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古驿老树

    我在记忆中努力寻找着来凤驿的影子。 来凤驿宽阔的正街、悠长的东街、跌荡起伏的小桥街,以及璧南河沿岸的吊脚楼、街上的青石板、散架房、木板门、青瓦白墙,还有那一串名字比如河坝街、牛市坝、猪市坝、黄家花园,在我儿时的书包里装着,掌心里握着,炊烟里...

    石子 发表于 2015-12-17
  • 漫步芙蓉湖

    久雨的青阳,到了月尾,总算给人一点念想,上午还在淅淅沥沥地下雨,到了中午,却嘎然而止。吃过中饭,正想走出斗室,到外面转转,没有想到,却接到一个电话。 号码是陌生的,我却毫不犹豫地接听了。声音有些耳熟,但却不知道是谁,等到他自我介绍,我才知道...

    章小兵 发表于 2015-12-16
  • 漂浮的光

    一 指针落在午夜和凌晨的结合处,被一束光照亮。 这些光是从树根开始的,它高过树的年轮,停留在一个夏天的窗外。知了是这个季节里的常客,藏身于宽大的叶间,叫得人心猿意马。我翻了个身,看见明晃晃的光铺满整个房间,蛋清一样的气息弥漫在周围。一些气泡...

    王光龙 发表于 2015-12-16
  • 乡下读画

    行走在邹鲁大地上,你不难发现,一卷又一卷的壁画,像画廊一样,站立在街道的两侧。 每一个街道,每一个壁画,都在讲诉一个又一个古老的传奇故事,铁杵成真,孔融让梨凿壁偷光一个又一个优秀传统文化故事,彰显着鲜活的历史人物,新鲜的故事,在当今的新农村...

    屈绍龙 发表于 2015-12-15
  • 竹色芙蓉镜里香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长江中下游每年梅子成熟的时候还有一个多月阴雨连绵的季节,在梅天,有时你又分不清楚是晴天还是雨天。只有池塘里的芙蓉才识得季节,在这个温暖而雨量充沛的季节里,芙蓉长得茂盛,开得艳丽。 梅里的芙蓉不比在春天里嫩滑,尖尖地刚出水面...

    谌文 发表于 2015-12-12
  • 冬天的树

    冬日里,树是一道别致的风景。那些杨树、栾树、法桐、梧桐、银杏、水杉、小叶槐等,抖落青翠葱茏与缤纷繁华,裸露着健壮刚劲的骨骼,展开一树苍老干练遒劲的手臂,犹如一幅幅细致的素描,嵌在天际,倚在路旁,神情坦然又仿佛历尽沧桑,让人充满激情与力量。...

    翟红果 发表于 2015-12-11
  • 飘雪的眷念

    让我永难忘怀的一场雪,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那年冬天我刚从部队回来,等着安排工作。有一夜大雪封门,天亮时雪小了。部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一大早便起床扫雪。刚打开大门,就见新处不久的对象牵一辆自行车一路歪斜地走来,红色的围巾上,是一层洁白的...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11
  • 又闻水笑声

    谷雨前夕,天空飘着微雨,我突然想回老家去。 路旁的樱桃红了,河边的槐花开了,树上的香椿发了嫩芽儿,到处弥漫着浓浓的春意。车里不停地播放着一首歌《停转的木马》:我好想你现在回家,就这样抱着一言不发。尝过那些酸甜苦涩,会拥有属于我们的童话?可你...

    赵攀强 发表于 2015-12-11
  • 回故乡,寻找童年的记忆

    记忆中,故乡的秋天总是秋高气爽,异常干燥,忙碌的丰收季节,也是我们儿童最快乐的时光。离开故乡十余年,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一直在异乡不停地游走,关于故乡和故乡的秋天,只有在梦里和回忆里出现。 从班车上下来,父亲已经在公路边等了很久,他瘦弱的身躯...

    吴庆钧 发表于 2015-12-11
  • 怀念我的“小脚”姥姥

    姥姥不识字,但姥姥却有一套实际而现实的理论。 姥姥早年守寡,是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小脚老太太,但就是靠她那副瘦小的身板,养活了母亲及舅舅五个孩子。 俺家兄弟姊妹五个,家里缺少劳力,姐姐仅读过一年小学便辍学劳动。姐姐里里外外都是把好手,上山砍柴...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11
  • 一块飞地

    有个地方我从未遇见,却一直是心中的念想,不知风光可好,却在我的想象中美丽动容。很久以前它在四川的版图上,是四川养在深闺的奇妙女子,而今成了云南的媳妇,它与婆家隔江相望,反而与娘家相邻而居,往来频繁。 它很小,它不富甲一方,更不名垂青史,它只...

    疏影美钰 发表于 2015-12-09
  • 入冬的雪

    小雪节令的第二天,天空突然变的压抑起来。密密麻麻的云团错综复杂的堆积在一起,遮住整个初冬的上空,找不到一点关于阳光的影子。呼啸而过的西北风,像一把利剑一样插进了冬天的心脏,整个北方,掀起了阵阵地寒意和冬天的味道。 隔着窗户的风飕飕作响,落了...

    漠风 发表于 2015-12-09
  • 徜徉在冬天的思绪

    冬天的黎明,有着成群的鸟儿在不断鸣唱着歌儿,在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地飞过天空。而在那远山里,有风儿将山路也被吹成了弯弯,被晨雾飘渺着一路的秀丽或者清新。然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却偷偷从云霞旁探头出来,像小孩做出调皮的鬼脸。在老农的身影里,太...

    东江娃 发表于 2015-12-09
  • 摇醒一朵花

    春天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不变的主题是栽洋芋,用锄头在大地上画下一弯弯笔直的沟,让希望的种子深埋进去。洋芋的营养除了大地的精华外,还有牛屎。那头早晚陪我的七岁老黄牛,绳子有点骚味,就连它吃过的草都带着那一股味道。春天里,它吃下去的不仅是草,还...

    胡伟平 发表于 2015-12-06
  • 捕虾杂记

    老家的一位朋友送我一些河虾,个个壳薄透明,色泽青亮,劲头十足,一看就是来自我们老家清水塘的野生品种。 我顿时来了精神,少年时光不住地在眼前闪现。这么多年常见到有人钓鱼,却未听人说捕虾。老实说,捕虾比钓鱼有趣!这门活计我孩提时亲历过,所以一想...

    胡静芝 发表于 2015-12-04
  • 小圩

    我的故乡座落在美丽的乌渡湖畔,在卫星地图上,那个位置标示的是花园咀三个字,我作证,这是正确的。花园咀,她像一个突前的花园,伸到湖边。 每天去上学,擦着乌渡湖边,我们走的是村前的路,熟知的物象是洪埠大坝、汪家冲、郭家来龙岗后来到外地上学,或者...

    丁贤玉 发表于 2015-12-04
  • 南瓜情

    每年夏天,我家的小院里,都会长满纤长的南瓜蔓儿,它们爬墙越檐,惬意延伸,把不大的小院子妆点得蓊蓊郁郁。夏天,一片翠绿欲滴,秋天,满眼秋实金黄。南瓜也就成了我们家餐桌上常见的食物,我也的确爱吃,且百吃不厌。 有关南瓜的故事和对南瓜的情愫,像柔...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2-04
  • 雪夜读画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一夜之间,整个乡村就被白茫茫的布幔笼罩。 单位放假,闲赋在家,一股无奈和无聊的情绪,在心头涌动翻滚,打开手机微信,浏览菏泽好友鲍增莎的工笔画,给我无限的精神慰藉。 不知不觉,我被她的工笔画所吸引,所折服,所感动。一个年纪...

    屈绍龙 发表于 2015-12-04
  • 矿山秋色之美

    大雁踏上了回归的旅程,中秋的风已吹皱平滑的水面,夏天已收起了她美丽的彩衣,秋色迫不及待地开始点缀江山读着征文的通知,站在3楼的窗户向外望去,绿色的大山已开始泛黄,阵阵香味扑鼻而来这是山上野菊花的香味,这是山上八月炸的香味是的,是的,金风送爽...

    顺势而为 发表于 2015-12-04
  • 老屋·野橘

    村东,朝东那两间半瓦房,大大的院子,小池塘,野橘树关于老屋的记忆,是伴随年少的时光永不会褪色的记忆。 读家谱知道,我们家这老屋,为曾祖父所置办。曾祖父的父亲,青年时只身一人流落村里,做财主家佃户。后财主及村人见他老实肯做,准许他在村庄角落建...

    琴声何来 发表于 2015-12-02
  • 天涯路遥远,海角情绵绵

    伫倚窗前,遥望被雪染白的世界,是如此开阔如此广袤。薄凉的空气,转进肺里,感觉呼吸如此顺畅,一种少有的舒适感,贪婪的享受这份舒适。倚窗听雪,赏一场冬雪在心灵深处旖旎成画。时间的底片,清晰印着你的影子;岁月的镜头,定格于古老的渡口,于落雪的天...

    梦回_丁香 发表于 2015-12-02
  • 下雪的日子

    还记得小时候那个早晨,还未出被窝,就被父母亲吵醒,侧耳细听发觉是扫雪的声音!连忙隔窗大叫:妈,先别扫、先别扫,好看呢!母亲说:这么深的雪,不扫哪行呢,等雪化了,那可是一院子的积水。要看雪,去村边看去,南岗那儿好看得很呢。 不大的村庄被几座山...

    何青春 发表于 2015-12-02
  • 村庄的石头

    石头是村庄最静美的写意。 石头是山谷开出的花朵,掬着千古的表情,涂着永恒的苍白。 站在村庄的任何一个地方,你永远都无法忽视一块石头。不论你看与不看,石头都不会走出你的视线,石头会一直铺陈在你面前,排列着,凌乱着,阻挡着,沉默着。你根本无法拒...

    刘锦佃 发表于 2015-12-02
  • 君子兰:相期以豹变

    我喜欢草木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无论是味道浓郁,还是清清淡淡,我都喜欢。无论是在山林、野地,还是在城市的公园、林荫道,我愿意去认识她们,亲近她们,爱护她们。 因为自己的名字里有个兰字,爱屋及乌,对于兰系列的花草都感到亲切,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爱恋,...

    雨兰 发表于 2015-12-02
  • 老屋,褪不去的时光

    老庄子被拆掉了,是好多年前的春天。那个时候,我在异乡求学,父亲写信说,最寡欢是爷爷,他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疼惜。后来,父亲又说,新庄子盖好了,所有人都搬进敞亮的新瓦房了,可爷爷还是一趟趟地往老庄子跑。我终于知道,那些说不清楚的留恋和疼惜,已...

    张静 发表于 2015-12-01
  • 雪夜

    雪又在静静地飘落,四下里都静了,狗不叫,人不语,风不响,只有雪在轻轻地飘。偶尔一个夜行人,也是瑟缩地走过街巷。这时的夜行人大多是孤独的,多是为了生计奔波到深夜。不像天暖和时的夜,多有闲人自在地和几个朋友去逛街、喝酒 由于雪下得紧,夜便显得密...

    陈小庆 发表于 2015-11-30
  • 独爱腊梅浅浅黄

    独爱腊梅浅浅黄,疏疏落落不张扬。寒冬腊月,飞雪迎春,又到了腊梅盛开的时节。一树一树的腊梅在风雪之中绽蕾吐艳,凌寒怒放,像燃烧的生命,热烈而激扬,把凛冽的寒冬晕染得冷香幽幽,给萧瑟的冰雪世界带来一股温馨和活力。 老家的庭院里,有两株颀长而挺拔...

    钟芳 发表于 2015-11-30
  • 奶奶的南瓜情

    每年夏天,我家的小院里,都会长满纤长的南瓜蔓儿,它们爬墙越檐,惬意延伸,把不大的小院子妆点得蓊蓊郁郁。夏天,一片翠绿欲滴,秋天,满眼秋实金黄。南瓜也就成了我们家餐桌上常见的食物,我也的确爱吃,且百吃不厌。 有关南瓜的故事和对南瓜的情愫,像柔...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30
  • 落叶的精神

    人们喜爱春天的鲜花,因为它是美好环境的点缀者,是繁荣的象征;人们喜欢夏天的绿树,因为它是大自然的华服,是生命的颂歌。鲜花、绿树,它们欣欣向荣、生机盎然,让世间充满温馨和希望。而秋天的落叶却很少为人喜爱,人们总习惯把它作为衰老乃至死亡的象征...

    何处放 发表于 2015-11-28
  • 雪濛濛的日子

    立冬前后,天色总是阴沉沉的,阴了好些天,下了一场淅淅沥沥软绵的细雨,这可是2015年最后一场雨。随着冷空气的袭击,雨水摇身一变,懒散零星的雪花竟飘飘洒洒由天而降。雪蒙蒙的日子,让人浮想联翩,感觉命运在大自然面前奇异的变化。 连着几天的降雪,窗外...

    雪梅丛中笑 发表于 2015-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