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散文

写景散文

简介:必读社优美写景散文,发现生活中的美,记录生活中的美;一起感受吧。
更多散文: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爱情散文名家散文经典散文

  • 那片红树林

    官渡镇石门河和官渡河的交汇处,有崛埇、那陈、那章、黄叟、大埇嘴五个小岛,当地人称之为屿。五个小岛像五颗亮丽的星星撒落在海面上,生长着一望无际的红树林,密密麻麻,枝繁叶茂,铺染湛蓝的海洋,点缀平缓的海滩,形成独特的生态景观。 涨潮时,站在海岸...

    李上池 发表于 2020-07-08
  • 半岛秋色

    秋,包裹着一片金黄色的绮梦,搭乘着南归大雁衔来的一阵迅风,撒散在雷州半岛东西暖洋洋的沃土上。纷飞的秋意沐浴着明净的阳光,缓缓地鲜活了起来。秋的气息也渗融入秋的雨水里,浸透了一整夏留下的躁动与闷热。远方黛绿的旷野在秋的授意下,从空蒙的意境中...

    喻丰年 发表于 2020-07-08
  • 夷里温泉

    涧河水向东刚过铁塔山,南岸山峦间一沟蜿蜒而来,与之深情相牵。此沟名曰暖泉沟,沿沟而聚的村落名曰暖泉沟村。暖泉沟的得名,缘于沟内的温泉。相传,宋朝初年,陈抟老祖东游,走到新安时,见涧河两岸青山叠翠,风景宜人,暖泉沟村更是风水宝地,便在此建房...

    王新志 发表于 2020-07-07
  • 阿蓬江边花满园

    我的老家在阿蓬江镇,所以319线黔江到阿蓬江段我是相当熟悉。坐在车上,即便不睁眼我也知道车行至哪里了。每次独自驾车行驶在这段路上,我都能发现不一样的美。 阳春三月,犁弯的油菜花层层叠叠地铺陈在碧透的阿蓬江边。过不了多久,濯水的橙子花、椪柑花开...

    段如会 发表于 2020-07-02
  • 又见黛眉

    河洛初冬,碧空如洗,忙中偷闲,我携家人一起前往黛眉山,感受其冬韵美景。 黛眉山位于新安县西北部的石井镇境内,是王屋山-黛眉山世界地质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离我的家乡不远。多年以前,我去过黛眉山,那时它还是没有开发的原生态景区。这次再到黛眉山,...

    刘超 发表于 2020-06-16
  • 月色西塘

    微风和畅,杏花春雨,轻轻地我来了,梦中的西塘。 江南多古镇,江南的水土孕育了温润、淡泊、灵秀与优雅,小桥流水,斗拱飞檐,粉墙黛瓦。温婉的乡风,温厚的世风,温淳的民风,古镇的安居一隅总让人充满遐想,心驰神往。 车达西塘,已然黄昏。未及梳洗,携...

    张明军 发表于 2020-05-03
  • 彩色森林,为你的色彩而来

    看惯了城市的灯红酒绿,看腻了霓虹灯闪烁,你的视觉会不会被远在深山的一片彩林所吸引,且目不转睛地盯着,尽享色彩盛宴。 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走进丰盛彩色森林。晃眼一看,貌似无特别之处,走进它,却有万千变化。此时,宛如一幅美妙的画卷在面前一一展开...

    杨超 喻琳 发表于 2020-04-22
  • 雾访牛草山

    我是从网上看到风力发电机的图片才知道牛草山的,看着这富有诗意的山名,不禁浮想联翩:蓝天白云,夕阳斜照,连绵起伏的山脊上,33台银色风机转动着桨叶,坡上松涛阵阵,山腰平地上绿草如茵,身子像绸缎一样光滑的牛儿,正悠闲地卷噬着青草,尾巴还在不停地...

    清风 发表于 2020-04-02
  • 美丽的鼓浪屿

    今年暑假,爸爸妈妈带我去美丽的鹭岛厦门游玩。到了厦门,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早早起床,来到轮渡中心坐上轮渡,很快就到了鼓浪屿。 鼓浪屿是个美丽的小岛。岛上繁花似锦,树木葱茏,精致典雅的别墅群,蜿蜒曲折的栈道我们漫步在小岛上,处处风景如画,令人...

    程芊羽 发表于 2020-03-25
  • 秋醉三合古村

    婉如藏在深闺中的三合村,美丽、清纯、迷人、勾人魂魄。她如同多情的少女,藏在资、郴、桂公路旁的田野间,一条古老的河流从她身旁缓缓流过,清凌凌的细浪,轻轻地拍打着河岸,浪声好似村姑的欢声笑语,尽情向游客诉说动人的故事。 村前广袤的田野,经村民勤...

    李性亮 发表于 2020-03-18
  • 月牙湾

    生命中有许多邂逅,都是完全没有准备的。正如我遇见月牙湾。 其实我原本是要将它命名为月亮湾的。我将拍下的图片发到班级群里,东北大妞翟妍立即跳出来说:月牙湾。我望着眼前那一处弧度优美的河湾,再比对手机里那三个字,便觉出了诗意和妥帖。 命名一处风...

    朝颜 发表于 2020-03-16
  • 春雨霏霏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霏霏的春雨像千万根银线,带着清新,带着秀美,走出唐诗宋词,细细密密的飘洒下来,让天地山川变得更加美丽明亮。 这春雨是一个婉约朦胧的女子,如梦似幻,她不像夏雨的狂躁,也不像秋雨的凉薄,更没有冬雨的冷寒,她只是一...

    杨丽丽 发表于 2020-02-22
  • 金山荷色

    七月,江南荷风熏日的季节。湖有荷莲,池有睡莲,塘有青莲,田有碧莲。但岭南高山的汝城县土桥镇,一个叫金山古村的地方,千亩荷莲盛大绽放,碧荷连青天,令人眼花缭乱,真是罕见。 汝城县属边陲山城,与罗霄山相连,同南岭相守,山峦叠嶂,满目青翠,地热资...

    段飞鹏 发表于 2020-02-20
  • 最美的花朵

    沿县河延伸这段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对于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上下班由这里经过,每天脚步丈量,沿途一草一木尽收眼底。五月,石榴花火红鲜艳,八月丹桂飘香,由春季直绿到严冬的一丛修竹,有随风摇曳的柳枝,还有初夏蛙声,深秋蝉鸣,聒噪的麻雀,打盹的...

    朱金华 发表于 2020-02-18
  • 三月春蕨美

    三月的皖南山区,高高低低的山野大片大片碧绿,夹杂着整齐的明黄和星星点点的粉红与雪白,那是盛开的油菜花与桃李争艳,引来成群的蜜蜂嗡嗡采蜜忙,空气里飘着蜜一样的甜香,醉人呢。 不过,这个时节的山里孩子可没时间陶醉在花海之中,他们忙着将清澈明亮的...

    雨林 发表于 2020-02-15
  • 花市

    广州的春节气氛是从年宵花市开始的,我们家也是,广州的千家万户也是。 小年一过,广州的大街小巷便到处可以看到树上挂着一串串鲜艳的朵儿了。花农们更是利用街头的人行道,或菜市场附近的空地,摆上几十抑或上百盆大大小小的橘,以待市民挑...

    九满 发表于 2020-02-13
  • 清凉辉山

    古郡桂阳,山色峻秀。春天,风光旖旎在扶苍山;冬季,冰天雪地在泗洲山。辉山在桥市。初见辉山,天清地明,四万亩翠竹随风摇曳,郁郁葱葱的森林遮天蔽日,古藤缠绕绝壁扶摇直上,涓涓溪流清澈薄凉。盛夏,若将身心安放于此,不由自主滋生空灵、清凉、寂静、...

    段飞鹏 发表于 2020-01-22
  • 享受明媚

    柳绿了,鸟叫了,风软了,春来了,明媚一词,便常驻脑海挥之不去。 我喜欢这样明媚的春天。暖暖的阳光,嫩绿的油菜,蜡黄的梅花,蔚蓝的天空,小河流水,绸缎般波光粼粼 只是,我的念想又总会跳跃似的回到不曾远去的冬季,那个我同样喜欢用明媚来表达的季节...

    方桂红 发表于 2020-01-16
  • 在巴中,聆听一棵树

    车在十八弯的山路上盘旋穿行,翻越丛林滴翠的巴山峻岭,驶入通江县沙溪镇镜内,在一片密林深处停下。我们一行人下了车,踏着布满青苔的石板路缓步而上。松林中树影绰绰,间或有一丛丛翠竹,秀逸间透着坚韧。树下有蘑菇、木耳等菌类植物,几只松鼠在枝头蹿蹦...

    顾晓蕊 发表于 2020-01-09
  • 夏天去的连个影子都没有留下,秋天就已经铺天盖地了。 早晨,踏着步子去上班,有阳光的早晨,天空尚有蓝,没有阳光的早晨,就有轻微的风刮着,树上的叶子扑簌簌地往下落,在地上滚动,一扬一扬的,透着阵阵地萧索。 河道的草已经干枯了,尽管有水时时地流过...

    罗春会 发表于 2020-01-09
  • 洞庭湖上的风刀子

    那年隆冬,父母带着三个姐姐和四岁的我下放到华容县的山区小村。 从长沙到岳阳,我们坐的是逢站必停的慢车,小车站在路边排着一溜长队,平均二十分钟就要停靠一次,显得既繁琐又啰嗦。正值数九寒冬,大家在车厢里挤着暖和,要是换成夏天,真不敢想象。我的好...

    王开林 发表于 2020-01-08
  • 冬季看雪

    小时候听爷爷讲: 有一个仙女,每每冬季要挑几天日子,把北国装扮得银装素裹。那是在庆祝雪婆婆,雪妈妈,雪姑娘的生日。雪后出门银光夺目,我宛惹走进一个圣洁无瑕的礼堂,随着柔婉而舒缓地旋律,一个清亮纯净的心,一个淡然宁静的心,将万里柔情凝于眼帘。...

    晓萍 发表于 2020-01-08
  • 美哉,胡杨林

    1. 在去新疆泽普县看胡杨的路上,我透过车窗,看到了茫茫苍苍的一大片一大片的戈壁滩,戈壁滩是深灰色的,一绺绺的骆驼刺,一簇簇的蓬蓬草,长在深灰色的鹅卵石土堆上。偶尔也会看到村庄,但是农居是分散的,那些农居占地面积很大,它们整齐排列在大路旁,周...

    高伟俊 发表于 2020-01-08
  • 深秋时节赏银杏

    秋天,是银杏树最美的季节。银杏叶渐渐地由绿变黄,再由黄变成金黄。这个时候的银杏叶,把银杏树装点得一树金黄,一身高贵,格外漂亮。梵高也许会迷恋这样的金黄,除了他的向日葵,也为灿然的银杏树而陶醉。 银杏,古朴素静,从不矫揉造作,没有一点婀娜妖娆...

    罗文博 发表于 2020-01-08
  • 八月的田野

    八月的田野有火红的高梁,金黄的谷穗,宛若一幅丹青妙笔绘出的图画;八月的田野妇女拿着镰刀割谷,男人用箩筐装满谷粒在跳着奔跑,又是庄稼人收获的赛...

    刘昌谷 发表于 2020-01-05
  • 静夜听雨

    我喜欢听雨声,尤其是春天,尤其是平静的夜晚。 雨不要太大,也没有大风。或者是渐渐走来的雨声,或者是从梦中醒来听到的雨声。雨滴落在屋顶上,落在地上,落在水上,落在别的什么东西上,交织成一片,像一首既不高亢,又不沉闷,温柔缠绵的小夜曲。我听着这...

    老溪 发表于 2020-01-03
  • 沙漠杨树

    汽车行驶在广褒无垠的沙漠、戈壁时,公路两侧随处可见一种金黄色成片生长的植物,它像沙漠卫士般傲立旷野,守护边疆,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就是胡杨,一种生在沙漠,与风沙为伍,以寂寞为伴的植物;一种在任何恶劣环境下,都能顽强生长,并被生物学家称...

    韩文靖 发表于 2019-12-02
  • 情定白桦林

    天空没有一朵白云,蔚蓝得如此醉人。秋风没有一丝混浊,清爽得如此迷恋。秋叶似读懂了我的心,指引我走进甘肃省康乐县八松乡烈洼村白桦林生态园,欣赏原始的天然氧吧与独特的人文景观,品味旅扶贫的杰作,感受白桦林独特的秀美。 走进生态园,造型独特的售票...

    蝶恋花.杏花雨 发表于 2019-12-01
  • 天空不空

    那一抹无际的蓝,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伸出手,张开五指,从指缝间倾泻下来的阳光令人目眩。如此明澈的天空,就像一个热情的少年,敞着自己年轻宽广的胸怀,包容着万物,而舒卷的云朵是放牧的诗人,纷撒饱满的诗章,轻轻踏过天空的怀抱,留下淡淡的...

    刘丹 发表于 2019-11-25
  • 家乡少下雪

    表叔是血亲,是我爸那头的表弟。俗话讲:一代亲,二代表,三代算了。但是表叔还经常来,我爸妈也照样和和气气待他。到我们这一代,有他没他都一样,来往便少了。 只是在去年,表叔突然就死了,我才又关注起他来。 表叔是从房顶上摔下来死的。前年大雨,房顶...

    李柳忠 发表于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