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一粒稻子

    那年中考,我以零点五分惜败重点高中,顿觉得天地变色,前途渺茫。镇高中五个班两百人左右,近年的成绩非常糟糕,一本达线的只有百分之二。 我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回家的路上,正遇见父亲挑着稻子从田埂走上大路,浑身泥泞。他见到我,停了一下,稻捆犹自上下...

    董改正 发表于 2021-04-05
  • 落日的声音

    初识大海,从落日开始。在防城一个靠近越南的港口。 那是我参加的第一次航行。事实上,第一次航行,自船从北海开往防城已经开始,但这两个城市之间的航程只有三个小时,新鲜感替代了所有想法,三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当船在防城港装好货,等待开航的时候。其...

    庞白 发表于 2021-03-15
  • 春采一缕风

    特别喜欢采风一词,总觉得它有古韵和雅意。 每每提到采风,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一幅动感而浪漫的画面: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优雅而多情的采风者游走在烂漫春光中;应该是在乡间的小路上,就是陌上花开缓缓归中提到的那种小路,采风者的脚步不时被美丽的景色绊...

    马亚伟 发表于 2021-02-06
  • 手心向下

    周末,女儿专心致志地为一幅手抄报配图。要过教师节了,她画的是她小学的一位老师。发现我在看她,她仰脸问:妈妈,你有过对你最好的老师吗? 我一时有点懵。几十年的光阴过去了,所有的过往皆被时间打磨得不留痕迹,曾经的人,曾经的事,在中年的心里早已云...

    韩秋萍 发表于 2021-02-01
  • 冬天里的红嘴鸟

    霪雨数日,晚秋风凉。几日后 ,暴雨骤停,高阳露脸,盈盈欢笑,但不久西风乍起,微寒初度,树木摇落,枯叶纷飞,燕鸟南渡,大自然呈现出一派肃杀的景象。 冬至,几类禽鸟为寒冷所迫,隐遁他处,了无踪迹。麻雀鸟,身着淡黑花纹的羽毛,体小貌鄙,整日叽叽喳...

    胡天曙 发表于 2021-01-12
  • 山梁上的树

    尽管谁也没认定那是几棵什么树,但在我心灵中一直是当作银杏树的,因为银杏树是世界珍贵树种之一,被誉为是植物界的活化石,我取其义而已。那参差排列的几棵树都十分苍老了,两围粗的树杆上挂着浓得似乎化不开的苔藓,树皮糙如鱼鳞,裸于地面的树根虬盘如蟒...

    紫夫 发表于 2020-12-26
  • 乡戏

    每到过年,正月初五开始,在老家,咱们村里年长的都会与村长协商,邀请安徽安庆民间的黄梅戏班子来村里唱大戏,这是村里的大事,也是村民们奔走相告的喜事。 我老家的家门口,由于地方宽敞,方便搭建戏台,每次都是首选地点。开戏三天前,村里几个管事的,就...

    季川 发表于 2020-12-25
  • 揣着澡票去约会

    那年,大学毕业后,我分进一家国企外贸公司。这可是人见人羡的好单位,我随之落了户。 时隔半年,部门热心的罗姐忙着给我张罗对象。她把亲朋熟人圈子搜寻遍,最后推出宝贝侄女惠芬。看她的靓照,我当即动了心,请罗姐安排我们约个会。罗姐笑着说:惠芬不仅人...

    刘卫 发表于 2020-12-10
  • 遥祭死去的椿树

    清明节回家上坟,见曾经因我们铲土灰铲得光秃和岩石裸露的大山,已然绿树丛生,生机盎然。那为数不多的巨大陡岩,在刚长起的小树的掩映下,在咕咕流淌的小河陪衬下,是那样的美,仿若范增范老画家笔下的山水。我不竟大喜,生态的保护、生态的恢复必将功成今...

    老遗 发表于 2020-11-07
  • 节气

    人们常把一些伟词及赞语送给泥土,说其虽遭受践踏,但默默承受,无论风霜雪雨,土地都接受;而对水好像到了不闻不问任其生灭的地步;水心底其实是有想法的,你慢待她,她也会怠工,也就会给农人一些颜色,水该来不来迟迟疑疑的时候,最早感受到的不是农人而...

    耿立(山东) 发表于 2020-10-29
  • 青青小葱

    母亲的菜园里,一年四季都种有不同的蔬菜,夏天有黄瓜,南瓜,冬瓜,茄子,豆角,辣椒等;冬天有白菜,萝卜,油菜在菜园的一角,长年累月都有小葱的身影。一畦畦小葱,宛如一块块碧绿的绸缎,在阳光下闪着光泽。 母亲没事的时候,总爱伺弄她的小菜园,把小小...

    刘满英 发表于 2020-10-25
  • 跌落在黄昏的蝉声

    久居乡下的人们对于蝉声是十分熟悉的,特别是黄昏时的蝉声,它有一种奇特而神秘的美,把乡村滋润得如痴如醉。 蝉声是一种怎样的声音呢?你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美妙,亦或高亢,甚至婉转,缠绵,窃窃私语。这些都还不够,它是世世代代永不疲倦的吟唱,乡...

    陈绍平 发表于 2020-10-24
  • 春日散章

    春风 吹醒了天地的容颜,满目的生机,正伴着岁月的沧桑缓缓倾泻。 临风而立,一抹由内向外的亮色,一种在季节深处涓涓流动的赞美,像一面嫩绿的旗帜,在大地上奔走相告,用亲切的聆听、用热烈的陶醉、用真心的无悔灼热山川河流的希冀。 多么细致的抚慰,以柔...

    刘志宏 发表于 2020-10-21
  • 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风,如期而至。九月的记忆一隅站着你的故事。它们像一颗颗种子,散落在我的心田上,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 那时的我,总是皱着眉头。重重心事,让我脸上的微笑没有绽开,就萎谢一地。蒸饭的铝盒因为歪斜蒸出生的或夹生的饭,我都会一口一口地吃掉。我的...

    王秋珍 发表于 2020-09-25
  • 灯火有味

    汪曾祺在《冬天》里回忆过家乡的灯火: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适,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在汪老的笔下,那句家人闲坐,灯火可亲,如粗纹小方桌上,摆放的一碟小鲜,细品,特别有味。 灯火有味,尤其是旅途上...

    王太生 发表于 2020-09-08
  • 秋天里的遐想

    我喜欢秋天的田野。有一股甜甜的味道,还有一种淡淡的香味。 眼前不再是青碧的绿色,目光所及是青苍的黄,连带正在灌浆的水稻,那叶片儿尖尖上,也略显苍黄。 秋天,不再像小姑娘一样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了;秋,不再像一位名伶,故作姿态,迟迟不愿登...

    罗文博 发表于 2020-09-06
  • 大地春醒

    春天苏醒了。 在村庄,最先醒过来的是山野。伫立山巅,举目而望,山野因了时令的变化,早已褪去了冬日的黛赭色外衣,代之而来的是浅淡的绿色礼服,从山峁到纵横沟壑,如泼墨绘制,本就浅淡,却总分得出低处的浓郁,高处的淡薄,应验着高处不胜寒的古意。 事...

    任随平 发表于 2020-09-01
  • 凌寒蜡梅独自开

    冬天出彩的植物不多,蜡梅算是其中之一。 说起蜡梅,最纠结的就是蜡梅还是腊梅。前两年同事为了读小学的娃,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结果一直惊动到南京的语文特级教师,她认为古代典籍中,虫字旁的用法更多,这里的蜡字是指蜜蜡色,代表梅花的黄颜色。老的是腊...

    李军 发表于 2020-08-18
  • 一瓣心香

    一年初夏,伯母去世了。伯母辞世的那个晚上,天上下了一场瓢泼大雨,仿佛是上帝为迎接她菩萨般的女儿回归天庭,洒下的一场圣水。 伯母个子矮小,善心若佛。她有个舅舅,脖子有点歪斜,是摘椰子时摔下来扭成的。每当伯母家有事,他总是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帮伯...

    胡天曙 发表于 2020-08-12
  • 落叶

    那是一场盛大的表演,所有的植物都有加入了它的合奏。 也许是在秋天吧,那些切割着天空的叶片,已开始由深蓝转变成枯黄,储藏在叶脉间的水分,开始蒸发流失,最后变成了一张透明的箔片。 到冬天,落叶的命运,唯一的选择就是遁入泥土。落叶的心境虽然沉郁,...

    孔令建 发表于 2020-07-30
  • 品冬

    在一年四季中,冬天似乎是最不受人待见的。的确,冬的凛冽与肃杀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冬,自有冬的韵致和况味。 冬是安静的。一树繁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叶片也由绿变黄变红达到生命的盛极,将要化作春泥。蝉噤了声,蛇开始冬眠,哗哗啦啦的小溪也不再欢...

    郁松寒 发表于 2020-07-24
  • 矮寨的路

    人这一辈子不知要走多少路,有的路走过数次,难有深刻印象;矮寨的路走过一次却满脑子刻着矮寨路;因为矮寨的路总是在不可能有路的地方出路! 地壳原以为从海边延伸到云贵高原会是其路漫漫,就把平原铺得太平,太宽,及至到了矮寨这地方才突然明白,此处已逼...

    邓宏顺 发表于 2020-07-18
  • 枇杷点点黄

    以前没发现这特别的风景。那天从城里到我驻村扶贫的白土乡安堡村,无意间从车窗瞥出去,发现树丛中闪出一树一树的枇杷。金黄色的果子挂在树上,像星星一样眨着眼睛。车子在山岭盘旋,那些闪亮的星星就跟着我们一路奔跑。有的现身在农家的房前屋后,有的悄然...

    吴明泉 发表于 2020-07-02
  • 让微笑静静地绽放

    微笑,是心灵花朵,总在绽放的那一刻。阳光,便暖暖地溢满胸怀。 一个微笑,可以使你忘却许多烦恼,忘却心灵正在承受的煎熬。让你知道,生活芜杂,而我们可以简单,可以轻描淡写。也许。你微笑,并不代表你幸福,但那是一种从容,一种淡定,一种由自信与坚毅...

    张彩辉 发表于 2020-06-24
  • 故乡的剪纸画

    在故乡这一带,每逢过年和儿女结婚大喜,都要张贴大红的剪纸画,以寓示祥和喜庆。 每个村里都有几个心灵手巧的剪纸好手,被乡亲们昵称为剪花娘子。我们村最出色的剪纸好手,素肖嫂子擅长剪花草,喜花婶子擅长剪鸟兽,迎辫奶奶擅长剪人物。她们将一张大红纸裁...

    王星超 发表于 2020-06-20
  • 和阳光约个会

    冬日阳光不那么灼人、刺眼,而是温和的。阳光映在脸上,像母亲的手轻柔地抚摸你的面颊;阳光洒在身上,如慰藉万物的温床;阳光映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如冬姑娘眼中的秋波;阳光照在树叶上,如同输送养料的辛勤园...

    布衣 发表于 2020-06-16
  • 邂逅一片湖

    在我心中一直驻着一面湖,每当烦闷忧愁时,这面湖能让我的心绪变得平静,心境也会开阔许多。心底有湖,生活中自然离不开湖。在我工作不远的地方,就有一片湖,叫飞来湖。 每当漫步湖堤时,总能感受到水的温度。这温度不是来自湖水本身,而是鱼虾、水鸟、湖亭...

    刘刚 发表于 2020-06-13
  • 请进陋室的葛条

    村里的黑炭说,活着的都不多余。夏家湾的生活履历告诉我,一草一木的失落会让一片山野顿然荒芜。一场场大雨会淋湿我,淋醒我,阻挡我继续朝远方去。我回过头,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上,那片被我割过草的草坡,新发的草芽望着我,飘过草坡的白云望着我,从早到...

    牛旭斌 发表于 2020-06-05
  • 从有梦之年走向追梦之年

    妈妈,妈妈,今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好久都没去爬山了,我想去笔架山转转,你可以带我去吗?我保证不乱跑早晨坐公交车上班的时候,刚上车,就听见邻座的小女孩用略带嗲嗲的声音说道。脑袋一转,呀,真的儿童节了,掰着手指头算算,其实我已离儿童节越来越遥...

    江亲莲 发表于 2020-06-02
  • 花开的姿势

    从家到学校,有一条很长的国道要走,每个工作日,我都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一年四季交替变换,景色尽收眼底。即便这个季节,落叶萧瑟,一路相伴的还有偶然点缀其间的牵牛花,撑起一抹靓丽,粉嫩的,湖蓝的,天蓝的,莹莹地闪着绸缎般的光泽。 记得路旁那排杨...

    王玉珍 发表于 2020-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