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优美散文

不用担心找不到优美的散文,本栏目的优美散文还在不断增加,期待您的作品。
同时还有散文随笔抒情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等栏目,欢迎欣赏。

  • 碗底的虔诚

    尽管当今粮食丰裕,但每回吃饭,碗底的饭粒依然是吃的不剩一粒,不敢有丝毫的浪费。这种对粮食的敬畏,缘于那个特殊的年代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后期,虽然没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但在那大集体的年月,粮食依然紧张。我们姊妹五个几乎是紧挨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吃饭...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14
  • 麦子的深处是故乡

    小满刚过的第二天,母亲就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她打算过两天回趟老家。我知道母亲心里在惦记什么。家里现在还种着一亩多地的麦子,而再过几天,就该到了麦收时节。对于自己亲手播撒的种子,母亲有理由惦记和牵挂。 住在我这里大半年的时间里,每天早上,母亲都...

    姚望 发表于 2015-11-14
  • 小区里的银杏树

    在我们小区,有很多银杏树。春天,银杏树跟其它树木一样,发芽长叶,慢慢地就郁郁葱葱了;夏天,银杏树也跟其它树木一样,树下阴翳一片,是人们乘凉的好去处。我常常自问,银杏树与其它树木相比,还有什么不同呢? 我上百度搜索。百度介绍说:银杏出现在几亿...

    青戈 发表于 2015-11-14
  • 记忆中的时光味道

    最近迷上了做菜。其实,这事算不得是迷上的,原本就爱吃,只是从未曾吃上做过功夫,却总想着有一天我要做出来。我总觉得做是一门有情怀的东西。这情怀也就听着高尚,这事的目地一点不高尚,只有标签,俗世的很,只为一种风采。 小时候,家乡中记忆比较深的是...

    天奇噢 发表于 2015-11-14
  • 一梦千年醉,刹那锁芳华

    愁,在谁的琴曲下柔成了一个千千心结?月落乌啼,那又是唱响了谁的风霜千年?当年一笑惹痴情,注定红尘里,要与在你纠纠缠缠中走过千年。今宵的我,无由得却饮醉在了前世的那一场晓风残月里。藕花深处,杨柳岸边,烟雨楼台依旧是沧海茫茫。 梦里,谁的玉笛悱...

    匆客 发表于 2015-11-12
  • 时光静止

    总会在一场淋漓的夜雨声中醒来又睡去,雨城的冬日,像暮年和归处。 日渐陈旧的楼房、街道身陷碧水青山而云遮雾绕。太阳一出,就被青衣江面的锯齿山峰割伤。天,终日落泪,用所有的湛蓝和明丽为太阳疗伤,一次次听风说起,青衣江是个胸襟宽广的女子。 接连数...

    南泽仁 发表于 2015-11-12
  • 向父母打小报告的人

    那天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张口就说:昨晚你几点睡觉的?不能总是熬夜,身体熬坏了。以后再半夜不睡,让我知道了,你小心点啊!母亲嗔怪道。我连声应着,一再保证,母亲才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在想,这个打小报告的人是谁呢?我熬夜的痕迹,无非是在网上暴露...

    胡运玲 发表于 2015-11-12
  • 立冬时节

    一场冷雨,一阵凉风,把秋天送走了,于是,一个新的节令便如约而至立冬了。 立冬了,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 清晨,轻柔的风儿开始带着寒意,炊烟的色彩也开始变浓。暖暖的炊烟是那么的惹人爱怜,袅袅的、直直的升起,映衬着苍茫的天空。忽有一阵轻风,烟柱被风...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12
  • 果木有毒

    【壹】 一开始,喜欢它诱人的气息。 树包围着我们。没有哪一棵树是不开花的,只是因为它们开花的先后顺序不同,加之我们更注意可以解决口腹之欲的果实,容易忽略它们罢了。 东边的山坡上,长着成片的杏树和毛桃树。仲春时节,站在村庄的一隅,或许是看飞机留...

    李新立 发表于 2015-11-12
  • 地铺情缘

    一群群大雁南飞去。天气愈来愈冷了。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我都不免会想起了我的童年,想起了家中的地铺。他是我心灵上永远抹之不去的记忆。 那个时候,农村太苦了,别说缺衣少食,就连睡觉的铺盖问题也是十分的困难。于是,在入冬之前,家家户户都打了地铺,...

    无敌丁老头 发表于 2015-11-12
  • 一帘痴情醉秋光

    江南十月小阳春,暖暖的秋风,从云岸拂入我与你两情脉脉相依的心头,放牧着惬意,之因我们的缠绵执拗,灿烂了一岭的秋浪。金霞云笼山间,叶飞入秋深处,叶铺千层,叠叠词意绾幽韵。粉岚深深菊满路,簇簇诗句泛光晕。旷野无人,蝶舞峰飞,几米花墙和云赁,分...

    君兰--杨公子 发表于 2015-11-12
  • 静守这份年华

    这样的日子挺好的,一切都是淡淡的,一切都是挺美丽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云卷云舒,让人感到日子的清幽。我想在时光里,我能静守这份年华,也是一种幸福。 题记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不知道从几岁开始,越来越守得住寂寞,越来越喜欢心中的这份寂静,...

    陌影疏涵 发表于 2015-11-10
  • 根里的记忆

    车,行驶在九码快速通道上,心情也一路随着路旁的风景开阔了起来。看着迷蒙的雾气,远方的树木朦胧美丽,田野因为迷雾更加的迷人了。 天生的喜好,总喜欢在出行时,观看一路的风景,脑子里亦总是在那些景色里出现幻觉。总在想,我生活在那一片田野,有一个美...

    罗旭初 发表于 2015-11-10
  • 爷爷的园子

    爷爷的园子在他的老屋前面,曾经一直是个菜园。爷爷是个农夫,一生与园地为伴。无论稻田,山间,还是屋前。小时候,我经常去或者经过爷爷的老屋。路过的时候,就看到园子里面有一支独绝的番茄,仿佛带着光芒。 我自然在爷爷的老屋里呆过很多时光。常常躺在那...

    應駕騰 发表于 2015-11-10
  • 胡同深处

    秋日清晨的阳光,投射在低矮的石墙上,淡紫色的牵牛花挂着水珠附在细长的枸杞枝条上怒放。浅红色的牵牛花,爬满胡同边的木栅栏,长长的枸杞枝条,探出头打量墙外的动静,绿豆粒大的浅红色小花左右交错地挂在枝条的两侧。寂静的胡同,瞬间演变成一幅美丽的画...

    屈绍龙 发表于 2015-11-10
  • 那年情呢?

    真不知道该谢些什么,却一定要写些什么。思来想去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似乎实在没什么好写的。平常日子哪有那么多感悟?若是为赋新诗强言愁,也太年轻了吧?原本今日又不打算写,在网上这逛那逛,发现了一个好像很值得谈论的话题,那就是爱情了。 我是一个...

    天奇噢 发表于 2015-11-10
  • 我那雪花飘飞的村庄

    又是腊月雪花飘。天空中这里那里不时炸响一两声二踢脚,空气中弥漫着炮药好闻的气味,更有从家家户户灶屋里飘出的馒头的麦香。 通往乡镇集市的柏油路上,赶集的人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有的街坊邻里相约结伴出发,电车坐不下,干脆开昌河。 那架势应了一...

    鹿鸣翠谷 发表于 2015-11-08
  • 静夜思

    故乡是我的永远的牵挂,因为那里有我的年迈的父母。喝醉了的时候,我从老屋那间接待我们弟兄的坑铺上昏昏醒来,看到父母老态龙钟,踽踽而行,又是端水又是拿手巾给我擦脸,我一下子象个委屈的婴孩,扑到父母怀里,嚎啕大哭。父母,您就看着您的半百儿子让他...

    诗河淇水 发表于 2015-11-08
  • 飘零的美

    过了霜降,还没有立冬,但冬天确乎已经降临了。 天气越来越凉,万物内敛,阳气下沉,天高云淡,山川也变得萧条、肃杀起来。 登山的路上,你会发现落叶越来越多。那些落叶在你的脚下不断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让人禁不住生出无比的惬意和无限的感慨。如果恰...

    木虫 发表于 2015-11-08
  • 化念的甘蔗:我何年何月何日才能把你熬成糖?

    一觉从梦中醒来,满脑子里都是甘蔗,所以,今天你要花点功夫来写写甘蔗,因为你身体里所有的甜,不但肉体里甘蔗里那些甜的比重差不多占了一半,就连记忆里也时不时的飘着些香与甜。在这里有种思维方式横在那里,从梢到根的距离越来越甜,越接近根越甜。如今...

    李运祥 发表于 2015-11-08
  • 漫步在晚秋的清晨

    漫步在暮秋的清晨,阴沉沉的天空压在不远处淡黄色的柳树上。风呼啦从耳边吹过,沟壑里的落叶躁动着于几声散落的鸟鸣里;零星散落的野草顽强而倔强地在季节深处从容淡定迎着冬的到来,那一点点绿让我这个路过的人无不赞叹它经过风霜后生命依然的顽强。 一辆火...

    桔乡诗雨 发表于 2015-11-06
  • 棉被情

    渐近初冬,乡下的老母亲打来电话,说给我们套了一床加宽的新棉被,让我抽空去...

    魏益君 发表于 2015-11-06
  • 谁的村庄

    谁的村庄? 站在村庄的边上,我突然这样问自己。我竟然把自己问得莫名其妙,一时间,眼前的村庄变得陌生而遥远,似眼前的暮霭,幻化着,迷离着。 那时我正站在水井旁的一道槐木栅栏跟前,栅栏里面是正在包心的大白菜。发伯挑着两桶水,踩着菜地边的土垄颤巍...

    刘锦佃 发表于 2015-11-06
  • 满架秋风扁豆花

    清明雨后,母亲开始侍弄菜园。她从堂屋的土墙上取下收有蔬菜种子的小布包,挑拣出大颗粒的扁豆。园子整出几个小菜畦分种些葱蒜、辣椒、茄子,母亲就在菜园的地头或边角上随便搭几根大树杈,用锄头在酥松的土里挖个小窝,丢下两三颗扁豆后再埋好。如此这般,...

    梁灵芝 发表于 2015-11-06
  • 深梦

    人在倦累之时,懒懒地爬上床去,便是一夜沉酣。那手脚仿佛不是自己的手脚,那眉目也不是自己的眉目,一切都随意摊开而无力收回似的,尽然地放任不管了。至于门窗外面,是否风打落花,月出迷云,根本不闻不见,就是自己做了什么梦,也只是梦里知道,待等到明...

    枫林主人 发表于 2015-11-04
  • 山菊花

    夜里做梦,梦见山菊花了。少年时的感觉一下子汹涌在心头,深秋的情状突然回到眼前。我是想家了,想我的山菊花! 山菊花是山里常见花,有野生的各色野菊花,也泛指山里的菊花,山里的菊花就包括开放在院子和堎头上、院墙顶上的家菊花。这些汲取了天地营养的野...

    陈晔 发表于 2015-11-02
  • 村口的大桑树

    每当我回老家,总会与它相遇,日子久了,它就像是我这个孤舟漂泊归来时指路的灯塔。它年复一年的在村口站岗,没有挪动过位置,也未曾换过岗位,更不会退休。只要我见到它守在那,我就知道,我回家了。中巴车在马路上行驶快到村口的时候,我便吆喝一声司机:...

    何漂 发表于 2015-11-02
  • 古槐情愫

    前一段时间新闻报道,济宁市古槐路有一棵古槐被雷电击倒。 我仔细地一看,那棵被雷电击倒的古槐树,粗壮而发黑的老枝干,悲凉地躺在地上,枝干中间有一个干枯的树洞,好像一位濒临死亡却不甘心离开的老人,孤独凄凉地仰望着天空,黑通通的树洞透着一股悲哀。...

    姜波 发表于 2015-11-02
  • 奶奶的豆瓣酱

    在我家餐桌上,总是会有一种别具风味的特色,就是奶奶的豌豆酱。奶奶的豌豆酱在我们老家是名扬一方的,有许多人来请教方法,却都已失败告终,也许,就像《舌尖上的中国》里头的每一道美食,都有着别人无法领会的奥秘吧。 豆瓣的种子是奶奶在前一年洒下的,每...

    严顺 发表于 2015-11-02
  • 南国的秋

    秋风是大地的叹息,拂落了几许黄叶。凉意随着地气顺着我的裤管而上。秋,潜藏于夏的金黄与茂盛中,它来了。 南方的秋是凉爽,是凉,是淡的,是充满生机的。现已霜降,气温表上的红柱霎时矮了不少。高大的落叶乔木的树叶渐转深绿,红色、黄色的落叶撒满林荫。...

    刘凯乐 发表于 2015-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