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瓦房子

    瓦房子,曾是乡村的主要建筑。乡村里的瓦房子多不高大,它们在绿树的浓荫之下,在短篱矮墙之间,一幢连着一幢,随着地势起伏,如乡村的呼吸。 瓦房子,也是会呼吸的。阳光从屋顶的明瓦间洒进来,日影自西慢慢地向东移着,祖母看一眼地上的日影,就知道了时辰...

    章铜胜 发表于 2021-03-22
  • 故乡的年

    故乡的年,豪迈热闹,把爱心和孝心交织成细流,让心气和力气融汇成不屈,彬州儿女,滋养在这样的人文中,便傲骨铮铮,柔肠殷殷,纵令风凄雨迷,矢志不渝。 记忆中,腊月二十三后,天天是集,采办年货的队伍总不断线儿,然而那时候的采办,大抵都是吃的用的,...

    张宗涛 发表于 2021-03-18
  • 夏日薄荷香

    母亲特意回了一趟乡下老家,没想到她冒着酷暑只是为了采摘些薄荷叶回来。望着那一堆嫩绿的叶片,打小就在城市长大的妻子自是满脸困惑,而我知道那些薄荷经过母亲的一番料理后可以做出不少消暑的美食呢。 薄荷,味辛,性凉,喜湿,多生长在靠近水域的阴凉处。...

    徐学平 发表于 2021-03-12
  • 木铎声声

    想起《诗经》,就联想起采诗官在乡间田野里摇响的那把木铎(起源于夏商的一种响器),就想起那些与劳动有关的诗意场景。 绿意初染大地的春天,鹤发童颜的采诗官摇着手里的木铎,步伐矫健地行走在乡间树林和溪流旁的小道上。清脆的木铎声,传进附近田野里劳作...

    李红都 发表于 2021-02-16
  • 那一缕栀子花香

    案上的小玻璃瓶里插着两朵栀子花,洁白如雪的花瓣开在清水里,宛如小家碧玉般清秀隽永,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幽幽的清香,沁入肺腑,令人怡然陶醉,全天都有了好心情。 栀子花是母亲从栀子树上采摘下来的。乡下老家的庭院里栽种了两株栀子花树,长得枝繁叶茂,形...

    钟芳 发表于 2021-02-03
  • 家乡的年味

    年味是什么?我一直在想,年味不只是舌尖上的美食,更是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和依依不舍的乡愁。 年关将至,大批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不约而同陆陆续续往回赶,挨近村庄,靠近炊烟,年味就愈来愈浓。在农村,进入寒冬腊月,家家户户开始挑个良辰吉日杀猪过年,图...

    岳凡 发表于 2021-01-28
  • 槐花浮香到天涯

    我似乎又闻到家乡槐花的香味,那淡雅馨甜的芬芳直沁心脾。虽说我居住的城市离家乡小村有一百多里,但母亲说我鼻子尖,每年都能闻着槐花香味回去。 同样鼻子尖的还有放蜂人,这些天南地北的外乡人仿佛更性急,每年油菜花开之前,用货车运来满满一车的蜂箱,在...

    谢祺相 发表于 2021-01-26
  • 桃园早春的记忆

    风的角度 早春,如果去桃园,不期而遇,一面暖暖的心旌猝然于春天迎风招展用真情和诗意导引着我,找准嘴唇的位置,找准心的位置,找准讴歌的音调和飞翔的方向。 不必靠近,也不必触摸,就这么柔情地守望。 春意盎然的果树,那些在微风中颤动的花瓣和嫩叶,以...

    邵玉田 发表于 2021-01-21
  • 行走在春天里

    一 行走在这个特殊的春天里,总想抓点什么。 抓一把春风,柔柔的春风,轻轻地放在一棵准备醒来的小芽上,给它放进去一个春的梦。 扯几缕阳光,暖暖的春光,缠在那棵桂树上,提前给它过一个八月的生日。 揣上一兜芬芳,春的芬芳,拿回家,掏给母亲,让母亲的...

    张朝林 发表于 2021-01-12
  • 年味记忆

    大寒节气过后,天气开始悄悄转暖。春的气息已扑面而来,空气中的一切都好像在酝酿着节日的浓重气氛。 这样的时候,忍不住怀念起童年的年味来。 我的童年时代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度过的,我的老家在彝山深处,当时的物质贫乏可想而知。对于我们这些山娃子而...

    安建雄 发表于 2020-12-25
  • 冬日暖阳

    粮归仓,草归垛的时候,冬天,便悄悄地来到了农家小院。 寒风轻轻一吹,院落里,那株高大的银杏树上仅存无几的叶片,犹如金碟儿蹁跹而落,投入大地的怀抱。女儿便多了一种好玩意儿,姊妹俩拾起那扇形的黄叶,如获至宝,或作迷你团扇,在小手中搓来搓去;或把...

    马浩 发表于 2020-12-14
  • 流萤那淡淡的光

    闲来说起萤火虫,听说时下在农村也成稀罕之物了。一晃几十年过去,许多事物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了。不过,因为童年一直有它相伴,儿时的故事里竟少不了它,萤火虫牢牢镶嵌在记忆里。 说到虫,一般人特别是女孩子都会产生讨厌的心理。但是对于萤火虫,却很难讨...

    沈伯素 发表于 2020-11-25
  • 心中的莲

    我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喜欢在院子里养点小鱼,养条狗狗,种些花花草草,也不忘养上一池莲,夏天莲花和莲叶的清香在院子里弥漫,再装个增氧泵,闲时听着潺潺水流声,整个院子便有了生机。 所有的花我都喜爱,对莲花更是情有独钟。我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初,那时...

    王玲 发表于 2020-11-17
  • 梦回老屋

    清晨醒来,仍沉浸于梦里的世界,回到老屋的感觉是那么亲切却又如此遥远。之所以对老屋如此怀念,是因为它承载着我童年所有的欢乐和记忆。 记忆中的老屋是一个青墙黛瓦、款式新颖的阁楼,当年建的时候比较别致,而我家又是村口第一家,有许多过路的人都会停下...

    程丽芬 发表于 2020-11-10
  • 茅屋的记忆

    人对于生活和居住过的地方总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当身居其中时,它是极其自然的存在,看来看去,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生活,不会去留意它。拉开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它常以某一具体或单一的表象,存在于我们的记忆里。 譬如,阁楼可能是以一束穿透玻璃瓦的光线存在...

    童林羽 发表于 2020-10-24
  • 鸡柏树

    安岭山上长着一棵古柏树,因枝叶的外形酷似一只公鸡,被乡亲们称为鸡柏树。安岭山位于新安县仓头镇孙都村西侧,和村东的金牛山遥遥相望。 鸡柏树在安岭山的最高处。站在树下环顾四野,不仅附近的养士、韩洼、曲墙、寨沟南、宋家洼等几个村子一览无余,孟津县...

    寨之南 发表于 2020-09-18
  • 塔下日月

    站在县城朝东南方向望去,首先截住你目光的是一座小山峰,峰顶耸立着一座高塔。县城四周都是山,但和围着县城的其他几面山峰比起来,它实在算不上高的,如果硬要你选择一个恰当的词汇来描述山的形状,你可能会想到很多个,但决然不会想到古时的元宝在旧时,...

    李存刚 发表于 2020-09-06
  • 棒槌声声

    乡村的记忆总是美好的。村落、河塘、石磨、老槐树、打谷场每每想起来,非常亲切。打开记忆的闸门,河塘的水清亮亮的,如泉般涌动在我生命的深处。河塘边,总有三三两两的女人一边聊家常,一边手舞着棒槌,爽朗的笑声在棒槌的啪、啪声中滚过,平添了几分河塘...

    杨莹 发表于 2020-08-18
  • 秋叶

    清晨,天已经很凉了!我漫步在小区的路上,看黄叶摇曳于银杏的枝头。一阵风吹来,黄叶纷纷飘然落下。我随手捡起一片落地的黄叶端详,叶面,脉络清晰可见,似一份最后的纯真。黄叶在手指间绵绵的,有一点湿润。黄叶不会说话,我却能读懂它无语的缄默 每一年的...

    王全渝 发表于 2020-08-15
  • 知了

    知了的叫声给空旷的江南分出了层次。 躺在门板上午睡,迷迷糊糊的时候,一阵悠扬的知了声传来,你可以分辨这只知了爬在哪棵树哪一个高度上比如门前的枣树还是稍远一点的楝树,还是更前面的坡地里的某一棵桑树这样想,这样用心思丈量自己和知了距离的时候,心...

    邹汉明 发表于 2020-07-28
  • 乡间土楼

    在乡下,在老村,常常会遇到一些令人惊奇的老建筑。比如,一座土楼。 那天,到一个小村去。小村原本藏在万安山的衣褶里,如今人家都搬到高处了,沟底只剩下颓败的老院,有些已变成了田地。沿弯曲的小路下到沟里,有一座小石桥。桥边,是一块绿叶田田的红薯地...

    村姑 发表于 2020-07-26
  • 拣尽繁花不肯歇

    春天到了,刘奶奶又开始挽着张爷爷在田间地头觅花寻菜了,刘奶奶披着温暖的黄色外套,张爷爷穿着热情的红色马夹,两个人梳理得干干净净,相携相依,缓缓走在冒着嫩芽的田野之间,走着走着,仿佛也成为了那些暖色植物的一部分。 田野中已经有一些小小的花朵悄...

    石兵 发表于 2020-07-23
  • 飞在童年的蜻蜓

    草青青,水清清,蜻蜓,蜻蜓,飞个不停这是我童年在夏天经常唱起的儿歌,只是现在,在城市很少见到蜻蜓了。 我小时候住在农村,每到夏天雨过天晴,在宽阔的打麦场上,就会看到无数的蜻蜓在那里飞个不停。蜻蜓扇动着透明的翅膀,近在眼前,可我们就是抓不着。...

    赵利勤 发表于 2020-07-07
  • 没有老树的村庄

    记忆里的村庄,村头有一棵大树,粗得有五人合抱,老得不知道它的年岁。岁月在它身上沉淀,沉淀出沉甸甸的沧桑感。 这棵老树是一棵皂角树,它是村子的魂儿。吃饭的时间一到,村民都端了碗,聚集到老皂角树下,一屁股坐在它露出地面七扭八拐的老根上,谈天说地...

    冯海鹏 发表于 2020-06-29
  • 故乡的正月

    在故乡,正月是在噼里啪啦喧嚣的鞭炮声中走来的,那时的我们,受父母的嘱咐,正在熬夜。熬年,不单是与瞌睡作斗争,更是熬的一种兴奋与希冀。 掌着豆油灯,我们姐弟嗑着瓜子,玩些个小游戏。记得常玩的是卡片,便是狼虫虎豹互吃的那种,吃掉要把对方的卡片收...

    谢俊俊 发表于 2020-06-25
  • 初冬暖意

    立冬了,黄昏时分出门买东西,却不料起风了。 初冬的风,带着寒意,挟裹着阔大的梧桐树叶,呼啦啦作响。红的、黄的、褐色的叶子乱纷纷落下来,在地上翻卷起波浪,竟带着几分肃杀之气。这风,作势要进行最后的凛然扫荡,绝不拖泥带水。 寒意如蜿蜒的汗迹子,...

    陌上桑 发表于 2020-05-30
  • 灶膛传来哔剥声

    有时候,我会成为阿嬤的小帮手,添柴火,灶膛火哗哗响,像笑声,阿嬤说它笑了,远方的客人要来了,所以它笑了。我常想,阿嬤是多么富有,把生活过得那么哲理,灶膛火里的笑声就是阿嬤的心里话。灶膛开火,笑声满膛,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渴望,一种对生活美好的...

    李宣华 发表于 2020-05-27
  • 古驿道

    (一) 你从远古的马蹄声中走来,带着花香鸟语,从商贾墨客中走来,从战火硝烟中走来。 你的名字叫古驿道,一个安静的词汇。 你是南粤古驿道的分支,青石板路集兵家要道、商旅往来、政令传达和粮草运输等功能。花开花谢,四季更迭,古驿道见证了千年岭南的变...

    林延军 发表于 2020-04-30
  • 腊月记忆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不经意间,日历就翻进了丙申腊月。几十个腊月走来,明显感觉到人们的生活节奏变了,生活方式变了。就连传统的风俗习惯也变了不少。 遥想童年,腊月属于孩子们,腊月的时光最爽。 天高云淡,晴空万里。广袤的田野似乎成了一个整块儿,看...

    王平 发表于 2020-04-07
  • 爬山虎与蔷薇花

    那天,我怀着忧伤的心情砍掉了院墙外的爬山虎和蔷薇花。此刻,敲击键盘的心情像针扎一样的痛。 六年前,单位同事告知我城郊有处院子出售,我听了心动。那天下班,我和同事一路去城郊看房。时值春末夏初,远远望见一簇簇粉红色的蔷薇花娇艳在院墙头,周边是绿...

    任文 发表于 2020-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