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于飘雪时守望花开

    寒冬,凄冷难耐,却有一树梅不屈于银白天地之间,冬风裹挟着一切漫天飞舞,她却在昂首之间显傲骨,俯身之时尽娇妍。梅花,总要经过风吹雨打,冰冻霜击,在飘雪的季节后,才能绽放出最美的姿态。 百花开时,已经是春来也,但这样的盛景并不只是归功于春天。花...

    佟晨绪 发表于 2016-02-03
  • 护村河

    家乡有一条河,人们称之为护村河,但母亲习惯称它为运河,因为它是石津灌渠的一条分支,最早就叫做石津运河。母亲说,沿着它,可以走到天津,去看大海。 也是这一点,让幼时的我对护村河总是充满幻想,幻想着哪天河上有了一条船,可以载着我去看大海。 母亲...

    水沐菁华 发表于 2016-02-03
  • 儿时的年

    又到腊月,年味儿渐渐浓了。儿时过年的情景,在我的眼前一幕幕地浮现出来。 腊月二十三,是灶王菩萨上天的日子。那天一大早,祖父便将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井井有条。还搬来楼梯爬上屋顶,检查一下烟囱、瓦片。说是怕挡住灶王菩萨上天的路,从而影...

    李衍长 发表于 2016-02-03
  • 待雪时光

    在雪落之前,等待是一种期待,独见雪魂柔情残断,惭晓飞雪梦泽游踪。 在梅落晓角的惨淡寂寥之间,聆听雾韵声簌,感知孤苦伶仃的冷寂风影,体验香消玉殒的若隐若现。这正是等待落雪的静静时光,目光迷离,心情悠然,清冷的感觉犹如一个无声无息的歌者,仿佛在...

    鲍安顺 发表于 2016-02-02
  • 心中有朵莲

    有段时间,在我上班的途中,经常会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他松松垮垮地坐在公用木凳上,拉着那把破旧不堪的二胡。目光忧郁、倦怠,无精打采。面前摆放着残破的搪瓷茶缸,里面零零散散地堆放着碎钱。太阳升了落,落了升,可他的形象雕像般立在那儿,丝毫...

    孙守名 发表于 2016-02-01
  • 广西的雪

    前几日,全国很多地方的气候,都进入了少有的严寒期。很多地方更是大雪飘飞,就连南方一些地方也飘起了雪花。那日看新闻,看到广西把41年来的第一次雪围了起来,人们争先恐后地欣赏并拍照。在北方人看来,那怎么算得上是雪,零星几片,连地面也没有完全覆盖...

    月冷 发表于 2016-01-29
  • 酣睡的校园

    秋意甚浓,夜色萧萧。教室中只剩下我独自一人。向窗外望去,夜色煞是好看。我竟不曾安然地注目于这样安谧的校园! 一阵寒意涌来,在我的心中敲开,接着泛起一裙涟漪。我还是不觉走出了教室。走廊里空荡荡的,白色的清冷灯光让我觉着有种不可捉摸的恐惧。走到...

    芰荷 发表于 2016-01-29
  • 踏雪寻荠一锅春

    雪羞答答地来了,似乎不忍心打破故乡水晶般的世界,只在枯草上、屋檐下留下一些淘气的笑脸,而油菜、小麦田里,虽然也有些零星的雪意,但是它似乎是来和我们捉迷藏的,躲在油菜和小麦背后对着我偷笑。这样的一个世界,又有暖阳朗照着,趁着地面还没有开冻,...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1-28
  • 众里寻梅初见暖

    有人说,人的情感就像竹子,每一节都是封闭的整体,而每一个封闭的竹节关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 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如此,每一份真挚而美好的友情都是一节封闭而生动的竹子,因为彼此独立而又关联的情感,构成了丰富多姿的人生。那些渐远的...

    罗旭初 发表于 2016-01-27
  • 返回村庄

    从城市返回村庄的路,是一个人的乡关。路上的追寻和复归,所有的疑惑与抗争,承认与不舍,是一个人的乡愁。 我们在3间瓦房里过活一生,生儿育女,劳动的时侯低下头,像牛一样拉车,像马一样驮粪,一面古铜色的脊背,就能背一座大山四季的粮食和果实。那压弯...

    牛旭斌 发表于 2016-01-25
  • 腊货飘香

    每年冬腊月一到,能干的主妇们开始大显身手,为过年准备腊货。挑选上好的猪肉、猪舌、猪尾巴、猪耳朵、猪排骨,甚至肥嫩的鸡鸭鱼肉,抹上食盐、花椒、橘皮、八角等香料精心腌制,洗净晾干。然后,用柏树枝或柑子树枝混合着花生壳、核桃壳、橘皮或谷壳燃烧的...

    梧桐花语梦 发表于 2016-01-25
  • 又闻菜花香

    跨进三月,天渐开晴,太阳腾腾地悬在半空,分外耀眼。阳光带点刺,让你的周身发热,这天显得比冬天的任何一天都要暖。这个时候的湖区,用老农的话说,地气上来了,插一根枯枝也发芽。 田野里的一切都悄然变化中,雨水浸润过的土地,散发出泥土的芬芳,雨水汇...

    马蹄疾 发表于 2016-01-23
  • 冬阳里的浙溪书院

    这些年来,去过很多地方,书院,却只去过衡阳的石鼓书院。书院是我国古代特有的一种教育组织和学术研究场所,一直极为仰慕。早上,偶然得知这里有一个书院,没想到,这座位于大山深处的小小古镇,居然藏着一个年代久远的书院浙溪书院,且就位于我们这两日讲...

    素衣舒舒 发表于 2016-01-22
  • 窗外,细雨如梭……

    窗外,细雨如梭。 潇潇的风吟,纷飞的黄叶和迷蒙的天幕,从一个梢头越过另一个梢头,从一种景象切到另一种景象,所过无不萧索凄凉。似乎世界从来就这么湿漉漉地淋着,似乎思绪从来都这么赤裸裸地晾着。人沐此中既久,便委身为一株老树,敛性收袂沉思雨帘能在...

    墨林之家 发表于 2016-01-22
  • 青蒿

    一 上小学时候,忆苦思甜,吃忆苦饭,对其 青蒿饭,有特别的记忆。一天上午,学校召开忆苦思甜报告会,大妈大爷诉苦把言声 的报告讲完,大家唱着天上不满星,月亮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言声走回自己班教室坐好。不一会,老师抬着一大锅青蒿饭进教室...

    喻莉娟 发表于 2016-01-22
  • 冬日荷塘

    冬日荷塘,空旷寂寥,别有神韵。塘水清冽澄澈,塘周枯黄的芦苇在冷风中轻轻摇动,白色的芦花随风飞舞,几只鸟雀叽叽喳喳从芦苇上掠过。荷塘中白荷、红荷早已凋零,如盖的荷叶由绿变黄,面对水面上枯败荷叶,心内顿生菡萏香消翠叶残苍凉之感。 残荷在荷塘中默...

    王尚桐 发表于 2016-01-21
  • 乡村夜路

    城市的夜晚,霓虹闪烁,车灯流泻,人声盈耳,织就一片繁华喧嚣的海,身处其中,就像落水之人,虽尽力挣扎,但愈加惶恐茫然,心便格外怀念乡下走夜路的日子。 乡村本是宁静,尤其是夜晚,更是万籁俱寂。走在路上,如果偶尔听得一两声蛙鸣或秋虫的呢喃,便是最...

    张燕峰 发表于 2016-01-20
  • 乡下的冬天

    最喜欢乡下的冬天。一到冬天,家家户户都要备好过冬的物品,将秋天收获的粮食、蔬菜、瓜果储藏起来慢慢享用。大白菜是冬日里必备的。几乎每户人家都要储存许多大白菜,足够一冬天吃的。 许多人家还会将红薯磨成粉,趁着寒冷的冬季做成粉条,挂在自家的院子里...

    赵月娥 发表于 2016-01-20
  • 泉边老柿树

    记忆里的村庄,都有几棵大树。繁华的树荫,遮盖了村庄的一半,飘摇的落花,遮盖了村庄的另一半。 它们的树梢上,挂着慢慢失去的乡情;它的树枝上,结着悄然离去的乡愁。 我们的村庄叫木寨,从名字就知道那是一个生长着树木的村庄。木寨有块地,叫二十亩,是...

    一地落叶 发表于 2016-01-20
  • 逐渐消失的河流

    一个人的回忆,时常在故乡的河流里溺水,故乡的小沙河,时常顺着湿漉漉的回忆来到眼前。 家乡的小沙河,其实叫白露河,由南边的商城县往北缓缓流入淮河。就在白露河经过的这段水流的两岸,盛进了我的童年时光,给我单调的童年生活增添几笔烂漫色彩发生在河两...

    吴成刚 发表于 2016-01-18
  • 陌上花开

    这世上,最令人甜蜜的横竖不过是思念,最惹人烦忧的也不外乎就是牵挂。 可那人在远方,为着这个那个,不能归来。 我总不喜欢太过热烈的情感,觉得像烟花,易冷;也不喜欢太过匆促的感情,觉得像昙花,易逝。所以偶然听得一路人,对着话机说:我想你了,你快...

    吴娟 发表于 2016-01-18
  • 石门赏雪

    昨夜,冬雨里,揉进了晶莹的雪粒。正惊呼冬之精灵的莅临,不多时,又惟剩冬雨潇潇,让人遗憾叹惋。 石门坊飞雪满山。清晨,接到文友相约进山赏雪的讯息,还在猜测,城里初雪霏霏已让人欢欣,山里的雪又是怎样呢? 车进谭马村西,田野里白雪皑皑,柿树上红灯...

    王乐成 发表于 2016-01-18
  • 村间巷子:最人文的古巷

    这里是人文始祖伏羲诞生的地方,是秦人先祖西来后第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是华夏第一个建县的地方。 有村庄的地方,就有巷子。村庄有多古老,巷子就有多遥远。一条条古朴的巷子,就像一页页发黄的史书,一位位朴素的故人,记载着村庄的历史,温暖着游子的情怀。...

    王琪 发表于 2016-01-16
  • 爱无涯

    题记:我的爱是深藏在幽谷的兰,是无人能够寻觅踪影的虚无,是风儿带着它飘飞的花瓣,是江南那片宁静的池塘里,静静绽放的莲 老屋,青藤紫花缠绕的篱笆,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庭院的后山上,林间斜照着一轮明月。门前一池的莲花,娇艳欲滴。长风斜过,有花瓣翩...

    晨曦 发表于 2016-01-16
  • 八月桂花香

    儿时,常听奶奶给我讲些月宫轶事,她把广寒宫里那棵桂花树、以及树下吴刚与嫦娥的那点事儿描绘成了秋天的童话一般。年幼不醒事的我每次听完奶奶的这番描述,总忍不住痴痴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等我长大了,就娶一位在桂花树下长大的妹子做老婆。 或许是因为心...

    卜凯 发表于 2016-01-14
  • 倾听雨声

    夏日午后,我背着喷雾器往田野里走去,突然听到一阵阵的雷声,远远的天边漾起黑云,渐渐的在空中像拉起一幅灰暗的布幔,山雨欲来...

    曲斌 发表于 2016-01-14
  • 布鞋的筋骨

    小的时候,穿的是妈妈手工做的布鞋,那时能穿上一双上海回力胶鞋觉得特有面子。皮鞋更是不敢想,只有在外工作吃商品粮的人才穿。时光飞逝,时下一双纯手工的布鞋反而成了奢侈品,价格不菲。 做鞋子离不开糊巴壳子。糊巴壳子是布鞋的筋骨,没有这筋骨,鞋子就...

    张懿鸣 发表于 2016-01-14
  • 红叶多情醉晚秋

    秋暮冬近,红叶如约而临。满山遍野,层林尽染,如团团火焰烈烈燃烧,似红衣少女翩翩起舞。山风吹过,红波蠕动,万叶婆娑,千娇百媚,让人遐思无限,心旌荡漾。 霜降前后,最壮观的景致莫过于那漫山遍野鲜活如火的红叶了。有些叶子像是喝了醇厚的美酒,忽地变...

    李惠 发表于 2016-01-14
  • 永远舞蹈的炊烟

    绿油油的麦子如滑润柔和的绸缎,在大地上缓缓流动,一排同样翠绿的槐树楝树,像在守护这片麦地,又好似满怀深情地注视着麦子那掩不住的快乐。一缕炊烟从树后面探出头,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好奇地张望着。这是乡村的下午,没有到做晚饭的时间,一定是谁家来客...

    覃光林 发表于 2016-01-14
  • 田间稻草人

    过去在农村麻雀特别多,成群结队到处偷吃别人家的粮食。每年夏末,水稻灌浆的时节,麻雀便蜂拥而至,糟蹋还未成熟的稻子。这时,大人就会用稻草扎几个稻草人立在田间,以此来驱赶鸟雀。 也许是稻草人太假了,还是这些鸟雀儿太猖狂,黑压压的雀儿依然前来偷食...

    江初昕 发表于 2016-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