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里山外

    故乡坐落在大山里,小小的村庄淹没在绿树丛林中,有纯净的空气,有清凉的风,有清澈的水,更有淳朴的人这些长在我心里的美,纠缠着温暖的记忆,驻守着心底里最真实的热爱。 有些时候,离开不过是,但山里山外的差别,却印证了生活轨迹,变的永远是环境,不变...

    程刚 发表于 2019-11-16
  • 乌桕花开别有春

    乌桕树是大戟科乌桕属落叶乔木,也是速生经济林木。乌桕树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村口、河畔、田...

    方晓舜 发表于 2019-11-11
  • 五月放歌

    夏季,阳光灿烂,是人间艳阳高照的季节。 在荔熟蝉鸣,花香远播,蜂蝶飞舞的美好时光,神州处处风光无限美,景致万千种 五月里,有国际劳动节;有感恩伟大母爱的母亲节;有热血浩荡,青春勃发的青年节;还有护士节和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节,等等。 华夏大...

    林奇 发表于 2019-11-07
  • 想念莲塘

    亭台碧水之畔,莲以湖光为镜,朝露中粉面含春,轻舒玉臂,细挽清风临水梳妆。波光粼动时,秀目微顷,香唇欲启,谛听游鱼浅水低吟的神韵。而她,植根于深泥之中,浮身在绿水之间,含而不露,艳而不妖,甘于寂寞,洁身自好的品性,激起我心间曼妙的神思 我无限...

    费城 发表于 2019-11-06
  • 深秋夜雨

    谁都 无能为力 当天空这样专注于 下雨 抄录下阿巴斯这几句诗,突然对人类力量有新认识,诗人对自身弱小的承认,颇有道家的自然怡然,心甘情愿。进入深秋,听得最多的是雨,朋友文字里也多是秋雨声。忽然想起,今年过去了很多日子,日历翻过去的很厚实了,只...

    大窗 发表于 2019-11-05
  • 从前慢

    生活在都市里,许多人患上失眠症、抑郁症和焦虑症,我亦是。高楼和车流都是我厌烦的对象,看到密密麻麻的窗口摞在一起,看到挨挨挤挤的车流长龙一样,我就抓狂,我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在这个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里,竟然生出一种恐慌,越来越觉得拥挤,越来...

    积雪草 发表于 2019-11-04
  • 母亲的信

    收拾旧物,突然翻出了母亲曾经给我写的信,不由得思绪万千。母亲没上过一天学,但母亲会写信,我很以我的母亲会写信而自豪。 在我上大学之前,信只是一个概念,它只存在于我的作文之中。信,那个年代最普遍的通讯工具,于我来说倒像一个美好的遥不可及的童话...

    倪红艳 发表于 2019-11-01
  • 一件乡下物事

    上半年,爱人和几个同好相约,作了一次时尚的乡村游,回来的时候,兴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她说,今天干农活了,是帮一个婶子打油菜籽。这活儿我熟悉,我猜她一定是用脚踩或用手揉的吧,但她说不是,是用一个大拍子拍的是的,她说大拍子她用手比划着说,往上...

    丁贤玉 发表于 2019-10-21
  • 海边的童年

    采海 海边,自然少不了鱼。记忆中最早的抓鱼经历,是还没上学的时候。那时跟着几个大伙伴,在盐场的北港小码头,用大头针弯成的鱼钩,连上一根鱼线,绑在一根小竹竿上,穿上一条从盐场排水沟摸来的小虾,随意丢在水里,一会儿就能钓上很多真鲷、沙古等凶猛的...

    彭镇强 发表于 2019-10-17
  • 楝树祭

    从书房窗口望出去,就是小区庭院,碧绿泳池边,亭台楼阁,木椅幽径,红花绿树,鸟语花香,别是一番景致。黄葛树、桂花树、小叶榕、紫薇、红枫等,争奇斗艳,妆扮人间。大树本已扎根,支撑的木条却始终未...

    戚万凯 发表于 2019-10-16
  • 母亲越来越小

    母亲病了,眩晕,一直呕吐。我们几个子女把母亲紧急送往医院。 一路上,姐夫背着母亲健步如飞。一辈子不愿意麻烦儿女的母亲,听话地趴在姐夫的背上。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和瘦弱的身躯,我的眼泪一次次涌出来。 此时,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母亲怎么变得越来越...

    陈平 发表于 2019-10-16
  • 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窗外下着小雨,打湿了地面,淋湿了心情。 每次旅行归来,心底里总是会有小小的失落,心依然躁动不安,灵魂不肯与身体并行,拖拖拉拉,就这样,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元神归位,恢复正常。 好奇怪,不甘不愿的这种感觉好奇怪。仿佛拥有了欣喜若狂的心情还未平复...

    张文骄 发表于 2019-10-13
  • 海边的童年

    小海岛 父母在海边工作,所以我的童年也是在海边度过的。 那是一个小海岛,在雷州湾的一隅,偏僻遥远,交通不便。后来有了堵海工程,才与大海岛连在一起。这个小海岛,其实就是雷州湾的海潮带来的泥沙冲积而成的一个大沙洲,能居住的范围,方圆不过几平方公...

    彭镇强 发表于 2019-10-10
  • 远去的耕牛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和六九,河边插杨柳,七九河冻开,八九燕子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这是早些年流传在我的家乡禄口乡间的数九歌。 从冬至数起,历经九九八十一天,冬去春来,草木返青。此时,山坡、溪畔,田边、地头,耕牛随处可见...

    周久云 发表于 2019-10-10
  • 扛花提酒去看你

    我想扛花提酒去看一个人。这个人住在水乡,我没带什么礼物,想在村头的小店里买两瓶老酒,再顺便在路边的野地里扯一蓬黄澄澄的油菜花,扛着花,鸡鸣鸟叫,简衣鹤步,去见他。 扛花,是我对朋友的一份感情,也是给他的嗅觉和视觉慰籍;提酒,是对朋友的一种姿...

    王太生 发表于 2019-09-29
  • 春回大地

    春天,终究还是来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早,节令立春刚过,气温骤然回升,而后便是一场绵绵的细雨。这如梦般的雨彻底的打破了冬天的宁静,闲暇的人们,不约而同的忙碌了起来。 春天,和风细雨、万物复苏。那气息像清澈的泉水一样,自上而下,一瞬间遍布了全身...

    漠风 发表于 2017-07-11
  • 初冬印象

    广袤的旷野一望无际。树上的叶儿全部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枯直地指向天空,像是写意的梅骨,宣告它将迎风傲霜,与严冬为伴。草儿将绿意隐藏,为来年的春暖蓄积能量。远处袅袅飘散的炊烟,是农人温馨的饭香。秋的收获都在储粮仓里,更在农民心里。 初冬...

    李瑞华 发表于 2017-03-10
  • 故乡的打麦场

    打麦场建在村子中心,可能是方便周围麦捆搬运的原因吧。场子里边是村部的仓库,外边是一面斜坡,脱粒后的麦秸就堆放在斜坡上。 记得那是大集体时代,每当听到鸟叫算黄算割的时候,村民们就要开始收割了。他们先是将麦田里的麦子用镰刀割倒,再是用麦秸扭成的...

    赵攀强 发表于 2016-08-20
  • 素念生香

    光阴,大抵是最不禁说,又说不得的。 (一) 北方春短,兼之气候多变,几日春风骀荡,几日春雨如愁,再一日春雪清扬,这春也便所剩寥寥了。 还盘算着到春天里去,好好看看阳光的影子,看它们安静地照在爬满绿萝的屋墙上。然后,倚在窗前,等待蔷薇花开。可这...

    浅黛 发表于 2016-07-08
  • 今夜柔风拂心尘

    夜深难眠,踏步屋外。 风如诗,月如水。 暮春,是个多情的季节,月上中天,摇曳人影乱,醉下就花阴,饮酒听笙箫,婉转清丽催泪下。风过眉间,挽断万千思绪,跌落在回忆的长廊,曼妙成一种携手。我用浅浅的文字,碎写那似流水的深深情愫。 流金岁月,激情燃烧...

    刘朝霞 发表于 2016-06-29
  • 红杏出墙好春光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行走在故乡的绿野阡陌,猛一抬头,忽见几枝杏花从一座小院的土墙上探出身来,耀如火炬,热热闹闹,随风摇曳,风情万种,不禁使我驻足观赏,心旌摇荡,口中梦呓般吟诵出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诗句。 一枝抑或几枝红杏出墙,昭...

    东篱闲人 发表于 2016-03-30
  • 根的深处

    那棵老椿树长在村口不知多少年了,自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天起,它就已是树干粗壮,枝叶繁茂。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当我妄图打捞遗失在这里的童年的时候,竟然发现时间就像深秋里的落叶,被岁月的波澜揉皱、遗弃,打捞只能是徒劳。 故乡变了,一切在发生着变化。先...

    石泽丰 发表于 2016-03-23
  • 那老去的 番石榴树

    我家曾有一棵老番石榴树,它见证了我家的酸甜苦辣,记录了我家的喜怒哀乐。几年前,老树枯死了,但它在我乡愁的记忆中依然四季常青。 老屋东边曾有一院落,因年久失修,屋盖已坍塌多年,留下一同字壳残墙,在这堵老墙后面曾生长着一棵老番石榴树,这果树也说...

    郑剑文 发表于 2016-03-15
  • 炊烟里的母亲

    我对炊烟有种难解的情结,每当踏上故土,远远地望见屋顶上的炊烟,我心里就特别踏实。我仿佛看见母亲从一缕炊烟中走出来,用粗糙的双手,拍打掉身上的灰尘,理净发里的草渣,像一只在窝旁守候的老鸟,张望着村前的小路。 我的母亲一生不识字,她连自己的名字...

    张海潮 发表于 2016-03-01
  • 冷冬物语

    这是多年来最冷的冬天,先是一场厚雪,再是零下十几度。天倒是很快放晴了,雪也融化得快,但气温依然走低,有水的地方就结了冰冻。 寒风凛冽,冰冷刺骨,一切与冷冬有关的词可圈可点。仿佛一夜间,人便失去对寒流的本体抵抗力。各色保暖服、毛鞋、耳焐、口罩...

    天柱樵夫 发表于 2016-02-26
  • 可以养只小鸭吗

    (上) 一个寻常的周末,离家不远的小公园里照例熙熙攘攘的。这里虽然面积不大,但却配备了不少儿童游乐设施,每到休息日就成为了孩子的乐园。3岁多的女儿非常喜欢这里,只要天气晴好,我们都会带她在这里消磨掉一整天。乘小飞机、坐小火车,或是在一口窄小...

    张小圈 发表于 2016-02-20
  •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山芋茶?

    越是温贫暖老的东西,越是容易在冬天打动人。 比如,红薯。冬天烤红薯的香味,在寒风的街头盘桓,久久不愿散去。 这是吃烤红薯。 红薯可以煮茶喝,我说的是红薯干煮茶。我们这地方把红薯叫作山芋。这货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纯朴率真,有个性,我比较喜欢山芋...

    王太生 发表于 2016-02-19
  • 一株玉树

    同事从家带来三根枝杈,说扔掉可惜,特意送我。 你送人也不送花花草草,送我几根枝杈干嘛?逗我玩呢?我不屑一顾。 你不懂,这叫玉树,四季常青。我家的玉树长疯了,我特意从树上修剪下来的枝杈中挑选出的这三根。玉树特好养活,只要把它的枝杈插在土里就能...

    庐珣 发表于 2016-02-16
  • 过年的往事记忆

    突遇小恙,在长春多呆一些时日,今天出院,看望我的原部下用车送回吉林市。文中的照片是病榻期间,在长春街头和超市拍的,那贴梗海棠、梅花、迎春花是在新春花展的温室拍的,新春花展还没开始,这是偷拍的几张,发给朋友们欣赏,并提前祝朋友们新春快乐,万...

    人生如水 发表于 2016-02-08
  • 佳节有味是儿时

    如果到了一定的年龄,对于过年还倍感欢喜的话,那这个人的生活,一定是幸福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生活的这个小小的城市,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尤其是街道上的车辆,明显的增多,而且多为挂着北京牌照的奥迪奔驰宝马等高端车型,一看就知道,是因为逢年过节,...

    枫悦FY 发表于 2016-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