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散文

写景散文

简介:必读社优美写景散文,发现生活中的美,记录生活中的美;一起感受吧。
更多散文: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迷人的冬天

    眼看着春天就要到了。一想到暖阳、凌空摇摆的枝条,那些充当护卫的树干以及垂柳留在冰上的吻痕,还有清澈的天空,这些属于冬天的一切都要离去,我出门的次数不自觉多了起来。 午后阳光像一位温暖的知己,在西南的天空等候多时。它知道,我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

    郭增吉 发表于 2022-04-21
  • 重访海口山火口

    现在过腻了单调乏味的上班族,在被城市的热浪和喧嚣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之际,总是期待周末快点到来,逃离人车拥挤的城市,寻找似陶渊明先生描绘的桃花源,到那里吹吹风,透透气,荡涤掉烦恼,让那颗浮躁的心得到片刻的宁静。 丙申之夏,我决定重访雷琼地质公园...

    郑立坚 发表于 2022-04-17
  • 婀娜灵秀九寨沟

    九寨归来,一定会说九寨沟的山美,水更美。我来九寨,浏览于景观路上,穿行于林间小径。凝视静静的海子,感受奔涌的水花,当瀑布喷发的水雾洋洋洒洒飘落到头上身上时,我的神经震颤了。分明感到了九寨的灵性,体会了九寨那古老神奇的活的灵魂。 九寨沟位于四...

    刘晔宽 发表于 2022-02-26
  • 莽山记忆

    第一次见莽山,它还养在深山人未识。 那天,经公交车长途颠簸,昏昏欲睡,脚刚踏上莽山,就感到阵阵凉风将我包围,沐浴于山风中,旅途的疲劳顿时一扫而光。我们找到一个当地人做向导,一行人沿着河边,进入山中。伴着夕阳的余辉,向导领着我们向鬼子寨出发。...

    曹旭东 发表于 2022-02-20
  • 老河焕新生

    我的家乡有条河,名曰老母猪港。它源于太和县原墙镇西北,向东流经三堂镇、三塔镇、苗老集镇以及利辛县的巩店、汝集等镇,抵王市镇马高庄北侧注入西淝河,全长四十余公里,宽约五六十米,虽不算长,不算宽,籍籍无名,但它却是一条古老的河流。 史料上鲜有老...

    薛建邦 发表于 2022-02-19
  • 桥儿沟

    桥儿沟的名字,似婉约多情的诗人,既非常明确又贴切的表明了地处秦头楚尾桥多连沟的地貌特征,也用一个亲切的儿化音相连,给古街平添了足份的几何魅力。 桥儿沟不像别的古城古街,店铺挨着店铺,店幌五花八门,人如潮水涌来。来这里的人,清静的能听见自己或...

    高涛 发表于 2022-01-15
  • 故乡的秋天

    今年十月,我回到了故乡下柴市。 那天下午,我独自走出家门。天空湛蓝湛蓝,原野坦荡,稻浪翻滚,朝天椒像红地毯一样铺设在菜园,苎麻地已经空旷了起来,红薯开始从地里被刨出来。丰收的果实,正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农家的院子里,让庄稼人的眼里溢出收获的喜悦...

    九满 发表于 2022-01-05
  • 天门山

    天门山宛如张家界的天然画屏。独特的地质面貌,秀美无比的自然风景,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异彩纷呈的人文胜迹闻名遐迩。到了景区,眼前豁然开朗,山清水秀,奇峰怪石,群芳四溢,令人瞩目的是那悬崖峭壁的一道亮光,仿佛是面巨大的、略带椭圆的穿山镜,炫耀...

    李仕奎 发表于 2021-11-29
  • 绿水青山间

    越过这个不起眼的谷口,突然发现连终日强烈的阳光也变得柔和了。 两侧纯粹的绿意浩浩荡荡,似乎要燃烧起来,不消看我也知道,翻过山头去仍旧是漫延的清凉。满目的好景还未看够,车就拐上了环山路,令人意外的是,刚才还乔木连绵的两旁忽然出现了一道狭长的河...

    肖岑衍 发表于 2021-11-23
  • 回忆云阳县盘石古镇

    盘石镇在重庆市云阳县长江南岸,与云阳县新城隔江相望。修建三峡水库把县城变成了全新的,并且沿江边上行了数十里路,盘石镇虽然还在老地方,但依托原来的地方往山上移动了一些位置,所以盘石镇也是全新的。 第一次看到这个新的小镇,街道是水泥筑的,楼房也...

    贾载明 发表于 2021-11-09
  • 何家大桥

    何家大桥,顾名思义为何家建造的大桥。 此桥坐落在丰裕何家大港之上,由于年代久远,具体建桥时间不详。据当地老人回忆,该桥至少有150年的历史。 何家大桥原先由五块麻石拼成,每块麻石厚30厘米,宽40厘米,长约一丈有余。为了桥下行船,桥的两端竖有桥桩,...

    周勇 发表于 2021-10-17
  • 大化这幅水墨

    大化红水河河水清幽,两岸群峰屏立、竹木葱葱。置身红水河的游船上,看那两岸竹林摇曳,河水绿波荡漾,相映成趣,成诗成画。也许是昨夜刚下了一场雨的缘故,水面上升起一层薄纱似的轻烟,远处的山脉,白茫茫的云雾飘游、漫卷、缠绕于山脉间。那水,如一片巨...

    李明媚 发表于 2021-09-28
  • 九里天池

    立秋过后,中午的太阳依然暴烈,下雨过后,阳光从松树枝杈间洒落入林,搅动起迷惑人的雾气,松鼠跳跃、林雀叽喳,每个出场都像揭开面纱。鼓噪的秋蝉,扯着嗓子喊热。此时,在平利三阳镇九里村鹞子岭山谷与密林中,几个穿着朴素,戴着草帽,背着档案资料的中...

    杨洋 发表于 2021-09-15
  • 江村观水

    草木蔓发,陌上花开,时光的表情在春天的碎语中朗润、清新。雨水一到,清水江畔,乡村里,许许多多的物事悄然间变得细腻、柔软起来。 我沿着春天的指引,在清水江打岩塘渡江登上北岸。蜿蜒的山道旁,一株株木姜树,在浅绿的山色中,高举着一簇簇鹅黄的花朵,...

    杨秀廷 发表于 2021-08-18
  • 三月的风景

    又一个热闹的春节过去了,走亲访友,喝茶饮酒,既痛快,也疲惫。有朋友相约,趁着还有时间,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大好河山,欣赏欣赏美丽的风景。我笑笑,摆摆手:我这个人,身子懒,怕动,你们出去吧,我就在家猫被窝。于是,走的走,留的留,各自追逐...

    缪志宁 发表于 2021-07-04
  • 垂柳依依

    又到了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时节,条条柳丝,在春风中摇曳,在春雨中舞蹈,婀娜多姿的身影,幻化出一道道撩人心扉的风景,令人难以忘怀。 漫步柳树下,你会为柳丝的风情所陶醉,刹那间,你就会融入柳丝温柔的胸怀,久久地不愿离去。柳丝是多情的,她蕴藏着瑞雪飘...

    陈绍平 发表于 2021-07-01
  • 折多河

    一曲溜溜的跑马山情歌,让记忆随着歌声游曳在那群山层叠的峡谷之中,游曳在那座充满灵气的山城康定。傲然的雪山赋予了这座小城童话故事里魔幻般的魅力,清澈的小河忠实地记录着曾经沧桑岁月的印记。 这条穿城而过的河名叫折多河,因折多山而得名,它由折多山...

    范楚云 发表于 2021-06-27
  • 醉美绿荫河

    对于兴仁人来说,巴铃镇的绿荫河再熟悉不过了,可谓是人人皆知,我当然也是它忠实的粉丝了,加之近年来,由于政府高度重视旅游开发,并投入大量的资金,将巴铃镇打造成为名副其实的诗意栖居小镇,这个不起眼的布依村寨,像一颗千年埋藏地底下的绿宝石慢慢地...

    邱太兵 发表于 2021-06-12
  • 走进雨补鲁天坑

    早就听说雨补鲁天坑是一个天然氧吧,却一直未有机会前往探个究竟。此次史学家陈翰辉老师来到兴义,随着他的心愿,终于第一次走进了雨补鲁的神奇。 雨补鲁位于兴义市清水河镇,按同行人的说法,雨补鲁出自彝语,为低洼之地的意思。想必原居住或发现此地者应为...

    罗迦玮 发表于 2021-06-12
  • 寻路鲁院

    从鲁院,我来了!到鲁院,我走了!其间经历了23天。在这23天里,我那忙乱繁杂的生活终于静下来、慢下来了,第一次对人生、对文学进行认真梳理、深入反思,在惶惑的岁月里,走过了一段极不寻常的寻路之旅! 一 2014年12月1日。应该是我茫茫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

    岑大明 发表于 2021-06-12
  • 原来家在画图中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携友人爬上2025米的五岳朝天大山,回眸山下生我养我的地方晴隆县碧痕镇东风村,映入眼帘的画面太美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这里俯瞰东风村,晴兴高速公路从陈芋头隧道钻出来,破解着该村万亩茶园的一片绿色;加上那些纵横十六个组的...

    方卿 发表于 2021-06-12
  • 碧痕女神山

    年初的时候,我回到家乡晴隆碧痕,意外地发现寨子后面有座女神山,风景优美,值得一游。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山谷边上,一座美丽的女神映入眼帘,仔细一看,这位女神宛若戴有花冠和银饰的彝族姑娘,脸庞温婉,而且轮廓分明,有清晰的额头,深凹的眼眶,直立笔...

    陈刚毕 发表于 2021-06-12
  • 七月的万佛山

    热浪扑面、酷热难熬的七月,我回了趟老家万佛山。 万佛山位于洛阳市吉利区西北部的山岭中,北依太行,南临黄河,与西霞院水库相望。山头不高也不险峻,远处端详,好似一排绿油油的大馒头。 万佛山因万佛石窟而得名。万佛石窟系龙门石窟卫星窟之一,全国重点...

    吴文奇 发表于 2021-05-21
  • 山水黄棠

    黄棠是湘东北一座水力发电站,有幸流连此地,山水行走间,心神摇曳。 晨起,站立临江阳台,山水盈目,风柔拂面,空气清新怡人,令人气爽神清。眼前江水,碧清颜绿,波光荡漾,潺潺有声,欢乐前行。江面晨雾缥缈,宛如一面晶莹剔透的磨砂玻璃,若隐若现地游动...

    曾文仲 发表于 2021-05-15
  • 西安灞桥

    提起灞桥,想起送别。不过,曾生发出特定含义的那座桥,再也看不到了。 倒是有一座灞桥,常被误认为就是唐诗里的灞桥,李白写过的灞桥。我看到有游客,神情庄重,站在桥头留影,背后立着一块石头,写有灞桥二字。其实,这座灞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的,这之...

    第广龙 发表于 2021-04-11
  • 雾雪六盘山

    一直以来,我对六盘山的想象,就是天高云淡,来自毛泽东的着名诗词《清平乐六盘山》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没想到,今年的4月上旬,我有幸领略了别一番景象的六盘山,雾雪的六盘山。 六盘山,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

    银月 发表于 2021-03-25
  • 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

    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的时候,正是深秋,头顶好像一下子接近了湖蓝色的天空,顿觉明快敞亮。放眼望去,密密层层的林海中,青松青,红柳红,紫柞紫,白杨泛黄,黑桦暗绿,浓浓淡淡,五色彩屏一般,令人眼花缭乱,谁能不惊叹这大自然杰作的奇美呢! 林场场长丹巴...

    王忠范 发表于 2021-03-21
  • 冬景

    下雪了,今冬的第一场雪似乎是具有某种特殊意义的,或洋洋洒洒或静悄悄,总带着人们的期盼,有了雪才算是真正入了冬。 今年渭北高原的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了些天,进入腊月,便已经下了几场像样的雪了,厚厚的积雪漫过了冬青树的脚踝,天气愈发的冷,让人从心底...

    孙阳 发表于 2021-03-18
  • 大岚之美

    我们是下午五点半离开溪口,驶入四明山的。四明山的夜晚,一片漆黑,只有一条窄窄的公路通向山中腹地。山路弯道特别险急,车速最多在三十码左右。一座座诡异的山头,变换着姿势,好像一个个妖魔鬼怪。 等车至大岚镇,我们便毫不犹豫决定要在此过夜了。山里的...

    严勇 发表于 2021-02-02
  • 千岛湖之吻

    四月的千岛湖繁花似锦,碧波荡漾,漫山的杜鹃、松花、柚蕊洒入水中,清澈的湖水倒映着翠竹、红枫、青松与漂亮的楼宇,小虾、白条、太阳鱼浮在水面欢快的嬉闹,而那些鲤、鲢、鳙等潜翔遨游于水下之城。蹲在岸边掬一捧甘洌的山泉,伸手可摘水底石阶的青螺,畅...

    祁河 发表于 2021-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