2020-06-30
  • 将离

    一 四月末,桌上的玻璃瓶子里,几枝芍药终于开尽,花瓣和叶子蜷曲着。清理后走出公司,暮色围拢,这一年春天已至尾声。 每年春天,我都有买芍药的执念,今年亦如此。买了一束,未开花,后又买了一束,从一个个圆鼓鼓的花苞到含羞半放再到盛开时的潋滟花容,...

    张小末 发表于 2020-05-17
  • 独守流年又岁末

    一年如一梦,弹指一挥间。又值岁末,来不及驻足回望,不经意间又将跨进新年的门槛。 匆匆过去的这一年,于我,平淡如一潭湖水,没有波澜,也没有涟漪。说实在的,我还是挺喜欢这种平淡而宁静的生活的: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间奔波,工作之余,一张书桌、一盏台...

    徐学平 发表于 2020-04-04
  • 难说再见

    恋爱的时候,因为是异地恋,所以我们经常面对的是相聚与别离。 见面时,他欣喜我淡定;离别时,他伤心我无感。他气愤地责问我: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没心没肺?! 他不知道,现在的没心没肺是因为过去的伤心伤肺。 小时候,父母分居两地,我跟随母亲,但我依恋...

    梅莉 发表于 2020-03-16
  • 时光留不住过往,岁月忘不了迷茫

    时光留不住过往,岁月忘不了迷茫,放下昨天的烦恼,守着今天的幸福,忘记情愁懂得爱,和和美美才开心,时光若一条河,静静地流淌着。生命中,来来去去,留下的,却不是原来的;扔扔捡捡,却不是想要的;进进退退,保存的,却不是最初的。生活的过程中,总有...

    兰渡 发表于 2020-02-13
  • 越来越小的故乡

    又一个清明时节,又一次走在回乡的路上。 这条路,家的门,走了四十年,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得到。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如今我每每走在这样熟悉的路上,站在如此熟悉的门口,却越来越感到陌生,仿佛一个外乡客。 大门口那棵大槐树下的长石凳上,灰尘越来越...

    李慧丽 发表于 2020-01-30
  • 不想想你,还是想你了

    不想想你,可还是想你了,寒冷的风发出嗤嗤的冷笑迎面而来又不削一顾似的从身边飞走,一个人静静地走着听着音乐,舒缓的轻音乐像柔柔的小手轻轻敲打记忆。 你的笑声从心空传来,好听的普通话像山泉飞珠溅玉像风铃摇响,清脆甜美温婉柔情,令人遐思陶醉。像磁...

    田瑛瑛 发表于 2020-01-20
  • 母亲种花生

    母亲种了一块地的花生。 那块地离家三四里,藏在水库半腰的深坳里。路是在水库沿上修出来的,一边临崖,一边临水,没法儿拓宽,坡度又大,机器进不了地,犁地、收割、运输都成了难事。又和邻居共有,邻居种上了密密的杨树,进地必须穿过杨树林,架子车拐弯都...

    松树 发表于 202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