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青草池塘处处蛙

    在城里,也能听到蛙声。然而,我喜欢的还是草根水肥噪新蛙的意境。青草池塘,渌水荡漾,蛙声处处。 这样想着,我好像真的回到了春天的乡村。 和煦的晚风轻轻拂动着鹅黄柳枝,田野上还残留着稻草米饭的清香,水湄草色渐渐暗淡下去,觅食一天的鸡鸭走向笼舍,...

    刘朝晖 发表于 2016-03-10
  • 春之韵

    还在隐约着冬的气息,春的脚步就踏上了北国大地。我疏松疏松筋骨,打开街门,嗬,我要去拥抱满怀的春光 春天里,天空蓝蓝的,像是一片辽阔的海洋。白云在苍穹中自由飞度,与靛蓝色的气层交织成美丽画面。不远处,勤快的孩子们早已飘出了风筝。筝在空中舞,线...

    许培良 发表于 2016-03-06
  • 春华万千,独守一湾如水心境

    如水的心境,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淡泊恬适;是淡然于眼前得失、拿得起放得下的豁达洒脱;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随遇而安;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镇定泰然;是粗茶淡饭着布衣,也小桥风雪赏梅花的矢志不渝;是人生易老情难老,且惜红尘...

    柔水灵石 发表于 2016-03-06
  • 怀想家乡那口老井

    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回了一趟全州乡下老家大井头村,看到村头的那口老井,心里顿时暖暖的,因为我是喝这口老井的水长大的。 老井位于村东头,石块砌的井壁,青砖铺就的井围,清洁而古朴。一个村子,几十户人家,二百来口人,全用这口井。一年四季井水汩汩而出...

    王忠民 发表于 2016-03-03
  • 踏春

    春节的气息尚未完全褪去,友人就迫不及待地邀请去爬大圩古镇西北的五马岭,说是消消食,乐呵乐呵。 郊外的初春,虽说有艳阳高照,却依旧能感觉到寒气逼人。 我们起先往南积村潮水方向的山进发。这里有一条狭窄的山道,领头的友人来过一两次。他给我们介绍,...

    刘裕卿 发表于 2016-03-03
  • 沟渠里的光阴

    一 时间是流动的,流动的还有村庄里古老的建筑。祠堂被拆,牌坊残缺,村庄古老建筑还完整剩下的,就数这条沟渠了。它贯穿整个村庄,是沿渠而居的人们,以及那些活蹦乱跳的牛、猪、鸡、鸭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是村庄的命脉。 沟渠,原本就比河流小,在村庄,...

    方桂红 发表于 2016-03-01
  • 携一抹馨香,芬芳如花文字

    笑看人世沧桑,落尽人间繁华,守一壶清池的浊酒,醉一分文字的温柔。总有爱会在文字里出现,总有恨在文字里遗憾,人海茫茫,想寻一份真爱让心彻底轰轰烈烈一番;想寻一份美丽让心涂抹上最绚丽的色彩;想寻一份安静让心在文字的世界里如花静悄悄地绽放。 真爱...

    墨水阁 发表于 2016-02-29
  • 醒来的土地

    冬天,是土地的一次睡眠。 立春一过,土地,就会缓缓醒来。 静静地听着,你能听到大地翻滚、抻动骨骼的声响,深沉的、粗豪的、喑哑的,隆隆地传向地面。在涌动的过程中,深藏于大地深处的温度,在上升;缓缓的,以一种缠绵、柔和的方式,布向地面。 于是,地...

    路来森 发表于 2016-02-28
  • 与雀为邻

    我想我是最幸运的居然能与麻雀为邻。这一切源于大卧室的一处通气管弃之不用,于是用泡沫堵上。 某个冬季周末的清晨,一阵叽叽喳喳的身影在耳畔回荡,时而还有啄东西的嚓嚓声。我被吵醒,推窗遥望,丝毫不见麻雀踪影,可是那雀跃的声音依然很近。终于我那聪明...

    杨晔 发表于 2016-02-27
  • 舌尖上的冬天

    冬天不仅是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的季节,更是一场舌尖上的盛宴。 做为生活在山区的人来说,地旷人稀,每年的春耕春播,夏收夏种,秋收秋种,常常忙得两头摸黑,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去享受美味佳肴,一日三餐都是胡差事似的应付,只要填饱了肚子就行。 只有冬天...

    柳瑞林 发表于 2016-02-26
  • 年味浓,常味淡

    这两年的春节,我借口自己搬了新房子,都是让父母来我家和我们一起过年的。父母已经年过六旬,我们回父母家过年,他们虽然会很开心,也够他们累的。与其如此,不如自己累点,让父母过个轻松快乐的年。 除夕的中午,父母来了。他们还带着烫好的米粉和做粑粑的...

    章铜胜 发表于 2016-02-26
  • 春天的“芭蕾”

    清晨,被一阵鸟语声惊醒,不由心生欢喜。春天来了!鸟儿唱起了春天的歌谣,春天的鸟语声分外清脆嘹亮! 春天一到,背井离乡的鸟儿飞回来,在故乡跳一曲曲优美的芭蕾。每年春天,有几只燕子都会在老屋的屋檐下筑巢。那是欢乐的四口之家,有父母,有儿女,它们...

    王国梁 发表于 2016-02-24
  • 找回春天的舞步

    少女时的她能歌善舞,不仅是我们班文娱委员,也是我所在小学的歌舞明星--虽然那时不这么称呼,可是每次看她唱歌跳舞,我就非常崇拜她,因为她的歌声悦耳,童音纯美得像天籁般打动人心,老师说那是春鸟在歌唱,唱出了春天的气息。 她的舞姿轻盈舒展,在舞台上...

    刘风美 发表于 2016-02-24
  • 雪落无声

    世间没有什么比它更轻灵优雅,它的到来需要沉淀整个冬季,它的纯洁容不得任何淤泥垢染。 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不用打开窗户,就知道它昨夜来了。披衣而坐,闭上眼睛,想象它的世界。 田埂上已经垫上厚厚的一层了,阿黄的脚丫子就在它身上盛开整个冬季。田野...

    杨小霜 发表于 2016-02-23
  • 荷塘夏日

    世俗贯以名利当头,甘若醴酒,大凡厌烦了这些噪杂纷乱的人,难免要耐得住寂寞孤独的鉴验,否则,又何以清净淡泊为怀呢?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自然的也就是如是之说了。走自己的路,于心不染;赏自己的景,无秽天地。又何尝不是一种别样的人生姿态呢?大概...

    丹嵋 发表于 2016-02-23
  • 故乡之声

    我回忆里的故乡是寂静的,如山上望的一轮落日, 金色的余晖把热闹轻轻覆上、覆上;如小院的天空中升起的月亮,映得水气也朦胧,村庄要睡了。 故乡就在这一片安静祥和中,回荡着一些些声响。时常越过幽深的时空,浮现于我的梦中,浮现于我的脑畔。 故乡的早晨...

    陈惜拾 发表于 2016-02-22
  • 一轮圆实的沉日

    下班,傍了晚,走在路上,猛见西坠的红日,很大很圆,就挂在前方山岗上,一时震惊。已经多久没有见过了?似乎已经几年,或者二三十年了吧?我在哪里?我现在在我所处的位置上?好像总是那么忙乱,忙完这事忙那事,然后是匆匆地赶路;再不就是,低着头继续做...

    吴礼明 发表于 2016-02-20
  • 风雪舞者魂

    午夜,在人们的睡梦中,大雪飘然而至,翩然起舞,那么绵软细碎,像是从梦里走来的雪之精灵。带着暗香,带着清丽,带着质感的美,奔赴一场天涯的邀约,染了灵魂的香,倾了素白的念,静静飞舞于天地之间。 苍茫的大地像是被人点缀一套白色靓装,七星河湖的河水...

    醋建伟 发表于 2016-02-19
  • 捻朵雪花听风过眉间的呢喃

    近在咫尺的美景,俯首可拾。一幅幅温暖的绽放,触手可及。花开嫣红的季节,渐行渐远,冬,悄悄来临 题记 微曦的清晨,静坐书桌一隅。微风吹起,掀动素素的窗帘。桌上日历又被轻轻翻过一角。立冬了,一阵风起,有落叶冉冉飘零,落红满地。冬来了,携寒意,清...

    一粒佛珠 发表于 2016-02-18
  • 行走山林

    下午,阳光出来了。林呼叫着我去山林走走。这是我们繁忙的工作之余最喜欢的一件事。 山林仿佛有一种声音,来自树木、翠鸟、清风,来自山石、小溪、空气。淡淡的声音,浮动的声音,自由的声音,有着强大的引力,掣拉着我,非去不可。 隐藏在寂静中,被人世忽...

    梦桐疏影 发表于 2016-02-18
  • 走在家乡的小巷上

    我的家乡有很多小巷,而且巷巷相通。每一次,吃过晚饭,我就特别爱到小巷里转悠。 这是一条平常而又普通的小巷。巷,很短,一眼望的到尽头。每当此时,小巷里会出现我的身影,独自信步在小巷里,不时的伸出手抚摸身边古老斑驳而又沧桑的老墙,都是用青石块垒...

    夏雪纷飞 发表于 2016-02-16
  • 惹一身梅香

    冬日里,阳光很羞涩,总是时不时的躲进云层。 下午闲时,我去看了腊梅。还没有走近,就闻到诱人的香味,不是很浓,但一闻就仿佛吸走了我的魂魄。 记得第一次见到腊梅,是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只觉得腊梅有香气,颜色鹅黄,不是很艳,淡淡的味特别好闻。 长大了...

    秋日细雨 发表于 2016-02-11
  • 腊月里,盛开了窗花

    腊月的风,盛开了雪花,也盛开了窗花。雪花无意,而窗花有情。一窗又一窗的窗花,带着泥土的气息,带着故乡的祝福,像岁月额头的一抹笑容,吉祥喜庆而又明亮持久,装饰了一家又一家简朴的小院,灿烂了一年又一年腊月的日子。 又进腊月,又快过年。我又想起了...

    王琪 发表于 2016-02-08
  • 年,在春光里捕捉

    走走停停,边走边看,匆匆时光也有一份闲适,不管你愿不愿意,藏在岁月里的年就这样来了。 远山,近水,在太阳光的映照下,的确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一棵棵树木撑起了湿地公园的骨架,风来拦风,雨来遮掩,更是鸟儿庞大的撒欢天堂。人群...

    浅唱 发表于 2016-02-08
  • 匆匆过去的那些“年”

    水暖枝舒,春风杨柳又一年。依偎着暖暖冬日的阳光,在不经意间时光老人悄悄地走远,当人们还没来得及叹息的时候,又要过年了!每逢过年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记忆,总象是要提醒我该做点什么,因此想给它做个记录,让这段童年的记忆沉淀下来。 一 文化大革命时...

    马西良 发表于 2016-02-08
  • 过年吃冻梨的记忆

    爆竹声声辞旧岁欢欢喜喜过大年。 童年的纯真与无邪,那一点一滴的记忆,都是过往里丰盈岁月的元素。回想儿时的年代物质相当匮乏,但孩子们也是盼着想着过年穿新衣,戴新帽,贴对联,放鞭炮,吃饺子那真是有滋有味其乐无穷呀然而让人值得回味感触最深的还是过...

    佩服 发表于 2016-02-05
  • 村庄的年画

    冬天的村庄是一幅温馨的年画,静静地铺陈在原野里。 田野里的庄稼收获殆尽,光秃秃的田塍将村庄的胸怀一下子掀开来。村口的柿子树,褪尽了枯叶,瘦削的树枝上,挂着一串串刚铲下来的雪里蕻。谁家门前的竹竿上,晾满了各色各款的冬衣、被单,如万国旗迎风招展...

    疏泽民 发表于 2016-02-04
  • 冬日里 温暖的游戏

    那时的冬日很冷,冰天冻地,寒风刺骨。我们却生龙活虎,游弋在温暖的游戏里。 太阳像冰箱里的灯,成了摆设。院墙、草木和衣服,都一样千疮百孔,那个冷呀!老人说,嫌冷?冷是闲的!没有活干,我们却闲不住,总能倒腾点事热腾腾地做,比如挤油。 一群孩子,...

    葛亚夫 发表于 2016-02-04
  • 舌尖上的腊味

    进入冬至,家家户户就着手腌制腊味,只要赶上好的天气,一排排腌制好的腊制品晾晒在自家的房前屋后,成了一道温馨无比的场景。腊味的种类繁多,举凡腊肠、腊肉、板鸭、腊鱼等,似乎少了这些腊味,仿佛也就没有了年的气氛。 每当过年,餐桌上最畅销的菜肴,当...

    江初昕 发表于 2016-02-04
  • 雪夜

    在这个寂静的冬夜,雪花飘然而至,它飘落到我的窗前,似乎在向我低诉着什么。屋内暖融融的,听完故事,女儿迫不及待地拉着我出门看雪。 街巷寂静,行人步履匆忙,街灯下的雪花似窈窕淑女轻摇着、旋转着、坠落着,在天幕上划落着美丽的轨迹。女儿像一只欢快的...

    王会娟 发表于 2016-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