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云中谁寄锦书来

    卷帘,惊冰封,刺青垂髫斑驳眉宇。清淡的香味,浓化,蝉翼烟岚缕缕,于光阴缝隙绕缠。撩起遮挡眸子的游丝,一朵朵浮云,舒展碧天雪野。净澈的辽阔,横穿山,洞穿水,天涯咫尺,花飞花卷,如云的行踪,流转在眼底的画里。有个熟悉身影,芜儿盈盈回眸,笑魇定...

    花间訶子 发表于 2015-11-28
  • 雨中情

    又到了一年中最深远的季节。一阵寒风,掠过长长的街道,冬雨无声飘洒,街灯疏影迷离,路上车流如织,行人少,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 冬雨,细细的、柔柔的、凉凉的,城市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冬天昼短夜长,雨更加重了这层湿气和幽暗,我手里拎着一袋芋头...

    廉彩红 发表于 2015-11-24
  • 素心如雪

    素是一种颜色,不沾染红尘,不招惹是非,是心灵的底,岁月的宗。素颜不好看,但真实;素菜补心,修养性格;素服是白,是孝,不染任何纤尘。 世上万事万物都喜欢伪装,少了一丝素雅,多了几分妖娆。 种了许多花,但总会凋零,有一日突然发现,自己最喜欢的竟...

    古保祥 发表于 2015-11-24
  • 米香

    世间有很多种香气,诱惑人不由自主地向它靠近,人的心与灵在贴近自己所倾心的气息时,大概是人活着的滋味里最惬意的了。我所知的诱惑人的香气,列出不过这几种:植物花草的芳香、时间的香气、龙涎香、灵魂的香气、麦芽的香、女人肉体的香气、药香等。而我只...

    郑海英 发表于 2015-11-24
  • 围墙边的洛神花

    大凡走近围墙的人,望着这一簇簇不知名字的花,都会诧异。我在一楼临窗看书,就常常听到路过的人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花。 它,名为洛神花,无需侍弄。只要你把种子种下,培上土,浇水、松土都省了。即使是连续的干旱雨涝也丝毫改变不了它茁壮成长的规律。 洛...

    刘伦香 发表于 2015-11-24
  • 在茶里慢了时光

    我对茶的认知,停留在初识,这并不妨碍我已有些着迷。10月在成都度假期间,梅邀我去品茶,在幽暗的光影里,将我有些晦暗不明的钟爱带到一个明朗的天地里。 灯影绰绰里,竹勾勒出一种格调,所有的器物以及流动的情感都在里边。静默的陶罐、茶器,应和洁白的百...

    鲁焰 发表于 2015-11-24
  • 吾家有葵初长成

    前一段时间整理花盆,意外发现一粒葵花籽,外壳已经裂开,露出了白嫩的瓜子。呵呵呵,它怎么会在花盆里呢?一定是它从嘴边蹦出来的,绝对是一粒调皮的瓜子! 住的地方没有条件,但我还是向往大自然。所以我只能在花盆里侍弄一些花花草草,养养眼,开开心。最...

    王军英 发表于 2015-11-24
  • 时光也是一场雪

    那时,冬天还像冬天,小雪比我还听话,踩着节气的脚印,亦步亦趋。 在那骚动的年龄,不懂欣赏雪的静美,只顾和伙伴嬉闹,把一场雪弄得硝烟滚滚。玩得废寝忘食,母亲的话自然成了耳旁风,任她喊破嗓子,我仍心无旁骛。每次,我都被母亲提着耳朵赶回家,还壮志...

    葛亚夫 发表于 2015-11-24
  • 爱才是主角

    朋友晓风夫妻请吃饭,特意嘱咐我要带家属,于是我和老公一同赴约。四个人,两对夫妻,彼此都熟悉,所以酒过三巡,话匣子就打开了。家庭聚会,话题多以家长里短为主,也是女人最热衷和擅长的,在我们两个女人的带动下,聊得不亦乐乎。 晓风和我同龄,认识有二...

    青衫 发表于 2015-11-24
  • 读书即是净土

    爱上一座城总有些原因的。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一个人,爱上了城里的这个人,这座城也跟着沾了光,所有的都美好起来。爱情终究是飘渺短暂的,原本的美好也许会变成一把把伤人的利刃,逼着你逃离。年轻的时候多多少少都经历过这般的傻事。 后来,身心俱疲...

    耿艳菊 发表于 2015-11-24
  • 不管世界如何,像猪一样快活

    虽然下着雨,虽然雨已经淅淅沥沥下了一天多,仍然风雨无阻地回家,因为想吃水饺了。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还苟且地活着,我想我唯一喜欢的食物就是饺子了。这点随我爹,什么馅儿无所谓,只要是热腾腾腾的饺子就爱吃,还得是刚出锅的,饺子有一丁点透水,热得烫...

    轻舞飞扬 发表于 2015-11-24
  • 月光明媚的夜晚

    熄灯欲眠,有月光从窗户投射进来,带着山村秋夜的凉意和故乡黑夜的静谧,轻盈地洒在床头。经不住诱惑,遂披衣而起,来到院中赏月。一抬头,见得那月,便醉了那是怎样的月色呢?清冷?皎洁?明净?许多的词眼在心口徘徊,却总觉得不能够准确表达那一刻的月传...

    李彦荣 发表于 2015-11-24
  • 想念一场雪

    我的老家在大山里,是一个明丽小山村。村子背倚大山,一条由百泉汇成的流溪,绕村而过,经年流淌。大山里四季轮回,草木更新,虽然四季景色各不相同,但我唯独对山里冬天情有独钟,对山中飘雪依依眷念。 少年的记忆中,只要第一场雪造访大山,小村便真正进入...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24
  • 冬夜

    老北风搓着冷雨的缠绵,雪又将这份缠绵凝固。在那凝固的滑板上均匀地、一层又一层地铺上六角花瓣,我坐在火钵前,伸长瘦弱的手,手掌罩在火苗上,背脊依然象遭泼凉水一样难受。毕竟穿得太单薄了,我不能钻被子,我还得等父母亲回家。我听着门外簌簌雪落的声...

    青鸟ldy 发表于 2015-11-22
  • 土地挽歌

    1. 端午节回家,母亲说:去锄一锄地吧,棉花要荒了。我长久对着书本,是该舒展一下筋骨了,再者几年未下地,着实对农耕生活念得慌,便欣然答应。 推开杂物室的木门,一股淡薄的尘土气味扑过来。阳光从窗子穿过,沿路和岁月的碎屑打着照面,我迟疑几秒还是跳...

    杜永利 发表于 2015-11-22
  • 春之韵

    一惜春 悠悠寂静里,看着窗外,红落飘零,演绎着蝴蝶的期待。轻轻摇曳的,是朦胧的梦,尘缘袅袅,刻写着清瘦的字。走进那怒放的红,一点点,走进妖艳的季节,融合着千古的尘世,袅袅尘缘蝶幽怨。 风里,来去盘旋的,是粉刷的蝶。枕边停留的,是莺歌燕舞,桃...

    夏明瑞 发表于 2015-11-22
  • 故乡的雪

    这几天,天气愈发冷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将有一场大雪。看着窗外暮色越来越浓,忽然想起万里之外,瑞雪纷飞的故乡,以及故乡的欢笑,故乡的温暖,故乡的一切,这切切的思念,让我瞬间,热泪盈眶,故乡的仿佛就在眼前,伸手可以触摸。 出门久了,漂泊到许多...

    红精灵 发表于 2015-11-22
  • 那口老井

    记得小时候,我很醒睡,人也勤快,清晨,院子里一有响动,那一定是睡不住的爷爷要去担水了。我便猴急地穿上衣服, 小尾巴似地跟了去,因为我喜欢那担水路上的风景。 爷爷几乎是每天第一个伴着清脆悦耳的鸟鸣声早起担水的人。在农村,清晨的空气都是湿漉漉的...

    王殿君 发表于 2015-11-18
  • 打墼子

    土坯房,作为家乡的最后一道古老风景,正在渐渐从人们眼前消失,作为建土坯房主角的墼子,也就自然如影随形般黯然退...

    王琪 发表于 2015-11-18
  • 母亲的“励志鱼”

    母亲好鱼,尤其钟爱白鳞鱼。每回节假日的餐桌上,白鳞鱼这道菜更是必不可少。我懂事后,母亲才给我讲为啥对白鳞鱼情有独钟。 上世纪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还在温饱线以下,过年吃上鱼已经算是奢侈的了,像名贵的白鳞鱼那是可望而不可即。当时,村里只有张大爷...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18
  • 嗣子之身

    有一年春节,族中收到千里之外的信息,我的一位远房长辈去世了,盼望族中亲眷去送他最后一程。族中的长辈们商量了一夜,最终决定不去了。辈分最高的长辈说,既然过继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儿子,我们再去于理不合。 那一夜,我的眼前老是浮现这个许多年前被扫...

    刘星元 发表于 2015-11-18
  • 父亲的糖果

    我家居住的小镇不大,很早以前,镇上一个年轻人写剧本的时候就用过一句夸张的话:一跤跌倒,两头出来,只是夸张得有点格列佛到了小人国的味道了。 小镇的主街就是一条街,沿着澧水蜿蜒,乡亲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那么些人,谁家的事情别人都有一本清光账...

    山静入柏 发表于 2015-11-16
  • 雨的味道

    雨,已经淅淅沥沥地落了两三天。 空气中少了第一天在雨的冲洗下清爽的感觉,代替的是黏腻与浓重压抑的不适。 在不被允许的规则中,浑身湿漉漉,皱巴地拧在一个无人的阴湿角落,浑身散发着潮气与一种异样的难闻气味。上一次的皮肤还未干,又被重新握起,漫不...

    盛晨曦 发表于 2015-11-16
  • 秋的喜悦

    随着年岁渐长,越来越喜欢秋天的况味淡定、从容、澄明、清澈,许是这一切正好与中年的内心契合的缘故吧。 秋天的云,高高的悬挂在天际,随便仰望,总有一处触动心弦,或是它的样子,或是它的颜色,会叫你想起一些儿时曾亲近的事物憨态可掬的牛羊,一望无际的...

    杜会琴 发表于 2015-11-16
  • 看香山红叶

    深秋时节,几个好友约我到香山欣赏红叶,放牧心情听后是既兴奋又心存感动。 香山位于铜川耀州区柳林乡姚峪村,由三座依次排列、东西相连的石峰组成,形状犹如一座笔架,故又名三石山。香山风景秀丽,佛教文化丰富,这里是妙善公主归隐修行,并最终在此应化为...

    何处放 发表于 2015-11-16
  • 桂花飘香时

    又到了桂花盛开的季节,漫步在桂花树下,远远就飘来扑鼻的幽香。 最早对桂花的认知都是通过阅读一些文章,或是在古人的诗句中品赏过而已,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桂花长啥样,至于桂花散发出的香味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香,以前也是没有真正闻到过的,更不知道那...

    MC周默 发表于 2015-11-16
  • 大园苗寨古乡情

    在乡情的捡拾中,总少不了家门前的小溪小河,它们像注入大脑中的苏醒剂,正一点点地复苏来自母体大地故乡的记忆。 苗寨大园的门前,也有一条小溪流,清清浅浅的水,正清脆地朝下游奔去。鹅卵石伴着细碎的沙在水底晃晃荡荡,水草在沙中探出半个绿意盎然的身子...

    海燕 发表于 2015-11-16
  • 一怀明月

    一怀明月让我油然想起迟子建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开篇里写的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这是一个有着极为悠远叹息之气的句子,若有若无地笼罩在整本书中。雨雪长在,人不长在,谁看老了谁?老的是人,不变的是天地。但经过她这么一写,仿佛这个人...

    霜扣儿 发表于 2015-11-16
  • 柿子熟了的时候

    秋渐渐深了,满树的柿子又熟成了黄色的小灯笼,这时,我总会想起爷爷,想起乡下老家门前的两棵柿子树。 从我记事起,那两棵柿子树就站在老宅的门口,经风经雨,发枝展叶。夏天,满树的叶子蓊蓊郁郁,遮住一块好美的荫凉;秋天,黄色的柿子挂满枝头,映出秋的...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14
  • 茅荆坝之美

    深秋时节,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茅荆坝,流连于山山岭岭之间,品味茅荆坝之美。 一场中雨后的茅荆坝,天高云淡,山上的树木在沐浴一场期待许久的甘霖后,树树皆秋色中弥漫着一股股的清新自然之气,行于树木间,嗅着草木的呼吸,顿时神清气爽。一行人沿着台阶,...

    路军 发表于 2015-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