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回大地

    春天,终究还是来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早,节令立春刚过,气温骤然回升,而后便是一场绵绵的细雨。这如梦般的雨彻底的打破了冬天的宁静,闲暇的人们,不约而同的忙碌了起来。 春天,和风细雨、万物复苏。那气息像清澈的泉水一样,自上而下,一瞬间遍布了全身...

    漠风 发表于 2017-07-11
  • 初冬印象

    广袤的旷野一望无际。树上的叶儿全部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枯直地指向天空,像是写意的梅骨,宣告它将迎风傲霜,与严冬为伴。草儿将绿意隐藏,为来年的春暖蓄积能量。远处袅袅飘散的炊烟,是农人温馨的饭香。秋的收获都在储粮仓里,更在农民心里。 初冬...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
  • 故乡的打麦场

    打麦场建在村子中心,可能是方便周围麦捆搬运的原因吧。场子里边是村部的仓库,外边是一面斜坡,脱粒后的麦秸就堆放在斜坡上。 记得那是大集体时代,每当听到鸟叫算黄算割的时候,村民们就要开始收割了。他们先是将麦田里的麦子用镰刀割倒,再是用麦秸扭成的...

    赵攀强 发表于 2016-08-20
  • 素念生香

    光阴,大抵是最不禁说,又说不得的。 (一) 北方春短,兼之气候多变,几日春风骀荡,几日春雨如愁,再一日春雪清扬,这春也便所剩寥寥了。 还盘算着到春天里去,好好看看阳光的影子,看它们安静地照在爬满绿萝的屋墙上。然后,倚在窗前,等待蔷薇花开。可这...

    浅黛 发表于 2016-07-08
  • 今夜柔风拂心尘

    夜深难眠,踏步屋外。 风如诗,月如水。 暮春,是个多情的季节,月上中天,摇曳人影乱,醉下就花阴,饮酒听笙箫,婉转清丽催泪下。风过眉间,挽断万千思绪,跌落在回忆的长廊,曼妙成一种携手。我用浅浅的文字,碎写那似流水的深深情愫。 流金岁月,激情燃烧...

    刘朝霞 发表于 2016-06-29
  • 红杏出墙好春光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行走在故乡的绿野阡陌,猛一抬头,忽见几枝杏花从一座小院的土墙上探出身来,耀如火炬,热热闹闹,随风摇曳,风情万种,不禁使我驻足观赏,心旌摇荡,口中梦呓般吟诵出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诗句。 一枝抑或几枝红杏出墙,昭...

    东篱闲人 发表于 2016-03-30
  • 根的深处

    那棵老椿树长在村口不知多少年了,自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天起,它就已是树干粗壮,枝叶繁茂。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当我妄图打捞遗失在这里的童年的时候,竟然发现时间就像深秋里的落叶,被岁月的波澜揉皱、遗弃,打捞只能是徒劳。 故乡变了,一切在发生着变化。先...

    石泽丰 发表于 2016-03-23
  • 那老去的 番石榴树

    我家曾有一棵老番石榴树,它见证了我家的酸甜苦辣,记录了我家的喜怒哀乐。几年前,老树枯死了,但它在我乡愁的记忆中依然四季常青。 老屋东边曾有一院落,因年久失修,屋盖已坍塌多年,留下一同字壳残墙,在这堵老墙后面曾生长着一棵老番石榴树,这果树也说...

    郑剑文 发表于 2016-03-15
  • 炊烟里的母亲

    我对炊烟有种难解的情结,每当踏上故土,远远地望见屋顶上的炊烟,我心里就特别踏实。我仿佛看见母亲从一缕炊烟中走出来,用粗糙的双手,拍打掉身上的灰尘,理净发里的草渣,像一只在窝旁守候的老鸟,张望着村前的小路。 我的母亲一生不识字,她连自己的名字...

    张海潮 发表于 2016-03-01
  • 冷冬物语

    这是多年来最冷的冬天,先是一场厚雪,再是零下十几度。天倒是很快放晴了,雪也融化得快,但气温依然走低,有水的地方就结了冰冻。 寒风凛冽,冰冷刺骨,一切与冷冬有关的词可圈可点。仿佛一夜间,人便失去对寒流的本体抵抗力。各色保暖服、毛鞋、耳焐、口罩...

    天柱樵夫 发表于 2016-02-26
  • 可以养只小鸭吗

    (上) 一个寻常的周末,离家不远的小公园里照例熙熙攘攘的。这里虽然面积不大,但却配备了不少儿童游乐设施,每到休息日就成为了孩子的乐园。3岁多的女儿非常喜欢这里,只要天气晴好,我们都会带她在这里消磨掉一整天。乘小飞机、坐小火车,或是在一口窄小...

    张小圈 发表于 2016-02-20
  •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山芋茶?

    越是温贫暖老的东西,越是容易在冬天打动人。 比如,红薯。冬天烤红薯的香味,在寒风的街头盘桓,久久不愿散去。 这是吃烤红薯。 红薯可以煮茶喝,我说的是红薯干煮茶。我们这地方把红薯叫作山芋。这货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纯朴率真,有个性,我比较喜欢山芋...

    王太生 发表于 2016-02-19
  • 一株玉树

    同事从家带来三根枝杈,说扔掉可惜,特意送我。 你送人也不送花花草草,送我几根枝杈干嘛?逗我玩呢?我不屑一顾。 你不懂,这叫玉树,四季常青。我家的玉树长疯了,我特意从树上修剪下来的枝杈中挑选出的这三根。玉树特好养活,只要把它的枝杈插在土里就能...

    庐珣 发表于 2016-02-16
  • 过年的往事记忆

    突遇小恙,在长春多呆一些时日,今天出院,看望我的原部下用车送回吉林市。文中的照片是病榻期间,在长春街头和超市拍的,那贴梗海棠、梅花、迎春花是在新春花展的温室拍的,新春花展还没开始,这是偷拍的几张,发给朋友们欣赏,并提前祝朋友们新春快乐,万...

    人生如水 发表于 2016-02-08
  • 佳节有味是儿时

    如果到了一定的年龄,对于过年还倍感欢喜的话,那这个人的生活,一定是幸福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生活的这个小小的城市,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尤其是街道上的车辆,明显的增多,而且多为挂着北京牌照的奥迪奔驰宝马等高端车型,一看就知道,是因为逢年过节,...

    枫悦FY 发表于 2016-02-05
  • 温暖的乡愁

    临近年关,在年味渐浓的腊月,我的思绪禁不住飘向故乡,忆起那温暖的乡愁。 冬天似乎是乡愁最浓的季节,既有寒冷天气里温暖烤炉的记忆,更有全家团圆、阖家欢乐的美好。从记事开始,记忆里故乡的冬天是伴着烤火度过的。最原始的就是在地上挖个坑,砌好四壁,...

    赵自力 发表于 2016-02-04
  • 年味

    一 过年,在物质贫乏年代,是个让大人怕孩子盼的日子。 对于吃的欲望,是人之本能。过年,孩子最先想的是吃,自然无可厚非,无关乎饱,无关乎好,只因能尝到平时吃不到的零食,譬如炒红薯干、南瓜子、炒米糖,偶尔,还有少许的芝麻糖。 过了腊八便是年的概念...

    方桂红 发表于 2016-02-04
  • 风雪夜归人

    一个腊月飞雪的黄昏,我带儿子回老家,车子在马路上行使,透过窗子可以看见辽阔原野上被白雪覆盖的房屋和村庄,还有孤独的大树在冷风中惆怅。 坐在身旁的儿子兴奋地说,真是太美了,他想到雪原上去在那儿开心地奔跑、打雪仗儿、用谷粒捕鸟我听了说,30年前,...

    海鸿 发表于 2016-02-02
  • 乡村的夜晚

    自小在农村长大。房子是老式的木房子,每一间都大大、宽宽的。一个人在家,感觉很害怕。特别是晚上,电灯橘黄的光,只能照亮屋子的一点,其他一大片笼在黑色的阴影里。老人们讲的那些鬼故事总会在脑海里冒出来,总觉得有一些黑洞洞的眼睛会躲在某个角落窥视...

    李黄英 发表于 2016-02-01
  • 记忆中的味道----粘豆包

    寒冬腊月,年关将进,年味渐浓。 在辽西的山村,一进腊月,有一样美食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街坊间打招呼都会问,你家淘了几斗米,或是约人明天来家里帮着包豆包。淘米就是辽西山村对蒸豆包最约定俗成的叫法。 虽然粘豆包并不是汉人发明的,但在这关外的白...

    真水無香 发表于 2016-01-25
  • 冬天的香樟

    寒冬季节,万木萧条,触目所及都是灰色,但幸运的是,我的窗前却有一片绿色香樟。香樟栽了有二十多年了,枝干粗大,冠盖如云。正所谓常绿不拘夏秋冬,问风不逊桂花香,对于香樟,我是喜爱的。 香樟,春天色泽嫩绿,亮人眼目;夏天花香四溢,怡人身心;秋天浓...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1-18
  • 梦里炊烟

    告别故乡的炊烟有很多年了,但依然魂牵梦绕。 故乡的炊烟,早晨是雾,润湿的炊烟与河沟间慢腾的水雾融合,飘绕在山间,天地浑然一体。中午是云,淡蓝的炊烟在灶膛里热火的作用下,在灶屋上升腾,窜入空中,汇入高空的云彩。晚间是风,骤来的风夹着一天的疲劳...

    李瑞民 发表于 2016-01-14
  • 院子

    我想念故乡老屋的院子。 我童年时的多少自由、快乐珍藏在父母亲老屋院子里的角角落落。以前,在乡下,绝大多数农户家都有院子,院子连接着前屋和后屋,一般都很方正。 故乡的院子呈长方形,记得那时每天早晚我们都要清扫院子,院子始终保持着整洁的状态。特...

    陶承良 发表于 2016-01-10
  • 等待

    山村里的夜来得比较早,特别是这样的冬天,才八点钟不到,人们大多钻进了被窝。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声,把山村的夜渲染得更加寂寥恐怖。 玉婶没睡,她就着昏暗的煤油灯纳着鞋底儿。自从儿子走后,她每天都要熬到很晚,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咚有细碎的敲门声。玉...

    慧萍 发表于 2016-01-02
  • 舌尖之油

    从前,老家农村有句骂孩子懒惰的口话: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如今80后90后可能不理解,油算个啥?但在很长的物质匮乏的年代,油在生活中位置可谓至高无上。 油,体态轻盈,有着特有香气,一小勺,却能在烹饪中发生惊人调和,寡淡蔬菜顿有滋味,腥膻肉类立刻香浓...

    储北平 发表于 2016-01-02
  • 草木故乡

    故乡的草木历史远比人们居住的历史久远。远的不说,我的祖先来到这里只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清代顺治三年开始移民实边,大量的山东人和河南人移民东北,可以想见先祖们离开家园时的心情,不舍,悲怆,憧憬。他们一路跋涉,一路艰辛,双肩挑着生活的重担与希望...

    路军 发表于 2015-12-28
  • 我的架子车

    初中毕业那年,父母对我的前途犯了愁。那年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在他们的眼里,好象只有当兵和种地两条路。 母亲家是富农,政审肯定过不了关,当兵这条路堵死了。看着父母成天愁苦的样子,我说,啥也别想了,就干脆种地吧! 这时候,家里没有几件农具。墙上...

    诗画淇河 发表于 2015-12-28
  • 冬日粥香暖

    冬日午后,出差回来,在书房小憩闲坐,爱人煮了一碗栗子粥放在我面前,绵香软滑、鲜甜甘美。栗子的鲜味融进白米粥,黄白相间,煮得鲜美的新米整粒饱满入口,嫩滑酥软。热气腾腾间喝了下去,不仅肠胃感到温暖,整个人的身体也倍觉舒适和通畅,于肺腑间绽开了...

    钟芳 发表于 2015-12-22
  • 碎在玉米里的日子

    入冬以来,二姑一直在自家的庭院里脱玉米。庭院很宽敞,两层的小楼坐西朝东,清晨的太阳一露脸,整个院落就暖融融的。 喝过早茶的二姑坐在一把小木靠背椅子上,两侧横七竖八堆放着金灿灿的玉米棒,整个人似偎在金山里。那双粗糙的手虽然瘦弱,抓起玉米棒时仍...

    漆寨芳 发表于 2015-12-22
  • 深夜,触摸自己的内心

    深夜。静谧。孩子的呓语。总有一个无声在回响。熟悉的夜。熟悉的书写,离开键盘与屏幕的冰冷与闪烁,笔在一瞬间让我燃烧起来。十年,亦或更久。与秃笔的形影相随,在深夜中悄然游走。厚厚的书。厚厚的笔记本。静静地守候着,乌云密布的夜晚,很难与月相约。...

    仙岛石 发表于 2015-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