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谈中的风雅

    清晨,东方初现晓白,月牙尚悬当空,晨光射穿轻轻薄雾,晨曦徐徐拉开帷幕,伴随着小鸟吱喳,晨曲在静谧中渐起。我汇入晨光,迈步街头,迎着清风,嗅着清新。一声早晨,你好!便是我对全新一天的美好寄望。 一杯咖啡,浓香四溢,一份简餐,营养美味,就着电波...

    路人 发表于 2017-07-11
  • 霜染故乡银杏黄

    霜降后,母亲打来电话,村里那棵银杏树叶子快变成金黄色了,心一下子被牵动起来。于是,情不自禁地思恋起故乡,想起霜降时节叶子被浸染得金黄的古银杏树。 村子虽小,却因了这棵古银杏树,让村子有了灵魂,成为离乡人心中永远的牵挂和念想。曾问过母亲,古银...

    陈树庆 发表于 2017-03-10
  • 一个人的西塘

    墨色浓厚的烟雨长廊,人群熙攘,我在旧时光的酒吧里依水而坐,非洲手鼓的鼓点伴随着音乐点亮河畔,化做廊檐上的锦锂飞入河中,留下阵阵余波,遍寻不见,拨动心弦的西塘,褪却昼的端庄,妖娆尽显。 题记 携着一路风尘,走进这座古旧而闲逸的镇落时,已近黄昏...

    若素诗文 发表于 2017-02-21
  • 走亲戚

    如果说团圆是春节的主题和核心,那么,走亲戚就是对这个主题的生动诠释,是对这个核心的热情拥抱。 我的老家在豫北修武,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跟全国大多数地方一样,还都没有摘掉贫穷的帽子,人们一年之中最向往或是感到最有生活意义的,就只有春节了。...

    东篱闲人 发表于 2017-01-23
  • 蝉鸣声声一庭夏

    盛夏时节,耳畔响起美妙动人的声音,莫过于蝉鸣。没有蝉鸣的夏日,是枯燥无味的,听着它们发出悠扬而热烈的吟唱,便会沉浸在夏的季节中。 蝉,夏日的精灵。绿荫树下,蛰伏地下的蝉蛹,历经数载之孕育,破土而出,铆足了劲儿鸣叫。在夏之茂盛里走向生命的极致...

    陈树庆 发表于 2016-09-02
  • 岁月沉香

    隔开风尘,我只是在梦里和文字中遇见你 真正的沉香木,外形庄严、颜色黑釉、且质地沉重。这种沉香木,不同于一般的材质,由于他的心很坚实,丢到水里就会自然沉到水底。最上等的乌沉香,也叫沉水香。 和真正的沉香木相比,许多木材都相形逊色。 这是因为古往...

    潜川之龙唐海林 发表于 2016-08-19
  • 夏日凉风

    清晨,穿过长长的巷子,从河边吹来的风,一寸一寸轻轻柔柔地掠过肌肤,好凉爽。站在河边,满目翠绿。太阳还没有升高,阳光躲在翠竹背后。起风了,波光粼粼的江面漾起千万缕细纹,恍如一大匹淡青的觳绸,不知被谁从东边的月亮湾大桥轻轻甩落,铺展在两岸间,...

    汪春蓉 发表于 2016-07-08
  • 柿子红了

    果树里面,我最喜欢的是柿树。别的树果子都是在夏天或是秋天成熟,像樱桃啊,苹果、桃子、梨什么的,那时节,树还绿,果儿正多,缀满枝头,满眼都是,不觉得新鲜。唯有这柿树,别的果树都摘完了,光了,树下一片狼藉,天儿也凉了,它呢,这才红着脸儿出来报...

    樵夫 发表于 2016-06-07
  • 牵牛花

    确切地说,那幅画,齐白石的牵牛花,我是在网络上看到的,也就是说,它是电子版本。我当然知道,看画,特别是看中国画,第一当属看宣纸上的画,装裱以后,中国画的味道更为有层次地被烘托出来,墨色浓淡,中锋侧锋,起笔收笔都在宣纸上极其细腻地渐次显现,...

    席瑾 发表于 2016-04-20
  • 有所谓的无所谓

    自有记忆以来,他就是一棵树。 在那记忆渲染的浅处,他的身边有一棵栀子花树。他很喜欢在风吹来的时候跟她聊天,她总是温和和善解人意的,她说,努力地从土里汲取养分,在身体里沉淀,然后开出最白最纯洁最美丽的栀子花,蜂蝶在她身边围绕的时候,让她感到,...

    响浅 发表于 2016-04-13
  •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提及桃花,很快就想到了蒋大为演唱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我一度以为,那首歌里唱到的故乡就是我的故乡,就因了那两句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 故乡的村庄里有不少池塘与河流,或大或小,也有好几片桃林,或大或...

    云向何处 发表于 2016-04-13
  • 寒极春水生

    北方大地呈现出一种格外的庄严静穆,大风吹响苍穹,滴水转眼成冰。时间,仿佛只是单纯地从万物表层滑过,并不带走什么。在极致的低温中,似乎一切停止了裂变与生长,停上了欲望与衰老,凝定成静思、自省与盼望的状态。 此时,天地有静气,却并非死寂,只是庄...

    灯下的浅蓝 发表于 2016-03-30
  • 在心里种一棵树

    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我每长一岁时,父亲就会为我种一棵树,父亲说,树会伴着我成长,希望我长大后,像树一样挺立,不畏风雨,能够成材有出息。 十八岁那年,我家的屋后有了一片树林,共有十八树。我考上了大学,要离开了我的家乡到异地求学,那时家里很穷...

    张宏宇 发表于 2016-03-23
  • 做一粒真正的种子

    每年春、秋季,母亲就会把吊在屋梁上的柳条筐取下来。筐里每一个小布袋里都装着不同的瓜果蔬菜种子。母亲说: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听到种子喊着要奔向土地的声音了。我对母亲的话深信不疑。 母亲说,每一类种子都有它独有的样子和味道。母亲说着话,便用手从小...

    卢永 发表于 2016-03-19
  • 九月,思念的季节

    九月,秋的季节,也是思念的季节。揉一朵花的芬芳,缀饰在九月色彩斑斓的枝头上,思念便开始随风荡漾,轻轻,柔柔,软软,绵绵 题记 九月,无声降临,时光,匆匆离去。不经意间,二零一五年又静悄悄地走过了大半个年头。在我的心里,或许,远去的只是风景,...

    花开花落劫缘相伴 发表于 2016-03-18
  • 猝不及防的春天

    轻声地朗读一首诗:《俗烂的春天需要无端地热爱》,余秀华的诗。余秀华是我喜爱的诗人,睡前经常抱着她的诗集品读,一边读,一边想;一边想,一边读。她是一位神奇的女子,化孤独与愁苦为神圣的诗歌,像一只白色的鸟,骄傲地腾飞。 我用一种自以为是标准的普...

    冯润青 发表于 2016-03-14
  • 人间春来早

    人间春来早,万木气象新。最绿的春色,在一个玻璃杯里绽开了笑颜。 第一枝春信,原来就藏在心底。雀舌低吟,随琴声水韵一起,在白色氤氲的雾气之上唱起欢歌,翩然曼舞。茶山雾霭,清浅的绿意在热水中渐渐苏醒,幽香弥漫,春色缭绕。我微微闭上眼睛,春阳融化...

    潘姝苗 发表于 2016-03-13
  • 随处安身

    一 我跪在地上,一点点地擦拭地板。天冷起来,水也变冷了,手伸进水中是冰凉的。没有办法,我喜欢洁净,只好努力干。 有一个舒适的环境是最奢望的。上大学时七个人住一房间,想安静都闲不下来,彼此迁就,每个人做一件事都会影响其余人的生活,不过大家相安...

    胡曼荻 发表于 2016-03-12
  • 城市牛哞

    我是在路过街心花园时,一眼看见花园中冒着热气的一堆牛粪的。在城市能见到这种东西我有点不敢相信,城市人怎么也对牛粪感起兴趣?我翻进花园,抓起一把闻了闻,是正宗的乡下牛粪,一股熟悉的遥远乡村的气息扑鼻而来,沁透心肺。那些在乡下默默无闻的牛,苦...

    刘亮程 发表于 2016-03-06
  • 初春,杨柳

    风吹了,云淡了。 初春,大地解冻,万物复苏,杨柳也抽出了新的枝丫,淡淡的绿色,给人以一种说不清道不尽的情绪。含苞待放的玉兰,淡绿的小草,本该美丽清新的一切在我眼中都黯然失色。本该欣喜春天的来到,心中却总有一种苦闷和惆怅。 闲来无事,思考人生...

    董雨诺 发表于 2016-03-06
  • 野菜谣

    阳春三月,万物勃发,田间地头,各种野菜生长。以前人们挖野菜吃,是因为粮食短缺,而现在则是吃个新鲜,换个口味,因而采野菜也成了人们放松休闲的一种方式。 选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约上三五友人,融身于大自然中。看,那满身长着白绒毛、头上顶着球状小黄花...

    祝绘涛 发表于 2016-03-04
  • 儿时乡下的文化年

    过年,现在都提倡过一个文化年,有品位。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原有的过年文化却渐渐消失了。站在新年的门槛前,忽然有些留恋儿时在乡下过的文化年了。那时的年文化活动集中在腊月和正月,主要是:剪窗花、写对联,做灯笼,唱年戏,舞狮子和舞龙。 一进...

    章中林 发表于 2016-03-01
  • 大雪如期而至

    下雪该是冬天的常态,然而如今的暖冬,让人们对雪增加了十二分的期盼。 雪来之前,人们几乎是奔走相告,见面的问候语变成了:要下雪了,要下大雪了。下一场大雪,继而的降温,零下16度,这却是罕有的。这让人们在兴奋之余也略带几分焦躁和不安。 路上的行人...

    张颖慧 发表于 2016-03-01
  • 捧一把阳光温暖你

    大寒过后,天空布满了阴云,时不时的雪花飞舞。打开电视,北方进入极寒,南方普降大雪的天气预报总在勾着我的心。我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天气赶紧暖和起来,因为装在我心坎里的愿望即将实现了。多年来,母亲多病,总希望在冬天里能晒晒太阳,可由于住房条件所...

    孟繁华 发表于 2016-02-28
  • 菜灯

    正月十五,是灯节。 小时候,在村子里,各家都会赶在晚饭之前,做出许多菜灯。月亮升起之际,一盏盏菜灯点起来,整个村子成了幽幽的灯海。天上一轮月,地上万盏灯,真是美。月亮跟灯之间的默契,我猜不透,怎么说呢,好像是月亮一家一家、一盏一盏喊亮了那些...

    米丽宏 发表于 2016-02-27
  • 春来秋浦处处花

    秋浦河畔杏花村,年年枝头春意闹。杏花村的赏花节已经是秋浦河畔年年早春的盛会。但今年春天的赏花,我却是从窗台上开始的。春节假期,枯坐窗前,信手翻书时,不经意间闻到淡淡的幽香。其时,节令正当雨水,窗外细雨绵绵,树梢新绿初绽,庭花还未见踪影,何...

    方乾 发表于 2016-02-26
  • 乡村年集

    进入腊月,年味就浓了。每到这时,我总喜欢驱车乡下,去赶那热热闹闹的年集,去寻觅心灵深处的记忆,去找寻儿时的天真。 记忆中,腊八过后,农村大集就有了年味,各种年货琳琅满目,人也渐渐增多。这时,母亲就会给我们兄妹每人一元钱去赶年集。集市摆在镇上...

    魏益君 发表于 2016-02-25
  • 春来采野菜

    春二三月,阳光飞舞,野花盛开。田野和山坡一片新绿。那嫩生生的野菜从泥土里冒出小小的叶芽,纤细的枝叶在微风里摇曳着春天的味道。整个冬天,它们蛰伏在漫长的寒冷和寂寞里,如今,漫山遍野都是它们天真而幸福的身影。 记得小时候,每天在野外山坡疯跑。和...

    梦桐疏影 发表于 2016-02-24
  • 把心安放于回家的路

    年,一天天近了,思乡愁绪从心底探出头来,想回家的念头如水肥丰茂地块的野草,一窜老高。一个又一个离开家的孩子,心早已经走在回家的路途上了。 远离故乡家园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概念,那就是一个人打拼的地方不是家,远离父母家人三亲六戚的小家,缺少家园...

    黄玉文 发表于 2016-02-23
  • 乡韵

    如果说中国地图形似一只雄起的公鸡,鸡冠后方那颗耀眼的明珠,就是我的故乡丹东大孤山。 每每凌晨起来,坐在书桌旁,打开电脑,点击故乡小城的网站,浏览着那里每时每刻的变幻和变化:高铁即将开通、景区被评为4A旅游景区、港口深水码头开工剪彩、一中高考状...

    李犁 发表于 2016-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