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樵坪山赶场

    在樵坪山这小地方赶场,我想与大地方赶场,区别主要是人多与人少的关系,在这里买东西的人相对来说少一些,还有一个就是卖东西的小商小贩也要少一些,不管咋说,赶场在我看来是一种需要,一方面是居民们对商品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小商小贩对金钱的需要,不知...

    张华 发表于 2020-03-17
  • 有柔肠的人

    初冬的黄昏,我随着人流等候在公交站台上,准备乘公交车下班回家。 谁知看似并不算拥挤的公交车,上车的人流却在车门入口处有些停滞。 待上了车,才发现车门附近一对外地打工模样的中年夫妇,正一脸尴尬地接受着司机的数落想来刚才的停滞,便是因他们而起。...

    赵明 发表于 2020-03-14
  • 远道而来不是客

    柳絮飞落,樱桃红熟。在党校培训期间恰巧赶上谷雨,都说谷雨至春已晚,我们要在这个日子里向最后的春天告别。 于我而言,在这个节气里不只是对春光的恋恋不舍,还有对家乡的拳拳思念。就像候鸟的规律迁徙,我的家乡菏泽在每年的谷雨前后都会因牡丹盛放而锦绣...

    王红 发表于 2020-03-09
  • 忍冬

    很多人知道金银花,惯常的生活中,或多或少总受过这一味药的好处。 金银花,这名字也着实好,如金似银般贵重,生生道出了它的地位。农谚讲:涝死庄稼旱死草,冻死石榴晒伤瓜,不会影响金银花。虽然贵重,不可或缺,金银花却不娇气,坚韧得超乎想象。而多数人...

    耿艳菊 发表于 2020-02-13
  • 香草

    田野的稻子收割了,岭上的枫叶就变了颜色。旷野里的山茴香结了籽,坡地上的野菊花热情奔放。天蔚蓝高远,云朵轻盈洁白,一只彩色羽毛的鸟儿从山谷飞过,滑翔的姿态美丽绝伦。 女子一路走去,在山野寻寻觅觅。她手里的竹篮子装了一些花,一些草。花是野菊花,...

    逸野 发表于 2020-01-10
  • 归途如歌

    2008年春节前,我在北京,先是俗事缠身,后来雪越来越大,竟日竟夜不停。西客站滞留了很多旅客,多是返乡务工者,在车站角落,铺床旧棉絮,一家人裹着,等待上车。 我乘坐的是北京到合肥的普快,是热线中的热线,有座位的都挤不过去,很多人不顾一切地钻到座...

    董改正 发表于 2019-12-03
  • 把笑意写在脸上

    那一年,我在一家私企当部门助理。3月初,部门主管上调别处,我就被推到了前台。在大家看来,升职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我却忧心忡忡,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心里清楚,从此后,我将没有了保护伞,再也没人为我遮风挡雨,工作起来也不会再像原来那样轻...

    幸运之星 发表于 2019-11-13
  • 何处是归程?

    子时的爆竹声还未散尽,返程的脚步便匆忙了起来。 天还没亮,李豆豆就起来挑水、生火、做饭。她坐在狭窄的灶台前,一手添柴草,一手拉风箱。哔哔啵啵柴草在灶膛里响爆着燃烧。 红通通的火苗不断地向外蹿,照着她那微汗的脸。柴火越烧越旺,李豆豆赶紧将沙虫...

    黄康生 发表于 2019-11-07
  • 遇见黑狐

    松花湖畔有个叫大石的地方,顾名思义这是个跟石头有关的地方。大石村滨湖,湖边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沿岸的山上长满柞树、松树,还有许多灌木。走在森林里,偶尔能听到鸟鸣,有时也会听到神秘的风铃声。 太阳高高挂在梢头,不时把偷窥的影子投放到缀满苔痕...

    吕凤君 发表于 2019-11-05
  • 灯盏的红焰

    一粒谷,溅满屋。 每当想起这句儿时常挂在嘴边的谜语,脑海里就会不由地浮现这样的场景:柴火在土灶里呼呼燃烧,火舌自锅底蹿出,我们姐弟坐在宽板条凳上,烤火,添柴,叽叽喳喳,父亲喂猪去了,黑咕隆咚的狭小屋子里,母亲在黑暗中摸索着,一股煤油的味道弥...

    黄孝纪 发表于 2019-11-05
  • 春行山村

    从县城乘车抵达这山坳里的小村庄,一路颠簸,得半天时间。 在群山间,路曲折延伸,呈现于眼前的风景清新质朴。雾把远处的山头拢在怀里,雾茫茫,青幽幽。 看看远处的蒙眬,又将视线落回近处。几户老房子,徽派建筑的风格。老去的屋子,残败着,抑或后人不再...

    张梅 发表于 2019-09-26
  • 关于连环画的记忆

    我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书迷:小时候虽爱读书,因为没有钱买书,自然无法读到书,关于读书的记忆,也就没有多少值得去回忆的地方。唯一能让我时常想起的是关于连环画的记忆。 上小学时,在我们小学生中间盛行的是那一本本的小人书,一环扣着一环的画面,图文并茂...

    单得安 发表于 2017-03-10
  • 山褶里的物探人

    亿万年前的造山运动,把天山南麓的秋里塔格山从地层深处举上天空。又经过亿万年的风蚀,日晒,雨淋,古老的地岩石化了,松动了。峭壁高耸、怪石林立,像无数斜插在云端的钢刀,像捆绑在一起的尖锐石片,像鲨鱼大张的巨齿。 极目眺望,褐红色的秋里塔格山透出...

    李佩红 发表于 2017-01-23
  • 鲁院纪事

    从十里堡出来转个弯便到了鲁院,沿途有很多的烧烤店,第一次来吃是和雷日庆老师,我们点了两个小菜,六瓶啤酒,最后我只喝了一瓶,雷老师全喝光了,隐约中似乎有些心事。有一家叫锦州烧烤的,我和陈鹤龄老师经常去,每次从红领巾公园散完步,陈老师总要带我...

    马鹏 发表于 2016-09-09
  • 门前的丁香树

    我刚搬到这个小区时,单元门口的小路两旁,原来各有一排丁香树,因为保护不好,现在也不成行排列了,接三差二有一颗丁香树,只留下依稀可见的树坑。几乎都让汽车碾压平了,留下各种各样,丛叠交错的轮胎印痕。 本来单元门前的小路就不是汽车道 ,是用水泥砖...

    行吟塞外 发表于 2016-08-20
  • 回乡手记

    很早以前,我的故土生于滇中的一个坝子,姓岩名河,她肥厚的乳头淌出一条清水河,岩石凿槽清流过。后来,孩子们称她研和,取温和美好的寓意。她是个母亲,生育了人,生出了田地、工厂,养育一方。 我自来到人世间就在这地方住了十二年,此后去了市里念书,一...

    师国骞 发表于 2016-06-29
  • 晨跑的力量

    我算不上晨跑爱好者,只有过断断续续的几段晨跑,每一段都有着不同的推动力量。 中学时候,有过一段晨跑。 天气越来越冷,睡上铺的哥们儿约我晨跑。心头一热,我爽快答应了,可在之后的日子里,几乎都在为这一爽快答应而后悔。冬日的黎明前,热被窝的吸引力...

    乡村听宇 发表于 2016-05-07
  • 父母与老屋

    十几年前,父母在我和哥哥的软磨硬泡下才勉强同意从农村的老屋搬到县城哥哥的房子里居...

    梧桐花语梦 发表于 2016-05-07
  • 走近石头河

    昨夜一场春雨,不仅驱散了盘桓多日的雾霾,也把终南山洗涤得一片青翠。此时此刻,驻足在石头河大坝,深深呼吸一口,空气也是洗涤过的,甘冽清纯,沁人心肺。放眼看去,两岸青山如黛,库水清澈如镜,山水互辉互映,相得益彰,颇具诗情画意。 果然好风景! 正...

    贺绪林 发表于 2016-04-23
  • 逃跑的知更鸟

    那天,趁着周末晴好的天气,几位好友相约到郊外烧烤。有个叫丽的女孩发现树上有个鸟巢,就好奇地向里面张望,为了看得更清楚些,她顺手扯下了一根树枝。这时,正在烤肉的老李急忙说:千万别乱动,否则小鸟会被吓跑的!可能感觉他有些大惊小怪,丽有些不屑地...

    张军霞 发表于 2016-03-13
  • 那淡淡的烟草味儿

    父亲的血压比较高,医生再三嘱咐他不能再抽烟了,后来终于算是戒了。 父亲从年轻时就开始抽烟了,每天能抽一盒,没有烟就像丢了魂一般。小时候,记得父亲每天从学校放学回来,要是母亲还在厨房烧饭,父亲总会坐在屋檐下的条凳上先抽上一根烟等待母亲呼叫开饭...

    龚德位 发表于 2016-03-13
  • 十八岁时空之旅

    很荣幸能和你们一起感受十八岁成人礼这庄严而美好的时刻,从接到通知那天起,我就开始尝试着让自己回到十八岁。可是我作了几天的努力,仍是回不去,因为我没有时空机。 据说最近科学家们发现了引力波,我物理学得不好,尽管看了很多有关介绍,还是没有弄懂它...

    李雪非 发表于 2016-03-10
  • 橘子熟了

    在大山的深处,有一个叫翠儿的女孩,家里种了许多橘子树。橘子成熟时就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把小红脸藏在绿色的叶子里,时隐时现。翠儿也把脸藏在绿色的叶子里,不时露出来,脸上是欢快的笑容。 翠儿今年十一岁,本来该读四年级,可爸爸妈妈说了,两个孩子读...

    刘学兵 发表于 2016-03-04
  • 山夜静悄悄

    夜已深了,秀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丈夫伟波此刻却睡得正香。黑夜里,秀敏举起手来,想一巴掌搧过去,然而她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最终没有落下去。秀敏把手缩回被窝,眼泪却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秀敏就是想不明白,伟波为什么要在床板底...

    刘椿山 发表于 2016-03-04
  • 春节与鹅的故事

    腊月二十四一过,农村的年味越来越浓了。 春节来到,吴廷回家过年是必须的,不仅父母年过古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是奔百老人。更有那些一起长大的猪兄狗弟,平时东西南北天各一方,也该见见面,交流交流人生心得。 归心似箭,一点也不为过。 在吴廷的记忆...

    张南山 发表于 2016-02-27
  • 梅林奇遇

    第一次在梅林遇见阿梅,正值梅花盛开,红梅嫣然微笑,像一朵朵雪地飘浮冷枝之上的快乐精灵,而白梅开在雪地里淡然宁静,冷冷得像无数遥远星光。梅林里阿梅的身影清瘦苗条,透出少女清纯的风韵。 阿梅是我三十多年前的大学同班同学,那片梅林就在学校的植物园...

    鲍安顺 发表于 2016-02-26
  • 买年货

    秋子,陪妈买年货去! 我不是很想去,要准备考研,还有很多书没有看。可妈一个人去,我又不放心,自从爸离家出走,妈明显老了好多。 妈背着背篓行走在山路上。腊月的空气,香气氤氲,都是各家做腊肉、香肠、豆腐干的味道。从我们住的老鸹山到乡场,山间小路...

    马卫 发表于 2016-02-23
  • 胖嫂

    胖嫂以前不胖,身材很苗条,模样很清秀,她还会裁缝手艺,做出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就像模特一样好看。 胖嫂长胖是在怀上孩子之后。公婆认为吃得多吃得好,孩子才会长得健壮,所以每顿饭都要胖嫂吃下很多鸡鸭鱼肉。慢慢地,她就由苗条变肥胖了。生下孩子后,...

    杨明安 发表于 2016-02-23
  • 杨一手

    杨一手从小就没了爹娘,与年迈的爷爷相依为命。除了上学读书,杨一手还要洗衣做饭。按说,杨一手的双手应该布满风霜的痕迹,可他的手偏偏细嫩白皙。 小小的杨一手有两个爱好:一是爱用刀子将萝卜、南瓜、泥巴雕成各种动物的形状;另外一个就是,遇到村里有红...

    杨明安 发表于 2016-02-23
  • 那年大雪二三事

    又下大雪了。我们单位院子里有个池塘,但水比较浅。池中有不少红鲤鱼,因温度低,水面结了冰,但仍能看见它们在水底缓慢游动。这使我想起了1954年的那场大雪时的一些趣事。那时我还小,不懂得生活的艰辛,只觉得好玩。 那年年底,大雪将近二尺深,无法出门玩...

    王泽松 发表于 2016-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