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枇杷点点黄

    以前没发现这特别的风景。那天从城里到我驻村扶贫的白土乡安堡村,无意间从车窗瞥出去,发现树丛中闪出一树一树的枇杷。金黄色的果子挂在树上,像星星一样眨着眼睛。车子在山岭盘旋,那些闪亮的星星就跟着我们一路奔跑。有的现身在农家的房前屋后,有的悄然...

    吴明泉 发表于 2020-07-02
  • 让微笑静静地绽放

    微笑,是心灵花朵,总在绽放的那一刻。阳光,便暖暖地溢满胸怀。 一个微笑,可以使你忘却许多烦恼,忘却心灵正在承受的煎熬。让你知道,生活芜杂,而我们可以简单,可以轻描淡写。也许。你微笑,并不代表你幸福,但那是一种从容,一种淡定,一种由自信与坚毅...

    张彩辉 发表于 2020-06-24
  • 故乡的剪纸画

    在故乡这一带,每逢过年和儿女结婚大喜,都要张贴大红的剪纸画,以寓示祥和喜庆。 每个村里都有几个心灵手巧的剪纸好手,被乡亲们昵称为剪花娘子。我们村最出色的剪纸好手,素肖嫂子擅长剪花草,喜花婶子擅长剪鸟兽,迎辫奶奶擅长剪人物。她们将一张大红纸裁...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6-20
  • 和阳光约个会

    冬日阳光不那么灼人、刺眼,而是温和的。阳光映在脸上,像母亲的手轻柔地抚摸你的面颊;阳光洒在身上,如慰藉万物的温床;阳光映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如冬姑娘眼中的秋波;阳光照在树叶上,如同输送养料的辛勤园...

    布衣 发表于 2020-06-16
  • 邂逅一片湖

    在我心中一直驻着一面湖,每当烦闷忧愁时,这面湖能让我的心绪变得平静,心境也会开阔许多。心底有湖,生活中自然离不开湖。在我工作不远的地方,就有一片湖,叫飞来湖。 每当漫步湖堤时,总能感受到水的温度。这温度不是来自湖水本身,而是鱼虾、水鸟、湖亭...

    刘刚 发表于 2020-06-13
  • 请进陋室的葛条

    村里的黑炭说,活着的都不多余。夏家湾的生活履历告诉我,一草一木的失落会让一片山野顿然荒芜。一场场大雨会淋湿我,淋醒我,阻挡我继续朝远方去。我回过头,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那片被我割过草的草坡,新发的草芽望着我,飘过草坡的白云望着我,从早到...

    牛旭斌 发表于 2020-06-05
  • 从有梦之年走向追梦之年

    妈妈,妈妈,今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好久都没去爬山了,我想去笔架山转转,你可以带我去吗?我保证不乱跑早晨坐公交车上班的时候,刚上车,就听见邻座的小女孩用略带嗲嗲的声音说道。脑袋一转,呀,真的儿童节了,掰着手指头算算,其实我已离儿童节越来越遥...

    江亲莲 发表于 2020-06-02
  • 花开的姿势

    从家到学校,有一条很长的国道要走,每个工作日,我都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一年四季交替变换,景色尽收眼底。即便这个季节,落叶萧瑟,一路相伴的还有偶然点缀其间的牵牛花,撑起一抹靓丽,粉嫩的,湖蓝的,天蓝的,莹莹地闪着绸缎般的光泽。 记得路旁那排杨...

    王玉珍 发表于 2020-05-29
  • 滋味

    很多年前,我吃过河里结的冰,是以吃冰棍的心情去掰来的,但冰并没有想象中的甜,甚至比平时喝的山泉还要寡淡。嘴皮子很快就被冰麻了,我便不甘心地回家,站到饭桌前,捏在手心里的冰水一滴一滴地滴在火塘边的柴灰里,一滴一个坑。父亲二话不说,就用他的筷...

    李云 发表于 2020-05-24
  • 鱼趣

    我的故乡,地里种麦,田里栽稻,年复一年,世代相传。田里常年有水,水里常年有鱼,不仅鱼多,虾、蟹、蛙、黄鳝、泥鳅、螺蛳、蚂蝗、水蛇等野生水生动物也不少,水田成了这些生灵的极乐世界。 稻田里的鱼,品种不是很多,以鲫鱼为主,鲤鱼次之,还有草鱼、乌...

    发表于 2020-05-21
  • 糯包谷

    夏天一到,糯包谷的香味从泥土中钻出来,从嫩绿的包谷叶子里挤出来,庄稼人装满背篓,生意人大声吆喝,美食者充盈味蕾。 今天中午回家吃饭,上午去土头掰的糯包谷,已经给你煮起了收到妈妈发来的微信,正在办公室忙得不亦乐乎的我,似乎嗅到从锅里飘出的香味...

    刘凤莲 发表于 2020-05-10
  • 撷拾一缕蛙声

    常常感喟于川端康成的一句话:听到雨蛙的鸣声,我心里忽地装满了月夜的景色。宁静的月夜,我的思绪总飘回长满青草、蓄满月光的故乡。那此起彼伏的蛙声总是乘着一股轻风,穿透我的心灵。 麦香弥漫的季节,故乡的池塘里、河滩上、田野间传来那轻音乐般的蛙鸣。...

    宫凤华 发表于 2020-05-09
  • 细节,是一面镜子

    1 前段时间,我家楼下单元门坏了,各种各样的牛皮癣广告便如无缝不钻的苍蝇般蜂拥而至。我常常为防盗门上被粘贴的乌七八糟、形色各异的广告贴而气恼,何止是广告贴啊,有人甚至用黑色或红色的印章类的东西把广告词横七竖八地印在家门两侧的白色墙壁上,严重...

    毛甫玫 发表于 2020-05-01
  • 春韭

    初春,气温乍暖还寒,最馋人的时令蔬菜莫过于韭。 我幼年居住的小镇以盛产蔬菜而闻名,家家户户都种植韭菜,多则上百亩,少至一两畦。每年的这个季节,新韭就要上市,田间扎起的韭菜大棚中,菜农们在里面乐此不疲地忙碌着。割韭菜是一项体力活,更是技术活,...

    谯徵 发表于 2020-04-29
  • 闲来无事读本书

    喜欢上读书,我是从读师范时开始的。 从中学到师范学校,学业负担一下减轻了许多,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而读书就是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 每天下午的课外时间,我都把自己扔进了学校图书馆,那里各种杂志,成了我的消遣读物。经过一段时间的阅读,发现自己慢...

    赵自力 发表于 2020-04-22
  • 爱的唠叨

    在城里稳下后,我把母亲从乡下接来同...

    蒋绍斌 发表于 2020-04-17
  • 山芋稀饭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山芋稀饭的印象很深。小时候,每天早晨醒来,便听见外屋灶台的大锅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那是母亲又起早在煮山芋稀饭了。煮稀饭是用劈柴烧火,将沤得腐朽的木条渐次填进灶台里,用铁钩来回拨拉以调整火候。待到铁锅中渐渐溢出山芋...

    顾正龙 发表于 2020-04-04
  • 原味豆腐脑

    晚上做了个甜美的梦,梦见早上起来喝到母亲亲手做的豆腐脑。一觉醒来,感觉嘴边还残留着淡淡的黄豆清香。我是多久没有体会这种感觉了! 回味着梦中的香甜,大清早跑到家对面的小菜市那里找豆腐脑喝。但菜市场上冲制的豆腐脑哪赶得上老家那石磨磨出来的味道呢...

    黄捷 发表于 2020-03-27
  • 锁在箱子里的童年

    老屋要翻修,帮母亲收拾杂物间,发现一个上了锁的小木箱。恍惚记得,小木箱是我年少时特别珍爱的东西。小木箱的钥匙早已不知去向,用钳子撬开小锁,轻轻掀开箱盖,一些似曾相识的物件便呈现在眼前。这些旧物件,好似一架时光穿越机,带着我飞回童年时光。 一...

    李群学 发表于 2020-03-23
  • 老木船

    家乡海边的沙滩上,搁浅着一艘退休的老木船,船的底板大部分已经破烂,船身上一排排锈迹斑斑的铁钉裸露岀来,桅杆和尾舵早就不见踪影。它像一头风烛残年的老牛,再也走不动了,只能匍匐在沙滩上。它是否还在回忆着那遥远的耕海历史?是否还在念叨着风里来雨...

    庞祥艺 发表于 2020-03-21
  • 稻垛上的星空

    我终于回到了故乡,回到童年时代的故乡。走在故乡静静的夜空下,四周洋溢着稻穗和草叶的馨香,让我烦躁不安的心也变得沉静。在熟悉的场院里,我又一次遇见了熟悉的稻垛,啊,那是童年的稻垛。我静静地躺在温暖厚实的稻垛上,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伸个懒腰,仰...

    费城 发表于 2020-03-21
  • 秋天的故乡

    故乡远在千里,又近在心中。故乡是脑海中随时描摹的画,或水墨,或油彩,或写意,或工笔,或山水,或人物,那是一缕魂牵梦萦的乡情,那是一生挥之不去的乡愁。 在秋天,沿着铺满黄叶的小径前行,会有一袭秋风相伴,那是儿时吹过发梢的清风,还带着老屋檐下拂...

    张华梅 发表于 2020-03-18
  • 喝茶

    喝茶,似乎是件雅事。喝茶,需要有点清闲时光。我对茶,实在是无知的,虽然也知道诸如碧螺春、白茶、红茶、猴魁等等之类的名称,若让我品,说说是何种茶,我一准会瞎蒙,要么,就干脆回答,不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儿时,村东有一家茶铺,在渡口,离...

    马浩 发表于 2020-03-14
  • 青苔,大地的发肤

    时常去公园游玩,我发现,四季更迭,草木荣枯,唯有青苔永不凋零,不管年年为谁绿,总在公园的角落里铺展开来,为地面铺上绿茸茸的毯子。 小时候,老家院子的台阶下长着青苔,冒着清爽的绿,短短的,细如毛发。一场雨后,青苔为人带来一片清凉,好一个雨滋苔...

    刘青纯 发表于 2020-03-07
  • 幸福在路上

    花开红树乱莺啼,草上平湖白鹭飞。在脱住了臃肿的冬装之后,现代的人们总喜欢相邀到水美草肥的地方,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松弛一下劳累的筋骨;我也附庸风雅,斜背相机,骑上单车,直奔郊外的田野。绿树赏心悦目,奇花美不胜收,须臾之间,我就被这秀美的...

    钱续坤 发表于 2020-02-15
  • 炊烟是屋顶的庄稼

    青春年少时曾经迷恋过好长一段时间诗歌,故乡的一草一木几乎都成了抒情的意象,尽管质朴,倒也纯情,即使现在读来依然心生涟漪;不过,以《炊烟》为主题的章节尝试过多次,由于没有找到很好的切入点,写出来的文字很难标新立异,这样怎么能够让人口舌生津,...

    钱续坤 发表于 2020-02-15
  • 我也有菜园子

    无意中读到阎连科的散文《我有菜园子》,就像遇到知音: 总之,你家的菜园,在五月间丰饶如塞满的巨大冰箱,而你家通往菜园那粗疏的门扉,就是阔大无比的冰箱大门。 戛然而止。意犹未...

    徐斌 发表于 2020-02-15
  • 风俗腊月

    腊月作为春节的前奏,是很特殊的月份,有蓄势待发的意思。说起来,我们古人遵循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腊月时值岁末,天寒地冻,动物都休眠了,人忙活了一年,也积聚了一年的财力,总算可以闲下来歇歇,料理料理家务,置办置办年货,为春节的狂...

    羊白 发表于 2020-02-13
  • 屋檐下的风景

    金秋九月,农家的屋檐下就开始丰富多彩起来,最终形成一道温馨的风景。 首先出现在屋檐下的是金黄色的玉米棒子。玉米经济效益高,是一种好务作的庄稼,劳力多的人家一年要种五六亩甚至十来亩地。到了玉米收获的时间,农人们先是开着奔奔车到地里掰回棒棒,晚...

    刘杰 发表于 2020-01-20
  • 舍南舍北皆春水

    春雨潺潺时,总会想起从前,想起少年时候居住的老瓦屋,和房前房后的澹澹春水。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诗里,难得一回小清新,说的似乎就是我从前的家。 房前的那个大池塘,名叫许家塘。许家塘那边,是一片...

    许冬林 发表于 202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