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发布到这里来,如果您只是想欣赏他人作品,请细细品味并收藏。推荐栏目:散文随笔优美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

  • 故乡

    按照春节的风俗,每年的正月初二,我都会回老家走亲访友,拜年问好。这期间,与亲人叙旧的同时,也目睹到了一年来家乡的种种变化,这种变化正如刊登在报纸上的新闻所言,村民的房子是越盖越漂亮,日子是越过越红火,总而言之,都是喜人的变化,可是,从听到...

    枫悦FY 发表于 2016-02-11
  • 老街

    老街像一幅画,黑白相间,似乎静静地悬挂在那儿,实际上它在岁月的更迭中也不断地变化,汇集着四村八寨的文化,浓缩着村庄的影子,烙上了无法磨灭的印记,是历史,是根,是文化长河,是我们一代代人走过的路。 街口,停放着各种各样的车,村庄人心目中的公交...

    王晋文 发表于 2016-02-05
  • 下雪了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 在上海,这是难得的,这零下的气温也是罕见。前几日,在QQ群里,在微信圈里,总是看见亲人和朋友发来老家雪景的照片,真是美到无法言语! 这场雪应该是从凌晨开始的,到现在已经有薄薄一层了。下雪了小区里早起的小孩欢呼着,推开窗户...

    寒池 发表于 2016-02-04
  • 想回老家过年

    年的脚步近了,我渴望着回老家过年,又担心口袋里的钞票经不住检阅。还记得念大学时,每次回家过年的心情都是迫不及待的。回老家,在村里走,没有寒暄、问话,有的是家长里短的聊天。在老家,陪着父母,没有唠叨、训斥,有的是嘘寒问暖的关怀。 一进入农历腊...

    朱自力 发表于 2016-02-04
  • 这多变的冬

    我喜欢这诡异多变的冬天。 冬是坚强的,当那怒吼着的寒风从西伯利亚刮来,一切生命仿佛都终结了。昔时的杨柳叶已经被吹散,但它的枝条却依旧笔直,那里面蕴含的是生命的柔韧与坚强。当刺骨的寒风刮来的时候,那不屈不挠的松柏穿着它那墨绿色的外套迎着寒风傲...

    佟晨绪 发表于 2016-02-03
  • 一场飞雪,洁净了这个世界

    ① 夜里的一场飞雪,及至午时,也仍旧还在飘飞。 天还未亮,就起床看雪。 那时,该是一天中赏雪的最佳时间吧?多少人还在睡梦中,雪在飘飞,地在沉寂。冷冷的冬夜也还并未完全醒来。 天和地那时是缠绵在一起的。没有干扰,更没有各自过于纷杂的思绪,只是十...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2-03
  • 过年是一种抒情

    过年了。卸下一年的心劳,用喜悦擦亮所有的时光和目光,让一浪高过一浪的年味迎面扑来,展示一种回味酽酽、暖意融融的抒情。 这种抒情,是古典的,是浓郁的,是甜蜜的;是民族的,是民众的,是民间的;同时还是出自内心的,发于肺腑的,根深蒂固的,薪尽火传...

    石悦 发表于 2016-02-02
  • 雪之魂

    它,一个晶莹剔透的精灵,一次一次跟随千千万万朵兄弟姐妹,浩浩荡荡,从天空降临地上。它和其他雪花一样,被人赋予了意义和使命,其中一个意义是我赋予的,那就是要彻底改变世界,让世界给冬天留下位置;让世界看到,在某个时候,辽阔无边的单一,漫山遍野...

    谢佐福 发表于 2016-02-01
  • 冬日,绿萝彷如一片暖阳

    书桌前,总喜欢插上一瓶花,也许不仅仅只是书桌前吧?在需要或者我自己所认为需要的家中,我总会找来一些花木装点一番。 于是,家中许多地方,甚至是角角落落,也都有了花木的清芬。 绿萝是最适合养在居室中的植物。叶儿青绿到分外可爱,看到的时候,无论这...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1-29
  • 故乡与心灵

    记我的故乡---蒿枝冲。 我的故乡在我梦里涟漪不止,那里有父亲的故事,那里有孩提的身影,那里有父亲牵着我的手就永远不会放开的梦。 当你看繁星点点,体味夜色静谧,远方似有交织着深深情愫的梦,多少次穿行于儿时的天空。转眼,总有段时光,在小河里流躺,...

    张旭云 发表于 2016-01-29
  • 萱草花常芳,寸草三春晖

    当我再次穿过记忆深处的尘墙,凝望着母亲挥洒汗水的小村庄-蒿枝冲。 天之大,月光下,萱草花常芳;天之涯,夕阳中,寸草三春晖。 妈妈,你的怀抱,我一生爱的襁褓,有你晒过的衣服味道。当动人的旋律响起时,仿佛慈母倚门情涌上心头,临行密密缝的牵挂萦绕耳...

    张旭云 发表于 2016-01-29
  • 故乡吟

    这年头,故乡这个称谓对于一半中国人来说也许是个时尚又奢侈的话题了。因为一些农村人凭借智慧和努力走出乡村,生活在汽车尾气浓厚的城市,在噪音污染的环境里奔波,过得紧张又忙碌,没有精力和时间回故乡看看了,甚至有的人早把养育他们的故乡抛在脑后,仿...

    储利民 发表于 2016-01-27
  • 窗台的那盆花

    我家窗台上摆着一盆花,一年四季总是开着粉红颜色的小花,尤其是在严寒的冬季,给人一种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感觉。这是什么花呢?它叫长春花,因为常年总开花所以也叫四季花。 说来话长。这盆花还是楼下的邻居送给呢!那年,一对老年夫妇搬到我们这里来住时...

    佩服 发表于 2016-01-25
  • 雪的情怀

    寒潮袭来,雪,从容而纷纷扬扬从天而降,随风漫捲在灰暗的天空飘舞着。天,灰蒙蒙的,似乎被这鹅毛大雪遮掩着,天地间连成一个整体。人们对这大雪总感觉喜忧参半。不过,给大地送来无比的童话,难道这就是雪的情怀? 转眼间,地上的雪覆盖了先声的冰雹,逐渐...

    物语情归 发表于 2016-01-25
  • 梦里老家

    老屋像一位留守的老人。 老屋在故乡,在大巴山深处,故乡在三千里以外。 几回回梦里回老屋,梦醒来独自泪悄然。老屋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乡愁。 儿子突然要回老家 城市里的雾霾一天天深重,呼吸都有些困难的儿子戴着口罩从小学校里回来,突然很诧异地喊出我要...

    刘浏 发表于 2016-01-22
  • 写意冬天

    好像只一个转身,就立冬了。南方的冬天不太冷,冷得温婉、潮润,像温柔的女子,安静端庄。冬天像一幅水墨画,一笔一划勾勒的都是诗情画意。 天空苍茫,田野辽远,山寒水瘦,北风铆了劲地游走,像调皮的孩童呼地从山村的这头奔到那边,欢蹦乱跳的。野草枯赭,...

    梁惠娣 发表于 2016-01-20
  • 凤箫

    梅花开了,林间有一阕短笛的清音,召唤着远去的梦想。当蒹葭苍苍的白雪、覆盖着我儿时的水岸时,那飘荡在天地间的一缕沁心的暗香,让你我明白;浪漫,它应该是一种更宽广、更博大的人生情怀 这一世,我寻遍了万水千山,无暇顾及自己那些逝落的梦想,但我生命...

    晨曦 发表于 2016-01-20
  • 瓦,乡村的鳞片

    我常想,第一个发明瓦并使用瓦的古人,一定是一位很有情怀的人吧。他一定是一位隐居乡村、喜欢亲近泥土的人。因为瓦是用泥土烧成的,一片片瓦覆盖在屋顶上,其实是一抔抔土包绕在屋顶上。屋内的人,可以终日闻得到泥土的气息。 小时候,身居乡村,最喜欢的事...

    曹春雷 发表于 2016-01-18
  • 你若雪来 我自花开

    最近的一场雪是黄昏之后下的,朋友圈里到处是朋友聊下雪的微信。 第二天起床,一点雪的踪迹也没有,我都怀疑朋友们骗了自己,有些扫兴。 上班途中,当我路过陈爷爷门前的时候,一缕奇香袭来,久违而熟悉的香气,是梅花开了。前几日还看到满树的叶子,并没有...

    吴成耀 发表于 2016-01-16
  • 我家的冬菊花

    我爱菊花。过去,因为经济条件差,房屋老旧,院子狭窄,爱菊花却没有养花的空间。 2012年暑期,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我终于有了改造旧居的机会。院子面积变大了,其上方也笼罩了铝合金顶棚,很是适合一年四季来养花。 旧居改造后成为新居,不久,妻子从亲戚...

    许培良 发表于 2016-01-16
  • 小巷旧滋味

    学校的记忆总是美好的。 这儿以前是一所师范学校,我在这里呆过三年。校方像圈地一样把我们保护得很周详,尽管有专门解决师生餐饮的食堂,但我们常常不买账,与老师斗着并不高明的智慧,悄悄溜出学校去吃。学校外面有条小巷,巷子里有好些卖相和滋味都诱人的...

    刘腊梅 发表于 2016-01-15
  • 听雪

    冬天是一棵枝桠遒劲的老树,雪是开在枝头最美的花朵。雪开有声,曼妙冷艳的雪婀娜绽放,清澈空灵的花开之音便袅袅而来。 赏雪,需约三两知己助兴。听雪,却只宜自己独自倾听。雪开的声音细微美妙,需要用心灵去捕捉感受,尘世间任何一点噪音,都会让这天籁之...

    李群学 发表于 2016-01-14
  • 喜花的我,总会在看到一些别致花器时,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包括一些造型美观特别更精致的瓶儿。 比如,一些酸奶的瓶儿,或者是食品的瓶儿,只要我觉得它们适合插花、养花,那么,我必定会留下它们。 不由会想起一件趣事儿来。 去宽窄巷和锦里游玩的时候,就...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1-12
  • 墨香

    静静地,听古筝的音律像跳跃飞舞的精灵一样,听原本悠长的曲调被用凤抬头的指法敲碎成间断的音符,听月光随着指尖的移动被奏成黯夜的锦梦,听悠然的墨香从琴身中飘逸而出弥漫了整个世界,听在万家灯火的虹衫下星光压抑地喘息,听摇曳的烛火撑开夜的矜寂。然...

    辛木 发表于 2016-01-10
  • 我家就在岸上住

    告别了居住已久的和平区黄家花园,举家搬到了靠近海河的一处规模较大的河滨家园。 如今,能在繁华似锦、日新月异的现代化大都市里,寻求一席天然生态、辽阔静谧的居所,也算是得益于海河沿岸声势浩大的综合开发改造和城市规划建设的成果吧。 特别是看到了海...

    焦海梅 发表于 2016-01-08
  • 2015,如此而已

    1 2015年的最后一天了,我知道自己应该是以文字作结的。 就给这一年。 看到有文友在微信朋友圈中总结自己,说2015年自己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做事情,但是,在2016年,自己将会严格地要求自己,不能再像2015年那样,浪掷了时光。 其实,又何止是他? 至少,...

    何红雨 发表于 2016-01-06
  • 醉人的秋风

    今年夏末的雨水有点长,快入秋的时候,雨更是接二连三的下着,时晴时雨,真的是秋雨缠绵啊! 难得这几日天放晴了,经过几场秋雨的洗礼,天空蔚蓝透亮,白云纤尘不染。秋阳努力地挥洒着依然有些浓烈的光和热,也对,这秋庄稼不经几日暴晒怎么能够成熟呢? 暖...

    张少华 发表于 2016-01-04
  • 诗意行走

    美不美,家乡水。比起大城市似乎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我更爱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山城,觉得山城的山水确实是有灵气的。这个周末,我们来到河图明堂山。 刘禹锡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明堂山的秋,山高谷幽,天蓝云白,枫叶红染,间杂在绿色间,这...

    程丽霞 发表于 2016-01-02
  • 乡村暖阳

    冬天,我迷恋阳光。 四季阳光不一样,春天的阳光柔嫩,夏天的阳光滚烫,秋天的阳光清爽,冬天的阳光暖和。在寒冷的季节,响晴的天气格外令人向往,有一轮太阳挂在天上,心里就踏实。 常常是这样:搬条藤椅,找个避风的角落,不思不想,安静地躺着;或者拿本...

    蒋立中 发表于 2016-01-02
  • 多想母亲牵着手

    近日偶感风寒,导致感冒发烧,夜里烧得精神恍惚,全身无力。迷迷糊糊中,一双柔软又干涩的手拉着我的手,扶我坐起来,递水让我吃药我突然一惊,仿佛母亲在床前服侍我。我的烧也退了不少。 醒了,再也睡不着,陷入了对母亲的深深忆念。 好像是我念初一那年。...

    申阳 发表于 2016-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