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年,太美

    要多有缘,我们才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饮这甘美的泉,食这五味的烟火,阅这无数的景色?要多有缘,我们才能遇到,并在彼此的心底寻到一席之地?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缕苦涩的味道;都有一缕舍不得丢掉的甘甜;都有一个雾锁的清晨;都有一个温柔多情的黄昏 人...

    西子 发表于 2019-04-18
  • 圆月亮

    忘不了高悬在故乡东岗山上圆圆的月亮,山脚下的小村庄,孩子们在月下嬉戏、玩耍、捉迷藏;大人们在村口轻摇蒲扇唠嗑乘凉;习习晚风吹动桂花的芳香,醉了无数个他乡的晚上。 总会在月光照耀的夜里,把酒临风一遍遍把苏轼的《水调歌头》轻轻呤唱,细细咀嚼那份...

    hanmocan 发表于 2019-04-09
  • 清明游龟山有感

    青山有幸埋忠骨;苍松伫立伴英魂。 长江江边,无数英雄豪杰能人异士随长江水淹没在滚滚历史长河; 龟山山头,多少不屈灵魂一身傲骨同龟山土埋葬于巍巍青山之巅。 我辈立于龟山头青松下,站在向警予同志的墓前。没有了一路的言笑声,只有轻声的鸟鸣诉说着那时...

    lanche 发表于 2019-04-06
  • 你想听这样的故事吗

    听过太多的青春故事,却没有一丝感慨。我常想如果我的人生如电影般跌宕起伏,让青春在指尖燃成耀眼的烟火,就算刺痛,却有一段无憾的过往,那我又会是怎样。是否还像现在一样平淡简单的忙碌奔波,偶尔像一杯温水搅拌几块冰,为几件琐事而心殇。我想问这样的...

    Cesar 发表于 2019-03-18
  • 梦想

    童年的梦想,或崇高远大,或荒诞可笑。当我们长大之后,回顾那些形形色色的梦想,它们或成为了一套蝴蝶标本,或成为了一张过期的彩票,或成为了一张擦泪的纸巾。 当我和阔别多年的发小小虎相见的那天夜晚,我想起了被我遗忘的梦想。 那是暮春时节的一天夜晚...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09
  • 去禹王台看樱花

    清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绺绺金丝银线般的春光在我眼前闪耀。我躺在床上盘算着如何度过这个阳光灿烂的周末。我突然想到禹王台,它园子里的樱花想必已经盛开得如云似锦了。 禹王台在古城开封的东南隅,春秋时期的大音乐家师旷曾经在这里筑台演乐。我到达禹王台...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3-04
  • 念佛

    我的姥姥是五十多年前开始念佛的。那一年舅舅患了严重的眼病,看东西十分模糊,天天如同生活在黑夜里。姥姥悲愁交集,带着舅舅四处奔走求医。舅舅天天吃药,药效却不如人意。有个亲戚说千里之外有一座寺庙十分灵验,还神乎其神地说很多求子、求财、求姻缘的...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28
  • 故乡的集市

    我趴在地图上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芦湾。它太微渺了,像是沧海一粟。在辽阔的豫东平原上和它类似的村庄星罗棋布,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名字。 我的手指沿着一条纤细绵长的河流向南缓缓滑动。那条河流是贾鲁河。有一些史学家说它就是楚汉相争时的...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27
  • 弟弟与纸飞机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深深的触动,我总会想起弟弟。飞机起飞之后,我静坐在机舱的座位上,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顺手撕下几张纸页,然后小心翼翼地叠起了纸飞机。我心想弟弟假如还活着那该多好啊,他的梦想也许能够实现!他现在应该二十六七...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27
  • 爆米花的回忆

    我和朋友到电影院看电影,我们买了一包爆米花。电影开始后,朋友将爆米花的袋子轻轻撕开,一股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我闻着爆米花的甜香,静静地凝视着荧幕,在光影的变幻里,勾起了我对爆米花的回忆。 我小的时候,每到秋冬季节,刘大伯经常骑着三轮车带上老...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25
  • 魅惑之春

    夜风卷着细雨打在玻璃窗上,时而急骤,时而徐缓,一阵阵的风雨声仿佛是春天的足音,好像春天在我们身边漫步起舞。 春天是徒步而来的,它一路上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它总是姗姗来迟。它穿着华丽的盛装,边走边舞,舞动着缤纷飞扬的花裙。它散发着温度,洋溢着...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25
  • 若爱,请深爱!

    指捻冰弦,雪醉瑶琴化春水,雨漫花台,额点梅香净诗风。欲饮清泉怜残月,但扑团扇斥游蜂。痴依水榭,昨日繁华泪成空,闲寻雅句,今朝缠绵梦已幽。枯荷厌冷,只因怜子自留香,皓月去雁,缘由悲风想还家。迷离雪韵春时雨,浅意幼枝岸上花。荏苒光阴流水逝,沉...

    heisewanshi 发表于 2019-02-18
  • 故乡的狮子舞

    说起狮子舞,恐怕故乡的亲友都已经忘记了,我却总是怀念它。 元宵节的时候故乡热闹沸腾。白天歌舞队扭秧歌、踩高跷、划旱船游街,到了夜晚也热闹不休。 月亮从东边的夜空中慢慢爬出来,像是一只巨人的圆眼睛俯视着村庄。一阵鞭炮噼里啪啦响过之后,舞狮的锣...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16
  • 纸灯笼

    每当想起故乡的纸灯笼的时候,一群挑着纸灯笼的孩子在街巷里喧笑嬉闹的场景便油然浮现在我的脑际。 小的时候春节过后,我们这群孩子巴望着元宵节。正月十三村里逢集,老石骑着三轮车满载着大大小...

    曹含清. 发表于 2019-02-16
  • 感谢年少时遇见了你

    上天其实并不遗弃某一个人,只是每个人幸运的时间地点并不相同而已。我与你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遇你是我今生的幸运。 当我们出现在同一寝室时其实我就应该觉得幸运,只是那时我尚不知道而已。曾以为高中时代的结束即意味着不会再遇上单纯的友谊,而今我发现...

    zznature 发表于 2019-02-09
  • 听雨

    似在梦中,我听到了雨的声音,清晰却又模糊。好像好久都没听到过这令人心静的声音。梦醒,为听雨。 兴奋地跑去外边,果真是雨的声音,形状不大不小,正合我意。望着外面,一切仿佛因雨而安静,时间也似乎因雨而停留。喜欢站在阳台上,望着那平时没能看到的风...

    zznature 发表于 2019-02-09
  • 人生·时光荏苒

    腐蚀梦想的土壤,在脑海中生了花。纵然蔚蓝的天上有白鸽飞过,也不愿抬起头去观望。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味道,促使人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只有规定时间的钟表还在滴滴答答作响,使人难以忘记它的存在。 时间是一本书,一本改变思想的书。它在不知不觉中将我们原...

    鲋洑 发表于 2019-02-06
  • 河滩

    那浑黄的水头年年来,像女人的经血一样及时,可那一年春咋那么大呢?像守了很久的童贞,非要寻一条发泄的河道,整个河床就是一片液态平原,太阳把密密层层的波浪照得发亮,连天空也似汪洋流淌 父亲讲这个黄河发大水故事的时候,我是众多听众里年龄最小的一个...

    王霁良 发表于 2018-12-29
  • 转山收秋记

    诗友安东兄住旅游路附近,紧挨转山。转山如熟友,数见不相厌,天长日久,居然生出在山上开荒的念头,还真就在半山腰垦出一块地,种了花生、豆角、芋头、西红柿、南瓜、冬瓜、黄瓜之类,地只有狭长的一溜,大概两分不到,种的又杂,数量当然都不算多,实际他...

    王霁良 发表于 2018-12-29
  • 我美丽的家乡

    我的童年是在家乡度过的,我的家乡很美春天到来时,一切都刚刚苏醒,悄悄地睁开了双眼,山林里的树木都挺直了腰,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开始为人们制造清新的空气。小草们争先恐后的钻出地面,迫不及待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被阳光照射后的积雪慢慢融化。一个群...

    2640751642 发表于 2018-12-23
  • 全世界都在下雪,这里也温暖如春

    小的时候,总是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到了,年就来了。每一次的冬天,最深的记忆是穿着新鞋子,踩在软软的雪地里,听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雪疼了还是雪笑了。 时间总想穿过围墙奔驰过古老的操场,然后毫不回头的拽走我们。今年又下雪了,天气...

    yhy1314xf 发表于 2018-12-16
  • 落叶感知

    春天是赋予人间希望的象征。 山下一片杏花如云,山谷里溪流潺潺,流淌,跳跃,丁冬作响。到处都是生机,就连背阴处的薄冰下面,也流着水,也游着密密麻麻的小鱼。雨雾纷纷扬扬地洒在柳叶上,沙沙沙,像少女轻抚琴弦,又像春蚕吞食桑叶。 落叶本是秋天的特有...

    2640751642 发表于 2018-12-03
  • 俗夜七讲

    俗夜七讲 0、 是夜。 呆滞地坐在电脑前,刚沐浴完头发的水珠还未擦干,放任它将睡衣的后背浸湿,在这深秋居然还缓解了几分燥热。桌上堆着柠檬茶盒和雪碧的瓶子,它们来自不同的周末。几垛书山几乎将书桌少的可怜的位置填满,零碎的笔盖或没水的笔芯随意散落...

    xitazi 发表于 2018-11-24
  • 大地之上

    故乡的集市 我趴在地图上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鲁湾。它太微渺了,像是沧海一粟。在辽阔的豫东平原上和它类似的村庄星罗棋布,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名字。 我的手指沿着一条纤细绵长的河流向南缓缓滑动。那条河流是贾鲁河。有一些史学家说它就是...

    曹含清. 发表于 2018-11-24
  • 岁月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匆匆又匆匆;似水年华,如花美眷。忙忙又碌碌,人生四季,四季人生,韶华易逝,容颜易老,春天的故事似乎犹在眼前,夏天的彩排仿佛尚未结束,秋天的脚步却那么迫不及待迈出。 季节偷换,无声无息;花开花谢,不言不语,许多经年的人事,...

    2640751642 发表于 2018-11-23
  • 消失的围寨墙

    从我记事起,就感觉到老家与其他村庄不一样,远看我们的村庄,被一条郁郁葱葱的绿色屏障包围着,那屏障就是村子的围寨墙。围寨墙厚厚的,高高的,呈梯形状,周边设有北门、西门、东门,以及东南门和西南门。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北寨门,两扇大门,红色油漆,...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8-11-15
  • 从村名谈起

    每一个村庄的名字,就像人的名字一样,其背后必有一番寓意或者故事。同样,我们老家大雪村的来历也是充满了传奇色彩。相传在战国末期,薛氏后裔为避战乱,从滕县西南迁至今小雪村定居,名薛村。到了宋朝时期,薛氏分居,其中长支后人迁至大雪村定居,其他仍...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8-11-15
  • 流年,在等谁的相濡以沫

    爱是一百年的孤寂,直到遇上那个矢志不渝守护着你的人,那一刻,所有苦涩的孤独,都有了归途。 题记 捧一缕时光,轻轻藏于枕边,梦回几光年的繁华,流转一地的回忆,不经意间被风拂成刻骨的模样,世间所有的美好,终究沦为了陪衬。 看着装点了一个盛夏的绿叶...

    发表于 2018-11-10
  • 农人情结

    你看起来就像农民似的,天天伺弄你那几盆花!他对我笑着说。我想说,我哪里是像啊,其实我就是农民啊!对土地的热爱,对绿色的痴迷早就烙进了我的记忆,流进了我的血液,任谁也无法剥离。 儿时的记忆里有野花香,青草绿,麦儿黄。听着哞哞牛叫,看着群鸡乱斗...

    moyu2535 发表于 2018-10-29
  • 表哥

    表哥从小没有父母,人其实长的蛮帅的,他也觉得帅是自已最优势的资本,所以衣袋里常放着一面小镜子和一把梳子,头发也打理得油洌洌的,没人的时侯就把镜子拿出来照照。 有一天一个人说你好像韩国XX明星喔!这下可好,表哥从不追星的,听见别人这样说,就去找...

    三把吉他 发表于 2018-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