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简介:必读社提供的散文随笔写作交流平台,这里不仅有优秀的作品,还可以进行投稿及交流。散文栏目: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经典散文

  • 期许

    ○马亚伟 时光如水,转瞬间又过年了。新旧交替之际,是生命的一个时间节点。每每这样的时候,总是让人心生感慨。此时,我们总喜欢从生活的轨迹中跳出来,以旁观者的姿态审视自己,回首走过的旧路,也遥望未知的前程。每当这时,我心中就会蹦出两个字期许。...

    马亚伟 发表于 2016-02-28
  • 花市

    春节临近时,小城的花市也就开了。往往这时候,我总会抽时间去逛逛花市,这习惯多年未改。 小城花市的规模不算大,拢拢也就那么一条街的样子。不管一年的生活过得如何,小城的人们总会在这时候,或多或少买上一两盆桔子鲜花,给家添上那么一些新年的气息。特...

    郑金城 发表于 2016-02-27
  • 散步

    月下散步,无疑是极惬意的享受,恰是多日的雾霾散去,圆圆的月清清朗朗,闪烁的星星点点滴滴,正好布满了好心情。 冬天的水边是难得的好去处,悄悄的静由水的波漪散发开来,水中的草还绿着,深深地埋在水的挟制里,随着缓缓的流动,一边倒去。月光压在水和草...

    张建春 发表于 2016-02-26
  • 过年随感

    过年,在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进程中,已有千年历史。每年过年的氛围,无不闪现着千年前先民过年的雏影。 年年过年的格调和氛围是一成不变的。过年永远是中国人生活中最神圣、最隆重、最幸福的节日。 人们常说,有钱无钱,回家过年。这说明,钱,对于过年是微...

    毕家祯 发表于 2016-02-26
  • 春来了

    梅开春烂漫,竹报岁平安。新春佳节,人们沉浸在无比幸福之中,侧耳谛听,你会感觉到春的脚步声。 梅园里的红梅不再是羞羞答答的新娘,她掀开了红盖头,迫不及待地露出灿烂的笑容和对美好生活憧憬的希冀。小区里,爆竹放过后散落一地红色的碎纸片,像极了红梅...

    高岳山 发表于 2016-02-26
  • 归雁

    乡间公路延伸着,直插向菜子湖的湖心。我在堤边下了车,堤顶上早已聚集了不少男女,他们架设长枪,手提短炮,静静地瞄准着不远处湖边浅滩里的那一群白色的精灵。我伸着头,也挤进观望的人群。近岸湖滩长堤硬朗朗的,草色青青,芦花摇曳,漫漫的湖水上浮着一...

    顾乐生 发表于 2016-02-26
  • 燕来兮

    又见马燕红。长长的头发已不见,短短如清汤挂面般的刘海,使她越发瘦削。坐在邻座,或思或语都让人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潇洒的冠军。 在那个夏日,对马燕红的感觉似流水般滑腻。许多年前的的奥运会高低杠冠军似已飘得很远又似重现,搅动的记忆不得安宁。 许多...

    胡曼荻 发表于 2016-02-26
  • 土楼的遗憾

    土楼的美丽与壮观,见与不见,都在那里,图画和实景相差无几。可是,土楼的历史和人文,见与不见,感受却大不相同。 也许土楼更适合远远眺望,不太适合近距离的观赏,更不适合走入去亲密的接触。 土楼的缔造者,当年或许是想建造一个桃花源吧,或圆或方的土...

    怡然天地间 发表于 2016-02-26
  • 舌尖上的春天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田间溪边绿意盈盈,野菜野花适时地活泛过来。田埂上,一株荠菜开着小朵的白花。春天,可以吃的东西很多,榆钱糕、槐花饭、炒蕨菜,甚至什么都可以吃,而且有的是最好吃的。 春天的韭菜那可了得。春韭是最鲜嫩可口...

    苗向东 发表于 2016-02-25
  • 儿时花灯

    一年一度,又是元宵佳节。每年过年,父亲总喜欢给我买一只灯笼。不为别的,似乎是为了圆我童年时的那个梦。那时,刚过了初一,便盼着十五。只因十五那天,家家户户的门前都会挂上一串红色的灯笼,很是好看,并且街上还有着好看的舞龙灯,对于孩子来说,那天...

    朱凌 发表于 2016-02-25
  • 买些花草过大年

    快过年了,我又从花市上搬了几盆花草回家。 我爱花草,尤其是喜欢在过年这样的隆重节日,用花草装扮一下生活,改变一下心情,也算作是辞旧迎新。,我不在乎花草有多名贵。我在阳台上种满了花花草草,有月季、菊花、茶花每天清晨早起,我便为它们松土、浇水,...

    鲍海英 发表于 2016-02-25
  • 犹记年少写春联

    临近年根儿,大街上到处都有人卖春联。我的思绪随着凛冽的寒风一起飞扬,飞回到童年,飞回到童年的小村庄。 爸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毛笔字写得遒劲有力,颇有颜体的风骨。因此,为乡亲们写春联的任务自然落到爸的肩上。可是有一年,临近春节,爸却连着几天发...

    张燕峰 发表于 2016-02-25
  • 岁末清供

    平时很忙,临近年关更忙,昨日好不容易得闲,便找了些旧时文章来看。读汪曾祺的《岁朝清供》,不禁莞尔,不曾想以前竟有人将青蒜与萝卜清供在家里,如此随性,让人好生羡慕。 感觉清供真是个极其久远的词了,像是一件雅致的藏品,散发出清寂的质感。书上说,...

    吴辰 发表于 2016-02-25
  • 男人的大馍

    去乡间吃饭,我将大馍一掰两半,再分别捏开,涂辣椒酱,夹腌扁豆,大口吃,还呼啦啦喝了两碗稀饭。接地气的吃法,感动着一起吃饭的乡亲们。 吃大馍,仿佛需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的豪气,最适合大意男人。古书中,树荫下站着一个男人,咬一口大馍,...

    吴孔文 发表于 2016-02-25
  • 小年是扇门

    农村的腊月,虽早早就拉开了年的帷幕,但真正迈进年的大门,却是小年。 小年是腊月二十三,又称祭灶关,也就是走进年的关口。所以说,想进入年的氛围,必须要经过小年这扇门。也只有到了小年这天,年的气息才算是真正到来了。 农村的小年是令人向往的,好多...

    陈来峰 发表于 2016-02-25
  • 谷雨淋春

    谷雨悄临,春雨如约而至,这雨行第一次洗刷冬雪给大地带来的那点痕迹,让人们踏步爽春荣途。春天,真的来了! 昔日曾有过春雨贵如油之说,在百草思萌的当儿,这场惊现的料俏春雨浓情地点醒万物,倾心报绿大地。可以料想,不日将经历冬天的大地换个儿另一种模...

    物语情归 发表于 2016-02-24
  • 五月,雨倾城

    我想,等待一场雨,便是我此刻的心情。 有多久,不再能够用细腻的心情,拼凑细碎的文字? 有多久,眯着迷离的双眼,看不清身边的风景? 又有多久,仰着漠然的表情,僵硬地没有多余的情绪? 太久,久到已经麻木。荒芜的记忆,无法融入的曾经。所有的一切,化...

    折曲不屈 发表于 2016-02-24
  • 夕阳淡秋影

    透过宽大的泡桐树叶子的缝隙,阳光斑驳在古旧的红砖墙壁上,静谧地摇曳。而那一片片的阴影里的盛载,渐渐从夏日的浮躁浮现出秋日的眉眼。 题记 对于季节的转变,我总是迟钝的。尤其是夏末和初秋,又永远是我不能够仔细辨别的。等到某一天,在流转的空气里嗅...

    折曲不屈 发表于 2016-02-24
  • 石缝间的树

    我独自坐在这片树林里。它们没有告诉我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困苦,才长成现在这么大,成为一片独特的风景。 树林下的农家乐我是第一次光顾。本以为农家乐都相差无几,却不想这次会有意外的收获。 院子单门独户,撮箕口的房屋,两边是吊脚楼。院坝边有一钵铁树,...

    陈天旺 发表于 2016-02-23
  • 一座村小的记忆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求学经历,我的小学叫黄腊小学,是六塘乡黄腊村的一所乡村小学。这所学校承载着整个村庄的教育大业,全校共有五位教师,一个老师负责一个班级的所有教学工作。 1996年到1999年,我在这所学校里念小学,后来父母外出务工,我寄居亲戚家中,便...

    唐伟 发表于 2016-02-23
  • 飘过岁月的薯香

    瓜菜半年粮之瓜即地瓜也。地瓜也叫番薯,那年代农民生活很贫困,孩子们没有钱买零食。20世纪70年代前,就靠父母们动手,多种番薯。它的种植很简单,在栽种季节,人们只需截取一段地瓜藤,植入地畦,用手夯实,浇点水或撒点草木灰,番薯便开始一轮新生命孕育...

    宁江炳 发表于 2016-02-22
  • 红了正月

    俗话说:十里不同天,五里不同俗。但过年这样的习俗在汉民族的大家庭里却是大同小异的。小时候有民谣:腊月二十三,灶家娘娘快上天;二十四,掌柜家宰年猪,二十五,弹尘扫房子,二十六,打发伙计过年去人们在地里辛苦忙碌一年,力出了,汗流了,眼看着就要...

    郭成良 发表于 2016-02-20
  • 我在梅园等你

    今年2月18日,阳光明媚,春风和煦。我慕名游览了黄州遗爱湖梅园,观赏迎春盛开的梅花,收获了心旷神怡的欣喜。 早就听说黄州遗爱湖梅园梅花绽放甚是好看,今年更是引来各方观客,惹红朋友圈。9点刚过,我陪友人从遗爱湖东门走到梅园,映入眼帘的是如火如荼的...

    天浩MW 发表于 2016-02-20
  • 乡村的年味

    年迈着欢快的脚步由远而近,在我五十年的记忆里,年味最浓,印象最深的还是十年前去爱人农村老家陪公公婆婆过年。 腊月二十三是农历小年,拉开了年的序幕。看到我们回家过年,公公婆婆高兴得不得了,一直忙个不停,我们也跟着帮忙,把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唐常春 发表于 2016-02-19
  • 年味去哪儿了

    回老家过年。 年初一那天,我去了儿时的伙伴、隔壁邻居黄建华家。黄建华爸爸说,健华今年春节加班,说是不回来了。我通过手机微信,给黄健华发了条消息:今年不回来了?黄健华回:单位忙,加了个班,只有两天的假期,就不回来了。我说:本来还想见你一面。咱...

    崔立 发表于 2016-02-19
  • 遇见父亲

    昨天夜里,写完了最后一场戏快两点了,心里兴奋一直难眠,天快亮时才入睡,睡梦中竟然梦见了父亲。 我好象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游玩,那里可真美呀,满山遍野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我采撷了一大束野花,正闻着花香,一抬头见只见山下走来一对人,我看到队伍中...

    编剧赵嫣 发表于 2016-02-19
  • 冰点

    当梦开始说话时,太阳已爬上半山坡,河水也扭着腰身,做着早操。白萝卜的帽樱软倒在石子上,淌着眼泪的冰点吊在树枝上,手脚无力,哀求太阳帮忙,太阳笑了笑,隐去了。梦着急了,沿着河沟寻找,河水喧闹着要上岸玩玩,梦感到浑身发冷,纵身一跃,蹿进树林,...

    欧阳平 发表于 2016-02-18
  • 也许,雪的沉默空无一物

    1 也许,雪的沉默空无一物。在正午,那被切断的梦境可以重新找到领地。尽管,一切逃不过虚无的嫌疑,有不合时宜的成分,但我仍然沉醉于这一刻阳光的手指勾勒的灿烂。 春天,在一点点地接近。雪的沉默里,我置入哀伤的幻想。我们原本孤独,积雪是更加盛大的孤...

    雨打秋莲 发表于 2016-02-18
  • 我在雪中说

    开始,有几只鸟,在树枝上忙着。树上已经没有叶子,但还剩些果实。很快,下雪了,然后,刮风了。雪很大,风也很大。鸟儿都飞走了,人也都躲起来了。这就是风雪天。 风雪创造了美丽,却没有谁观赏它。鸟儿躲在暖巢里,等风雪停...

    王陆 发表于 2016-02-16
  • 对望春天

    随着年事渐淡,心像飘移了很久的船舶般,片刻的停息都是一种闲情逸致的奢望。 年里,走亲访友的习俗从没淡出我的心境,虽然在我眼里这是一道俗景。女儿和她的朋友熙攘来去为年奔走的情境,好像在重复着流年里我那些与年有关的经往。然而现在我只剩下静守、观...

    高穹 发表于 2016-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