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苍凉之书

    对真正的阅读者来说,读书是一种生活。可在书里呆久了,人可能会呈现两种状态,要么越来越强大,要么越来越虚弱。 我说的虚弱,不是指精神上的萎靡,而是那种阅读者的心生苍凉,阅读者对这个世界的悲悯。 比如一个人坐在飞机上,望着云层下面的悬崖峭壁,感...

    李晓 发表于 2020-02-13
  • 一朵花开,温暖向阳

    以一朵花开的姿态,温暖向阳。 站在秋天的阳光下,好喜欢这种温度,温暖而惬意,清风拂过面颊,没有丝毫的冷意,留恋这静好的时光,沐浴着浓浓的暖意,花红柳绿,满眼的金黄果实,生活如此的丰盈富足,倏忽间感觉,这静好的时光,如此的令人珍惜,大自然的回...

    许秀杰 发表于 2020-01-20
  • 换一种心情

    冬日的一个午后,阳光煦暖。约朋友去定鼎门闲逛,穿越荒草,一路向西,眼前是一个正在开发建设的公园,弯弯的小桥,清清的河水,大片的树林,沿岸是刚刚种植的玉兰花树,我仰望着碧蓝的天空,好美的风景啊! 沿着河边一直向前走,有两位园林工人正坐在路边休...

    秋日斜阳 发表于 2020-01-17
  • 晓色

    喜欢早晨。 晨起时,一个人走在楼下,晓风轻拂,裙袂之间似乎都生起了仙气。有时树边小立,透过静寂树荫,看天,看那种纯净的月白色,慢慢被橘红的朝阳晕染。看了,会踌躇满志,会觉得时光里有可期待的热烈与绚丽。 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我喜欢开始,喜欢出...

    许冬林 发表于 2020-01-16
  • 细雨轻香

    细雨如丝,繁冗如愁。我独步于这秋雨的细愁之中,无边的愁绪便如那蚕丝般乱作一团,在雨伞的笼罩之外,轻轻地,轻轻地漫延;;举目四望,小桥流水,薄雾轻起,曲径通幽,间或有一群鸟雀飞过,为这潮湿的静寂画龙点睛般的增添些生机。夏日枝繁叶茂的景象似乎...

    谋动 发表于 2020-01-10
  • 面月饼

    小时候,每到中秋节,正值村子里秋收大忙。但无论多忙,农历八月十五下午,母亲都要放下地里的活,专心做月饼。做月饼用的白面,上午已经掺了酵子粉和好在盆子里等着它发酵。母亲先准备做月饼的馅料,她把芝麻炒熟,浓郁的香味在房间里像长了翅膀一样飘散四...

    马永红 发表于 2020-01-09
  • 杜甫故里

    一 杜甫是中国的杜甫,世界的杜甫,但他首先是巩义的杜甫。 巩义是他第一滴乳汁,第一口面汤和菜叶,第一粒盐,第一滴水,第一次发声,第一次哭笑,第一次爬行,第一次站立站立,在豫西苦难地,黄河岸,大平原,这第一次站立,就巍然高过了邙岭,高过了中岳...

    陈峻峰 发表于 2020-01-09
  • 晒伏酱

    暑假去拜访一位山区朋友,途经一个村子,看见看见有户人家在晒酱,高高的晒墩上,馒头坛子里的酱正散发出酽酽的咸香。村子四周环境优美,宁静恬淡,让我突然间感到岁月永恒,人间静好。 小时候,一入伏,家家都要开始晒伏酱了。女人们把晒酱看做生活中的一件...

    乔兆军 发表于 2020-01-03
  • 五月桑葚深深紫

    每每听到蚕儿沙沙啮噬桑叶的声音,我便怀念起古代男耕女织的场景:屋舍三间,小院一落,良田七八亩,桑树四五棵,耕读传家,不亦乐乎。 庆幸的是,我父亲是一个有点古文底子的非一般的农民,当然,这得益于有童生身份的祖父,往溯半个世纪,在方圆五十里内,...

    祝宝玉 发表于 2019-12-30
  • 雪落村庄

    雪洋洋洒洒,飘下来,落在天地之间,落在这个村庄。雪显示着天的慷慨和大气。村庄沉浸在雪的世界,先是茫然,再慢慢变得安静,最后瘦小了。风被山梁遮挡,不可名状的细微的声音被雪浥着,小河潺潺的流水声被覆盖。雪给这个村庄带来更深邃的宁静。雪,让人影...

    胡宝林 发表于 2019-12-27
  • 一夜雪白头

    写雪的诗词很多,大气磅礴者如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读之令人如登泰山上九天,视野辽阔,豪壮激烈而雄立天地间。这样的雪,真不是几片雪花的事了。我在上初中时读到这首词震撼不已。古体诗如唐朝诗人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

    霜剑 发表于 2019-12-16
  • 甜蜜忧愁

    两情相悦,有爱,有牵挂,这是一种甜蜜的忧愁。 相思的韵味,缠绵悱恻,想当年北宋着名词人柳永,顺江而下,回首远望才貌双全的青楼女子谢玉英伫立岸边的孤单身影,心中是何等的凄凉...

    廖华玲 发表于 2019-12-08
  • 路与我的人生

    坐在高速奔驰的大巴车上,眼前的一座座青山如一幅幅色彩绚丽的画卷在我的眼前快速闪过,让我不觉地陷入短暂的沉思。时间过得真快啊,七年了,我已然在陕北的这片热土上工作生活了七年多了,这些年,我见证了高速公路的飞速发展,我个人也得到了成长。 我家在...

    吴明 发表于 2019-12-02
  • 深情三千,唯愿珍惜

    拽着时光的袖子,拖住岁月的脚步,寻觅一季的风,手捧一季的雨,把它们织结成相思,然后用深情拴系,挂在圆月的星空等你。 等你在春夏秋冬,盼你在一世隧道。将逝去的快乐化作甜蜜的记忆,将曾经的点滴拾起藏在了脑里,用文字串起,串成美诗,品读、回味,微...

    蝶恋花.杏花雨 发表于 2019-12-01
  • 万紫千红逐梦来

    仿佛天女散花,宛若五彩云霞,似花非花,却比真花更美丽,此景非景,要比风景更迷人!这是2015年我在礼县迎春画展上,第一次欣赏康鹏先生画作时的现场感受。 记得当时进入展厅时,四面墙壁上100多幅参展作品如春风杨柳般拂面而来,真叫人有些眼花缭乱,一时...

    赵文博 发表于 2019-11-27
  • 生命里,有雪飘过

    今年的雪,来得要早一些。可我没有第一次见到雪时的欣喜,心里居然没有一丝感觉。对雪的冷漠态度,也让我自己感到震惊,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觉得心里更冷了。并且,是种刻骨的冷。 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去看大海,体验它那宽阔的胸怀,任铺天盖地的海浪席卷...

    程中学 发表于 2019-11-22
  • 父亲是本线装书

    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玩了30多年文字雕虫小技,灵感时时冲撞着我,该写写含辛茹苦的父亲了。 养子才报父母恩。我为人之父,已近半百之年,进入人生秋季,慢慢品味着那如海的父爱,掂量着一滴滴养育之恩,才真正读懂了父亲:父爱如歌,父亲如山岳...

    黄玉才 发表于 2019-11-19
  • 山里山外

    故乡坐落在大山里,小小的村庄淹没在绿树丛林中,有纯净的空气,有清凉的风,有清澈的水,更有淳朴的人这些长在我心里的美,纠缠着温暖的记忆,驻守着心底里最真实的热爱。 有些时候,离开不过是,但山里山外的差别,却印证了生活轨迹,变的永远是环境,不变...

    程刚 发表于 2019-11-16
  • 乌桕花开别有春

    乌桕树是大戟科乌桕属落叶乔木,也是速生经济林木。乌桕树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村口、河畔、田...

    方晓舜 发表于 2019-11-11
  • 五月放歌

    夏季,阳光灿烂,是人间艳阳高照的季节。 在荔熟蝉鸣,花香远播,蜂蝶飞舞的美好时光,神州处处风光无限美,景致万千种 五月里,有国际劳动节;有感恩伟大母爱的母亲节;有热血浩荡,青春勃发的青年节;还有护士节和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节,等等。 华夏大...

    林奇 发表于 2019-11-07
  • 想念莲塘

    亭台碧水之畔,莲以湖光为镜,朝露中粉面含春,轻舒玉臂,细挽清风临水梳妆。波光粼动时,秀目微顷,香唇欲启,谛听游鱼浅水低吟的神韵。而她,植根于深泥之中,浮身在绿水之间,含而不露,艳而不妖,甘于寂寞,洁身自好的品性,激起我心间曼妙的神思 我无限...

    费城 发表于 2019-11-06
  • 深秋夜雨

    谁都 无能为力 当天空这样专注于 下雨 抄录下阿巴斯这几句诗,突然对人类力量有新认识,诗人对自身弱小的承认,颇有道家的自然怡然,心甘情愿。进入深秋,听得最多的是雨,朋友文字里也多是秋雨声。忽然想起,今年过去了很多日子,日历翻过去的很厚实了,只...

    大窗 发表于 2019-11-05
  • 从前慢

    生活在都市里,许多人患上失眠症、抑郁症和焦虑症,我亦是。高楼和车流都是我厌烦的对象,看到密密麻麻的窗口摞在一起,看到挨挨挤挤的车流长龙一样,我就抓狂,我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在这个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里,竟然生出一种恐慌,越来越觉得拥挤,越来...

    积雪草 发表于 2019-11-04
  • 母亲的信

    收拾旧物,突然翻出了母亲曾经给我写的信,不由得思绪万千。母亲没上过一天学,但母亲会写信,我很以我的母亲会写信而自豪。 在我上大学之前,信只是一个概念,它只存在于我的作文之中。信,那个年代最普遍的通讯工具,于我来说倒像一个美好的遥不可及的童话...

    倪红艳 发表于 2019-11-01
  • 一件乡下物事

    上半年,爱人和几个同好相约,作了一次时尚的乡村游,回来的时候,兴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她说,今天干农活了,是帮一个婶子打油菜籽。这活儿我熟悉,我猜她一定是用脚踩或用手揉的吧,但她说不是,是用一个大拍子拍的是的,她说大拍子她用手比划着说,往上...

    丁贤玉 发表于 2019-10-21
  • 海边的童年

    采海 海边,自然少不了鱼。记忆中最早的抓鱼经历,是还没上学的时候。那时跟着几个大伙伴,在盐场的北港小码头,用大头针弯成的鱼钩,连上一根鱼线,绑在一根小竹竿上,穿上一条从盐场排水沟摸来的小虾,随意丢在水里,一会儿就能钓上很多真鲷、沙古等凶猛的...

    彭镇强 发表于 2019-10-17
  • 楝树祭

    从书房窗口望出去,就是小区庭院,碧绿泳池边,亭台楼阁,木椅幽径,红花绿树,鸟语花香,别是一番景致。黄葛树、桂花树、小叶榕、紫薇、红枫等,争奇斗艳,妆扮人间。大树本已扎根,支撑的木条却始终未...

    戚万凯 发表于 2019-10-16
  • 母亲越来越小

    母亲病了,眩晕,一直呕吐。我们几个子女把母亲紧急送往医院。 一路上,姐夫背着母亲健步如飞。一辈子不愿意麻烦儿女的母亲,听话地趴在姐夫的背上。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和瘦弱的身躯,我的眼泪一次次涌出来。 此时,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母亲怎么变得越来越...

    陈平 发表于 2019-10-16
  • 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窗外下着小雨,打湿了地面,淋湿了心情。 每次旅行归来,心底里总是会有小小的失落,心依然躁动不安,灵魂不肯与身体并行,拖拖拉拉,就这样,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元神归位,恢复正常。 好奇怪,不甘不愿的这种感觉好奇怪。仿佛拥有了欣喜若狂的心情还未平复...

    张文骄 发表于 2019-10-13
  • 海边的童年

    小海岛 父母在海边工作,所以我的童年也是在海边度过的。 那是一个小海岛,在雷州湾的一隅,偏僻遥远,交通不便。后来有了堵海工程,才与大海岛连在一起。这个小海岛,其实就是雷州湾的海潮带来的泥沙冲积而成的一个大沙洲,能居住的范围,方圆不过几平方公...

    彭镇强 发表于 2019-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