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回望田埂

    我走过无数的名山大川,见过异域的风土民俗,经受过生活的重重考验,最牵动我心的依然还是那份根深蒂固的乡土情结。 回望故里,我清晰记得赤脚走在田埂上的历历往事。出生农家,注定要与泥土为伍,爬田...

    蒲苇 发表于 2016-01-14
  • 故乡的小河

    在这个冬日的黄昏,小河与我再一次相遇,寒风扑面而来,小河以冬风弥漫的冰凉和忧伤,向我提醒着她的存在。我沿着小河行走,偶尔驻足凝望。小河轻缓而细小的流水带着她许许多多的记忆,流淌着无数的秘密。河畔的小石坝,还有那些枯萎的芭茅草,以及落叶或不...

    吴传兵 发表于 2016-01-13
  • 带回一座城

    千百年来的人生,就是那些浓得化不开的爱恨情仇,它被时间深埋在城市的底部,如今,又附着在遗存中,在城市那些不经意的细节上,犹如水纹若有若无地在人们的心头荡开。 离开。去远方的城。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红酒的木塞,被砰地一声从固定的空间拔出来...

    查一路 发表于 2016-01-12
  • 繁华落尽,清凉入心

    冬天,是盼望一场雪的。 雪是冬日天地间的精灵,有了雪做铺垫,寂寂萧瑟的冬便增添了几分诗意与灵动。沐浴在一片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里,素心若雪,清凉入心。那一片纯白,像飘落了一地的回忆,既喧嚣又安静,既清凉又温暖。 你看,雪落在哪儿,都是一幅画,...

    莲韵 发表于 2016-01-12
  • 一个早起的冬日清晨

    一年四季,最难起床是冬天。我虽一向不习惯睡懒觉,但每逢冬天,在起床的那一刻也是有过犹豫的,不过最终还是准时起床,不早也不晚。 一场梦醒。睁眼看看,屋子里黑黑的,但据我经验看来,天应该快亮了。打开手机看时间,果真是五点刚过,正是黎明前的黑暗之...

    东方笑笑笑 发表于 2016-01-12
  • 米粉肉,有回香

    米粉面是中国人饭桌上常见的食材,合肥人叫馇面。 是谁最先发明了米粉面?无考。可能还是与稻米有关,所以水乡里居多。米饭生活,时间久了,就有很多种吃法,比如糕点、比如粉条,最后米粉面的吃法也出来了。也许,这就是生活吧,刀耕火种,耕种出来的是无穷...

    木渔 发表于 2016-01-10
  • 时光惊雪纷纷落

    时光分染,经不住似水流年。菊花茶渐渐变淡,天气和昨天一样,有雾、冷风,直到晚上。 曲折在浓雾中延伸,平坦已是看不见的从前,渐行渐远终在雾散开别离,我们仅仅是路人,也曾把对方当做坐标,寻找想要的方向。 然而,归途总比迷途长,因为一场迫不及待的...

    馨香木 发表于 2016-01-08
  • 雪花飞处是故乡

    走在冬天的大地上,我期盼一场雪的到来。那些清纯而微笑的雪花,是岁月的精灵。 一场接一场的霜冻,初冬的风从季节的各个角落里吹来。让人们感受到了冬的寒冷。几枚枫叶依旧守候在枝头,风干了的情感里,失去了如火的容颜。 冬天的河,停止了奔波,是该歇歇...

    于金玲 发表于 2016-01-06
  • 母亲的热炕头

    有好久,没有陪母亲一起睡热炕了。 每次回家,和母亲说着话,一起做一顿饭。吃完饭,就要匆忙回城,母亲就送我们出大门,手扶着院边的老槐树,站在风中,一直目送我们走远,才转身走进烟火缭绕的院子。 想说的话有几千句,说过几千遍了的话,还会再说一次。...

    吕敏讷 发表于 2016-01-06
  • 一场薄雪

    这个冬天格外冷,彻骨的寒,冻得人成天得缩手缩脚。雨水也特别多,一场接着一场,每天就这样不紧不慢淅淅沥沥,仿佛,整个冬天都浸在了绵绵的雨水里,日子变得缓慢而沉重。偶尔,霏霏雨歇,现出瘦瘦日光,也只是昙花一现。不远处,彤云密布的白腊山顶泛亮,...

    素衣舒舒 发表于 2016-01-04
  • 玩雪之乐

    记忆中,雪如朋友般,伴我一起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 父亲说,我出生的那天夜里,就开始下起大雪,到了次日中午才停止。雪停之后,家里的男人都出去扫雪。爷爷、父亲和两个哥哥,一边扫雪,一边有说有笑。爷爷说,瑞雪兆丰年,今年第一场雪就下这么大,来年一...

    詹华 发表于 2016-01-02
  • 乡野青青竹

    胡兰成写胡村的竹子:竹子的好处是一个疏字,太阳照进竹林里,真个是疏疏斜阳疏疏竹,千竿万竿皆是人世的悠远。我会意一笑,因为懂得我的生活里也有这样一片竹林,疏疏朗朗地陪着我从新嫁娘到中年妇。 枯塘,老屋,小村落婆家。几十户人家,像神仙随手撒下的...

    周芳 发表于 2016-01-02
  • 垂钓

    眼前的水域浅了,裸露出半是泥泞半是干涸的湖滩,凌乱着一些物件,诸如黯黑色的石块,灰暗的贝壳,几根枯枝和缠绕其上的碎布条、几个废弃的饮料瓶、几条死去的鱼等等。这些物象或躺在泥土上,或插在泥土中,先前都被水浸没着,为人所不知,待到水的隐退,就...

    光其军 发表于 2016-01-02
  • 花落的声音

    不同的季节里,每一种花都有着不同的风情,无论是春花、夏荷、秋菊,冬梅都有着别样的美丽。 寒冷的冬日里,那盆灼灼盛开的蝴蝶兰,给家里增添了浓浓的春意。 蝴蝶兰不同于其他的花,根部的叶子粗壮厚重,细细的茎托起一串串美丽的花,三片花瓣交错着,两片...

    淡月清风 发表于 2016-01-02
  • 静守时光 以待流年

    打开心灵的窗,静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我的世界一片清新。用一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来生活,便会觉得简单的生活最美。 时光交替,寒暑轮回,在生命的旅途中停停走走,有细水长流的相伴,有不期而遇的惊喜,有痛彻心扉的感悟。总有一些人,相伴走过一...

    淡月清风 发表于 2016-01-02
  • 冬至温情

    冬至,一个寒冬里的节气,一个给我温情,给我甜蜜,引我遐思的节气。啊,冬至,我儿时的美好欢愉哟! 记忆里,每到冬至节气,北方的农村便进入天寒地冻的季节,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开始懒散下来。那时乡下的文化生活贫乏,除了每天听小广播,就是隔很长时间看场...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28
  • 河边人家

    沿着河岸往下走,草越来越丰茂。从起初的刚没过脚脖子,直到郁郁葱葱的漫上小腿,青莹的绿盈满人的眼,朝起的阳光照在河面上,亮闪闪地泛着一波儿一波儿的粼光。 转过一个弯,河水放缓了脚步,水面开阔了许多。三五只、七八只、十来只鸭子挤出青蒲的绿帐,打...

    桑干河 发表于 2015-12-28
  • 老井

    在距离我家乡十里的山涧里有一口井,家乡的人们叫它老井。 老井的历史很长,至于它的起源就连村里最老的二爷也说不清楚。我的家乡在榆中北山,旱甲闻名,加上地表没有径流,于是,老井便成了村里旱年唯一的水源,自我记事起就明白,老井与村民的生活连接的很...

    高国宴 发表于 2015-12-28
  • 豆腐飘香

    在乡下,你在家中闲坐,或者扛着农具从田里归来,会听到巷子里传来敲梆子的声音,那是小贩用三轮车或者自行车驮着一板豆腐在叫卖。小贩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儿,不停地敲击固定在车把上的梆子,悦耳的声音就在村子里飘绕,让你禁不住从家里盛一碗黄豆,出门来换...

    赵明宇 发表于 2015-12-25
  • 红薯窖,别样香甜梦中回

    下班后经过街角的小摊,一阵烤红薯的清香扑鼻而来,不禁又想起,在老家,又该是窖藏红薯的时节了吧。 老家在保康大山里,红薯是常见的杂粮。通常,种下油菜,播完小麦,母亲就开始挖红薯,一筐又一筐的红薯被扛回来堆放在屋檐下,择去藤藤蔓蔓,晒掉泥土,个...

    王俊楚 发表于 2015-12-25
  • 小河湾

    有黑黢黢的淤泥,腥气透鼻。有细碎如絮语的小风,裹着暮色。我们这些贪耍的小孩子,如此晚都不回家,害得家里大人们撕开嗓子四处喊贼似的:娃儿,回家口来 权当没听见,我们没被长辈的权威破坏了尽兴贪耍的心情,只顾了往夜色深处钻那条河,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张全友 发表于 2015-12-25
  • 又到腊肉飘香时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腊肉飘香的季节。以往这个季节,老伴都会提前准备好过年的腊肉。今年也不离外,刚进腊月,老伴就着手准备腌制腊肉了。腊肉有个发酵过程,如同精心酿造等待发酵的美酒,需要时间来成全,在阳光和空气的关照下,一些有益菌继续生长,...

    孙辉 发表于 2015-12-24
  • 早春

    立春以后,阳光的颜色明显起了变化。在清晨,是橙黄色,斜插进窗口,让人迷蒙--双眼微闭,有成千上万颗大橙子在跳舞,真是不忍长睡,快快爬起,把花啊草啊全部搬去阳台;午后的阳光,白晃晃的,如水银泻地,有金属的质感,沉甸甸的,让人磕睡,还晃眼。到了...

    钱红莉 发表于 2015-12-24
  • 记忆的守望者

    人是感情的动物,很多东西,仿若风干的花瓣,轻轻放在在内心里,期待可以永久保留。然后,总有那么一刻的时光,不管是以前飞逝的时光,还是以后渐进的岁月,都会被我们用来想念和回忆。 记忆,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底蕴有多深,宽度有多广。...

    折曲不屈 发表于 2015-12-22
  • 温情“冬至”

    冬至,一个寒冬里的节气,一个给我温情,给我甜蜜,引我遐思的节气。啊,冬至,我儿时的美好欢愉哟! 记忆里,每到冬至节气,北方的农村便进入天寒地冻的季节,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开始懒散下来。那时乡下的文化生活贫乏,除了每天听小广播,就是隔很长时间看场...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22
  • 秋雨滴窗棂

    萧瑟的秋季,偶尔下起的小雨。那不忍离去的秋儿,缠绵不已的雨儿,是否同样也在勾勒着这没完没了的景儿,弹奏着这秋雨滴窗棂的调儿。 脚步没有目地的徘徊在大街上,那往日的秋日时光,是否就像这脚步一样,挪了又挪,走了又走,不想离去,也不忍离去。 那不...

    王福光 发表于 2015-12-21
  • 秋霜浓芦花白

    秋深,叶落,霜寒,归雁齐鸣。蓦然想起,家乡的芦花又开了,沟渠河岸边那些随风飘逸的芦花犹如系着崭新头巾的少女,风姿绰约,让人耳边响起上古的诗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家乡人们通俗地称芦花为毛樱花,有时直接简称为毛花,给人一...

    李肖容 发表于 2015-12-20
  • 冬日拾柴的岁月

    每到冬天,我总会想起冬天进山拾柴的岁月,一种淡淡的乡愁便油然而生。 记得我七八岁时,每到冬季,看母亲就和姐姐天不亮就喝上两碗热腾腾的鸡蛋疙瘩汤,进山拾柴。我特眼馋上山前喝的那一碗卧有鸡蛋的疙瘩汤,便央求母亲也带我上山,母亲想了想答应了,说:...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20
  • 雨天

    清晨,窗外漆黑一片,百物莫辨,典型的冬雨天。 雨是喜人的,即使有时忍不住恶狠狠地咒骂一句我恨下雨!,重音落在恨字上,与大自然不共戴天的情绪宣泄得淋漓尽致。也就到此为止,真要咒它天诛地灭,却是千万个不愿意。对雨是又恨又爱的纠结,因爱生恨,恨其...

    因月想好友 发表于 2015-12-17
  • 莫道岁如箭

    往年到了年底,总要回头看一眼过去,就像爬上一个高处,对着远方有模有样地做一番感慨。今年有些不同,我非但没了这种心思,就连年底这样重要的日子摆在眼前,也还是无意间发现的。 记得有篇文字,是关于年份的,我在里面写,我喜欢2015这样的年份,因它一五...

    枫林主人 发表于 2015-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