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陨落

    廖一帆站在落地镜前,抹抹额上的头发,又整整衣领,帅气的脸上充满自信。 今天,九天电视台将对他作专题采访。 自主政牛湾镇以来,廖一帆向来说一不二,干练强硬,是一名闯将、干将,也是一名福将。2014年,他强势推进银鹭滩田园综合体建设,极力推动牛湾镇...

    鹿鸣 发表于 2018-08-01
  • 他和她

    他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盯了好久,一直盯到凌晨。手机屏幕上的QQ头像一直是亮着的,也一直显示着4G在线,也许她今天有事吧,他看着自己7:30发过去的短信,摇头苦笑,无力地躺在床上,晃了晃因一直举着手机而酸痛的手。 思绪回到了一年前,从他微微扬起的嘴角不...

    amazons 发表于 2018-07-30
  • 母亲

    晚上,我们转耍回来,母亲一个人正在看中央新闻,是习大大访南非。 刘老师以为母亲没看,就喊母亲把遥控板给她,想调台。没想到母亲说:习近平你都不看一哈!我感忙说:看哈新闻嘛,婶婶想看习近平。\\\\\\\刘老师也没话说了。母亲接斗说:国家主席,好得他...

    ljh000430 发表于 2018-07-28
  • 童年与红苕

    记得小时候,物质匮乏,一年到头除了一日三餐之外,就基本不会吃什么零食,哪怕是一分钱的东西也不会有。地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如黄瓜、李子、桃子、红苕、花生等等。有时在放牛时,别人玉米地里的黄瓜芽芽都被我们消灭光。其中吃得最多、最久,感情最深的是...

    ljh000430 发表于 2018-07-27
  • 武大录取通知书是一张远行的车票

    今年女儿考上了武汉大学,举家快乐。虽然专业上没有被一二专业录取,但走了水利一级学科,还是比较满意。对女儿上大学,我们很期盼的。 我对武大的樱花慕名已久,特别是樱花大道,想去走走看看,一睹芳容。武大的珞珈山,虽没有五岳牛皮,但珞珈文化已是武大...

    ljh000430 发表于 2018-07-18
  • 换个角度看风景

    北宋诗人苏轼在《题西林壁》中的名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形象地写出了庐山移步换形、千姿百态的风景。 不同的视角,望见不同的庐山。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特殊的座谈会,会议由县纪委县监察委召开,主题是特约通讯员聘请、颁证,会议颇具仪式...

    鹿鸣 发表于 2018-07-18
  • 逝水凝心托远梦

    清风拭泪,手堆花盅祭月魂,逝水凝愁,目送流觞托远梦。心中无爱,情难有弦外之音,月明飞花瘦,心淡山水清,菊泪冷香凝,别恨残笛幽!清樽漫引,寒窗碎梦忆婵娟,易水裁诗,情丝满溢驻笔端。凄风残月,堪怜千秋佳境没落时,红花绿柳,但愿一世缠绵永无期!...

    heisewanshi 发表于 2018-07-13
  • 看见初心

    最近,有一句话,刷爆朋友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读来让人精神一振,意味深长。眼前仿佛出现一蹒跚老僧,手持经书黄卷,宝相庄严,静默肃然。 与朋友偶聚,品茗,小酌。 1644年的一天清晨,慌乱的宫人发现明思宗朱由检自缢煤山,大明亡。农民义军领袖李自...

    hpj2374301612 发表于 2018-07-03
  • 月夜情思

    月圆之夜人俱在,花香之地有和平。 一轮明月悬在空中,洒下满地银辉。我,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斜倚着栏杆。我对着月亮展现一脸的天真,月亮则对我呈现她全部的皎洁。彼此心照不宣,我们很早就相识了。微风阵阵,吹动我的长发,抚摸我的脸颊,一切都那么温...

    chenglingsu 发表于 2018-06-29
  • 白蝴蝶

    他不断地捕杀蝴蝶,因为蝴蝶是毛虫变的。 她喜欢毛虫,更爱美丽的蝴蝶。因为她的理想是要成为一名生物学家。 他们偶然相遇在校园里,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圆领连衣长裙站在林荫小道上迎着微风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白蝴蝶。 而他从学校的图书馆里拿着一本书出来,看...

    蓝翎 发表于 2018-06-21
  • 神奇的游离

    最近常看到有关女人穿衣的文章,什么你的穿衣暴露了你的生活层次、你的品位、习惯,甚至人品等。又说女人25岁后要学会爱自己,打扮自己,要舍得投资,不要再穿廉价衣服,简单说就是让自己很贵。 身为女人阿英也臭美,很想让自己美美地出现在任何场合和人群中...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6-20
  • 美丽的春花

    春,多美!如诗如画。暖阳中每一片叶子是那么鲜嫩莹亮,新生baby般可爱动人,娇艳美丽的花朵争相绽放,尽情渲染春的色彩。漫步清冷的雨天,冰冰凉凉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解冻的气息、草儿拔节的气息和花儿的芬芳,叶片、空气、花朵水洗般透亮纯净。 三月,校园...

    rengaili 发表于 2018-05-29
  • 人生若如初见雪

    最美的年华,是青涩的少年,最难忘的遇见,就是曾经的回忆,最喜欢的季节,是四季的寒冬,因为在冬天,能让我知冷亦知热,因为在冬天,能让我变成凤舞琼花的美丽,因为在冬天能让我见到冬雪的颜容。 人生若如初见,便如这纷扬的雪花,单纯而美丽,亦时光渐渐...

    zhanglei 发表于 2018-05-19
  • 话说三教九流

    在中国历史上就有三教九流之说,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三教九流之说属于腐朽的封建思想,已经被根除了,没有这种提法,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人人平等,没有三教九流的等级之分,只有对每个人的尊重和给每个人的尊严,人与人之间互相尊...

    rongfangchen 发表于 2018-05-09
  • 照母山游记

    照母山森林公园是重庆市最大的森林公园,照母山上有几千株香樟树,还有很多种药材,各类花草和植被都很丰富,是天然氧吧,一到节假日就有很多游人来这里玩耍。 女儿带我一起去照母山公园游玩,刚进照母山的地界,就闻到香气浓郁的香樟树散发出的特别香味,我...

    rongfangchen 发表于 2018-05-09
  • 古镇新景

    重庆的老街古镇可说是很多,但我所知道和走过的地方却没有几个,最早去的地方就是观音桥、阳光城一带,后来又到沙坪坝的一些地方走过,映像最深的还是昨日去过的瓷器口。 瓷器口是古往今来商旅和游人穿梭云集的地方,更是一个水路交通要塞。从地名看,瓷器口...

    rongfangchen 发表于 2018-05-09
  • 醉烟的感觉

    41年前的那个冬天,是我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季节,同时也经历了一次醉烟的感觉,至今令我难以忘记。 那是一个没有多少寒意的日子,刚从恢复高考后第一次高考的考场里出来,心情还没有平静,便接到通知,参加公社一批两打的学习班。在这次学习班上,我便提拔为...

    常易建设 发表于 2018-04-05
  • 谁家殇

    当空白的页面编制不出属于你的文字之后,我才知道,记忆是有多残忍,就连我的伤心,我的难过,都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祭奠你。 我与你明明近在咫尺,为何偏偏远在天涯。我明明伸手可以捉到你,为何却从未碰到过你的衣襟。你说,你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就像千百...

    T2711540615 发表于 2018-03-19
  • 落笔浮香,写不尽绸缪

    清浅的岁月,幽篁葱葱,竹色郁郁,数看光阴的增长! 檐下时光,风月无常,矻矻尘世,枕依寂寥。宣纸上清瘦字迹,是谁?解花语,荡残笛,去寻,江南丰腴的烟雨,将墨色染窗,素宣架床,慢慢的晕开了流年清欢的一纸殇。悟一生因果,结一世红线,现世安稳,岁月...

    似火骄阳 发表于 2018-03-15
  • 无常

    什么是无常?无常是变化,是失去,是我们愿不愿意都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很小的时候,目睹过家族中的一位太奶奶去世。去世时,这位太奶奶已80高寿,因病痛折磨,身体已形如枯槁。因此,在整个童年时期,疾病和苍老成了我内心的忧惧。 记得有一回,我的外婆逗...

    怡悦 发表于 2018-03-09
  • 中秋月饼又飘香

    随着中秋佳节渐渐临近,大街小巷各色月饼又摆上了街头、超市。现在的月饼花样翻新,品种多多,再加上各种精美包装,简直都成了艺术品。而作为食品的本色却在慢慢退化,当今真正喜欢吃月饼的人是也越来越少了。现在生活好了,三高人群成倍增长,有人嫌含糖太...

    张照准(临商银行) 发表于 2018-02-18
  • 岁月的风

    岁月的风,总是呼啸而过,带着心头的失落,带着时光的交错。曾经的执着,画着一生的轮廓,任凭日子的身影掠过。回头看看,曾经的徘徊,犹如寂寞的大海,显现着曾经的豪迈,也可以看到过去的激情澎湃。只是寒风呼啸而来的时候,那些曾经的岁月就会留下淡淡的...

    于公谨啊 发表于 2018-02-07
  • 泪别三生石,情洒彼岸花

    三生石,看三生,前世今生和来世。许我一枝笔,给我一砚墨,泼上满脉情,蘸上满眼泪,拌上满腔血,我想在石上,刻上你的名,写满我的爱,书尽你的情,不忘前世缘,写尽今世爱,描上来世情! 三生石上许三生,三生庙前求三生。三生石边,忘不掉的情,弥漫在滚...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8-01-22
  • 时光与责任

    说到责任,这二字我逃了也有十年了吧! 但这十年还没有把我磨好,锋芒貌似还没有。幻想,是我的家常便饭。现实不乐,幻想作陪,沉浸于幻想中,不敢出来,也忘了出来。 可恨岁月匆匆,眼看高中即将结束。我真想回到那个混吃等死的年代,但这只能沦为幻想。 可...

    SJG 发表于 2018-01-21
  • 记忆

    记忆,总是会留下着一些足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留下淡淡的忧愁,爬上心头,就开始晃晃悠悠,不知道想要让我做什么,也不知道是否想要表现出它的冷漠,也不可能会询问我是否愿意,也不可能会征询我的同意,就会毫不客气地展现着它的足迹,就可以毫不客气...

    于公谨啊 发表于 2018-01-18
  • 缘来相惜,缘去释然

    每一人的生命中总要遇到很多的人,发生很多的故事,或平淡悠扬,或刻骨铭心。有些人,一朝转身,便是一生;有些人,一夕眷恋,便是一世。曾经多少千言万语的倾诉,到如今默默无言的沉默;曾经多少万水千山地相遇,到如今云淡风轻的离去。相遇,不过是一朵花...

    夜丶好冷 发表于 2017-12-24
  • 返乡

    今年盛夏,我回到阔别近二十年的老家小古顺。 行至村口,焕然一新的村貌便进入我的视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历经四百多年至今仍然生机勃勃、遮阴蔽日的雌雄双榕,因为这两棵树,小古顺村早年曾有双榕村的美称,它们犹如两夫妻坚守在村口迎接过往路人。还有倚山...

    whp0111 发表于 2017-12-17
  • 重走蜈蚣岗

    今年金秋,我回老家重走了蜈蚣岗。 它坐落在玉环岛西侧,不高却长长,在高处俯瞰,宛如一条多脚蜈蚣蜿蜒而下,向西爬去,因而得名蜈蚣岗。它还有一段生动的传说:古时候这里有一条蜈蚣精常常戏弄女子。某日,有个姑娘在山岗上赶路,这蜈蚣精化作小蜈蚣爬在她...

    whp0111 发表于 2017-12-17
  • 双榕树

    凡是首次光临小古顺的人,无不被村口二株历经几百年风风雨雨,仍生机盎然,枝繁葱郁的雌雄榕树似磁石吸住,驻足仰望。它宛如一对伉俪,招呼过往路人;又仿若二位忠诚卫士,昼夜坚守村口;又似二把绿色大伞,遮住利剑般的炎阳。它沧桑岁月,轮回嬗变,盛衰枯...

    whp0111 发表于 2017-12-17
  • 梧桐花香

    初夏,在我居住的楼下,梧桐树又开满了桐花。梧桐花香,在早晨清新的空气里飘散,过往的行人,闻着浓淡相宜的香气,神清气爽,身心愉快。梧桐花,随着轻风吹拂,来回摇曳,就像楚楚动人的少女,穿着美丽的花裙子,翩翩起舞,风情万种。 梧桐树,在我们家乡是...

    秋月无限 发表于 2017-11-27